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有冤无处伸·有仇无处报。天理何在

楼主:求媒体关注2015 时间:2015-03-16 13:24:40 点击:6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盐山县望树镇付李村重大杀人惨案致一死俩伤

  嫌犯逍遥,疑点重重,证言不纳,何为法治?

  一、案发经过

  2014年11月23日下午两点左右,盐山县望树镇付李村一小卖部内,53岁的村民袁文珍带着五岁的孙女付亚新买东西,遇到同村高清林家八岁孙子(名字不详)。说话间,高家孙子朝付亚新头部拍了两巴掌。袁文珍便说了高家孙子几句。不一会儿,高清林骑三轮车来到房后。看到付家孙子付其震在此玩耍,便下车来将其踹了俩脚,扬长而去。过了一会儿,袁文珍发现两个孙女付亚新、付亚静不见踪影,便喊上两个儿子付铁强(老三)、付铁伟(老四)到村里去找。当其母子三人从付铁强叔叔家出来时,迎面遇到高清林与其两个儿子高凤杰、高志杰、其外甥毕某和其二儿媳气势汹汹地前来,老大高凤杰手中握有一把刀子(据高凤杰日后交代是一把水果刀)。老二高志杰右手始终揣在上衣口袋里,疑似握有凶器。其在进入现场时,曾用左手推搡过其妻子,令她离开。此时,其右手扔插在口袋中未曾拿出。据高氏二儿媳当时说,高家爷仨和毕某均已饮过酒。

  见到袁文珍,高凤杰、高志杰兄弟即开口骂街。这样,高家兄弟三人便于付家俩兄弟动手厮打起来。双方交手不过几十秒时间,付铁强听到其母亲袁文珍喊了一声:“老二手里有刀子!”付铁强随之听见扑棱一声。便感觉到颈左侧发热,用手一摸,发现血流不止,遂蹲下,看见高凤杰手中又把滴血的刀子,之后发现其母亲袁文珍已经倒在地上,耳垂部平插着一把刀子,并看见高志杰在袁文珍脚下的旁边发愣。这时付铁强想上前救助母亲,高志杰对付铁强大打出手,阻止抢救死者。最后导致被害人袁文珍经医院诊断在被送往医院前已经死亡。被害人付铁强经抢救脱离危险,其身体有多处刀伤,除颈部和左腰部各有一处刀伤外,其余均集中于胸部。



  一、公安机关办理过程

  案发当时,袁文珍孙子付其震(八岁)在案发现场目睹了袁文珍被杀,其三叔付铁强被捅伤的全过程,并在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

  公安人员到场时,犯罪嫌疑人均逃离现场。其中,高志杰在逃跑途中抢劫一辆电动三轮车未遂。之后,高凤杰自杀未遂,经治疗后刑拘,后被逮捕。高志杰逃跑至附近村庄后被抓捕。毕某于事发当日被刑拘。之后不久,盐山县公安局陆续将毕某和高志杰释放。

  刑警于现场提取到刀套一个,检出高凤杰和付铁强STR分型。袁文珍头部所插刀子为木柄,类似于割肉所用之刀具。从该刀子上未提取到指纹,只检出袁文珍一个人的DNA。另外,在高凤杰和高志杰衣服上分别提取到袁文珍的血迹,经鉴定属于袁文珍DNA的可能性大于99.999999%。



  三、争议事项

  1.DNA鉴定结果表明,杀害袁文珍的刀子上并不存在被害人付铁强的DNA,足以证实,付铁强实被另一把刀子捅刺成重伤的。而据犯罪嫌疑人高凤杰交代,其所持刀子是一把水果刀,与杀害袁文珍的刀子不符。因此,犯罪嫌疑人高志杰明显是杀害袁文珍的重大嫌犯。另外,据被抢劫者本人称高志杰在逃跑途中遇到该位中年女性。位劫得其所驾驶电动三轮车做逃跑工具,高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以此胁迫其将电动三轮车交给他。因高妻及儿子阻拦,被害人借机骑车逃走,高欲劫持电动三轮车的犯罪企图未能得逞,该被害人事后称,当时她被吓得要死,第二天心里还直扑腾!(有提交刑警队录音光盘为证)因此,高志杰明显涉嫌抢劫(未遂)。

  被害人袁文珍、付铁强及其亲属因此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继续将犯罪嫌疑人高志杰收押。近一个月以来,他们先后向盐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督察室、局长、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室等单位屡次提出要求,均遭盐山县公安局拒绝。

  2、事发一个月后,付家人发现,付家幼童付其震目睹了高家兄弟行凶杀人和伤人的全过程,遂请求侦查机关向付其震调查了解案发过程。期初再三遭到拒绝,后在付家人一再坚持下,侦查人员不得不于2015年1月19日下午对付其震进行了询问。作证过程中,付其震讲到一个细节:案发当时,袁文珍看到高志杰亮出刀子,便将高志杰压倒在地上。紧接着,她又看到高凤杰正在用刀子捅刺付铁强,便又起来帮助付铁强。这时候,高志杰站起来朝袁文珍耳朵位置捅了一刀,袁文珍就倒下了。这个细节是任何人不清楚的,没有任何人谈起过。足以说明,付其震的证言不是由大人授意的。更加重要的是,该证言与DNA鉴定结果以及高凤杰的供述是完全吻合的——杀害袁文珍的刀子没有伤害过付铁强,且不是高凤杰所持刀子!从破案角度来看,应该说,付其震的证言对DNA鉴定结果是个有力的佐证,应当得到侦查机关重视,但实际情形是,公安机关仅给出一句猜测性的评价:听着好像是大人教的似的“,就将这样重要的一份证言轻易否定了。至于付铁强、付铁伟两位当事人自一开始就坚持的高志杰手里有刀子的证词也被侦查机关完全忽略。



  四、被害人及其亲属的维权困境

  根据上述事实情形,高志杰在本案中明显存在重大杀人嫌疑,并涉嫌抢劫(未遂);其表兄毕某积极参与寻衅滋事和杀害、伤害被害人的全过程,对于高家兄弟杀害一人并致一人重伤的严重犯罪后果起到了积极协助和促推作用,亦属于重要犯罪嫌疑人。对这样的两名重要嫌犯,公安机关理应均予以提请批捕。但盐山县公安局在案发后不久,未经提请批捕即先后将该二人释放,这种做法显然是非常错误的,在广大人民群众中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也给社会安定和人名生命安全带来严重隐患。为此,从侦查人员表示拟释放此二人时起,被害人及其亲属就不停歇地向各有关部门反映,强烈要求对其二人继续拘押,被害人及其亲属为此天天东奔西走、四处投告。但这些努力并未得到盐山县公安局的重视,至今,杀人、抢劫犯罪嫌疑人高志杰、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毕某仍逍遥社会。为此,高氏兄弟俩的父亲高清林和毕某到处得意洋洋地说:”嘿嘿!逮进仨去,放出俩来了!老大(即高凤杰)也判不了死刑!”广大群众无不义愤填膺,人们纷纷议论:“现在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任由坏人横行霸道了吗?老实老百姓难道真的没有活路了吗?”





  陈述人:付国锋(袁文珍丈夫)、付铁强

  2015年1月24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