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日记掉在了地上

楼主:竹琴月眸 时间:2015-02-15 00:35:48 点击:22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遇见,就是注定的死党
  文:竹琴月眸
  
  本打算在故人征文写下一点关于你的故事,后来我挣扎了许久,还是放弃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低调的人,向来都是一个人默默地付出,真心对待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情。

  此刻,我不想用过多矫情的词夸你,我知道,好与坏都在你心中有结果。所以平淡就是真。

  说说心里话,觉得舒坦。

  记不起何时与你相识,就迷迷糊糊认识了。刚进天涯,总对天涯充满了好奇。那时,对你的编辑和文字感兴趣。总感觉,你就是天涯里的神,散打,双打都是杠杠的。所以一直崇拜你,偶尔也会偷偷地关注你。

  曾经点点滴滴,一直记得。记得找你学作图,也感谢你的包容,我对作图这方面,始终是一个大粗。你为小路付出了太多,熬夜制图,记忆最深是泥巴,你,我们三人熬到两点到三点。

  有时,退几步想这是何苦呢。我们为的只是一个爱好,因为喜欢,付出太多,也心甘情愿。前面两年要不是你在背后制图,我真的无法伸手。后来学会了一点,你也就少了一点干扰。

  记得你去年过年回家,把你家炕,照片拿出来晒。现在想来,时间就像烟火,点燃了瞬间消失不见。转眼又到过年了,时间不等人。在成长的岁月里,笑容被搜刮了,沉重又多了许多。而你,又老了一岁。

  你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做事情总会捏拿尺度,该进的进,从不会多一寸。不管和谁聊天,都会点到为止。不像我,总是像一阵狂风吹过,吹完了,才知道后悔。可能与我天性有关,习惯了大大咧咧,自由,不想被约束。

  偶尔做白日梦,是不是你该生成一个女孩,我该生成男孩。

  你也有苦涩的时候,上班总是不如意。一换工作N个,偶尔也会抱怨,抱怨。为了生存不容易,为了找工作,你也差不多把脚跑得打闪闪。

  前面几个月,我和泥巴见到你的第一句话是:面试怎么样了。可能总是催你,你也烦了。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工作,又遇见一个尖酸刻薄的老板,哎,活着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在北京和你第一次见面。以为很生疏,没想到像几辈子前见过面一样。见面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吐葡萄。在拍照时,你总是眼睛睁不大。后来回到重庆选照片,发现没几张大眼睛。可也和我的歪技术有关。不过不用担心,下次去北京,一定会把你的眼珠照大点。

  上次差点把你气的吐血,喊你教我上传图片,结果你讲了五到六次,我才听懂。不过,为上次不认真听,道歉。至少你少吐一点血。嘿嘿。

  天涯这么多年,你从没过一次生日。这一次我就擅自作主张,帮你过一次。前天给你打电话,叫你帮你修改一个东西。问你生日怎么过,你说吃碗面就算了。毛线面,你也吃不到。

  冬天到了,记得多穿衣服,多多吃肉,你太瘦了。

  天涯,我们三个算是最真的死党。在天涯坚持到现在,不容易。希望我们三友谊,天长地久,就像重庆话说的,超级巴适。

  死臭,祝你生日快乐。祝你越长越帅,帅过太平洋。


  标注:那个袜子套凉鞋,绝对算顶尖艺术。嘿嘿,照片帅爆了。


  
  题目:莫问,为你祝生日
  文:胡迦海韵
  
  都说天涯是一个虚拟的。
  是网络,可以离得近,也可以离得远。离得远是因为你不知道现实里他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离得近是荧屏,管他是爪机还是电脑。
  朋友的开始是从虚拟开始,从平淡开始,到很平实。
  网络里的朋友很多,嘻友也好虐友也罢,大家聚到一起,便是结缘。
  结缘的方式不一而足,多种多样。可在天边,也可在眼前在身旁。

  当初来天涯,就是以自娱欢乐为主。就是一草根屁民,正常的上个小班,每月千把儿的钞,有没有太大的能耐,只是喜欢自己当个鞋垫,只是没有接触网络,写过了,就扔掉,自知自明的二字货色,不会有人来欣赏,算不算很二,自认为就是“二”,按照 “土鳖”的编制,就是不够嘚瑟的条件。
  不过是一个偶然,同学的儿子说,只要你喜欢,有个地方可以放你的煌文,算是第一次接触到了网络的神奇。

  认识莫问,其实也平常。只是感觉他神奇的地方,是他为本人编辑的一篇帖子。可能是自己傻吧,只觉得有些晕菜,那些图片都是在哪里整来的,感觉他手里一定有魔法。
  也别说一个“二”,二也有二的好处。成为小路的版主,也算是一个过程,因为当初留在小路,就是犯了“二”,或者一份承诺。那时,就觉得这个虚拟的空间虽虚却实在,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打开,坚守在那里。
  直到接触代码,才晓得,那些神奇的魔法就是代码。教得人是你,领进门的启蒙者,可你却不让喊师父。有志不在年糕块头的大小哦。看来,东北爷们的豪爽早已渗透到骨子里,就算是小北风还是大烟泡也刮不走带不走。
  算是入门了,掌握了一点点的皮毛。
  可你知道吗,常常去你后来的部落,看你编辑的帖子,文要看,代码也要看,对上眼儿就偷偷的拿来据为己用。哈哈,那份小坏的感觉乐此不彼,且很有成就感。可惜后来啊,那一点小成就很快的就想泡泡,碎了没了,很多的时候,看的很入心,但就是拿不了,你把代码换的很彻底,看不懂,就没法再偷,心里就会嘀咕:臭小子,真坏,嘿嘿。

  知道吗,很多的时候,很想你这个好友。或许是敞亮、或许是真诚,能够真心的对待朋友,都会有一种知心的感觉,这个不是一声海韵姐夫就能换来的。因而只要时间稍微长一点,臭小子又哪去的小怀念就会冒了出来。
  也许算作臭(臭)粉、莫(问)粉、小水人(氼月)粉,无论什么名头,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抹却不掉,一直如影相随。

  几年的天涯不白混,,理由很简单,就是认识了像莫问这样的网友。算是文友、腻友、还是诤友?有的时候真地分不清楚,只是有一点可以确认——自己是“二”,还有比更“二”的朋友,那是从网友而来,离小小的海岛很远的地方,有一位实实在在的关注这个老大哥的人,不“二化”,此生,足矣。

  祝莫问生日快乐!

  
  
  

作者 :美良川子 时间:2015-02-28 10:04:00
  人心,爱情,誓言,玩弄
  人世,巨大的幕布,我们在里面翻跟头
  日记,都是你没有记忆的东西
作者 :美良川子 时间:2015-02-28 10:05:00
  人心,爱情,誓言,玩弄
  人世,巨大的幕布,我们在里面翻跟头
  日记,都是你没有记忆的东西
楼主竹琴月眸 时间:2015-09-24 20:13:25
  千万
楼主竹琴月眸 时间:2015-09-24 20:14:43
  
  
  
  
楼主竹琴月眸 时间:2015-09-27 11:12: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