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鬼节七月十五 慕容芊魅影惊情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6-03 04:46:04 点击:1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斑斓的晚霞仿佛腥r红的血液,又像极了鬼魅的奇妆怪扮。蔚蓝的天空中,血红的霞彩伴随着落日的西斜,暮色的降临,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又感觉是那样的血腥,那样的恐怖,那样的惊悚。

  风的飞扬带来远处海水拍打礁石的滔滔响声,落日西沉的凄美,暮色天幕的阴沉,人悄悄睡去,夜静静来临,这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就像母亲失子的哭嚎,就像狮子困笼的咆哮,就像地狱冤魂的诉哭......

  夜在人们的睡梦中静静来临,月也在犬吠的怒嚎中冉冉升起。朦胧的月色仿佛笼纱的少女,让人无法看清她的面孔而迷茫,而陶醉,而神往,仰或是忧郁,是伤感,是恐惧,因为谁也无法知道她的相貌是美是丑,心是正是邪。对于未知的事物,人们的思想与情绪总是徘徊在纠结与悲欢之间。

  夜,沉静下来,犬,狂沸起来,黑暗的世界充满了冷漠,宁静,孤单,神秘,恐怖。

  迎着浪潮的平静,风簌簌吹了起来,空气中渗透着浓浓的酒味,隐隐也可以听见有人吟咏的声音。

  潺潺爱情海中水,悠悠鸳鸯谷上情。

  悄忆迢迢邂君意,回眸历历追卿倾。

  流言蜚语定伊心,山重水复摇丈景。

  怀念月下献花思,欣慰席前悦亲形。

  欢腾雾尽云开日,开怀程起月蜜时。

  感伤祸起日月分,惆怅酒醉天地旋。

  月上眉梢,照进了萧索的庭院,还有那个伤感的人,他那颗痛苦的心已支离破碎。

  微弱的烛光在风中轻轻摇曳,像病弱残年的老人,好像随时可以倒下,又像萧仲强悲痛欲绝的心,仿佛随时可以停止呼吸。微弱的烛光照见那张因饮酒过多而晕红的脸,即使是酒后的晕红也遮掩不了他眼的无神和麻木,那是被长期的思念与痛苦所压抑。萧仲强披头散发,像极了可怜的乞丐,面色苍白,丝毫没有血色,如同是一张白纸铺在脸上。骨骼消瘦,就像蜡黄的油纸。三年的情感压抑和痛苦思念已经让他形同朽木,与行尸走肉无异。

  慕容芊,慕容芊,他再次呼喊着她美丽的名字,呼噜喝下一大口杜康酒,终于支撑不住酒的醉意和内心潜藏的思念及痛苦,他趴睡在了菜桌前,身后留下酒瓶的摔碎声和菜碟的破碎声,花生米撒了一地,如同他此刻撕成一片片鲜血直流的心。

  天地间,风还在呼啸,夜阑的月亮退去了耀眼的星辉隐藏在云层里。树在风中不停的来回飘摇,像是深夜里一个个飘荡的鬼魂,让人毛骨悚然。黑暗的大地,无光的星空,猛烈的风声伴随远处海的声音,还有那猖獗的树响声 ,夜,显得极是阴森,仿佛是从阴间地狱走出来的冤魂厉鬼在这无人出没的人间夜里群魔乱舞。

  风中夹杂着狗的嚎叫声,传说,狗是可以在黑夜中看见鬼魂出没的动物,传闻,猫也可以看见幽魂冥魄。

  随着入夜的越来越深,风也慢慢停了下来,大地恢复了宁静。没有了任何声音的人间好像冰雕的美人,是那样的祥和,安静,美丽。

  过了很久很久,不远处隐隐听见脚步的声音,脚步声很轻很轻,轻的就像是脚从地面上擦过,而不是脚踏实地走过。

  树林里,一群乌鸦从鸟巢里突然跃起,一声声的啼鸣凄凉而悲惨,像婴儿的哭声,像远方的呼唤,像鬼魅的窃语。月亮悄悄又升了起来,月光下,映照着一个缓缓飘移的诡影。她全身上下穿着一身白衣服,脚下穿着黑布鞋,脸色惨白,蓬头乱发的她是刚刚从棺材里爬起来的,她僵硬的从棺材上爬起来,月光下,她的白色衣服还残留斑斑脏土,月光下显得格外谲魅。

  静静的夜,她从墓地走进了村口,有一双火红的眼睛正瞪着她,那是一条狗的眼睛。白衣服的她从怀里掏出一块骨头仍给了那条狗,狗含着骨头静静离开了。

  绕过庭院的深水塘,一个矫捷的飞步,她跃过前门飞落到宽敞却萧索的庭院。庭院很乱,冷菜撒满了地面,酒杯摔的粉碎,满院酒气熏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她捡到了一张相片。相片上,在海边的金沙滩,柔和的阳光下,一对恋人热情相拥相吻,男孩紧紧牵着女孩的手。相片下方还有一排字,写着宁饮三日水解饥,不使一衣寒芊体。

  这个从棺材里爬起来的白衣女鬼名叫慕容芊,而她手上此刻所拿的相片是三年前她和未婚夫结婚前在爱情海旅游所拍照的相片。她还清楚的记得,相片下方那一句情诗是萧仲强写给她无数情诗中的一句。慕容芊泪流满面,往事又历历回荡心头。

  她想起了萧仲强网络千里会自己的情形,想起了流言蜚语自己对萧仲强的信任和对这段真实网络爱情的坚决,想起了父母的阻挠,想起了情人节月下赠花的浪漫情节,想起了爱情海上的拥吻,想起了鸳鸯谷上空飞渡轮的温馨,也想起了旅游回程中那场致命的车祸,想起了萧仲强依依不舍的眼神和痛苦的哭喊和咆哮。

  慕容芊在烛光下看见了面容憔悴,精神涣散的萧仲强,由于长期的痛苦与思念压抑,他已经崩溃了。

  萧仲强,萧仲强......慕容芊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腥红的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滑过他的脸。她的心如万剑穿心般疼痛。无法压抑的情感使她在这无人的黑夜尽情鬼哭魂吼,尽情伤感。而这些悲伤,除了她自己,也只剩下那些狗听得见,如果周围有猫咪,那也一定是听得见的。

  冥冥中的萧仲强被慕容芊的哭泣所唤醒, 由于长年酒的麻醉,长年心的痛楚醒后的他已经奄奄一息。慕容芊的眼泪流进了他朦胧的瞳孔,全身无力虚脱的他微微张开眼睛,心的悸动,情的所依,他看见了正搂着他的慕容芊,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那张美丽的脸和温柔的眼神,虽然此刻慕容芊面色惨白,可她的模样与温柔的眼神还是那样历历在目,令萧仲强魂牵梦绕,刻骨铭心。

  慕容芊看见他醒了过来,脸上流露出欣慰而美丽的微笑,可这微笑的灿烂只维持了二十秒钟在她脸上就消失了。

  竭力想抚摸慕容芊脸的手在极力挣扎后还是垂下了。萧仲强脸上泛起了微笑,甜蜜的微笑。带着这美丽而幸福的微笑,他永远离开了人间。

  慕容芊也笑了,牵着他的手从来路返回,回到了自己的棺材与坟墓中。

  第二天,当三房四邻在庭院中发现萧仲强的时候, 他的尸体已经冰冷了, 脸上却泛着满足的微笑。当别人在感叹他终于获得解脱的时候,在阎王殿的入口, 一对男女正微笑着牵手同行......

  萧仲强死去的那个晚上,是七月十五,也就是传说中的鬼节。

  逍遥醉今朝



  

  

  

  
楼主梦兆亦菲 时间:2019-07-14 06:48:40
  小说家园这是怎么啦①6月3日发的鬼爱情小说惊㤉到今天怎么还没有沉帖,②刷屏怎么前端这么多人的帖子一点点击率都没有,③版活跃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