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才子才女遇妖记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9-25 18:50:57 点击: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O12年我毕业于湖北师范大学,正值我名躁一时春风得意,乐极却升了大悲,携手大学第一女神于亦菲结婚前在北京度蜜月的回程中由于冬季的浓重雾霾影响,大巴车发生连环相撞的严重事故,失血过多的于亦菲没能坚持住,120救护车没赶到之前她便与世长辞了。香魂陨落,美梦尽碎,于亦菲的离去也带走了我的心,身影潦倒,大学毕业后我无心工作,整日醉生梦死,神思涣散,就这样浑浑噩噩疯疯癫癫的过去了两年。

  2014年秋末冬初,我姐紫袖师从泰国风水阴阳鉴古大师学业归来,直至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姐紫袖是如何将我浑噩疯癫之症彻底治愈的。曾经我试着问过我那和蔼可亲的老妈,轻摇脑袋的表情下是老妈的不得而知,与老妈后来的谈话中她对我说:“你紫袖姐姐只跟我说过,对于于亦菲的痛失,你情之所炽,恨成梦魇,执殇情障,潦影心魔,你姐也没有告诉我她是用何法何药医好你的,我只知道你姐精通风水阴阳道术,有诸多法宝冥器而已”。在偶谈闲扯之间我也尝试过好几次去试探我姐紫袖口风,沉默寡言后是姐冰山美人的冷眼针对,岁月蹉跎此事成迷便无果而终了。

  大病全愈,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我姐紫袖带着我在“赤壁怀英大酒店”去见了她一个闺蜜,那天的我是被姐哄骗去的,当时我在自已的卧室正在电脑上玩着《巫师》,日近中午,姐说她在《凤凰奇葩论坛》上的文帖上了热榜以此为庆贺请我吃大餐,纵然当时我不知道《凤凰奇葩论坛》是什么,看姐的表情,听她兰香蕊语的气息,我心想,才华横溢的紫袖姐摊上好事便信以为真的去了,后来在与赵红裙的交往中,我才明白,上热榜的是红裙而不是我姐,红裙邀请我姐紫袖聚聚,赵红裙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正值芳龄,富家娇女,未婚之身,征得闺蜜的同意,这便有了我与赵红裙“赤壁怀英大酒店”邂逅的缘,赵红裙是个好女孩,娴静,心思细腻,温柔,矜持和善,是爱屋及乌的情由,在与赵红裙认识不久,我便也投笔以“梦兆亦菲”的ID名入了《凤凰奇葩论坛》,题笔寓怀,咏文赋词,创诗填曲,四年半的论坛闯荡与耕耘,时光抹平了曾经心口上的伤痕,这里我认识了很多论坛上的新老朋友,在2019年5月,我与《凤凰奇葩论坛》上的挚交好友诗画情半生,蒂花绽芳香,河山繁华梦,以及我梦兆亦菲,还有我女朋友ID名一梦千古浮沉今五位荣获《凤凰奇葩论坛》五小才子才女称号。我姐紫袖于五日前远赴日本去参加慕容志玲的婚礼去了,在启程前夜,她交给了我一块古铜色镶龙嵌凤的古玉,并亲自挂在我脖子上叮嘱我不要随意摘下,说是可以避邪祟保安康,天气预报明天风和日丽,畅怀心喜之余,诗画情半生,蒂花绽芳香,河山繁华梦,我以及赵红裙五人便约好明日去效游,游山乐水是欢喜的,不想这悠然一游的艳遇以为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却经历了一件极其阴诡令五小才子毛骨悚然的事情……

  ​茫茫人海,如果说邂逅赵红裙是饭局的缘是爱情的份,那么,相识相知诗画情半生,蒂花绽芳香,河山繁华梦那便是同学重逢的喜以及再创文学的乐。那是在我大病全愈携手赵红裙二个月后的一天,大学同班微信群中是班长刘诗诗发出的同学中秋聚会号召令,事过多年,想起那一夜嗨嗨嗨的喧闹如今我还记忆犹新呢。那一夜,班长刘诗诗穿得很漂亮,菜已上齐,酒过三巡,组长孟长河大概是饮酒后的情绪大兴奋,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浅浅一笑环视酒席中的7O名帅男靓女,他诙谐的说了一句“中秋月圆,才子才女,岂可无诗赋”,于是大家咏赋篇来,吟诗章联,那一夜餐会,题诗,K歌好生畅快,赵红裙在大家离别之前邀请了班长刘诗诗,组长孟长河,班花刘晓花一起加入了《凤凰奇葩论坛》,由此我便结识了他们三位挚友并知道他们分别注册的ID名,刘诗诗ID名诗画情半生,孟长河ID名河山繁华梦,刘晓花ID名蒂花绽芳香,多年挚交,数年诗友,我一直亲昵的称呼他们为诗诗,长河,花花,他们仨则称呼我为菲儿,我是一个男孩子,可他们仨一致认为我写的文词诗赋太过浪漫,浪漫中满是温柔情语,尽显细腻之心便给我取了“菲儿”这个绰号,我女朋友赵红裙,便以绰号“红红”便融入到我们五小才子才女中间来了。

  “咚,咚,咚”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敲门声也将我从流连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靠在紫色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我挺起身板看见老妈慈祥的微笑。

  “何志,躺在沙发上想什么呢?早点上床好好休息,明天去效游山山水水注意安全哦”。

  “好的,妈,我马上上床睡觉去,晚安”。窗外繁星皓月辉映晴空,我想,明天真是个适合效游的好日子,上床我悠然进入了梦乡。

  ​南方的五月属于春末夏初时节,在我们湖北有句谚语叫“晨起闲坐五月的春,暮烦流汗七月的热”,可见,五月的春末也是挺好极美的。金鸡鸣后,旭日破晓,我那余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老妈昨夜己帮我收拾好了效游的一切事物,穿衣刷牙,用餐辞别,背着有些沉重的韩式棕色双肩小包我便打市内公交车5号往湖北师范大学奔去。大家都今天起的很早,在学校门口下车,我便看见刘诗诗,孟长河,刘晓花迎接的笑脸。

  “诗诗班长,赵红裙没和你一起来吗?”环视四周,除了我和他们仨,大学周围无人啊。我和赵红裙这几年一直处于热恋亲密关系,昨日她应刘诗诗之邀俩人就《凤凰奇葩论坛》六月活动帖要进行相关的一些拟题与策划便留宿班长家了。

  “你那可爱的美人儿不是来了吗?”诗诗纤手轻扬,浅浅一笑,赵红裙从大学旁门的公用厕所走了出来,嫣然一笑,星眸流动嘲我看过来。

  五才子才女聚首,各自背着效游用品的小背包我们启程了。沿着湖北师范大学向东方向的那条水泥大道一直走下去,一行五人有说有笑大约走了四五分钟,水泥大道的尽头是一个泥土小滑坡,我牵着赵红裙粉里透红的小手,组长孟长河搀扶着诗诗花花五人一起走过那段小滑坡,直起身抬起头,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绿意盎然的竹林,我们走过入口踏青在竹林中,往里走,这一片不大的竹林四周放眼望去尽是笔直青竹,早晨柔美的阳光洒满这片绿意盎然飞鸟欢唱的竹林,看尽眼遍林的绿,听满耳飞鸟的唱,我们闭上双眼,心犀自然,感受这春天的温馨气息,情的惬意之中我们也感觉混沌的身体戾染的灵魂被这天地间的清幽灵气洗礼了,睁开双眼,可能是心的明亮,也感觉眼睛看见这天地万物的视觉美感与内心境界迥然不同。

  ​ “身染尘埃三十载,悄眸执念半生扰。”是孟长河感慨的声音,我睁开双眼看见诗诗,花花,还有红裙正眼睁睁的看着孟长河,他们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借机调侃长河,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迷恋富贵几度秋,沉醉爱情数帘梦”,我看见花花脸上略有感伤的表情,在她内心深处应该埋葬了许多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

  “风过江畔白云美,雨骤夜阑昙花摧,”班长脸上绽出牡丹花般灿烂的笑脸,她望了望失落的长河,跑过去握着花花的玉手对她说道“花花,过去已悄然远去,你现在不是很好吗?人生百年白驹过隙,忘昨日之忧愁,惜今朝之美好便足慰生平唉”。听班长刘诗诗的一番劝慰,花花释怀的脸蛋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海过千帆旭日冉,燕去一冬暖春回”,孟兄,出来效游嘛图个轻松快乐,先别抑郁感伤着,回头我叫你红裙姐再给你操操婚姻的事儿,相信长河一定会遇到一个好的人儿。”放开紧握赵红裙的手,我拍了拍身旁孟长河宽阔的肩膀。

  “去她娘的臭婊子,爷还好好的活着呢,兄弟美女们走起,前面就是目的地了”。孟长河就是这样一个时风时雨性格有点怪异的男人,我们早已习惯数年,原本尴尬的场景伴随孟长河的开怀局面回暖了,大家又在欢声笑语的气氛中穿过了茂密的竹林,终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玉契情泪公园就在眼前。

  ​眼前是一片流水混浊的小湖面,隔着中间架在水面上那较窄的木板桥望过去人的肉眼可以看见对面玉契情泪公园的轮廓,望着这陈旧明显昭展历史感的木板桥,诗诗用手抚摸着自已的脑袋说道:“看木板桥两侧光秃秃的铁链,为什么不换上铝合金栏杆呢?”

  “据说这个玉契情泪公园在1919年,也就是民国八年那个时期,民间相传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之夜发生了一些诡异事件,后来到底事件发展如何结尾如何我便不得而知亦无史可查,我只知道此公园刚好荒废了100年,听说最近半年也不知道是哪个富婆从政府手中花廉价卖下了这一大片公园,说是乐于清雅怡养天年,也许主人家觉得这光秃秃的铁链沉甸着浓烈的历史感观,又或者时间匆促还没有装修到铁链这儿来吧。”

  “诗诗姐,你说的这些花花也曾听相里邻亲闲谈趣论过,关于诡异事件一说据长辈们提及似乎是由于年代的久远岁月的沉甸或闲谈逸趣者或文学爱好者借中元节之名杜轶上去的,据我所略知,好像是一个关乎家族情感背叛而引发的中元夜某女士失心疯屠尽满族36口的悲惨事件,相传是失心疯而非诡异之说,家族尽湮灭,后来民国政府封闭了公园辗转今朝100年,我却不知悲惨事件的具体原委,还有谁又从如今的政府买下了这一大片公园。”

  “你俩真是见多识广啊,我却不知此奇闻异事,走啦,既然来了便过去看看吧。”孟长河背着灰色单肩小背包踩过青石板向木板桥奔去,我们四人尾随他也踏上了木板桥。

  踩着脚下咯咯作响的木板,我想起高中学弹钢琴时那种美妙的音律节奏感,我会心一笑,心想效游还是蛮有趣的,抬头我望着晴朗的天空风轻云淡,真是神清气爽,沁人心脾,而我心中的这种美妙感觉仅仅只维持了一分钟,柔和的阳光洒满大地,在我们所有人毫无知觉与防备的情况下,晴空中轰然一声巨响,像宊然被粗壮的皮鞭子狠抽了一下,我们五个人不约而同停止脚下的步伐,面面相觑,只见蓝天上飘浮的朵朵白云如匹匹惊群的白马躁动翻涌,煞是惊人却画面也着实壮观,随后所有的白云消失浩瀚天空,阳光依旧又拂照大地,关于这段木桥既惊人又壮观的经历,后来在玉契情泪公园遭劫遇见我姐紫袖与云海禅师时,从云海禅师的详述中我们知道那叫“晴天霹雳,灵云离位,在此提过,后面详述。关于这离奇而壮观的自然景象,我们只不过认为是难得一见的奇观异象罢了便没有去作过多感想,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我们五人又开始了前行。

  “三十年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离奇壮观的自然天象,今天真是太开心了,今天真是太开心了,比搞了一个漂亮的妓女还要开心”。看来孟长河今天是兴奋过度了,他就像原始森林狂奔的小鹿在木板桥上手舞足蹈,估计他都不知道自已刚才怎么就冒出在大家听来很脸红沉默的那句话“搞了一个漂亮的妓女”,他也没有时间去回想了,一来是由于他仍沉浸在过于兴奋的手舞足蹈中,二来他没有注意前方的路,手舞足蹈中仍保持缓慢的前行,他的脚踢在了木板桥挨近铁链方位的一块大石头上,前行的惯性受阻,连他自已也措不及防力道受阻反弹后一个仰后翻,他高大的身材由于反弹力度的猛烈冲击翻过低矮的铁链,身体坠空,只听扑通的一声他掉进了湖水里,我们四人齐声惊讶之后纷纷扮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哎,真是苦笑不得。

  “孟长河你真是一朵奇葩”,我听见赵红裙手扶铁链低头望向湖面时呼喊的话语。

  孟长河从湖畔爬上来的时候活生生一副落汤鸡尴尬模样,纵然我们挚交多年也习惯了他时风时雨的性子,这次我们没有调侃他,我们计划的效游是晨出晚归,可我那心细的老妈估摸着也许半路或归程掉个水坑下个大雨什么的,她为我筹备的一套旅游全备套装刚好派上了用场,孟长河便换了我的米黄色短衫,蓝色牛仔裤,还有安踏运动鞋,我们一行五人便走过了那段陈旧的木板桥,抬头望去,再往前走,脚步所踏之处便是用黑白椭圆精致中小石子镶嵌在小长方形理石的一级级台阶,那视觉上还真是蛮雅致漂亮的。

  穿越绿竹林,走过木板桥,前后接近一个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来到了玉契情泪这所其实是个体家族建造的大公园,一百年的风雨沧桑,历史的诡闻异传真假其实难辨,从民国执政到共产掌权,谁还记得那段家族的兴衰荣辱,但,公园是私体旺族构建的,这是历史的事实。目的地的抵达我们的心情是一样亢奋的,踏过短路程的石阶,眼前我们终于看见了这座封闭了1OO年玉契情泪公园的庐山真面目。

  一行五人我们正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牌匾上“玉契情泪公园”六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呢,还没来得及仔细观赏牌匾左右两边雕龙画凤,描彩绘金的古典式建筑,公园古老式的大红漆铁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非常靓丽的大美女,她飘香的长发披肩,双眼上方左右两边像月亮般的眉毛修长而浓密,这美女嘲我们嫣然一笑,我特意瞧了她一眼,星眸皓齿,唇若樱桃,心中着实感叹这湖北省还有生得如此花容月貌的美人儿,看上去她23,24岁的样子,耳垂马踏飞燕翡翠双坠,手腕上系着紫色小铃铛,身穿一件纯白花边裙配女式时尚浅蓝色牛仔裤,酥胸暗凸,纤纤玉指,风骚蛮腰,大腿修长,这身高我估计吧应该有一米七二的样子,她脚上穿着米黄色特步休闲运动鞋,漂亮,时尚,高挑,年轻,粉嫩,这位妹妹生得可真是人间极品啊。赵红裙似乎微妙的察觉到我的惊讶眼神,她在我的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下,那疼痛真是不好受啊。女人的嫉妒与吃酷,呵呵。嫉妒吃酷好啊,女人越这样说明她越在乎身边自已的男人,我的心好甜好甜哦。

  “你们是谁?到玉契情泪公园是有什么事吗?”​声音如夜茑歌唱般的婉转,这磁性的女声中有一种天下男人都难以抗拒无法忘怀的魔咒温柔之音,我想,和我一样,孟长河也应该因为这位绝代佳人而沦陷了吧!
作者 :水晶宫主2013 时间:2019-10-22 11:24:00
  @梦兆亦菲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