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官殇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3 14:34:19 点击:220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官 殇



  
文:海清工作室

  



  

  

  窗外,狂风吹着远处的树枝呼呼的响,倾盆而下的大雨,敲击着水泥地面,跳起一簇簇火焰,在昏黄的路灯下隐隐约约。 

  已是凌晨一点了,面对书桌上烟灰缸内小山般堆起的烟头,云雾缭绕中的亚伟一点睡意也没有,要不是今天中午在薄利酒家邱财亲口告诉他,他还真有点不相信。虽然近几年亚伟已基本没有与明达夫来往,虽然从旁人口中得知达夫近些年的生活态度、处世作风的不检点,推知他迟早是要出事的,只不过想不到正在走上风的他事情来得这么快。在头挨近枕头的刹那,一声沉沉的叹息从亚伟的心底幽幽发出:这人啊可真是穷得富不得,富得过不得。要说当年的明达夫也是清白无暇、响当当的一条汉子,不知怎样转几个圈就这样了。

  高二的一个晚上,在语文老师讲授了《陈涉世家》一文后,亚伟和达夫两个人就着煤油灯在同一床被子里就“苟富贵,勿相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同寝室的同学也一致认为陈涉在在称王后,屠杀前来投奔他的昔日佣耕之人,是虚荣狂妄、背信弃义。达夫更是义愤填膺:纵令昔日佣耕之人在陈涉侍从面前说了他当年一些不体面的事,即使为了维护他的官威,可与那些佣耕之人进行沟通,再不就给俩钱打发人走路,再怎么说也不能杀人灭口,这种小肚鸡肠之人岂可成就霸业,那兵败遭死,不过是迟早的事,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亚伟及众室友都为达夫的透彻分析击节叫好,当下几个热血沸腾的年青人相互击掌为盟“苟宝贵,勿相忘,不步陈涉后尘。”虽已时过境迁二十年,可当年动人场面,壮烈言辞依然清晰在耳。

  那年秋天,刚参加工作的亚伟接到了达夫邀请去他家玩的信。其实在亚伟大学期间,与达夫一直书信不断,也略约知道了高考落榜后回乡的达夫现已是他们村的支部书记,不知来信相邀所为何事,亚伟处理好手头的事,就在长途车站上了去松坪乡松山村达夫家的汽车。对达夫的家乡,亚伟并不陌生,那可真是一个好地方,郁郁葱葱的群山环抱着山脚下松子湖,一年四季各种鲜花、瓜果从枝头倒影在清澈无波的湖面上,真是一个世外桃源,湖光山色。达夫的家乡松山村就依山傍湖坐落在山冲内,那里的人一个个都像达夫一样憨厚诚实,待人真诚。高中三年的寒、暑假亚伟不知去多少次,每次达夫父母就像对达夫一样疼爱关心他,虽然当时农村里没有什么好的饭菜相待,可山上各种时令水果,湖中的各类鱼虾,只愁亚伟不吃。这让在小乡长大的亚伟感到十分的新奇、亲切、和温暖。至于亚伟和达夫两个难兄难弟更是踏遍了达夫家后山的栎树岭,桦树坡,在松子湖冬天他俩则学古人“独钓寒江雪”,炎炎的夏日则两人结伴“击水三千里”。遗憾的是亚伟大四那年毕业考试,恰逢达夫结婚,本想请假去参加达夫的婚礼,但班主任说毕业考试不同于以往的考试,若请假后再补考,将会推迟一年毕业,无奈之余亚伟只有选择了在学校为遥远的达夫祝福,对此亚伟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自己不够哥们,所以上半年毕业放假后,也不好意思再去达夫家补上一份祝福。

  

  



  

  

  

  亲爱的朋友:您好!

  您到小说家园投稿,是我们的荣幸!您的佳作,为版块增辉,为版块增色,活跃和繁荣了小说家园。在此,我们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为了更好地交流创作经验,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也为了您的作品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我们需要版友间的互动。

  广交朋友,您的路子会越走越宽;多看看别人的作品,也是自己学习的好机会。记得推荐小说家园给您的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15:43:00
  @海清工作室 欢迎朋友!欣赏!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15:45:00
  @海清工作室 期待更新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3 16:54:00
  谢谢!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3 16:55:00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亚伟终于到了松坪乡,走出破败的没有几个乘客的松坪乡车站,小镇和四年前没有什么大的改变,除了青石板铺的街道更加凸凹不平、更加碎裂,唯有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长大了一圈,以至于小镇的上空弥漫着飘忽的白花花的毛状物。穿过小镇西头的街口,拐过那棵栎树,亚伟将挎包往肩上一背,就甩开步子向松山村走去,只见秋收后漫山遍野的黄色中偶尔存留几方充满生机的绿,让人在萧索中看到一丝暖意。当初秋时节的亚伟背上走出毛毛汗的时候,终于到达夫的家。正在山上挖地的达夫听说亚伟来了,连鞋也来不及穿,扔掉手中的锄头赤着脚就往山下冲,也不顾后面那个腆着大肚子的媳妇。一见站在门前满脸书卷气的亚伟,达夫伸出他那水牛般壮实黑黝黝的两臂,从后面一把将亚伟抱了起来,直到他媳妇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来才放下,可不容亚伟开口,达夫就连珠炮的问道:“现在当老师了,嗞味么样?是不是也像我们当年的老师一样,动不动就板着脸呵斥人。生活还好吧?谈对象没有?”他媳妇笑道:“瞧你那德性,也把别人放下来休息下。”亚伟笑着说:“这是谁,难道不介绍一下?”达夫放下亚伟,憨憨地搔了一下后脑壳说:“你看我高兴的,这是你嫂子菊子,来,菊子,这是我高中铁哥们亚伟,好了,坐下吧”接过菊子倒的茶,亚伟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帆布挎包内拿出一套景德镇的茶具说:“你上半年结婚正碰上我毕业考试,实在请不动假,对不起了,如果不是你这次写信相约,我都没脸见你了,这是兄弟的一点小意思,请多包涵。”“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哆嗦了,菊子,收下,来,我们俩说点别的。”
  吃过晚饭,达夫将新婚的妻子赶到耳房去睡,自己和亚伟占踞了那张红彤彤的大花床。这不仅让亚伟倍受感动,也让他再一次想起了五年前的“苟富贵,勿相忘”。两个同学又钻到了同一床被子底下,所不同的是这被子比五年前的那被子温暖了许多,也干净了许多。看着不吸烟的亚伟被呛得连连咳嗽,达夫连忙掐灭了烟头。憨笑着说“原来我也本不抽烟的,可每天重复这繁重的山里活儿,让人憋屈得慢慢的就抽上了。”“没什么,只是自己当心,别太抽狠了。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原来,达夫这次写信约亚伟来玩,一来是叙叙旧,二来呢是想找一个知心的人讨讨主意。那是自从去年接了菊子他舅的班后,任松山村村支书后,从收音机上时刻听到,外面有些县、市的农村响应上级政策都迈开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步,不仅农民的生活有了改善,各家还都有了存款,可自己守着这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场毫无办法,于是就想到了大学学生物的亚伟,看能否帮着出个主意什么的。亚伟听了达夫的这番言语后,马上想到了当年自己和达夫在他后山看到的大遍的栎树和桦树,这不正是适用于人工栽培食用菌上好的材料么。当下两个人就从被子内爬了出来,经过一番合计,确定了一个构想――建立松山村食用菌场,由达夫负责资金与场地,亚伟则无偿提供生产技术。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18:35:00
  @海清工作室 已编辑,希望朋友满意。问好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18:35:00
  @海清工作室 红脸支持!
作者 :alexzheng 时间:2015-01-13 20:16:00
  很精练,期盼下文。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5-01-13 20:44:00
  一般只能共患难。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5-01-13 20:48:00
  若是官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结党营私,这是常象。
作者 :半觚浊酒 时间:2015-01-14 08:07:00
  苟富贵,勿相忘
  • 海清工作室

    举报  2015-01-14 08:26:37  评论

    感谢各位捧场,现实中,人们更多的是能共患难,而不能同享富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4 08:19:00
  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说干。第二天,鸡叫五遍的时候,两个人就出现在后山。在达夫自家的自留山上,亚伟一边口述食用菌对树种的要求,一边帮达夫选定了第一批用于种植食用菌的栎树、桦树等,并且告诉达夫按照一定规格如何砍伐,如何栽段,以及对栽段后的段木进行怎样初处理的基础性食用菌栽培常识。另一方面,亚伟通过当年的大学同学——天成菌品厂的技术员邱财,购到一批黑丰-13、银珍等优良菌种。
  第二个礼拜六的下午学生一离校,亚伟就搭上去松坪乡的汽车,天擦黒,才赶到达夫家。第二天,又是一个鸡叫五遍的时候,亚伟帮达夫在他家的自留山上选择了一块座北朝南、靠近水源和通风良好,并有稀疏树木遮荫的半坡地做堆架段木的场地。两个人首先砍伐掉坡地的野草,然后用生石灰对场地进行消毒。这些活儿对长年在山里干活的达夫来算不了什么,可对于很少从事体力劳动的亚伟来说,那嗞味可就真不好受了,不仅腰酸背痛,就手掌也全部磨破了皮,这不仅让达夫感动,就菊子也是感动不已。
  又是一个礼拜天的清晨,亚伟手把手教会了达夫怎样对段木进行接种,并怎样的“井”字形摆放。因为亚伟带高中一年级五个班的生物、又兼班主任,平日里除了礼拜天基本上是一点时间也没有,再说学校到达夫的家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所以除了礼拜天,亚伟根本没时间来。于是,食用菌场的日常管理就落在了达夫肩上,为了加强管理,达夫又一次抛下新婚的妻子在食用菌场边的山坡上搭了一个地窝棚,一来防止,野猪、野兔的践害,二来也好随时保持“三晴两雨,干干湿湿”的木耳生长环境。一晃就是两个月,段木上也陆续出现了一些菌蕾,按亚伟的要求,达夫对段木进行起架管理,即将原来“井”字形摆放的段木改为“人”字形摆放,以便于后期木耳的采摘。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四、五个月的拼搏,达夫的食用菌场取得了大丰收,连续三年的木耳收入,超过了原木收入了十倍开外,这不仅让达夫坚定了继续创业的信心,同时让他们村里的其他人也看到希望,原来对这种在树上种木耳的方法并不认同的村里人纷纷向达夫学起了食用菌栽培技术。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4 15:36:00
  初战告捷的达夫对亚伟除了佩服就是感激,这一天,达夫带着食用菌场挣来的一千元找到亚伟的学校,这可相当于亚伟近五个的工资啊!在达夫说明来意后,亚伟很不高兴的说:“你我同学一场,兄弟一般,我只所以抽平时闲睱的时间来帮你,是看在兄弟感情份上,不错,钱对于我现在是很重要,但是你如果这样,我们就生分了,再说你就止于现状吗?后面创业路上比我更需要钱。”“别说平日里你花费了不少休息日,就是来往的车费,我也应该有所表示,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如果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再说以后若还有事,我怎么好开口麻烦你呢。”“好吧,本来你第一次来学校看望我,应该我请客,既然你执意如此,今天你就做东,我们哥俩好好的喝两杯,若再钱什么的,这酒我也不喝了,你走人。”“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走。”两个年轻人挽着手,穿过操场,走出了校门。只见校门两旁的梧桐树下摆满各种各样的摊贩,此起彼落的吆喝声盖过了校园内的读书声,过往的车辆不时将路面上的泥浆甩在人匆匆而过的行人身上。在离学校不远的街道拐角处,他们看到了一个“薄利酒家”,亚伟说:“要不就这儿,不仅经济实惠,还可以看街景泥。”
  几杯老烧酒下肚后,两个年轻人的话也多了起来,除了以前高中时生活趣闻,谈的最多就是达夫的食用菌场。亚伟建议,达夫在食用菌生产上取得了初步成功,绝不能止步于现在,不仅自家要扩大现有的生产规模,多种植一些灵芝、猴头等优良高产的菌种,进一步提高经济效益。还应该在松山村范围内利用现有的林木资源全面推广。作为一村之支部书记,这样不但可以解决部分富余劳力,提高村民的收入,还以将自己逐渐做强做大,争取带领村民走出松山,这可是福泽子孙的好事。达夫憨憨的笑道“这个规划好是好,可我能行吗?”“事实就是证明,你不仅要在松山村大力推广食用菌栽培技术,还应该把相关的推广经验形成文字,向松坪乡党委政府上报,以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这样不仅可以提高整个松坪乡的财政收入,你个人也会前途无量。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吱一声,我随叫随到”
  达夫回家后的当天晚上就把各个生产队的队长叫到村里开会,用自己成功的经验说服每个村民小组长,并答应提供菌种和技术。一时间里各家原计划外出做副业的青壮年劳力都纷纷上山伐树、围场,食用菌生产在整个松山村全面铺开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整个松山人均增收近三千元,不仅引起了邻近各村的眼红,纷纷效仿。就是整个松坪乡,都知道松山村出了个能人明达夫。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1-14 17:09:00
  @海清工作室 看来作者很有生活基础,不错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6 05:18:00
  @海清工作室 欣赏!朋友继续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6 10:24:00
  同时,达夫也实行了亚伟的第二步规划:将相关食用菌生产推广经验及未来前景规划由亚伟执笔形成文字上报松坪乡党委、政府。正好碰上松坪乡所在的松县号召在全县范围内全面深化农业生产模式改革,于是达夫的这份报告引起了松坪乡党委、政府的重视,立即上报松县,促成县常委一致通过利用本县现有的林木资源大力推广食用菌生产技术,形成自身的经济特色,并要求先在松坪乡实行试点,取得经验后,再在全县推广。
  出于生产和管理的需要,达夫任命为松坪乡的乡长助理,协助乡长专门管理全镇的食用菌生产与推广,这让达夫感到日子更有了奔头,自然而然工作也比任村支部书记忙多了。全镇十三个种植食用菌的村,达夫基本上是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就是菊子难产到县城医院生孩子,他都没有陪在身边,倒是亚伟一个人忙里忙外,医院里的护士起初还认为是他生孩子呢。除了生产技术上存在问题来找亚伟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各村的食用菌场里进行技术、管理上的指导,半年达夫整个人明显瘦了一圈,可十三个村的银耳、香菇等菌类取得了巨大的丰收,全镇农村就此一项人均收入上了一个大台阶,昔日在县里属于贫困乡的松坪乡,财政收入一下子进入了十九个乡镇中前五位。尤其是松山村试种竹荪、灵芝等名优菌类不仅取得了巨大试种成功,还引起了国内同行青睐。为此达夫不仅在县委大礼堂作了新时代科技致富先进个人典型性报告,还不时接待外县相关业内人士的来访。这时恰逢原松坪乡的刘乡长上调到县林业局,达夫就接任刘乡长当了松坪乡的乡长,上任的头天晚上,只有亚伟和达夫两个人喝了两斤老白干,达夫卷着舌头说:“亚伟,我今天的一切都离不开你的……”亚伟同样醉眼朦胧的说:“‘苟富贵,勿相忘’,谁叫我们是兄弟,是铁哥们。”“对,说得好,还是那句话,这以后不论什么事,只要你吱一声,上刀山,下火海,兄弟我也干。”
  自从当乡长后,达夫更忙了,除了一些应酬,就是到邻镇、邻县作经验推广性发言,镇上那十三个村的食用菌场自有现任的乡长助理打理,达夫再很少去了。就是亚伟这儿刚开始还来过一两回,后来偶尔一两个电话就再也难见踪影了。这天周末,亚伟心头无故烦烦的,就乘车到松坪乡想拜望一下老同学,汽车在一望无际的青山里盘旋,公路下是深不见底的沟壑,一团团的云雾偶尔从沟底涌向车窗。穿过依旧破败的青石板街道,亚伟几经周折找到了乡长办公室。几个月不见,黑瘦的达夫明显发福了,似乎应证了农村的那句老话:人在难中又瘦又黒,人在运中又胖又白。看到亚伟,达夫起先是一愣,然后忙起身给亚伟倒了一杯子开水,因为这一次是自达夫当上乡长后亚伟第一次来玩,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当临近午饭时达夫面有难色地说:“不好意思,中午上面有领导来检查,我们不能共谋一醉。”靠在枕头上的亚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看着喷出的烟圈,亚伟不知道当年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离开达夫办公室的,直到十几年的今天想来心中还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作者 :九狼洞 时间:2015-01-18 21:47:00
  @海清工作室 跟读。问好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19 14:07:00
  回校后的亚伟以为达夫会在忙过一阵子后,来找他喝酒聊天,可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没有见到达夫的影子,倒是在报纸上还见过几面。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达夫来了,望着日见发福的达夫,亚伟兄弟还是兄弟,这么个大忙人居然还抽空来陪我喝酒,想到这里亚伟心着实激动了一把。于是,亚伟啥子也没说,拉着达夫就朝街角两人以前常去喝酒的薄利酒家奔去。达夫连忙一把扯住亚伟说:“今天我们哥俩换个安静、有品味的地方。”只见他掏出手机,说了几句话,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他们面前。上车后俩人一下子似乎找不到话题,不知该说什么,好在只几分钟,车子就停在了一个宾馆前。拖曳霓虹灯下,只见“豪都宾馆”闪闪发光。“达夫,就我们两个人有这必要吗,这太浪费了吧!”“没关系,现在不比从前了。”说话间,他俩来到了“牡丹轩”包厢,达夫推开房门,只见早已坐在内面的四个人全都毕恭毕敬的站了起来,“明乡长,请坐,请坐。”亚伟的心一下子乱了起来,原以为是达夫找一个清静的地方俩人好喝酒聊天,怎么整出这一大桌子的人来,难道这兄弟忘了自己是一个最不喜热闹的人吗。
  也许是捕捉到亚伟脸上微妙的变化,达夫忙堆起笑脸圆场:“来各位,给大家介绍我们今天的主角,这是我高中的同学县城高中的李亚伟老师。来,来伟,这是分管农业的张乡长,这位是分管财经的王乡长,还有这位是分管后勤的马乡长,这位,你应该有印象,是我们松山村食用菌场的吴场长。好,大家坐,小姐,上菜。”亚伟一下子似乎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站在门口的一位漂亮小姐按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了,那菜就像流水一样捧了上来,有些菜别说吃过,就是见都没有见过。可亚发伟吃在嘴里总是不那么舒坦,透过装满茅台的玻璃杯,在对方虔诚敬酒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真诚,有着的是各种各样的虚伪。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种斛筹交错才算结束。当达夫粗着嗓门说买单时,亚伟习惯性地把手伸向口袋,但达夫很快接过账单“两千八,好,这可是个吉利的数字,拿笔来”只见达夫那多肉的手大笔一挥,账单又被那小姐拿走了,亚伟庆幸自己未将钱包取出来,因为内面是今天刚发的这个月工资总共还不到一千元。亚伟下意识地望了望已走出包厢的达夫的背影,似乎和十多年前那个同一床被子睡的人大相径庭,想当年高中时,达夫一块腐乳都要吃两顿饭。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21 14:08:00
  亚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也不知道是怎么样让达夫送回家学校的。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酒桌上,达夫以及众领导的高谈阔论,原来达夫找他不是同学间喝酒聊天,而是以领导身份让他在他那些已以发迹的大学同学中找两个来松坪乡投资办厂,听王乡长口气好像是县内前不久专门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招商引资,尤其提到松坪乡要在大力发展食用菌生产的同时,大胆引进沿海地区的管理模式,大量引入资金,形成一定规模,创建县市级工业园区。
  一连几天繁重的教学任务,不仅让亚伟忘了上周末的酒桌上的不愉快,同时忘了达夫的“招商引资”一说。不想,周五办公室的小程说:“李老师,电话,有人找,说是松坪乡的一个乡长。”亚伟接过电话,果然是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老同学,是我,达夫,上次给你说的事怎么样了,有线索吗?本应亲自上门,可……哈哈,太忙了,捧人碗,受人管啦,确实走不开身。你可要大人大量,总之,我等你的好消息呢!”“好,好,我会尽力的。”除了机械的几句应酬外,亚伟似乎找不到当年两个人窝在一床被子内的语感。
  回到坐位,泡上一杯浓茶,亚伟打心眼里不想掺和这件事,自己一个穷教书的,八杆子也打不上什么“招商引资”,突然想到:三个月前,自己大学同学当年在天成菌品厂做技术员的邱财,企业改制后现在是天成菌品保健有限公司总裁,找自己说能否利用松坪乡现有的使用范围资源,利用达夫的关系,建一个菌品深加工企业,不仅扩大天成的市场份额,也可以拉动松坪的经济。那次专程去松坪乡,除了找达夫喝酒聊天,其实也是想把邱财托付的事给达夫说一下,看能否办得到,毕竟当年人家邱财在关键的时候帮了达夫的食用菌场一把,做人总得要知恩图报。不巧那天达夫有应酬,未能把事说出来,正好现在达夫为这事找上门来,真是一个要锅补,一个补锅,这对邱财是个回报,对达夫也是一个交差。
  在邱财的天成菌品保健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奠基那天,松坪乡上彩旗飘扬,锣鼓喧天,连地区副专员、县长等都亲临现场,省、市电视台也派人进行了现场采访,在剪彩仪式上,副专员对松坪乡这招商引资的成功,给予高度评价,不仅开了松县招商引资的先河,也给邻近县市创造了经验。作为主持人的达夫则谦卑地说,这次松坪乡招商引资的成功不是松坪乡党委、政府的功劳,这主要是地区领导的英明政策,县委、县政府的正确指导,并且相信以后在地区、及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这类招商引资不仅会在松县取得成功,还会整个地区遍地开花。望着电视屏幕上口若悬河的达夫,亚伟怎么也跟当年憨厚踏实、不善言辞的达夫划上等号。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22 10:03:00
  直到天成菌品保健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全部竣工投产,才由达夫出面,又在豪都宾馆开了一个包厢。本来亚伟不想再参与其事,可考虑到和达夫的兄弟感情及邱财的同学关系,才勉强答应,但强烈要求达夫只能喊邱财一个人,并且说:“换到一个地方,还是街角薄利酒家为好,又没有外人,何必那么破费。”达夫说人可以只三个,但地方必须雅致、有品味。薄利酒家不仅吵闹,也不卫生,总之不够档次。于是,随和的亚伟就上了达夫的车。在“牡丹轩”三杯两盏后,达夫和邱财就招商引资展开了话题,除了偶尔邱财还问一两句亚伟现在的工作、生活状况外,达夫只一个劲的问邱财圈子内的朋友还有什么有志于投资的人没有,并说只要邱财玉成其事,定不相忘,并指亚伟说:“我和亚伟是十几年的兄弟,一床被子睡了上三年,你和亚伟是大学的铁哥们,不信,你问他,我这个人怎么样,我们俩说得最多的就是‘苟富贵,勿相忘’,只要兄弟我以后发达了,绝忘不了你的。”冷落一旁的亚伟感到自己的似乎成了一个多余的人,这让他突然想起农村常说的一句话“新娘接进了房,媒人就丢过墙”。也许是看到了亚伟的怅然若失,邱财提杯说:“伟子,我们哥儿俩走一个。”亚伟一点酒兴也没有,“你们喝吧,我有点不舒服……”达夫接过话题说:“随他的便,别勉强,来,邱总,我们喝,今儿个,我们不醉无归。”出于礼貌,亚伟一直等到他们酒喝足,事谈定,才由邱财开车送回学校,达夫说自己还有事朝另一个方向开车走了。
  也许是看在铁哥们亚伟和达夫是同学加兄弟的份上,也许是商人利益驱使,果然不到三个月邱财帮松坪引进四个投资项目,尤其是大富豪家私有限公司在全国家俱同行业中可是龙头老大,老总伍德思和邱财不仅是一个村从小撒尿和泥巴长大的小伙伴,更是生意场上的好朋友。
  亚伟据后来邱财说:达夫可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因为他引荐的成功,达夫在豪都宾馆的“牡丹轩”专程为邱财一个设宴庆功,即使邱财一千个一万个地说达夫够味,是干大事业的主,前途不可限量。亚伟只是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可不管亚伟对达夫的看法怎么样,在县政府换届选举时,达夫被任命为松县主管全县城镇规划和建设的副县长是事实,这不能不让亚伟对达夫进行重新认识。
  但接下来的一件事又让亚伟改变了看法,那是一次全县的校园周边环境综合治理现场会在亚伟的学校召开。恰逢那天亚伟刚下课,一双手的粉笔灰,从教学楼下来走向办公室,穿过操场时,正看见迎面一行高级轿车从校门口开了进来,从第二辆宝马走下来的人正是他自从当上县长后,不再见面的老同学达夫,亚伟想俩人毕竟是同学,仓促之间回避已不可能,再说也没礼貌,日后同学之间要是说起来,别人还会说自己故作清高,妒嫉他人。后来,亚伟一直想不起来,那天是哪根经作怪,当亚伟伸出满是粉笔灰的手时,居然喊起了达夫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晓的外号“驮子,你好。”刚出车门的达夫只把炯炯有神的目光在亚伟阡陌纵横的脸上停留一秒针后,迅速像陌生人一样踱向学校行政楼,幸亏当时没有学校同事看到,否则亚伟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5-01-22 15:40:00
  @海清工作室 欣赏大作!问好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5-01-23 18:15:00
  问好海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23 19:45:00
  @海清工作室 朋友继续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29 15:50:00
  第二天,听办公室同事说,县领导对学校提出整治校门口环境,及改建新门楼有了一定的认可。要说亚伟所在的县城高中可是全县的重点高中,当年各种软件、硬件设备都是一流,先后也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别说当年亚伟、达夫他们就读的那个镇级高中不能比,就邻县的几个高中也无与伦比。可近些年来,由于县委、县政府的工作重点放在以招商引资为主的经济发展方面,教育是个只见投入,短期内难见政绩的工程,所以,连续几任县委班子对县高中的投入极其有限。学校内部设施姑且不说,比如作为门面的校门是还文革后期的建筑,现在都一二十年了,门楼斑驳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依稀可现。不仅校门破败不堪,校门口两边各种摊贩吆喝声,此起彼伏,严重影响了教学秩序,各类机动车辆不断穿梭,更是全校师生安全的隐患。虽然,学校领导多次将这一事实上报教委、县委,但最终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终于,今天校长将这件事借这次专项整治的东风提了出来。同事们还说,尤其是新上任的明副县长更是拍胸脯保证,将这件事在下月的县常委会上提出研究。
  这让亚伟几天以来灰色的心情有所好转,看来达夫这个人,还没有迷失本性。不禁想起达夫刚接手松坪乡长两个人在喝酒聊天时说的话:“封建社会的老爷都知道“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你看你们学校门口那环境,那门楼,哪像个县城高中,简直和菜市场差不多,都不知那些县委领导都到哪里去了,要是我,三天就要它变个样。”“嘿,‘官’字两个‘口’,到头来我看你老兄也强不到哪里去。”亚伟戏谑着说。达夫涨红着脸说:“你还不相信我,想当年我从村支部书记到现在,哪一天不是想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好,我相信,但事实胜于雄辩,说内心话,我也希望来自农村的你不要忘了本色,在社会的大染缸中迷失了本性。”
  可不管同事们怎样的企盼,校长怎样的巴望,第二学期的开学通知依然贴在那石灰斑驳,破败不堪的校门口粉墙上,校门口除了两旁法国梧桐长了两圈之外,门外依然骂声、车声、吆喝声声声入耳。不知怎么的校长老吴突然想到了亚伟,面对老吴乞求的眼神,亚伟准备将那天现场会与达夫见面的事说出来,可一时之间难于启齿,再说就是说出来校长也不一定相信,还会说自己故意推诿,没有爱校之心,没有集体主义精神,这可是作了十几年教师的亚伟,最不愿遭人非议的事。于是乎,怀着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怀在校门口坐上了一辆麻木直奔县委大院。一路上,亚伟思绪万千,希望达夫不要忘记当年做人本色,只是工作太忙把这事给忘了。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5-01-30 06:45:00
  @海清工作室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1-30 08:31:00
  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县委大院,可大院门卫看着朴素的亚伟,说什么了也不相信亚伟是明县长同学的话,更别说让他进去找人了。反复强调必须要先电话请示明副县长同意后,才可放行,否则有什么事也只能等到他下来再说。亚伟满以为,只要达夫知道是自己来了一定会立马请自己上去。根据门卫提供的号码,亚伟打通后直接说:“明县长,是我,李亚伟,想找你有点事,可以现在上来吗?”电话那头一阵子迟疑后说:“哦,亚伟啊,现在可不行,我正忙着呢,你有时间就等一下,要不改天再来吧。”从门卫的眼神中亚伟看到了冒充县长同学的不屑,依亚伟本性,立马就要走人,可一想到校长企望的眼神,亚伟耐着性子说:“好,我等到你。”约摸过了个把小时,还不见达夫的回话,门卫怪怪地一笑说你还是走吧,明副县长今天肯定是不会见你的。怀着忐忑的心情,亚伟又打了一个电话,“唉,那你上来吧。”
  当亚伟爬九楼时,背心都冒汗了,按着门卫的提示,用手扶着高度近视的眼镜,在不甚明亮的走道上,挨着一个个紧闭着的门板费力地寻着找“明县长办公室”,突然“吱呀”一声,把亚伟吓了一跳。前面一扇门内轻盈地走出一个娇艳妩媚的年轻女子,在迅速关闭的门缝内,似乎看到了达夫的影子。于是,亚伟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赶,在早已合得一丝不漏的门板上果然有“明县长办公室”,亚伟抬手小心翼翼的在门板上轻轻的叩了两下,在连续十来下后,内面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进来吧,门没有锁。”看着亚伟进来,满脸疲惫不堪的达夫只是抬抬屁股说:“坐吧。”等到亚伟刚刚挨着墙根的沙民坐定,达夫又开口了“你这夫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个什么事,说吧。”当亚伟说明了受校长委托,来咨询建校门一事时,达夫马上接嘴说:“建校门,搞整治,这是领导的事,你一个平头老百姓,管那么多事干吗”亚伟急了,站了起来“我也有自知之明,‘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可是,达夫你知道吗?‘肉食者鄙’啊。今天你痛快点一句话,这个帮还是不帮。可别忘了你当年那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还不与回家种红薯’。”达夫慢悠悠地说:“别激动,看在你当年尽力帮我的份上,我尽力吧,不过这事我一个人说了,可不能算,得等到县常委会通过,你回去等消息吧。”说着达夫自己也站了起来,那样子颇有晚清官场的端茶送客之风,没有过多的虚套,亚伟急速的走出了达夫的办公室。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2-02 06:58:00
  @海清工作室 松声竹韵BB赠送给您的道具 1 份“ 礼盒 ”您已被赠送 188 积分, 回赠
  祝福语:恭喜您的《官殇》被选为小说家园精华帖,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笔健!
  提交者: 社区商店 来自:社区商店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2-02 07:00:00
  @海清工作室 没有合适礼物,再加100分。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2-03 15:12:00
  谢谢罗,松声阁下。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2-03 15:13:00
  校长老吴听了亚伟的汇报后说:“这事可有眉目了,你可是我们学校的大功臣啊,要不,亚伟,我俩晚上去明县长家里一趟。”亚伟郝连连摆手,“别,别,他可不是那种人,他说等,我们就先等着吧!”可是一晃一个月过去了,事情毫无头绪,校长老吴又催了,“要不你打个电话去问事情的进展。”亚伟用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达夫的手机“明县长,我是亚伟,我们学校校门的事县里可有意见。”“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正在吃饭应酬呢。”啪的一声,在略约喧哗声中那头的声音嘎然而止。亚伟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由又想起了去年,达夫来学校开现场会的情景。一个月后,架不住老吴的一再催促,亚伟硬着头皮又一次拔通了达夫的电话,“现在没时间,我正在迎接省检查团,以后吧。”又是一个嘎然而止。握着话筒亚伟大脑一遍空白,内心倍感屈辱,并暗暗发誓,以后不论什么事都不再找他达夫,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几个月后,亚伟和邱财在薄利酒家喝酒时,邱财不再象以往一样称道达夫的前途无量,而是大骂他真不是个东西,以后肯定讨不到好下场。原来一年前邱财介绍到松坪乡投资办富豪家私公司的伍德思的小侄子想承包松县的政府别墅群,无论伍德思和邱财怎样上门找达夫,可他就是一再推诿这事作不了主,本来伍德思想让邱财请亚伟一起去做说客的,但邱财知道亚伟的为人,所以没有同意伍德思的建议。最后伍德思的侄子伍明自己用十五万圆现金才把这事搞定。直到此时,亚伟才想到,上个周校门动工典礼上,校长老吴对自己那怪异的一笑。听到邱财说的这些,亚伟不由一惊,想起当年初任松坪乡长时,达夫常说的那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还不于回家种红薯”,可只几年的时间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亚伟不由背心冒汗,这可是要犯法掉脑袋的事。于是要过邱财的手机,拔通了达夫的号码“达夫吗,是我,亚伟,有时间我们聊聊吧。”“以后吧。现在真的太忙。”啪的一下又挂了。看着亚伟呆若木鸡的神情,邱财说:“你也别太在意,作为老师你还不懂这个‘官’字吗,它可有上下两个‘口’,一个是说人的,一个是说自己的。再说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一两个人,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出事的,你放心去教你的书,写你的文章吧。”
  由于接手一个新的班级,亚伟各种琐事特别繁杂,有时甚至连自己儿子的功课都没时间搭理。可这天他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下定决心,去做一回“昔日佣耕者”。
作者 :盛世青荷 时间:2015-02-03 15:48:00
  好文章!必须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海清工作室 时间:2015-02-04 14:04:00
  面对坐在自己办公桌旁,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亚伟怎么也和十几年前达夫那水灵漂亮、聪慧娴婌的媳妇菊子挂不上钩。从菊子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中,亚伟大致知道了达夫在外面养了两个女人,并且已有一年多没有回松坪乡看望她和女儿,更别说回松山老家去看望他那年迈的父母,这些年来一直是菊子里里外外、扶老携幼的一个人操持着。看着菊子的伤心欲绝,想起那天从达夫门缝内溜出的年轻娇艳的女人;想起邱财说的别墅群事件;还有校长老吴那怪异的一笑。亚伟觉得不管是出于兄弟感情,还出于对于菊子的同情,纵令龙潭虎穴自己也要闯上一回,并且坚信这一些都是误会,他的老同学达夫本性善良,绝不会坏到那个地步。
  在教务处请过假过,为了不让人觉得明县长有一个寒碜的同学,亚伟专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县政府大院,未到政府办公楼门口,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整个大楼彩旗飞扬,地面上一尘不染,打听得知是明天省里一个检查团要下来考核评定县委县政府的各位领导。只见大门左侧,达夫站在一个比他年龄小,可官威还要足的人面前,唯唯诺诺,对那人发出的指令不时尤如鸡啄米般直点头称是。这让亚伟想起了他们上高中,达夫犯错时站在老师面前的情景。待到那人走开,亚伟不失时机地走上前去,“达夫,我找你有事。”“你不看我这正忙着的吗?:达夫有点不耐烦的说。”“我知道明天有省检查团要来,正是如此,我才专程赶来。”“那好,你说吧。”达夫一听,脸色和缓了一些,“不行,为了你的前途,这得去你办公室说。”“那好,来,跟我上去,”达夫立马转身在前面线路,进房之后,亚伟单刀直入说出了邱财和菊子所说的话,并眼睛直直的望着达夫说:“达夫,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当年你不是说‘苟富贵,勿相望’吗?现在为什么贪污、受賄;为什么抛妻弃女;为什么遗弃双亲。这可是天理难容的啊。”达夫慢悠悠的说:“你这书呆子,我说是什么狗屁大事?原来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年头,这种事太正常了,怪只怪你自己少见多怪。好了,你可以走了吗。”亚伟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挡在门边,阻止达夫开门,说:“达夫,今天我们无论如何得谈谈。我们也不说什么大道理,只说这做人总得讲良心,别的不说,你说菊子是一个多好的女人,为你养育女儿,侍奉爹娘,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还有那别墅群事件,那是要犯法,掉脑袋的啊!缩手吧,啊。”“好好,得了,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妈,我的李大老师,你也不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这年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你看这满大街有哪一个人不是及时行乐,人一辈子本来也就那么回事,几十年的光景,有什么大不了,你看你自己现在这样子,还大学毕业生呢,除一根粉笔,几篇不值钱的文章,平头百姓一个,十几年来你拥有过什么。你这夫子,你知道什么是生活乐趣吗,你看我虽没上什么大学,可吃香的,喝辣的,依红偎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千里求官为的是财,唉,说了你也不懂。”
  “哎哟”烟头一下子烧到中指,亚伟忙灭了香烟,钻进被子,决定明天请假去省城一监探望一下达夫。(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