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实名举报内蒙古呼伦贝尔海拉尔区政府拆迁局有违人性,狼狈开发商。

楼主:小老百姓8866 时间:2013-12-31 10:14:08 点击:398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实名举报内蒙古呼伦贝尔海拉尔区政府拆迁局有违人性,狼狈开发商,指使当地社会流氓对一些“不听话”的老百姓采取”快、准、狠“战略战术,拆房占地,不讲政策,不讲道义,无视党纪国法,犹如草原上一群饿狼在祖国的边境线上疯狂肆意掠夺财富的卑劣行径,演绎着一幕幕现代版的”胡子们的幸福生活“。



  ”胡子“:是旧社会时北方土匪的叫法,多啸聚深山老林,因经常下山打家劫舍,淫乐挥霍,无需打理胡子而得名。
  


  事件最早发生在 2011 年 3 月,本人所在海拉尔区奋斗镇友好村三区 50 号私有住房正处在区政府的“2.2公顷土地储备项目”征用范围内。于 2011 年 4 月 23 日由寰大拆迁公司丈量、评估。



  2011 年 4 月 24 日下午 3 时左右本人找拆迁办了解关于拆迁补偿事宜,工作人员回应说找领导商量后给予答复,但在下午 5 时左右突然将本人住房屋顶用铲车破坏,过后不久拆迁办副主任王永胜调来铲车将房屋一角推到,家人发现后出面制止,盛怒之下将铲车玻璃打碎,之后王永胜电话叫来拆迁局局长朱永智、叫来 60 人左右,先用越野车追赶,将人撞到,然后一群人手持匕首、铁棍,木棒等器械对家人及朋友进行殴打,导致一个鼻骨骨折,一人腿骨骨折,多处刀砍伤,一人脑震荡、胃部出血,还有一些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体外伤害。



  事发拨打 120、110 电话报警,求助。海拉尔区公安分局奋斗派出所接案,并调查此事、但截至目前仍无任何结果。本人不停上访海拉尔区政法委、区信访办、市信访办、区纪检监察局、呼伦贝尔市政法委、并找到海拉尔区张区长述说此事,他说让主管建设的盖区长处理此事,但至今无果。后又找到呼伦贝尔市郑市长,其秘书叫来拆迁办领导,当面也没给出任何调解此事的结果。



  事发至今近两年半时间,本人住房原址已成为一条尚未开通的成吉思汗大街,政府相关部门及拆迁办没给一分钱的补偿,对打人者也没有任何惩罚。目前本人租住他处,承担受伤家属的沉重的高额医疗费,生活已陷入窘境。



  2012 年,海拉尔区“水岸花园小区”规划建设,本人妹妹(刘艳晶)位于海拉尔区健康办正阳街 59 组的房屋(总面积 544.77 平方米)和另外两家住户在征收范围内,区政府征收办的赵绪涛态度强硬,只给刘艳晶补偿 64 平方米住宅楼一户,其余房屋及大量附属设施仅做价 27 万元,而海拉尔区多年房屋拆迁实际当中的做法是“三七墙体,屋内有取暖”的房屋均按拆一还一“的补偿标准执行,刘艳晶不同意,所以一直未能达成拆迁补偿协议,这期间征收办的姓王的同志曾经两次找过刘艳晶协商未果。于是,在 2013 年 9 月 25 日举行听证会,9月 29 日下午,向刘艳晶送达了“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人民政府海政征补[2013]3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 ,告知申诉人维持原补偿决定不变,并告知“可自决定书送达之日 60 日内申请行政复议或3个月内向呼伦贝尔中级法院起诉,虽然堂而皇之地告知了诉权,但却没给申诉人行使权利的机会。



  第二天,即9月 30 日,在申诉人一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征收办强行将申诉人的房屋全部推倒,上午 11点钟左右,申诉人接到征收办姓王的同志电话通知: “你家的房子推完了” ,待家人赶到时,房屋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上诉事实,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 28 条的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最高法院法释[2012]4号《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法院应按严格的法定程序审查后,才能裁定准予执行。而海拉尔区征收办不但剥夺了申诉人的诉权,也未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就强制推倒申诉人的房屋。



  举报事实之一:

  当地政府拆迁局在没有跟房主有过任何谈及拆迁补偿的情况下突然强拆本人及周边住房,后经了解是因为呼伦贝尔市领导班子要检查本地区的拆迁情况,并原在 2011 年 4 月 25 号举办“2.2 公顷土地储备项目”的奠基庆典剪彩,发生械斗之后改为 4 月 28 号进行,拆迁局强行推倒周边住房后,用围挡遮蔽一大片区域。难道政府官员要政绩,要面子就可以随意糟蹋老百姓的尊严和利益吗?


  举报事实之二:


  事发后,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相互推诿不予解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认为本人是带头闹事的强硬分子,反而对那些社会闲散人员放任纵容。打人者多是有过前科的社会流氓,雇佣这些人渣为权贵冲锋陷阵,这样的事实难道就是社会广为传颂的官商勾结,警匪和谐! ! !是戏言还是真言! ! ! ! ! ! ! ! ! !




  举报事实之三:


  当地政府公务员身为公仆”为人民服务“很辛苦,所以他们要住环境更加优美的花园般小区,占了你的地,拆了你的房,还狂言想去哪告就去哪! 这跟胡子强盗有什么区别,即便是江湖强盗也要给个回家的盘缠吧! ! !中国梦在哪里?幸福中国在哪里! !老百姓的幸福生活又在哪里! ! !难道在那些人皮兽心,濡沫党和人民政府的贪官污吏的温暖怀抱里! ! ! ! ! ! ! ! !





  举报人: 刘海龙



  身份证: 220322196707051673



  住 址: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奋斗镇友好村三区 50 号



  电 话: 18047028866



  以上所述事件,本人愿意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以下照片是整个事件部分相关证据


  现场暴力行为被呼伦贝尔福利院监控录像全程拍摄,奋斗派出所已取证封存,
  

  2011 年 4 月 24 日被铲车破坏后的残垣断壁,发生械斗后直至 2012 年 10 月一直未予解决。
  

  1. 2011 年 4 月 28 日呼伦贝尔市领导子为“2.2 公顷土地储备项目”奠基庆典剪彩,沿途公安、武警、交警设点盘查不让老百姓靠近,本人冒险靠近车内偷拍。

  2. 为防止老百姓冲击奠基庆典, 一支全副武装的武警部队戒备巡逻在事发现场。 远处蓝色围挡是拆迁局为赶在“2.2 公顷土地储备项目”奠基庆典之前完成拆迁任务,在短短的一天内强行推到周边房子之后用来蒙羞。

  3. 一对金灿灿的大狮子昂首挺胸在空旷沉寂的土地上迎接着那些头戴花铃的达官显贵。 旧时的吏治也不过如此境界吧! ! ! !

  
  强拆之前位于海拉尔区健康办正阳街 59 组的 544。77 平方米的院内厂房,院内设施及自住房


  

  暴政之下的悲惨现状。没有天理!没有道义!政府为开发商扫平道路奔小康!可怜百
  姓吃米糠! ! ! ! !

  

  隔壁在建的水岸花园。官员有了政绩,升官发财!商吏更富有了!草根百姓的皮囊更瘪了!
  财富又被重新分配了!



作者 :18393787496 时间:2014-06-18 16:19:41
  2008年向上级反应我的宅基地和5.12地震城关镇城关村村主任杨建元贪污盗窃救灾物资和救灾款并将我的宅基地一部分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回赠一套门面房,他以5万元卖于他人。到国家信访局(两次),中纪委,甘肃省纪委书记和省长徐守盛、省领导高省委书记陆浩。徐守盛省长高度重视亲自批示两当县处理,两当县成立联合调查组,经调查全部是事实清楚证据。市领导多次批示。市信访局局长田朱仝亲自来两当县处理我的事。县政法委书记杨慧芳答应10天处理。到现在就是不处理。上访期间原县委副书记夏建华骂我是刁民,土地局冯炳跃拍桌子威胁我,土地局城关分局销毁我的宅基地原始档案原土地局局长李哲让徐省长来给我处理,土地局并把的地方划三家人。城关镇书记权小彦在几十人大会说就是习近平来也不给处理。我见我们的父母官孙根林县长多次被阻拦,用5个月的时间才见了一面,各个部门互相踢皮球。使我错过5.12重建的机会,我现在房子墙体破裂,多次房屋进水。6年了。上级领导来我县检查工作,我家门口站满了便衣警察、镇乡干部,阻止我向领导反应问题。扬言我在上访就把我放倒。我是生活在中国最底层的农民。向巡视组实名举报。城关镇城关村村主任杨建元宅基地和补偿款救灾物资被盗窃和贪污,举报两当县有关领导渎职.我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向中央第一巡视打电话,寄材料.两当县纪委严重包庇腐败分子,6年来关于所反映的事实没有答复本人,天天在拖,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在贴吧反应我的情况,被陇南市委书记孙雪涛看到,派市信访局局长李平来我家了解情况并拍照片,说了孙书记的四点要求。1.情况真实坚决处理 2.贫苦帮扶3劝访。4是假的追究法律责任。人以走就没人管了,再次向反应  
  请两当县纪检委把当年反映贪污盗窃救灾物资之事。由县委书记辛海生 县长郭平 县纪检委委书记田鸿 当时由两当县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调查的结果公布与众。(是不是三位领导调走调查结果就变了,是不是两当的天就变了。).
  我在网上反映情况。两当县纪检委口口声说书面答复本人。今天不是这个领导不在明天就是那个领导不在。到2014年6月16日9时两当县纪检委罗局长回答本人,说我反映的事实不实,我坚决要书面答复,两当纪检委就是不给。请问刘小研书记你在忙什么啊,老百姓见你一面难于上青天。
  村骗县、县骗到国务院。
  甘肃人民支持习主席严惩甘肃的腐败分子,中国有了习主席当家的带头人, 中国梦很快就要实现了。像习主席这样的好主席,应该无限期的当主席。全国人民力挺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