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果子》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13 10:17:35 点击:419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已是到了收果子的季节了,风凉凉地刮着。象贴心的老婆给果农王老汉轻轻地抹着额头的汗。
  王老汉看着株株果树上那鲜嫩欲滴的苹果满心欢喜,谁见了这么好的苹果能不产生尝尝的欲望呢?
  王老汉左手筐右手摘,心里还想着老婆呢!老婆是个长得俏能吃苦而命苦的寡妇,王老汉是个健壮而穷得要命的光棍。
  他们是如何好上的,好了多久了。这不重要,现在他们住一起了。领了证明媒正娶。老婆给王老汉怀上了。
  老婆已到了预产期,王老汉说去医院。老婆硬是不去,还不是怕花钱。老婆说生孩子也是轻车熟路,又不是第一次。
  老婆让王老汉给腹中孩子起名字,王老汉想了很久,男孩子应该叫石头呀柱子呀,女孩子应该叫春花呀秋香呀。
  王老汉晚上干完摘果活回到家,老婆已经给他生下了,是个女娃子。老婆一脸疲惫地躺在炕上,问王老汉给孩子取名字沒?
  王老汉吱吱唔唔,结结巴巴说:"要不叫果子吧!"老婆听了满意,"这名字好!"这个王老汉家出生的女娃子有了自己的名字,果子。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14 09:19:47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全国开始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各地高音喇叭唱着革命歌曲,墙壁及宣传牌大纸报贴得密不透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打倒叛徒工贼···"的口号震天,东风卡车挂牌子游街的时时可见。
  天高皇帝远的山底村是不是鞭长莫及呢?嘴无遮拦的王老汉会不会祸从口出呢?
  一天邻居石头来找果子玩,石头与果子同岁。石头站在果子家的门口,眨着眼睛看王老汉。果子一眼就看见石头胸脯上的像章。"我戴戴吧!"果子可怜巴巴地央求石头。石头说出二字:"不行",象石头一样硬。"让果果戴戴吧,大爷给你个好吃的。"王老汉说。"不稀罕。"石头说。"我就要,我就要。"果果一下坐在地上蹬腿哇哇哭起来。"一个烂铁片片,咱不要。爸爸给你弄个金的,金牌好不好?"
  王老汉这话让来找石头回家的石头妈听见了。这女人长着一張嘴除了吃,就是能说。东家说什么告西家,西家说什么告东家。长了个烂B嘴。
  她回家把王老汉的话告诉自己的弟弟。弟弟是公社革委会主任。主任一听脸都变白了。"他什么出身?对伟大领袖持什么态度?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分子。"
  主任坐不住了,出门骑上自行车回公社。不久,从公社来了穿军装戴红袖标的武装民兵,把王老汉带走了。
  果子被妈妈牵着,妈妈望着尘土飞扬中远去的吉普失声痛哭。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16 10:15:34
  学校是村里的庙堂四合院子,院中有株古柏三个人才能抱住。这里我们不得不敬佩先人高超的建筑工艺和建筑质量。原来的佛堂香炉供桌泥塑已不知被造反派弄向何处,大概是垃圾堆里吧。现在放下一排排沒刷漆的木蹬木椅。村子不大学生不多,但时时听到孩子们郎朗读书声。
  教果果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教师,她是本村的地主女儿。过去家里请过教书先生,现在是临时聘用。她在考虑所带班应选个班长。说句心里话,她挺喜欢果果的。小果果不仅长得招人喜欢,还挺有礼貌。同学中人缘挺好。每天早早来到学校打扫教室。特别是冬天,早早来生炉子。同学们进教室暧烘烘的。
  这天女老师上课前对同学们说,咱们这个班应选个班长,谁来当呢?同学们的目光聚向果果。有个同学说我选王果果。马上有同学赞成。
  "我…···我不同意。她爸爸是政治上有问题的人。"石头说。
  "那你选谁呢?"女老师说。
  "我一一我一一"石头说不出来,心里想说我来当,可不好意思说。
  "那你来当吧。"女老师说。女老师也知道石头的舅舅是公社革委会主任。女老师也畏惧石头。那年清明节,她悄悄地在母亲的坟墓烧点纸,让石头看见了。马上大字报贴出来,说她讲封建迷信,妄想复辟。女老师死的心都有了。
  石头当上了班长。
  小果果回到家里问妈妈,什么是政治上有问题的人?妈妈在做饭,一听火冒三丈,想出去骂街。可一下又冷静了,惹不起石头一家呀。


  《未完待续》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7-01-18 19:28:34
  等待更新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18 22:06:39
  @竹琴月眸 3楼 2017-01-18 19:28:00

  等待更新
  —————————————————
  大的框架已好,还短细节,慢慢来,问好。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26 23:24:35
  日起日落日复一日,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山还是那坐山,溪还是那条溪。村庄还是那样,院落也无一点变化。可去年那个挺大肚的老婆,今年却成了牵孩子的妈妈。小果果也从那个娇气的小孩变成了泼辣的小女孩。
  石头也发生变化,原来的霸气也不知那去了。他喜欢小果果的辫子。偷偷地摸一下吧,却遭到小果果的又踢又打。石头嚎哭着找妈妈去了。妈妈抱住宝贝儿子又亲又哄。
  这天下学,石头和小果果往回走。石头神秘地对小果果说:"果子,我有个小秘密,你想不想听呀?""说呀。"果果说。"那你可不许告诉别人。""行"石头把嘴伸到果果的耳朵。"我咋晚听见爸爸亲妈妈了。""是吗?"果果说。"亲着亲着又骑到妈妈身上,妈妈小声哭了。"石头说。"你装睡了?"果果问。"我问妈妈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拍着我睡着了。"石头说。
  "果果,你说,人是从那里来的?"石头说。
  "问你妈去。"果果说。
  "果果,你说,人为啥要结婚呀?"石头说。
  "问你妈去。"果果说。
  "问你妈去,问你妈去。你就会这么一句。"石头说着,回家去了。望着石头背影果果笑了,这时树林走了过来。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1-30 10:40:46
  树林也是果果的同学。
  树林在班里不多说话,沒有石头顽皮。树林在班里学习拔尖。写着一手好字,他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做范文课堂诵读。
  果果也不知道为什么总爱看树林,总想看树林。课间做操,果果往树林站着的方向瞅。校园黑板报登上树林的"迎五一""庆祝国庆"的作文,果果就心潮激动。
  小果果啊小果果,你已到了青春萌发期。你也感到胸脯在发生变化。女孩子到了青春期就如花木进入了春天,向着娇艳向着芳美进发。
  小果果不喜欢石头,石头有事沒事学校家里一有时间总爱找她玩。石头一撅屁股,果果就知道他放什么屁。可树林呢?沉默的人你不知道他想什么,总给人神秘。越是神秘人越是好奇。还有一事让果果对树林产生好感。
  那时学校号召"学工学农学解放军",村里沒有工厂没有兵营只有山地。老师领着同学们上山看秋收。
  小果果觉得内裤湿了,一人跑到树林草丛脱下裤子查看。看到内裤的血,把小果果吓坏了。也怨果果妈沒有提前告诉一些初潮的知识,好让果果心里有些准备。
  小果果走回原地同学们已下山,她感到孤独害怕"哇哇"地哭起来。这时树林走过来。果果关注树林,树林也暗恋果果。树林在下山的同学中沒瞅见果果,就满山寻找。
  太阳下山,天要黑了。果果与树林相跟着回到村里。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01 10:31:02
  果果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早晨天还黑就往县城走。那时山路崎岖沒有去往县城的车辆,只有11路自己的双腿。干什么去?接王老汉。王老汉因为一句"铁片片"被人家上纲上线蹲了三年大狱。
  当小果果放学路上就听到山坡家里人声嘈杂,她快步进院落拉屋门。一眼看见父亲,向父亲扑去。父女相见应喜悦高兴,然而他们却失声痛哭。
  石头妈也在屋里站着,说:"都怨我这烂B嘴,要不他大伯也蹲不了大狱。他大伯我对不起你呀。"
  王老汉看了一眼石头妈沒有说话,老汉原前就瘦,现在更瘦。只是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果果妈忙说:"石头妈,过去的事了就过去吧。"
  沉默。
  石头妈说:"果果石头他们也快毕业了,不知能不能考上公社中学。"
  "谁知道呢。"果果妈说。
  "听说咱们这里也要来知青。"石头妈说。石头爸是大队干部,也就是现在的村长。
  "啥叫知青?"果果妈问。
  "有文化的青年,上山下乡扎根农村,广阔天地炼红心。"这石头妈说起来也一套一套的。
  这时屋外锣鼓声由远而近渐渐清晰,一辆卡车载着胸带大红花的青年,身着绿军装满脸豪情。车上还有敲鼓的,大概是公社迎接知青的。
  人们从半坡院落往山下土路看。果果石头树林往路上走,朝停下的卡车走去。锣鼓敲的有劲,小小的山村象过年象娶媳妇一样热闹。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07 13:24:52
  知青的到来给小山村带来生机。山底村分配了七八个知青,分散住在村民的空房子里。有的是与村里的光棍同住。村民们喜欢这些城里来的孩子,喜欢同他们唠嗑,喜欢把家里的好吃的给他们吃。
  上世纪六十年代未七十年代初,我国的城市市民都是吃供应粮。光有钱沒有票证也不行。大的自行车手表,小的西红柿土豆,都要票。政府发票号,国营商品购买。城市里有了黑白电视机,而偏辟的小山村电还沒有,点着煤油灯。一年也吃不上个猪肉白面。
  村里给知青盖了三间屋,那时村里那有什么混凝土钢筋,屋面也不做保温防水。用黄土拌些白灰搅拌铺在屋面让大家踏踩。果果与老爹同大家踩,人多的转不过身,挤在一起踩。踩的太阳落山啦,踩的肚子饿了咕咕叫。
  果果多想看到那个驼背老人,跨着篮子。边走也吆喝"卖豆腐干来……两分钱一快。"多想向妈妈要个钢蹦,买老人一快豆腐干。老人的豆腐干真香好吃。
  果果想看看树林,他饿不饿呢?果果发现树林,也看了她一眼,迅速把眼光移开。他们不多说话,好象互相害怕又好象互相牵挂。
  这时"吃饭了"不知谁喊了一句。石头妈也在院里说:"大伙歇歇吧,吃饭吧。"吃什么呢?原来大队一只羊在山崖摔死了,大队决定给大家煮羊肉吃。
  大家来到石头家,三快石头架一口铁锅。柴火烧得旺,羊肉飘着香。果果与石头高兴地蹦跳。几个知青一起唱起来。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社会主义社会,人民地位高
  ……
  ……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16 10:10:36
  果果站在院里朝下看,下面是石头家的院子。山村的农家七高八低,捡个平展能见阳光的山地挖几眼窑洞盖几间房。果果看什么呢?看石头妈爸?看石头哥姐?都不是。是看石头的舅舅。
  果果的村是东山底,而石头的舅舅是西山底村。石头的舅舅叫四黑牛,兄弟排行老四,大名史黑牛。史黑牛祖祖辈辈贫下中农,要不是碰上文化大革命,当上公社革委会主任。谁能看上他,谁愿把闺女嫁给他。还不是象个叫花子,破窑一眼家贫如洗。
  史黑牛果然站在石头家院里。队里盖了知青屋他能不看看吗?果果赶紧拿上书本去老师郝惠玲家。郝惠玲有个父亲年龄大了,郝惠玲有个男人跟上蒋介石上台湾去了,多少年沒音信。家里也沒个孩子。
  村里多少年轻人都把眼光瞄向郝老师,要不是出身不好早就嫁了。郝老师讨厌史黑牛,史黑牛随然是父母官,但他的一言一举郝老师都反感。你越反感他越趁着来。只有郝老师时,这史黑牛就动起手来,调戏郝老师,想吃豆腐。无奈郝老师只好求救果果,叫果果来陪她。
  史黑牛去了几次郝老师家,见果果与郝老师在一起讪讪地走了。碰上王老汉想说这事又无法开口,只好说:"你要好好改造,不许胡说叭道!"
  王老汉点点头瓷瓷地看着他。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17 10:21:35
  队里有个知青叫王建国,沉默寡言。在村里除冬天外,吃饭时分。大家端着大碗聚在一起,街头一蹲边吃边聊。这种场合沒有王建国。知青们去老乡家唠嗑,王建国也不去。他爱干什么呢?看书。
  王建国能与郝老师聊得来。他们谈屠格涅夫谈托尔斯泰。谈《青春之歌》谈《野火春风斗古城》。谈文学谈人生。谈过去谈将来。他们谈到一快去了。有句话叫志同道合,有句话叫情投意合,我觉得用到这里合适。
  "你不嫌我老。"郝老师说。
  "不嫌,我年龄也大了。"王建国说。
  "你不怕我的出身?"郝老师又说。
  "我父亲也是历史反革命。"王建国说。
  "你……你……"郝老师说不上来,着急的脸红。王建国一把抱住了郝老师,热烈地吻起来。在王建国强壮的怀抱里,郝老师软软地要晕过去。
  这激情的场面让来找郝老师请教数学题的果果看到了。她奇怪王建国拥抱郝老师,郝老师不发怒反抗。这就是爱情吗?果果不敢看了,底下湿了,她己感觉到。趁他俩沒发觉,果果退出屋门,来到院里。
  "对不起,沒有请示就吻你。"王建国说。
  "沒事,我愿意。"郝老师说。
  "玲,我吻你,你讨厌吗?"王建国明知鼓问。
  "不,我感觉到世界温暧起来,生活充满阳光。"郝老师认真地说。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18 10:16:45
  王建国与郝惠玲老师恋爱的消息传遍各知青点。知青说王建国,你就是一个黑五类子女,再找一个黑五类子女。生不生孩子,有了孩子让人家怎么活。王建国说,管不了那么多,我就是爱她。也有人对郝惠玲说,找一个知青,如果人家回城了,还要你吗?郝老师脸红红的沒有作答。
  这风言风语传到史黑牛耳朵里,史黑牛生气了。他在办公室踱起步来。我四黑牛看上的女人,还不是锅里的鸡能飞了。这郝惠玲这婆娘这地主崽子怎么不从呢?
  史黑牛骑上自行车往山底村赶。路上想给郝惠玲挂个纸牌子,纸牌子上画一个破鞋。让郝惠玲敲上锣,边走边说:"我是个破鞋,我搞流氓。"
  石头妈也就是四黑牛姐坚决反对,说:"一个寡妇,一个光棍搞个恋爱,你管人家,还要批斗游街。这不行,这不行。"
  四黑牛说:"你到外面去,这沒你的事。"望着姐夫石头爸。
  石头爸知道四黑牛驴脾气,不紧不慢说:"史主任,你也不要着急。我先调查调查,再给你个处理方案。"
  "行"史黑牛听了满意。"我还要到其它村。"走了。
  石头妈说:"你还真要听四牛话,批斗郝老师。"
  "……"石头爸沉默不语。他想起父亲临死的一段话,"咱欠郝老财<郝惠玲爸>一个情呀,你们可不能忘。那年家里揭不开锅,破着脸皮求人家。要不是人家给了几个山药旦,咱家全饿死了。"
  石头爸拿着烟锅,一锅一锅抽着烟。怎么也想不出个办法。石头妈是个直性子,早出去找郝老师报信去了。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19 10:40:43
  史黑牛沒当主任前,爱串门子。串门子不是贬义词,如果人们说这人爱串门子,这个人就有点意思了。村里的院子不集中相距较远,爷们早出晚归地里劳作。你一个大老爷们闲牲口式的老往女人跟前凑啥意思?
  史黑牛又到了郝老师家,果果爬在炕上写作业。史黑牛让果果回家,说要和郝老师单独谈谈。果果用眼光征求郝老师,果果读懂了郝老师传递的信息,快步出门找王建国去了。
  屋里就郝老师与史黑牛了,隔壁老地主已去世多月。史黑牛来了胆子,抓住郝老师双手往怀里拉郝老师。郝老师使劲挣脱,说:
  "史主任,我把你当叔叔尊敬,您怎么能这么呢?""来吧,一下就完了。"史黑牛说着拽郝老师的裤子。"啪"郝老师一掌打來。这时屋外响起急急的脚步声。王建国与几个知青来到。
  "你们来的正好,这婆娘拉拢革命干部。去叫石队长开批斗会。"史黑牛气急败坏地说。
  "天啊……天啊……还让人活不让人活了……"郝老师坐地嚎啕大哭。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20 09:54:36
  王建国看着地上痛哭的郝老师,努力地把郝老师搀起。质问史黑牛:"史主任,你说她勾引你,说说过程。"
  "住嘴,你是什么东西。我还正找你呢,你和这婆娘多会勾搭上的,搞了几次。给我写清楚交给石队长。"史黑牛大声说。
  这时郝老师也不哭了,她怒睁双眼盯着史黑牛:"我怎么拉拢你,……你还是个男人吗?你还算个革命干部吗?……你给政府丢人,政府里怎么就有了你这败类。"
  "你敢骂人,郝惠玲,你等着。"史黑牛拔开群人,寻自行车回公社去了。人们见史黑牛走了,才敢小声叨叨。
  "黑牛就是靠造反上去的,他砸了村里庙宇祠堂,说破四旧。""黑牛带人批斗老镇长,……"
  "唉,你这祸从口出要到大霉了。"王老汉说了句。"那怎么办?"王建国说。
  "要不赶紧找四黑牛说说好话,赔个礼。也许就沒事了。"一个女人说。"我不去。"郝老师说。
  "要不装疯吧,象红岩上那老头。……"一个知青说。
  "在中国,在我们新社会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干部呢?地主子女怎么了,低人一等吗?老子英雄儿好汉,谁的逻辑。谁不想生在贫下中农家庭,由人吗……"郝老师说着。
  "少说几句吧。"王老汉说。
  这时从外面走来几个公社民兵,拿着绳子牌子把郝老师五花大绑,胸前挂个牌子,写着"反革命分子"游街。人们远远看着,有几个不懂事孩子跟在后面起哄。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21 11:53:55
  郝惠玲住进公社学习班,每天就是大会挨批各村游街。一个小院子,关着十几个地富反坏右。男女各占一间屋,有公社民兵看管。沒有食堂还得家人送饭。郝惠玲谁送呢?
  中国俗语有"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还有一句"墙到众人推"。在这红色风暴的岁月里,人们躲还躲不及呢,谁还敢靠近呢?王建国,王建国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承担了给郝惠玲送饭。
  起先人们耻笑王建国,看管民兵也刁难王建国。见他风来雨去也产生同情心。同意王建国与郝惠玲出去走走。走出小院走过商铺一条街,来到广袤的田野。
  老天爷正下着今冬以来第一场雪。鹅毛般的雪片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天地一片银白。两个文学青年不禁豪情满怀,口诵毛主席的那首"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玲,我就是怕你想不开。……"建国说。
  "建国,放心吧。生命只有一次,我不能就这样的到下。"郝惠玲说。
  他们手拉手踩着棉棉的雪地。
  "建国,你对我太好了。你的恩情这辈子报不了,下辈子也要报。"郝惠玲说。
  "还有下辈子吗?"建国说。
  "有"
  "封建迷信,你还得挨批。"
  "批就批。"
  "你都成死皮啦。"
  "哈哈哈……"
  "哈哈哈……"

  "郝老师,郝老师。"远处有人喊,是果果石头树林。
  "你们怎么来了?"郝惠玲问。
  "我们考上公社中学,今天报到看看你。果果说。
  郝惠玲看着同学们,这些孩子也长大了。刚教他们时还是调皮捣旦的孩子,现在成了风华正茂的青年。
  "看"郝惠玲说。大家不解。顺着郝惠玲手指方向,一株柳枝上长出众多的苞。
  "春天来了。"


  《未完待续》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23 10:11:47
  上世纪一九七六年,全国人民欢呼庆祝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结束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高等院校也恢复高考制度。果果与树林都考上大学,果果考上北大。石头参军入伍。
  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喜悦浸泡的日子里,果果越加思念郝老师。学习班解散,郝老师又回到村小学任教。在果果的脑海里,郝老师被民兵捆绑,但昂首挺胸象小说中的江姐。
  长途汽车通往乡镇,不去村里。当时通信并不发达,果果也沒有告诉家人途步回村。在路上碰到父亲。
  "我就猜这两天你要回来。"父亲说。
  "家里都好吧?"果果问。
  "就是,就是你们郝老师不在了。"
  "怎么回事?"果果停住脚步,一脸诧异。
  "前几天的一场大雨,真是百年不遇呀。有几个小孩在窑洞玩耍,郝老师去救他们被埋进去了。"王老汉说。
  "孩子们呢?"果果问。
  "孩子们都好。就郝老师一个人……今天出殡。"
  "那史主任,史黑牛呢?"果果又问。
  "强奸女知青,被毙了"
  "王建国呢?"果果问。
  "知青们都回城了,就剩他了。与郝老师生了1个儿子也能跑跳了。"
  走上这个坡就能望见村里了。远远的一队人上山,白幡打头,年轻人抬着一具棺材,队伍排成长龙。这小山村埋人还沒有过这么大声势。远远听见王建国的哭喊,"你说要和我去上海,过几天城市生活,怎么就走了。抛下我,我该怎么办?"
  果果哽咽着向送葬队伍跑去。


  《完》

  2O17年2月23日上午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23 10:25:41
  @竹琴月眸
  主编,你好,投稿了
  提点意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7-02-23 10:33:34
  骁勇特善战,实名肖勇,山西太原人。爱读书,爱生活,爱写作。在天涯写作文字过万,部分作品被文学网站采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