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艾希的帅哥和掉下树丫的精灵

楼主:黄任童 时间:2017-03-25 20:00:26 点击:2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艾希帅哥的故事
  “纪欣,她是你的新同桌。”班导指着新生对我说。
  “你好!”新同桌很友好的打着招呼。
  哎,烦!为什么老班总是要将新生弄到我的座位旁呢?气死了!好不容易在几天前才赶走一个喳喳呼呼的家伙。我心中忿忿的想,却也只有皮笑肉不笑的招呼着。
  身旁的她倒是不在意的整理着东西,看来是和以往不同类型的女生了,这倒是落得我轻松。

  哦,这么快就是午间了,惨,快逃!可恶!已经来不及了。
  “欣,请你滑冰。”一位长发美眉‘善意’的邀请。
  “对不起,我有事。”
  “喂,你怎……”
  “欣,走啦。”
  救星终于出现,我拿起包就往外跑,其它噪音都靠边去吧。
  说了这么久,还没向大家自我介绍呢。本人姓名纪欣,年龄十七,性别,哦,别误会,并非帅哥,更不要以为被美眉搭讪就是男生,乃是我孪生哥哥——帅哥的妹妹。
  说到帅哥,我可得介绍一下了。他乃我的孪生哥哥——纪帅,当然是一副帅样,是我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美眉心中的白马王子,而那剩下的百分之 零点一就是我了。
  别看那些美眉平时对我特好,但可怜的我只是个替身而已,美眉们的接近,也只是乱玩一把的当作踏脚石。而且我又苦命的是全校男生公认的大敌,谁叫我是间接掠夺他们GF的凶手呢,可怜啊……
  “谢啦,帅哥。”我很江湖的谢了刚刚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他。
  可身旁的他很不给面子的不吃这一套,继续向前走,对于这些呢,我已见怪不怪。不过帅哥和我在这个时间都得小心的回避一些一不小心就会粘上的‘蜜蜂’。
  “纪欣。”忽然有人拍了拍帅哥的肩。这怎么回事?但帅哥似乎并没有搭理的打算。
  “等一下。”后面的人好像仍不死心。
  “我不是纪欣。”终于帅哥冷冷的回答。
  “喂,别开玩笑,我是你的新同桌——艾希,我只是向你问一些事儿。喂,你别……”我的新同桌快马加鞭的赶上来,但后面的话早已被气愤的帅哥打断。
  “我不是纪欣,别烦我。”
  “你……”
  帅哥转身狠狠的瞪了一下艾希,又继续向前走。
  艾希有过一怔,而我也恶作剧的调转了身,给这个将我视为空气的新同桌唬得直愣。
  “你……你们……”又是一阵哆嗦,很恐怖吗?
  “喂,纪欣,你太过份了!”这下倒好,艾希人是认出来了,矛头却直指向我。
  “小姐……”很冤呢,明明是自己认错人。
  “喂,前面的那个,你拽什么拽,只是认错人而已。”艾希又很有个性的指着了帅哥,对,很有个性!
  “有个性的同桌,交个朋友吧,”我友善的笑对着艾希,继而又对前面走掉的帅哥喊到,“帅哥,很有特点的女生哦。”
  帅哥终于又转身,啊,竟然回给我一个“你白痴”的眼神。
  咦?
  “喂,那个姓纪的,你那是什么眼神?”
  哦,原来有人自动替我接下了卫生眼,哈,真好玩,终于有个人吼吼帅哥了,我不禁狂笑。
  “笑什么笑?你这个臭男生也不是什么好德性,吊儿郎当!”艾希猛然又用怒眼直杀我的细胞。
  矛头又指向了我,都是狂笑惹的祸,可被这样形容还算酷的女生——我,是不是太逊了?刚准备说话,却听到:
  “小姐,麻烦你眼睛放亮点。”帅哥又望向了我,我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
  “还有这位小姐,如果你还不改变形象,以后有你好受的。”
  切……这点威胁,听了百八遍了,我还怕你。总算松了口气,以为什么呢?谁叫我偏爱这样,所有一切以学习帅哥为标准,顺便透露一下——麻烦也不少。
  “什么放亮点!你……”河东狮吼刚开始却又愣了下来,“什么?小姐?他……他是……”这个艾希未免结巴得太多了吧。
  “我是女生。”
  “她是女生。”
  兄妹俩忍无可忍的都吼了出来,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掉,留下那个结巴同桌在那里发愣。

  与艾希同桌一礼拜之久,也许是臭味相投,我们成了死党,关系好得没话说,她可是经常帮我忙哦,比如现在:
  我正踏进教室,就见帅哥和艾希谈着什么。嗯,帅哥还是一副超认真的样儿。哇,各位不要被唬了,这可是帅哥的追GF计划之一:
  就在这些天,帅哥发现了艾希这位好秀才(即优秀人才),所以他决定要好好爱惜这位秀才,展开狂追计划,真难得啊,这可是有史以来帅哥的第一次。
  看啊,计划第一步:
  “艾希,周末有节目吗?”帅哥帅帅的问到。
  我可不忘临时插上一脚:“嗨,艾希,帅哥是想你和去约会。”
  艾希的脸一下绯红,而帅哥仍然呆呆的等着艾希的回答。
  “我也要去,呵…到哪儿玩呢?哥,你想好了吗?”我有多久没有直接叫他哥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这是我恶作剧的专属称谓。
  “还没想好,由艾希决定。”帅哥脱口而出。
  哈……这下两人的脸都给红了,然而帅哥更气恼的瞪向我。
  “艾希,快决定要去哪儿,难得帅哥这么听嫂子的话。”我会放过才怪。
  “什么嫂子?我不和你们说了。”艾希又要打马虎眼了。
  “喂,你仔细想好,”帅哥对着艾希酷酷的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掉了,然而还是不忘针对我,“你,不许欺负她。”
  老天,有没有搞错,这么快就倒边了,将来还得了。我朝走人的那一头大喊:“放心,我不会去做超级电灯泡的,好好爱惜你的艾希吧,可千万不要烧到别人。”
  这下另外两个人又该跳脚了。

  还不到两个礼拜,我的身旁又空荡荡了。那个艾希早已重色轻友的转移了阵地,而我是无聊+无聊,只能望着那张空桌子发呆。
  又是一天,班导叫了我一声,抬头,只见班导指着身边的男生说:“你的同桌将是他。”
  啊?是一位帅……帅哥哎,可……
  “哥们,多关照,鄙人岳帅樊。”他帅帅的和我打招呼。
  岳帅樊?为什么我的心在感到一阵冷颤呢?难不成该我的故事上演了?


  掉下树丫的精灵
  岳帅樊觉得自己总是无所谓的活着,因而又因为家的随时搬迁,又无所谓的转入了新的学校。
  无所谓的课程,又无所谓的逃课,反正总觉得自己是什么都有而又什么都没有的感觉。无所谓,反正自己什么都不需要。
  呵,原来教室中早有了“不良份子”,果然是无所谓的课程。
  “嗨,哥们,你也在这里啊。”岳帅樊帅帅的和同桌打招呼。
  纪欣看了看自认为笑得很帅的同桌,不想搭理,自从这个新同桌来之后,就一直有点毛毛的感觉,况且自己最不喜欢的就是比自己还要帅的人。
  “哦,岳帅哥,你怎么也跑出来了?不怕被老师当掉吗?”同属不良份子的一个女生问到。
  “无所谓。”岳帅樊无所谓的一个动作后就倒头大睡。
  “好家伙,你们真是会享受啊,”所谓人未到声先到,“喝茶的喝茶,睡觉的睡觉,你们真不怕毕业分数被当啊?”
  刚想喝点水润润喉的纪欣被吓得差点呛到,这会儿怎么会被班导抓到呢?
  “你们几个丫头,又在闲聊些什么呢?”班导无可奈何的看着几个安份的学生,可是真要当掉她们或是骂她们一顿又不忍,因为他们的优秀又是不可置否的。
  “无所谓的课程,无所谓的逃课嘛,班导。”纪欣吊儿郎当的说出自己的理论。
  咦?刚有些睡意的岳帅樊没有抬头,却奇怪好熟悉的话哦?
  “哎,你们这些丫头骗子,真是我的悲哀。”班导也懒得多费唇舌,摇了摇头走出教室。
  “班导,你弄错了,这里还有个不是丫头的呢。”
  切,就是嘛,哪有男生愿意自己被说成是丫头的,虽然这个纪欣有时的确是有些女性化。岳帅樊心中迷迷糊糊的想着,可是没有抬头的他并不知道纪欣是指着他的头对班导说的。

  岳帅樊悠闲的踱步到了刚刚相中的大树下,应该是个可以小眠的好地方吧,枝繁叶茂的正好可以隐藏自己,上百年的大树丫用来睡觉也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哇,救命啊!”还没走到目标就听见一阵惊叫,忽然一个“物体”从天而降,岳帅樊想也没想的匆忙跑上前接住了下坠“物体”。
  定睛一看,咦?原来是个穿着绿衣服的女孩,怎么有些面熟?
  “哇……好险,好险,”女孩子挣扎着逃离岳帅樊,“啊?啊……是你啊!”
  岳帅樊有些惊喜的看着眼前灵洁的女孩,不禁问到:“你是树丫上掉下的精灵吗?”
  “啊……谢谢……”女孩只是惊慌的道谢然后飞快的跑掉了。
  “掉下树丫的精灵……掉下树丫的精灵……”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话是那么的熟悉?岳帅樊一边走一边莫名其妙的问着自己。
  真的好熟悉的话,似乎……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说过这么一句话。
  “精灵……精灵……欣欣精灵……啊!是欣欣精灵!”终于岳帅樊想起儿时的玩伴,“欣欣、帅帅——欣欣、帅帅……”
  只见一路上岳帅樊狂冲的身影直闯教室:“纪帅?纪帅?纪帅在哪?”
  一个身影朝声源处转过来,莫名其妙的问:“谁叫我?有什么事?”
  岳帅樊望着眼前的人,有些欣喜的问到:“是纪帅吗?是那个帅帅吗?我是小樊!”
  “帅帅?小樊?”纪帅脑袋上出现了三条黑线,扯动着嘴皮念着这乱七八糟的语言。
  “嗨,帅,十年前的小樊。”岳帅樊精简的继续解释。
  “小樊?啊那个小樊!”纪帅好像也想起了什么,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
  岳帅樊知道自己找对了,高兴得更加语无伦次:“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我的欣欣精灵?”
  纪帅总算想起那个小樊,他脸上也算是有些惊喜的表情对着另一头的纪欣喊到:“欣,是那个小樊,你记得吗?”
  “什么小樊?纪帅哥,注意你的形象。”纪欣没好气的说着纪帅,她根本不知道那两个人在说什么。
  呃?岳帅樊听到这冷冷的话身体僵住,欣欣精灵不记得他了,他的心不禁有一种往下沉的感觉。
  “樊,不要对纪欣抱有希望,她已忘了十岁那一年。”纪帅平淡的叙述着事实。
  “什么?为什么?”
  “那次从树上掉下来虽然有你做垫脚石,可还是伤到了头,然后就忘了那一段的事。”
  “什么?就恰好忘了那一段,恰好忘了我?”
  “而你之后也没有再出现,不是吗?或者是特意的那一年。”纪帅的口中有些无可奈何,又或者是兴灾乐祸?
  “特意?我也没办法,爸妈又得转移了,没等我向你们道别。”岳帅樊有些歉意的说。

  之后,总是听到这样的话:
  “欣,我们去吃麦当劳吧。”
  “……”没反应。
  “欣欣,我们去游乐园。”
  “……”还是没反应。
  “欣欣精灵,去约会吧。”
  “……”当然没反应。
  “欣欣精灵,去爬树吧。”
  “你这个神精病,那是我的专属地,你休想染指,滚远点!……”
  天啊,果然如纪欣的预感,这些是她的大麻烦,她将暂无宁日。而岳帅樊也终于不再是什么都无所谓,他一定要找回掉下树丫的精灵曾经所有的记忆,一定!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26 09:19:50
  @黄任童 沙发欣赏支持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4-04 08:00:48
  欣赏。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