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此生何须声声叹

楼主:碧草风铃 时间:2017-10-27 23:31:51 点击:7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什么都没有,我,一无所有。”
  天刚刚换上白色的衣装,太阳先生也才从地平线上露个头,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使得阳光也显得柔弱无力。我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眯着眼,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一个衣柜,一张床,以及一个人,显得格外冷清。即便是一个满腔热血的人在这种地方恐怕也抬不起半点干劲,然而我却显得没有半点感觉,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洗漱完毕之后走下楼,呈现在眼前的是那个一入往日的冷清的客厅以及桌子上的早已失去了热度的早餐。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细细品味着这万载不变的寒食。这是当然的了,父母每天都早出晚归,除了特殊情况,我基本上就见不到他们的人,基本问候什么的早就被忽略不知多少年了。
  “喂!李叶,在吗?上学了,”一阵肆无忌惮的叫喊声从门外传来,打破了此时屋里的冷清,班长?我疑惑的喃喃道,却也没有置之不理,走过去,打开门,让她进来了。
  “有事吗?班长,”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她则是嬉皮笑脸地看着我,没有说话,将手别在背后,歪着脑袋,东瞅瞅西看看,也不说话。我就像防小偷一样盯着她,但脑袋上却以堆满的问号,我记得我跟班上的同学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么她会…一瞬间,我像是突然打开了被丢在脑海边缘的记忆,恍然大悟。
  就在昨天的体育课上。一如往日的,我们围绕着操场跑了三圈后便解散了,剩下的时间由我们自己支配,打球的打球,散步的散步,我则是如平时一样,找一棵树,在它的怀抱里休息。但是昨天除了我之外,还多了一个清闲的人-------班长。因为跑步的时候扭伤了脚,因此只能在一边作为一个旁观者观望,但是对于一个疑似患有多动症的人来说,让她安安静静的观赏恐怕不太可能。东张西望,眼神不断的在操场各个地方扫视,终于将目光定格在了正在大树下休息的我。没有过多的犹豫,立马拖着那不协调的腿,缓缓地向我靠近。
  “有事吗?班长,”当她快靠近我的时候我慢悠悠的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就像是准备做什么坏事却突然被发现了一样,吃了一惊,只不过这个反应太假了,任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装的。想必这个结果他本人也是已经预料到了,毕竟这一瘸一拐的奇异步伐所产生的声音也不算小。不过她本人似乎没有丝毫承认的打算,只是擅自的在我旁边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对于她,我谈不上反感但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感。因为在每次的集体活动中,她都会将我放在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对于那些爱出风头的活跃的人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但对于我这种阴暗潮湿之地的居民来说,宛如处于风口浪尖之中。 所以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都会像避开扫把星一样避开她,免得不知何时又将我送入虎口。
  “那个,你的脚似乎没有受伤吧?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里呢?”似乎是知道我不会开口搭话一样,她先开口打破了这平静。
  “因为喜欢,”我淡淡地说道。一句非常平常的话,但我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几分。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似乎是对我的回答十分不满,她又念了一句诗,似乎在等着我说出它的出处可惜她失望,我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闭着眼睛,靠着树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她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只是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语气冲透露出一种期望,说道,“这是艾青的《我爱这土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诗,”她顿了顿,将目光看向我,“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眼睛长在叹息?”
  终于,那双久闭的双眼睁开了。夹杂着疑惑,惊讶,好奇的眼光一起落在她的身上。叮叮叮,下课铃响了,我心中涌出一丝喜悦,终于可以远离她了,可不知为何我却感到有一丝遗憾,虽说只有一瞬。她缓缓地爬的起来,向教室的方向走去,没有追问我的答案,因为她知道是不会有结果的。走之前还留下一句奇怪的话,“你应该没有留意到,我们两家之间离得不远吧,明天见。”
  “明天见,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看着在屋里张望的她,冷淡的说道。这才注意到她的脚,虽然已经好多了,但还是有一点跛。听到我说话她瞬间喜形于色,一副太好了,你还记得的模样。
  “那,你可以说出你的目的了吗?”我似乎也有些不耐烦,毕竟被一个处处“针对”我的人接二连三的纠缠,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她给推到沟里去了。
  “一起去学校吗,”她笑着说道。我冷漠里看了她一眼,转身拿上书包走了出去,因为我知道,若是不顺着她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初夏的清晨是极好的,一阵阵凉爽的晨风似乎能吹散人心中的烦躁。我看着她轻跳着走在我的面前,宛如一个刚被奖励过的小孩子一样,内心的喜悦已经通过肢体表现了。她不说话,我也不说,只是这样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直到来到了一条河边。河水很急,就像急于工作的大人一样,只是我看着这条河有种莫名的熟悉。
  “这条河呢,在我小的时候差点夺去了我的生命,但现在,我每天上学都会来看看它,不是为了要记住溺水的教训之类的理由,而是为了怀念那个将我从死亡边缘拉救回来的少年,”说着她将目光看向我,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夜色的瞳孔似乎在说那个人就是你。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仔细地在脑海边缘寻找了一番,似乎确有其事。“我记得我只是叫来了附近的一个人罢了,你要赶紧也应该感激她才对。”我的语气极为平静,就如一个平静的湖面一样没有放弃丝毫的涟漪。
  她听到我的回答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脸上笑容依旧,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只是轻声地说道,“对你来说自然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就不一样了。这条河比较偏僻,你若是置之不理的话我,恐怕是等不到下一个人的到来。”
  “然后呢?”从她的话中我隐约感觉她的目的可能不知为一声感谢而来的。
  “后来我问了一下救我的大叔,知道了你的来历和情况-------除非特殊情况不然你父母基本都是不在的,因此你很孤单,你一直都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你为自己披上了冷漠的外衣来隐藏真实的自己,你所有的光芒都被你隔绝了起来,悦耳的歌声,优美的文笔,精湛的画技,超强的计算能力…”
  “别说了,”听着她的话,我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慌乱,我终于是忍不住怒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清楚,在她面前,我犹如被撕下了虎皮的狐狸,我开始恐慌,我开始害怕,失去了虚幻的外表我一无所有。“你,你知道我什么,你知道我每天以怎样的心情坐在教室里吗?你明白那种想做却又不敢的无奈吗?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我歇斯底里的冲她叫着,似乎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一般,又似乎是为了平息内心的波动,我使劲的深呼吸。听着河水流淌的声音,简直就是在嘲笑我的软弱,我开始害怕这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也不管她说什么,慌乱的逃开了。即便如此也能清晰地感受到从后面投来的复杂的眼神,有遗憾,有惋惜,有失望,有不甘,还有一句我没有听清楚的话。
  我不敢回教室,我害怕再次被她撕下虚伪的外衣,露出血淋淋的自己,一想到那时班上的同学那各种奇怪的目光我就害怕。只能一个人如孤魂野鬼一般游荡在大街小巷,最终,又回到了那条河边。河水依旧是那么的急,我隐约记得他是一条比较大的河的分支,紧接着分散于脑海边缘的零碎的记忆,擅自地汇聚了起来。寂寞的生日,沮丧的小孩儿四处游荡,一条河边,落水的女孩儿…。一时间我恍然大悟,是的没错,那天是我的生日,只是爸妈都外出了,只留下一个蛋糕和我在空荡冰冷的房间里。我因为寂寞就到处瞎逛,然后碰到了落水的她,我长叹了一口气,躺着了河边的草地上,仔细地回想到他说说的一切。
  “我,错了吗?”这个念头没有存在多久就被我抛到一边。错了,又如何,有办法改吗?有勇气改吗?一联想到他们的反应,我又软弱的起来,再一次选择了逃避。
  夜色渐渐的降临,天边那火红的晚霞也渐渐的消退了,几只鸟儿叽叽喳喳的商量着该回家了,我也带着已经抱怨了一天的肚子回家。不知道老师有没有告诉爸妈呢?不知道爸妈会不会揍我一顿呢?要是的话该有多好啊!一路上我不停的胡思乱想着,害怕着。“哎!被否定了总比不管不问来的好吧。”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总算是到家了。
  “灯没开?”望着黑漆漆的房间我皱着眉,心里有些疑惑。按时间计算这是应该回家的才对。尽管内心万分不解,但还是先进屋看看再说吧。转动把手,打开门,只感到一股强大的拉力将我拽入房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灯突然间开了,随之而来的是礼炮的响声以及震耳欲聋的四个字------“生日快乐”我缓缓地睁开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的紧闭的双眼。一时间竟呆住了,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居然都会聚集在一起。面前摆着的是一个巨大的蛋糕,冰冷的房间也似穿上了棉袄一般显得格外温暖。
  “你们…”语气依旧是那么冷漠,我将目光移向父母企图询问缘由。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的班长嬉皮笑脸地看着我,“不是说了吗?明天见。”
  正当我惊奇地看着她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怀抱将我包裹了起来。“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陪你过一个完整的生日,对不起。”
  “妈妈,感受的母亲温暖的怀抱,是那样熟悉又陌生,看着周围的人,看着那个巨大的蛋糕,我如何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十几年来一直被困于心底的委屈与心酸似乎终于找到了出口,一涌而出,占据了此时我的全部感情,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我嚎啕大哭,哭诉着我这些年的种种。在场的人都安安静静地看着,没有人喧哗也没有人起哄,看来都已经从班长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情况。许久之后,决堤的大坝里的水终于放完了,我也安静了下来,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又恢复到了冷漠的一面,但似乎已不是平时的冷漠,注视着在场的各位,嘴角上扬,“真的十分感谢各位,谢谢你们。”
  “笑,笑了,我是在做梦吧,那个万年寒冰”
  “啊…好痛,不是梦。”
  短暂的沉默后,一阵热烈的欢呼响彻云霄,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巨大的使命一般。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曾注意到我。虽然说依旧是那么的冷漠,但泛红的眼圈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对我来说这已不仅是一场生日聚会,这是我对过去的否定,与过去的诀别,为过去的声声叹息画上圆满的句号。
  “不是说李叶很会唱歌吗?来一段。”
  “对啊,来一段,来一段。”
  一时间同学们也都跟着起哄,我左看看右望望,希望找个人帮我一把,结果都是满眼期待的看着我。我轻叹了一声知道躲不过去了,脑海中回想起过去的一切,我笑了,随后,一首霍尊的《天行九歌》响起:
  “此生何用声声叹,道不尽流年,叹流沙聚散,回首天涯路远…”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用心地唱一首歌,投入了我全部的心力,当我反应过来时,不知是谁将灯给关了,黑暗的房间里,一束皎洁的月光正好落在唱歌的我的身上,四周一片沉寂,仿佛都在享受着这美妙的旋律。在场的人也都十分安静,安静的欣赏着,也不知是如此如醉还是若有所思。
  聚会散后,同学老师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母亲让我送送最为辛苦的班长。在皎洁的月光下,我与她又来到了那条河边。我问她早上我逃开时没有听到的那句话,她笑着看着我,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美丽,“人生如此苦短,何必声声悲叹,活出最真实的自己,脱下飘渺的外衣,即使露出满是伤痕的身体,时间也会为你抹除这些伤痛。”
  我先是惊讶的看着她,然后大笑道,“该说不愧是你吗?能够如此大胆的说出这些话,真不知该说你涉世未深还是什么,生活中的无奈又岂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不过我会学着去面对。苦难什么的一笑即过,少一些叹息,想必即使在寒冬岁月,也会看到百花盛开吧。”
  “谁知道呢?”背对着月光仿佛就像将它披在身上一样,脸上挂着永不褪色的笑容,“那,明天见。”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17-10-29 14:51:31
  @碧草风铃 :哦,朋友,欢迎您!O(∩_∩)O~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17-10-29 14:53:22
  @碧草风铃 :请添加章节的标题。谢谢\(^o^)/~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