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黑客灌浆糊》——一最长小说来添人气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12:32:56 点击:862 回复:2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简介:
  

  ●000引子
  这是一部古代小说。
  “古代小说?呸!又是穿越。”
  “不是穿越。”
  “不是穿越怎么有黑客?”
  “这——纯属巧合。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示意图:对号入座 肖像权归该群猫
  



  不打自招。磔磔磔磔……”


  示意图:磔磔磔磔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02:00
  @吾寺外非空道人 1楼 2014-06-22 18:49:00
  @anyangjiazi :
  欢迎、多谢!
  欣赏、助顶!

  
  ----------------------------
  不客气,多谢帮顶。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47:00
  @吾寺外非空道人 4楼 2014-06-22 21:12:00
  @anyangjiazi 好朋友:您好!
  再奖励您“红脸”一枚!
  敬请多多更新,多多发帖!呵呵……

  
  -----------------------------
  多谢多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48:00
  ●001、不是米不是线不是米线

  青天之中,一峰如柱,赫然兀立。
  峰下沟谷,深不可测。谷中一片空地之上,建有一高高擂台。

  台上:
  左边一人,着鹤氅,气定神闲。右边一人,穿牛衣,岳峙渊渟。




  示意图:着鹤氅,穿牛衣 肖像权归该鹤与该牛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49:00
  擂台两边各设一柱,挂有一幅长长对联:千年等得古今一战,一日观尽南北两风。
  台上两人,乃是当今世上南北两大高手——归大侠与座大侠。
  今日二人决战。
  二人兀立不动,凝视对方,其势似一触即发。

  台下:
  各色人坐了黑鸦鸦一片,有僧人道士差役马夫棋师画匠行医的算命的说书的唱戏的剃头的修脚的卖鱼的卖肉的卖菜的卖米的卖线的……


  示意图:黑鸦鸦一片 肖像权归该群蝙蝠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49:00
  卖米线的没坐,都在人丛之中挤来挤去,出售米线。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大家肚子都饿了,卖米线的生意是出奇地好。
  看客甲半站起身,大声问走近的一个卖米线的:“你那米线便宜点儿卖不?”
  卖米线的并不作思想斗争,直截了当道:“不卖。”
  看客甲不满地嚷嚷:“你卖得太贵了。挣点儿钱就得了呗,还挣这么多?”
  卖米线的米线供不应求,心理自然就把自己当了大爷,很不耐烦地说:“到这儿卖米线还得交钱呢,能不贵?还不说跑这么远。外面十里外倒卖得便宜,嫌贵去那儿买去。”
  看客甲辩解:“出去就进不来了,进来还得掏钱。”
  卖米线的“嗤”了一声,不再理他。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2 21:49:00
  示意图:“嗤”了一声  肖像权归该羊驼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3 15:40:00
  看客甲灰溜溜地坐下,愤愤地说:“他那米线,肯定不干净。”
  左边买了米线吃的看客乙怒视过来,眼神杀伤力极强。看客甲只得闭了嘴,只是心中的一腔愤恨无处发泄,乱撞一气后,终于通过脑子里的另一个渠道冲到嘴边:“什么破‘南北大战,千年难见’,半天一招都没打。”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3 15:40:00
  示意图:一腔愤恨无处发泄 肖像权属该马岛长尾狸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3 15:42:00
  左边买了米线吃的看客乙怒视过来,眼神杀伤力极强。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3 15:42:00
  示意图:怒视过来,眼神杀伤力极强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4 22:04:00
  看客乙怒视看客甲,嘴里叼的米线长短错落地垂了下来,好像胡须。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4-06-26 10:14:00
  @anyangjiazi 短袖闲叉无事乎,荆山野寺看梅花。——人鱼家族周四问候anyang兄弟,平安吉祥。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4-06-27 11:21:00
  @anyangjiazi 岭上白云舒复卷,天边皓月去还来。——人鱼家族周五问候anyang兄弟,平安吉祥。
作者 :朱殊 时间:2014-06-27 12:00:00
  我呸。看半天就几百字。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7 17:52:00
  @anyangjiazi 7楼 2014-06-22 21:49:00
  擂台两边各设一柱,挂有一幅长长对联:千年等得古今一战,一日观尽南北两风。
  台上两人,乃是当今世上南北两大高手——归大侠与座大侠。
  今日二人决战。
  --------------------------------------------------------------
  @吾寺外非空道人 17楼 2014-06-26 09:31:00
  呵呵,堪称别具一格!
  再来欣赏、支持!
  -----------------------------
  多谢支持!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7 17:55:00
  @宝木笑 19楼 2014-06-27 11:21:00
  @anyangjiazi 岭上白云舒复卷,天边皓月去还来。——人鱼家族周五问候anyang兄弟,平安吉祥。
  -----------------------------
  多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7 18:03:00
  @朱殊 21楼 2014-06-27 12:00:00
  我呸。看半天就几百字。
  -----------------------------
  没顾上发。
  老鼠拖木掀,大头在后面。
作者 :风卷尘去 时间:2014-06-27 19:23:00
  1 2 3 4 5 6 7,起跑都是一纸箱。
作者 :月落无声花满楼 时间:2014-06-27 19:54:00
  @吾寺外非空道人 25楼 2014-06-27 18:17:00
  @朱殊 21楼 2014-06-27 12:00:00
  我呸。看半天就几百字。
  -----------------------------
  @anyangjiazi 24楼 2014-06-27 18:03:00

  没顾上发。
  老鼠拖木掀,大头在后面。
  -----------------------------------------------

  呵呵,勿急、勿急!息怒、息怒!

  有道是: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嘛!

  PS: @anyangjiazi —— 楼主好朋友,人家这是在催更呢!

  故,还烦请快快更新吧!O(∩_∩)O 哈哈哈~
  —————————————————
  呵呵,楼主不要着急哟,想看的读者自然能等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6:00
  发错了,14楼删掉,此处接13楼
  ——

  “你懂啥?”右边看客丙不屑道。





  示意图:不屑道 肖像权归该长颈鹿

  





  看客甲扭过头来看着看客丙:“你懂,你懂个屁。”
  看客乙怒视看客甲,嘴里叼的米线长短错落地垂了下来,好像胡须。





  示意图:垂了下来,好像胡须 肖像权归该海鹦。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6:00
  可惜看客甲正看着看客丙,杀伤力极强的眼神全不管用。
  看客丙双眼只盯台上道:“仙仁与九庄交手,我都看了几十年了。”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7:00
  示意图:双眼只盯 肖像权归该瘠懒猴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7:00
  看客乙——即吃米线的看客——肃然起敬,看客甲诧道:“仙仁与九庄?是啥呀?”
  米线看客——即吃米线的看客——嘲笑道:“仙仁是归仙仁归大侠,九庄是座九庄座大侠。这都不知道。嗤——”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7:00
  示意图:嗤——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7:00
  说完报复的快感与优越感搅到一处,心中极其愉快。
  看客甲害羞。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8:00
  示意图:害羞 肖像权归该翠鸟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8:00
  看客丙不屑得都不不屑一笑,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8:00
  示意图:不屑得都不不屑一笑 肖像权归该蜥蜴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8:00
  只轻哼一声,接着说:“阿仁与阿庄年轻时交手我便看过,你来我往,招招精彩,能打两个时辰。别看现在一直不打,这才是顶尖高手较量,一招就定胜负,比的是定力。可得盯紧了看,上回我看时,打了个哈欠,二人便交完手了,啥也没看着。”
  看客丙一面吃一面说,话与嘴里香味一同飘出。米线看客受话影响,忙看台上。看客甲受香味影响,看看客丙碗中食物,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8:00
  示意图:看碗中食物 肖像权归该猫该狗。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9:00
  不由奇怪问道:“这是你买的?”
  “自己带的,省钱。”
  看客甲深受启发,痛下决心,以后要牢记教训,一定不犯今天这样的错误。接着又好奇问道:“你这米线怎么这么细?”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9:00
  示意图:好奇 肖像权归该鹳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29:00
  “什么米线?粉丝!”


  示意图:粉丝 肖像权归该水母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31:00
  欲知后事如何,广告之后请看下一回——肚子的心声。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31:00
  广告: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33:00
  @朱殊 21楼 2014-06-27 12:00:00
  我呸。看半天就几百字。
  -----------------------------
  @anyangjiazi 24楼 2014-06-27 18:03:00
  没顾上发。
  老鼠拖木掀,大头在后面。
  -----------------------------------------------
  @吾寺外非空道人 25楼 2014-06-27 18:17:00
  呵呵,勿急、勿急!息怒、息怒!
  有道是: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嘛!
  PS: @anyangjiazi —— 楼主好朋友,人家这是在催更呢!
  故,还烦请快快更新吧!O(∩_∩)O 哈哈哈~
  -----------------------------
  不急,不怒。先更新,再回话。哈哈。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0:46:00
  @吾寺外非空道人 25楼 2014-06-27 18:17:00
  @朱殊 21楼 2014-06-27 12:00:00
  我呸。看半天就几百字。
  -----------------------------
  @anyangjiazi 24楼 2014-06-27 18:03:00
  没顾上发。
  老鼠拖木掀,大头在后面。
  -----------------------------------------------
  @月落无声花满楼 28楼 2014-06-27 19:54:00
  呵呵,勿急、勿急!息怒、息怒!
  有道是: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嘛!
  PS: @anyangjiazi —— 楼主好朋友,人家这是在催更呢!
  故,还烦请快快更新吧!O(∩_∩)O 哈哈哈~
  —————————————————
  呵呵,楼主不要着急哟,想看的读者自然能等

  -----------------------------
  谢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06:00
  ●002肚子的心声
  黑鸦鸦一片人后,放有两张桌子。桌后坐了二位少爷,一薀烷仙仁之子归予,一是座九庄之子座螭。
  座螭问归予:“那卖米线的收他们多少?”
  归予边吃米线边说:“每人五十钱。”
  座螭不信:“能这么少?你可别侵吞。”
  归予辩解道:“那卖米线的能挣多少?也只得收他这么少。你都说我傻,我怎么能想出这招?”
  座螭跷着二郎腿,晃着手里的五香卤狗腿,歪嘴支起半边鼻翼说: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06:00
  示意图:跷着二郎腿 歪嘴支起半边鼻翼 肖像权归该猩猩。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08:00
  “如今世道,傻子也学精了。”说完又打量打量归予,接着道:“说自己傻的,都精得不能行。你以为我傻啊?都出一样的力,凭什么你家拿六,我家就拿四?”
  归予得意地道:“这主意是我家想出来的,当然要拿六。”
  “是我想的是我想的!”归予身后的一读书人在心中无声呐喊。
  “这就叫劳心者……”归予一皱眉头,片刻在小小的脑海里遨游完毕,却只找到这三字,便转身问身后读书人道:“钱好文,那叫什么?”
  “白丁,偏这类人钱多。”钱好文心中恨恨地骂道,口上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归予转过身去哈哈一笑,对座螭道:“听见没,孔圣人都这么说。”
  “是孟亚圣,是孟亚圣!”钱好文本想喊出口,却仍只在心中喊。钱好文觉得羞愧,他觉得自己愧对孔圣人。
  “吾爱孔圣人,但吾更爱孔方兄。”一句话忽在钱好文心中闪过,他觉得这句应当流传千古,却又觉得羞愧。颜回陶渊明等人的高大形象在他眼前闪现。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自己有碗米线就行。这归予抠的,连碗米线也不给自己。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09:00
  示意图:不给自己 肖像权归该狐猴和该鸟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12:00
  “他们才爱孔方兄,自己可没这么俗。我视金钱如粪土,粪土!”钱好文盯着归予正吃的米线,又重复了下“粪土”一词。他不由又看看上面的对联,自己本来写的是“千年等得古今一战,半日观尽南北两风”,这归予却说半日收钱不多,定要改为“一日”,自己说上下联中不能重字,归予不答应。
  “劳心者治人?劳心者也得治于捞钱者!”钱好文愤愤地想。他又有些担心,怕别人指出他这对联的毛病。仔细听了一会儿,并没有人说此联不对。钱好文心中石头方才放下。
  “他们这种人懂什么?”钱好文骄傲地想,心中十分得意。
  想罢,他又仔细听一会儿,却也没听到赞扬,心中不免失望。
  “他们这种人懂什么!”钱好文又轻蔑地想,心中稍觉安慰。
  台上:
  “累死了,犬子还不收场。”归仙仁说,嘴却没动。
  “你也练成腹语了?”座九庄嘴也没动,脸很惊诧。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1:12:00
  示意图:脸很惊诧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8 16:12:00
  @anyangjiazi 47楼 2014-06-28 11:06:00
  ●002肚子的心声
  黑鸦鸦一片人后,放有两张桌子。桌后坐了二位少爷,一薀烷仙仁之子归予,一是座九庄之子座螭。
  座螭问归予:“那卖米线的收他们多少?”
  归予边吃米线边说:“每人五十钱。”
  座螭不信:“能这么少?你可别侵吞。”
  归予辩解道:“那卖米线的能挣多少?也只得收他这么少。你都说我傻,我怎么能想出这招?”
  座螭跷着二郎腿,晃着手里的五香卤狗腿,歪......
  ----------------------------------------------------------------------
  @吾寺外非空道人 54楼 2014-06-28 12:11:00
  再来欣赏、助顶!
  哥们儿,辛苦啦!请杯喝茶吧!呵呵……

  
  -----------------------------
  多谢多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5:00
  “是啊,不难练,比练什么功容易多了。”归仙仁抿嘴微笑。
  “奶奶的,这俩小子。叫他们练功也不练功,到现在还啃老子。”座九庄有些恼怒。
  “唉,算了。咱们原来拼死拼活地挣钱,不就是想让孩子别像咱们一样吃苦,过上好生活。”归仙仁叹一口气。
  “这倒也是,我家那王八羔子也这么说。”
  归仙仁心里暗笑,不由想起当年二人见面时的情景——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5:00
  示意图:想起当年 肖像权归该狗。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6:00
  “你孩儿多大了?”年青的座九庄问。
  “犬子两岁了。”年青的归仙仁说。
  “犬子?你真客气。”年青的座九庄说。
  “令郎多大了?”年青的归仙仁问。
  “令狼?不敢不敢,你家孩儿称犬,俺孩儿哪儿能称狼?俺家那王八羔子才俩月。”年青的座九庄说。
  年青的归仙仁心中大笑。
  “你这么有文才,给俺孩儿起个名吧。”年青的座九庄说。
  “呃——就叫座螭吧。‘螭’就是一个‘虫子’的‘虫’加一个‘离开’的‘离开’,意思是‘龙’。”年青的归仙仁说。
  “那叫座龙不得了?”年青的座九庄说。
  “那显得太平常了。就这‘螭’字,没多少人认得,一看就特别有文才。”
  “就是。座螭,好,念着也觉得很上口。”年青的座九庄点点头。
  “能不上口吗?坐吃山空。”年青的归仙仁心中想,“看咱儿子的名,归予,‘予’就是‘我’的意思,归我,多好。用予字还显得有文才。”
  自己好聪明啊。年青的归仙仁只恨不能对年青的座九庄明说。
  此时已老的归仙仁心里坏笑,肚里说道:“我这回练好腹语,是想给你个惊喜。这样咱俩就不用干站着了,能聊聊天。他们也看不出来。”
  座九庄笑逐颜开:“不错不错,要是弄二桶小酒喝着,再来四斤猪头肉,那才叫过瘾。”
  归仙仁唾液分泌加快。
  座九庄又说:“回去叫你那钱师爷想想,下回能不能让咱俩坐着打?”
  “钱师爷?”归仙仁有些纳闷,“我师爷不姓钱,姓金。”
  “我说的是钱好文。”座九庄说,“出主意的不也叫师爷?你不是说咱俩这么打就是他想的?又省劲儿,又显得咱俩有气派,多好。”
  “呃——”归仙仁想了想,自己想不出坐着还怎么打。不过想想坐着打倒更惬意,就说:“好吧,让他想想。那姓钱的,也有些主意。这破地方没啥名,叫他一说,一代宗师巅峰对决。也觉得不同凡响。”
  “你们这些文人就是行,狗屎都能说得长出花来。”座九庄说,“只是这山没啥名。”
  “那也得靠我把关。”归仙仁先作重要补充说明,然后才说,“那些名山如今进去官府还收钱。这儿的风景也不错。”
  座九庄说听了,配合地抬头看风景。
  看到太阳,座九庄说:“都中午了。该吃饭了。”
  看到山峰,座九庄说:“这山像根粗油条。”
  两个人肚子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本属自己的声音:“咕噜噜噜……”

  台下:
  “粗油条。”钱好文抬头看着那座山峰,想道。他的肚子也发出很俗的“咕咕”声。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6:00
  示意图:抬头看着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6:00
  “仓廪实而知礼节,饭食足而知赏美。”这句也应当流传千古,只是有些借鉴的痕迹。钱好文想。
  自己正像这里山峰,雄奇潇洒超凡脱俗,可惜,“养在深闺人未识”。
  想到这里,钱好文对那座山峰油然而生惺惺相惜之情。他心中忽然有一种冲动,他要为这座山起个不同凡响的名称——
  擎天柱!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8:57:00
  示意图:擎天 肖像权归该松鼠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9:00:00
  或许还可以起个更好听的名字。如今西学东渐,来个西些的名儿更转(zhuǎi)。
  哈利……哈利什么什么山。
  那洋教士说啥子来着?哈利路亚,还薀威 利波特?
  “唏溜唏溜唏溜……”大家在吃米线。
  “哎呀!”远处一人惨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09:02:00
  欲知后事如何,广告之后请看下一回——来的暂时不是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6:40:00
  广告: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6:48:00
  ●003来的暂时不是客
  大多数人忙向后看去,只见那边过来一人。近了一看,原来是一条汉子。只见那汉,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白很黑,黑得赛墨胜煤,直逼贪官奸商之心。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6:58:00
  示意图:黑得赛墨胜煤,直逼贪官奸商之心。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6:58:00
  那汉子一边走一边把煮菱角放到嘴里咀嚼,可见他是主角。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7:00:00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17:02:00
  《黑客灌浆糊》汉语四六级试题:一级
  “那汉子一边走一边把煮菱角放到嘴里咀嚼,可见他是主角”一句中,与“主”“角”字读音一样的字是该句中的:
  A.“煮”“角”
  B.“煮”“嚼”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4-06-29 19:57:00
  @anyangjiazi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人鱼家族周日问候anyang兄弟,平安吉祥。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2:00
  @宝木笑 71楼 2014-06-29 19:57:00
  @anyangjiazi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人鱼家族周日问候anyang兄弟,平安吉祥。
  -----------------------------
  多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3:00
  归予心中暗喜,又多挣了一百钱。却见把守入口的家丁一瘸一拐地从后赶来,一边叫道:“少爷,他敢不给钱。”
  归予一听此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放下手中米线,“腾腾腾”几个大步迎上前去,伸双手抓住黑汉前襟,双膀一较力,大喝一声:“去!”
  那黑汉却纹丝不动。
  归予更怒,双膀再次较力,直到回忆起幼时吃奶的场景,那黑汉依旧不动。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3:00
  示意图: 肖像权归该群松鼠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3:00
  黑汉伸只手也揪住归予前襟,也说声:“去。”
  归予心中想着钱好文说过的一个成语——“东施笑什么”,身体很配合地飞了出去。
  黑汉排除障碍,继续前行。
  座螭看到归予被摔,快意而又愤怒。将手中狗腿一甩,迎上前去,飞起一条人腿,直踢黑汉心口。
  黑汉捞住飞来的脚脖子,往上一举。座螭劈叉练得不好,为保护不够柔软的韧带,只得向后摔去。
  “好看好看好看!”看客甲兴奋地忘了饿。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4:00
  示意图:兴奋地 肖像权归该狗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4:00
  黑汉继续前行,一边叫道:“谁是一代宗师?”
  座九庄看到自家孩儿被摔,早已蹦下擂台。听得此言,便一边走上来一边大声叫道:“一代宗师在此。哪里来的小子,敢来这儿撒野!你师父是谁?报上名来!”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4:00
  示意图:一边走上来一边大声叫 肖像权归二狗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5:00
  看客丙——即吃粉丝的看客也转过身来,视线尾随座九庄。
  黑汉停下脚步,说:“俺师父说了,俺打遍江湖无敌手,成了天下第一,才能说他名字。”
  “哈哈哈哈……”座九庄大笑走近,“那你师父算白起名儿了。听说过‘大摔牌手’吗?”
  黑汉摇摇头。
  “哈哈哈哈……”座九庄停步大笑。“这都没听说过,还要打遍江湖。小子,听好了,‘大摔牌手’乃当年江湖第一高手章万秉所创,老子练的就是这个。”
  “这半辈子,老子也不知砸了多少武馆镖局的招牌。”座九庄说,这一点他绝对问心无愧。
  “打吧。”黑汉说。
  “我说这么多,居然还敢和我打?”座九庄很是诧异。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6:00
  示意图:很是诧异 肖像权归该双髻鲨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2:57:00
  “老母猪拱地——嘴上的劲。”黑汉评价道。
  座九庄听那黑汉说自己是母的,勃然大怒,飞身上前,双手一错,轮番向黑汉攻去。粉丝看客——即吃粉丝的看客——冷峻熟练地解说:
  “穿破云。”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0:00
  示意图:穿破云 肖像权归该长颈鹿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0:00
  “一条龙。”
  “秋风扫。”
  “门前清。”
  “……”
  “狗啃地。”
  看客甲恶毐快意地说。
  座九庄已被摔趴到地上。
  座九庄习惯地看着地面。
  看客甲愉快地看着看客丙。
  粉丝看客惊愕地看了会儿座九庄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0:00
  示意图:惊愕地看 肖像权归该猴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1:00
  又满怀希望地看向归仙仁。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1:00
  示意图:满怀希望地看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5:00
  归仙仁无助地看着钱好文。
  钱好文正好看见归仙仁看他,躲之不及,只好去看黑汉。
  黑汉看着归仙仁走去,一边问:“你是不是也是宗师?”
  “你说呢?”归仙仁反问,心里暗自赞赏自己,这么问叫别人听着挺有宗师风范,还可让那黑汉误以为自己不是。
  “不知道。”黑汉说,又问,“你是不是?”
  归仙仁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回答,看客甲叫道:“他是,他是。”
  归仙仁愤怒地瞪那看客甲,看客甲吓歪。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29 23:05:00
  示意图:愤怒地瞪那看客甲,看客甲吓歪。 肖像权归猫该狗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4-06-30 09:45:00
  @anyangjiazi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人鱼家族周一问候anyang好友,平安吉祥。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10:39:00
  @宝木笑 89楼 2014-06-30 09:45:00
  @anyangjiazi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人鱼家族周一问候anyang好友,平安吉祥。
  -----------------------------
  多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10:41:00
  归仙仁还不及想如何抓到整治那看客甲,黑汉已走到近前说:“打吧。”
  说完一拳向归仙仁打去。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10:42:00
  示意图:一拳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10:42:00
  归仙仁功夫不曾生疏,“噌”地一下向后跃开,口中大喝一声:
  “钱好文!”
  钱好文忙叫道:“英雄住手。”
  黑汉并不停手,又是一拳。
  “黑英雄住手!”钱好文又大喊。
  黑汉停下手来,一脚踢去。
  “小黑别动!”钱好文情急生智。
  黑汉果然不动,回头看了看钱好文,道:“你是谁?你认识俺,俺咋不认识你?”
  钱好文并不理他,只道:“那啥,你这样胜之不武。”
  “不五?啥不五?”小黑将脚收回。
  “到处都是白丁,非逼得我这阳春白雪说下里巴人。”钱好文心中哼一句,只得采用通俗的语言说:“就是你胜了人家也不能让人家服气。”
  “为啥?”黑大汉质问。
  “这两大高手已在此处对峙——呃,对战了好几个时辰,早已精疲力尽……”
  忍了一时,想想这一句黑大汉理解不理解都无关大局,便接着道:“此便如诸葛武侯所言‘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
  句子太长了,钱好文忙喘口气,又道:“……”
  “咋着才服气?”黑大汉道。
  钱好文被他话一堵,思路暂时中断,愣了一愣,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10:42:00
  示意图:愣了一愣 肖像权归该虾虎鱼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3:00
  方道:“不如择日再比。”
  “就是改天再比。”归仙仁忙加注释。
  “那啥时候比,你说。”黑大汉道。
  “三天,不,十天后,十天后。”归仙仁忙道。
  “好。”黑大汉转身去了。
  “好看好看。”“这座九庄怎么就这点儿能耐?”“没听那谁说,座大侠和归大侠都打没劲儿了?”“没见他们打呀。”“站那儿就是打。别看站着没动,他们的元神都跑出来打呢。”“元神?我咋个没见?”“那你能看见?”“吹吧你,啥都不是,是那黑汉子太厉害了。座九庄才出了四招,就四招。”“不知道这黑汉子哪来的。”“就是,这黑汉子打归仙仁不知道卖票不?”
  “唉——咋个都走了?归仙仁和座九庄还没打呢。中间加的这场我们可没让加,加了也白加。咋个都走了?这不骗人吗?这不骗钱吗?二十钱呢,抢劫呀!有没人管啊?”看客甲愤愤不平地嚷嚷。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4:00
  示意图:不平地嚷嚷 肖像权归该驼鸟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4:00
  ●004代沟与阶级斗争

  看客甲忘了归仙仁瞪他一眼,归仙仁也忘了找看客甲算账,他现在心里只想着怎样化解这场危机。回到家中,只见座九庄已坐在厅里。归仙仁走到厅中,挥手让跟着的人退下。座九庄起身相迎,陪笑道:“我看你忙,就先回来了。”
  归仙仁心中颇觉优越,大度地一挥手说:“没事没事。坐,坐。”
  二人在桌子两边坐下,归仙仁伸过去头低声问:“那不速之客的武功怎么样?”
  “不啥?”座九庄问?
  “不速,‘迅速’的‘速’。”归仙仁很乐意教他,目的不是普及知识而是享受那份优越感。
  “他可不不速。”座九庄道,“出手快得很,根本来不及挡。你也不行。”
  归仙仁觉得座九庄说的是实话,但心中还是不快。郁闷一时,忽然怒道:“少爷呢?”
  底下人忙跑进厅回道:“少爷和座少爷还在查钱呢。”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4:00
  示意图:查钱  肖像权归该猫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5:00
  归仙仁一听大怒,喝令底下人:“叫他过来!”座九庄也忙道:“叫座螭也过来!”底下人答应一声跑了,归仙仁余怒未平,对座九庄恨恨说道:“你说说这小子,全不管他老子如何!”
  “都这样都这样,你消消气。”座九庄说。想到自己偷偷跑回来,也没顾上看座螭管自己没。可能是不知道自己去哪儿了,座九庄在心里安慰自己。
  过了一会儿,归予与座螭走了进来。归予兴高采烈道:“赚了不少呢。老爹,你和那黑家伙打的时候咱们再卖票吧,卖得再贵点儿,好像那些人很想看呢,还能大赚一笔。”
  归仙仁眼看着座九庄,手指冲着归予点点点点点,嘴里说:“你看看你看看……”又转过脸对归予吼道:“只知道钱,你就不管你老子死活?”
  座九庄忙看下厅外的人,只见不少人都朝厅中探头探脑,
楼主anyangjiazi 时间:2014-06-30 23:15:00
  示意图:探头探脑 肖像权归四猫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