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生活是一汪浑浊的池水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8-26 20:01:29 点击:48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楔子
  有什么样的生活可以是纯粹的呢。

  一
  婚礼前一晚。
  准新郎周文斌请一帮哥们吃饭。
  一是享受最后的单身日子,二是为李昊天接风。
  李昊天是周文斌最要好的朋友,大学毕业后去了广州,虽然广州与老家A市相隔并不远,但为了工作打拼,他常常加班,五年来很少回老家。这次,为了参加周文斌的婚礼,特意请了二天假赶回来。
  老同学们见面,也没有什么可寒暄的。每个人面前摆着三瓶啤酒,叫做垫底酒。
  一上桌,周文斌就连干三杯,一亮杯底,说:“我先干了。从明天起,哥哥我就不再是自由身了,跟哥们出个门都得请假,更不能随意在外面过夜了。所以啊,今天要一醉方休。”
  “干!”
  呯、呯、呯,一片碰杯声音,大家都喝光杯中的酒。
  周文斌又满上一杯,说:“老规矩,喝完三杯再说话。第二杯,干。”
  “干!”“干!”“干!”连着三杯下肚。

  李昊天站起来,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搭在周文斌的肩膀上,说:“几年没跟大家聚了,我就一个个来敬酒。斌哥,先敬你,明天就入洞房了,跟小嫂子说说,有合适的也给小弟介绍一个。”
  对面的小胖一听,哈地一声笑了:“昊哥,你一年十二个女朋友只有多没有少的,这小地方的姑娘你还要搂走啊。”
  “有多少个女朋友有个屁用,有一个回家过年才是真啊。”周文斌接过话。“明天的伴娘里,你看中哪个,跟我说。”
  小胖说:“你们不知道吧,斌哥家小嫂子特漂亮,明天的伴娘一定不差。”
  嗬嗬声起,大家都兴奋起来。
  喝完一轮,李昊天面前的三瓶啤酒已经下肚。
  大家或猜拳,或斗酒,或称兄道弟,热闹起来。

  瞅个空,周文斌问李昊天:“去见张怡君么?”
  张怡君是李昊天的初恋,后来因为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就分手了。
  “不去了。她明天也过来?”
  “是。她现在找了一个男朋友,是政府办的。”
  “挺好的。你呢,怎么会跟小美分了呢?当初,她不是为了你都没去北京吗。”
  “小美现在在广州。“
  “她也在广州?怎么回事?没听你说过。”
  “过后再跟你说吧。”
  “她知道你明天结婚不?”
  “可能会知道,同学都知道了,会有人告诉她的。”周文斌脸上露出些苦涩。
  李昊天故意转移话题,“小胖说你那位很靓,还是官家小组,不好伺候吧,明天一定见识见识。”
  “还行还行,不过,漂亮不能当饭吃,还得有综合条件,是吧。”
  “去你的,谁不知道你,你就装吧,哈哈哈。。。。。。”两个人都大笑起来。

  几轮酒下来,桌上的酒已经喝得七七八八,大家都有了八九分酒意。
  这边,小胖打翻了面前的茶水杯,身上又是酒又是水,拿起筷子想夹一颗花生,夹来夹去夹不起来,一恼火,丢下筷子,直接用手抓起一撮放入口中。
  一会儿,他又端起一个大杯,要和对面的卢平喝。卢平当然不甘示弱,站起来绕着桌子,到处找酒。
  唯恐天下不乱的陈振球连忙倒了一满杯酒,递给卢平。
  卢平歪歪斜斜地走到小胖面前,说:“感情深,一口闷,干。”
  小胖二话不说,一满杯酒就倒入口中。酒下了肚,人坐了下来,哧溜一下,就倒在了桌子底下。
  卢平刚喝完这杯酒,看到小胖倒下了,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没停,一口酒混着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食物,一下全喷了出来。
  一时,有的笑、有的骂,地上一片狼籍。
  旁边的同学连忙扶起小胖,周文斌看到大家也喝得差不多了,就叫两个同学送小胖回家。卢平自己挣扎着走,陈振球跟他住得近,也一同回去。
  约好第二天再见面,大家就各自回家了。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8-27 22:12:59
  周文斌和李昊天走在最后。
  喝了一肚子的酒,出门了经晚风一吹,半醉的周文斌更头晕起来。
  他拉着李昊天说:“昊天,走,找个宾馆睡觉去。”
  李昊天问:“你今晚不回去了?”
  “不回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自由身。我要飞,我要飞得更高。。。。。。”
  正说着,周文斌的电话响了起来。
  李昊天笑道:“最后一天的自由也没了!”
  周文斌虚着眼睛看着手机,陌生的号码,他摆摆手说:“不是的。不知道谁的电话,我接接,我接接哦。”
  “喂,谁啊?”
  “是我。”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谁?”周文斌激灵一下,酒醒了一半,“谁?”
  “是我。”除了这两个字,电话里悄无声息。
  周文斌听听,又放下手机看一看,不相信似地,用手掩住手机,悄悄对李昊天说:“小美!”
  “小美?”李昊天听了,指指手机,让他继续接电话。
  周文斌又将手机放在耳边:“是,小美?。。。。。。你在哪?”
  “我在A市。”
  “你回来了?你现在在哪?”
  “我刚下火车。在火车站。”
  “你等等,我去接你。还有,还有李昊天,他跟我在一起。”
  “方便吗?不方便就。。。。。。”
  “没事,方便,你等我。”周文斌说完,拉着李昊天就走。
  李昊天笑着说:“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正说着,来了一辆的士,李昊天拦下车,将周文斌塞进车里,挥挥手走了。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8-28 22:34:11
  夜深了,火车站里一片寂静。
  周文斌下了车,左右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这么晚了,小美会有哪里呢?他有些着急。掏出手机,拨下刚才的那个电话。
  “小美,”电话一通,周文斌说道:“我到了,你在哪?”
  “好,我出来了,在麦当劳门口。”
  周文斌赶紧向麦当劳跑去。
  小美站在麦当劳门口的小广场旁,向四周张望着。
  他看到了小美,一袭白色长裙,长发高高盘起,三年没见了,她多了些成熟的丰韵,他的心慌慌地,不禁放慢了脚步。
  小美也看到他了,脸上露出了那熟悉的笑容,目光闪闪,还有些怯怯的感觉。
  他的心一下定了,走到她的面前,两个人相对望着、望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伸出双手,一把将小美揽入怀里。
  周文斌感觉眼睛里潮潮的,他抬起头,闭上眼睛。
  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
  周文斌松开小美,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你晚上住哪里?回你妈妈家吗?”
  “不回了,我没跟他们说。准备在附近找个宾馆住下。”
  “好,我们走。”拿起小美的箱子,周文斌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8-29 21:50:15
  安顿下来。周文斌坐在沙发上,不敢看小美,有些艰难地说:“我,明天结婚了。”
  “知道。”小美坐在床边,头也没抬。
  “明天我就不去了,红包也不送了哦。”过了一会,小美笑笑,故作轻松地说。
  周文斌一阵心痛,他知道,他明明白白地知道,晚了,太晚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可是,为什么,还有如此的心痛、不舍,如果此时,需要为她而死,他也是死而无憾。但是,此生,他却无法为她而生。
  有些人,可以为他死而无法为他生;有些人,可以为他生而无法为他死。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痛的了吗?!
  周文斌站了起来,却迈不开腿,走,不忍走,留,如何留。
  这时,小美抬起头来,她大大的眼睛里满含着泪水,渐渐地、渐渐地漫出了眼帘,一颗颗滚下来。
  周文斌的心都碎了,他从没见过小美如此伤心欲绝,即使是他们分手的那时,哦,不,分手时他们已是天各一方。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走过来抱住小美,一瞬间,他没有了任何的理智,只是依从着自己的感觉,将小美放倒在床上,深深地、深深地吻了下去。。。。。。
  小美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她只想来见他最后一面,并没想会这样,不,不,或许,潜意识里,她何偿不渴望这样呢。她如此想念他 ,如今,在他的怀里,闻到他熟悉的味道,她比喝多了酒的他更加醉了,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让自己沉沦,欲海狂欢。
  她的泪流得更多了,只是,这泪水,更多的是畅快淋漓。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8-08-30 14:50:05
  拜读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8-30 19:25:47
  清晨的阳光洒在房间,周文斌半睡半醒之时,感觉不到身边的人,他猛地坐起来,睁开双眼,寂静无声。
  “小美,小美。”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房间里没有别人,周文斌揉揉眼睛,不敢相信,难道昨夜是梦?一夜春风如梦?不,不可能。
  他又四处找寻着,看到桌上有一对水晶纸镇,一对中国娃娃,花白的头发,憨态可掬,分时是一对白头偕老的老夫妇。纸镇下有一张纸条。
  “我走了。
  你一定要幸福。
  爱你,永远。”
  周文斌看看手机,快八点钟了。今天还有那么一件人生大事,哪里还有时间伤春悲秋呢。他擦擦湿润的眼睛,包起那一对水晶娃娃,走出了这个房间。
  他知道,心底里有个地方已经死了,尘封了起来,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被开启。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1 14:13:41
  赶到新娘吴佳萱家,时间还早。
  化妆师正在给吴佳萱化着妆。
  来的路上,周文斌心里还有点忐忑,可是,一见到吴佳萱,他惊异地发现,他的心中没有一点愧疚、惶惑、慌乱等等之类的感情,他很坦荡地走到吴佳萱面前,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着,今世安康,就是这个意思吧。
  小美,是他前世的痛,和吴佳萱无关。
  男人,就是这样一种理智的动物么。
  吴佳萱诧异地看着周文斌,说道:“昨夜喝多了?”
  “一点点,一点点,是新娘太美了,情不自禁哦。”
  化妆师在一旁也被逗笑了。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2 14:20:34
  婚礼,是极尽热闹和繁华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喜气洋洋。
  即使是事先排练过,然而,当司仪说:“你愿意娶她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周文斌和吴佳萱的眼中都饱含了泪水,这一刻,他俩都相信,这一辈子,他们一定会忠于对方,就象忠于自己一样,这一辈子,他们一定会永远相爱相守,没有生离,只有死别。
  这一刻,他们是真切地相信的。
  谁说仪式不重要,这仪式,镌刻在他们的生命中,让他们更加相信,婚姻是神圣的,他们的生命将永远相融在一起。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3 21:09:06
  李昊天看到这一幕,也被深深地感动了,他身边的伴娘团更是激动得热血沸腾,不停地喝彩助兴。
  吴佳萱的伴娘团确实是美女如云,在周文斌的特意安排下,李昊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伴娘们。
  只是因为昨夜宿醉未醒,而且,看到伴娘们一个个浓妆艳抺,在一起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也就没了多少兴致。只是默默地帮她们搬搬东西,递递水什么的,就权当做个保姆了。
  一会儿,就到了掷花球的节目,这是每一个婚礼的必备节目。
  伴娘们一涌而上,站在了红毯的有利位置,还有好些年轻的女孩也上去了。新娘子看了看姑娘们,笑一笑,背过身去,举起花球,用力向左边角落掷去。
  左侧靠边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瘦小的女孩,身穿白色的连衣裙,袖子上点缀着红绒花,增加些喜气,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中间显得有些另类。
  当其它女孩都争先恐后地去占领有利地形的时候,她反而往旁边退了又退,最后退到了最边上。
  不料,新娘子特意将花球抛向她这边,花球正好落到了她的怀里。
  她有些害羞、又有些快乐地笑了,那天真纯洁的笑容一下击中了李昊天的心。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4 19:29:23
  婚礼过后,大部分宾客都走了,只有新郎新娘的死党们留了下来,那位接到花球的女孩也在。
  李昊天瞅了个空,将周文斌拉在一旁,说:“那个接到花球的女孩是谁?做什么工作的?”
  “看上她了?她是吴佳萱的好朋友,是个小学老师。”
  “老师啊,太好了,完美。帮我介绍一下。”
  “不知她有男朋友了没有,等下,我问问佳萱。”
  吴佳萱一听,乐了:“你真有眼光。告诉你,她可不是好追的,介绍你认识没问题,行不行就看你的了。”
  “得了,还没有他搞不定的事。”周文斌在一旁调侃地说。
  “昊天,你怎么想着回家找女朋友呢?”吴佳萱有些不明白。
  “家里的女孩好啊,知根知底,A市的女孩又能干又独立,还能照顾到家里老人。我们在外面漂的人,在外面是没有根的。”
  “哟,没想到你这么现实啊。”
  “找女朋友可以随便找,找老婆可就要认真哦。”李昊天半开玩笑地说。
  “那你什么时候回广州呢?”
  “本来是明天一早就要回的。不过,如果她有时间的话,我就请一天假。”
  “挺有诚心的呢,好,我去叫她。”吴佳萱看李昊天实心实意,也不迟疑,转身就去找人。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5 20:46:22
  “你老婆真不错哦。漂亮,实在,干脆。”
  “当然。”周文斌面有得色。
  一会儿,吴佳萱带着那女孩过来了。
  “这是我好朋友,方苓。”吴佳萱介绍说:“这是周文斌的同学,李昊天。”
  “漃漻薵蓼,蔓草芳苓。这名字好啊。”李昊天一听,好名字,说明她家不是一般的市民,就忍不住卖弄地说。
  “你好。”方苓本来是被吴佳萱强拉过来的,很不情愿,李昊天一语道破她名字的来源,让她不禁对他括目相看了。
  “好吧,你们也认识了,慢慢聊吧。”吴佳萱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周文斌就走开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谈兴正浓间,李昊天就单刀直入,问道:“方苓,我在广州上班,只有一天的假,明天正好是周末,你有空吗?”
  方苓有些诧异,哪有这样赤裸裸地求约会的呢。但,因为李昊天的直爽和帅气,言语中有一股让人不能质疑的魅力,听吴佳萱说,他为了约她还特意请了一天假,也就不忍心拒绝他,点头说,“明天没什么事。”
  “那好,明天我去接你。你住哪?”
  “我家住在一中对面。干什么呢?”
  “保密。”李昊天坏笑地说,“放心,肯定不会将你拐跑了。”
  方苓抿嘴一笑,也不再问了。
  晚上,李昊天将方苓送回家,又约好了明天八点见面,看着方苓进了家门,他才转身离开。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7 19:21:49
  第二天,天蒙蒙亮,李昊天就醒了,他先将昨晚反复筹划的计划想了一遍,才翻身起床,骑上借来的自行车,来到超市,买上几大包东西,全部准备妥当,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来到了方苓家门口。
  八点正,方苓从家门走出来,看到李昊天斜跨在自行车上,等在路边。早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衬得他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哪来的车?还自动的呢。”方苓忍不住开玩笑说。
  “找周文斌借的。上来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呢,方苓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知道他肯定要卖关子,干脆不问。
  李昊天见方苓一言不发就坐了上来,心里赞叹她是个聪明人,又守时,真是个好姑娘。
  骑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来到郊外。
  正是春夏之交的季节,郊外芳草萋萋,时有小小的野花星星点点,白的、黄的、粉的,不甚娇艳,却是生气勃勃。
  选了一棵玉兰树,李昊天停了下来。玉兰花开,一股幽香飘来,绕着缠着,直沁心脾。
  方苓跳下车,环顾四周。好一处世外桃源。
  “你怎么找到这种好地方的?我从没有来过。”
  “小时候来过,我想,这地方,没有什么商业价值,一定还在。这不,世上已千年,这里才一日。这棵玉兰树都还在这里。”
  李昊天边说,边卸下自行车上的东西。先拿出一块一次性桌布铺了开来,再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些吃的、喝的,俨然是一次郊外野餐。
  方苓也不帮他,自顾自走进草地里,采摘起野花来。
  地上的东西都摆好了的时候,方苓摘了一大捧野花过来。
  李昊天打开一瓶矿泉水,喝掉一大口,用刀割去瓶口,就是一只花瓶了,他将方苓采来的野花插入瓶中,摆在桌布,又凭添了几分美丽和野趣。
  方苓拍手称赞,笑起来,人比花艳。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8 21:24:11
  这一次的郊游,他们吃得很多,说得更多。
  李昊天知道,距离是他们最大的问题,但是距离也会产生美。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过去,他的将来。
  他郑重地说:“今后,我一定让我的家人过上最幸福的生活。也许,我不能做最有钱的人,但我一定要让我的家人最快乐、最幸福。”
  他问方苓最喜欢做什么,方苓说,她最喜欢在书吧,一个好的书吧,看书。
  书吧,还是刚刚兴起的事物。
  李昊天说,他们以后可以自己开一个书吧,房间里用绿色的墙,深绿浅绿,象森林的感觉,清凉而静谧。书架一定要原木的,还要有原木的桌椅,坐着欣赏一本好书,面前泡一杯好茶,一碟点心,就可以让时光停止。
  李昊天的激情感染了方苓,这样的前景,似乎只要他们一起努力,就唾手可得了。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09 16:53:05
  二
  小美回到广州时,已是傍晚。她没有告诉他,她,现在只是一个人。
  其实,回广州的火车并没有那么早。
  早早就醒了的小美侧躺在床上,看了他半天,沉睡中的他的面容一如少年时的他,安宁而天真。
  可是,醒来后,又如何面对他,如何跟他道别呢?
  还不如悄悄地走吧。
  小美留下一张纸条,提前来到火车站。
  其实,小美这次回来,原只是想见见他。当她听说他要结婚的消息时,芳心欲碎,冲动之下,就回到A市。她想,就见最后一面吧,以慰藉她对他的思念之情。
  没想到,他竟然陪伴了她一个晚上。如此美好的一晚,永铭心中。
  他还是那么的温柔,可是,她却无能留住他。
  人,没法踏入同一条河流。
  就如初恋,即使是跟同一个人,也无法再恋一次。
  可是,她是如此地想念他,只是想念。
  是想念他,还是想念他们曾经的青春岁月呢。
  往事一幕幕在她面前出现。

  郑小美和周文斌是高中同学。
  高中时,他们相互暗暗地爱慕着,高考后,就选了同一所城市上大学。
  四年大学生涯,是他们的黄金时光。
  毕业时,周文斌的父母让他回A市考公务员,他父母亲也是公务员,回家自有许多的便利,他是独子,又很是孝顺,所以,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而小美,却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她想着,如果回老家,后半生的生活都可以看到了,多么无趣啊。
  当大学生招聘会在学校召开的时候,小美就到处应聘着,凭着她的聪明和美貌,她被一家北京的公司看中,签下了意向书。
  何去何从。
  他们哭过闹过,也试过让周文斌也一起去北京,可是,他父母坚决不同意,认为他去北京前途未卜,白白浪费时间。
  他们也分手过,可是,分手的痛苦让他们不能承受。
  最后,还是小美放弃了去北京的机会,一起回到了A市。
  A市的生活乏善可陈。周文斌进了税务局,开始结交各界人士,应酬渐多。小美进了一家事业单位,每天上班看报,下班睡觉,偱环往复。
  第二年,郑小美认识了陈道伟。
  陈道伟是台湾人,因为一个项目到A市住了半年。大陆的朋友们都叫他阿陈。
  见多了花花世界,纸醉金迷,来到这个安静悠闲的城市,他被深深地迷住了。初见小美,更是一见钟情。他可不管小美有没有男朋友,就向小美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小美为了周文斌回到了家乡,周文斌却一心扑入了政界,已忘了初心。小美的工作没有意义,对他们的前途也充满了怀疑。这时的小美和周文斌,感情沉到了低谷。
  面对阿陈的追求,小美虽然暗地里也有点自喜,却并没有动摇,她并不是个轻浮的女孩。可是,当阿陈建议她去广州发展的时候,她却动心了。
  广州的机会很多,对于没有后台的她来说,比北京的机会更好。
  以前是因为感情而回来,但这样的生活却让她枯萎。
  她跟周文斌商量着,周文斌却说:“去广州就分手。”
  这句话深深地伤了她的心,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去广州。
  后来,周文斌也极力想挽回,但已经晚了。他也审视过自己,知道回到老家后,官场的熏陶让他迷失,他们的感情退居了其次。
  可是,小美不想在他的迷失中迷失,她就此不告而别。
楼主吉檀迦利2016 时间:2018-09-15 13:30:06
  刚到广州,阿陈让小美暂时到他那里借住,小美拒绝了,她租了一个小单间。
  只是,因为一时找不到工作,小美就到阿陈的公司先干着。
  这公司与她原来工作的事业单位完全不同。
  小美在人力资源部当文员。
  一上班,赵主管就丢了一叠资料给她,让她打印出来。
  小美虽然用过电脑,但那时候,电脑还没有普及,她打字特别慢,而且,不怎么会用办公软件。
  她拿着这一叠资料,粗粗翻了一下,资料上已经密密地作了修改,有些地方都看不太清楚。
  她想问赵主管,主管已经出去了,再看看旁边的同事,一个个都神情紧张地忙着自己的事情。
  小美只好打开电脑,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录入着。碰到不认识的字,她就猜测着先录入。
  似乎只有一会儿,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同事们相偕着去吃中午饭,也没人跟她打招呼。
  整个上午一动没动,小美觉得腰酸背痛了,可是看一看资料,却只打了几页。她都想哭了。还好,主管没说交工的时间,小美自己安慰着自己。
  录了两天,还加了一个晚上的班,终于录完了。小美将资料交回赵主管。
  赵主管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句:“怎么今天才交来?这两天你在做些什么?来,将这份资料拿去复印一下。”
  小美也不欲分辨,拿着资料出来了。
  复印机在大办公室的角落里。
  小美从来没有用过复印机。她左看看、右看看,还是不知道怎么弄。这时,有一位同事过来复印东西,看到小美,就等在后面。
  小美赶紧让开,笑着说:“你先来,你先来。”
  同事也不客气,打开复印机的盖子,放入原件,按下复印按扭,印了一张走了。
  小美赶紧依葫芦画瓢,也印了一张,心里颇是得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