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黑龙江高级法院:请对赵金案“盲人摸象式”判决书说不!(转载)

楼主:宣清舒歉颇 时间:2017-08-14 18:01:55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起刑事案件,如果没有找到作案凶器,没有查明凶手是谁?法院能下达判决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

  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庄严神圣的的法治国度,黑龙江省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却生生将“不能”变成了“能”!

  日前,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黑08刑初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出笼,没有查清事实,证据不足,囫囵吞枣,粗糙审 理,遭到被害人、佳木斯富锦市锦山镇永阳村村主任赵海涛强烈质疑,其在网络上公 开发表呼吁书,请求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 开开庭审 理此案。

  该呼吁书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属于典型地“盲人摸象式”判案。

  盲人摸象

  从前,有四个盲人很想知道大象是什么样子,可他们看不见,只好用手摸。

  胖盲人先摸到了大象的牙齿。他就说:“我知道了,大象就像一个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萝卜。”

  高个子盲人摸到的是大象的耳朵。“不对,不对,大象明明是一把大蒲扇嘛!”他大叫起来。

  “你们净瞎说,大象只是根大柱子。”原来矮个子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腿。

  而那位年老的盲人呢,却嘟嚷:“唉,大象哪有那么大,它只不过是一根草绳。”原来他摸到的是大象的尾巴。

  四个盲人争吵不休,都说自己摸到的才是大象真正的样子。而实际上呢?他们一个也没说对。后以“盲人摸象”比喻看问题以偏概全。

  葫芦僧判葫芦案

  针对“赵金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滕跃双、赵海洋、赵海泽、林康聚众斗殴罪”一案,2017年5月24日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黑08刑初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赵金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有期徒刑八年,并赔偿死者家属五十余万元,赵海洋、赵海泽以犯聚众斗殴罪分别被判三缓五和判二缓三。

  本案受害人赵海涛对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2016年3月10日,首要分子刘某鹏、刘某武、卢某科积极策划、组织20多名社会人员到富锦市锦山镇永阳村,携带凶器前来袭击农户赵金一家,但这些头目至今没有到案。但是一审法院罔顾了上述事实。

  二、参与本案犯罪的20多名黑恶势力成员几乎全部漏网,至今没有被抓捕。一审法院罔顾了上述事实。

  三、砍伤被害人赵海涛、赵海洋的凶器,至今下落不明。一审法院罔顾了上述事实。

  四、本案一审判决,对本人赵海涛实施伤害行为的加害人,未能判明。

  本案中,在20多名袭击农户的犯罪嫌疑人中、只有一人对本人赵海涛实施了加害行为,其他人并未对被害人实施伤害,本案一审存在不能判明具体加害人的情形。

  五、本案一审判决仅仅对被告滕跃双、林康二人追究民事赔偿责任,遗漏了其他民事赔偿责任主体,司法显失公平、公正。

  赵海涛表示,针对被害人的故意伤害,加害人、为首者、组织者应承担民事赔偿的全部责任,其余共犯应依法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众所周知,在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不同,他们对被害人造成的人身伤害和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不同,按照罪刑相适应的刑事法律原则和民事法律的公平原则,他们所承担的赔偿数额也应不同。法院应区别他们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划分各被告人的赔偿责任。即主犯承担主要赔偿责任、从犯承担次要责任,其余共犯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赔偿的具体数额视案件情况而定。

  具体到本案,前来袭击永阳村村民赵金一家的是组织比较严密的犯罪团伙,其为首者、组织者滕跃双、刘某鹏、刘某武、卢某科要对该团伙所犯的全部罪行负责,也要对被害人承担民事赔偿全部责任。其余20多名已经到案和没有到案的被告人均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一审法院判决,并没有考虑到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行为的加害人、为首者和其他共犯的责任划分问题。

  赵海涛在呼吁信中称,黑龙江省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2017)黑08刑初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没有查清事实,证据不足,囫囵吞枣,粗糙审 理,实属葫芦僧判葫芦案。赵海涛请求二审公 开开庭审 理,查明事实,明确责任主体,支持反映人主张,以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赵海涛请求: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赵金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滕跃双、赵海洋、赵海泽、林康聚众斗殴罪”上诉一案,二审公 开开庭审 理;请求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本案侦查阶段和公诉阶段,被漏诉、漏侦、漏捕的涉案人员刘某鹏、刘某武、卢某科等20余名犯罪嫌疑人,出具法院司法建议书,由警方继续补充侦查,将上述人员尽快抓获到案,由公诉机关起诉,出庭审 理;撤销(2017)黑08刑初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确定对被害人赵海涛具体实施伤害行为的直接加害人,由其和为首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余共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相关链接赵金案简介

  事件起因:

  2016年3月10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锦山镇永阳村村民赵金前去参加村支部书记闫立波家举办的酒席,遇到本地城镇居民焦某,焦称赵金家种的8亩地是她家的,要求赵金支付2000元租金。

  赵金认为,焦某40年前已从该村出嫁,且是城镇居民户口,并非本村集体组织成员,自己家耕种土地与焦某毫无关系,当场拒绝了焦某无 理要求。

  焦某恼羞成怒,将此事告知其儿子滕跃双(因抢劫被判十二年半的刑满释放人员),滕跃双遂纠集近数十名社会人员乘车携带数十把凶器前往永阳村,寻找村民赵金报复。

  事发经过:

  2016年3月10日下午15时左右,滕跃双和其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刘某鹏、刘某武、陈某刚,纠集了数十名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和社会闲散人员,在刘大鹏所开的金子湾洗浴中心集合。

  随后,上述人员携带砍刀、镐把等凶器,乘坐十多辆车辆(前后车牌全部被摘掉或遮挡),长途跋涉,浩浩荡荡驶入锦山镇永阳村,欲对赵金一家进行袭击和抄家。

  永阳村支部书记闫某波闻讯后迅速带人到村口去阻拦,遭到滕跃双的狱友闫某富等人持刀威胁而离开。

  这些歹徒来到赵金家附近后,手拿着砍刀和镐把等冲向门口,对在门口阻挡他们进院的赵金进行围打,赵金右脸被砍伤,鲜血直流。

  当时正在对土地纠纷进行调解的村主任赵海涛现场劝阻,右臂被砍伤,筋和神经被砍断,司法鉴定为轻伤一级,伤残九级。

  赵金的两个儿子赵海洋、赵海泽,看到父亲被打伤前去营救,赵海洋左膝盖被砍伤,妻子杨金芳和小儿子赵海泽都被打进沟里。

  村民赵金为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情急之下,顺手从大门旁,拿起家里平时清 理厕所的工具,将砍伤他的社会人员闫某富刺伤致死。后赵金投案自首。

  案发后,一审法院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经审 理,2017年5月24日作出(2017)黑08刑初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赵金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有期徒刑八年,并赔偿死者家属五十余万元,赵海洋、赵海泽以犯聚众斗殴罪分别被判三缓五和判二缓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