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脑洞故事】吃了谁的苹果

楼主:林夕小丑 时间:2017-11-25 08:08:07 点击:1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本故事纯属虚构
  流浪者
  1625年,弗兰特出生在英国伦敦的贫民窟,没什么地方比这里更糟糕了。在贫困的挟持下,他成了一名扒手。后来,或许他良心发现了,他决定改过自新,做一个好人。弗兰特向上帝立了一个誓——不管以后遇到了什么状况,都不会再从别人那儿偷东西。
  结了婚的弗兰特,在一个小镇上安定了下来,自己开了一间商铺,经营起了一些小生意。然而上帝并没有因为他的几句誓言就忘掉了他曾经犯过的罪恶,厄运找上了他。他的妻子因难产而死,在那之后不久,店铺也遭到了歹徒地洗劫,弗兰特一无所有,他再次回到了流浪者的生活。
  1664年秋天,伦敦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很多店铺因此倒闭了,学校关了门,街道上随处可见枯瘦如柴的病人。为了逃避这场天灾,弗兰特离开了伦敦,去了北方。
  无以为生的他一路乞讨,对上帝的信仰支撑着他活下去,他坚信这一切是他通往天堂之前所必须经历的苦难,但这分信念在世人的种种嘲讽中变得越来越脆弱。
  行走在伍尔索普村乡间的路上,迎面走来了一位高雅的绅士,他衣服鲜丽,身材魁梧,金色的卷发垂至肩头。弗兰特看到这位绅士时立马低下了头,羞红了脸。但是他立刻又清醒地认识到了什么,堆起笑容看着那位走来的绅士,绅士的手中握着一枚苹果。
  弗兰特走上前,向绅士摊出了一只手,并没有说话。这个手势配上这样的衣服已足以说明自己的目的。绅士打量了一下他,然后默默地从他的身边绕开了。
  饥饿在诱惑着弗兰特原始的本能,漠视在刺激着他敏感的神经,愤怒侵占了他的大脑,理智投了降。他从路边捡起一根棍子,狠狠地抡了绅士一棍,那位绅士应声倒地,苹果滚到了一边。之后,弗兰特又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向他啐了几句。
  他走过去,捡起了苹果,环顾一下四周后,他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吃了起来。在苹果上他意外的发现了两个字母——“N.N”,像是用笔写上去的,这或许是一个有纪念意义的苹果,但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又继续吃了起来。

  爪痕
  码头上,一群搬运工人正慵懒地等待着即将来到的货船。今天,有一艘从美国开来的货船,船上有一批桶装的高级酒。
  一位身材健壮,相貌斯文的青年坐在他们中间,正抬头仰望着天空。一望无垠的天空里有几只鹰在自由的翱翔着,让他羡慕不已。
  “若不是因为那场意外,学校被迫关了门,我现在一定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青年思忖着。从航空大学被迫离开之后,他转去了电机大学,在这里,他毕了业。之后为了生计,他四处打工,现在是这个码头上的一名普通工人。
  “圆谷,船来了,我们要开工了!”朋友的声音让他从回忆中惊醒,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酒桶一个一个的从船上卸了下来,在最后一个酒桶旁边,圆谷发现了一团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他用手指触摸了一下,那团毛茸茸的东西立马有了反应,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只黑猫。
  警惕的目光从它的右眼睛里射出来,左眼皮塌陷着,很明显那个眼眶里是空的。背部、尾巴、以及四条腿都是黑色的,但是它的胸脯上有不少的白毛,而且构成了一幅诡异的图案。
  黑猫冲着圆谷“喵”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圆谷立刻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他大着胆子将那只猫抱了起来,那只猫居然没反抗,圆谷乐不可支,决定将它带回家,作为自己的宠物。
  “庄太郎”,这是圆谷给它取得名字。他时常会为它拍摄一些影集,用的是一款与朋友合买的摄影机,“摄影”是他的另一个爱好!
  没过多久,不知是幻觉,还是确实就是如此,他发现那只猫身上的黑色正在逐渐地变白,但是孤零零的眼珠表明着它还是“庄太郎”,依然是圆谷喜欢的那只黑猫。
  有一天,圆谷回家,隔着房门,他听到了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猫叫声充斥着房间。他立马冲了进去,呈现在眼前的一切让他瞠目结舌,屋子里一团糟,仿佛遭遇的盗贼的洗礼。他最珍爱的画册掉在了地上,他跑过去发现那本画册已经破碎不堪,上面有很多道抓痕。“庄太郎,怎么会……”他呼唤着,循着声音找到了那只猫。
  庄太郎正坐在墙角处,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仇人。圆谷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它做的。他伸手摸了它一下,一声厉吼之后,他的手背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爪痕,他一把掐住了庄太郎的脖子,那只猫在拼命的挣扎 ,凶狠的目光罩着圆谷。圆谷从来都没有像此刻一样讨厌这只畜生,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仿佛被恶魔附了体,在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庄太郎”掉到了地上,口中发出着像人哭泣般的声音,它在地上翻滚着,之后东摇西晃地离开了房间。
  圆谷呆呆地站在原地,当他缓过神来时,才发现“庄太郎”已经没了踪影。他手中依然握着那柄水果刀,刀尖上残留着淋淋的血迹。
  说来也奇怪,从那之后,圆谷就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为他日后成名埋下了伏笔。
  1954年,当《哥斯拉》这只人类史上最长寿的怪兽问世时,圆谷英二终于被人们冠以“大师”的称号。1966年,他接连拍摄了《奥特Q》和《奥特曼》,在日本掀起了“巨人英雄”的狂潮,确定了他“特摄之神”的地位!
  很多记者都曾问过圆谷英二一个问题,“你的奇思妙想是怎么来的?”他总是会笑着回答:“我能够看到外星人!”

  偶遇
  1667年初,春寒料峭的一个傍晚,圆谷英二一个人信步在小路上行走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上行人稀少。
  有个人静静地站在距离圆谷几步远的桥头上,凝神看着桥下的河水。借着朦胧的月光,圆谷发现,桥上的人穿着邋遢的衣服,光着脚,活脱脱的就像一个乞丐。
  他走到了那个怪异的人旁边,陌生人似乎有所察觉,转过头来,看了一下圆谷。当圆谷看到他的脸时,冷不丁倒退了几步。除了额头处那一小块,他整张脸都是红的,不仅是脸,整个身体都是红的,简直就是一个“红怪物”,但是那张脸不像是一张亚洲人的脸。圆谷在心里念叨着“他是谁?从哪儿来的?为什么会是这幅样子?”看到圆谷这幅表情,“红怪物”默默地转过了头,继续盯着水面。
  “你为什么站在这儿?”圆谷问道。
  红怪物看着圆谷,这时他那红色的脸上出现出了惊讶。“你为什不逃走呢?”红怪物说话了。
  圆谷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应该是一位外星人吧?很多人第一次看到外星人时都会吓一跳的,但我不一样,我看到过很多外星人,所以并不害怕!”
  “原来是这样”红怪物说道,“我不是什么外星人,我是一只鬼,我叫弗兰特。”
  “原来是鬼先生啊,失敬了!”圆谷摘下帽子,“鄙人圆谷英二。”
  弗兰特盯着圆谷英二的脸,委婉地说道:“圆谷先生,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
  圆谷眯着眼看着弗兰特。
  弗兰特用哽咽的声音问道:“你能让我到你那儿借住一晚吗?”
  “当然可以!” 圆谷爽快的答应了。
  弗兰特突然间跪了下来,双手掩面,然后向寒冷的夜空大喊了几声。在这冬寒未尽的时节,这几声歇斯里地吼让圆谷不由得紧了紧衣服。

  诅咒
  “没错,我当时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将那个苹果吃了。”在白炽灯光的照耀下,弗兰特开始了自述。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为什么要躲起来呢?四周又没人,我躲的究竟是谁?或许那一刻我就已经默认自己是一个贼了吧!就在我吃完苹果之后,风起云涌,雷声震震,我知道是神明窥探到了我的丑行,我跪下来祈求宽恕。我听到那沧桑深邃,如父般慈祥的声音,他审问着我,我默默地听着,诅咒开始了。”
  “我死了,成了一只鬼,无法去天堂也无法下地狱。开始变红的脚趾头提醒着我记住自己身上的诅咒——当红色覆盖我的全身时,我就彻底消失了。若是在此之前我能遇到一个人愿意收留我,我就能获得救赎,上帝会亲自为我打开天堂之门。背负着诅咒,我踏上了救赎之旅。”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错了。”弗兰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可是一只鬼啊,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我,只有少数人能够看到,但我还没来得及向他们打声招呼,他们就被我吓跑了。之后他们会想尽办法来驱逐我这个‘不祥之物’,人们讨厌鬼就像富人讨厌穷人一样。在那片大陆上我绝望了,我离开了那里,来到了东方。”
  “我首先到达的是东方一个繁荣的国家,说真的,没有哪个国家能比那儿更繁华了。在那儿,我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身上背负着诅咒。但好景不长,战争的烟火吞没了那片繁华,留下了遍地的尸体,那里成了死神的租界。我见证了一场场惨无人道的杀戮,倾听着一声声来自肺腑的哀鸣,直到十几年前,和平的种子才在那里发芽。这一系列罪恶的战争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那些死后的亡魂有的去了天堂,有的下了地狱,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而我始终是一只无家可归的鬼,我真羡慕他们啊!”他苦笑了一声:“有时候,我真的很后悔向上帝发过那个誓言”
  “之后,我辗转来到了这儿,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了解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也把这里当做我的终点站。”他停了下来,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看看这儿!这里是我最后的希望。我不久之前才来到这座城市,当时我就已经放弃了,我站在那座桥上等待着自己消失的那一刻,明天、后天、或者大后天我就会消失了,但是我遇到了你,可敬的上帝真的很爱开玩笑。”
  弗兰特咯咯的笑了起来,圆谷英二看着弗兰特的那张红色的脸,在灯光下它显得那样的狰狞,那份笑容又是那样的清澈,像是出生的婴儿第一次展露出的笑容。
  “圆谷先生,你知道我当时敲晕的那个人是谁吗?”弗兰特忍俊不禁,“你一定认识他,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埃塞克.牛顿,我敲晕的居然是那位伟人,我真是一个罪人,哈哈哈……”
  灯泡突然灭了,屋内变得一片漆黑,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弗兰特消失了,他此刻应该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第二个巨人
  弗兰特离开后,圆谷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办公桌前,他的创作灵感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此刻正是他创作的好机会。
  圆谷正在准备着自己的第二部《奥特曼》作品,他一直在为第二个巨人的形象而苦恼着,但此刻这个巨人的样子隐隐约约地出现在圆谷的脑中。和初代奥特曼一样魁梧的身躯,不同的是这个巨人的身体是纯红色的,初代奥特曼象征着希望的地方在胸前,而新巨人则是在额头处,他感觉到这个巨人在他的脑中跃跃欲试……
  该给这个巨人取一个名字,这是1967年,赛文(seven),七星奥特曼。圆谷对这个奥特曼满怀信心,他相信这个奥特曼会比初代奥特曼更具有影响力。但是现实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赛文奥特曼的剧情由于太偏向于成人化,导致它不受小学生的喜爱,虽然圆谷极力尝试去改变,但依然无法挽回《赛文奥特曼》惨淡的收视率。在病床上,圆谷英二写完了赛文的最后几集剧本。
  1970年1月24晚上,这是圆谷死亡之前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他躺在家里的床上回顾着自己的一生,悲喜交加。忽然间,他听到窗外有动静,有什么动物经过这里。“庄太郎”,他嗫嚅着嘴唇念叨着。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很可笑,那只猫被挖去了双眼,应该早就死去了,怎么会活到现在呢? 自己一生的际遇始于那个码头,那只猫给他带来了不平凡的一生。对于自己伤害了它,他一直感到很内疚。到了天堂,他希望可以再见到庄太郎,当然,还有那个鬼——弗兰特!
  ……
  ……
  “这上面真的有仙人吗?”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指着面前的这座塔问他的父亲。
  “有的!”
  “那仙人是长什么样子呢?”
  “我可没有见过”,他的父亲挠了挠头笑着回答,“等你将来长大了,爬上这座‘卡林塔’就知道了。”


  回到起点
  2031年10月5日,今天是乔布斯逝世的二十周年纪念日,加州州长决定在10月16日那一天向这个世界上对电子产品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发放一批苹果。这些苹果将会由3D打印机制造出来,并且会印上所属者的名字。
  10月17日,坐在从加州飞往东京的飞机上,他心情跌荡起伏:母亲应该已经在机场那儿等着我了吧?她是否能一眼认出我来呢?
  从飞机上下来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向自己跑过来的母亲,她激动地一把将他抱住,不顾周围奇怪目光,放声地痛苦着,时间让记忆变得更加珍贵。
  坐在公交车上,他向母亲陈述着这几年在国外的生活,母亲的情绪也有了一些缓解。他离开家里已经有七年了,当初母亲送他离开时,他曾经说过,节假日会回家来看一看,结果七年间一次也没有回来过。这些年他为了自己的目标在国外努力地奋斗着,现在他终于能自信地回来了。
  在路过月台小学时,他童年的回忆又被唤醒了,他感到胸口有一些压抑,他的双手在颤抖,这是对即将到来的事感到激动。
  回到家,久违的感觉。他来到自己的房间,房间的布置和以前一样,家具一尘不染,即便自己不在,母亲也会经常来照顾这里。他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打开了公事包,取出了很多的文凭、证书,这都是他这些年在国外的经历。最后,他从公事包的夹层里拿出了一枚苹果,上面印着“N.N”,这是他在国外时用的名字,“Nobita Nobi”。这枚苹果象征着他的身份与能力,他亲吻了一下苹果,然后将它放进了抽屉里。
  拉开壁橱,他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那只机器猫依然像以前一样躺在里面。十几年前,由于一场事故,机器猫为了救他而不得不进入长眠的状态,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弱小,他发誓将来有一天一定会用自己的力量去救它。以前,是它保护他,现在轮到他了。
  他进入自己工作时状态,忙碌着,马上就能让它从长眠中醒来了。
  他仔细的盯着面前的机器猫,喉咙发干,视线越来越模糊了。它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一把将它抱住,泪流满面。那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大雄,这一天我已经等得很久了。”此刻一切仿佛都回到了从前。
  ……
  ……
  那位高雅绅士从地上爬了起来,今天对于他来说真的是非常的不幸,这已经是他的脑袋第二次被敲了。
  编者语:这是我很久以前写的一个小故事,是别人的故事的后续,那人写的故事详情记不清了,大致内容是“…………,葫芦娃隐居山林成了七个小矮人,然后遇到了白雪公主,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晕倒在了森林,乔布斯经过了森林,捡到了那枚苹果,才有了我们现在用的iphone……”。
  我当时一时兴起就往后续了一段,最近偶然把它翻出来,但是我觉得故事有些太短了,就找了一些资料把它拼凑起来。人物设计的很少,所以剧情有些单调,而且故事写得太长,我的常识知识也有些捉襟见肘了。
  有个地方我想在这里稍微纠正一下:“赛文奥特曼”的名字并不是根据年份起的,而且它的收视率比《奥特曼》低,但并没有到惨淡的地步。
  如果你喜欢我的这篇胡说八道,请多多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