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婚变(闪系列)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8-01-30 18:12:07 点击:1199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婚变(闪系列)
  

 文/ 王老434

  



  

  老抠(闪系列)
  事情发生在东北沦陷时。有个张姓土财主,都叫他老抠。姑父讨饭上门,得到了一碗馊粥,亲舅父上门,得到一斤高梁米。
  不知是报应,还是老天硬凑数。那天,十多个日本兵闯进他家。当着他的面糟踏比他小三十岁的其小老婆。他不仅不恼,还打躬作揖:太君高兴就好。太君要吃肉喝酒,他一一照办,还说:开心就好。人们都笑不出来。
  然而,老抠死的那天,有近万人送葬。
  那天,老抠酒里投毒,还放火烧了房子。自己也死了。
  妈妈(闪)
  他家里很穷,好容易上了大学,染上了网瘾,良心再不安也禁不了网瘾。可就在那天中午,他路过一个桥洞。从此再也不沾网了。
  有人问为什么?他也不说
  他那天在桥洞,见到乞讨的盲母,在那喝水。
  工作了,有钱了,盲母己不在人世。
  儿子(闪)
  小倩开了家手机修理铺。有个老翁、手机没坏,却来修了几回。一个月后,老翁又来了。小倩深知老翁怕寂寞。因小倩家也有老人。就陪老翁闲聊。聊了许多许多。老翁临走时略带歉意:我以为手机又坏了。儿子己九个月不来电话了。
  婚变(闪)
  老周夫妇是工人,退休那天,老周跟老伴协商:我俩吵了一辈子,能不能今后不吵了。学学楼上当老师的夫妇,不仅相敬如宾,还不吵不闹,一切都是靜悄悄的。老伴瞪大眼睛:你还不知,他俩十天前就己离婚了。老周惊愕不己:我乍不知道。老伴补了一句: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编辑:乐安君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默然1962(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默然1962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8-02-01 13:44:47
  @王老434 点赞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8-02-01 13:45:38
  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8-02-02 17:23:18
  编得很好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9-02-20 06:15:48
  @王老434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4-27 22:16:03
  真亦假(闪糸列)
  胆忒肥(闪)
  月黑风高夜。秋风瑟瑟。三个男子撬门入室,先是杀了商店的一对老夫妇。又杀了听到动静,前来的一位大妈。仅抢得一千元。案前谋划时,两个个子稍矮地说:不敢,怕掉脑袋 。个子高的不屑。
  人民的保护神警察闻警出动,仅三个小时,案破,三凶手被捉。
  庄严肃穆的法庭上,法官宣判后,三个凶手突然侧过头来相视一笑。高个子当初说:法治国家,依法办事。我们犯再大的罪,也不会掉脑袋。
  三个,一个被判无期,一个判八年,一个判五年。
  感叹号下,未成年,杀人无须偿命,所以胆忒肥。
  假亦真(闪)
  张疴长快窒息了。旁边坐着的姑娘端庄、标致,是他喜欢的类型。一个熟人叫了他的名号,姑娘的眼神才变得和善许多。张疴长偷瞟着姑娘迷人的胸胸,不敢造次,只能尽情的想入非非。暗自祷告班车不要停,一直开下去。姑娘有一句没一句同他闲扯。下车时,姑娘脸上腾起红云,说她忘了带钱,向他借二十元,买个东西。张疴长即刻说:你拿去用,不用还了。
  那天,张疴长去有事,姑娘在他单位等了几个小时。还她二十元。张疴长很为感动。
  有了交往。姑娘几次欲言又止。张疴长绝不放过取悦的机会:你说,。姑娘的妈要动手术,急需十万元。姑娘还带张疴长去她家。张疴长迟疑的是,他还差几万同谁借。翌日,张疴长将存有十万的卡交给姑娘。姑娘感激万分。
  两个月,两年过去,姑娘有了特殊情况。去姑娘家,周围人说:房子是姑娘租的,早搬走了。
  真亦假(闪)
  一个长象寻常、极不起眼的小老头,性格倔犟得吓人。就因校长将他来学校代课不久的妻,毫无道理地开除了,来找校长讨说法。校长挥挥手:懂点规矩,我在起草一份文件。等了一个多小时,校长又说去开会。俩人爭执起来。校长叫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勤杂工将小老头请走。小老头似乎没辙了,关键时刻,县委一个领导过来,见到这一幕,悄悄对校长说了几句。校长对小老头即刻春风拂面:我去你家,将你妻请过来。小老头却得理不饶人,教育校长:我不太一般,一般的是农民,你就从心里认定:不一般的是英雄,一般的是狗熊。小老头叫校长做一份检查来。校长心里很不服,也只能生闷气。
  小老头还当众说起,拿今天看来有些许偏激的话:我们的宗旨是什么?忘了初心,高高在上,这改朝换代,牺牲成百上千万鲜活的性命,有意义吗?
  他就是轰动全球,开一代先河,将军甘愿回乡当农民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后勤部部长开国少将甘祖昌。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5-05 09:35:30
  差一步(一)
  胜头小时候算命,命师先生深沉地说:这小子是个人物,最终成为狗熊,是因差一步。
  炮火连天的战场,一个个活人被炸碎炸残,多少头手、断臂遍地皆是。胜头与同一个村里出来的干头同是班长,营长命令干头的班作敢死队,突出敌人的包围。胜头欲去,营长没同意,要他们班留下来作预备队。干头领着一班人,还没冲到最前沿,己全部阵亡。留守的胜头,只感到一阵热浪扑面,便沒有知觉了。待他醒来,己被敌俘虏。没过几天,同被俘虏的战友都被折磨死了,胜头却㓉下来。更奚跷的是,又过几天,敌人撤了,他也说不清,为何他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人活着。接下来复原回家乡,胜头的档案里留有一个小尾巴:异己分子,控制使用。这档案,胜头是看不到的。
  只是回乡的军人,都有一官半职,生产队长,大队治保主任…胜头什么都不是。大队干部还有点人情味,让胜头与生产队里的地富反坏右呆一起,生活也不重。
  秃头是革命烈士干头的亲弟,沾了点光,当上生产队副队长。胜头、秃头同时瞄上富裕中农老傻的女儿小芬。小芬脸型一般,但身材极好,属于瘦高挑型,颇为迷人的那一种。起初,小芬中意秃头,因为秃头的颜值比五短身材的胜头靓。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芬感情的天平朝胜头一边转。小芬认为,胜头的心劲比秃头足,良心比秃头纯。
  小芬主动撩拨平时言语不多的胜头。在生产队的饲料库里,仅有小芬与胜头。夜已深了、微风习习,稀疏的星星在调皮的眨眼。借故天热,小芬扯下衬衣,身上仅着汘背心。昏黄的油灯下,小芬的身材被勾勒得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再木头人的胜头,心中陡感涟漪微澜,心跳加剧。小芬也是当年的知识分子,上过小学三年级。出口就是不俗:寡女孤男呆一道,苍穹作被星闪烁,说你无情也有情,瞧你肚中的小鹿突不突。
  胜头也读过两年私墪,自认为文水不逊于小芬。开口道:老人有言在先,男女授受不检,坦陈心怀,我也热浪灼脸。只是…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5-12 09:49:39
  真不屈(闪系列)
  不屈(闪)
  三十年代初、九、一八事变后不久,东㐀某市一个叫单邦的青年男子,拼了命的急䠌自行车;七十岁的老母奄奄一息,等着拿药的单邦救命。又戒严了,路两旁荷枪实弹的宪、警、特,如狼似虎地盘查过往行人。有个自称是龙大侠的,前不久杀了两个日本人、一个亲善日军的中国人。尸体旁撂下一纸片:杀人者龙大侠也。单邦买了一包烟,点头哈腰的抽出一支递给身旁的日本人,让他过去,救老母。日本人将他一包烟都抢去了,单邦以为有门。日本人却拦住他,不让过去。单邦就差下跪了,那日本人狡黠一笑,让他钻其裤裆,方能过去。众目睽睽下,单邦遵命。一个邻居鄙夷的乜着单帮,给了一拳:太丢国人的脸了!
  可有谁知,单邦就是龙大侠,杀人之事是他干的。一般国人敢怒、敢大怒,但要看面对什么人…
  这女人我要(闪)
  女人有各种各样。这女人风情万千,让一年过半百的富翁瞧上。可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富翁无法消受这不可名状的尤物,结婚一年后离世。一学校的教导处主任与这女子勾搭上。女的图主仼颜值高,可主仼又要色,更要财。主仼说:机会来了。富翁有一儿一女,除掉这两人,偌大的财产便可独得。其儿是学校的副校长。主仼去日本人那告密,指控副校长是龙大侠,並抖出所谓的证据。副校长被屈打成招,成了冤死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单邦在老母的催促下,要与一美貌女子成婚。可是新婚的那天,人们看到的不是美娇娘,而是一个长相极普通的女子。有人同俊朗的单邦开玩笑:与这样的女子结合,你不恶心?
  这女子便是富翁的女儿,副校长的妹妹。如何帮女子复仇,如何继续同日本人作对的,那是后话。
  确实不凡(闪)
  都说名校出俊才,可往往是普通的学校出俊才。黑龙江省一所普通的大学,有四个大学生,利用暑假期间,自费去山东曲阜调研。曲阜闻名中外,是国学的开山鼻祖孔老夫子的家乡。所倡导的百善孝为先,经过数千年的熏陶,己深入骨髓。四个大学生发现了几十处,自发而聚的小庄子,叫逃儿庄。可不是城市有退休金的老人相互帮扶的居集地。
  改革开放四十载,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显著的变化,然而,一富不能遮三丑。痛心疾首的是,不是个案,某些地方成了普遍现象。
  逃儿庄:寒酸,失去劳动能力的老人,不堪儿女虏待,自发的抱团取暖…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5-19 09:52:00
  差一步(二)
  人人都有小九九,老天也有小九九,总的来说,都是老天的小九九说了算。然而,人有不服的概念,找出许多托词遮盖。大的方面来说:有心诛贼,无力回天;小的方面来说:力求不得,瓜熟蒂落。
  在胜头与小芬坠入爱河不能自抜时,老法海出现了。来叫小芬回家的是小芬的老爸,小芬知晓,真正的法海是其母。
  小芬到了家,母亲惜墨如金,只说了一句话:女儿大了,过得好,为母的就安心了、这是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说罢,进了里屋,不出来了。其母心机深,父亲除了干活,在这个家的地位,纯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小芳的心被吊起来,冲进里屋,见母亲将绳吊在悬梁上,欲自缢。小芳那见过这种阵势,吓哭了。朴通跪地:妈!我对天发誓,什么都听你的。小芬鼓鼔的胸胸,此刻不是唤发青春的朝气,而是掉了魂似的,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不放。
  母亲要小芳嫁给秃头,必须立刻马上。小芬不得不点头应承。
  今天的后生可能不了解,那个年代成份高,意味着什么。
  瘸子、麻子、聋子(成份低的),可以娶到麻溜溜的大姑娘,不说胜头,有潘安貌的美男子打光棍的多的是。何谓成份高:地富反坏右、像胜头样的阶级异己分子。
  小芬成亲的那天,秃头的手伸进其敏感部位没感觉,木头似的仼其摆布。
  听说胜头的事,小芬更加从心里钟爱胜头了。不仅是惹不起躲得起,还善解人意的摆脱尴尬。小芬豪情满满:我的身子虽是旁人的,但我的心永远是你胜头哥的。
  胜头去了那里?胜头能去那里?户口是不可逾越的天埑鸿沟。胜头躲进了深山,成了野人。胜头是从枪林弹雨中滾过来的人。记得老连长说过一句话:人生之难唯有死。除此还有什么值得说道的?
  胜头记得那次攻城前,团里决定派人去侦察敌人的兵力布署。挑来挑去,连长推荐了胜头。因胜头其貌不扬,不被敌人注意…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6-09 12:15:11
  花絮养眼(闪系列)
  寻常人家(闪)
  丈夫在洗澡,手机响了,叫妻接一下电话。妻不耐烦:自己接。妻拿起手机,脸倏变色,手机扔进了水里。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女的声音。傍晚,夫妻俩携九岁的儿子压马路,见一民工拖着堆得老高的货物的板车吭哧吭哧从他们身边过去。丈夫捉住生动的事例教育儿子:不好好读书,将来同他一样。儿子反唇相讥:我们老师说,劳动人民最光荣。儿子以为妈妈一定站他一边,因为妈妈总跟爸爸的意见相左。妈妈深挖了一眼儿子:我也是老师。
  信用(闪)
  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被一乞丐拦住。乞丐说:行行好,我三天没吃了,给我点钱。女的说:不是不给,我钱包里都是百元的。乞丐迫不及待:我肯定找钱给你。乞丐走远了,女的旁边的男子斥责女子:如今,亲娘亲哥都借钱不还,你能听一个乞丐的话。
  女的同男的飙上了,坐在一边靜靜地等。不一会儿,乞丐过来。女的乜了男的一眼。乞丐却说:我走错地了,车身离去。女的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百分比(闪)
  某科,一个科长,四个副科长、。科长和另一个副科长,因沾色,犯了“经济”,被监察委请去留宿。大刘恨另一个姓张的副科长,巴着他出什么坎坷。又是一两年过去了,张副科长岿然不动。张副科长不沾色。大刘通过内部消息得知,张副科长肾虚。大刘急盼着。不沾色不代表廉洁。几天后传来爆炸新闻,某部门从章副科长家中抄出近一千万现金。大刘却没高兴多久。因为此章非张也。
  大刘不得不勉强承认大多数干部还是好的。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6-16 10:34:04
  挥洒不去的记忆
  月芽亮、星星亮,小香的泪珠晶晶亮。
  是第几次要同自己告別,心比撕裂还疼痛。也许是最后一次。
  在这间低矮丑陋的平房里,小秀在无声的哽咽。
  男人进屋了。声调平和,话语里透着沉重:第几顿没吃了,是作死吧。
  小秀面对的异性是第几个了?
  头一个哭丧着脸,颤抖着孱弱的身子,对母亲说:不就是打光棍吗。这样的女人,我死也不要了。
  另一个男人硬掯着小秀,巨大的蛮力让小秀动弹不得。要得逞了,要得逞了。
  男人猙狞地叫嚷:我他马的终于偿到女人的滋味了。
  可是到翌日上午,小秀醒来,男人看到的一张脸比看到死人可怕。五官扭曲、瞳孔里透出的恨比万丈深渊深。
  一天这样,十天这样,男人几乎天天作恶梦梦魇的魔鬼将他撕成碎片。
  好好,我缠不过你,躲开你还行吧。
  眼前的男人是第几个了?
  近四十岁、是大叔。
  可怖的双目,能将小秀吞下。透着饥喝,透着强大的需求。
  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比死难受。小秀不想难为自己,永远不想。
  当这个男人要使用蛮力时,小秀亮出掖在被子里铮亮的剪子刀刃。
  男人想转移小秀的注意力,小秀狠狠地瞪着他。
  男人无计可施,叹了口气:强扭的瓜不甜。骤然间猛抓自己的头发:我的一万块,一万块、是钱呀!
  三天后,男人、小秀一前一后。男人将小秀送上车。男人脸上堆着笑,心在痉挛:又花了三千元。
  小秀真挚地对男人说:你不是个坏人,谢谢你,或许一年后,我们还会见面。
  雨在下,泪在流,江河有水天天流。
  一年过去,又一年过去,三年了,男人己不抱希望。
  小秀出现在男人眼前。快意恨仇的小秀爽朗地笑:我不能让可恶的人贩子活得自在…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9-08-01 09:55:15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cuipaozi 时间:2019-08-02 13:03:16
  @王老434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8-12 08:15:15
  人无我有(职场篇)
  我文凭高,大专生、因而存在感满滿。进入单位的头几天,我就将舍我其谁的豪迈感,拼命抑制住。遗憾的是一班本科生,却不拿我当二百钱数。有个叫小叶的年轻女人,长相中上,但身材苗条,很是性感,尤其是出言吐语有亮点。同我较谈得来。一次,小叶注视着我:瞄什么瞄?傲人的胸脯挺了挺:当心它吃了你。一下将我的荷尔蒙拽到极致,就差抱住她啃。但我控制住,听说她是老板的情人。
  将我俩牢牢拉住的是一次机缘。老板娘五大三粗,直爽得说动手就动手。老板常鼻青脸肿,就是拜老板娘所赐。
  这天,老板娘匆匆朝这儿走来。老板正和小叶在老板室里诉衷肠。关键时刻,老板接电话,小叶适时退出。事后,当小叶得知,这事的“原创”是我时,充满了感激。
  我天天掰着手指巴升职。毎次都没我的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跳槽到下一家民营厂。有个叫老张的人引起我的兴趣。老张寡言少语,我行我素,既不拍马,更不亮身段取悦他人。可老张在老板和员工面前,却是个极有份量的人。我观察了半个月,老张身上的亮点就两处,一业务娴熟,二技术精湛。
  我决定“避谷”。可我不是苦行僧,总要吃喝吧!便干起了工作轻松,薪水极少的保安工作。这保安,我干了两年。闲暇时就四个字:冲电,冲电。
  小叶找到我。一句话:我离开了那人。我拿明月照沟渠,沟渠拿我当另类。小叶盯着我,双眸传递一个个妩媚和真挚,我的心都要化了。
  我却生硬地说:能等我吗?能等就等,决不勉强,我的野心不混出个人样,和你永不相见(待续)。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8-19 08:00:25
  高墙大网再见(闪系列)
  高墙大网再见(闪)
  阴森森的高墙,黑黢黢的大网。是第几次了?警官们似乎都认识他。走的那天,黑脸警官请他喝酒。殷切地说:不想再见到你了!他拍桌发誓:永不再来。
  这是第十天,当人们听说他是惯犯,即刻脸上起乌云,连声说:不要。!不要!
  他想到了破罐子破摔。也的确破摔了。
  刚四十岁的壮汉,成天跟着几个失去劳动能力的老妪老叟干那营生。
  他软弱无力地自嘲:检破烂。总比失去自由好。
  武三苟(闪)
  红军游击队长武三苟,这次要栽了。儿时的伙伴国军营长大喜,民团团总小喜,将小镇围得水泄不通。武三苟挂在嘴边的话:打我的子弹还没出世。撼山易,想逮我武三荷比登天难。
  大喜、小喜觉得,几年来搅得他们头炸的武三苟,这次是插翅难逃了。
  武三苟被堵在镇子里,他还不知是叛徒出卖了他。
  小镇不大,四周有高高的等于天堑的城墙。
  可从中午到傍晚,天插黑了,仍不见武三苟的影子。
  去了那?生性多疑的大喜不再犹豫,领着搜索队去镇外追。
  武三苟干掉一个士兵,换上国军的衣服,混在搜索队里去了镇外。
  美梦难成真(闪)
  见芳的丈夫患重病,需要人服伺。见芳去求车间主任老仇,让其上白班,方便照顾丈夫。老仇瞪着见芳。见芳的瓜子脸,翘翘的胸胸,简直迷死人了。老仇要见芳同他好一回。见芳犹豫着,老仇也干脆:那就算了。见芳拽着他,丰满的胸胸贴了上来。见芳坚持说:就一回。
  见芳如约而至。老仇的心快蹦出来了。不知谁扔进一个鞭炮来,呯的一声,老仇傻了眼。
  有人说是见芳使的鬼。又有人说不是。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09-23 09:09:39
  勇者横天地(二)
  一般人没经过特殊训练,遇到突发状况,都会束手无策。比如夜深人静,你走在偏僻的马路上,突然窜出几个大汉,手擎利刃到你跟前,你别说反抗,吓都吓懵了。在这方面,张春才有切身体会。生性老实胆小的张春才,个子不小,却总被个子小的欺负。十次八次,到了极限,张春才不买帐了。骤然反抗,几番交手,对方终被打服了。不怪人说:胆小的饿死。张春才与柳芳处朋友,总感到自己泡在蜜罐里无比幸福。柳芳特有韵味,脸蛋娇美,黑亮的眸子能勾魂。一次逛公园,上来几个流里流气的汉子。一个眼睃着枊芳:哥见到你火冒冒的,帮我降降火。张春才一记老拳定格在那傢“伙门面”上。另一个还没反映过来,倏地捂住下身,倒在地上打滚。是张春才趁其不备,脚上显功夫。
  人和人都是高等动物,都差不多。关键在一个心态。无畏才无惧。窄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这个道理。这勇一定要有信仰支撑。祖国是军人的全部。为了祖国甘愿粉身碎骨。
  ● 自卫反击战打响,越军虽派出战功赫赫的武元甲任统帅,虽作顽强抵抗,但在我军的雄师面前,显得那样乏力。越重镇凉山被我攻下后,越南特工队三、五人一组,对我军展开报复。张春才一行三人,两人已被黑枪击倒。张春才刚蹲下,一个黑影飞扑而来。越式起吊拳直指命门,招招致命。张春才本能地闪开。一招飞腿,越特工倒地。张春才飞跃上前,拳拳绽出火星。那特工至少被打残。张春才认定附近没有敌人时,三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张春才。已不是冷兵器时代,你再敏捷也没枪子快…(待续)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10-07 11:11:40
  一场空(待续)
  赚钱不费力、费力不赚钱,似乎是真理。多少人身体力行要爭先。
  北京姑娘小周,个性突出,在择偶一事上不含糊,加之长相一般及种种原因,沦为大龄女子。其在婚介所,似乎找到了另一半。男子也是三十五岁,普通到装扮农民不用化妆。但有个金字招牌,某国有企业的主管,收入颇丰。
  男子叫张强,说他虽未婚,却领养了一个孩子。同小周接触五、六个月,基本都是张强用钱,出手阔绰。女子和其家人对張强的印象极佳。
  尤其让小周牵动心旌的是,在俩人接触中,张强摸了小周手一下,还有一次摸了小周的胸胸,小周想深入下去,张强言正词严地说:我要把最美的一刻、留到我俩入洞房时。
  如人生像演戏,就有高潮低潮时。突然有两天,小周给张强电话,没人接,发短信也没人接。小周倍受煎熬。两天后,张强发来短信,说他出车祸将人撞死了,要赔一百五十万,还差两万元。小周家人即刻将两万元汇到张强的卡上。
  一个月后,张强又出状况了。说他再不买车,北京的车牌就要作废了。小周给张强汇款十万,张买了辆长城牌轿车。
  在小周忐忑时,张張强给了小周心花怒放,将一房产证,上面仅有小周的名字,一百二十平米,在北京朝阳区地段,价值千万元。
  感动之余,小周催着张强去领结婚证。却出状况了。人生的戏高潮低潮迭出才叫精彩。(待续)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10-28 08:12:12
  何为孝
  在某些地方,不孝成为常态,孝已成为另类的今天,如何才能成为孝?孝的最高最新划时代的标准是什么?有人说:岁把的婴儿有玩意,全家出动去医院。年过七旬、八旬的父母孤苦伶仃的守在隅中一角,寂寞、无奈无助,儿女却借口工作忙,三月五月难见上一面。
  像对待孙子一样对待父母,就是真好吗?不尽然。
  笔者引证据典查考了十年二十年,认为最可行,也最通俗、最科学的态度和标准是,像对待领导一样对待父母才是真孝。
  某领导在超市门前碰到小张夫妇,领导随口一句:小张的艳福不浅呀!当日晚小张的妻就去了领导家,说领导的妻出差了,叫我来陪陪领导说说话。
  升职心切的小徐逮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领导与人爭执,推搡起来,小徐挺身而出,一米六身高的个头,力敌三个一米八的汉子。可歌可泣。
  领导小恙,住院几天,全单位倾巢出动赴医院看望领导,还不空手。暖心的话,妙语连珠的问候,将领导三辈子听不到的取悅的言辞如滔滔长江水,几乎让领导被幸福淹沒。
  客观地说,拿出对领导的好的十万分之一,父母将会感激涕零,赶上好辰况了。
楼主王老434 时间:2019-11-11 08:42:15
  为了谁(闪)
  转型期小麻烦不断,尤其是征地拆迁,首当其冲。镇书记统麾全局。如何能既彰显政绩,又不致于操作生硬,趋人上访,造成工作被动。还剩三个钉子户。于是,镇书记不拘一格选抜得力干将,亲领这项工作。全镇三十个村书记,经筛选,删了百分之九十,余剩三个。党委委员们一致看好村书记老憨。老憨三拳击不出个闷屁。也只好如此,众口难违。
  出了大笑话,老憨率领一千五百个群众,年纪大的居多。一起跪倒在丁子户家的门前。好傢伙,黑鸦鸦的一片。
  三天后,已死了心的镇书记被激活了,钉子户同意腾地方。那令天地动容的架势,钉子户能不动容吗?
  领导艺术(闪)
  过去说计划生育天下第一难,如今最难的是征地拆迁。那些拆迁户,你动文的,他对相关政策倒背如牛,你稍稍硬点,他省城京城上访成瘾。怎么办呢?
  东刘乡的一套班子可谓绞尽脑汁。文的不行,轻易不动用生硬的法子。就用铁皮将几个丁子户的房子围起来。十天、二十天过去了,分管负责的副县长傻了眼,生怕犯错误。
  迫使钉子户就犯的是领导手中的“法”。
  钉子户们忍无可忍,将铁皮剝掉。后又跑了。将他们列为网上逃犯。依据是毁坏财物罪。
  魔术(闪)
  魔术都是假的,魔术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那是日本人占领中国的时期,华北华夏杂技团一行近三十人被日本人掳去修炮楼,听说还要送去日本做劳工。其中的魔术师娄小手,掌握祖传的隔空大腾挪的绝技。隔空大腾挪,就是隔着空间将你、我、他手中的东西变没或变有。
  为救华夏杂技团的众人和娄小手的女儿娄花,娄小手承担了这个重仼。最怵的是炮楼上的两挺机枪,不管你多少人逃窜,机枪一扫,那是分分秒秒的事。跑的那会儿,炮楼上的机枪不响了。是娄小手通过手法将机枪子弹变没了。
  鬼子队长抓到娄小手,气恨交加,将娄小手的一双手剁了,猙狞地瘆笑:你没了手,还能玩什么?的确如此,忍着巨痛的娄小手一脸绝望。
  娄小手掙扎着说:看我没了手,是如何玩隔空大腾挪的!
  听说、变出几棵手雷,同归于尽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