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值得庆幸的是,他俩都不知道。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5-12-16 14:23:21 点击:263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值得庆幸的是,他俩都不知道
  

文/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真的没什么异样,至少身体上是这样的。哦,不是,身体上还是有愉快至兴奋的感觉,“这下可好了,一肾换两命,死后我要上天堂了。”风竟然有点得意地这么想着。

  拿着二十五万卖肾的钱,风回到了非蓝的身边。
  非蓝是他的女朋友,她们彼此相爱。
  左嘴角有颗美人痣的非蓝是个孤儿,所以她总是郁郁寡欢不开心。
  于是,风总是逗她笑,非蓝笑着笑着就紧紧抱着风不松手。那时她的下颌就支在风的肩膀上,那时她就在默默流泪。但风不知道,风只知道恋爱后,非蓝笑若桃花。

  病床上空荡荡的,非蓝不在。
  非蓝走了,永远地走了。
  留给风的是一张遗嘱。
  遗嘱上非蓝说,她身上所有可用的器管卖的钱都给风。

  风走时,只轻轻地告诉非蓝一句“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非蓝以为风去找人借钱去了。
  同屋另一个病人的两个陪护悄悄地议论着:“欠了很多钱,那男的可能溜走了吧,毕竟只是男朋友,才恋了三个多月啊。”
  非蓝不相信风是这样的人,但她还是选择了自杀。
  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她一直没告诉风,她有天生的心脏病,她怕风会离弃她。
  她还知道移植手术至少要二十万,而成功的可能性还很低很低。
  她不想成为风的负担。

  风拿着非蓝留给他的四十七万和自己的二十五万,回到他们租住的爱的小屋,搂着非蓝的衣服,放声痛哭。非蓝和他的合影被他的泪水浸泡着,好多天好多天都干不了。
  不过这些,非蓝都不知道。
  就象风以前不知道非蓝的病。
  “我真粗心!我真粗心!”风一遍遍用头去撞墙,撞得都流血了。可这丝毫不能减弱风的内疚、自责,“非蓝,要是我知道了,我会对你更好更好。”虽然他已经对非蓝很好很好了。
  风昏昏沉沉,失魂落魄了好几个月。

  好几个月后的风,昏昏沉沉,失魂落魄地又见到了非蓝。
  是在他路过一家酒巴时。
  风就痴痴地跟着非蓝进了酒巴。
  左嘴角长着一颗美人痣的非蓝,郁郁寡欢不开心的样子。
  非蓝看见一个男人痴痴地望着她。
  她就让男人请她喝酒。
  这个叫风的男人就请非蓝喝酒了。
  非蓝就笑了,风就很高兴,很满足。

  我叫雯,不是非蓝。
  哦,你叫雯。我知道。风嘴上改了,心里却改不了。
  风认定这个叫雯的巴女是非蓝变的,为的是给他赎罪的机会。
  只要她开心,风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雯说,她家有人生重病,需要钱;她家盖房子要钱;她哥哥结婚要钱;她弟弟读书要钱……
  风一次一次满足了非蓝,只要非蓝开心,何况这些钱大都是她自己的。
  雯终于感动了,她说我们买房结婚吧。
  买了房,写上雯的名字,雯却不谈结婚了。
  而且雯对风渐渐疏远起来了。因为风的钱越来越少,终于没有了。
  雯彻底不理他了。

  风就有种心疼的感觉,一疼,他就从昏昏沉沉、失魂落魄中醒来了。
  他才知道,这个女孩不是非蓝。
  和非蓝在一起时,风有种被爱的感觉。
  非蓝用生命换回的钱,自己就这样糟蹋了。
  愧疚的风就想去非蓝那个叫天堂的地方。

  冰冷的刀要割向风的脖颈时,刀忽然变向,扎向了雯。
  雯惊叫着躲开了,只伤了一点皮。
  杀人未遂。风被抓起来,判了十二年。
  服刑时,风死活都要带着非蓝的几身衣服。

  几年后,风穿着非蓝的裙子提前放出来了。
  他疯了。监狱不想养着一个疯子。

  疯了的风,就到处乱跑,跑了上千里,回到了那个他和非蓝相恋的城市。
  风继续跑,沿着曾经他和非蓝走过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
  还有以前他和非蓝一起生活过的爱之小屋。
  许多人都围观着这个乌头蓬脸、穿着裙子的疯子。
  影响了市容。
  城管就把疯子抓起来,要送到曾经叫收容所的地方。
  曾经叫收容所的地方,不收。
  只好在郊野把疯子放了。工作人员说,但愿上天保佑他吧。

  上天真的保佑这个疯子了。
  他居然又回到了那城市,回到了曾经他和非蓝走过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
  还有以前他和非蓝一起生活过的爱之小屋。
  他又被抓起来了。
  又被扔到郊野。
  上天又保佑了他,他居然又回到了那城市,回到了曾经他和非蓝走过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
  还有以前他和非蓝一起生活过的爱之小屋。
  如此几次,许多人开始极其厌恶他了。
  省里又来检查市容环境。
  于是,疯子又一次被扔到郊野。
  有工作人员理所当然地悄悄地顺应民意,将疯子的两条腿打断了。

  疯子就对着那城市的方向爬,他想爬过他和非蓝走过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
  还有以前他和非蓝一起生活过的爱之小屋。
  从白天爬到黑夜,疯子没停一下。
  这回上天不再保佑他了,当疯子要穿过一条马路时,一辆汽车呼啸而来碾过他的身体。
  但疯子没有死。因为他不想死,他想爬回那城市,他想爬过他和非蓝走过的大街小巷、公园商场。
  还有以前他和非蓝一起生活过的爱之小屋。
  辗他的汽车好象动了恻隐之心,因为它退回来了,看样子,它想捎带疯子进城。
  结果,对得准准的,汽车从疯子头上碾过。

  天亮时,有人发现公路旁的水沟里躺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却穿着女人的裙子。
  几条狗在撕吃着那个人。
  是死人。那人避开忙自己的事了。

  风,吹过时,那片片被撕碎的裙衣,在风中飘摇……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风和非蓝都不知道。

  完  

作者 :木偶巫巫 时间:2015-12-16 14:27:59
  还伤感的故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请君莫问 时间:2015-12-17 13:19:19
  为啥每篇都那么伤感啊。我先笑一会缓解一下。嘻嘻,别怪我不厚道啊。
作者 :pandora之梦 时间:2015-12-18 13:35:30
  盲于目,盲于心的情,始终是无力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