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过年的给你看这个,呵呵不礼貌呃!

楼主:夜青灰 时间:2018-02-17 13:58:19 点击:2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如果你有幸去过两目山,发现陡峭的山间绝壁搁置着一只巨锚神器,那就不要奇怪,正好说明了在远古时期此地是一片汪洋海底。那为何就变成了陆地呢,而且两山耸立遮云蔽日。若是大面积状似圆脸般雪白色的云团浮游到山顶做背景,远远望去这两座黑黝黝的山脊目洞洞的可不就成了人类的眼睛。恰巧的是遇见电闪雷鸣之夜,那两只巨瞳喷射着万丈火焰,这神奇的画面可真是让世人惊叹啊。所以说当地人称这座山为两目,也算是恰如其分合情合理了吧。
  如果你要问我这海水后来去了哪里,若是遗留到现在,碧波荡漾一望千里,划船出海捕鱼岂不省心省力。你要是存心这样说,我觉得你好没道理,甚至是迂腐至极唯利是图。可惜我已垂垂老矣,若是再年轻个十年八岁,我定然会跳起来与你切磋武艺,打的你满地找牙基本上毫不费力。你怎么就不捧着脑袋想一想,若是这两目山历来阴风怒号浊浪滔天,祖宗都活不下去,又怎会有了后来的傻乎乎的你。
  今儿可真是好天气,我坐在家里仰望两目山絮条状白云断断续续绵延万里,突然就有了续写故事的勇气。我铺开纸拿起笔跃跃欲试准备走个万八千字。请你一百个放心,我绝对有能力把千年前的往事从故纸堆里一一扒拉出来,在加以精雕细琢,慢慢地你就会发现,一具具血肉丰满的躯体跃然纸上。而且人物类型肥瘦搭配雍容华贵貌美无敌。有他们来演绎一幕幕动人的爱情故事,让你在张口结舌之余能够悄然忘记时间的快速流逝,最终给予生命一个完美的解释。
  对于自然风光的描述向来就不是我的长处。若是信手拈来生搬硬抄一气那才是我的拿手好戏。不要脸的人说些不要脸的话,还那么津津乐道表情放肆,哈哈,敢情是吃了屎么。
  远古时期,站在两目山顶极力远眺,那可真是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眼波流转之余你还会发现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葱葱。这会儿我都憋不住笑,抄的可真不少。这熟悉的韵律会不会让某些人气炸了肺。忽然间一团黑影自万里长天而来低空飞行,翼展粗略估算足有三千米,它每一次挥动翅膀都会掀起滔天巨浪,吓得那些个座头鲸魂飞魄散四处逃难。此物的尊容异常恐怖,光秃秃的脑门就安装一只眼珠子,没有眼睑罩着,平地鼓坟,好似超大枚水晶球咕噜噜转着,喷射的寒光足以让海水瞬间永固,花见花死,树见树掉皮。这到底是何方妖孽,不瞒你说,我翻了好几百部古籍做参考,口干舌燥之余才发现此怪的形体,有点像是阎王爷家里养的宠物,诨名叫独眼兽巨野。这巨野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为何不在阎王爷家里好生待着吃骨灰喝人血。是不是犯了什么错,偷情?自虐?杀人放火?你要是问我,嘿嘿,我也不晓得。今儿这情况有些反常,巨野一般不去海上玩耍,吃的喝的都有朱毛城里的老百姓供着,每月就吃一顿,月圆之夜,活牛活羊各一千只,吃的时候也不用开肠破肚烹炸煎煮,独眼巨野张开弯钩大嘴,像吃饺子似的一个个往胃里扔。吃饱喝足再捎带七七四十九个童男童女回去当零食,生活过得相当惬意。巨野倒也仗义,这些条件若能一一满足基本上不找麻烦,要不然就会立马翻脸,翅膀随随便便那么一掀,这海水可就开了锅,噌噌往外冒巨泡,单个算来足有百丈高,浩浩荡荡呈野马奔腾之势直扑岸边,摧毁房屋毁坏良田。所以老百姓一般不敢招惹巨野,宁肯自己受着天大的苦难也要把巨野伺候的舒舒服服。其实暗地里都恨死它了,巴不得哪天一个跟头摔下来变成肉酱才好。
  这独眼兽巨野今儿有点反常,它在海面上低空飞行,似乎在搜寻什么。时而盘旋,时而收起羽翼好似炮弹俯冲直下。没过多久,这平静的海面忽然下陷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海水急速旋转越来越快,竟然出现一个几百丈宽的黑洞,此时的海水慢慢静止下来,似乎要睡着了一般。突地一生惊雷炸响,黑洞里瞬间跃出一头庞然大物,犹如巨蟒直冲云霄。它通体都是金黄色,鳞片闪闪,自带风雨雷电。朱毛城里的老百姓登时傻了眼,吓得纷纷长跪不起,口呼龙王大驾光临,龙王万岁,万万岁。
楼主夜青灰 时间:2018-02-21 08:09:31
  天空乌云翻滚惊雷阵阵,一场殊死搏斗在所难免。巨野大鹏展翅一飞冲天,很快就成一黑点。龙王在道行上似乎略逊一筹,打着眼罩四处观望呢,殊不知那狡猾的巨野从天而降,一双利爪瞬间就擒住了龙王的脖颈,可怜的龙王被人家捏住了命门一时动弹不得。巨野得意万分对天狂啸,差点把天上的星宿给震掉。巨野锋利的爪子好似铁钩深深刺进龙王的肉里,一时血流成河,将海面染色。巨野振翅数下,飞临双目山顶,这里有个足球场大小的石臼,巨野满打满算的是要把龙王放进盘子里好好地享用。巨野以为龙王早已流血而死,它慢悠悠起吊数次摆布。它把龙王的尸体仿照盘式蚊香的格局一圈圈摆好,模样煞是好看,有点色香味俱全。
  巨野来回走几步,连连乍舌,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超级大作。它忽然发现龙王的鼻孔里一开一合似乎在吸气。登时就怒了,原来你还没死啊,你要是不死,我又如何安下心来开饭。还是先结果了你吧。这巨野张开大嘴准备痛下杀手撕咬龙王的脑袋,千钧一发之际,独眼兽巨野忽然就看不清了。怎么会看不清呢,而且一阵阵刺痛令它站立不稳。幸亏那只水晶球似的眼睛异常坚硬,余光中它发现,一只半人半狐的小妖精躲在宝塔松尖顶弯弓搭箭瞄准自己的眼睛呢。好像是有毒吧,眼珠子这会儿疼得要命。巨野一时惊慌不已,挥爪扫向宝塔松,百丈高的宝塔松瞬间被放倒,狐妖也跟着甩没了影。这时候独眼水晶球居然开始慢慢化脓,一阵钻心的疼痛令它瞬间昏厥,它看不见摸不着,硕大的身躯摇摇晃晃走了几个癫步之后一头栽下山顶。一声轰然巨响,巨野滚落在银白色的沙滩上。
  此时的朱毛城竟然被震塌房屋数万间。可老百姓却敲锣打鼓奔走相告,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更是喜极而泣。巨野死了,这真是天大的喜讯啊。几十万人操起斧头和菜刀潮水般冲到沙滩上准备肢解独眼兽。这巨野身躯就好似一座大山俯卧在那里,老百姓把城里最高的云梯搬过来也只能够得着独眼兽的腿关节。那就先卸下来再说。几百个人头也不抬刀劈斧剁好一气,有些工匠指定是掌握了刨丁解牛的独门秘籍,一把弯刀用的真是娴熟至极,在巨野的腿骨缝筋脉里蜿蜒游走快速切割,效率出奇的快。功夫不大,巨野的一条下肢就被卸了下来。分离的那一刻,剧痛让巨野瞬间又苏醒了,它惨叫了两声,用力挥动翅膀,一阵狂风乍起卷起飞沙走石,天地陷暗,日月不辨。巨野挣扎着摇摇晃晃再一次飞上了天。从此后,再也没有看见巨野出现在两目山上。有人说它可能早就死在了海里喂了鱼虾。逃走后的巨野留下一只大脚,朱毛城里的老百姓足足吃了一年才将其消化掉。
  再来续写山顶上的奇闻趣事。刺杀巨野的是一只小小的银狐。她是为银狐家族报仇而来的。有一天她家世代居住的洞口突然就被独眼兽发现了,它挥起利爪连拉带拽,大搞破坏,银狐家族辛辛苦苦建造的地下王国不到一分钟就被巨野給荡平了。银狐家族的子子孙孙更是在劫难逃,全都成了巨野嘴里的美味。只有小银狐在妈妈的庇护下安然无恙,可她眼睁睁看着母亲被巨野的利爪碾压的血肉模糊。她发誓要报仇,不报此仇决不罢休。她寻访天地九州,希望能找到制服独眼兽的秘密武器。最终在一位仙翁那里获悉,想要制服巨野这头庞然大物,首先要弄瞎它的眼睛。虽说它的眼睛就像有钱人的大墓宽广无垠,根本无从下手。但是就怕一样东西,只有它才能将其一举摧毁。什么样的东西才具有如此大的魔力呢,答案就是吞食芥末山谷里毒蜘蛛。那我会不会被毒死呢?银狐天真地问。仙翁摸摸胡须提醒她可先尝试着吞服母蜘蛛下的虫卵开始,慢慢适应,将自己变成一个收集毒液的容器,继而用自己的鲜血浇筑武器去毒杀恶魔独眼兽。小银狐半信半疑权且听之信之。她来到芥末山下四处搜觅毒蜘蛛。那些山谷幽深之处蛛网纠结密布倒也数不胜数。蜘蛛的虫卵也是一道美味,吃多了毒性也不小,小银狐居然被放倒了,昏睡半月之久才苏醒过来。饮过山泉水之后,身体明显好多了。慢慢地虫卵的毒性就对她不起作用了,她开始吞服小一些母蜘蛛,最终,当她把碗口大小的母毒蛛整个塞进嘴里的时候竟然也能毫发无损,完好如初。
  春去秋来日月如梭,身居芥末山的小银狐渐渐长大,在仙翁点化之下她居然能摇身一变幻化成一名楚楚动人的美少女呢。可是没人愿意敢多看她一眼,因为如果她不小心打个哈欠,她周围的草木基本上都得死去,就更不用说那些飞禽走兽花鸟虫鱼了。她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毒王啊。羽翼丰满的小银狐回到了平度两目山,恰巧遇见龙王单打独斗巨野兽,可惜的是他俩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龙王惨败命悬一线。巨野擒获龙王优哉游哉回到巢穴,这一幕可都被小银狐看在眼里。小银狐割开手腕将新鲜的血液涂在一根根又尖又硬的松针上,然后像箭簇一样摆放在箭壶里,她弯弓搭箭对准巨野发射了第一枚毒箭,可惜的是力道太小伤不着人家的半根毫毛。巨野在石臼边洋洋得意踱步的时候,它的脸面始终在塔松的顶端隐隐浮现。机会来了,小银狐飞快地爬上了百丈高的包塔松。这里真是视野开阔打伏击最理想的场所。因为敌人就在鼻子底下嘛。
  小银狐用力射出了第一只毒箭。这毒箭不偏不倚正中靶心。沾了毒血的箭威力不能小觑,独眼兽巨野登时就摇晃数下。小银狐抓住时机连发连发几百只毒箭,很快巨野的眼球表面就好像有数不清的刺猬在攒聚。巨野终于发现了气势汹汹的来犯者,顿时恼羞成怒,挥起爪子将百丈巨松拦腰斩断。银狐来不及逃走半空中被甩了出去。这一切龙王看在眼里,当小银狐发送第一只箭的时候他就激动的热泪盈眶啊。巨野跌下了悬崖,小银狐空中飘飘荡荡,眼看着就要追随巨野跌下山涧,龙王吓得周身飘起冷汗,他四肢已不能动弹,只有龙尾尚能灵活自如,它迅速甩出龙尾,就在半空中稳稳地把小银狐娇小的身躯给托住了。

楼主夜青灰 时间:2018-02-21 08:11:47

  俩人见面时都有些腼腆,相互致意抢着说一些感激救命之恩的客气话。只不过龙王的说辞有些虚弱,伤口一直在流血。这事难不倒小银狐,那百丈高的塔松被巨野击倒之后断为数截,喷薄的都是粘稠的胶液,俗称松胶是也。这玩意治伤尤其好,麻醉止痛不说,还能快速复原伤口的凝合。小银狐搬来大量的松胶堵漏龙王脊背上的数道伤口。不到一个时辰,龙王的脸色明显好多了,说话的底气也够充裕。感谢的话说的太多只会招惹小银狐嗔怪的目光,他只好自报家门把乳名说了出来。若非如此亲近,又怎会芳心暗许呢。我在家里排行第九,家里的兄弟姊妹通体都是银灰色,单单是我遍体黄金堆砌,所以家人都亲切喊我一声金九,你也可以这样喊我。姑娘你呢,如何称呼,直呼银狐不大好吧。小银狐笑嘻嘻说,我在家里排行第十,你说喊我什么好呢?金九抚掌大笑,如比看来,我金九,你当然是银十了。小银狐立马板起脸来一副嘲弄的语气,你呀你,语文是跟谁学的,不会是二哈嘴对嘴教的吧。你就不会灵活一些换个字,又好听又好记。金九一时涨红脸,不忘连连催问,那你告诉我,到底是哪两个字,难不成是吟诗吗?小银狐爽快点头赞许,看来啊,你这家伙不傻,一点就透呀。
  说起家事,俩人又沉默不语,原来龙王整个家族也是被巨野給满门抄斩活口不留。如今看来,金九银十都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儿。好在大仇已报总可以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忽听得山脚下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又见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袅袅升起直奔东南方而去。金九膛目之下顿足叹道,完了完了,巨野它……它逃了,怎么没摔死这狗娘养的,这家伙会不会卷土重来啊。银十只是笑而不语,她盯着巨野远去的背影仔细端详好半天得出结论,你好好看看,巨野这狼狈样还能活下去吗,东倒西歪的,眼睛指定是看不见了,待会儿一头扎进海里淹死也说不定。金九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马精神振奋,你说的是真的吗,巨野的眼睛果真没救了吗?银十故作悲伤状,这事也说不定,我听说这病不是没有解药,若是寻到初乳妇女的新鲜乳汁抹一抹,那可真是对了症下了药。话音刚落,金九整个软烂成泥。银十见他这副恹恹鬼样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呀你,这话也当真,我是骗你的,走走,咱们下山去吃卤煮鹰爪。金九错愕的眼神问,啊,哪来的鹰爪,吃那玩意不是犯法吗?银十恨不得戳他一指头,喂喂,你眼睛也不瞎,伸长鸭脖往山下瞅一瞅不就明白了。金九倒也不傻,敲锣听音嘛,这话明摆着人家是在骂我呢。赶忙急赤白脸为自己争辩,眼睛瞎得应该是你吧,你好好看看,我这是鸭脖吗,正儿八经的龙头我的姑奶奶。这话一说,银十的小脸刷地熟透,扭扭身子不耐烦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呀,你不去我可走了。啊呀,你这鬼样子怎么下的去啊,朱毛城里的老百姓还不得被你吓死。金九笑呵呵说,这有何难,兴许你能变,我为何就不能变。说完,噗地坐地成烟,慢慢烟气聚拢,五官四肢显雏形,绫罗绸缎裁裁剪剪,转过身来,好一个风流倜傥美少年。银十看呆了,愣愣神,旋即假装视而不见,只管气咻咻前头带路下山。
  朱毛城熙来攘往好不热闹,沿街的门面挑着花里胡哨的旗番,有酒馆面馆制衣店,剃头挑子靠边站。歌舞类杂耍最博人眼球,里三层外三层人头攒动。金九见什么都好奇,看见热气腾腾的包子拿一个就塞进嘴里,烫的直跳脚哇哇叫。吃完不给钱,抬脚走人,被店主奋力拿下准备报官。银十又好气又好笑,你也真是傻冒,在这里吃东西是要花钱的,白吃白拿要挨打的你知不知知道。金九一时吓得直伸舌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你们人类的毛病还真不少。银十小脸一板正色到,你才是人类,你们全家都是人类。金九心虚连忙打躬作揖,娘子,小生这就给你赔礼,你大人有大量,麻烦你动动手赏我几个大嘴巴。银十忍俊不禁扑哧笑了。
  店主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赶紧给钱,不给钱,今儿谁也甭想走。金九哭丧着脸摊开手,可我没钱啊,要不我吐出来还你吧。银十一个趔趄 差点呕吐。谁知旁边一个要饭的老头靠过来,二话不说把一个铜板扔给了店主,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金九呆立在原地囧的手足无措,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啊,我可是声名赫赫的龙王啊,怎能沦落到被人救济的地步,吟诗妹妹,你赶紧借我几个小钱,我保证还你,哪怕是端盘子洗碗打工挣钱也要还你。银十笑得像一朵花样美艳,袅袅婷婷拉他一边小声责备,在我面前装穷,好意思吗,你身上不是有鳞片吗,赶紧抠下来给老人家不就啥都解决了吗。金九惊叹的目光,这玩意能行吗?银十点点头,绝对能行。金九哭了,可我怕疼啊。银十可不惯金九穷毛病,摁住他就下手抠,愣是抠下一张金黄色鳞片小跑着递给了老乞丐。老头捧在手里吓傻了,他认得这玩意,这可是成色极好的黄金啊,给你一个铜板你还我一锭黄金,你俩不是有病就是我在做梦。老头摇手坚辞不收。金九劈手夺过来扔在地上,气呼呼道,不要拉倒,我也不要,反正有的是。老头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看你模样不像是个傻子嘛,你知不知道,这么一锭大黄金能买下整条街来你信不信。
楼主夜青灰 时间:2018-02-21 08:14:21
  金九银十都傻眼了,哇塞,这么厉害。金九窜到老头跟前踮着脚再一次确认,大叔,你的意思是连同那间李记包子铺一同买下来是这个意思吗。乞丐佬捻须微微笑道,那算什么呀,买下一百间也不中。金九立马神气活现嚷嚷起来,大叔别要饭了,现在我全权委托你买下这儿整个一条街,包括那间包子铺。我请你当管家好不好?唬得乞丐佬纳头便拜,谢谢少主提携,老夫必当殚精竭虑管理好这一大片物业。
  有钱能使鬼推磨。才几天功夫,这事就办成了,这条街正式被更名金银街。乞丐佬姓鲁,人称鲁管家,也跟着一步登天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今儿特意过来垂手询问少东家,那家李记包子铺是不是该让他们卷铺盖卷滚蛋。金九大咧咧一笑,怎能和他一般见识,让他继续干吧,养家糊口不容易。麻烦你亲自去告诉他一声,从今往后少他妈的富贵不仁狗眼看人低。金银街尾有一处四合院,金九银十找人简单装修一下就住了进去。你知道俩人天天腻歪在一起勾肩搭背出出进进难免日久生情。很快就要谈婚论嫁了。这一年从初蠢到夏末一直干旱少雨,太阳热辣辣的像个大火炉闷声不语烤炙。树上的知了都干死了。半年来,金九的小日子过的是有滋有味舒舒服服,大中午的也不嫌热闷在屋里睡大觉呢。银十可就遭了罪,皮肤上都是热痱子,还不敢挠刺,怕掉毛皮。透过窗户发现金九住的屋关的严严实实,心里暗骂一声呆子就不怕热死。赶紧移步前来为金九开窗透气,让人费解的是,这手刚靠近门缝就感受到一丝丝的凉气。
  咦,真是咄咄怪事哪来的凉气呢,难不成这屋里藏着冰块。银十推门而入,令她吃惊的是,金九蜷缩在床上,身上居然盖着一床厚棉被。银十咯噔一下,会不会是生病了,早晨起来还有说有笑的,这么快就病入膏肓不可能啊。向前仔细观察才发现,这家伙睡的正香呢。抹一抹它的额头也是凉丝丝的。怎么会这样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管他呢,大中午的,这院子里也没人,再说这家伙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不如靠在他的身边睡一会儿。银十一边想一边掀开棉被,立马就惊呆了,棉被里的侧卧的躯体居然是金九的真身,密密麻麻金黄色的鳞片层层包裹,每一片鳞片都散发着寒气,简直就是一台天热空调机啊。银十惊诧之余不觉莞尔,差点忘了,这家伙本身就是龙族啊,常年身居东海龙宫,身上的这点凉气又算的什么呀。哎呀,若是持续干旱下去,田里冒烟,庄稼焦枯,老姓吃的喝的都没了,下一步差不多就得卖儿鬻女了。这时候来一场及时雨该是多么明智之举啊。哈哈,朱毛城里老百姓有救了,守着现成的龙王不用,这不是傻到家里了吗。
  银十连推带搡把金九晃醒。金九懵懵懂懂尚知道扯被子遮羞,早就被银十一把拽走,气急败坏道,睡啥睡啊,地理的庄稼都快干死了,赶紧去求雨去。金九抓耳挠腮想半天,指指自己问,你让我去求雨,你神经病啊。银十半点不恼笑呵呵编排他,你忘了你是龙王啊,你不求雨谁求雨。这一刻,金九有些痴呆,愣了好半天喃喃自语道,哎呀,我是龙王啊,咋把这事给忘了。咦,不对啊,你不该让我去求雨,应该这样说,让我来送雨才对。银十笑得忘乎所以歪倒在床上,你这呆子,不都一样嘛。让你去你就去,费什么话呀。金九突然安静下来,一眼不眨瞅着银十,一副含情脉脉样,吟诗,去可以,可我心里不踏实,万一回来找不见你,这雨不就白下了吗。银十半点没听进去,只是一个劲催促,哎呀,你这婆婆妈妈的我可真受不了,我保证哪儿也不去,就坐在家里等你,这总行了吧。金九也是得寸进尺往深处挤兑,说话你得算数,可别哄我,我走个一年半载也是常有的事,君不见,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就问你能否熬得住。万一我回来,见你身边围着一群小狐仔,你是让我哭呢还是让我笑。所以你得向我保证,这雨要是下的好,回来就让我娶你做老婆。
  这番混账话气的银十杏眼圆睁,可也无可奈何,明明是有事求着人家,若是再来一番恶语相向惹恼了金九不去上天求雨,也是一件火烧眉毛的事情,总不能牛不饮水你去摁下驴头吧。银十莞尔一笑计上心来,她一番酝酿柔情蜜意说道,相公去吧,奴家穿针引线在家等你便是,要是你顺顺当当回来,做你老婆又不是什么难事。金九一听真是喜出望外,他急不可耐就冲过去抱住银十亲吻,却被银十一把推开,语气可就比平时严厉十分,相公若是不走,我可要刀剪伺候了。金九吓得浑身一哆嗦,继而笑逐颜开,娘子息怒,我这就去,马上走还不行吗。只不过我上天的时候动静有点大,还请娘子先保护一下自己才好。银十诧异道,你走你的我玩我的,动静大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金九气的白眼一翻啐道,既然这样,可就别怪小生无礼了。好一个金九巨龙,只是念动一下口诀,身体开始急速旋转,身上的衣物瞬间被扯成碎片,继而狂风大作飞沙窜石,霎那间,一条烟囱粗细的金色巨龙冲天而立,屋顶被击的粉碎,院子里的大树被连根拔起。
  房门倒塌的那一刻,吓得鲁管家拔脚狂奔。妈呀妈。本来是有事禀报少东家的,谁承想遇见这可怕的一幕,原来他每天尽心尽力伺候的主子竟然是龙王和狐仙啊。朱毛城里的老百姓都看见了这壮观的一幕,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龙王居然能和平头老百姓朝夕相处其乐融融。喜得是,地里的庄稼有救了。半个月之后,这雨算是下来了,淅淅沥沥,不紧不慢难成大气。银十气愤不已,瞧这雨下的,跟得了前列腺似的。
  有经验的老农却竖起拇指夸奖,这才是好雨啊,一次灌饱,十年涝,得不偿失啊。没有金九陪伴的日子还挺寂寞的。这一天的冬夜,天上飘起鹅毛大雪,隔壁沈家却传来阵阵哭声,银十心下疑惑移步前去查看,询问得知这沈家老爷子前几天得了一种怪病,嗓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食不下咽啊。原先好歹能下去点水,到了今日越发凶险起来,不但水米不能进,竟然咯起血来。现如今来看已经是有气出没气进了。沈家的大儿子悲痛欲绝不忘吩咐众人趁着老爹尚未能咽气赶紧张罗着准备后事。银十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也没什么好方法施救。忽然想到自己有一身的毒武艺,何不弄出一丁丁点的毒汁喂喂沈家老爷子,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医好便罢,医不好就由他去吧。短暂协商沈家大儿,人家倒也痛快,一句无所谓,反正老爷子的前腿已踏进鬼门关了。银十琢磨半天,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选择从小剂量开始,不妨先拔一根尾巴上的长毛当针剂把老爷子的食道给捅一捅,她相信这长毛所到之处,那些大大小小的肉瘤还不是像泄了气的皮球被针刺捅爆化成粉末,随着食物的残渣一起被排出体外。想法是绝妙,不知能否行得通。银十暂时回到家里,她先幻化回原型,然后在自己粗大的尾巴上拽下一根又长又硬的长毛。银十用自己的唾液将其浸湿,心想,这剂量若是不管用,那就当机立断抹上自己的毒血。老爷子我来救你来了。
  银十搀扶起早已奄奄一息行将就木的沈家老爷,让他半依半靠在怀里,撬开他那乌黑的嘴巴,慢慢地将硬如针刺的毛尾巴小心翼翼捅进老爷子的食道里。那天夜里,在场的许多人,但凡是有耳朵的都听到了一种奇妙的声音,犹如肥皂泡沫破碎时的连贯音符,美妙动听,摄人心魄。绝难料到,果真是手到病除。老爷子慢慢睁开眼睛,嚷嚷着有点饿。一家人喜极而泣长跪不起。从那以后,就凭手里的一根狐毛,银十救了太多的病人,家里的锦旗奖状堆的跟座小山似的。
  秋去冬来春暖花开,一年过的倒也快。这天夜里,伴随着蟋蟀虫鸣,银十翻来覆去睡得极不踏实,天色蒙蒙亮,她却做了一个梦,梦见金九冲她抱拳直乐,告诉她马上就要回来了,问她何曾有一夜想过他。银十未曾开口眼泪哗哗直流。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阵怪风响彻在房前屋后,瞬她就被吓醒了,擦擦眼泪自嘲道,害我白激动,原来啊,南柯一怪梦。这怪风愈发猛烈起来,房屋摇动剧烈,震得灰土噗噗直落。银十又惊又喜,难不成金九回家了。她哪里知道,朱毛城外远处的大海上黑云翻滚,百丈高的浪头汹涌而来。若是视力极好的人定然能够看清,这黑水的背后分明有一头大山一样的怪物在推着走。马上就要淹过来了,沈家老爷子哆哆嗦嗦张开没牙的嘴嚷嚷,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水,若是淹过来,朱毛城里的老百姓在劫难逃,怕是那高耸云端的两目山也会看不见了。

楼主夜青灰 时间:2018-02-21 08:17:20
  这水来势凶猛,很快朱毛城里的大街小巷潮来潮往好似一座水城。人们已经无处可去,也无处可去,到处都是暗流汹涌的海水。死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银十趟着齐腰深的海水艰难的往前挪动,她知道大事不好,一定是独眼兽在搞怪,原来他没死啊。还真是被她猜对了,这独眼巨兽果然没死,只是翅膀被毒药给化没了。虽说眼睛看不见,可他凭着超敏锐的嗅觉居然找到了哺乳期的座头鲸,就这样靠着鲸妈妈的的乳汁,眼珠子奇迹般获得了恢复。眼睛刚刚恢复视力,这家伙就杀气腾腾卷土重来。没了翅膀,他再也上不了岸,可他有发大水的本事,他发誓要一举荡平两目山和山脚下朱毛城里的所有的刁民。巨野狞笑着再一次潜了下去,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就会兜起新一轮得得滔天巨浪,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一次将彻底将朱毛城从地球上抹去。可巨野忽然觉得不对劲了,他每一次费心费力掀起的巨浪,怎么会悄无声息地拍在沙滩上。人家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越推越猖狂,这可倒好,就好像前方有个永远也喂不饱的大鸟,海水都被消化掉了,这叫有去无回啊。巨野使劲擦擦眼睛,看见令他愤慨的一幕,之间远远的地平线上,一条金黄色的巨龙,头枕两目山,身躯蜿蜿蜒蜒铺展,将朱毛城整个圈在怀里,那条足够长的尾巴整个伸进胶州湾。好吗,你来在多大的水,这巨龙只需张开大口,水流经过龙口浩浩荡荡全部倾泻在胶州湾那边宽阔无垠的大海上。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伤他眼睛的那个狐狸精居然没死,正热火朝天坐在龙头上为金九擦汗呢。
  巨野突然就没了注意,这样下去可不行,徒劳无功啊,又不能上岸去单打独斗。这可怎么办。他再一次运力营造出百丈高的浪头,他端坐在上面四下瞅了瞅,忽然就高兴起来,击溃敌人的办法终于找到了,他只需绕道胶州湾潜在深海里抱住金九的粗肥龙尾大嚼一顿不就啥是都解决了。而且,还可以慢慢吃,吃一截就往海里拽一节,可找着长期饭票了。奶奶的你又不敢私自溜走,你走了,朱毛城里的老百姓就会被淹死。哈哈,有点一箭双雕的意思。若是没水了我去渤海湾里掀几个巨浪补一补,回来继续啃。
  巨野打着一番如意算盘,可真是把金九逼上了绝路。可怜的金九丝毫动弹不得,他不能走啊,但凡身子骨稍稍挪动一下,海水就会势如破竹趁机而入。你知道巨野有多嚣张嘛,他一边啃着金九的尾巴,一边大呼小叫,喂,朱毛城里的人听着,赶紧给老子端一碗蒜泥过来,这味道吃起来有点寡淡。老百姓们都哭了,他们聚集在金九身边劝他赶紧离开此地逃命要紧,至于他们的命那就算了。金九因为巨野的啃食疼的浑身抽搐。银十早已是哭的泣不成声,此时的她一时毫无办法,巨野是潜在水里啊,它的毒箭又如何能够得着呢。金九疼痛之余还能开开玩笑,吟诗,你愿意嫁给我吗?银十紧紧抱住他用力点头。金九叹了口气,可是已不能够啊,你看我的身体正在一步步往海里拽,我担心的是我死之后,你们还是活不了啊,巨野不会放过你们的。
  银十悲痛欲绝放声大哭,冥冥中忽然听到来自域外的提示,干嘛不毒死那个狗娘样的。银十打个激灵,看着奄奄一息的金九,突然有了注意。她央求金九,若想天长地久,你张开嘴把我吃掉最完美。此时的金九意识有些模糊,他的龙头渐渐离开脱离两目山,但凡他够不着的洪水可就慢悠悠的灌进朱毛城里。可他还是能说话,断断续续问她,干嘛要吃你,待会儿又要骂我是个精神病吧。银十顿时哭成泪人,你知不知道只有这样咱们才有胜算的把握。你忘了我是毒王啊,你吃掉我会中毒啊,那个吃你的畜牲他能逃的了吗。反正最终都要死,为了苍生,就让咱们一起同归于尽吧。
  金九留下了两行热泪。他也知道已别无选择。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相互低语,吟诗,嗯。金九,嗯。有
  来生还在一起好吗?嗯嗯。
  就这样了。金九大喊一声,畜牲,我来了。他张开大嘴,银十义无反顾纵身一跃。朱毛城里的老百姓想要阻止依然来不及。这毒性到底有多大,金九巨大的身躯立马发黑,并且快速往尾巴那里逼近。那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剧毒啊。巨野潜在深海津津有味大嚼特嚼,已经吃了两天了,味道真不错哦。咦,不对啊,今天这肉味有点不对头,酸溜溜的他妈的净辣嘴。可他已经很难张开嘴了,毒液已将他的内脏洗劫成灰。
  巨野死去了,它的皮囊浮上海面,慢慢漂流到栈桥一带稳住,后来就成了小青岛。现在是一处景点,若是有空不妨去看看。金九残喘着大口吸走陆地上的海水,直至水退,基岸出现良田。胶东半岛初具轮廓。金九阖上眼睑,咽掉最后一口气,他那巨大的身躯化为一条长河,从南惯北气势雄伟。龙头所在的位置正是今天的产芝水库,而他的两道长须亦化成大沽和小姑两道支流,千百年来奔流不息灌溉着平度和莱西两岸肥沃的良田。将来你若是有钱不妨驾机去天上看一看,金九巨大的身躯依然存在,醒目昭然。后来的人们没有忘记金九和银十,朱毛城里建有神祗,香火供奉至今依然鼎盛。

作者 :衣宝泰 时间:2018-02-21 15:09:56
  拜读!顶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