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赵倾城之鬼泪【原创】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6-02 14:58:19 点击:25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亦菲,等等我。”

  宁静的街巷,背后传来一个亲切而熟悉的声音,亦菲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甜蜜的笑了。

  亦菲听见背后奔跑的脚步声,转眼间,一双温馨的手从背后蒙住了她的眼睛。

  “亦菲,叫你下班后等我的呢?”

  “我走的那麽慢,不就是在等你吗?欧阳飞,拿开你的手,讨厌。”

  欧阳飞默默的笑了,一松蒙住她漂亮眼睛的手,他又牵着陈亦菲的手,俩人一边向前走一边说着话儿。

  “亦菲,从我们一起进这个制衣厂,都谈了两年多了,亦菲啊,我们该结婚了吧?”

  亦菲朝眼前的欧阳飞微微一笑。

  “电影票买了没有?今晚有什么电影看啊?”

  答非所问,欧阳飞看着皎洁月光下娇娆的她,悸动的心彭彭直跳,欧阳飞仿佛感觉她是广寒嫦娥,魂牵梦绕,三国貂蝉,朝思暮想。“买了,今晚有两部电影,一部爱情片《今生今世爱你》,一部恐怖片《复仇之魂》。”

  “让我先想想啊,先去吃点夜宵,然后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亦菲偎依在他的肩膀,牵着他的手,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傻瓜,早都是你的人了,是该结婚了,就等你娶我了。

  吃完夜宵,看过电影,欧阳飞看了看手机,都晚上12点了。

  “亦菲,都12点了,还回厂吗?”

  “刚从电影院看完《复仇之魂》,我很怕。都叫你不要租那麽便宜的旅馆了,欧阳飞,我是不会用一次性那么劣质的牙膏牙刷的,你下楼去那24小时便利店买质量好的回来,明天早晨我等着用呢!”听见欧阳飞下楼的脚步声,萧索的旅馆房间余下陈亦菲一个人。亦菲悠然的坐在写字台前,在满房灯光的照耀下,披着一头齐肩的乌黑秀发,她娥眉星眸,朱唇皓齿,蹙额梳妆中,露闭月羞花之态,传眸转影中,呈沉鱼落雁之容。

  她若有所思,只见她葱花般的玉手从写字台的笔筒里抽出一只钢笔,铺平写字台上的纸张,亦菲抿嘴一笑,在白净的纸张上写下她刚才若有所思的几句话“泪洒西施湖,忘倾城,笑邂黄鹤楼,恋亦菲,悲悲欢欢携俩手,生生死死谐百首。”

  亦菲一直想着这几句话,她深深的沉醉了。心目中的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让她着迷而痴情,丹心而炙意。邂逅黄鹤楼,巧遇制衣厂,她真心的爱上了他,欧阳飞。

  窗外突然下起了簌簌风雨,一个寒颤将陈亦菲从沉醉中惊醒过来。

  “欧阳飞,应该快回来了吧?”她自言自语。

  潇潇的风雨吹佛着她芊芊玉体,亦菲寒意颤颤,她从坐位上站起来,朝窗子方向走过去。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夜已深,人亦静,冷漠的夜,寂寞的房,风雨纷飞,凄美的夜,钟声的突然响起惊出陈亦菲一身冷汗,灯光下,孤只单影的她显得楚楚可怜。

  “欧阳飞,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她掏出手袋里的手机看了看,已经夜深1点了。镜前,她在抚弄着自己乌黑柔美的秀发,弯弯的睫毛,皎洁的面孔,亭亭的身段,娇娆的姿影,孤芳自赏,她馨然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妩媚极了。一等,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寂静的夜,窗外的风雨骤然停了下来。20分钟前,陈亦菲朝窗子方向走了过去,窗子是关好了,可此刻她的心极度忐忑不安。

  “欧阳飞,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你那麽喜欢玩游戏,不会是去网吧了吧?”陈亦菲的心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真不是滋味。

  “风雨都停了,还是出去找找吧!”

  亦菲朝镜中天生丽质的自己看了看,无限满意的笑了。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秒,她收敛了脸上灿烂的笑容。此时,她的一颗心惊慌,惶恐,当她感觉自己只能静静的对着眼前的镜子而身体完全不能举动的时候,她的一颗芳心一瞬间沉进了无边的冰冷湖底。“我完全不能动了,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彭,彭,彭,彭,是挂钟摔落地面的破碎声。紧接着,耳边响起一声巨雷,只见眼帘一道闪电划破宁静的夜空,旅馆房间的灯光全部熄灭了。夜,一片漆黑,而陈亦菲在无尽的黑暗中一动也不能动,黑暗中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她情不自禁直打哆嗦。

  “陈亦菲,我死的好悲惨啊。”

  “陈亦菲,我死的好悲惨啊。”

  黑暗的夜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凄美的伤感声音。

  “啊,她已经死了,那她就是鬼了。”陈亦菲额头冒出一额冷汗,她挣扎着身体还是一动也不能动。

  “陈亦菲,挣扎是没有用的,你是斗不过我的,因为我是赵倾城,我是赵倾城啊。”

  耳边的话音莆落,陈亦菲便尖叫了起来。

  “赵倾城,你是赵倾城。”

  啊,啊,啊,陈亦菲全身冷颤,从她的喉咙里发出抽噎的呐喊声。她感觉突然有一双冰冷的手从背后搭上了她的肩膀,涌起的背后寒意使她全身剧烈颤抖。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灯豁然全部明亮了起来,灯光照耀到房间每一个脚落,亦照见了陈亦菲镜前在她背后的她,赵倾城。

  镜前的赵倾城蓬乱着一头水淋淋近似惨白的头发,她一双灰蒙涣神的瞳孔中满是怨恨的眼神,就像是一张白净净的纸张,她满脸没有一丁点血色。陈亦菲从镜前看见赵倾城笑了,那是一缕看上去令人极不舒服泛起惊慌与惶恐,窒息而痛苦的笑意。陈亦菲流泪了,看上去她是那样的悲伤,花容失色的她在镜前看见背后的她惨白微笑着伸出她那双枯瘦如柴,寒心彻骨的手猛然朝她勃子掐下去。陈亦菲彻底崩溃了,被掐断勃子的剧烈痛苦使她眼前头晕而目眩,气涣而神摇,在残留的潜意识中,怀着对欧阳飞的牵挂与思念,她在绝望中触目惊心,身疲气涣,瞪目怒神,七孔流血而亡,可怜一代红颜,魂销韵陨。

  看着陈亦菲死前的惶恐,死后的悲惨,赵倾城笑了,她笑的是那样的安慰与快乐。“贱女人,虽然你已经魂飞魄散,但是我依然嫉妒你,回眸这几年欧阳飞对你的好,狐狸精,你不知道,那原本是属于我的爱情,我的快乐,我的幸福,却被你剥夺了。我怨,我埋怨欧阳飞的喜新厌旧,见异思迁,我恨,我痛恨欧阳飞的毒女杀妻,抛誓叛情,可我更恨你,恨你的狐媚勾引欧阳飞使他迷财恋色熏权趋富从而走上杀妻毒女家破人亡的血程,是你破碎了我理想的爱情,是你毁灭了我幸福的人生,我恨你,今生今世都恨你,我生生世世都恨你……赵倾城哭泣着,对往事的历历回忆使她的内心充满了不尽的痛苦,她流泪了,从她的眼睛里流出一滴滴血腥的红泪……死后的陈亦菲瘫在地上张口瞪眼,似乎看着她眼睛的血泪也惭愧了,也哀伤了,哀伤中带着同情的眼神。一个小时过去了,陈亦菲血腥的尸体早已被赵倾城食毛饮血的吃到肚里去了,地面的血腥亦清理干净。安静的夜,旅馆房间的灯光照亮着每一个角落是那样的清朗,是那样的祥和,是那样的温馨,整个房间闻不到一丝血腥的味道,仿佛一个小时前那一幕幕恐怖画面那一幕幕惊心场景从没有在这个房间发生过一样。安静的写字台旁,一个女人漂亮的背影,之所以看不见她的脸是因为她还没有转身。此时此刻,她一双柔若无骨白似美玉的手高高举起陈亦菲那张写下泪洒西施湖,忘倾城,笑邂黄鹤楼,恋亦菲,悲悲欢欢携俩手,生生死死谐百首的纸张,她瞄了一眼不屑的将纸张仍进垃圾桶。

  她突然笑了,因为她听见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她终于转身了,那是一个美得羡道迷尚,妒尼羞芳,惊仙悸神的女人,只见她有一头色泽清丽如仙娥般芳香的青丝,那青丝间所散发出来的一缕缕芳香浸入肺腑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舒愁解乏,心旷神怡。她面露玫瑰之红润,肤呈宝玉之美白,眉若九天之朗月,眸宛银汉之晴星,皓齿丹唇,她面笑见倾国倾城之柔媚,唇动嫉西施貂蝉之芬芳,眸转显纤雅深慧之淑静,扬手展涵养情操之贵气,她酥胸蜂腰,细腿莲足,上身穿一件称体的兰色外衣,下围一条蝴蝶镶金花的长裙,体婷而腰衬,腿长而足美,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曾经她也庭前身后满是慕客逑者,只是她都婉言拒绝了。直到那一天那个俊杰的男人突然走进她的人生,从此她开始了先喜后悲,先乐后惨的凄凉命运……

  赵倾城想起自己倾世的姿色,绝代的芬芳,她爱情最后的抉择居然被欧阳飞的一脸俊逸满身才华所吸引,直到她被欧阳飞欺骗喝下打胎药失去女儿,后来欧阳飞虚情忏悔假借婚姻周年旅游又将她于西湖湖畔砸烂脑部石沉其尸于湖底,临死之前她才看清楚原来欧阳飞完美的外表下是一颗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歹毒之心。他欺骗着她,在他工作的制衣厂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他又投入了另一个美丽女孩陈亦菲的缠绵怀抱。可怜赵倾城双亲早逝,上无兄弟,下无姐妹,她的亲戚在汶川大地震中皆亡故了。她孤零的尸体被大石头沉浸在冰冷的西湖湖底。就这样她面朝苍天瞪着她充血的眼睛死静的躺在湖底,那双悲哀的眼睛好像在向上帝倾诉着她无边的痛苦以及不尽的爱恨,她是那样的死不瞑目,直到有一天西湖湖底有一群大鱼撞向压迫她尸体的大石头,石头沉进湖底,她压抑的魂魄才得以释放,赵倾城被水浸泡苍白的脸笑了,那是沉冤复仇有望的笑,上帝看见她的笑都深深可怜她。一年的浸泡她的尸体早已面目全非,恐怖,惨烈,悲凉,她,赵倾城终于回来了。回眸那三百多个冰冷的昼夜……赵倾城再次流下了感伤而悲痛的血泪。赵倾城慢慢平复了缭乱的情绪,擦干眼角的血泪,她笑了,上楼的脚步声益清更近了。她凄然的叹息了一声一抹满面,只见赵倾城那张娇艳的脸孔与靓丽的身姿消失了……欧阳飞提着装着牙膏牙刷的袋子回来了,按响门铃,迎接欧阳飞的是他最熟悉的脸,一张挂满微笑陈亦菲的脸。

  “欧阳飞,在你没有回来之前,可能是我太困倦了,恍惚中我趴在写字台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柔和的灯光下,温馨的被子中,陈亦菲偎依在欧阳飞暖暖的胸怀上,欧阳飞搂着她柔软而芳香的玉体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亦菲,夜已深沉,做了一个梦而已,是不是今夜风雨交加,你一个人呆在房里胡思乱想啊,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飞啊,我无法入睡,我梦见的是赵倾城啊。”

  “赵倾城”。欧阳飞微微一笑,笑声中略带颤抖与惊心。

  “飞啊,我梦见她死而复生了,她兜里还抱着个小女孩呢!”

  “一个死了的人,亦菲啊,一个梦而已别胡思乱想,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忘记了。”

  他俊俏的脸紧贴着她美丽的脸,一双温柔的嘴吻上她性感的唇。

  巫山云雨的柔情,潮起浪涌的缠绵,他就这样热情的拥抱着她,他们缠绵的绕过床沿,陈亦菲的玉手沿着床沿揭开垫被从床木板上抽出一把水果刀,那是她提前暗藏在那里的。欧阳飞还在如痴如醉,陈亦菲媚艳的脸上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霍,霍,霍,霍,只听锋利的水果刀四响,映入亦菲眼帘的是一线血流,只见温柔的灯光下,正好仰面平躺着的欧阳飞一脸愕然,他痛苦的呻吟着,一双惊讶而哀伤的眼睛正望着眼前的亦菲,他的两支手,两条腿被方才那四刀全部挑断了手筋脚筋,亦菲脸上挂满了微笑正看着一动也不能动弹的他。“亦菲,亦菲,欧阳飞你叫得真是亲热,亲热到让我赵倾城再次嫉妒,不过可惜,她再也听不见你的呼唤了,她已经死了。”陈亦菲脸上满是怨恨,她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欧阳飞。“赵倾城,你是赵倾城……”欧阳飞一额冷汗,满身颤抖,他的脸部神经不停抽噎着,一颗惊慌惶恐的心剧烈的直跳好像是要从他的肚子里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欧阳飞绝望的想闭上眼睛,他的脸部神经不停抽噎着,不堪接受这恐怖的场景,但他怎么努力他的眼睛就是无法闭上,不仅如此,他的眼睛更让他看见了一幕幕使他毛骨悚然,心惊肉跳,魂嚎魄呐的阴森惨景。陈亦菲的漂亮面孔消失了,赵倾城的娇娆容貌在欧阳飞的眼前也仅是停留了半分钟就消失了,只见他眼前的赵倾城如从地狱跑出来的魔鬼,她蓬乱着像是长年浸泡深水中一头苍白色的长发,蓬乱的长发下露出她一张面容憔悴惨痛如白纸的脸,她额头上有几道像是被尖利物体凿出来的血沟,只是经过水的浸泡那些纹沟早已褪去了血色,那沟缝间有几条红色的小蚯蚓在蠕动,看上去那像是一个老人的皱纹,难看极了。她的一双眼睛左眼空洞洞的,也不知道眼珠子是给什么东西叼走了,只见极小的蝌蚪还扒在左眼上来回走动呢!她右眼既肿大又红,红的就像是妖魔惊心荡魄的血眼。她鼻子上的皮肉不知道是给什么东西吃了只剩下阴森森的白骨。她的嘴紧闭鼓鼓的胀的很大,就像是丧事上扎的纸人。她脸上的肉东缺一块,西补一块,上腐一块,下烂一块,整个脸部看上去是那样的触目惊心,骨寒经裂,惊魂颤体。欧阳飞看着眼前如此恐怖的她眼泪不由自主的流过眼颊的两边,整个脸部看上去是那样的触目惊心,骨寒经裂,惊魂颤体,他只觉两腿内侧一紧,情不自禁他裤裆里的尿如潮水般流进他的大腿,他的脚底,还尿湿了床铺。在他面前如魔鬼般的赵倾城狰狞的笑了。“欧阳飞,你刚才拥抱陈亦菲是那样的春意盎然销魂蚀骨,看,你是那样的英俊,潇洒,风流,悄眸四年前我们邂逅浪漫的上海滩,在认识我半年后,背着我你又念上与你恩爱缠绵两年半的陈亦菲。真讽刺的爱情,就这样你欺骗着你生命中两个最爱你的女人,朝秦暮楚,左拥右抱,你徘徊在两个美丽女人的怀抱中乐尽鱼水享彻柔情。真凄惨的爱情,一年半你对我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尸沉西湖湖底我失落的魂魄在那痛苦挣扎的三百多个日日夜夜,你对我的“深情浓意”我是那样的惊讶痛泪,我是那样的颤栗切心,我是那样的惶恐灰意。今夜,就让我赵倾城来吻一吻你烂情的唇以回报你对我的爱吧!”

  “赵倾城,不要啊,赵倾城,不要啊”欧阳飞一脸木然,被挑断手筋脚筋的他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水,汗水流过他的脸颊淋湿了他的被褥,四肢涌上来的楚楚痛感使他头晕脑胀,色灰神颓。血依旧流淌着染红了枕头,床单,垫被,盖毯,在这间施以鬼术充满阴魅的房间,纵然欧阳飞呻吟的声音猿啼虎啸,可外面的芸芸众生谁又能听得见他的呐喊呢?此时赵倾城苍白而狰狞的脸上满是阴森而恐怖的邪笑。她那张蛤蟆般鼓胀的嘴唇此刻正吻上欧阳飞的嘴唇。在赵倾城吻上他嘴唇的一瞬间,欧阳飞直感觉一股腐臭味迎面而来,那是赵倾城脸上的腐皮烂肉散发出来的气味,虽然欧阳飞四肢经脉尽挑无法动弹,但是因失血过多而干燥的嘴唇还是极力的挣扎着赵倾城的亲吻,流血的体虚,精神的悚然,挣扎了两三个回合过度疲倦的他再无气力终于停止了抗拒,他又听见赵倾城那可怕的笑声了。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欧阳飞慢慢神智稍加清醒了过来。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6-02 15:02:00
  他一睁开双眼瞬间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目瞪口呆,面如死灰,赵倾城没有微笑只是静静的站在欧阳飞的身边,在欧阳飞眼帘她宊然伸出了她那双毫无皮肉尽是白骨的双手,此时,那双骷髅的手正在抚摸着欧阳飞惶如死灰的脸。空气中飘荡着赵倾城惋惜而感伤的话语“欧阳飞,多英俊的一张脸啊,这张脸不仅使你博得两个美丽女人的青睐与芳心,而且还倾倒过不少名妇冠妓吧!多俊皮的一张脸啊,毁灭了两个女人的一生,祸害了一个女孩的生命。可惜,再英俊,再潇洒,也只是属于你的曾经,因为过了今夜,谁也不会看见你了,某些世人也许会铭记你的名字,但是再也见不到你的人了。”

  啊,啊,啊,啊,黑暗而死静的夜晚血腥的房子里再度想起欧阳飞悚然的尖叫声。抚摸欧阳飞脸的手松开了,赵倾城亲近的坐在欧阳飞身前,看着他尖叫过后一张惨白如缟衣的脸,徵微一笑过后,只见赵倾城慢慢张开的嘴巴里爬出一堆又一堆鱼虫蛇蟆,这些鱼虫蛇蟆就像是她抚养的孩子一样听话,它们从她嘴巴爬出又陆续的钻进了欧阳飞的嘴巴进而直入他的肚子里,欧阳飞手脚筋脉尽断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恐怖而得意的狞笑。就这样,那些鱼虫蛇蟆随着他张开的嘴巴从而侵入了他的肚子。欧阳飞流泪咆哮着,身体可以感觉到鱼虫蛇蟆发出的叮咬声,撕裂声,啃噬声,可想而知他此时承受着剜心肝切肺腑的悲痛。欧阳飞实在是承受不住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只见他蹙眉皱额,赤红的恨眼中,他的两颗眼珠子从眼眶中暴挤了出来,两颗血红的眼珠子滚向床沿,眼看着眼珠子要落到地面却被一只小手于半空中接住了。欧阳飞痛苦的晕了过去。陈亦菲放在写字台上钟点声响起打破寂夜的沉静。欧阳飞晕过去一个半小时后还是被4点半的钟点声唤醒,流血过多的疲弱,神思过多的悚然,此时醒转过来的他已奄奄一息,没了双眼他什么也看不见,弥留之际的残识,回光反照的苏醒,他听见了一母一女说话的声音。

  “妈,论姿色,论品格,论魅力,你都堪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以妈妈的楚楚红颜,脉脉情思,即使堪称不上中国第一美女却足以自誉江南第一美女。如此红颜缀庭美人宠心,欧阳飞何以会歹害了女儿和妈妈?”

  “ 絮儿,茫茫尘世,潺潺情河,追逐年代开放的潮流,伴随时代现实的思想,悄首社会赤裸的人心,回眸爱情泛滥的情意,纵然妈姿若牡丹韵似嫦娥,你爹欧阳飞爱情背叛于我,相较浩瀚苍穹,苍茫神州,他对妈的背叛可谓是千顷一粒米,一海几滴水,茫茫九州,花花世界,爱情背叛比比皆是,也许某一部份的男人骨髓里天生就深种着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本性,所以妈不怨责你爸爸,吃锅霸碗是他们的习性而已。人即使是偏离了道德,但是绝对不能抿灭了人性,你爸为贪恋美色而偏离了道德,在这样一个潮流而开放的社会堕落,可以理解,但是,以打胎药毒害九个月大的你,并将我沉尸西湖湖底,这两件骇人听闻事情的发生不仅仅是你爸爸犯错的问题,命运足以证实他已抿灭人性。虽然妈妈是承受凄惨的悲伤而回魂复仇的,但,如果不让你爸爸经历寒心颤骨撕肺裂腑的悲痛,在他奄奄一息时有所悔过,有所悟明,他今世便永固魔道之心,即使魂魄返回地狱亦生生世世不得受佛之慈悲以度,便生生世世永堕十八层地狱了。凡大罪之人必受惨磨而忏悔,仅能这样他才会醒悟而转生来世为人道乐善而弥前生之孽。絮儿,去看看你爸爸吧!他奄奄一息,虽然爸爸忏悔过,醒悟已,但是他就要死了。絮儿,去看看他吧?”絮儿听着妈妈的话语一动不动她仍然静静的站立着。“絮儿,妈妈也明白你从来皆称呼他为欧阳飞,而从来不叫爸爸你心里恨着他呢!”

  “妈,我想起了西湖湖畔那些放风筝,踢毽子,捉迷藏,捕蝴蝶,玩游戏穿着漂亮衣裙的小孩子们,他们多快乐啊,他们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他们多幸福啊,他们有一个既爱美妻顾家又养子育女的好爸爸,可爱的我,漂亮的妈妈原本也是一个快乐而幸福的家庭,欧阳飞却丧心病狂摧毁了它,更让我和妈妈沉尸冰寒的西湖湖底,我恨他,我很恨他,今生今世都不想看见他,我没有爸爸,我没有爸爸啊!”絮儿呐喊着,止不住的悲从心来,从她眼眶中流出血一样的泪水,她偎依在赵倾城的肩膀上,她血一样的泪水慢慢染红了赵倾城满头头发,赵倾城亦流泪了,对絮儿她内心充满了愧疚之情。夜是如此的漆黑,就像是赵倾城此时黯然的情绪,夜是如此的寂寞,就像是赵倾城此时死静的悲痛,夜是如此的冷清,就像是赵倾城此时冰寒的芳心。“德之天下,命运坎坷,母之天下,女儿凄凉,美之天下,爱情崎岖,心之天下,情郎泛滥,身之天下,境何以惨?我之天下,生何以堪?”“身之天下,境何以惨?我之天下,生何以堪?”赵倾城牵着絮儿的手从房间消失了,地上还滩着她们流下的血泪,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欧阳飞奄奄一息,他的眼眶满噙着忏悔与自责的泪水,“赵倾城,絮儿,对不起”。欧阳飞血液从四肢伤口流干,在全身抽噎的颤抖中,带着心中的遗憾痛苦的他走了,临死前他是多麽希望絮儿叫他一声爸爸啊。絮儿没有转身看望他,也没叫他一声爸爸。

  深冬的夜晚是那样漫长,写字台上陈亦菲的手机钟点声又响彻房中打破了长夜的寂静。已经5点了。床枕,床单,床垫,床被,床头,床尾满是胭红的血,欧阳飞如死鱼般惨白的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是那样的恐怖,此时,从他斜歪的大嘴巴里趴出一堆又一堆鱼虫蛇蟆,在平躺的床上他肚皮洞开,他的心,肝,肾,胃,肠,腿肉已被那些饮血食毛的鱼虫蛇蟆一餐而尽,此刻止余那些难以啃噬的骨头暴露床上,欧阳飞骷髅般的死状看上去是那样的阴沉,惊悚,恐怖,哀魂,悲魄。伴随着赵倾城与絮儿的离去,欧阳飞在奄奄一息中辞世,纵欲肆歹的他惩以悲报,然而,纵然欧阳飞死前受尽惊魂而悚,受尽伤泪而灰,受尽折磨而绝,受尽惨痛而悔,受尽践体而亡,但是,死后的欧阳飞即使是残额遗珠,断经锥骨,穿肠破肚,此时从旅馆厨房走进床边的一缕芳魂怨魄却没有因他惨绝人寰的遭遇而轻易放过死后的他。这缕芳魂怨魄是陈亦菲,赵倾城食毛饮血吞吃陈亦菲于肚中,吞吃,赵倾城吃陈亦菲的食法没有刨皮剥骨细嚼慢咽,而是一口阴气吸引她整个尸体入腹中,陈亦菲落入赵倾城腹中的尸体是被赵倾城肚中的灵婴刮额挖珠,削鼻割嘴,剥皮拆骨,断手撕腿,掏心裂肺而一餐而食,生生吃掉陈亦菲的灵婴就是絮儿,食尽血肉他狰狞的双手提着陈亦菲的残骼碎肢从妈妈的肚腹中走出来,走进厨房,絮儿将残骼断肢不屑的仍到墙角,恐怖的口中还不时骂道“卑小三,贱女人,狐狸精。”附依在骼肢陈亦菲的芳魂怨魄满是恨意,尽是怨气,她恨的是欧阳飞的期骗,欧阳飞曾经对她说,赵倾城与他从小青梅竹马指腹而婚,他不仅和赵倾城相恋过,俩人也有结婚的计划。不过赵倾城于1年前单身旅游失足而溺亡西湖不知其尸所终,他们的爱情也就结束了。她恨的是赵倾城的恶毒,尽吞其尸而令子碎食。在巨大的痛苦中慢慢灵魂苏醒,赵倾城母子已悄然而去,陈亦菲悄眸对欧阳飞的一世痴情,最后得到的却是谎言的欺骗,惨痛的死去,她的灵魂在叹息,在流泪,在哭诉,在滴血……

  满大锅沸腾翻滚的猪油泼在欧阳飞残骼烂躯上,血肉焦灼血腥的气味夹杂着骨骼烤熟的清脆香迎面扑来,苍白的灯光照耀着旅馆房间每一个角落,也见证着在这个充满阴森的房中今晚发生的那一幕幕惶恐而惊讶,恐怖而悚颤,惊心而碎魄的惨景。充满血腥而惨境的房中响起陈亦菲呐喊的嚎啕声,嚎啕中她听见几个声音呼唤她的名字。歇声而仰首,在窗台外蒙亮的半空中,陈亦菲看见三个满脸流着血泪的鬼脸向她招了招手,陈亦菲凄然一笑,她看着欧阳飞的魂魄朝她走过来,他的身后远远站立着赵倾城和絮儿,半空中响起她们母子寒心而悚意的笑……

  笑声过后,赵倾城再次流下血红的眼泪。

  黎明的鸡啼声结束了长夜的漫漫,旭日从地平线慢慢升起,阳光照进了窗户,也照到了满是血腥床上欧阳飞焦黑的恐怖残骼。那张英俊潇洒的脸永远属于他的曾经,2小时过后,8点送水过来的房东将不会看见欧阳飞曾经英俊的脸,他闻见的只会是满房刺鼻的血腥味,他看见的只会是满床焦烂的残骨骼,还有地面上赵倾城残留的滴滴血泪。(完)

  逍遥、醉今朝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7-14 06:49:55
  小说家园这是怎么啦①6月2日发的鬼爱情小说惊㤉到今天怎么还没有沉帖,②刷屏怎么前端这么多人的帖子一点点击率都没有,③版活跃呢。(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