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把劁猪刀(小说)

楼主:梦外人彭昌奇 时间:2017-05-25 08:05:12 点击:3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把劁猪刀(小说)

  文/梦外人


  一九四五年,小麦甩齐穗的时候,有人听说鬼子兵占据了邓县城。
  卧虎坡人跑了一春上的老日,没一个看见小日本长啥样子,关于鬼子奸淫烧杀的谣传却灌满了耳朵。慢慢的,庄稼人壮壮胆量,觉得一直好像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纷纷拖家带口从西山赶回村准备麦收。
  劁猪匠老憨背着老娘也加入在这群提心吊胆的乡民当中。
  春寒料峭,漫无目标的风餐露宿,早把年老体衰的老憨娘折磨成皮包骨头,回家不久,一场大伤风要走了娘的命,老憨跪地呜呜大哭,引来一干乡邻,帮忙替他娘准备丧事。三天出殡,教私塾的阴阳仙儿掐指一算,煞有其事说道:不可不可。男怕三六九,女怕一四七,黑道凶日犯重丧,今天埋人大不吉啊。
  甲长三叔才不信鬼日八怪,他说,这兵荒马乱的,今晚脱鞋不知明早穿不穿,哪有什么穷讲究,入土为安吧。再说,就他母子二人过日子,老憨命硬,牛高马大的,也不是说妨死就能妨死。
  一班临时拼凑的唢呐锣鼓吹吹打打,几挂放屁不响的芝麻鞭噼里啪啦,老憨披麻戴孝扛一竿招魂幡在前开路,八个壮汉抬一口白茬薄棺吆吆喝喝。按既定方针办,日出卯时就要进坟下棺。
  乌鸦屙嘴里,嘴臭莫过阴阳仙儿。正当送葬队伍走到村南十字口拐弯的时候,村东边响起一排枪响。三叔说,莫不是远路亲戚前来吊孝,大老远放鞭炮向主家打招呼吧?听过枪声的人慌了,岔声叫道:不好,这是王八盒子打的枪啊!
  果不其然,村东有人往这边跑,边跑边喊:老日来了,老日来了,快跑啊!
  大家慌忙丢下棺材四散而逃,只留下孝子老憨支硕硕跪在原地。三叔过来拉他,老憨不挪窝,他说,死者为大,不能把我妈一个人撂这儿,我要守灵等你们回来埋人!
  不大一会儿,一队穿土黄色军装的小日本开了过来,一色又矮又粗的鬼子样,队伍很长,很整齐,刺刀闪亮,耀人眼。齐刷刷的队伍行进到十字路口停了下来,没人离队进村也没人左顾右盼,明显是急行军偷袭老河口才路过此地。
  汉奸翻译官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偏分头往脑后一甩,径直回到骑东洋马挂日本刀的老鬼子面前,奴颜婢膝躬身汇报:太君,民团的不是,打枪的不是,出殡的放鞭炮的干活。
  一只眼戴眼罩的老鬼子看一眼目视前方不躲不闪的老憨,觉得此人没把大日本皇军看在眼里,心里很是窝火,他阴森森地狰狞一笑:游击队狡猾狡猾的,棺材里藏枪的大大的有。
  立即逼上来两个端着刺刀的小鬼子,三几下挑断抬棺的绳索,马上动手要撬开棺盖。
  棺盖两边由四个抓钉封口,一旦封口就不能打开。常言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最毒莫过挖祖坟。扒棺掘墓曝尸见光那可是欺人太甚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若论刑法,犯的也是被官府砍头示众的死罪。
  忠厚老实著称的老憨一撅而起,疯了似的从两个小鬼子后面扑上,一手抓住一人领口抡出去,一下子摔了两个狗晒蛋!
  日本兵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老憨。
  刚才猝不及防的两个小鬼子凶相毕露,端着刺刀拧身而上!
  无事胆小有事胆大,老憨打小就是这样的犟断筋性格,平时老好好,遇事不惜命。他炸开双臂,用后背紧紧护住母亲的棺材,额头青筋暴涨,双眼目眦尽裂。
  就在刺刀捅来的当口,独眼龙老鬼子突然哇啦一声,两个小鬼子停止了进攻。
  翻译官告诉老憨,你烧八辈子高香了。太君只要你朝膏药旗磕三个响头,然后从他胯下钻过去,立马便放过死人和活人。
  老憨不做声,也不跪。他跪天跪地跪父母,岂能向狗日的鬼子跪地求饶?
  两个小鬼子冲上来踢他,摁他,枪托砸他,老憨还是不做声,不跪。
  翻译官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太君的仁慈是有限度的,别给脸不要脸。说完,示意鬼子动手再撬棺材。
  老憨不怕死,怕的是母亲的死尸惨遭蹂躏!他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望着那面鲜血欲滴的膏药旗,泼死命拿头在地上连擂三声,猛然间咬牙切齿昂起头来,早已经血流满面让人不忍直视。
  老鬼子心里充满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他不依不饶翻身下马,嘴角挂着淫邪的笑意,解开裤带,把裤子褪至脚踝处,然后叉开罗圈腿,露出一嘟噜恶心人的玩意儿。
  老憨低下头,狗钻圈一样,慢慢从叉开的胯下爬过去……老鬼子转过身,将那一嘟噜东西在老憨头上抖了三抖,翻译官和鬼子兵们放肆的笑声像锥子刺破老憨的耳鼓,他觉得血气不停往上涌,涌,涌……
  日你姐小日本!他在胸膛里吼。
  鬼子兵就地扎营,在村子里捉鸡逮狗闹腾一个通宵。第二天开拔,连夜央人埋完老娘的老憨死活要跟着队伍走。翻译官在老鬼子耳边叽哩哇啦,说,原来的马夫挨枪死了,就让此人给太君喂马吧。老鬼子“一目了然”眯起郎猪眼笑,心里说:呵呵,支那猪,一脸记吃不记打的奴才相。上兵伐谋,攻心为上,天皇陛下派皇军来征服的不是几具行尸走肉,而是要征服整个劣等民族的顽强斗志……
  逃到四郊的卧虎坡人远远望着鬼子进了山,有人看见老憨投了鬼子,回来对大伙讲,很多人都不信。跟梢的人赌咒发誓:没捆也没绑,脚跟脚随老日走的,说瞎话天打五雷轰!
  汉奸哪!家门不幸,家族不幸!甲长三叔和教私塾的阴阳仙儿面对面长吁短叹。
  没过半年日寇投降,打西山过来一个说大鼓书的。是夜,月朗星稀,说书人展开金嗓子,在村里说唱一个抗日英豪的悲壮故事——
  五月间,鬼子猛攻老河口,其中一支特战队凶悍无敌,敌酋坂田少佐,人称独眼饿狼,是日军一一五师团臭名昭著的王牌尖刀。日本特战队步步紧逼,第五战区守军节节败退,战役打得异常惨烈,死尸撂麦个子一样横七竖八。眼看牛头山马上就要失守,可是飞机场还有几架飞机没来得及转移出去!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敌军指挥部一阵骚乱……你道怎个?指挥官坂田少佐老早就憋足了一泡急尿,眼看胜利在望,这才想起出去放水。他刚把家伙掏出裤裆,箭步窜出一个黑大汉,掌心里一把小巧玲珑的劁猪刀寒光闪过,坂田尿尿的家伙便瞬间落地。污血喷涌而出,坂田几乎疼晕,独眼含怨望去,原来袭击他的,不是国军,也不是游击队,而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中国马夫!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帅旗一倒,兵自溃散,国军趁势反击,逼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飞机场保住了,可是那位劁猪英雄却被撤退的鬼子打成一团马蜂窝……
  呜呼哀哉,壮士无名!国军打扫战场,发现此人已经死去多时。他面朝山下跪地昂头,手捧敌酋那嘟噜赃物,豹眼圆睁,嘴角含笑,仿佛武当金顶的护法灵官……
  老憨哪!甲长三叔泪如泉涌。
  时光荏苒,一晃多年过去,卧虎坡有人还记得,牛头山上的乱葬坟里躺着一个村人,他的名字叫老憨。
  教私塾的阴阳仙儿临死交代当村长的儿子,将来续家谱,别忘了老憨那一支。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松声竹韵BB(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松声竹韵BB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5-25 17:38:39
  写的不错,点赞!飘紫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7-05-31 04:18:20
  写的有声有色,故事性画面感强,使人如临其境。赞!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7-05-31 04:19:01
  @梦外人彭昌奇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