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拾花趣事

楼主:白银深邃 时间:2017-09-20 16:17:48 点击:1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拾花趣事 


  作者:白银深邃
  




  
  在同学群里看见有人转载了一篇文章《又到拾花季节,新疆娃娃的独特回忆》。不由得感慨万分。想起了当年拾花趣事。


  (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那时学校拾花是不住连队的,都是当天去当天回。有时候分配到远单位的棉田时,有人就会住在好友或亲戚家里。这样离棉田近,可以晚睡晚醒玩的痛快。

  高三那年,我们年级分到16连拾花,我住在好友高琼家里。我们班有五个同学像我这样住在16连的,加上高琼有六个人,晚上大家凑在高琼家吃着炒葵花籽,打着扑克,说说笑笑玩到十一二点深更半夜。

  吃着玩着,少不了要去方便。


  公共厕所里家远,不太干净,唯一的电灯泡挂在男女厕所中间的墙壁上开的洞里,是共用的。据说曾有男人在洞口偷窥上厕所的女人。又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女生可不愿意走远路去那么“危险”的厕所,就让男生在路上放哨,女生去房头小便。

  我们女生还没小便完,就听到路上传来吵骂声,赶紧手忙脚乱提起裤子看出了什么事。

  原来放哨的男生听到路边有窸窸窣窣压底嗓门说话的声音,以为有坏人,就跑去“侦查”,结果看到另一边的房头有外班的女生在小便。这下可是热闹,尖叫声“流氓”,“色狼”的怒骂声不断。
  我们班的男生不是惜香怜玉的人,这位鲁男子是个不肯吃口头亏的人。“黑灯瞎火,我可没看见你的屁股。”“长的这么难看,谁要看呀。给我都不要。”

  越吵越乱,在我们女生的劝架下,大家熄火,各自回家洗洗睡了。

  男生回家时,一路碰到好几起女生在房头小便的事,一路被人骂回家,真是狼狈不堪。

  第二天晚上,为了避免男生又被挨骂,结束时,我们女生送他回家,结果一路平安无事。
  男生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被几个小女生送回家不好意思,返过来又把我们几个 女生送回家,依然是太平无事。
  许是昨天夜里发生的事让女生不敢在房头小便了吧。
  到最后还是男生自己一个人回家,结果又遇见昨晚的事,又被人臭骂了一顿。

  他想不通了:这他妈的到底是咋回事?难道是遇到烂桃花了?怎么别人出来遇不到,就我总是遇到呢?
  后来又想:大概前面两次有女生在叽叽喳喳,声音太响,别人听到了不敢出来吧。我一个人走路没什么声音,所以别人以为没人,就放心大胆的出来了。 现在的女生一个比一个凶,阴盛阳衰。我还是给她们提和醒吧。

  于是开始唱歌,哥的嗓子不错,唱歌好听。
  谁知唱了没几句,又被大人骂。
  “深更半夜叫春呢?明天不干活了。”
  “谁家的傻逼?吃饱撑的。”

  不出声是不行,出声也不行。男生思前想后想出一句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边走边喊才一路安全到家。

  

楼主白银深邃 时间:2017-09-21 10:53:05
  (二)生日宴的鸡头

  好友高琼的生日是11月10,正是拾花季节。高三的时候,我们又恰巧在16连拾棉花,所以收工后,我们五六个好友去她家参加她的生日宴。

  说起来生日宴,其实就是高琼妈妈做一桌子菜,大家吃一顿就行了。

  新疆的11月,萧瑟,没有新鲜的绿叶菜,平常的日子也没什么鸡鸭鱼肉可吃,不过是萝卜,土豆,白菜,洋葱之类,那天高琼的妈妈特地烧了一大碗红烧肉,还宰了一只鸡,再加上蔬菜也称得上是满满一大桌。

  高琼妈妈的厨艺很好,红烧肉是用带皮的五花肉烧的,每一块都是半肥半瘦还带着皮,看上去红润光泽非常诱人。
  若是在自家吃,就算吃几口大肥肉也不要紧,若是不吃肥肉的,把瘦肉吃掉肥肉扔掉也不要紧,可是这是生日宴,有一群女生在呢?吃大肥肉肯定会被朋友笑话,不吃扔掉那岂不是没规矩没教养的表现。
  所以这道红烧肉是看得吃不得,没有人朝红炒肉动筷子。

  既然不能吃红烧肉,那么就吃鸡吧。
  鸡有两碗,用吃饭的大碗装的,堆的尖尖的,其中一碗的最上面是一个鸡头,没装鸡头的那碗很快就吃完了,可是有鸡头的那碗还没人动。
  若是在家里,把鸡头扔掉或是用筷子扒拉下面挑好肉吃就行了,可是这是生日宴,有好朋友看着,都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了,谁会做这种没教养的事呢。

  难得吃顿肉,还没吃过瘾呢就被一个大鸡头阻挡,这太可惜了呀!
  “来来来,这还有一碗鸡肉,大家都是朋友,别客气。快动筷子。”
  “我不吃鸡头的,‘老余头’你平时不是说爱吃鱼头吗?这个鸡头你快吃。”
  “我爱吃鱼头又不是鸡头。”
  “这不是一样的吗,都是头,你快吃。”
  “哪有姑娘家在别人面前吃鸡头的。我就是吃也不在你们面前吃。其实鸡冠子全是肉蛮好吃的,要不你尝尝?”
  “老潘,你平时主意多,是我们里面带头的,头吃头,还是你吃吧。”
  “我连鸡脖子都不吃更不要说鸡头了。”
  “‘脑袋’还是你吃吧,你是脑袋你吃鸡头。”
  “谁最凶就让谁吃。”
  “谁最笨就让谁吃,补脑。”
  “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吃。”
  .......
  大家推来让去,就是没人动筷子夹鸡头。

  哎呀!高琼妈妈在就好了,让她把鸡头拿掉就行了,可是为了让我们吃的尽兴,她不知道上谁家玩去了。
  要不还是我把鸡头夹起来扔掉吧?这里面也只有我才会做这样的事,不行,高琼比我小,她从小就爱在我面前装小大人,我要是再做这样的事,她岂不是又觉得我幼稚不懂事。我是姐姐可不能让她小看。
  高琼是主人,她应该把鸡头夹起来扔掉的,这家伙饭量比我大,她不可能不想吃鸡肉。
  看着高琼热心的招呼别人吃菜,我不由的起了疑心。高琼这花花肠子在打什么主意?最好吃的就是这碗鸡肉了,她既然热心的让别人吃菜,为什么不把鸡头扔掉呢?

  我心里开始琢磨起这件事。

  哎呀,我真笨!没人吃鸡肉就会留下来,等她们走了,岂不是可以吃了,我是住在高琼家里的,别人吃不到我是可以吃到的呀。
  哎呀呀!难怪高琼从不把我当姐姐看呢。我要帮着高琼招呼朋友。

  “吃菜,吃菜,这咖喱土豆很好吃。”
  “冬吃萝卜夏吃姜,吃萝卜对身体好。”
  “这白菜是糖醋的,除了上海人家里,别人家做不出来。我妈做的都没高琼妈妈做的好吃。”
  大家吃的真香呢,忽然停电了,屋子里一片黑暗。
  “咋回事?出去看看。”
  有人打开了门。昏暗中我瞄见有人朝鸡肉的碗里伸筷子。
  对,趁黑灯瞎火把鸡头扔掉。
  我赶紧朝鸡肉碗里夹去。第一个一定是鸡头,扔掉,第二个有可能是鸡脖子扔掉。
  夹,扔,夹,扔。黑灯瞎火,肾上腺加速,凭着自己的感觉,把不好的鸡肉扔掉,夹了几块好肉到自己碗里。
  一转念,不对,万一来电了,别人看见我碗里有鸡肉岂不是说明鸡头是我扔的了,赶紧把我碗里的鸡肉朝盛鸡肉的碗里扔。
  好像边上的那位也在忙碌,隐隐约约中整个桌子的人都在忙碌。
  太紧张了,打仗也不过如此吧!

  不一会儿来电了,是跳闸,换根保险丝就没事了。
  大家再看桌子,乖乖,鸡肉碗里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大鸡头,在它周围散落着一桌的鸡肉块。

  我不是第一个就把鸡头扔出去了吗?怎么鸡头又回到碗里了呢?碗里剩下的是鸡头,那么我当好肉夹在碗里的岂不就是鸡头了,万幸呀,还好把它扔回去了。
  看看别人的脸色都是那种庆幸的表情,也不知道谁带头,大家哈哈大笑的起来。

  “桌子上也是干净的,可以吃。”
  “还好没往地上扔。”
  大家兴高采烈地夹着桌上的鸡肉吃起来。

  高琼生日宴的大鸡头,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趣呀!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9-21 19:42:44
  @白银深邃 先拜读了(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文章不错,欣赏!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10-03 07:47:27
  欣赏。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