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夏日之夜

楼主:非墨非我 时间:2017-03-20 18:12:45 点击:111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夏日之夜

  
  

  文/非墨非我


  一
  公历将进九月份,这片土地已经不在那么炙热,小胖刚进家门,就被老爸叫住:“刚你民叔来电话,今天晚上让我们去他那一块聚聚。”小胖楞了数秒后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问道:聚聚,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儿,你叔的意思是这不天也凉快了吗,两家聚一块热闹热闹,也让你们小辈儿们熟悉熟悉。”
  从地图上看安城东西狭长,像一根横放着的油条,而市中心的位置大概和“油条”的中心基本是重合的,从小胖家到民叔那就是从城的最东边到城的最西边。小胖洗了把了脸,就随爸妈出了门,开车去民叔那,此时勤恳一天的太阳已经回到西山中休息了,天空中红色的云霞也已经渐渐地冷却了下来,泛起了一点夹杂着黑的蓝,柏油路上并没有许多的车,不过步行道上已经有了许多出来纳凉的人。
  车子向前行驶着,映入小胖眼帘的色彩也越来越多,时不时也有音乐传入耳朵,小胖心里明白这是要进入市中心了,那音乐不用猜就知道是广场上或公园里一群又一群中老年人用来伴舞的舞曲,他们以跳广场舞来打发漫漫长夜里的时间。车子驶入了市中心此时天空已经被染上了一层被稀释后的墨色,黑中透着青。只有个别写字楼里的某个小窗户还透着光亮,像是某个灯塔在海上的黄昏中照向大海地光。底层各式各样的门面商铺早就亮起了五颜六色的灯,夜市上更是热闹红男绿女们三五成群人头攒动。小胖感觉这小城晚上比白天还要热闹,白天大部分的人都会走进属于自己的火材盒,重复和昨天白天一样的动作。各种灯光让夜晚变得如同白昼,人们好像从某种束缚中解脱出来一样,瞬间精神焕发,活动着僵硬了一天的筋骨,释放着储藏了一天的能量,好像每天白都在为晚上的几个小时做准备一样。如果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那么夜晚才更是一个城市的真相。
  二
  车子向前行驶着,市中心离小胖越来越远,驶向小城的另一个边缘。到民叔家以后稍停留了片刻,民叔就从家里拿了两瓶酒带着小胖全家和民叔的两个儿子及媳妇去了不远处的饭店。小胖和民叔的两个儿子不是很熟悉,民叔的大儿子叫阳阳和小胖同岁,也是刚毕业,小儿子叫亚亚现在正在读大学,他们从小就随民叔来了安城,而小胖的爸爸是三年前才到得安城,小胖也只是每年寒暑假才在这个小城里待上一段时间,所以和阳阳和亚亚在安城并没有见过面,去年老家有朋友结婚,在婚礼上小胖和他们见过面,所以只是认识而不是很熟。
  到了饭店后老板笑着告诉民叔:“屋里没地方了,不过院子里还有几张大桌子,你看在院子可以吗?”民叔回头向小胖的爸爸看去,小胖爸爸笑着说:“民,就在院子里吧,院子里凉爽”民叔向老板点了点头。小胖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墨中的青色已经无影无踪了,月亮也挂在了空中,周围还点缀着几颗星星。然后分宾主落坐,点了十几道菜,一边上菜小胖一边把酒给大家倒上,当然小胖的爸爸是不能喝酒的,只好以可乐代替。民叔开口讲道:“平常大家都忙,今天抽空两家在一块聚聚,来先共同喝一杯。”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喝了一口。
  而后大家边聊边喝,小胖妈妈和民叔媳妇聊一些在安城生活中的长长短短,和以前在村里生活时的种种,民叔和和小胖爸爸主要聊一些他们在安城生意上的事,和他们认识的人这几十年来的变化,有的人从一无所有的愣头小子变成了身价百万甚至千万的商人,有些有积蓄的人经过这几年的风浪反而所剩无几,苟延残喘,有的人从出来到现在几十年了虽没大富大贵但每天也衣食无忧,还有一些人曾叱咤一时现在却已见了阎王,或是进了局子。聊到高兴时他们就碰上一杯,小胖和民叔的两个儿子也会陪着喝点,偶尔小胖也会插上一两句,聊着聊着这边和那边就聊到一块了,说的是同一家的同一个人。不经意间小胖发现民叔右手的食指好像有些异常。
  不经意间一瓶酒已经空了,民叔要开另一瓶酒,此时民叔的媳妇脸上略带蕴色道:“看你的脸都红了,就别再喝了,喝饮料吧!”民叔开着酒没有要理会媳妇的意思,边开酒边对媳妇讲“今天高兴,没事儿”小胖爸爸帮腔道:“弟妹,我知道民的酒量醉不了”民叔媳妇看是这种状况,便很知趣的也不再说什么了,继续和小胖妈妈聊了起来。
  小胖和民叔的两个儿子除了寒暄了一些大学的事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不过小胖反而对民叔和他爸爸聊得事颇有兴趣,现在小胖感觉民叔说话好像有点飘了,正在这时民叔又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民叔本来对着小胖爸的脸,向小胖和阳阳、亚亚转去,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庄重了些对他们三个说,“今天我很高兴,我们两家虽然在一个城里,但平时各忙各的很少能坐在一块吃饭聊天,我和我哥是发小,磕过头的异性兄弟,那时候家穷不过在一块喝酒的时候很多,那时候喝酒那有现在怎么多菜,就是有也买不起,喝酒的时候就三块钱买一盆煎猪血,除了五十多度的二锅头也没有其它酒可以挑,不过我们那时候能喝,两个人一瓶,三个人两瓶,那时候也没有一次性杯子,喝酒一般都直接用碗,那会除了我哥我们其他几个人生活都紧,所以一般喝酒都是我哥请”说到这儿,小胖爸爸举起了装满了可乐的杯子和民叔碰了一个。
  放下杯子,民叔吃了几口菜又接着说:“后来在过两年村里就有人卖烧鸡了。”民叔一边说一边将脸向小胖爸爸转去,脸上略带几分笑意对小胖爸说“哥你还记得吗?那年你、我、小旺、结巴、喜子,咱几个晚上去地里看瓜,那夜的天气和今夜也差不多,比这宽敞多了,咱几个凑钱买了两只烧鸡,四瓶酒,到瓜田以后又摘了几个瓜,将烧鸡、瓜和酒往地上一放就开始了,一边划拳一边说笑一边喝,没有碗直接拿着酒瓶你一口我一口,一口鸡肉一口酒,好不过瘾”小胖想了一下这大概就是《水浒传》中说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吧。
  小胖爸爸举起可乐和民叔喝了一个抬头看了看天空迟疑了一会儿讲:“怎么能不记得,那时的烧鸡还是用黄草纸包着,可我还记得那夜的月亮比今晚的圆,月光比今晚的亮”,小胖妈妈此时打趣道:“看这两个黄土快要埋半截的人,一说起当年马上精神焕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年轻的时候了”引起在旁边的我们一阵大笑。
  他们两个也一块笑了起来,而后民叔又接着说:“那时候是穷,记得我和忠良一块去卫城当建筑工时,晚上去大排档吃饭,要一份五分钱的凉拌豆芽,然后就开始吃米饭,因为那的米饭是免费的,只要点了菜米饭管饱,说出来也不怕你们几个孩子嘲笑,有时候菜吃完了就到其它桌上剩下的菜往自己的碗里扒,然后接着吃”听到这儿谁都没有笑,而几个孩子的脸上反而有了些凝重地表情,是啊,像他们这般年纪的孩子谁又经历过为一口饭而放下尊严的生活,又有几个吃过这番苦呢!像他们在学校里谈论着游戏、恋爱、电影的年纪时,民叔们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些年头了,在经济时代的大潮中戏过几次风浪了。
  小胖爸爸随声附道:“都不容易啊!”此时小胖举起酒杯朝着民叔和他爸爸示意,敬你们一杯,阳阳和亚亚也端起杯子,向两位长者示意。民叔喝了一口接着说:“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们都长大了,那时候虽然穷但感觉过得很轻松,工地上的工头是忠良他二舅,给主家砌墙,我和忠良只管砌上面几层,每天将进九点才开始慢悠悠地向干活的地方走去,到那后他们干早班的差不都将下面几层都砌好了,我们才爬到上层开始干活,每天早上看见我们的工友都开玩笑讲:你们两个比工头还舒服。”讲到这时候民叔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
  而后民叔又接着说:“现在那,每个月房贷要五千、亚亚生活费一千五、在这的基本开销两千左右、给老家得老爹打一千五。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想离这最基本的一万块还差多少。我这是前半生给别人盖房子,后半生给儿子买房子”话音未落小胖爸爸插话道:“阳阳的工作找的怎么样了?”民叔道:“算是有着落了吧!不知是喜是忧啊,通过学校的招聘给他签到洛城了。”小胖爸爸道:“那不是挺好的吗?”民叔皱着眉道:“工作是有了,可我的房子不是白买了吗!,洛城离这也不近”小胖爸爸安慰道:“现在高铁怎么快来回也不用多长时间,老大走了还有老二嘛!”民叔自己喝了一口酒,吃了点菜看着他的两个儿子道:“老二!这个小城里现在还没有适合老二专业的工作”阳阳和伟伟相互对视了一会儿,此刻空气的流动速度一下减慢了,见此景小胖马上打趣道:“叔,你辛苦一辈子了,他们都不住,你留着自己住呗,非得留给他们你也该享福了不是。”听到这儿大伙又哈哈笑了起来。民叔看着小胖爸爸,哥俩会心一笑,民叔对着三个孩子说:“小子们,现在还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退出江湖的时候,关于我们干不动活了以后怎么办,我哥俩商量过了,到那时候我们就一块回老家,弄几间简易板房,不过将里面装修得好点,闲着没事就把我们几个老兄弟叫一块,喝点、聊聊天再打打麻将,暖和的时候在种点粮食种点菜。,说实话,虽然我已经到安城快二十年了,媳妇、孩子、生意都在这里但我从来都不认为这是我的家,也从不认为我是安城的主人,我只是一个来这里谋生的人,所以我老了以后还是要回去的。”小胖爸爸向民叔举了举杯子,豪爽地讲道:“来,民干一杯,句句说到我心窝里了”旁边小胖妈妈笑道:“别吹牛了,等咱们老了,还由咱们,还不是孩子们把咱们放那就在那,到时候都一把老骨头了,你以为还由得你想干啥就干啥吗!”听到这儿大伙又大笑起来。
  谈笑间第二瓶酒只剩下一小部分了,民叔正要拿起酒瓶向杯里倒酒时此时只见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紧地抓住了酒瓶,然后略带怒气地说:“民你今天晚上喝的够多了,不要再喝了。”小胖爸爸低头看了看表,也马上开口道“今天喝的不少了,你以为还是咱们年轻的时候啊,下回见面时咱在接着喝。”其他人也随声附道:“喝的挺多了,别喝了。”民叔看众意难违,手就慢慢缩了回去,然后民叔开口道:“平时见面的机会少,借这个机会那也让你们几个小兄弟相互再认识一下。”小胖和民叔的两个儿子相互点了点头。几个人相互又聊了会儿,就各自回去了。
  人的一生中欢快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的,不经意间几个小时已经在你言我语杯盏交错中流向了远方,在众人的记忆中成为了永恒。
  此时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路灯在如墨色般的夜空下呆呆地站着,口中吐出昏黄地光抚慰着深夜疲惫的小城。只是偶尔还有跑长途地大货车从中驶过。
  在回到另一个边缘的路上,小胖问他爸爸,“民叔的右手是不是有毛病?”小胖爸爸边开车边说:“是有毛病,我认为你以前就知道,原来你不知道!”小胖爸爸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讲道:“你民叔赚得是辛苦钱,他的每一分钱都是一滴血一滴汗换来得,他说前半生给别人盖房子其实是不准确的,他只干了两三年的建筑工,后来就虽他的亲戚来了安城,做废旧门窗收购,那是十几年前安城的楼房大多数没有电梯,无论是数九寒天,还是六月三伏都将自己卸下得废旧门窗从楼上背下来,然后你婶儿在家将一些还可以用的旧门窗在刷上新漆,在稍作包装当新的或半新地卖出去,不能改的就用电锯将它们锯成废料卖给收木材的。”
  这时候小胖的妈妈给小胖爸爸打开水杯,让他喝了口水。而后小胖爸爸接着说:“有一年冬天你民叔开着他的汽油三轮车从林城往安城拉废门窗,天刚下过雪,路还很滑,傍晚时他得到消息说明天木材要涨价,不顾那边生意伙伴的劝阻他自己开着三轮车载满了货,还超载了许多,从林城连夜赶了回来”小胖听着听着瞪圆了眼睛,口中颤颤巍巍吐出几个字:“林--城,现在还都是大斜坡、山路,更别说几年前了,这边是路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沟,人要是掉下去连个渣都找不着,去年我旺伯出事的时候我去过。”
  小胖爸爸接着往下讲:“后来你民叔给我们讲这件事的时候,说他现在想想也后怕,大冬天的山里的风迎面袭来冻的你全身好像反复地被刀子扎一样,不仅冷那山里的风还带着怪声,听起来好像去了一趟“下面”,这边是山体,另一边就是山沟,开着车往旁边瞟一眼,感觉山沟里还向外面冒着气,他边开车边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一直到安城里面我嘴里的烟就没停过,眼聚精会神地看着盯着前面的路,当时谁要是在旁边叫他一声,估计能把他吓个半死,到家后两条腿冻地一直发抖,他媳妇赶紧给我倒热水泡脚,泡着泡着你婶儿一下子哭了。但当时年轻,手里也缺钱所以做的时候就没想那么多,当时为了多挣点钱不得不怎么干呀!”
  小胖又问道:“那民叔的右手是怎么回事?”小胖爸爸笑道:“听故事就不要着急,给你讲讲我们这一辈人的血泪史,也好让你明白钱不是大风刮来得,也不是你伸手要钱的时候我就应该是你的提款机。”小胖略有歉意地笑了笑。
  小胖爸爸接着讲:“有一次你民叔才用电锯处理废门窗,双手按着木板将木板锯开,一个走神手一滑将右手一节食指锯了下来,当时马上叫了救护车,人是没大碍不过食指肯定不会再是完整的了,我们去探望你民叔时他并没有沮丧而是和平常一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有时我们在一起,拿东西倒酒时他会偶尔调侃一句:哎,少点什么做些事情的时候是不太放方便。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哈哈笑上几声。”
  三

  小胖爸爸讲道这换了口气,接着说:“别说你民叔,就说我和你妈,那时候我们刚出来做生意,将你丢到了老家,由你爷爷来带,最穷的时候我和你妈两个人每天只能吃咸菜和馒头。现在有时候想想我们怎么做是为了什么,供你们上大学又是为了什么?老话讲养儿防老可现在为了你们的工作和未来又不得不放你们去更大的城市,不仅没离我们越来越近反而是越来越远。”小胖越听心里越觉得不是滋味马上打趣道:“再远也会回来得嘛!就像你们年迈时无论如何也要回老家度过余生一样。听到这儿小胖爸爸打起精神了马上顺口说到:“对喽儿子,记住今天你说的话,我们老了以后是一定要回去得,安城只是我们出来谋生的地方,房子也只是我们暂时住的地方,不是我们的家。”
  车子从小城的一个边缘又回到了另一个边缘,下车后小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回到住的房子里,小胖的爸爸妈妈洗洗睡下了。小胖回到自己的房间透过窗户审视着这个深夜安静地小城,想想民叔和爸爸讲过的话,心中有几分凄凉。
  小胖心想:他们年轻时在经济大潮下从土地中走出依靠着辛勤的劳动和胆识在走进城市地过程中跌跌撞撞甚至以命相搏换取在城市边缘地房屋、子女获得更好教育的机会和更为优质的生活条件。年迈之时虽然他们最密切的亲人和一生拼搏、积攒下来的东西都在这里,在这里也可以享受到更为优质地生活但他们最终并不认这是“家”,他们的家是那个他们当初迫于生计离开得地方,那个有着和保持着同样生活习惯和口音得小村庄,在远处的小村庄,无论如何也要回去得村庄。又不得不看着子女离自己越来越远。像父辈们说的那样安城不是他们的“家”,但安城或许已经是“孩子们”的家了。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3-20 20:52:10
  @非墨非我 文字很实在,欣赏!
楼主非墨非我 时间:2017-03-21 17:39:34
  谢谢装裱和观赏,用文字来记录时代洪流下这类人的生活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3-23 12:42:24
  欣赏。问好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3-23 15:03:14
  @非墨非我 推荐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3-24 18:07:47
  @贾庄当真 谢谢领导!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3-24 20:36:44
  @非墨非我 祝贺朋友上首页 部落精华!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3-25 09:17:33
  祝贺!
楼主非墨非我 时间:2017-03-30 17:36:16
  谢谢各位将作品推上精华
楼主非墨非我 时间:2017-03-31 17:55:15
  其中不足还望各位朋友多多指教,谢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