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第二部 《指缝里的流年:跌跌撞撞的小青春》首发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5 20:01:26 点击:1059 回复:20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指缝里的流年(第二部)
  
  文/微尘余香


  引子



  有一个伟人曾经说过,现代文明明显不幸的就是把乡村里的孩子吸引到城里去,我不知道我们姐弟三个跟着父亲进了城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不得而知,可是我已经进城了。
  美国著名作家奥里森·马登曾说: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大的福气莫过于在农村出生,长大。自立勤奋几乎是每个乡村孩子与生俱来的品质。

  这些农村的精英们源源不断涌入城市,受到城市不良风气影响,有的丧失了原有的意志和品质,深入泥沼,有的则出淤泥而不染,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

  一个人的运气,不管他是好的,还是坏的,就是等待某件事在这个城市发生……
  第一集:

  长途汽车在蜿蜒的山路跋涉周转了个小时,开到了一个小山沟里停下里,售票员扯开嗓子喊起来。
  “路过884的快点下车,路过884的快点下车!别误了站点啊!”
  车上有稀稀拉拉的旅客拖儿带女下车了,父亲抱起妹妹,给司机说:“师傅,麻烦稍等一下哈啊,车座下有一筐鸡蛋和行李呢!我把娃娃放下车,再来拿!”
  80年代,司机是很牛逼的一种职业,这个司机大概经常和拖儿带女的旅客打交道惯了,见多了,心就烦,把他的职业道德丢到牛槽里喂牛了,此刻,他被自己“高尚”的职业熏得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他傲慢的冲父亲喊。
  “快一点哈!看着这么攒劲的一个小伙子,生这么多的娃干吗?又是鸡蛋筐子,又是行李的,你怎么拿回你们厂里去?真是的!”
  我听到有人竟敢对身姿如白杨般挺拔的父亲这么无理,我气腾腾的从座位底下拉出鸡蛋筐子,骂着弟弟。
  “瓜子啊!看着让人骂吗?和我把鸡蛋抬下车!”
  愣神的弟弟经我一喊,回过神来,和我抬起鸡蛋筐子下了车。就在父亲放下妹妹,上车去拿行李的时候,我细细的打量着父亲工作的这座“城里”。
  呈现在我眼前是四面环山,山是土灰色的,看着却犹如一口大砂锅破裂了,东一块,西一块裂了缝子满目苍夷,又仿佛大地被人砍伤了,裂了许多口子,到处都是沟壑,就在这个沟壑里,一座座青灰色的筒子楼独树一帜插立在这里,在这满目苍夷的沟壑里显得不类不伦,却显出了他的“洋气”。
  这就是所谓的“城里”吗?我眼前瞬即浮现出在老家曾跟着母亲去过一两趟丰乐镇的情景,丰乐镇那是一座古老的镇子,乡下人都管它叫“城里”由于他是古丝绸之路重要的驿站、商埠,有“小凉州”之美誉,因此在我的记忆里交通便利,十分繁华,,那城里商铺生意红火,人来人往,可这“城里”咋这种景象?我怀疑父亲一定下错了车,我冲着拿行李的父亲喊叫。
  “爹,我们下错车了吧?”
  趴在汽车顶上找行李的父亲回过头,冲我喊。
  “玉,木错呢!我就在这个山沟里工作呢!你把弟弟妹妹看好,我把行李卸下来!”
  什么?这就是城里呀!那母亲为什么总是在空闲的时候,给我们讲城里怎么怎么繁华了、城里怎么怎么先进了,哦!弄了半天,把我们姐弟三个从一个穷山沟又转移到另一个穷山沟!噢好!刹那间,我心里像灌了一瓢冰水,哇凉哇凉的!我杵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兴奋劲了。就在这时,汽车司机挪着冬瓜似的身躯靠近了我们姐弟,艰难地弯起圆滚滚的腰,不经我同意,就把鸡蛋筐盖子揭掉,把垫鸡蛋的乱草抽了出来,拿出一个鸡蛋对着太阳照了会儿。
  “哦!新鲜的土鸡蛋哦!稀罕哦!太稀罕人了!”
  刚上车时,我看到司机头发梳理的十分齐整,油亮亮的,衣着体面,心里对城里人该有的敬畏增加了一成,可此时,看清是一个冬瓜大叔 ,一想起他刚刚很小瞧人的责怪情景,我心里对城里人的印象从自己心里的天枰称上扒拉到负数,一听到他大惊小怪的尖叫,我莫名的歧视起他来。
  “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村里包产到户了,我妈妈养了五十只母鸡呢!一天就收一篮子呢!有的是这种鸡蛋呢!有什么稀罕的?叱!”
  我只是报复一下这个大叔曾经对爸爸太轻视了,可我哪里知道,刚进入八十年代,农村包产到户了,只要人家勤劳,多在地里下工夫,吃饭已经可以得到一点点解决,尤其已产粮大区的武威,经过一年的精心务农,秋收的时候,每户人家几乎收满了粮仓,能吃上白面馍了,家底子好的人家,男劳力和小娃娃早上可以吃到一个鸡蛋,可城里人呢!他们拿着死工资,买东西还得靠攒票(油票,布票,粮票,肉票,蛋票,火柴票,副食品票,肥皂票,自行车票),这个大叔看到一大筐子鸡蛋,无疑就像在沙漠里看到绿洲一样,他冲着车里的售票员喊道。
  “何玉琴,快下来,新鲜的土鸡蛋!”
  未完,待续,期待好朋友搂一眼余香的作品。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5 20:03:00
  接上
  司机就这么一嗓子,把那个大嗓门售票员从车里喊了下来,她斜挎着售票的军用包,甩着一头如我放过的那头浑身卷毛母绵羊一般的头发,就跑到了我们跟前,大概眼睛里装有定位器一般,她眼里仿佛没有看到我们姐弟三个的存在似的,只冲着那筐目不转睛了片刻,忽然弯下腰来,伸出一双鸡爪子般干瘦的手在鸡蛋筐子里抚摸着鸡蛋,大概售票员家境颇富裕或是还是个待嫁的女子,她看到这筐鸡蛋,很快就勾起了的馋虫,馋得她直喊。
  “张师傅,你还别说咹!这鸡蛋好新鲜哦!咱买几斤回去尝尝鲜?呵呵!”
  司机知道售票员是个吃货,可在他心里,这筐鸡蛋有别的用途呢,于是他笑眯眯的给售票员说。
  “如今货物奇缺,前阵子,我拿了几件衣服,才从一个老乡手里淘换了两斤鸡蛋,还是存了半年的,拿起来,都轻飘飘的了。这一筐子土鸡蛋,要是能买得到,得拿去孝敬调度啊!要不,这狗日的老让老子跑长途,银都到武威,都是山路啊!我开着就提心吊胆的,尤其到九条领那段山路,我的心都悬在嗓子眼呢!仿佛闯了一趟鬼门关!妈的”
  “我才不管呢!我一个待业的送他啥?我买回去,和家里人吃!”售货员把鸡蛋拿出来,在手里抚摸着,那笑眯眯的眼里仿佛盘起了炉灶,搭锅炒蛋呢!一瞬间,她嘴角都溢出了口水。
  司机羡慕售货员是个姑娘,不用养家糊口,没有负担,可想到自己买鸡蛋去孝敬领导,他觉得有些吃亏,就想撺掇这个售货员和他一道把这筐鸡蛋买了去。
  “你们姑娘没结婚就是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你不去孝敬调度那个王八蛋,他会借故清退了你,你待业在家里,吃个屁的鸡蛋呢!”
  “这倒是,当售票员跑长途虽然有些幸苦,可比去车间翻砂强多了,还有很多回城的知青都还没有就业的地方呢!”售票员马上被现实打了个跟头,决定要和司机要把这筐蛋弄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5 20:05:00
  未完,待续,期待好朋友搂一眼余香的作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2586059055 时间:2015-04-15 22:35:00
  欣赏探望!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5:11:00
  @微尘余香 欢迎老朋友赐稿小说家园!掌声......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5:21:00
  @微尘余香 香香,干嘛不从第一部开始发呢?我知道你发到舞文弄墨了,很久以前还支持过的。哈哈,别怪我贪心啊!O(∩_∩)O~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5:24:00
  @微尘余香 进入八十年代,还在用“油票,布票,粮票,肉票,蛋票,火柴票,副食品票,肥皂票,自行车票”呢?我忘记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5:50:00
  @微尘余香 不愧为大写手,一出手就非同一般!寥寥数笔,几个鲜活的人物形象便跃然纸上:一个自视清高的冬瓜大叔司机,见了满满一筐土鸡蛋时的狂喜;一个“大嗓门售票员”见到鸡蛋时的贪婪,“伸出一双鸡爪子般干瘦的手在鸡蛋筐子里抚摸着鸡蛋”,“一瞬间,她嘴角都溢出了口水”;趴在汽车顶上找行李的父亲;我以及弟妹……
  太棒了!赞一个!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5:50:00
  @微尘余香 欣赏!红脸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6 06:00:00
  @微尘余香 长篇不宜过多编辑。华丽的编辑网速慢的朋友不容易打开,为了不影响阅读,中长篇全部简编。希望香香理解!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6 20:09:00
  接上
  父亲把行李从汽车顶棚扔到地下,顺着梯子爬下车子,抱起行李走到我们跟前,他看到司机不经人同意竟打开了鸡蛋筐子,还在里面扒拉着,他少爷脾气就犯了,冲着两个人吼起来。

  “嗨!嗨!哪有你们这样做人的?怎么能随便翻人家的东西呢?鸡蛋摇混了,放不住的!你们不懂吗 ?”
  这司机本来就在为弄这筐鸡蛋在绞尽脑汁呢,因为他经常跑长途,看惯了这些乡下子弟在坐这趟车时对他的献媚,有的为了能捎带东西而不去起票,悄悄塞他一盒兰州烟,或是送他一副羊下水什么的,拿惯了别人的东西习惯成了自然,他每次出车,仿佛都觉的这车是他自己的一般,乘车手里的东西也仿佛是他家的一般,不拿一些出来塞给他,他心里痒痒的难受,幸亏车队管理很严,他还是很收敛的,不去明目张胆伸手管人要东西。自从我们父子四人上车,他那笑眯眯的一双老虎眼早就看到了那个沉甸甸的筐子和那包与乡下人与众不同的行李卷,他老早就想从父亲手里得到点好处。可是父亲上车后连枝烟都没有发给他,他看到父亲如干部子弟模样,他一路忍了下来,也许在途中他从我们姐弟玩闹中探出点蹊跷,知道父亲只是个普通的工人,他在父亲取行李的时候,要痛下“杀手”了。可是自尊心让他不想让车上的看到他向人要东西,他要找个借口。可是半天了,他不知道从哪里下手,要是父亲向他献媚,他还真的不好意思伸出手要呢!因为父亲拖儿带女,会让很多乘客同情,可父亲一向他们发火,他终于揪到了小辫子。
  “何玉琴,查票!”
  “查啥票?上车就查过了。”售票员本来就对我玉树临风的父亲心有好感,她听到父亲在训他们,她没有站起来顶撞我父亲,只是一张脸腾的红了起来,瞬即她匆匆的把鸡蛋塞进鸡蛋筐,蹲下身子假装在拭自己鞋上的尘土,猛地一听司机让他查票,她有些不耐烦。因为她是个待业青年,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大家都是在混日子,她售票并不太认真,有人若塞她一个熟鸡蛋,行李太多的人就不用起票,混着进了城里。她知道,这会儿要是查票,会露马脚的,要是让人咬出来,她售票员的工作大概要做到头了。
  司机和售票员经常出长途,他对很多潜规则都知道,他知道售票员在半路拿过旅客的好处,有些货物就没有起票,他知道收入是公家的,对这些只是装成聋子和瞎子而已,此刻听到售票员不配合他整治我的父亲,他故意发脾气,并挤着那双老虎眼给售票员使眼色。
  “我说是半路上上来的,就像他们,三个娃,一个大人,还一筐鸡蛋,就买了一张成人票,那行李呢!起票了吗??别以为我没有下车,就不知道有多少?哼!”
  这售票员能从失业大军里当上汽运公司待业的售票员,除了家庭有背景,人本来就很聪明,她马上就从司机的眼睛里读懂了用意,冲着我父亲就喝到。
  “同志,我记起来了,你的行李和鸡蛋没有起票呢!补票吧!”
  待续,请大家关注,谢谢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6 20:11:00
  接上
  你道人性本来就是有劣根的,都说人之初,性本善.可是到了社会这个大染缸,什么劣根都被挖掘出来了,比如人人相轻不团结啊!爱耍小聪明啊 !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取乐啊!铺张浪费啊!好面子啊!公私不分啊!妒忌心很强啊!自命不凡,自作多情啊!爱占小便宜啊!我自从跟着父亲进了城,从父亲身上发现了他诸多缺点的,原本在心里很高大的父亲在日常生活里渐渐渺小起来,也是我后来很叛逆的原因。
  就说这次鸡蛋事件,由于那个时候我很小,立场是是站在父亲一边的,可在我长大后,我就知道司机查票是对的,一辆车子超载本来就很危险,每增加一个货物,车辆为了取得较大的牵引动力,常用低档大油门行驶,发动机油料燃烧不充分,致使排放的废气超标,噪声过大,大气环境被严重污染。车辆每超载一吨,刹车就延长一米,遇有紧急情况,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车辆部件磨损加剧,车辆寿命陡减。机动车辆超载,将使发动机机体过热,导致机件磨损加快,燃料消耗过大;使轮胎承受的压力大于额定负荷,容易造成爆胎。车辆在行驶中突然爆胎,容易发生翻车事故。机动车超载,容易造成弹簧钢板折断或弹性降低,并使铆钉松动、折断,甚至改变总成的相对位置,离合器、变速箱损坏,甚至产生制动效能突然丧失、方向突然失控等机械事故,影响正常工作。上述主要部件因超载受损加快,使车辆使用寿命缩短。损害道路路面。超载车辆总质量过大,对路面的压力、制动产生的摩擦力和转弯的离心力都随之加大,从而增加了对路面的摩擦、碾压的破坏程度。车辆超载会使车辆制动、转向等性能降低。国家已经考虑到民生问题,在汽车总站查票很严,每一包货物都是起票的,三个孩子买一个大人的票,是很合理的。
  父亲是部队培养出来的,他应该懂这些常识的,可无奈养家糊口已经把他曾经的初衷打磨的的面目全非,他已经是非不分了,因此他选择在半路上车,在上车时,就已经打算好了要占一点国家的便宜,行李蒙混过关不打算起票,因此让母亲偷偷塞给售票员一幅绣好的鞋垫子。他听到售票员让他起票,他有些气愤。
  “这个女同志,我看到很多人都没有起票呢,你怎么不去查票,单单要查我的票,你知道吗?你们汽运公司党委书记薛涛是我的战友哩!我一去给他说你们路上占公家便宜的事情,你们还想要工作吗?”
  这司机一听父亲说起他们的大领导有鼻子有眼,马上站起圆滚滚的身子,从左边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大前门,吧嗒弹出一支过滤嘴的烟递给父亲,那双老虎眼里写满了献媚。
  “噢好!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来抽烟!抽烟!,”他说着,烟已经递给了我父亲,并掏出火柴背着风,再拢起手划着了火柴,要给父亲点烟。
  “那票还查不查了?我把你一路尽职尽责的事汇报给我的战友,你会高升的,呵呵!”父亲也不客气,凑近了司机,接了火,笑眯眯的吸着烟挤着眼睛问司机。
  “就是想买点好鸡蛋,呵呵!怕你不肯卖,呵呵!”司机自己也点起烟来,嘻溜着烟,讪笑着。
  父亲吸着烟望着将要黑了的山梁子思谋了片刻,蹲下来,数了四十多个鸡蛋,给了司机包进一个头巾里塞给司机。
  “师傅,要是别人要是这样对我,我还真的要揪他去见我战友,你嘛!挺忠厚的人,要是鸡蛋满地都是的话,你一定不会这么缺良心的坑我,是不是?我呢!要不是家里太穷,也不用走了十里多山路半路上车来逃几张票的,是不是这个理?我卖你几斤鸡蛋就是了!”
  “谢了,兄弟,以后坐这趟车,我们就是兄弟!”司机小心翼翼的接过鸡蛋,掏出钱塞给父亲走向了汽车,上了驾驶楼。
  售票员尾随司机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走向鸡蛋筐子,伸出一只鸡爪般干瘦的手匆忙从鸡蛋筐子里拿出两个鸡蛋。
  “他给了你五斤蛋的钱,你的蛋太,太小,嘿!我拿走两个,扯平了咹!”
  “你的蛋才小呢!我妈妈挑的都是双黄蛋呀!六个一斤呢!还搭上了我的头巾呢!五块钱买的呢!他妈妈的!”我看到缓缓驶走的车子,气愤的在风沙里喊骂。
  “丫头,跟叔叔们回厂里吧!懂不懂?这是在城里呢!不像是在我们乡下,人太精了!”就在我傻痴痴的望着山沟子的时候,爸爸的徒弟和战友骑着自行车来接我们了。
  第一集(鸡蛋惹的祸)完结!有些知识是粘结的,读者要体谅,恳请朋友们斧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17 08:28:00
  我坐沙发慢慢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7 21:15:00
  @微尘余香 香香写的真棒!献花篮——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7 21:19:00
  @三叶草F1 @寒烟拢翠 @半觚浊酒 @千颗珠 @憨憨w @红松看世界 @胡迦海韵 @盛世青荷 @风荷举2025
  各位大神过来欣赏香香大作!
作者 :烧越 时间:2015-04-17 21:44:00
  楼主真棒,题目就很吸引人,支持(*^__^*)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4-17 22:10:00
  @微尘余香 接上 来顶贴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8 05:25:00
  @微尘余香 香香早上好!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18 06:48:00
  好看,点赞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5-04-18 06:53:00
  过来欣赏美文,支持香香!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5-04-18 07:05:00
  仔细阅读,真不错!
作者 :半觚浊酒 时间:2015-04-18 07:33:00
  @微尘余香 舞文一别数月,又在家园相见,问好余香,欢迎余香,浊酒近来微染小恙, 晚来拜访,见谅。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4-18 16:08:00
  接地气,很生活化和好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5-04-18 21:01:00
  人物形象,生活气息特浓,拜读学习!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19 06:41:00
  @微尘余香 问好朋友!期待更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19 19:06:00
  第二集陌生的‘城里’
  我坐在一个接爸爸叔叔的自行车后座,听着父亲和他的朋友们一路说说笑笑,下长途汽车后被鸡蛋事件那阵风刮冷的心也仿佛在瞬间盖上了一床棉被,暖哄哄的,心也活灵起来,眼睛也清亮灵活了,在快要昏暗下来的天际之间,透过大人们身子的缝隙里张望着爸爸工作的这座“城里”。
  走了一段山路,顺着一条崭新的泊油马路的指引,我一下汽车,在山沟看到的那些“小洋楼”也越来越近了,此时每家每户已经开了灯,昏黄的灯光把它们荫的黑隐隐的像个怪物,仿佛长着一张大口,要将我们一干人吃掉一般,我村里住过几天大院子的乡下孩子,对这些“洋楼”的外观并不赞叹,觉的他太直爽了,没有独自的特点,四四方方像个火柴盒,甚至在脑海里一瞬间闪过棺材的模样。也许天黑了的缘故,这里比我们村里少了些热闹,偶尔能听到炝锅炒菜的刺啦声响,一阵阵饭香随着风儿灌进了我的鼻子,却看不到多少人影子。
  啊!这个山沟太冷清了,我们眼前瞬间浮现出我们村要是晚饭时间,灶膛里袅袅炊烟的焰火还没有灭呢,灶火里还响着噼里啪啦的剩柴,锅里热着洗过水,男男女女都端着饭碗聚到喜欢去的人家或打麦场,一边吃饭,一边谈天说地,呵呵……那情景,碗里虽然端的是山药糊糊酸白菜,可吃着也是个喷香啊!可这“小洋楼”里的人呢!到哪里去了呢?此刻,我期盼碰到很多人。
  就在我们拐过第一栋楼时,一个楼道门口忽然闪过一个扎绸子蝴蝶结的小女孩,她看到了我们,像棵小歪脖树似的打量着我们,爸爸的一个南方小徒弟大概很喜欢小孩,冲着小女孩甜甜的问着。
  “谁家的小囡?不塞饭去?”
  小女孩大概听到叔叔小鸟啾啾般的腔调很好奇,也想学着说一下,忽然一个阿姨出来,揪住小女孩的耳朵就拉回了家。
  那房子不隔音,我们还没有走几步呢!房子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叫:“张淼,给你说多少次,这些乡下人不要去理他,免得拐了你去!”
  “噢好!我看着像个拐人的拐子吗?”爸爸的小徒弟觉得脸上无光,自己用他的家乡话咕哝着。

  叔叔的一咕哝,大人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再也没有了山路上的说笑,有人打了一圈子烟关,他们吸着烟垂头丧气的推着车子前行,我望了一眼那栋楼,觉得屋子里的阿姨太莫名其妙了,我们都是长着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她为什么要说我们是乡下人呢?我妈妈为了给我们洗乡下人的味道,连着好几天烧了几锅水,在那口木头水缸里,给我们姐弟三个洗了澡,换了城里人孩子的衣服,鞋袜,爸爸也是服饰光鲜,皮鞋锃亮,这几个叔叔也是穿着整齐,她从哪里一眼看出我们是乡下人来的呀?刹那间,我心里莫名的升腾出对这个“城市”的恐惧,浑身冷飕飕的。
  待续,谢谢朋友支持!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4-20 22:42:56  评论

    城里人提防农村人,把农村人当成了诱拐孩子的坏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丹凤明珠 时间:2015-04-20 21:32:00
  点赞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0 22:33:00
  @微尘余香 继续欣赏!问好香香!
作者 :盛世青荷 时间:2015-04-21 09:43:00
  欣赏!我想到有一次在车站候车,坐前面的是个年轻妈妈,抱着个小孩,两三岁模样,很可爱。当时想啃个苹果,刚掏出来,猛然看到前面小宝宝盯着我笑,以为他要吃,就把手上的没还吃的苹果递给他,小宝宝还没接,那妈妈回头一看,竟然抱着宝宝快速跑了!我心里好委屈啊,难道我是老巫婆吗?难道我像坏人吗?难道我很丑吗?呜呜……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1 19:38:00
  接上
  爸爸一干人推着车子又拐过了几栋楼,都到最后一栋楼了,我们“城里”的家还没有到,我很诧异,还没有来得及问爸爸呢,自行车又推到了一条山路上。
  “爹,我们的新家在哪里呀?那些楼不是我们住的吗?”弟弟大概也耐不住性子了,不耐烦的问父亲。爸爸的那个小徒弟听到弟弟,抢过父亲的话。
  “那是双职工住的家属楼,哪里轮得上我们住他呀?里面是有暖气的,很暖和,也干净整齐。”

  “那我们住哪里呀?不会还要住窑洞吧!” 弟弟看到还往山沟里走,有些着急了,在车子上踢弹着腿喊叫。
  父亲的小徒弟对什么都很新奇,问着父亲。
  “师父,你们老家住窑洞,是延安革命根据地的那种吗?”
  “嗯!”
  我生怕父亲给叔叔们介绍不清家里窑洞的窘迫样子,抢过父亲的话给叔叔们介绍
  “我家窑洞是破的,漏风漏雨呢!”
  “窑洞也漏风漏雨吗 ?”这个小叔叔拍着我的脑袋问我,我刚要细细给叔叔们描述一番家里那个破窑洞逢雨必漏,父亲大概烟呛住了,使着劲儿干咳着,那叼在嘴上的烟卷子火星子一颤一颤。
  一个叔叔看到昏暗的夜色中父亲笔直的身子莫名拱起来的模样,说着和父亲打趣,并在父亲后背猛地捶了几捶,玩闹着。

  “国栋,回家接娃娃才几天啊,和弟媳夜夜春宵,把身子掏空了吧!腰杆子都不直了,嘿嘿!”
  大人们抽烟说笑,车子拐过一个山岔口,忽然犹如萤火虫般的光亮在一个山沟里忽闪忽闪,一座座大小不一的房子在萤火虫般的光亮里突兀着。
  “小毛头们,我们的家到了!”父亲像喊口号般高声呼叫。
  “什么?我们住在这山沟里?”就在靠近第一家小房子时,我看清了他是一座土坯房,土坯没有我们村里的土坯房那样,土坯脱得齐整光滑,墙是用抹子抹光了的,这土坯房而是像牛院子那些房子一样,土坯裸露着,黑暗中,坑坑洼洼的,像一个得过水痘的人一般,浑身留了坑一般,疤疤烂烂,很难看,要不是窗子里透过电灯的昏黄光亮,让我这个乡下娃以为是一座座茅房,我眼前瞬间浮现出刚刚看到的“小洋楼”,在心里比了再比,此刻在心里不再笑那小洋楼如怪物了,心里竟嫌弃起眼前的这些土坯房,我此刻不是心里像灌了冰水,而是像是站在寒风里的瀑布里,浑身都凉透了,我在车子后面扯着嗓子大声喊叫着。
  “妈妈,你骗我干吗?这城里咋这样呀!”
  第二集完结!谢谢朋友看过几眼,谢谢!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4-24 15:04:02  评论

    @微尘余香 这是什么“城里”呀?怎么会有这种破烂不堪的房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1 19:42:00
  谢谢盛世青荷,丹凤明珠 ,松声竹韵BB,憨憨w ,三叶草F1,半觚浊酒,胡迦海韵,风荷举2025,2586059055众位才女,才子的 支持,谢谢
作者 :哓风 时间:2015-04-21 21:25:00
  @微尘余香 楼主 2015-04-15 20:01:00

  指缝里的流年(第二部)

  文/微尘余香

  引子

  有一个伟人曾经说过,现代文明明显不幸的就是把乡村里的孩子吸引到城里去,我不知道我们姐弟三个跟着父亲进了城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不得而知,可是我已经进城了。
  美国著名作家奥里森·马登曾说: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大的福气莫过于在农村出生,长大。自立勤奋几乎是每个乡村孩子与生俱来的品质。
  这些农村的精英
  —————————————————
  欣赏,顶!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2 06:16:00
  @微尘余香 早晨好!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22 08:49:00
  朋友早上好。学习了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2 20:23:00
  第三集
  我这放羊时喊亮了的嗓门,这一亮嗓子大喊,把混暗中的山沟子喊活了,一刹那,这些大院小院子有门陆陆续续开了,有人就走出了院门,有端碗的嘴里含着饭的,有端锅锅里盛着菜的的,还有拿着饭铲子跑出来的,有性子急的,含着饭咕咕哝哝问。
  “是生活公司姚师傅吧!你回来了,是吗?”
  “是我,是我,我接娃娃从老家来了!|”父亲大声和左邻右舍打招呼。
  “哎呀!是国栋来了呀!大家伙儿等了一个下午了,咋才来呢!”父亲话还没有落音,一声东北大嗓门在萤火虫的光亮里响起,他那嗓音太大,穿透力太强的缘故,话音字刚落地,仿佛落了个响雷,把他家院墙上的浮土震的“唰唰”在黑暗里呻吟,让人听的真真儿的,就这几句话,像一股热热的暗流悄悄的流在我的心里,我为刚刚嫌好这穷山沟子脸红心跳着,幸亏天黑,人是看不到。
  没有人喜欢孤独,我这个在乡下疯惯了的孩子更不喜欢孤独,我喜欢这种热情,我下车后所有的失落在这问候声中重新苏醒。我心里暗暗想,自己要带弟弟妹妹融入这个“城里。”
  就在我想心事时,父亲三言两语给和暗中的大嗓门说着原委,

  “唉吆!戴师傅是你呀!原本四点就会到的,到家也就五点来钟头,可是为了几个鸡蛋,和司机缠磨了会儿,耽搁了!”
  “哦!难怪,你们来家吃饭吧!你嫂子备着饭呢!粉条子炖白菜,白米饭管饱,还有老家的老白干呢。几个弟兄喝几盅,孩子们跟着热闹热闹!”
  父亲很感动,盛情难却,他不知如何回答,随即掏出几个鸡蛋跑进那家院子,还没有出院子呢,山尽头一个院子里出来几个女人,为首的一个微胖女人和大嗓门打着招呼。
  “你这老戴头,总是这么仗义,嫂子备的饭,还不够你家那几个孩儿抢吃的吧!让孩子们痛痛快快吃个饱吧!我们给国栋张罗了一个下午的饭哩!有酒有肉,你和嫂子来家喝几杯吧!”
  “好!我那五个狼崽子今晚可以过年了,吃顿好饭了,你看,这大的动静,他们没有一个出院子的,守着饭菜呢!哈哈……我给老婆子劈好柴,就和老婆子去你们院里取取暖。”
  父亲和一个大个子阿姨你推我让出了院门,我的新家也就到了。叔叔把我们姐弟三个放下车子,卸姓李的卸行李,拿东西的拿东西就进了院子。
  我原本要拉着弟弟妹妹跟着叔叔们进院子,可无奈没有得到父亲同意,只站在大院门外等父亲,一个女孩子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师父,这三个就是玉玉,强子,妞子吧!”
  待续!谢谢大家读几行,谢谢!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4-24 15:11:54  评论

    @微尘余香 因为太忙,读了几节就放下了,刚刚腾出时间把后续的读完。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2 21:01:00
  @微尘余香 继续支持!抽空细读。
  问好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3 03:54:00
  @微尘余香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3 21:00:00
  亲爱的朋友们,最近有些忙,没有时间拜见大家,请谅解!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4 05:07:00
  @微尘余香 问好香香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4 15:00:00
  接上
  我循声望去,透过门缝微弱的光,看清一个络着花围裙子穿格子大衣的俊姐姐望着我们三个姐弟看,准确的是在望着我们笑呢!只是那笑在那惊鸿一瞥之中参杂着一种莫名的,让我觉得怪怪的东西。这个姐姐太俊美了,你们别忘了,我在乡下还是见过世面的一妞呢!我会鉴赏,因为我们西河村在那方圆几十里是出俊男靓女有些名气的,单说姚家男子的风流倜傥在庄户人家不值一提,觉得他们是那墙上的年画,挂起来管看就行了,那董家的男人们刚毅威武,是多少女人们梦里梦到喜欢的那种汉子呀,姚家的姑娘一代赛过一带的俊俏,让多少男子梦寐以求,我眼前浮现出我漂亮的凤莲姑姑,东升的妈妈玉莲姑姑,呵!她们俊俏,就像那祁连山山上的雪莲花,在风霜雪雨摧残洗礼下,绽放出凄美清纯的美!而这眼前的姐姐,大衣裹不住她婀娜的身姿,,主要是身上散发出比雪莲花还要高贵的气质,让我这个小毛妮望她一眼,心里竟生出莫名羞愧和忐忑不安。我杵着在那里,拿着个势,没有冲她笑一丝丝儿,两个小的,在家就是听我指挥惯了的,也是扭着身子在看我的表情,没有理她。
  这种难堪的局面,一个人一辈子要经受多少次呀!美女姐姐看到我们三个没有理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飘过她,她很尴尬,抬起头来,在繁杂人群的缝隙里冲父亲不满的望了一眼。
  “嗯!是,是我的三个翻精鬼,呵呵,玉,向绮云姐姐问好!”父亲看到这个姐姐很难堪,他自己也觉得很难堪,因为他觉得我们三个没有给他长脸,不懂得礼貌,不懂得和人打招呼。
  此刻,我没有听从父亲的提议,我依旧杵在那里,还是拿着个势盯着那个漂亮姐姐看,因为我是个魔鬼变成的鬼孩子,鬼心眼子特多,我要看这个美丽姐姐在我眼前出丑,因为我在不经意中在她亮亮的眸子里捕捉到她对父亲的不满意和哀怨的火丝子,这种不满意和哀怨我看不懂不知是为了什么,可我觉得很好玩,只要被我发现了,我要像逗一只老鼠那样,慢慢地逗着玩,逗她的耐性。
  美丽姐姐看到我和弟弟妹妹这种样子,她不想在人多势众前丢脸,她轻轻甩了一下梨花发行的头,尾随一个穿蓝色工作服的阿姨进了屋子,在扭头要进屋的刹那间,她又回过头来,拿眼瞧着我们三个,弯起了进屋时快要撅起的嘴,笑嘻嘻的,虽然那笑容里有些牵强。她一边笑,一边问着刚进了院子的父亲。

  “国栋师傅,你的三个孩子很聪明,他们看出我不是姐姐辈,喊阿姨,正合适,不是吗?”
  待续!谢谢看几眼!祝大家快乐!
  待续!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4 15:02:00
  重复了,删除。

        ——松声竹韵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4 15:20:00
  @微尘余香 香香写的真棒!很有生活气息,人物也各有各的性格。父亲、接站的叔叔、东北大嗓门、热情的邻居们……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4 15:22:00
  @微尘余香 欣赏!期待继续!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5-04-25 07:37:00
  @微尘余香 跟读。欣赏!
作者 :哓风 时间:2015-04-25 18:09:00
  欣赏,顶!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25 21:39:00
  @微尘余香 真棒!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4-27 19:02:00
  接上
  “绮云,不要乱了辈份,我和你爹是拜把子兄弟哎,我喊他大哥的,你和玉这个年纪就喊我叔的,都十年多了啊!”父亲听到俊姐姐叫我们喊阿姨,他很诧异,也很慌乱,我看到他寸促的的搓着手,看到朋友们都进了屋子,他走近俊姐姐,轻声呵斥道。
  我虽然和父亲接触很少,可父亲在我的印象里,他是极少发脾气的,此刻,虽然院子里光线极暗,可我明显看到父亲眼里喷出一股火星子,却冷飕飕的喷向俊姐姐。俊姐姐却不惧怕,竟抬起头来直视着父亲,轻声反驳。

  “那是我父亲落了难,被你救过,和你结拜了弟兄,你去问问,他那年龄,你母亲能生得出来吗?哼!”
  父亲一听姑娘如此顶撞他,无可奈何,害怕再在院子里呆久了,屋子里的人会出来迎他,他慌忙收住恼怒的火气,抱起等拽着他衣襟的小妹妞子,一边进屋子,一边问俊姐姐。
  “芸芸,往事不要提了,哦!对了,今晚厂子不是在准备元旦彩排吗?你是台柱子,来我这里干什么?”
  “我以为你回来没饭饭吃,打了饭送过来,我向何部长请了假,彩排重头戏还是过去的样板戏《白毛女》,我从十三岁演喜儿都演了七八年了,台词很熟,不用你操心!”
  “也罢!快点和大伙儿吃晚饭,叫戴师傅家的戴兵送你回宿舍,一个姑娘家,夜里不要乱跑!会让人说闲话的,女孩子名声最重要!”父亲就像给我姑姑们训话时一样训着俊姐姐。
  “谁要你操心了?名声名声的,你和我爸一样,啰哩啰唆的!”不知为什么,俊姐姐竟生气了,一甩梨花发型的头,抢先父亲一步,进屋去了。
  这顿晚饭吃的十分热闹,几个阿姨张罗着喂饱我们,男人们吃着饭,喝着酒,我从谈话中听清楚了,这些女人她们都是这些接过我们叔叔们的老婆,她们有的是临时来探亲的,有的有工作,今天来这个小院,就是为给父亲接风洗尘,在这里乐呵乐呵。
  就在这时,院子里一阵嘈杂,瞬即门帘子被人挑开了,一个身体如铁塔般魁梧的大叔低着头进了屋子,他手里提着一个大葫芦,腋下夹着一个饭盒子。
  “国栋,你嫂子非要让我这你这里喝酒,咱们今晚喝个痛快!”
  一个微胖的阿姨和进来的铁塔大叔打趣道“老戴头,嫂子这么热情,是不是想让国栋给你大儿子当介绍人?把绮云姑娘介绍给兵兵?”
  “那可不敢当?人家绮云姑娘如今是高干子女,人又漂亮,又有文化,又知书达理的,我家戴兵哪配呀!他要不是当兵回来,哪里能有个正式工作呀?我们家那娘们还不是记着国栋兄弟的好,在那最困难的几年,公司年底进冬菜季节,那些菜帮子啊,菜根子的,都留给了我家,娘们积成朝鲜辣白菜,就这样,我喂活了我的五只狼崽子!你说,只要人心长肉,吃顿好的,能独自个儿咽下去吗?”铁塔大叔把饭盒子打开,露出七八块带鱼和一半酸菜炖粉条儿。
  父亲听到铁塔大叔如此一说,人就很难为情,红着个腮帮子,一看打开的菜,慌忙要盖上盖。

  “戴师傅,让娃娃们吃去吧!你看看我这里,都是食堂打来的,凑了好几个菜呢!”
  待续!谢谢大家一眼!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4-28 15:49:00
  @微尘余香 支持微尘好友,好文章,顶起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星空流沙 时间:2015-04-28 20:39:00
  支持!我第一次在天涯发文,美才女多多关照!
作者 :周涛1115 时间:2015-04-28 21:30:00
  这顿晚饭吃的十分热闹,几个阿姨张罗着喂饱我们,男人们吃着饭,喝着酒,我从谈话中听清楚了,这些女人她们都是这些接过我们叔叔们的老婆,她们有的是临时来探亲的,有的有工作,今天来这个小院,就是为给父亲接风洗尘,在这里乐呵乐呵。
  ——————————————————————————————-
  欣赏,支持!
作者 :剑客钦君 时间:2015-04-28 21:54:00
  来家园学习来了,烟雨红颜作者/剑客钦君来拜访挚友,并祝福您工作愉快。
作者 :丹凤明珠 时间:2015-04-29 07:04:00
  欣赏。顶
作者 :丹凤明珠 时间:2015-04-29 07:10:00
  这些农村的精英们源源不断涌入城市,受到城市不良风气影响,有的丧失了原有的意志和品质,深入泥沼,有的则出淤泥而不染,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

  ..............今天只是看了一小段,自己对农村作品沾边的文字有些特殊的喜爱,接下来好好欣赏,学习学习余香的作品!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29 09:46:00
  又来欣赏
作者 :周涛1115 时间:2015-04-29 11:50:00
  “那可不敢当?人家绮云姑娘如今是高干子女,人又漂亮,又有文化,又知书达理的,我家戴兵哪配呀!他要不是当兵回来,哪里能有个正式工作呀?我们家那娘们还不是记着国栋兄弟的好,在那最困难的几年,公司年底进冬菜季节,那些菜帮子啊,菜根子的,都留给了我家,娘们积成朝鲜辣白菜,就这样,我喂活了我的五只狼崽子!你说,只要人心长肉,吃顿好的,能独自个儿咽下去吗?”铁塔大叔把饭盒子打开,露出七八块带鱼和一半酸菜炖粉条儿。
  父亲听到铁塔大叔如此一说,人就很难为情,红着个腮帮子,一看打开的菜,慌忙要盖上盖。
  ——————————————————————————————————-
  欣赏,支持!
作者 :银露梅 时间:2015-04-29 21:27:00
  看望!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4-30 11:08:00
  @微尘余香

  语路分明在,
  凭君仔细看。
  和雨西风急,
  近火转加寒。
  ——————
  人鱼家族节前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作者 :李国久李国久 时间:2015-04-30 16:03:00

  
  嗯!好作品
作者 :玉情儿A 时间:2015-04-30 16:47:00


  语言优美,行文流畅,学习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4-30 23:24:00
  @微尘余香 期待继续更新!

  
作者 :剑客钦君 时间:2015-05-01 06:28:00
  来家园学习来了,《烟雨红颜》作者/剑客钦君带着节日的祝福前来拜访挚友,并祝福您工作愉快。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1 13:53:00
  @微尘余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周涛1115 时间:2015-05-02 09:31:00
  父亲听到铁塔大叔如此一说,人就很难为情,红着个腮帮子,一看打开的菜,慌忙要盖上盖。
  ——————————————————————————
  欣赏,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2 10:01:00
  @微尘余香 松声竹韵BB 转送给你 200 积分哦!送个礼物给TA吧
  留言:恭喜您的文章《指缝里的流年》被选为小说家园精华帖,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笔健!
  • 微尘余香

    举报  2015-05-02 19:35:32  评论

    谢谢斑竹大人们,由于业余时间更文,文文有很多地方要修改的,我会尽力修改好,发上来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2 17:14:00
  @微尘余香 松声竹韵BB赠送给您的道具 1 份“ 钻石戒指 ”您已被赠送 1050 积分, 回赠
  祝福语:恭喜您的文章《指缝里的流年》成为中长篇小说特别推介作品,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撰安!
  提交者: 社区商店 来自:社区商店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5-02 20:05:00
  谢谢@盛世青荷 @丹凤明珠 @松声竹韵BB @憨憨w @三叶草F1 @半觚浊酒 @胡迦海韵 @风荷举2025 @2586059055 @晓风 众位才女、才子的支持,谢谢!祝节日愉快!没有及时去回帖,是本人有些忙,见谅!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5-03 19:55:00
  接上
  父亲话音刚落,院子里传来嘈杂的嬉闹声,我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眨呢,三个孩子已经从门帘子下飞跑了进来,有一个拽着门帘子,由于用力过猛,弄的门帘子左边墙上的一颗钉子随即脱落下来,门帘子像个很调皮的孩童单手打提溜呢!晃啊晃的!他呢!站在那里还望着笑呢!
  “啪!啪!啪!你们三个兔崽子,刚刚在家揪着你们耳朵讲,来姚叔叔家要文静点儿,没记住吗?帘子都揪掉了!”铁塔大叔骂着小孩子,腾出那只拿葫芦的手,追过去就给三个孩子每人一巴掌,又赶快找东西钉钉子,挂帘子。
  “国栋叔叔,那带鱼是我们留给你的三个宝贝的!我们跑得太急了!嗯!嗯哪!嗯……”一个戴着黑色羊剪绒帽子的男孩子护着身后的两个小男孩,没有理父亲,而是给我父亲解释着,还回过头望着我挤眼睛,好几天后,我知道他是铁塔大叔家的老三,戴强。
  “老戴,一个布帘子,掉了就掉了呗!你打娃娃们干啥?”我父亲走近三个男孩,把他们一个个抱起来,对着铁塔大叔就埋怨起来。
  “小姚,你是不知道啊!不打他们,皮痒的狠,你去我家看看,有一件囫囵的家具没有?凳子凳子凳子腿被他们胡乱玩掉了,桌子桌子都没有了漆,这几个讨债鬼,跑你家来,搞破坏来了,不打他们,不解恨!”铁塔大叔还觉的不解气,在那里气咻咻的骂着,可他的三个孩子呢!站在那里,打量着我们姐弟三个,其中一个小的,拉起我的弟弟已经跑出了屋子。
  啊!又有人可以和我们玩了,说实话,我从这三个孩子来我家的那刻起,我就想和他们互相认识,想去玩一会儿,什么带鱼啊!我也顾不上了,我从一个阿姨腿上挤下来,尾随弟弟就跑出了门。我们在院子里疯跑着,说笑着,夜晚里这个凄冷的山沟,被我们的欢笑声加了温,暖洋洋的。
  第三集《父亲朋友给我们接风洗尘》完结!谢谢大家加了把火!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3 21:49:00
  @微尘余香 笔下功夫相当了得!继续欣赏香香佳作!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4 09:46:00
  @微尘余香 问好朋友
作者 :玉情儿A 时间:2015-05-04 10:43:00
  高手之作!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04 11:17:00
  @微尘余香


  卓尔难将正眼窥,
  迥超今古类难齐。
  苔封古殿无人侍,
  月锁苍梧凤不栖。
  ——————
  人鱼家族青年节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作者 :盛世青荷 时间:2015-05-04 12:24:00
  @微尘余香 欣赏,问好微尘余香。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4 13:17:00
  @微尘余香 继续欣赏!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5-04 18:54:00
  第四集意外发现家里有‘敌情’
  人这一辈子的账单都是由于你及时存了定时或是无期的帐,都是自己填写的,我们晒出的账单不管是幸福还是苦难,我们都得去自己翻看。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蕴涵着一次伟大的机遇,我们每个人都应靠自己去发现并利用这种天赐良机。由于我们这一批人,是时代的特殊产物,在我没去学校时,父亲要送我去上学,还在心里担心我年龄太大了,上学太晚了,害怕学校不要,可一进学校,除了很少的双职工子弟上学年龄正常,有很多像父亲这样支援三线工人子弟从老家转来的,年龄和我差不多上下,于是,我顺顺利利到爸爸工作的职工子弟小学上了学,上了一年级,弟弟上了三年级。
  啊!我有机会在“城里”上学了!
  要不是家里再次有变故,我也许就这么和许多同学上完小学,上初中,高中,考大学,光宗耀祖,风风光光回故里,让西河村看着我长大的老辈子们夸奖我,把我树成他们教育儿孙的典范,呵呵!。
  我们收到母亲的来信,母亲告诉我们,她承包了二十亩地,养了十五头猪,对于小孩子,我们并不知道母亲已经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我们有的只是对母亲无尽的思念。
  一个女人要是太顾家了,是她的悲哀的开始,人生最大的冷笑话,就是她傻乎乎的为自己的男人奉献,她却忘记了,一个家是夫妻两个人的事,要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来经营,经济大权要掌握,防范之心不可少,我的母亲和所有良善的乡下女人一样,一个人在老家为父亲孝敬他的妈妈,养活他的弟弟,他做梦也许都没有想到,一场大灾难要悄悄的降临到她身上。
  又是一年中秋节,爸爸的战友朋友又聚到我们家小院子欢聚,张罗着招呼客人的“女主人”就是那个叫绮芸的阿姨,由于她隔三差五都到我家,帮助我们洗衣服,收拾家里,带好吃的来,我们姐弟三个也习惯了,我们依旧在院外和小伙伴们疯玩。
  天色已晚,我口渴,我跑回家要喝口水,还没进屋呢!我听到爸爸的战友和父亲在打趣。
  “国栋,你这日子过的悠哉悠哉的,我好羡慕呢!”
  “羡慕啥?我出身不好,退伍都十几年了,还在生活公司后勤混,你,你看你都混成了公安处长,羡慕我啥?”
  “美人啊!你看芸芸,等了你八年啊!你老婆呢!叱诧风云的,我去办案,顺道去你家看望她,她成了你们村的致富带头人,你这城乡结合,要钱有钱,要美人有美人,日子多滋润啊!”
  “咳……咳……建设,你可别胡说啊!这可是……是作风问题啊!”我父亲灌了口酒,大概灌得太猛,呛得咳嗽不已,还得给那个叔叔解释。
  “怕啥?如今怕啥哩!改革开放哩,上面管松了,我去南方办案,你知道吗?那些私人老板,呵呵,背地里,日子都可像你这样的呀!家里有老婆,外面有情人啊!啧啧!羡煞人了!呵呵……”
  “好战友,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回家啊!”
  我看着父亲扶着那位叔叔晃晃荡荡离开我家大院,我耳朵里一遍遍响起父亲和那位叔叔的谈话。
  什么是情人?我翻起汉语词典查起来。汉语大词典上解释为相爱中的男女的一方。我看到这些,眼睛模模糊糊起来。
  待续!谢谢朋友能看!
作者 :剑客钦君 时间:2015-05-05 07:21:00
  @微尘余香 来家园学习来了,《烟雨红颜》作者/剑客钦君带着清晨的祝福前来拜访挚友,并祝福您工作愉快,写作辛苦了。求支持,求顶贴。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5-05 08:27:00
  学习,支持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05 13:42:00
  @微尘余香


  炉熏细细烧禅房,
  竹日晖晖映短墙。
  安得买邻珙岁晚,
  钵盂分饭共绳床。
  ——————
  人鱼家族周二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楼主微尘余香 时间:2015-05-05 20:46:00
  接上
  啊!我的天啊!妈妈在老家受苦,爸爸在这里有等他的女人,这还了得啊!一个人家,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家会维持下去吗?还会有家吗?我眼前浮现出那个绮芸阿姨对父亲哀怨的眼神,我感到事情有多么严重了,我本来要和父亲吵一架,把我听到的话问他是不是真的,我要问问父亲,在他心里,母亲重要还是那个女的重要,可心里惧怕父亲,害怕父亲要是知道了,会恼怒我,会打我,我最终还是没有张口,再说那个年代,对于男女出轨是丢人现眼的事,不知何时起,我静悄悄的已经长大,已经会周全的考虑问题,如果我将此事张扬出去,我和弟弟妹妹将如何在这山沟子里过日子,我辗转反侧了几个晚上,都没有一个可以解决的方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很快的学起做家务,帮弟弟妹妹洗衣服,做饭,只有这样,那个女人再来家里,我就可以理直气壮赶她走。最重要的是,我要写信把妈妈喊到这里来,让她看住爸爸,别让那个女人走进我们家。
  信发出去了,月底才收到妈妈的来信,妈妈说要冬灌呢!几头猪要趁年前宰杀卖掉,奶奶得了哮喘,还得精心伺候一类的,我读着,心里只埋怨妈妈太傻。如今想起来,还是网络发达啊!要是当时有个手机,我会把这些事悄悄的告诉妈妈,可那个时候,交通闭塞,我急得抓耳挠腮一阵子,竟把这档子事慢慢淡忘了。
  可那个女人来我家来得更勤了,我洗过的衣服她非说没洗净,她洗了熨熨了洗,也不嫌累。我做的饭,她说没营养,她变着法儿给我们姐弟三个做好吃的,晚上还辅导我们姐弟三个做作业,最重要的是,一到星期天,她带我们姐弟三个去公园,动物园,玩。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我一个小屁孩已经经受不起这个阿姨柔情“贿赂”,我们要做她的俘虏了,我眷恋她,我掉进了母亲温柔的怀抱,妈妈呀!你在哪里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7 22:16:00
  @微尘余香 再来欣赏!问好朋友!
  • 微尘余香

    举报  2015-05-07 22:35:18  评论

    才女,我最近在赶剧本,要参赛咩,发文不定时,请原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08 13:54:00
  @微尘余香


  云树高低迷古墟,
  问津何处觅长沮。
  渔郎行人深林处,
  轻叩扉门问起居。
  ——————
  人鱼家族周五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作者 :烧越 时间:2015-05-08 23:34:00
  问好朋友,欣赏支持,加油加油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10 06:38:00
  @微尘余香 香香继续加油!有时间一次性读完。问好!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11 05:55:00
  @微尘余香 看望香香!献花篮——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11 10:57:00
  @微尘余香


  九年面壁成空相,
  持锡归来悔晤卿。
  我本负人今已矣,
  任他人作乐中筝。
  ——————
  人鱼家族周一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作者 :星空流沙 时间:2015-05-11 21:32:00
  欣赏好文,加油!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12 06:21:00
  @微尘余香 再来欣赏!继续支持!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5-12 08:57:00
  问好,顶起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12 11:16:00
  @微尘余香


  春雨楼头尺八箫,
  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
  踏过樱花第几桥。
  ——————
  人鱼家族周二问候微尘好友,平安吉祥。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13 06:04:00
  @微尘余香 欣赏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13 13:59:00
  @微尘余香 微尘好友,很好的文 ,继续加油


  雨在时时黑,
  春归处处青。
  山深失小寺,
  湖尽得孤亭。
  ——————
  人鱼家族周三问候,平安吉祥。
  家族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444120-611.shtml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13 14:07:00
  @微尘余香 微尘好友,继续支持,哈哈


  雨在时时黑,
  春归处处青。
  山深失小寺,
  湖尽得孤亭。
  ——————
  人鱼家族周三问候,平安吉祥。

作者 :红松看世界 时间:2015-05-13 16:44:00
  @微尘余香 拜访余香,向您问好。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5-13 22:05:00
  继续支持
作者 :丁香ylm 时间:2015-05-13 22:55:00
  看朋友,读美文!
  
作者 :银露梅 时间:2015-05-14 09:40:00
  早上好~
作者 :枫溪筠 时间:2015-05-14 15:20:00
  好文,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15 08:49:00
  @微尘余香 多顶顶别人的帖子,你的朋友才能更多,你的文章点击率、回复率才能更高。小说家园需要互动!谢谢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宝木笑 时间:2015-05-15 14:01:00
  @微尘余香 微尘好友加油,呵呵呵


  春看湖烟腻,
  晴摇野水光。
  草青仍过雨,
  山紫更斜阳。
  ——————
  人鱼家族周末问候,平安吉祥。
  家族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444120-611.shtml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5-05-16 04:36:00
  @微尘余香 问好朋友!
  新的一天开始了,让我们焕发精神,卯足干劲,加油!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