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干这些是的人是中国鬼子不是?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9-25 22:59:53 点击:1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申诉书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兹有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  ( 地址:沙坪坝区覃家岗镇梨树湾村花生堡社,法定代表人:彭乾尧   职务:厂长)因重庆融汇投资公司相关人员暴力拆迁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曾向沙坪坝区公安分局贵局进行多次控告。因该局办案单位覃家岗派出所告知不予立案,特向沙坪坝区检察院申请检察监督。近日该院作出渝沙检不立审【2017】1号《不立案理由审查意见通知书》,称“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说明的不立案理由成立”,故而不服,特向贵院申诉。
  申诉事实和理由:
  我厂曾于1998 年与花生堡经济合作社签订场地租用合同,修建厂房计1354平方米,领有《乡村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用地面积703平方米)。2003年因沙区政府征地时,涉及未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且厂房未以重置价格计算补偿标准偏低,未支付搬迁补偿费等,故未搬迁。2012年4月我厂以沙区国土局(征地办)为被告进行诉讼,但在诉讼过程却发生重庆融汇投资公司相关人员在没有任何拆迁资质的情况下暴力强拆我厂厂房的事件。
  2012 年8 月10 日上午九时,重庆融汇投资公司组织数十人带着铁棒钢钎开来数辆挖掘工程车强行冲入厂区,撬开厂大门,捣毁围墙,将申请人之三层厂房捣毁,夷为平地,将数百万元的设备设施生产材料全部毁损,尽埋于瓦砾之中。在厂区的我厂职工被抓被打强行拖离,进行非法拘禁,恐怖之极。经向110求助, 当时该局接到我厂的报案后也派警员来,进行过录相及作调查笔录,还进行过事发现场的开挖等项工作,并参与沙区信访办、维稳办、覃家岗街道办对此事的处理,将法定代表人彭乾尧安置到宾馆过渡,至今已在宾馆生活长达四年之久。但此事一直没得到解决,已经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
  四年来,虽多次向该局要求惩治犯罪,但未有成效。承办警官告知不立案的主要理由为我厂按重置价格补偿不能成立且已足额领取补偿款,厂房权属已归于政府却故意不搬迁,,实属老赖,融汇公司强拆有理,不构成犯罪。该局也曾作出过《不予立案决定书》.,对此,我厂当然不予认同。也曾向市公安局和贵院分别申请要求立案,但未有成效。
  在此四年间,我厂历六次行政诉讼,去年7月28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行终376号《行政判决书》“依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征地实施单位直接以花生堡社作为产权人对梨盛金属厂厂房建(构)筑物进行丈量登记和补偿,而未与合法权利人梨盛金属厂协商补偿事宜,且梨盛金属厂法定代表人彭乾尧在与花生堡社签订的《解除合同及补偿协议》中亦明确表明其并不认可征地实施单位已对梨盛金属厂补偿完毕。因此,梨盛金属厂并未与征地实施单位就该厂厂房建(构)筑物补偿标准达成一致意见,市政府以彭乾尧已领取厂房补偿款即认定梨盛金属厂对其厂房建(构)筑物补偿标准无争议属认定事实错误”。由此该判决“责令重庆市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其60日内对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厂房建(构)筑物补偿争议事项重新作出行政裁决”。2016年9月26日,市政府作出《征地补偿安置争议裁决书》已裁决被申请人(即沙坪坝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应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重庆市人民政府令第55号)第十二条的相关规定重新确定补偿标准”。即按重置价格对厂房进行补偿。
  鉴于沙坪坝区国土资源管理分局之实施单位征地办未予我厂协商征地补偿事宜,且未按重置价格对厂房拆迁进行补偿,亦未支付搬迁损失费,故,我厂当时不予搬迁是合法的。重庆融汇投资有限公司相关人员采取暴力强拆我厂厂房已造成我厂财物严重损失,是犯罪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我厂认为此案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现陈述如下:
  一、主观方面。重庆融汇投资有限公司无拆迁资质,相关人员明知不持有合法的拆迁手续,明知我厂正在进行生产,也明知我厂生产生活设施设备齐备,能够预见暴力拆迁的破坏性的后果,故意实施这一行为,具有犯罪主观直接故意。
  二、犯罪主体。重庆融汇投资有限公司相关组织策划人员是犯罪行为的实施者和刑事责任的承担者,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三、犯罪客观方面。因重庆融汇投资有限公司相关人员的暴力强拆,致我厂财物被毁坏,损失严重,其犯罪行为与犯罪后果具有因果关系。主要毁坏的财物如下:
  1.毁灭厂房三层楼,计1354 平方米。
  2.被毁坏的设备设施材料见《 机器设施清查评估明细表》,原值共计71.9万元。被毁坏(即埋于地下无法挖出的)增值税发票打印机和金属材料铜料等(有发票为证)计96.310992万元。见发票。
  3、被毁坏的私人财物见《损失公私物费清单》,无法作全额统计,即使根据该局于2012 年12月5日组织在被夷为平地的原址上挖出的部分物品均被毁坏(见清单)价值也远远不止5000元。该被挖出的物品是当着警官的面清点的,是由重庆融汇投资有限公司拉走的,至今没有归还。
  4、沙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和覃家岗派出所当天对现场进行了录相,且对参与者进行了讯问笔录,以上被毁坏的公私财物何止百万元,铁证如山。
  三、犯罪客体。侵害了我厂的财产所有权。
  因沙区征地办未与我厂签订补偿安置协议,至今补偿未到位,我厂不搬迁具有合法性,暴力强拆就是犯罪。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采取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追究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因暴力拆迁造成人员伤亡和严重财产损失的,公安机关要加大办案力度,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严厉惩处犯罪分子”。由此,该局放纵犯罪,对我厂的控告不予立案是错误的。
  鉴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渝行终376号《行政判决书》已经确认了征地实施单位沙坪坝区征地办未按重置价格对我厂进行补偿的违法性,我厂在未收到该项补偿款之前,厂房产权权属仍属我厂,就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重庆融汇投资公司相关人员没有任何理由对我厂进行暴力强拆,是故意违法犯罪,而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对于我厂提交的证据视而不见,对我厂提出新的事实和理由,一概否决。且依其已经掌握的证据,也够立案标准。故沙区公安局已经违背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则》第166条、第167条、第171条之规定,其不予立案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2017年4月18日,我厂向沙坪坝区检察院呈《检察监督申请书》,敬请该院行使刑事侦查监督权,监督沙坪坝区公安局依《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财物罪之规定立案侦查,打击犯罪,并挽回我厂所蒙受的损失。该院受理后,由侦查监督科承办,也进行了相关的调查取证,在与我厂的交流中称依现有证据沙区公安局不立案的理由不成立,遂以为会支持我厂之请求。但7月 27 日侦查监督科王科长约见我厂法定代表人彭乾尧及代理律师,告知经研究认为:你厂控告的重庆融汇投资公司相关人员构成毁坏公私财物罪四个要件中的三个都成立,即犯罪主体、客观方面、犯罪客体都具备,只是犯罪主观方面不具备,故沙坪坝区公安局不予立案的理由成立,遂作出作出渝沙检不立审【2017】1号《不立案理由审查意见通知书》。闻之,至为不解。
  所谓犯罪主观方面,是指犯罪主体对自己的行为及其危害社会后果所抱的心理态度。犯罪主体都不是瞎子,他们开来推土机,看得见我厂的厂房设备和生活用品,知道自己动手就会产生破坏的后果,但却执意实施,其主观上的犯罪故意是明确的,根本就不难查明。且依犯罪主观方面存在的客观性和犯罪主观方面通过犯罪行为得以客观外化,即得出犯罪主体具备犯罪主观方面的结论。但沙区检察院不知是依据什么,不认定犯罪主体具有犯罪主观方面。由此犯罪份子必逍遥法外。故我厂至为失望,寄希望于贵院的公正审查。
  现向贵院提起申诉,敬请贵院支持我厂的检察监督申请,尽快监督沙区公安局立案,将犯罪份子绳之以法,使正义得以伸张。不胜企盼之至。
  申诉人(即受害人):重庆市沙坪区梨盛金属杂件厂 
               申诉代理人:重庆万朗律师事务所张孔华律师     
              电话13808381084 13883867940
  2017年8月1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