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多年以后》(中篇小说)

楼主:璞玉kt 时间:2017-10-19 10:53:21 点击:363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
  一九八三年,张秋红十八岁,她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那一年的七月,对她来说是黑暗的——她没能进入她向往已久的大学校园,只是进入了一所离家不远的专科学校。那时候,她是一个心气非常高的女孩子。她的理想就是像她的同学那样进入一家全国知名的高校,而不是这样一所学校。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送到她手中的时候,她没有像别的人那样欢欣鼓舞,而是在那一瞬间觉得她的梦想全破灭了,她的心便如刀割般地疼痛起来。
  她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星期。其实真正睡眠的时间倒并不多。她整夜整夜在黑暗中大睜着眼睛。这种休息无疑是痛苦的。只是临近天亮的时候,家里人开始陆陆续续地起床,四周开始有了嘈杂的人声时,她才开始迷糊起来。她朦胧地听见母亲在打扫着屋子,祖母正准备着一家人的早饭。每天早上,祖母都会在她的饭碗里喔上一个鸡蛋......她于是就眼里噙着眼泪睡着了。现在她虽然醒了,头脑仍然昏沉沉的。睡是再睡不着了,但又不想爬起来。这样在床上磨蹭了好半天,才下了床走到屋子外面。
  外面的阳光发出耀眼的光,她好像一下子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天蓝得像水洗过一般。雪白的云朵静静地飘浮在空中。她的父亲一大早就上班去了,她的母亲也下地干活去了。她的祖母正在门前的菜地里锄草,满头的白发在阳光下那么显眼。她在阳光下看着她的祖母,一种难受和羞愧使她的胸口一阵阵作痛。现在,家里的老人已经老了,两个弟弟也还未成年。大弟弟张卫国马上要上高中了,小弟弟张卫星也即将升入初中。她的父亲现在只是一家小工厂的技术员,每月领着微薄的工资,供养着她和两个弟弟读书,已经非常地吃力。现在她不得不在严酷的现实面前放弃自己的理想。
  其实她现在的处境也还没有那么惨。至少她还可以继续上学,毕业后也会分配一个工作,还会得到一个农村孩子梦寐以求的商品粮户口。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度过接下来的三年学校生活。因为分配给她的那个专业也令她十分头疼。
  三
  然而,入学后的生活并未如她想像中的那般悲惨。接下来她好像很快就爱上了这里的学校生活。
  学校不大,位于楚州市的市郊。校园的四周是大片的农田。离她家也不过十多里。学校的大门正对着一条通往小城的大道。小时候进城,她时常路过这里。从大门外远远地望过去,看得见里面茂密的树荫,还有掩映在树荫下的红砖瓦房。那时,她从来没有进去过,她做梦也没想到,她后来的生活会和这里扯上什么关系。这里大概也是李向东时常想起的地方,她想。
  多年以后,她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了。然而在学校组织的庆祝国庆的联欢晚会上,她对他的印象倒是非常地深刻。以至于多年后,她一想到他,就会想起他当年拉手风琴的样子:只见他的手指不停地在琴键上跳动着,高大的身躯随着优美的旋律来回摆动。有时候会很突然地一甩头,样子看上去非常地潇洒。那琴声时而强劲有力,时而舒缓绵长。手风琴的音色是单纯而丰富的,柔和的时候如冬日阳光,盈盈亮亮,温暖平静。清净如钢珠洒向冰面,粒粒分明,颗颗透骨。烈如咆哮的深海,荡人肺腑,撼人心魄。深如暗夜,有声若无声,自有无底的力量漫向天际。
  连她自己也闹不明白,她当时到底是爱上了手风琴的旋律呢,还是爱上了他拉手风琴的姿势。反正是非常地着迷。她甚至一度也非常想学习手风琴。后来他听说后,曾自告奋勇地要求教她,她笑着对他摆摆手说:“还是算了,听你演奏就好了。”听她这样说,他也不再坚持,只是在两个人分手的时候看着她的脸说道:“只要你愿意听,随时可以为你效劳”。说完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在秋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李向东的影响,张秋红现在一有空就喜欢哼哼歌。那时候,学校的扩音器里早晚放着歌。像李谷一的《金梭与银梭》、《乡恋》、《边疆的泉水清又清》;朱逢博的《雁南飞》、《红河谷》;蒋大为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苏小明的《军港之夜》;朱明瑛的《回娘家》、《莫愁》;汪明荃的《万水千山总是情》;还有程琳的《信天游》、《小螺号》、《熊猫咪咪》、《故乡情>>、《童年的小摇车》;朱晓琳的《妈妈的吻》、《童年》;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克里木的《大阪城的姑娘》;另外,像《外婆的澎湖湾》啦,《友谊地久天长》和《送别》等歌曲也是早晚不停地播放着。
  因为天天听的缘故,这些歌她很快就都会唱了。可是李向东好像比她还要更厉害一些,他不仅能唱,而且很快就能用手风琴伴奏了。这当然是后话,在此不提。
  话说有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张秋红没有回家。吃过晚饭后,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出去了。她想着还有一本书落在教室里,就径直朝教室里走去。
  教学楼是一座灰色的三层楼的房子,教室在二楼。她进去之前,原想教室里应该不会有人,因为是周末,谁还去教室?没想到李向东在教室里,他正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办黑板报呢。那时,他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见她进来,他扭过头来朝她笑了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咦,你没回去?”她笑着点了点头,朝他走过去。站在那里看着他画画。见她走过来,他便从凳子上跳下来。只听她说:“我在这里好像妨碍你做事了,我还是走好了。”说完,就准备离开。他试探着问道:“你现在很忙啊?如果不忙的话,可不可以给我帮帮忙呢?”她拿眼睛望着他,说道:“我可是什么也不会啊,像画画,写粉笔字。”他笑着对她说:“这些不用你干,你帮忙看看这些材料,看看放在哪里更合适一些”。说完,递给她一叠材料。她很认真地看着,两人不时地讨论一下,这里写什么,那里怎么画,包括用什么颜色的粉笔,配什么样的字体。两个人都能很快地达成一致意见。李向东那时觉得,他和她之间还是蛮有默契的。
  现在,有个人在旁边帮忙——特别是个女生,还是个自己觉得漂亮的女生和自己一起做事,现在他也不觉得累了。他甚至觉得时间过得有点快了,可不是快了些——还不到十点钟呢,黑板报就已经弄好了。要是他一个人弄的话,没准要弄到半夜也说不定。他从凳子上跳下来之后,就在她面前站定,笑着对她说:“今天还真得感谢你呢,不然我一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完。”“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再说,我也没做什么呀,你不用这么客气。”说完,看了他一眼。现在,他们并排站在黑板报前,对着这份共同创造出来的成绩,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李向东后来想,他不见得是那一次就爱上了她,然而这一次她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
  不知为什么,李向东现在会常常想到她,他好像有好多话要对她说。可是等到他真的见到她的时候,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光只呆呆地看着她笑。张秋红也是,现在一看到他就会莫名的脸红,听见别人说起他的名字,她的心就会“扑通扑通”乱跳。
  这天是星期三,学校照例不上晚自习。那时候,电视里正播放着黄日华和翁美玲主演的《射雕英雄传》。学校的大礼堂里放着一台大彩电。每逢这一天,礼堂里都会挤满黑压压的一大屋子人。李向东进去的时候,电视刚刚开始。他四下里打量了一下,没有看见张秋红。难道她又去了教室?这样想着,他立即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刚走没几步,迎面遇见了一群同学,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个女生。只见她身穿一套银灰色的外套,衣服裁剪得十分得体,恰到好处地勾画出了她的身体曲线。她的胸脯丰满挺拔,在衣服里高高耸起。脚下是一双半高跟的乳白色皮鞋。不过中等身量,看起来倒是很高大的样子。她的脸上略扑了点粉,看起来很白,然而密密麻麻地长满了青春痘。额前有一圈薄薄的刘海,卷曲的似乎烫过了,这给她的相貌平添了几分现代的气息。她戴着大黑框的眼镜,厚厚的镜片后面,是一双细长的眼睛。取下眼镜再看时,总感觉是在对人不停地翻白眼。眉毛有点淡,可是用眉笔勾画过了。她的脸蛋下部则是一张媚人的小嘴,两排细牙洁白明亮。只是两颗门牙微微凸起,把一张漂亮的脸蹂躏得不成样子。
  李向东认出是肖亚玲,他们班上的宣传委员。她整天乐呵呵的,脸色开朗,爱跟人打趣,但又颇有分寸。她在班上是个活跃人物,人缘不错,都管她叫大姐。据她自己说,她比班上的大多数同学大好几岁呢。私下里,有几个顽皮的男同学也称她为大嫂。被他们称作大哥的人叫孙红兵。孙红兵长得高大壮实,黑黑的脸,人前一站,黑铁塔一般。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一米八几的个头,是班上篮球队的队长,同时又是学校篮球队的中锋。他很能喝酒,一仰头,一大碗酒即刻下肚。现在他就站在肖亚玲身边,他的身后是班上篮球队的几个同学。想必是刚刚打完球回来,个个都是满头汗水。李向东向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径直上二楼教室去了。
  张秋红果然在教室里。她的面前堆满了书,似乎在写着什么。他走过去,笑着说道:“好用功啊!”只见她从书丛中抬起头来,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都是些闲书,弄了来随便看看。”
  他凑过去,在她前面的一张凳子上坐下。他顺手拿起一本书,是《舒婷顾城抒情诗选》,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他随手翻了一下,看到了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刚读到这里,他立刻就被这本薄薄的诗集吸引住了。接下来,他很仔细地看了舒婷的《致橡树》。在另一本诗集上还看到了北岛的《回答》。他好像被这些诗中的意境深深地感染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没有再交谈。
  不知过了多久,李向东仿佛听见有人在叫他。是张秋红的声音。凭感觉好像是问他觉得怎么样。她的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他茫然地看着她,好像不认识她似的。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看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太精彩了,可惜时间太短了,没读多少。”他说。
  这时,他看见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对他说:“都是些好书,只可惜这些书在我们这边的书店里很难买到。”她停了一会接着说:“还有,这些书真要全部买下来的话,恐怕价格也没法承受。”
  她后来告诉他说,她准备把她认为好的诗句摘录下来。说着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有书名,诗歌名,作者名,还有在书的哪一页。批注得十分详细。上面有舒婷的《致橡树》、《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神女峰》;北岛的《一切》、《回答》、《宣告》;顾城的《一代人》、《远和近》。有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诗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也有德国诗人歌德的《我爱你,与你无关》。以及英国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西风颂》、《致云雀》和俄国诗人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和《迟开的花朵更可爱》等等这样一些著名的诗,另外还有一些别的诗。
  李向东仔细地看了一下,只听张秋红说道:“我准备把这些诗抄录下来,没事的时候,随手翻翻”。她没有告诉他,她面前的这些书都是要限时归还的。他看了她一眼,笑着说:“看来你是要做一个诗人啊?”她不好意思地说:“我还蛮喜欢这些诗的。有时候,读的时候还会觉得很感动”。她顿了顿接着说:“另外,我觉得吧,有些诗中也表达了一些我想表达而没法表达的东西”。
  这时,她看见他从桌上拿了几本书,然后对她说:“我最近也没什么事,要不,我帮你先抄着。顺便也好学习学习”。张秋红对他点点头说:“也好。不过,你如果没时间的话就告诉我一声”。她说完,把那张写满了摘录内容的纸递给了他。
  李向东抱着一摞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他听见张秋红说道:“现在天气有点晚了,等我明天白天买了笔记本来,你再开始抄吧。”他说:“没事儿,我这里正好有一个笔记本呢,也没派上用场,要不,先用着,你看行不行?”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书本大小的粉红色胶壳笔记本。只听张秋红“咦”了一声,赞道:“好漂亮啊!”她看着他笑着问道:“你不会是另有用途吧?”他低着头,笑而不语。
  其实,这个笔记本是他上个星期天逛百货商店时买的。原本也是打算送给她的。因为还有两周,元旦节就要到了,他想送点礼物给她。他在街上转来转去,好半天也没看到什么合适的东西。后来发现这个笔记本,也就买下了。说实在的,今天晚上之前,他正犹豫着写点什么赠言好。现在看见问题就这么顺利地解决了,也不落痕迹,他于是开心地笑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变得异常忙碌。除了上课吃饭睡觉以外,他的身边总随身带着一个军绿色的挎包,里面放着一本诗集,不同的笔,还有那个粉红色的胶壳笔记本。现在,他几乎把全部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摘录上。学校一般在晚上十点半按时熄灯,那时他才从教室里出来,摸黑回到寝室,然后打着手电筒趴在床上继续抄。常常要到深夜一两点钟才休息。
  现在,他看起来明显地瘦了。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右手的中指上磨出了一个大大的茧,手肘往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曲伸。然而,他还是不愿意停下来。因为还有几天,就是阳历的新年了。他非常想赶在新年前把这件事做完,然后送给她,看着她开心地笑——她笑起来是很好看的:眉毛弯弯的,眼睛像初七八的月牙儿,嘴角微微一牵,笑容便在她的脸上弥漫开来,看起来非常可爱。
  终于在新年前夕,他做完了他眼中的这件大事,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现在他把笔记本摊在书桌上,开始慢慢地一页页地往后翻。只见那纸面上,时而是俊逸挺秀的蝇头小楷,时而是雄浑苍茫的狂草。笔势流畅,笔法也精致。一看就是下过功夫的。前面还拟了个回目,看上去颇为像样。里面也有插图,用彩色笔画的。
  从前一个时期,他在中学里办过校刊。那时候主编便是他的高中语文老师杨景明。李向东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已经是他们县上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了。这是后话,在此不提。
  李向东瞅了个没人的空档,把笔记本交给了她。她朝他望了一眼,仿佛很意外似的。怎么能不意外呢,不过短短的十来天时间,单是把那数万字的诗稿搬到纸面上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再看看那精致的排列,别致的插图以及满目绚丽的色彩,真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张秋红几乎是在那一瞬间翻阅完那本手抄诗集的。那时,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用一只手掩着嘴,生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地发出声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发现李向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一次,他给她的不仅仅是惊喜,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最重要的是那份感动,即使是在过了几十年后的今天,也还记忆犹新。
  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她把自己精心挑选的一本影集送给了他。里面夹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新年快乐!”没有抬头,也没有署名,只有一个日期,写的是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现在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地站在教室里,隔着尺来远。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样开口,不过看上去都挺高兴的。在张秋红心里,她一直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礼物了。而李向东呢,好像也沉浸在自己的巨大喜悦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有人对他们说:“咦,你们怎么没下去看电影啊?”说话的是肖亚玲。到了这时,李向东才想起来,今天是跨年夜,学校的大操场上正在放电影。据说有巴基斯坦的《永恒的爱情》,还有印度电影《大篷车》。他匆匆朝肖亚玲点了一下头,下楼去了。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0-21 19:18:58
  @璞玉kt 谢谢賜帖!
作者 :圆月2016 时间:2017-11-12 05:44:31
  @乐安君 1楼 2017-10-21 19:18:00

  @璞玉kt 谢谢賜帖!
  —————————————————
  我拿去上公众号里发。看看能不能发的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