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嘟……号角已经吹响,85后开始集结,一起向青春告别吧!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12:20:19 点击:429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336786-1.shtml
  2016年度催泪第一弹!一个85后的内心独白!欢迎大家来暖贴!谢谢!!!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12:42:10
  楼主是个八零后,准确说应该是八五后,到现在,也是将近而立之年的岁数了。人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每每回想起那些记忆里为数不多的闪光点,就像是一个孩子孤独的坐在山顶上吹着寒风细数星辰,总觉得孤寂苍凉。或许,是真的老了吧!虽然不愿意承认年华逝去,但偶尔翻看照片也只能暗自唏嘘——曾几何时,那个顶着冰雪穿着单薄的衣衫跳起来可以抓到篮筐的少年,早已褪去棱角中的青涩,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嗯,顺便说一句,我从来不觉得岁月是把杀猪刀,因为刀在我的印象中是刀刀见血的凶器,特别是杀猪刀,往往都是一刀毙命,了不起也就是再提刀追上一圈,补上一刀就完活儿了,你见过哪一把杀猪刀把猪越杀越胖的,都活生生的把一个精壮的小伙杀成一个肥美的大叔了!
  好吧!虽然我长的不帅,但我并不猥琐,只是,我不能接受自己现在爬个楼梯都费劲的现状,更要命的是怎么减肥都减不下去——我吃或者不吃,秤上的指针就在那里,只高不低……在岁月的屠刀下,我宁愿在灿烂中死去,也不愿意苟延残喘的活着。但是没办法,灿烂往往只有一瞬,更多的还是苟延残喘的黑暗。所以我想:岁月应该是这样一把刀,它会把你养肥,会把你的心磨平,会把你头脑中的梦想放大而让你意识到自己的卑微,它会慢慢的把世界的广阔展示给你看,让你渺小到尘埃里,然后用这尘埃把你一点一点的埋葬。你会在云端飞舞,在泥潭里挣扎,在明媚的春光中昂首阔步,在烈日和暴雨中蹒跚前行,在漫山遍野的红叶中驻足流连,在银装素裹的山河里繁华落幕。
  是的,就是繁华落幕。当你每天早上被可恶的闹钟从被窝里喊醒,在洗手间里给自己穿上伪装,打开房门,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到处都是繁华的景象,可曾留意到内心的孤独?当你口中高喊着为了梦想为了明天却每一天都在做着疲于奔命的事情,饰演着外人眼中形形色色的角色却只能一个人拼命的修补生活这一堵怎么都补不上的烂墙,可曾留意到自己心中的无助?繁华,繁华的只不过是身边的环境,内心里却早已长满了野草,你还只能一个人蹲在地上慢慢的拔。而这野草,是长在你心里,长在你的过往里,拔得你精疲力尽,拔得你痛彻心扉,拔得你恨不得一把火把它们统统烧掉。
  呵呵……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
  既是狂欢,怎能一个人独享?来来来!各位天涯的朋友们,且听楼主给你们讲上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中,肯定有我,没准也会有你。若是楼主讲得好,希望大家多多鼓励。若是楼主讲的不好,也希望大家不要见怪,多多海涵。哦对了,啰嗦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说故事的名字呢。这个故事的名字啊,就叫做《我的青春——三岔口》。


  原帖传送门http://bbs.tianya.cn/post-free-5336786-1.shtml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20:46:52
  绕不开的同学会
  大概是十年前,他们都叫我牛哥。其实我不姓牛,我姓周,叫周亮。他们之所以这样称呼我,有两个原因:第一,我那个时候体格比较好,虽然海拔不够,但是人长的结实,弹跳也不错,立定跳远能有两米八的样子,一米七五的身高,跳起来可以抓到篮筐,在校队里打一号位,在长人林立的篮球场上跟我的队友们一起大杀四方,经常打满全场,就像是一头跑不死的公牛。第二,因为我喜欢看一些闲书,每次寝室里开卧谈会都能引经据典,口若悬河,在那个百度还不是特别普及的年代,堪称一个真人版的度娘。所以,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牛人,久而久之,我就成了牛哥。
  身为牛哥的我,人缘不差,被票选为班长。我不知道现在一个高中里的班长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在当时,班长完全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古板的班主任,每天都站在讲台上告诉我们: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只有好好学习,才能考上好大学;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只有找到好工作,才能娶一个好老婆,嫁一个好老公。他这个层层递进的逻辑在我的脑海里盘踞了三年,深深的扎下了根,又被现实狠狠的击碎。
  也是因为他这一套逻辑,2005年第一次参加高考的时候,我把一所普通本科院校的录取通知书撕碎了丢尽了垃圾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复读。这一复读,所有的东西都变了。
  2006年1月15日,农历腊月十六。去读大学的那帮家伙陆陆续续的放了寒假,回到学校里看望我们这些老同学老伙计,刚好有一个同学第二天过生日,就打电话呼朋唤友的聚在了一起,搞了一个同学会。在我的印象中,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同学会,也是到目前为止最后一次同学会。每当点点滴滴的过往在脑海中闪现,总会在那一天那一个时刻定格。说来说去,我还是绕不开它。
  那天,我喝多了。准确说,是断片儿了。听他们说,我在漫天的大雪中光着膀子坐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带上,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他们怎么拉都拉不动我,直到后来我睡着了滚到地上他们才能把我抬回宿舍。
  其实我酒量还可以的,我现在这么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喝酒喝的。状态最好的时候,白酒喝一斤半也就是走路稍微有点摇晃,一般情况下可以喝个一斤,状态最差的一次,就是那次同学会,只不过喝了不到二两,秒躺!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前一天没吃晚饭,跟以前的那些个老伙计聊了差不多一个通宵,当天又陪着已经读了大学的那些家伙打了一上午篮球,早饭又没有顾上吃,而约好的聚餐时间刚好就是中午,可以说是又乏又累又饿又困。但是我到现在都认为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在席间提起了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夏蒙蒙。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21:43:03
  说起来很惭愧——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自己跟夏蒙蒙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肯定不是高一,因为高一我读的是重点班,她读的是普通班。是不是高二呢?我不知道。高二我读的还是重点班,恍恍惚惚的记得班级里有这么一个女生,但是不是她我就不能确定了。由此也可以看出来我当的那个班长真的就只是个摆设,连同班的同学都记不清楚。
  但是高三的时候我肯定是认识她的,因为我对她的记忆就是从高三开始的。还记得那是2004年的下半年,我刚从高二升到高三,为了给我凑足读大学的学费,我的父母离开家去了几千里之外的新疆,我独自一个人在离家二十公里的县城里读高中,在离县城二十公里之外的村庄里,那个被我从小到大叫做家的破败的院落里,住着我七十八岁但是身子骨还算硬朗的爷爷,还有我的奶奶。那个时候,奶奶已经得了偏瘫卧床两年了。对了,那个时候我那个小我很多的弟弟还没有去新疆,他还在读小学,住在我伯父的家里。
  我的弟弟叫周琦,小我7岁。我父母去新疆的时候,他还不到9岁。父母离开家的时候是在夏天,大概是凌晨4点钟的样子——因为还要转车到省城才有车去新疆,而镇子里每天去省城的车子只有早上五点半的时候那一班车。他们走之前没敢声张,怕周琦知道了会哭。好在当时周琦还小,跟很多小孩子一样一旦睡着再想把他喊醒很困难,所以,父亲母亲在浓重的夜色中发出的响动并没有吵醒他的美梦。
  在出门的时候,父母拒绝了我把他们送出村子的要求,回过头来叮嘱我:“我们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在家照顾好弟弟,开学以后多回家看看爷爷奶奶。在学校里,不要去网吧,好多孩子都毁在那里面了;不要跟别人打架,伤了谁都不好。最重要的是,不要谈恋爱,你现在还小,又是毕业班,一谈恋爱一分心,这辈子就错过去了。记住了吗?”
  我笑着连连点头,语气中还有些不耐烦,有些撒娇:“好了!我知道了!你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车了!”
  父亲瞪了我一眼,不满的说道:“你这孩子,巴不得我们早点走是吧?”刚说完,他自己也笑了。他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弯腰背起放在一旁的行李,笑着招呼母亲:“好啦!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母亲又看了我一眼,终究只说了一句:“你赶紧回去再睡一会儿。”然后,她就跟父亲一起走了。
  夏天,凌晨四点钟多一点,又是满月,我站在门口目送父母的背影在皎洁的月色中伴着稀稀拉拉的鸣虫声一点点模糊,直至消失不见。又站了一会儿,我脸上强装的笑容也在微风中变得有些冰冷。我不说,但是我知道他们为什么年近不惑还要背井离乡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在他们的面前,我努力的要做出一副洒脱的样子,但是他们一走,我却怎么都洒脱不起来,我在脸上挤出来的那一丝笑容,不知道能不能安慰他们,但肯定是在嘲笑我的无能为力。
  转身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迷迷糊糊的有一些昏沉,将要睡去,耳边传来了笃笃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木头敲击地面的声音,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但实在是太困了。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有人在推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接着熹微的晨光,我看到了奶奶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庞。
  奶奶见我醒了,费力的张开她那因为疾病而歪在一旁的嘴巴,发出细微的声音。她弯着腰,离我很近,但我依然没有听清。于是我也坐了起来,把耳朵凑到她的嘴边,这才依稀的听到她在说什么。从奶奶那张已经两年没有说出过一句话的嘴里说出了两个字,是在问我:“走啦?”
  我再次故作洒脱的笑着说:“走啦!你怎么起来了?”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是啊。奶奶都已经卧床两年了,怎么走到我身边来的?这么想着,我下意识的顺着奶奶佝偻的上身往下看,发现她的手里紧紧的攥着那个她平日里用来晒太阳的木头凳子。
  看得出来,奶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真的不适合说话,所以她嗫嚅了几下嘴巴,费力的扶着凳子转了个身,然后弯着腰把凳子向前挪上一点,她自己也跟在凳子后面向前挪一小步,凳子腿敲击在地面上,发出笃笃的声响……我知道了,奶奶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挪到我身边来的。
  我家的房子跟爷爷奶奶他们的房子是在一个院子里的。从他们的房子门口到我们的房子门口大概是四十米,从爷爷奶奶的床边到我的床边大概是六十米。奶奶拄着凳子往前挪一步大概是二十公分,她当时的状态,大概一分钟可以挪动十五步。这样算下来,不算她摸黑给自己穿上衣服的时间——我无法想象她要在不吵醒爷爷的状态下把衣服穿好是一个怎样的情形——从奶奶下床的那一刻算起,到她走到我的床前,奶奶一共挪了大概三百步,用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
  看着奶奶一点一点慢慢腾腾的向前走,我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堵,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也没有穿鞋子,光着脚丫子两步跑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扶住了她。
  奶奶抬起头看了看我,嘴角动了一下。我知道她是想对我笑的,可是下一刻我却哭了,因为我分明的看到,在奶奶的眼角,在她的脸上,在那纵横交错的皱纹里,到处都是弥漫的泪水。
  太阳就要升起来了,鸟儿开始在树梢枝头叽叽喳喳的鸣叫,不远处的人家已经升起袅袅的炊烟,又是新的一天。但是,在那个夏日的清晨,我身边的这位老人,我的奶奶,她已经七十六岁了,人生的光景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日薄西山,不知道哪一秒钟就要挥手告别这个世界,却在离别前迎来了另外的一场离别,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再等到下一次的重逢。在这个早晨,她耗费了可能身体中最后一点体力,早早的从床上起来,想看自己的儿子可能是最后一眼,可是,她还是没能赶上。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22:23:05
  让人窒息的毕业班
  父母远去的那天早上,奶奶哭了,我也哭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周琦那小子并没有哭。他醒过来的时候只是揉着眼睛看了看,然后抬起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我。没办法,我只能告诉他:“快起床吧!爸妈都已经走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哄他的心理准备,在内心里作出了各种情况的应对预案。没想到,他听了这句话只是“哦”了一声表示他已经知道了,然后就穿上衣服洗了把脸,拿起装着弹珠的铁盒出门去了。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他表现最淡定最乖的一次。
  父母走了,弟弟还小,爷爷奶奶上岁数了,我就成了家里管事的那个人。走在街道上,邻居们每次跟我打招呼都会有意无意的提到我们家的情况,我微笑着一一应对,然后在他们的唏嘘声中低着头远去。偶尔他们也会喊我们到家里去吃饭,但多半我是不会去的,至于周琦,他倒是经常能捞到一点额外的东西吃,毕竟还是小孩子嘛。
  一个暑假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过去了。其实那个假期并不长,毕竟高三是毕业班,我记得好像是七月十五号就开学了。把周琦托付给伯父以后,回家收拾了东西,骑着家里那辆摇摇晃晃的自行车,我回到了学校。
  回到学校以后,依旧是千篇一律的对着宣传栏里的名次分班。我还是分在重点班,周围也基本上都是一些老面孔。当然,有人被淘汰,也有人挤了进来,还有人托关系走后门被安排了进来。当时的情况,普通班一个班差不多有一百二十个学生,我们班的名额是五十个,到最后实际定下来的人数是六十二个。
  分班以后,我再次被票选为班长——没有竞选,没有演讲,也没有什么悬念。毕竟,这个班级里六十二个同学里有四十个以上都是我的老部下了,就连班主任都是原来的那一个。这一切,还是原来的配方,但已经没有原来的味道了。
  或许是由于心绪不佳,开学以后,我总感觉身上的担子突然之间重了好多,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我对身边的人和事都少了很多关心,变得有些冷漠了。没事情的时候,我喜欢发呆,喜欢对着窗外想一些事情——其实我也不记得当时都想过一些什么了,可能大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更多一些吧!
  人懒了,生活也就变得简单了许多,每天五点钟起床,五点二十到教室里上早自习,七点钟吃早餐,七点四十开始上上午的课,十二点吃午餐,十二点四十五午休,下午一点半开始上下午的课,五点钟吃晚餐,六点钟上晚自习到晚上九点,晚自习结束以后还要应付老师们布置的作业一直到十一点熄灯,洗洗漱漱,大概十二点钟会准时睡觉。这样的日子,我到现在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
  印象中第一次跟夏蒙蒙说话是在中午吃完饭的时候,我挤在一群人里打开水——请原谅我们那所学校里简陋的设施吧,五千多人挤在一个大概一万五千平方的院子里,除了食堂宿舍教学楼意外,只够摆下四个标准的篮球场,和一个据说二百米的跑道。而最拥挤的地方就是食堂前面打开水的地方,还有那两个肩并肩站在一起看上去还不错却三天两头往上冒水的公共厕所。
  虽然说抢开水在现在看来是一件很奇葩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其重要程度和难度都不下于一场短兵相接的战役。
  那一天,放学铃一响我就拎着四五个杯子咣当咣当的冲出了教室,一溜烟儿跑到开水房门口,虽然还是没能抢到最前面,但好歹抢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我终于抢到了一个水龙头。我刚把手里早已拧开的杯子凑到水龙头下面,就听到后面一个女生在喊:“班长!帮我打水!”
楼主牛不耕518 时间:2015-12-21 22:30:28
  毕竟是当了三年班长,听到有人喊“班长”这两个字,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去,就看见在身后两米多的地方,有一个女生看到我回头露出欣喜的表情,拼命的举起手中的杯子对我摇晃。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教室里还有这样一个女生,但是很遗憾,我不记得她当时的穿着打扮什么的了,就连她的模样都已经模糊到快要消散在我的记忆中了。我只记得,当时看到她手中抓着的五六个杯子,我的心里是有些排斥的,好像还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谁让我是班长呢?就算是不情愿,我也还是接过她手中的杯子,在其他人抱怨的目光中帮她打上了开水。
  挤出人群,把杯子交到她的手中,她眯着眼睛笑着对我说谢谢。我耸了耸肩膀,也笑着回应:“不用客气。”说着我就扬起手中的杯子打算跟她说拜拜。看到我手中拎着的那么多水杯,她笑得更加的可爱,翘着鼻子对我说:“哇!班长!原来你也拿了这么多杯子啊!”
  我受了她的感染,也皱了一下鼻子,做出一副很无辜很无奈的表情,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说:“这年头,懒人太多,没办法啊!”说完,我转身走开了,还在转过身提的一瞬间扬起手背对着她比划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这就是我印象中跟夏蒙蒙之间的第一次接触。在当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能确定她还是不是跟我一个班,所以,她当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完全全的就是“那个女生”。吃完午饭回到教室以后,我留意了一下,悄悄的在教室里寻找,在第二排靠左边墙角的座位上看到了她的身影,然后又悄悄的借着去洗手间的时候在讲桌上贴着的座次表上瞄了一眼,这才终于确定,“那个女生”叫夏蒙蒙。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4-28 00:16:20
  @吾寺外非空道人1 2013-12-28 15:22:36
  美女图二百四十一:
  
  (总之,女性之美,既包括其外在美(如外貌、气质等),更应包含其内在美(如智慧、心灵等)——为古今之大众所推崇,为中西之文人墨客所讴歌,人们除了对其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美貌,赞不绝口以外,而且还被她们所特有的“巾帼英勇”、“巾帼治国”和“垂帘听政”之胆略所折服:例如,吕后、武则天、慈禧太后等等,等等,她们都曾以其绝美、......
  -----------------------------

  呵呵,又来品读、问候!大家好呀!^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5-07 02:07:08
  @李林A03 2014-01-05 12:06:54
  回帖是美德
  顺便拿3分——这是回帖的关键
  
  -----------------------------


  哦,点赞、助顶!是连载吗?^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5-19 00:42:20
  等待更新!^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5-20 00:23:58
  等待更新!^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6-06 00:04:53
  期待更新!^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6-25 02:03:44
  节日快乐!^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7-14 00:47:53
  大家周二快乐!^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7-31 00:31:47
  @吾寺外非空道人1 2014-01-08 12:01:33
  美女图五百二十九:(哦,好贴要顶,方才有动力啊!有共同欣赏的人就是我更新的动力哟!)
  
  (女性,因为其在社会关系中扮演的不同角色,她的美也有不同的表现。同时,女人的美,是不能撇开男性来谈,因为这种美存在于两性之间,脱离任何一方都不能得到完美的表现。
  如果说,欣赏女性是艺术的范畴,描写女性是......
  -----------------------------

  大家周五快乐!^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8-17 00:30:13
  大家周一快乐!^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9-02 00:51:06
  大家周三快乐!^_^
作者 :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0-09-17 01:24:25
  @吾寺外非空道人1 2014-01-13 16:26:32
  美女图七百二十八:(哦,好贴要顶,方才有动力啊!有共同欣赏的人,就是我更新的动力哟!)
  
  (又一位神似本人所写的纪实性爱情小说——《爱,也需要补课 ——李老师的罗曼史》【又名:《 有谁可曾见过这么离奇的“师生恋”?》】中的主人公“青青”之女孩。)
  (随后,一想到此,李老师便不由得又继续加快了其前行的脚步。当他快步赶到了两人事先约好的见面地......
  -----------------------------

  哦,大家周四快乐!^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