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兄弟张雪顺

楼主:一人走更富有诗意 时间:2019-01-08 11:13:13 点击: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兄弟张雪顺

  一:
  那年腊八,天寒地冻,灶房水缸里的水都结了冰。父亲蹲在门口,焦急得抽着老旱烟,一嗒又一嗒,吐出的烟雾和脑袋上大毡帽下冒出的热气早已分不清。
  稳婆是一大清早就来的,来时穿了一件暗梅红色的大袄,提着一个装酒的小包,小包里装着她得以吃饭的利器。
  二:
  屋里传来稳婆焦急的喊声,“金贵,金贵,不好了,孩子是脚先出来的。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你快选一个吧!”
  父亲没了动静,蹲在门口好一会,像是一个演奏家正在激情演奏时,琴断了弦。父亲突然红了眼,猛然站了起来,烟斗也掉到了地上,烟斗里燃着的烟草也像父亲的眼睛那般红,四散而去。“是男娃吗?是男娃吧?”父亲颤抖着嘴唇。
  三:
  母亲的葬礼很简单,只来了六个姑姑和姑父,父亲是老七。他们在房后的那片冬麦田里挖了个坑,母亲便随着一个小土堆的出现就此消失了。
  四:
  父亲很忙,忙着让弟弟如何生存下去,该吃些什么,该穿些什么,乃至于弟弟一直都没有个名字。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父亲也似注意到了这点,他拿了家中仅剩的两斤白面便去找村里的教书先生。回来时,脸上挂满了笑意,“雪顺雪顺,瑞雪兆丰年哩!”
  五:
  雪顺五岁那年,依旧不会说话,整天只会流着口水咿呀咿呀。村里人说是母亲死的怨气让雪顺变成了个傻子。父亲听到时便会愤怒到发了狂。
  雪顺七岁那年天大旱,人们都没有吃的。这时天花也爆发了,雪顺出门去玩,便再也没有回来。
  六: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恨雪顺、恨稳婆、恨父亲、恨六个姑姑和六个姑父。
  如今,我靠在丈夫怀里,“我想给你生个男娃。”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