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和城中村,一言难尽的故事(随时添加)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03:37 点击:31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和城中村,一言难尽的故事(序)

  广州的城中村,是上世纪80年代城市改造时,由于规划的问题而留下来的“伤疤”,是“城市里的村庄”。
  这里规划杂乱无章,建筑随意无序,无数的“握手楼”、“一线天”,形成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窄巷,外人一旦走进去就恍若进入了迷宫。这里阴暗潮湿,一天到晚都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霉味。
  这里是外来人口的聚集地,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外国的各色人等,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寻梦。他们操着各种口音,从事着各种生计,年复一年,候鸟一样来来往往,组合成一个特殊的“流浪部落”。
  这里五光十色、光怪陆离,充斥着士多店、杂货店、小吃店、黑诊所、录像厅、发廊、按摩院、、、、、、应有尽有,什么生意都有人做。这里几乎24小时人流如织、熙熙攘攘,是典型的“不夜城”。
  这里是展示城市底层生存状态最真实的平台。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07:10
  城中村的故事1:一爿小店

  城中村里怪事多,这对夫妻便是一例。
  一爿小店,巴掌大的门面,不卖烟酒,不卖杂货,也不经营零食小吃。就那么空着,只有一只木头沙发,一台电视机,一张茶几,电风扇在寂寞地转动着。
  夫妻俩都来自湖南农村,30多岁。有两个小孩,大的快10岁的样子,在农民工子弟学校上学;小的只有2岁,还抱在怀里。
  夫妻俩似乎没有什么正当职业,也不用上班,整天就那么坐着,望着档口门前来来往往的人流。
  外人很是奇怪:他们在经营什么生意呢?靠什么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弄明白了,原来他们是在从事着一种见不得光的营生。
  一些好吃懒做的女孩子想“找钱”,都在这里留有电话号码,有嫖客就打电话介绍,然后“抽水”,150元提成50元,100元提成30元。光顾的客人都是附近的打工仔或者搞建筑的民工,大部分是比较“放心”的熟人或老乡。
  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有时候客人来了,找他老婆,老公就伸手接过孩子,让老婆陪客人上阁楼“折腾”。完了还若无其事地数钱,一点不自在的表情都没有。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08:21
  城中村的故事2:名校毕业的修鞋佬

  楼下街角,有一个补鞋匠,广东人叫他“修鞋佬”。
  这人有50多岁,满脸皱纹,两只手黑乌乌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靠手艺吃饭的人。他租的这个门面,其实是个楼梯间,充其量只有1米见方,只能勉强坐一个人,连身子都转不过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面,有这么个“根据地”也是难找的,每个月租金居然也要300元。
  10年前,我搬来这个城中村时,他就在这里。经常见他在夏天的时候,身后安装着一台电风扇,对着吹,吹得头发乱飞。没事的时候,他就拿一张报纸反复地读,几乎不和别人来往。
  我经常去他那里修鞋子,慢慢就熟悉了。有一次去,他正在读一本书,是《百年孤独》。我很奇怪,因为在广东这个商品社会,读书的人少,读这种书的人就更少。
  聊天中才知道,他是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且是国内一所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原来在老家一个山沟里教中学,后调到县教育局,本来是前途看好,可此时有了外遇,女方是县文工团的演员。在小小的县城闹得满城风雨,没办法待下去,两个人干脆私奔。几年来,他们四处流浪,他在山西贩过煤,在海南贩过水果,在杭州开过饭馆,在河南学过算命,结果干什么都不行,运气越来越差。就在他陷入绝境的时候,那个女人却离开了他。
  “鸡飞蛋打了。”他苦笑着说,“实在没办法,就走到这一步了。”
  现在他是有家回不去,曾经的一切都归零了,落得孤零零孑然一身。
  望着他佝偻的身躯,我想,他再过几年老了怎么办呢?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0:26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1:12
  城中村的故事3:两夫妻

  我认识的一对夫妻,陕西农村人,没有什么文化,来广州后啥也干不了。
  几年来,到处碰壁,最后发现自己只有一个长处:饭做得好吃!
  于是,他们俩做了个小木板车,走街串巷卖凉皮子。
  小商贩在广州被称做“走鬼”,这对陕西来的走鬼被城管追得到处乱跑,木板车也被收走了好几辆。但这对“陕西冷娃”硬是坚持做了下来。
  他们就这样一分钱一分钱地积攒着财富,竟慢慢的越做越大。
  后来,他们在城中村开了个“秦川饭馆”,卖陕西风味小吃,有凉皮、凉面、干拌面、刀削面、臊子面,等等。专门针对打工一族,价格便宜又实惠。我去过几次,人山人海,味道确实地道。
  时间不长,就地盘扩大,把左邻右舍几家店铺都盘了下来,生意更加好,
  几年后,饭馆关门了。我再见到他们时,他们已在广州买房子了,而且是给两个小孩一人买一套,现在组织车队搞运输。
  由此可见,一个人要成功,找准定位是关键。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2:41
  城中村的故事4:有这样一位小三

  “小三”,一个暧昧而让人鄙视的词。提起它,人们就会想起那些好吃懒做、风流漂亮、风情万种的不光彩的女子。然而,我认识的一位“小三”,却完全不是这样。
  前几年,我因为把小房子卖了准备买一套大房子,暂时在出租屋里租住了一段日子,隔壁邻居就是一位“小三”。她来自贵州一个偏僻的农村,家里条件非常差。初中还没毕业就跟着村子里的人外出打工,开始在东莞一家玩具厂,干了半年拿不到钱。后来陆陆续续干过服务员,在服装批发市场当过搬运工,在街头摆过地摊。几年前在一个建筑工地做饭时,遇到了老易。
  老易是湖南人,大这女孩将近40岁,快60的人了。老易就在我的隔壁租了一间房子,月租金400元。刚来时,生了一个小女孩,很可爱。老易隔一两天来一次,住一个晚上。其余时间都是这个女孩孤零零地和小孩子待在幽暗狭小的房间里。
  说实话,这个女孩和人们想象中的二奶形象完全不同,不但长相一般,而且人很老实,也很善良,一看就知道是从山沟里走出的老实娃。
  她对我老婆说:老易有老婆,孩子比她还大,一家人也都在广州做事情。老易只负责她和孩子的生活费,几乎不给零花钱。她不指望从这个男人身上搞到什么钱,也不指望得到名分,她只是希望有口饭吃,不要再打工受欺负就行了。因为她穷怕了、饿怕了。
  后来,她搬走了。
  前不久,我和老婆在街上碰见她,她非常憔悴,手里牵着一个孩子,怀里又抱着一个,原来她又生了一个女孩。其情其景,让人心酸。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4:29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5:20
  城中村的故事5:修鞋子的高富帅

  在城中村,有一个修鞋子的人,却被街坊们称为“高富帅”。
  他是河南人,今年已经快50岁了,天天坐在街边修鞋子。他来广州已经20多年了,原来进过工厂,做过出租车司机,开过餐馆。后来就在这里修鞋子为生。他做生意很活,价格很便宜,很好说话。修一双鞋子别的地方要十元八元,他只要三四元。而且还能够赊账,街坊邻居有没带钱的改日再给。人又和和气气的,脾气好,与大家相处很融洽。时间一长大家都接纳了他这个外地人,都喜欢找他修鞋子,生意自然就很好。
  可别小看他这个不起眼的草根,别小看他这个小本生意,长年累月,他竟然积攒了一份厚实的家底。别的打工的在广州几年,基本上不可能发家致富。就是那些白领,想在这个大城市买一套房子也不是简单的事。但是他却已经拥有了两套房产,且都是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如果按照现在的价格起码值四、五百万元。所以他才有了“高富帅”的外号。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6:23
  城中村的故事6:乞讨的将军

  这是一个可怜的乞讨老人。白天就坐在城中村的路口,面前放一只残破的瓷碗,晚上就睡在菜市场的水泥台阶上。
  他已经很老很老了。
  城中村的人都见过他,但谁都没有留意过他,谁也不知道他曾经是一个有过显赫历史的人。
  几年前,我从一个卖水果的人那里知道了他的身世。于是,一天晚上我拿了一包烟和一些旧衣服,找到他。
  “我已经98岁了,但我给人说我只有88岁。”老人告诉我。
  “那为什么呢?”我问。
  “徒有虚龄,让人嗤笑。”他浑浊的眼睛里突然放射出犀利的光芒,让人感到他的确是有经历的人。
  老人是原桂系李宗仁的部下,一个炮兵中将师长,原来有三房姨太太,五个子女,显赫一时。他曾经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是当年抗日战场上的一员猛将。大陆解放前夕,撤退到金三角,后被当地武装打散。无奈之下,他只身潜回大陆,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靠采野果、打兔子维持生命。后来被政府逮捕,在监狱蹲了几十年,改革开放后才出狱。出来后,已进入老年,家乡已无亲人,于是就到处流浪。
  我相信老人说的话是真话,因为感觉不会骗我。
  “这一辈子一言难尽!打了那么多的仗,负了那么多的伤,结果共产党不管,国民党也不要我,现在只能流落街头。人生如梦啊、如梦啊……”老人念叨着,眼睛里闪着泪花。
  我和老人聊天的这个冬天是广州60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很难想象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怎么能够熬得过去。
  此后,我在另一个地方又见过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坐在一只木条条钉成的车子上,靠两只手艰难地向前滑行。
  我有一个记者朋友,听了我讲这件事,就萌发了采访的念头。可是我们走遍了附近的大街小巷,却再也没有找到他,想必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唉,生活的遭际、世事的变迁、人生的无常,真的是恍如一梦啊!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7:19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8:22
  城中村的故事7:摆棋局的大学生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在城中村旁边的地下隧道里,认识了一个小伙子。
  他,长得清清秀秀、斯斯文文的,戴着眼镜,特别像陈景润。在我的印象中,摆棋局属于走江湖一族,大都是身强体壮的混混一类的人,而他却完全和那些人不一样。
  经聊天才知道,他是福建人,的确是个大学生,刚刚毕业于南方某个有名的大学的数学系。来广州后找不到工作,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就发挥自己下棋比较好的特长,在街头摆起了棋局,以此渡过难关。
  在街头摆棋局的,大多数是摆残局让人破,旁边还围着一圈“托儿”跟着起哄,诱人上钩,是属于骗人的。而他,却是一个人,实打实地跟人下棋,下赢了就要对方10元钱。在我的家乡,一般老年人喜欢玩这个,讨酒喝。
  许多次,我路过那个隧道,看到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蹲着,只穿了一件衬衫,在寒风中
  瑟瑟发抖。有时候,城管来了,他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连棋盘带棋子一齐收走了。我劝他不要再这样下去,实在不行就回家算了。他说过完年看看,实在不行就回家考研。我送给他一件棉大衣。
  以后,再也没见到他了。
  去年,他给我来电话,说他还在广州,现在在做保险,有了女朋友。想起他当年的那个样子,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19:26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1:31
  城中村的故事8:我认识的一位越战老兵

  1979年2月17日凌晨,突然万炮齐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撼醒了南国的黎明,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
  作为主攻连的战士,17岁的何小勇随着部队,尖刀一样首先插入越军阵地。
  这个入伍才几个月的新兵,第一次面对炮火硝烟,根本来不及害怕,就把自己推人了生死火线。他们在亚热带丛林中迂回、穿插,逢山开路,遇水泅渡,看着身边的战友有的触雷、有的中弹、有的掉进竹签陷阱,但是没有停下推进的脚步,一连三天三夜未合眼,直到攻下4个山头……
  33年后,硝烟散去。再见到他时,却已经不是当年英俊矫健的身姿。刚刚年过50的老何已经两鬓斑白,腰身有些佝偻。他在广州一家酒楼当保安,每天守在门口,调度着车辆。当客人们酒足饭饱之时,他却口干舌燥地跑前跑后,对趾高气扬的美女豪车不停地鞠躬、敬礼。谁也想不到,这个沧桑的保安大叔,曾经有过那么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
  话说当年战后,他本来荣立二等功,却因为名额紧张,就主动申请降为三等功,把名额让给一位牺牲了的烈士。由于文化程度低,他第四年就被安排退伍了。
  返乡后,他被安置在家乡一家化工厂,干了几年,因为企业转制,就随着大家一起下岗了,家庭经济顿时陷入了困境。后来,因为孩子小,老婆没工作,人到中年的他不得不加入了打工的人流,辗转来到广州谋生。
  在人生地不熟的广州,他在工地开过泥头车,在公园里种过树,承包过鱼塘,在写字楼里扫过地。干什么都是踏踏实实、本本分分的,但干什么都不赚钱,日子始终是捉襟见肘。前几年辛辛苦苦存了一点钱,老婆却突然大病一场,花光了所有积蓄。大儿子为了当兵花了几万块钱,留队转士官时又花了几万块,为此他欠了一屁股债。
  这几年情况似乎有所好转,终于可以长长的舒一口气了。去年他高兴地告诉我,说他现在每个月除1600元工资外,还有300多元的“参战补助”。我听了有些心酸!
  可是好日子没过几天,灾难又找上了他:前不久,刚刚结婚的女婿发生车祸,成了植物人,而且责任在自己一方。他又要为帮助女儿筹集医药费踏上漫长而艰难的路……
  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人生坎坷,但老何依然是老兵的风范,淡定、从容、乐观,平静地接受命运给予自己的一切,毫无怨言。
  昨天,我们在一起喝茶,他说,按照规定参战人员可以享受的医药费待遇家乡一直不给落实,战友们通知他回去找政府闹事,他不准备回去了。他说政府也许有难处,现在许多人还吃不上饭,要相信政府。他深有感触地说:“比起当年那些牺牲的战友,我感到现在已经很幸福很知足了!”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3:16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4:35
  城中村的故事9:我见过的最没出息的人

  几年前,我在这个城中村的一个祠堂前认识了他,老殷。
  他60岁上下年纪,但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西装革履,红光满面。整天坐在祠堂边的石凳上打电话,哪里也不去。
  老殷是湖南人,当了十多年兵,从正连职后勤助理员的位置上转业,原在贵州一个军工企业工作,后退休。他终身未娶,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逍遥人。客观地说,老殷人还是很正派的,喜欢交朋友,不嫖不赌。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前几年,他从报刊征婚小广告开始被套牢了。他不停地与自称是“富家女”的征婚征友对象约见。见面要请吃饭,交诚意金。过几天又要去见女方父母,塞红包。女方总是说过生日,老家受灾,发生车祸,不停地向他要钱。他把工资和积蓄都花光了,却一个都没有结果,连女方的一根毛也没有碰到。
  有一次,他告诉我,他已泡好一个大公司的女老板,要带他去非洲了,女方准备给他一套别墅,每月再给他5万零用钱,现在只要交8888元诚意金就行了。我一听不靠谱,大骂他傻了,可他执迷不悟,待把钱打过去后“女老板”关机了。
  这是我见过的最憨的人!我不止一次劝他醒醒吧,脚踏实地生活还来得及。而他坚决听不进去,越陷越深。
  后来,他病了,脖子上长了个大瘤子。
  去年我见到他时,他走路弯着腰,眼睛浮肿,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此后,再也没见过他,听人说他回老家了,也听说他死了。感叹唏嘘之余,我只能用两个字概括他:活该!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5:47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6:38
  城中村的故事10:一个卖狗的帅哥

  我在好又多天桥上,认识了一个卖狗的小伙子,叫小王。
  他没有多少文化,当过兵,坐过牢,现在摆地摊了。
  小王长得很清秀,身材修长,是标准的美男子。人又会说话,特别温柔。尤其是他那一身武功人人羡慕,双节棍玩得很出色。
  每天下午下班时,总有一些白领女孩子蹲在他面前看狗,他就认真细致地讲解。如果哪个人买了他的小狗,他就实行“三包”,包退,包换,包上门教会客人喂养。所以时间一长,他的生意就特别好,桃花运特别旺。
  在我认识他的几个月里,他总有艳遇,而且都是一些高级白领美眉,往往一次就可搞到床上,有时候一天之内接二连三应接不暇。我亲眼看见,总有一些女人以请他上门服务为名,泡他这个靓仔,他抽烟的标准也从椰树变成了大中华。
  他的老婆就是这么认识的,比他小十多岁,长得好漂亮。
  后来,不让小贩摆摊了,他就搬走了。听说现在在龙眼洞一带卖衣服,业余兼帮别人打架为生。呜呼,一个好青年,因为没有文化命运就变成这样了!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7:44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8:31
  城中村的故事11:城中村里的假军人


  小曲,现在是东莞一家物业公司的经理,当年他可是一个假军人。
  前几年,在城中村有一景:一些身穿军装的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带着女朋友,头发长长的,呼啸而过,让路人侧目。
  小曲就是其中一个!
  据了解,一些年轻人,不愿意打工,就买来军装,扮成军人在城中村厮混。还有,从部队复员的战士,不愿意回家乡,就倒流进原来服役的城市,凭着一身武功和勇气,或收保护费,或从事边缘营生。
  小曲是潮汕人,原来在武警特警支队,复员后就在城中村里瞎混。我原来不知道他是具体干什么的。一次,他请我吃饭,摩托车接二连三,来了一大帮哥们,一看就是黑社会的。吃完饭拍屁股走人,也不买单。我终于知道他是干什么勾当的了,就不再来往了。为此,我还写过一篇报告文学《复员兵倒流记》。
  后来听说部队警备部门联合公安组织过几次大的打击,再说现在军装也不再吃香了,假军人的身影在城中村渐渐消失了。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4 11:29:19

  
作者 :风流牛哥 时间:2017-01-04 12:21:14
  这样结集在一起好!便于收藏阅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夜上海花开10 时间:2017-01-05 20:54:31
  城中村的故事12:一位低学历的女高管

  我在城中村的路边闲坐,认识了一个发广告纸的女孩。
  她长相平平,矮矮小小的,但待人和气,也很干练精明。她自我介绍说是一家有名的外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她劝我学英语,我笑着摆了摆手,我说我老了,学英语也用不上。她却趁势和我聊了起来。
  她说她是湖南衡阳人,只有初中文化,因为家里穷,没上完中学就出来打工了。旁边另一位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对她毕恭毕敬。小伙子羡慕地告诉我,别看她文凭低,实际工作能力却超强,现在都做到了高层管理,硕士博士都归她领导呢。
  这个女孩比较谦虚,她有些感慨地对我说:受过高等教育当然好,但如果命不好没有念下书,就要靠吃苦精神和实际能力打拚。她说,她来广东十年,什么工作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罪都受过,就是有一点问心无愧:没有被老板包养过!她说她当年出外打工时,她爸爸铁青着脸告诉她,如果靠身子换钱就直接打死!
  说着,她眼圈红了,我眼圈也红了……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06 23:12:51
  城中村的故事13:书贩子

  在城中村外面有一条大马路,这里曾经是有名的“旧书一条街”,书摊的老板全部是河南人。
  大概在几年前,这里就是摆书摊的地方,一年四季,每天从早到晚几十个书摊依次摆开,长达几百米,风雨无阻,人流如织,生意兴隆。晚上也不收摊,老板们轮流值班看护。
  针对目前书店里的书价贵得吓人,这些旧书都是四五块钱一本,正好弥补了清贫的读书人的需求。我曾经是这里的常客,淘了很多的好书。
  我一直奇怪,这些书是从哪里弄来的?
  后来慢慢地和他们混熟了,才知道他们是从废品收购站捡来的。废品站经常能收到一些旧书旧杂志,有些还是很珍贵的善本,可一转眼就送到纸厂变成了纸浆,很可惜。这些人原来都是打工的,慢慢发现这个生财之道后,就每天一大早去废品店挑选,以每斤两三毛钱买来,然后放在这里以每本四五元钱卖出去,这中间的差价可谓大矣。
  几年下来,这些毫不起眼的书贩子们大都发了财,比打工强多了,大部分人都在这个城市买了房子置了业,小日子过得杠杠的。
  不过现在城管不让摆了,这条街就渐渐冷落了,很可惜!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10 22:41:38

  
楼主雨巷里的背影 时间:2017-01-10 22:43:34
  城中村的故事14:人渣

  在城中村的一条河涌边,我认识了一位算命的老先生。
  他姓范,湖南人,今年快70岁了,留着长长的胡须,显得仙风道骨的样子。
  但就是这样一位神秘的、给人“指点迷津”的高人,却是一个人渣!
  为什么这样说呢?
  老范的儿子由于盗窃,被判入狱10年,只留下媳妇和一个不到3岁的小儿子,本来老范就应该和儿媳妇相依为命才对。可是谁能想到,这个老公公连畜生都不如,他竟然在儿子坐牢的时候,和儿媳妇搞上了,也就是“爬灰”。不但如此,还生下了两个小孩。
  这个老范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当大家悄悄议论的时候,他竟然大言不惭地开心地笑着,逢人便说:“生了两个孙儿,又是孙,又是儿!”
  老范后来回老家了,再也没有见过。不知道儿子出狱后怎么面对这个境况!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