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青春这场无知的狂奔

楼主:冬夜的旅人 时间:2017-06-26 21:55:29 点击:1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初中那会,天是蓝蓝的,老师是凶凶的,姑娘是壮壮的。祖国形势一片大好,河里还能洗澡。
  男生们个个都精力充沛一身使不完的劲。有的人把劲使在了学习上,成为了班上数一数二的学霸,看到试卷立即生出情不自禁的占有;
  有的人把心思花在了班上那些好看的女生身上,语文常常不及格却在抽屉藏满笔法细腻的厚厚情书。
  那年头,老师常常布置很多作业,我觉得老师这种做法是很阴险的。这就好比旧时候的大地主家,家大业大,长工多,个个壮实,三房四妾轮值有缺。家里小黑屋柴房比较多,大老爷不放心,于是拼命让长工猛干活,日出而作,夜深而归。这样长工的劲都使在了地里带不回来,大老爷才能安心睡觉。
  所以,很多学生大部分的精力都耗在了沉重的作业负担上了,没空干其他的,维持了天天向上的假象。我由于性格内向,早熟,觉得这帮家伙都过于肤浅,不屑与之为伍。大量作业对我的实际意义就是让我的字越写越丑,毕竟萝卜快了不洗泥。其他并没有改变什么。当时我既没有一颗原装的脑子当学霸,又抹不下老脸去勾搭姑娘,现如今时常回忆起竟大脑一片空白。我特么都干了些什么?我觉得整个初中时光都是极度无聊的,失败案例,不值细说。

  我妈从小便把我放进乖孩子的模子里,冷峻的盖上盖子,一捂多年。等到初中,到了火候,初具成形,才给放了出来,所以等我出来之时已是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期望标准。
  像不交作业,偷吃别人东西,欺负傻孩子这等低劣行径已与我身上高贵气质不符。即便这等斑斑劣迹传到我妈耳,然嗤之尔。因为她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不容任何人去怀疑。而我也偶尔假装道貌岸然,配合周遭的一切,显得我看起来正常。好累好残忍。


  我记得那是初夏,宿舍热的比较固执,连风都进不来。那种十来人的大通铺,好家伙,脚味汗味和没被及时清走的垃圾味,悠悠然地充斥在整个狭窄的空间。
  在这种令人绝望的氛围中待的过久,人一定会想犯罪。是的,我当时就在筹划如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教导主任打一顿。
  我想打他并不是因为他人品坏,长了一张人人欠揍的脸。我从来不会这么正义凛然。我想打某一个人必定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也打了我,我才有理由打他,我有睚眦必报的好习惯。
  本来我是一个挺平凡的学生,我觉得我这辈子在学校不会有啥太大出息,因为我对我讨厌的事总不肯尽心尽力去做。而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任凭我再努力我也觉得我鲜能登上校园布告栏通报,而使我出名。
  我喜欢出名的感觉,在我小时读到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就意识到了,不然这个故事能特么流传了一千年?可一个学生的出名如果不是因为成绩,那一定是因为倒霉。我原装的脑子在扫描数理化试卷时常卡壳,惯性地败下阵来。所以,我只能是因为那倒霉而使我出名。
  事情是这样的,我回忆起会有一种上古的荒凉之感。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窗外射进的光线是那样的温柔。无论我用多少赞美之辞形容那个早晨的极尽之美也不能避免让我倒霉。
  当时后桌女生好闻的洗发水味令我的早读充满着一种春意盎然的热烈氛围。我独自沉醉于那种激情澎湃的朗读状态以引起她的注意力。你或者说是侵略注意力也行,毕竟我这声儿和杀猪声小不了多少。这就像水边的青蛙拼命鼓起大嘴巴努力吞吐出自己雄健有力的轮廓一样,借此招来雌蛙一个心动的侧目。我没等来女生的侧目倒等来一个浑厚的肩膀拍动。我扭过头便看到教导主任那张老脸。
  这是一张仿佛匍匐过久觊觎猎物的老脸。从他的眼神中我原装的宝脑自动识别了不祥征兆!预警防御级别为特级!需要立刻拉响警报!
  快走开,我要早读!我内心一个声音呼喊道。
  叫什么名字,头发是怎么回事,一个学生留这么长的头发像什么样子?
  快走开,我要早读!我内心另一个声音呼喊道。
  他往我桌上丢来一个本子,想让我报上名来。我拒绝。还没过招就想知道我的名字,笑话!我高傲的名字只配在万众拥呼中,在万花拥簇中,得到,岂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掷地而去,笑话!我们目光四对,彼此眼神流露出的冷光在空气中激烈交锋,无数看不见的能量波纹徐徐向四周开散。才一个照面,他就没耐心的出手打了我后脑勺一掌。我对没有耐心的对手向来鄙视。这他妈的,真无耻!
  既然过招了,该知道我的名字了。我签。

  我身上一直以来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唯独对自己的发型怡然自得。虽然下面盖住的是一张丑脸,不过虽是一张丑脸,这依旧是发型做出了巨大贡献之后的结果。犹抱琵琶半遮面,由此,才稍稍能看那么一点。
  我的头发在初中那会过分尊崇审美标准,于是就不符合学校标准了。
  学校的标准向来是一切美好的反义词。学校只希望下面的学生们如一头锤煽的牛,心无旁骛的只知道吃草干活。不允许哪天在清晨河边吸水而不小心看到镜中的生猛形象而顿时仰天长哞。这是不寻常意义的哞。其实人生何尝不是一个逐渐锤煽的过程,看到了太多,冲动,吃亏,理智,忍耐,放下,自在。功德圆满,日落西山。
  古往今来任何独裁专断条例最后都会被推翻,这是历史规律。但我等不了那么久成为另一个被佐证的历史规律,那与我没关系,我现在就想把他揍一顿,至于以后这个规律还在不在,我应该活不了那么久。
  我的计划已经酝酿的十分完美了,就差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和一块使得顺溜的板砖。
  除了我在内心萌芽犯罪那惊心动魄的一面,另一个角落也似乎有了默契的呼应。
  封的死死的铁丝网后窗突然被几块砖头给招呼开了。被闷的过久的空气一下子像获得了自由。几个家伙把头探出窗外,发现月色皎洁,路面泛白,神圣异常。于是,他们跳下了青春这场沉闷,开始无知的狂奔。
  等再发现他们时,一个个手上抱了两个西瓜蛋子,探头进来。这下,宿舍沸腾了,然深夜时分亦不足以妨碍内心激动的释放。
  那年头哪见过什么世面,一个个“腾”的坐起来,两眼放光,神色激动。大家都在猜测那西瓜吃了甜不甜。有的家伙说,肯定甜的很,这种瓜我见过,是沙甜的。有的说,还有点酸,还不到摘瓜的季节。有的说是苦的。苦你个头,心想这帮肤浅的家伙,这季节西瓜能熟才怪,是白脸。我不屑的翻过身去。正当他们争吵不休的时候,一个人大喝一声,吵什么,“啪”的一拳便轰开了瓜,二拳瓜汁四溅。众人哄迎上去,分而食之。果不出我所料,都是白中带红的,但一个个吃的陶醉。有人递我,我扭头便睡,不屑与之。好像听到有说我傻逼的。

  第二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一切美好的事情总该在这样的空气里默契的呈现。校园的天气仿佛永远这么好,却总是没有出现一些好的消息来点缀如此天朗气清的气氛。这好像挺悲哀。
  在我自己的认知世界里,学校这个地方很少能得到什么好消息。只有一件事是例外的,那就是班上要转来一位好看的女生。毕竟,我这个年纪我在其他地方认识不了这么多好看的姑娘。
  第三节课课间操。一大片密集,魔性的伸展动作过后,主席台上多了一人。他手里还多了一只鞋。这样的画面,有很强的层次感!

  他并没有讲话,副校长习惯于这种场面一枝独秀,忘了让他讲话。
  “今天,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件极其严重的恶劣行为。昨天晚上,我旁边站着的这位老乡,瓜地被糟蹋了。还是瓜蛋子啊,那能吃吗,这像话吗……”
  哗然!
  “是谁,主动站出来。”
  这校长真傻!
  “没关系,这老乡手里有只地里的遗落的鞋,是谁一会就知道了”
  再次哗然!
  接下面的画面没趣,我不想描述!
  我们这个班一直以来在我们班主任苦心孤诣的带领下,始终不温不火。此次因为班级男生承包偷瓜事件,一下子打响了名气。令班主任倍感“成名”的困扰。
  回到教室,暴风雨才刚刚开始。
  瓜谁摘的?上来!瓜谁吃了?上来!
  此时,我一个男生坐在下面有点尴尬!
  不过后排的女生终于是看到了我,她没笑。这时所有的女生都在看着我。
  此时的我感觉很为难,我能怎么办?
  我为何如此之叼!
  我也没想到!
  好残忍!
  好累!




作者 :花之彼岸无期 时间:2017-10-14 09:40:42
  青春是场无知的奔跑,总会留下颠沛流离的伤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17-10-29 14:57:57
  @冬夜的旅人 :好,继续!\(^o^)/~
作者 :一把菜刀砍元老 时间:2017-11-17 10:48:37
  文采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