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情感·原创〗她说,他是她的荷西

楼主:风华无恙 时间:2014-07-19 20:48:40 点击:1744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一个懒懒的周末,物业通知说有我的信,已经搁了好些天。
  心里不禁泛起嘀咕:“这年代还会有谁写信?”盯着电梯壁上裂开的雪花,心想怎么还没换掉。
  接过信封时迟疑了一下。寄信地址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虽然没有写明寄信人,但已可猜到是谁。
  信封里装着一叠照片,背面都写着拍摄的时间和地点:8月的锡林格勒盟草场,10月的大兴安岭,11月的葫芦岛海岸,12月的哈尔滨冰雕,还有几天前的葛玥。最后的才是半页书信,简洁的文字间流露出焕然一新的心境,似乎还能感受到阳光洒在她脸上的一丝温暖。而那些表示谢意的话语,更像是一种同息的鼓励。我们都不知道,为何彼此没见过几次,说的话也不多,却如相识多年的老友。
  从照片中选了一张用相框装起放在桌上,找来一纸便笺贴在边角,写上信里的一句话:“风尘依旧,岁月静好,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放自己一马。”
  数九天的南都,阳光也冷得有些懒散。风里隐隐夹杂着海水湿稠的气息,卷着落叶满大街乱窜,像一个调皮的人儿般扯着行人的大衣和围巾。我想北国的千里冰封该是美好的,至少我知道有个人在那里,并且喜爱着。

  2
  第一次见这女子,是过完年从老家回南都时。
  从机场出来已是晚上9点,人们都安静地赶着脚,听得最多的就是行李箱拖在地上的滚轮声,满耳嗡嗡的闷响。新的一年这样就算是开始了,对于南都来说,我们一些人就像候鸟一样,来来去去。
  回到小区时,居委会的梁阿姨正从楼厅里出来,见了我就拉着说:“李生啊,你隔壁那姑娘过年都没见着出门。刚刚叫了门,简单地应了几句就没再理我了,你帮着多注意下,有什么问题告诉我哈!”
  搬过来三个月了,其实还没见过梁阿姨说的那姑娘,只听说隔壁住着个美女。
  拖着箱子在门口立了小会儿,除了自己掏钥匙的声音,也没听到别的什么。放好东西走到阳台,也只看到对面半开的落地窗和被风扯到外面的窗帘,映着微弱的一点不知从屋里何处投射而至的灯光。
  第二日收拾好房间已近中午,锁了门站在那儿看着隔壁的门牌“902”,昏昏沉沉的。随着咔擦一声门突然开了,我还未回过神人已经走了出来。“嗨,新年快乐!”看着有人出来,我立马恢复了常态,“梁阿姨说好些天没见你出门,还以为你回家过年了。”
  “我没回家。”她面无表情地提着包,走过我门口几步后转过身来打量我,“你干嘛歪着脑袋看那门?”没等我任何回答,她已转过了楼道。
  晚上聚餐很晚才回去,在楼厅口遇见忙匆匆的梁阿姨。听我突然招呼她,好像还惊了一下,驻了脚道:“那个葛玥啊,喝醉呢。在小区门口下车时我正好遇着,就送了她回去。”我知道了住隔壁那女子叫葛玥。

  3
  上班一周多后的一个晚上,在楼厅外碰见梁阿姨,略带抱怨地说:“那妮子最近都好几次喝醉了才回来!刚刚准备送她上去吧,结果把我从电梯里推了出来,说自己上去……”我简单地宽慰了几句。
  走出电梯就看见葛玥正扶着垃圾桶,像是刚刚吐过。递了纸巾过去,她挡开我手没接,向后踉跄几步吼道:“起开!”我靠着墙看她开门,门在一阵哐当的钥匙声响后开了,回头瞪了我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然后回屋。
  几日后的晚上,在楼厅里看见梁阿姨正扶着葛玥,阿姨让我帮着搀一下,她好像一直在说着什么。电梯刚启动,她突然挣脱了阿姨把提包使劲地挥了过来,我条件反射地用手去挡,手表砰的一声把柜壁的镜子磕出一朵大大的雪花。
  到门口时,阿姨去开门让我先扶着。“滚啊!别碰我!谁要你扶了?”她歇斯底里地嚷着,还拾起掉了的鞋扔过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几滴眼泪落在了我手背上。
  抹了抹手背上的水珠,跟阿姨道了晚安,开门回了屋。
  第二天早上出门,在楼厅里遇到她在取快递。“诶,那个,昨晚不好意思啊。”拦住我顿了顿轻声道,“你手没事吧?”“没事。”晃了晃手给她看。看到她的样子不禁笑了笑,觉得这妮子骨子里还是很和善的。
  后面几次在小区和超市遇见,虽然只是简单的寒暄,不过总能看到她面带着笑意。好似应了那句“微笑的女子最美丽”。

  4
  隔了好些日子,再见葛玥是在清明节后的周末。
  跟几个同事在一餐厅吃饭,透过镂空的木屏风看见一个好似熟悉的身影,取出眼镜戴上,看着是葛玥。
  背向着我的还有两名女子,而她看上去已醉醺醺的,还握着杯子往嘴里送。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但可以看到的是她已满脸泪雨。一边跟同事唠嗑着吃饭,一边看着我那邻居。我要了一杯香槟,剩下就只饮的果汁,“这两天牙龈上火,疼得慌。”
  没过多久那两位买了单离去,葛玥又独自喝了几杯,最后貌似瓶里已经空了。见她拿着包摇摇晃晃地从洗手间里出来,我借口跟同事道了别。坐在出租车里等了一两分钟,服务员搀着她下楼叫了车,我让司机跟上。
  在小区门口下车后,见她手里有拿着包,就没立刻跟上去,到对街的便利店买了包烟。进小区时见几位阿姨大叔围在一起,旁边的保安说:“葛小姐刚刚回来,薛妈妈见她醉得踉踉跄跄的,说扶她上去,结果被葛小姐给推开了,还差点儿摔倒。”心想倔劲儿又上来了。
  站在门口,可以闻到浓浓的酒熏味。我偏着脑袋看她,她偏着脑袋靠坐在门边。手里握着串钥匙,包和手机落在一边。叫了她一会儿,没见反应,就扶进了我的屋里。
  收拾完地上的一滩浑物差点也吐了,还好没直接扶进卧室,否则就不是拖地那么简单。乘着热毛巾擦了脸和手脚后的一丝迷糊,骗她把温好的牛奶喝了下去,“来,再干一杯。”
  坐在阳台抽烟,望着楼宇林立的街巷和被霓虹映得透亮的夜空,想起一个人。或许有的人就像那吐出的青烟,先烈烈地刺激着心肺,然后渐渐消散在的夜色中,留下被蜇得朦胧的双眼。

  5
  把煮好的牛奶倒进放有红茶包的杯子里,用调羹稍稍搅动一下,橙红的茶色和混合的香薰浸溢而出。葛玥裹着绒毯缩在沙发里,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昨晚真的没发生什么?”在重复问了我三次后,终于换了另外的问题,“我怎么会在你这里?为什么帮我?”给她讲了昨晚的经过,当然没说是从餐厅一直跟回来的。
  她静静地咬着嘴唇,片刻后怯怯地说了句:“谢谢啊,麻烦了。”见她出了声,就把牙刷和两根毛巾递给她:“先去好好洗漱一下吧,再搁着奶茶就冷了。”
  早餐后我邀她到阳台坐坐,她要了咖啡。未等她开口,我先跟她讲了自己的故事,一段纠结的往事。看她满脸疑惑的样子,我笑了笑说:“人生就是这样。有些歌,是为了留给某天会走过的人;有些故事,注定了留给回不去的过往;有些诗,也只能埋入无怨无悔的土地。”
  葛玥在电脑里点了些歌,靠着栏杆看了看对面自己的阳台——落地窗还是开着的。“他年前的一天突然打电话跟我说分手,还说其实他已经结婚了。”她从我面前的烟盒里取了支烟,烟嘴在白水里轻轻蘸了一下,用左手夹着点燃,连着咳了好几声。
  “他叫克华,我们在一起三年多了,从我还在长春读大四时起。他比我大三岁,那时在他们的长春分公司,一次偶然机会认识的。前一年,因为我还在读书的缘故,是聚少离多。毕业不久我就跟着他来了这边。对我一直都挺好,细心、温柔、体贴、真切……我很爱他,知道他也是爱我的!”葛玥望着笼罩在薄雾中的楼宇,仿佛口中的那个男子,也在雾中某处同样深情地看着自己。
  “一次他说出差,我接到个陌生电话,女的。她知道我的名字和境况,问我这么多年有没有见过克华的家人,他有没有跟我提起过结婚……问了好些个问题,带着不屑的嘲笑。”葛玥猛吸了口烟,又咳了几声,把剩下的小半截摁进烟灰缸里。“然后就接到了他打来那个电话,后来就不再接我电话了。我觉得莫名其妙又太突然,想去找他了问清,可他公司说他很久没上班了。”
  “感觉整个世界突然就崩塌了,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葛玥抿了抿重新泡好的咖啡,向里面加了半勺糖,搅匀。“再后来,就是你刚回来那几天看到样子。”

  6
  我看着戴在她中指的戒指问:“他跟你求过婚?”
  “没有。是别人带给我的。”葛玥用右手磨了磨亮晶晶的戒指,沉默了许久。仰起头深吸了口气,擦去已经滚到脸颊下的泪珠。
  “昨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有很重要的东西,晚上我去赴了约。在餐厅里见到了那个女的,告诉我说其实她是阿华的姐姐,是阿华教她给我打的那个电话。”言语间,泪水已似决了堤般,我取了纸巾递给她。葛玥定了定神接着说:“阿华有阵子老是头疼,那次跟我说是出差,其实是检查出有脑肿瘤。本来打算手术后再给我讲的,可手术没能成功……”
  葛玥哽咽着望向天空,我说不需要再讲下去了,可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继续道:“愚人节前的一个午后,他就那样悄悄地走了!”我都记不清那天葛玥到底哭了多久,到底扯了多少纸巾。
  那个叫克华的男子直到离世,都深深地爱着这个女子,用他自己所认为的方式。遗憾的是,不能亲自把精心挑选的戒指戴上爱人的手指,更无法陪在她身边继续走下去。
  另一面,克华的姐姐从女人的角度,觉得不应该对葛玥隐瞒实情,因为不但非常不公平,而且还会伤害一颗充满爱意的心。从而选择了说出真相,并将那枚戒指和家中的地址给了葛玥。就是我在餐厅里所看到的情景。
  听上去好似小说里的桥段,看着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子,觉得那些小说的作者是多么的残忍——把一颗血淋淋的心呈给了人们,却那么的轻易和放肆。

  7
  中午我做了两个菜,多放了些辣椒,葛玥说有点东北的味道。
  周末的两天她都呆在我的屋里,连门都没出。不知道是为何,我只好在偏房给自己铺了身铺。买了些以前女友喜欢的零食,猜她兴许会喜欢。除了那个上午的聊天,她没再提起克华,我自然没敢问。也没再见到她流泪,只是时常坐在阳台呆呆地望着远处。
  周一早上把备好的早餐放在厨房里,我便出了门。晚上回来的时候,厨房和卧室都整理得好好的,人已不在房间。
  后面好些天没再见着她,遇见梁阿姨时也没听到提起。从汕头回去的时候,是下午,门还未开全就看见一支白色的信封躺在地上。是葛玥的署名,她已经离开了。
  从我那离开后,她就去了克华的家,拜访了那些几近成为她家人的人,听他们讲关于克华的故事,然后又偷偷地哭了一夜。她要离开广州,这座他们一起恩爱过的城市,去那些克华曾打算带她去的地方,然后回家。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觉,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这是三毛曾写下的,葛玥写在留给我的信里。她说,克华就是她的荷西,将一直活在她的心里,她会开始新的生活——虽然可能需要很久,很久。

  (后记:前些天看到一则新闻,三个医生用32小时高强度手术挽救了一位脑肿瘤患者,想起了一位朋友。6/26/2014)

  
楼主风华无恙 时间:2014-07-20 18:44:50
  过来一看,点击率好像蛮高的。只是不知道是否都看完的~~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4-07-23 01:08:02
  我看完了,很感动,也很难过,真的流泪了,因为爱情……
  • 风华无恙

    举报  2014-08-12 12:42:13  评论

    有时候感动我们的,其实很简单,就那真真切切的一点点。(最近一直不在,迟到的问候。问好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心2 时间:2014-07-23 14:58:21
  :))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店小two 时间:2014-08-01 08:51:05
  风尘依旧,岁月静好,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放自己一马。
作者 :晴川历历木 时间:2014-08-07 10:16:15
  沙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唯美的夜幕 时间:2014-08-07 12:23:26
  照片看着挺有感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轻吻妮的唇 时间:2014-08-18 02:33:13
  祝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