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世遗·杂谈〗一篇回忆

楼主:全世遗 时间:2015-05-05 12:49:42 点击:60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乡土
  乡土,这词三年级以前我是不理解它的意思、含义!
  以后的岁月才知道:乡土就是我出生、成长、生活的地方。我每天脚下踩着的那条泥泞路;和熙春风阳光明媚下躺过的那片草地。这里的小丘陵,荞麦田、油菜地、溪水沟以及读书的校园,甚至那些杂乱无章的坟茔。我的思维里,乡土就是一种回忆!
  我出生的地方是农村,一个民风淳朴的水乡。有蓝蓝的湖水,清澈的池塘。有丘陵地貌的油菜地、水稻田。那些阡陌交错、蜿蜒盘转的泥泞路把小溪、水田、油菜地划分开来。如果站到高高的防水堤坝上俯视,所有的景观都是我的乡土,那是一种享受!
  记得我刚读三年级,那个秋季学期。母亲在七星伴月的菜园里栽种了一些时令的胡萝卜、白萝卜、大蒜、大白菜等等。于是我下午放学后便有了劳动任务,浇一个星期的水。七星伴月在村庄的西南角。我挑了小水桶顺着蜿蜒的小路,哼着那首《读书郎》屁颠屁颠的。心情很好,我喜欢去那儿。那里有灌溉水田的柴油机、抽水管、蓄水池。当然下面有溪水沟。鱼在溪水沟里自由地游。我可以有选择性的挑水浇菜地。蓄水池里如果水不多,我就把蓄水池舀干,很多日子我都有收获。抽水管有时会把小鱼抽上来,舀干了正好把那些小鱼抓回去打牙祭。嘿嘿!用来灌溉的水是从溪水沟里抽上来的。站到水渠上往下看,一条弯弯的银线顺着沟两旁高低起伏的稻田、土墩绵延的向远处散开,散开来分东、西方连贯。东面流向宽处形成一个水面比较大的内湖(或者叫河汊);顺着西面延伸的水沟比抽水的那段要宽10来米,再上去是一个3米落差的池塘。池塘是圆形的,800多亩水面!整个看,由西向东连起的溪流就是一弯新月。我是站在北面看。新月南面是具有丘陵地貌的水田、大小土墩、旱地。如果用飞机航拍的话,新月两旁正好有七个一样大的土墩。(当然小的就忽略吧)。金黄的稻田、银色的溪流、高耸的土墩、零星的村郭、蜿蜒盘转交错的蹊径,还有那些散落于田间、地头、菜园的柳树、樟树、桃树、落叶乔等等。不知名的野花攀爬在菜园的篱笆上像调皮的小动物,东藏一朵,西粘一朵;微风一吹对你摇头晃脑的。七星伴月的故事是奶奶说我听的:有一年大旱,原来这一倾大地是没有那么多大小土墩的,那一弯新月也是人们夜以继日挖出来的,那些比较平整的良田是用溪水沟里的泥土特意填平的。七个一样大的土墩是那些智者当年设计的临时住所。因为站得高才能更好的俯看这倾大地。那一湾溪水是智者们精心设计的。为的是更好地把水源长久滋润这片土地。就像七颗智慧星高屋建瓴一样。
  不光是这些地名我深爱着。我更喜欢这一倾泥土。泥土是米黄的,是夯实的。你踩着它,脚步是稳重的。你闻它,是芬芳的。你摸它的春暖花开,你拂它的夏风清扬,你挑它硕果累累的秋天,你爱它的白雪皑皑!还有它给自然的韵律常在。
  几乎我的童年都没有离开过这块土地。那个河汊至今还在。沿着河汊走一堤高坝,西面是南家山一处坟地,我放过牛。走得更多的是东南面。沿着弯弯的阡陌,两旁是一墩一墩的菜园。菜园有大有小。直接的方向就是从廖家老村里经过蔓藤园旁边的小路到九块地的方向,必经之路。一垄垄的菜园是农民的艺术品。我小学三年级老师有教音乐的,通常是一把二胡拉一首曲子(歌颂、赞美祖国之类)给我们伴唱。但是有一次我却听到了天外之音。那是一曲悠扬婉转,哀叹惋绝,缠绵悱恻的二胡曲。(这是我走向社会学到的)。之前我不懂。拉二胡的是一个面容清瘦的老头。像《笑傲江湖》里的风清扬。他盘腿坐在一块墓碑前,锄头一旁放着。二胡立在大腿上,左手扶杆右手拉弦。落日的余晖照着他清瘦的脸庞,一缕花白的山羊须,银色的头发映着晚霞闪亮。泪腮两行!!!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人,从没有想到一首曲子会让人流泪。对于小时的我一定是个特大的惊奇!抑或是震撼!那个不高大的坟冢里是他的妻子。一个为他生育了五个女儿的女人,一个在他中年时而离去的贤妻良母!云根老人在村里的口碑极好。慈祥和善,乐于助人。其实我们这些放牛娃都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他。可是那个秋日的傍晚我接触了,那是一种荣幸!他的小女儿和我同年。他的妻子就是生最小的女儿时候……。他心里的悔恨和悲苦,我当年肯定不懂……。但是,他却帮我打开了听音乐也可以抚慰自己的心灵!这块乡土对我来说又多了一份韵律!前几年我才知道那首曲子名字叫《自在飞花轻似梦》。

  下雨天,乡土是泥泞的。泥泞粘在鞋底。你走一步,它便跟着你旅游。你上小学,它跟你上小学;你上中学,它跟你上中学。塔城中学在家的河西。于是乎全乡的泥泞又都汇聚到塔城中学。学校占地其实也不大。西面是一个小户村,姓章。教学楼是座北朝南的,我那时读书有三栋。西南角那栋三层是新做的。中间是操场。操场北面两栋连接的,西头三层,东头二层。通过二层那栋下面的一个过道往北面走二十米是一排矮砖瓦房,第一排教师宿舍。过道是直向北面的。最后面还有一排是教师宿舍(第二排)。那个过道,其实就是那栋二层教学楼一层的教室特意空出来的。我的记忆中,学校食堂是在两排教师宿舍之间的西北处。现在我还能想起排队,插队。食堂里铁秋铲饭,蒸饭大木桶,打菜的阿姨,炸油饼的老头;铁勺舀粥等等。出了食堂后面,便可以走出学校的管辖范围。第二排教师宿舍后面就是塔城砖瓦厂。那是我们学习之外另一处乐园。砖瓦厂挖泥产生的一个大池塘在学校的西面和章家之间。水质清澈,师母们和那些高年级的女生们会在池塘边洗衣服。像我们初一、初二的男生们大多数跑到砖瓦厂来嬉戏、玩耍;练气功,练轻功;常常搞得人家整整齐齐的砖胚零碎不堪。于是每星期一的班会上总有一些人作书面检讨。操场的功能大家都知道,可是对于一些同学们几乎也就是重要的时候走走过场而已。学校的正南面有一个水泥预制板厂,再往前去是农田;住在街上、或者要从街上过来的同学小部分就走田心小路来上课、回家。因为预制板厂生产的场地不够,就在我们操场的东面弄了一块地生产。现在位置就是塔城中学的正大门!出了校门外面就是青岚湖的防护堤。我读初三的时候也装模作样的和那些勤奋的师哥、师姐,学长、学妹一样,在“渔舟泛清波,晚霞布云天”的黄昏夹本书去堤外那片草地上背语文、英语单词……。说起那片草地。那是一片坟茔杂散,碑石凌乱、水洼、草地
  相得益彰的湖边沙洲。湖中间还有一块更大的沙洲,原先是草洲,是河东彭家、魏家的天然养牛场。那些牛天气好的时候主人都让它们在草洲上过夜。很多黄昏的时候,我们三五一群、两两一伙、或结伴,或独行;在那片草地躺着,跑着,追赶;口里念念有词,叨叨不忘。眼前看着渔舟泛波,波光粼粼,沙洲、草地、水牛、黄牛、白鹭、沙鸥翔集。当然,还有那些美女帅哥熟悉的脸庞、背影!
  25年前,那个粽子飘香后的梅雨季。这些集中的泥泞却因为那场决定命运的考试,不得不离散开去!那些泥泞现在一定是被同学们的脚带到天涯海角。或许很多的泥泞因为人换鞋被蒙上了尘灰,于是那些记忆被尘封。我们每个人都青春过。那些青葱的岁月终于在我的网络世界出现,那首黑沛子词曲并且演唱的《老同学》拂去我粘满乡土泥泞的尘灰,我尘封的乡土记忆循序渐进的打开。那些零星的回忆让我像串珍珠一样串起来。我把那些珍珠串成文字:“我的老同学,你过得好吗?岁月如刀,刀刀伤人啊!我的老同学,我想念你呀!”
楼主全世遗 时间:2015-05-05 12:51:43
  很久没有写文字,很久没有表露感情。
作者 :店小two 时间:2015-05-05 19:15:34
  在路上,回家看。
  
作者 :王雁2006 时间:2015-05-05 21:23:52
  很感人的文字,问好世遗!
作者 :店小two 时间:2015-05-06 08:21:19
  加一首曲子:老同学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05-06 09:37:25
  读老师的佳作
  
楼主全世遗 时间:2015-05-06 10:49:47
  谢谢大家指教!
楼主全世遗 时间:2015-05-06 10:49:58
  谢谢大家指教!
作者 :唯美的夜幕 时间:2015-06-16 12:25:20
  忆·童年。
  
作者 :轻吻妮的唇 时间:2015-06-16 13:49:17
  问好大哥~祝夏安^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