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提干

楼主:张筱2016 时间:2017-05-12 19:40:29 点击:3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提干

  张筱

  一天,孙义回来时哼着小曲,看得出来是非常高兴的,他见妻子刘芳正在厨房做饭,便走到的她的身后,从背后来搂住了刘芳的腰。

  “去去去,”刘芳叫了一声,“没看到我正忙吗?要么搭把手,要么一边玩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嗳,告诉你一件事,我们局里要提拔一批中层干部,民主程序,群众推荐后上报,今天李局长特意留下我,说我有希望。”

  “真的吗?”刘芳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这件事我们可得认真对待,机关单位里面混,如果不有个一官半职的话,一辈子也混不出什么名堂来。”刘芳有点严肃地说。

  “按说,我在单位也算得上是业务上的尖子,前一段时间我写了一篇关于机构改革的文章还获了省里的一等奖。咱们的群众基础还是可以的,李局长也是一直比较欣赏我的。”

  “可别掉以轻心,机关里面关系复杂,玄机重重,虽然表面上说是走民主程序,实际上还是关系决定一切。到时候报谁不报谁,还是局长说了算,再说,现在许多人都盯着这次机会呢,涉及到个人切身利益的事情,每个人都是想方设法地去争的,说什么群众基础,每个人都是和自己最近。”

  “听你这么一说,看起来我还真得把这次机会当个事来办。”孙义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说到关系,我们倒还是有一些的,我有个同学在组织部工作,还有一个亲戚在人事局,看来我们必须得给他们打个招呼才行。”

  “当然了,”刘芳又提醒道,“还有最重要的是李局长的态度,这才是到关重要的,他今天真的是单独留下你对你说的吗?”

  “嗯。”孙义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他这样说是不是有特别的意思,”刘芳有点深思的样子,“官场上的门道多,比如是不是暗示咱们走走他的关系什么的?”

  “不会吧,前几天我们局刚刚开过反腐倡廉工作会议,在会上,李局长发言时说要坚决杜绝请客送礼,行贿受贿,贪污腐败行为呢。”

  “幼稚了吧,没听人们说吗?现在的领导干部,越是在大会上义正词严地反腐倡廉的,私下里越是收贿受贿最厉害的。你看现在的各单位的一把手,哪一个不房子好几处,存款几百万,穿衣尽名牌,家具全高档。不收贿受贿,单凭工资,哪一件能够办得到?”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真的要我去送礼,如果他们当面拒绝,岂不是太尴尬了吧,再说,送些什么东西好呢?“

  “拒绝倒是不用怕,大不了你知他知,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哪个领导会宣扬自己拒绝了别人的送礼了呢?送什么东西,倒是个大问题,要合领导的心意,让他不忍拒绝,还不能太过俗气。直接送钱,送卡,虽然实惠,但是贿赂的嫌疑太过明显。被拒绝的可能性也最大。再者,领导也不稀罕。送金银首饰,这种情况也不太合适。对了。李局长不是喜欢古董吗?不妨从这方面上下一点功夫。”

  “这方面可不是好玩的,次的拿不出手,好的动不动就几十上百万,我们就倾家荡产也买不起,再说古玩这一行当真假难辨,吃亏上当一次,就一辈子别想翻身。”

  “你父亲手里不是有一个宣德炉吗?我看送给李局长挺合适的。”

  “不行不行,那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我父亲的命根子,平时我看一看他都不愿意,我父亲绝不会同意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是你父亲的独子,那东西早晚都是会给你的,你就对你父亲说这关系到你的前途命运,再说了,这样的东西不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怎么能体现出它的价值?你当上领导之后,再想方设法弄一两件好东西,好好孝顺一下你父亲就是了。现在就当是借他的就是了。”

  “这件事得让我好好想想。”

  几天后,孙义回了一趟老家,回来时捧回一个古旧的盒子。

  “你父亲同意了?”刘芳问。

  孙义说:“他一开始死活不同意,我按你的说法,软磨硬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他流着眼泪答应了,唉,想不到,这传了多少代的东西最终要毁在我的手里。”

  “这东西放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你这次能提干成功,就算是你们孙家的列祖列宗给你积下的恩德吧。”

  “我还是在想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值得。”

  “怎么会不值得,别忘了,付出的总会有回报的,你看现在哪里不是官民两重天,生活的层次就是不一样,社会上不是流传着‘一等公民是公仆,子孙三代都幸福’的顺口溜吗?”

  …… …
  “李局长是怎么说的?”孙义刚从李局长家里回来,刘芳便迫不急待的问。

  “你说的不错,”孙义说,“李局长没有拒绝,收下了宣德炉,他还说我各方面的条件都符合,他会大力推荐我的。”

  “我就知道是这样,现在哪一个领导是不食腥的?”

  “李局长让我这段时间把各方面的关系理顺,看来我到我的同学和那个亲戚家里去一趟,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是啊,有些关节还得去打点打点,该花的钱就得花,大不了以后再补回来就是了。”

  “不过,我现在真有点后悔了,还不如顺其自然的好,我们这样投入了,到头来要是落了空……”

  “闭了你的乌鸦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不要再说那些没有用的了,不去争取,天上会掉下馅饼来吗?”

  过了几天,孙义下班回来,面有喜色。

  “今天李局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告诉我已经把我报上去了。”
  “真的吗?谢天谢地,这段时间总算没有白忙活。”

  “这才走了一半呢,下一步组织部门还要进行民意调查,这段时间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这段时间你把你单位的关系再理一理,一些比较关键的人物,适当 的感情交流还是要有的,不过也不要太明显,以免让人抓住把柄。”

  “我知道,不过这些天把我们这几年的积蓄花得差不多了。”

  “现在是六十四拜都拜了,也不差这一哆嗦了,大不了我先去借点钱,以后再慢慢还就是了。”

  “也只好这样了,不过又要劳驾你了。”

  “只要咱们有个好的将来,现在怎么做都是值得的,只要你以后不要忘恩负义,常记得我的好处就行。”

  又是一段忙忙碌碌的时光,孙义每天早出晚归,周旋于各色人物之中。

  这一天,孙义下班回来,面带忧色,有点坐立不安,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芳看出了孙义心神不宁的的样子,关心地问:“怎么了,出了什么意外了吗?”

  “有人写检举信,说我有问题。”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信在李局长那里,今天李局长私下里给我看了。”

  “知道是谁写的吗?”

  “匿名。”

  “都是写了些什么?严重吗?”

  “写了好多事,说我到下属单位调查时收受礼物,还有……”

  “什么?”

  “还说我有生活作风问题,说我和我们单位的叶子有不正当关系。”

  “我看这是无风不起浪,这样的事能凭空捏造吗?肯定是你们之间真的有事。”刘芳明显有点激动,“人家怎么不说你和别从或者是叶子和别人有关系呢?”

  “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事。”孙义有些气恼,“这是别人在造谣中伤。”

  “我可是听说叶子是你的初恋女友,你们现在是不是旧梦重温了。”

  "这事跟你说不清楚,”孙义说,“我们分手之后保持一般同事关系。”

  “那检举信上是怎么说的?”

  “说我们一起出差期间同居。”

  “你们一起出过差?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

  “这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怕你起疑心,就没有对你说,其实我们当时是好几个人一起去的,他们可以证明我和叶子之间是清白的。”

  “你心里没有鬼的话你怕我干什么?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勾当别人又能知道什么?”刘芳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婚姻中两个人之间应该是坦诚的。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瞒着我呢?那我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咱们……离婚!”

  “你……,真幼稚。”孙义有些气恼,随即又柔声地对刘芳说:“我在竞争中层之前有这样的传言吗?这还不是有人故意诋毁我,目的当然只有一个——就是不让我当选。”

  “……”刘芳有些语塞,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反正现在我对你有点不太放心了,如果你当选后有了外心怎么办?”

  “你还不了解我,我上哪里有外心啊?”孙义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李局长外面就有相好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有了权势,有点臭钱就变坏。”

  “你不要什么事都一棍子打死,你还不了解我吗?”

  “我就是因为太了解你了,才更不放心呢。”

  “咱现在不谈这些,言归正传,你说这检举信是谁写的,李局长告诉我这件事又是什么意思?”

  “你待人接物没心没肺的,干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拿谁都当知己,了解你的糗事的人那么多,谁都能写出这样的信来,现在关键是看李局长的态度,——我问你,李局长有什么亲戚之类的关系参加这次选拔吗?”

  “倒是有他妻子弟媳妇的娘家弟弟参加了,关系这么疏远,再说了,他去年才参加工作,能力和资历比我差远了。”

  “傻瓜,正因为这样,他们才用这样的手段排挤你……我看你这次的提干有点危险。”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有点道理,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依我说,咱们一方面再到李局长家里去探探他的口风,再让你的同学和亲戚从上边替你活动活动,自上而下给李局长施加点压力。”

  “事到如今,也只能豁出去了,还得继续投入,在中国想干点事怎么就么难呢?”

  “还是那句话,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

  又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孙义回来,面带得意之色。

  “今天宣布了提干的结果,我被提为副主任。”

  “噢,”刘芳自顾做她的家务,“那正主任是谁?”

  “就是李局长的那个亲戚,说什么民主程序,没有一点真事,我哪方面都比他强,看来也不过是走形式罢了。”

  “本来就是形式嘛,谁象你,人家给你个鸡毛你就当令箭,副主任就副主任吧,我们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李局长也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我想,我们还得再到李局长家里去一趟,毕竟他也是为我们出了力的,还有,我们也要到你的竞争对手家里去一趟,以后要在他的手下做事,千万要把关系调理好。”

  “说实在的,我真不想到他们的家里去,强装笑颜,还得说一些违心的话。”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5-13 21:52:49
  现在当官有风险,还是顺其自然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