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谁来管我——宜丰人长篇小说连载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0:17 点击:198 回复:2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谁来管我?(长篇纪实小说)
  

作者:宜丰人2012
  



  


  最近一段时间,牛栏铺市的人们都在谈论着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事情,那就是在这座古老而又美丽的城市里,竟然出现了一个清一色由女中学生组成的小流氓集团。她们专门到公园或者江边的堤岸上去,对那些在那里谈情说爱的人们进行骚扰。特别是看见这些谈恋爱的人如果是中年人,那她们就会对当事人先是进行骚扰,如果当事人还击的话,她们就会大打出手。别看她们只是几个看过去很弱小的女孩子,但她们一但出了手,几乎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她们的进攻的。
  她们作案的方式很奇怪。几个人打扮得非常时尚得体地在公园里或其它比较偏僻的地方转悠,让人看过去就像是一般的游人。可是,一旦看见有年纪较大的中年男女或者女方很年轻,而男方却颇不小的情侣,她们就过去,几乎是挨着人家坐下来。坐下来之后,其中一个就开始做一些小动作或者说一些不对劲的话来引起情侣的不满。这时,你就是不说话,只要用眼看了她们一眼,那也就意味着麻烦已经开始上身了。
  “看什么看,没看过是么?”她们中的一个说道。“我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有这份浪漫!不用说,八成是野鸳鸯,是瞒着家人出来鬼混的!”
  你别看这些都是乳臭未干的女娃儿,她们还真是能看出点问题来。经她们这样说了,还真有不少的男女立马就露出了马脚,羞红着脸要离开。于是,几个红粉流氓就一古脑儿地上去,将他们围住,在他们的脸上不停地搧巴掌。一边打,她们还一边大声地骂道:“打死你们这样的骚货!打死你们这样的骚货!像你们这样的年纪,家里有老婆有老公有儿女,你们不去想想怎么样来肩负起为人父母为人妻为人夫的责任,却躲到这里来偷鸡摸狗,真正是天下第一大王八蛋!打!打!打死这样的男女王八蛋!”
  由于这些谈情说爱的男女一般都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落座,所以在这些女流氓作案时,一般不容易让人看见;即使看见了,她们也不怕,她们会很巧妙地将事情掩盖过去。
  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她们打人也就是对着被害人的嘴巴大打出手。所有被打的人其嘴巴和脸都被打成了猪头一样!如果她们发现被纠缠的对象不像是胡搞的,那她们就会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快速离开。这些被打的,一般都不会去报案,因为他们本就心里窝了鬼。这样就使得这几个女孩子竟连连得手。后来还是一对正儿八经的老夫少妻在公园里被打后去报了案,这事才让外界知道的。就这么几个女孩子,最近竟把个牛栏铺市闹了个天翻地覆,真的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那些个正儿八经谈恋爱的男女都到了不敢到公园或者江堤上去逗留游玩的程度。
  关于这件事情,《牛栏铺晚报》连续进行了报道。于是,牛栏铺市警方决定出手侦破这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案。
  这一天的夜晚,牛栏铺市湖滨公园里,游人们悠然自得地在公园里散步。微风吹来,那高大的樟树和东一丛西一丛的紫竹发出一阵阵哗哗啦啦的声响,给这原本就很优美的景致更增加了几分韵味;五颜六色的灯光从树影和竹影里投下来,在地上布着一团团斑斑点点的光影,就像梦境一般。
  在一处比较偏僻的竹丛后面,一对男女相依着坐在石凳上。看过去,这一对男女的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他们很亲热地坐在一起,好像在说着什么。
  这时,远远地来了几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小姑娘,她们朝这对男女这边走来。
  那个女的见了,轻轻地将头靠在男的肩上,一边对男的说道:“来了,快点握住我的手。”
  于是那男的就真的把女的手握住,另一只手还轻轻地揽住了女人的腰。
  那几个女孩很快就来到了跟前,只是瞧了一下,立刻就分别在这对男女的周围坐下,并且不住地往那对男女身上蹭。
  那石凳原本就很小,经了这样几个混混女一挤,那一对男女就几乎没法坐了。
  (未完待续)
  编辑:乐安君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1:05
  本小说不管是出版还是拍影视剧,开价一百万,一次性卖断版权,只保留著作权。
  现如今不少的人在对警察吐槽,但我以为,警察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警察是万万不能的!
  本小说写的就是警察与人民的故事,其涉猎的是一个从未有人写过的圈子:妙龄少女犯罪。六个正值妙龄的少女,组成一个名叫“红粉兵团”的小分队,在南方的牛栏铺市胡作非为,专门在公园或者江边对那些谈情说爱的人下手……造成市民的无限恐慌!
  市公安局美女副局长边红玉率队对此案进行调查并顺利抓获“红粉兵团”的全部成员,没想到,这些原本应该是人生最美好的年龄的妙龄女,其身后都有一个令人扼腕并愤概的家庭!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边红玉也面临着家庭破裂的危险……
  本小说还有更妙的是,老戏骨与小鲜肉都可以在这部小说的故事里一展身姿与演技!
  不喜勿喷!谢谢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1:50
  正文二

  “你们干嘛呢?”那个男的说道。“怎么这么不懂礼貌?”
  “哈,我们不懂礼貌?你就懂礼貌?”这几个女的当中一个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可能又是一对野鸳鸯在这里偷情吧?!”
  “是又怎么样?”男的站起来说道。
  说话的那女孩子冷笑一声:“哼,是就吃巴掌!姐妹们,上!”
  这女孩一声招呼,另外几个女孩就一窝蜂地抢过去动起手来。可是,就在她们动手之际,那男的手一抬,就见一团亮闪闪的光,咔的一声,原先说话的那个女孩的手就被一幅手铐铐住了。一直坐着没有动的那个女的也眼明手快地铐住了另一个。其他的见了这个样子,惊叫了一声后想跑。可是,这时从四周过来了好几个人,他们毫不费力地将这些想跑的女孩子一个个地逮住了。
  原来,那一对男女是警察们假扮的,而那些人则都是公安便衣。
  她们被押到停在公园门口的一辆警车上。

  这个犯罪集团一共是六个女孩,有一个因为生病没有到场,现场五个女孩,一个个低着头坐在审讯室里等着接受审讯。
  “把你们的名字说一遍。”那个抓她们的女人此刻穿上了公安制服,显得比刚才在公园里装情侣时更加英俊客人。她便是牛栏铺市公安局副局长边红玉。她的神情虽然很严肃,但语气却很轻松温和,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和儿女们唠家常。她面目姣好,一点都没有公安的那种令人心胆俱寒的刹气;那一双弯弯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光彩有着几许关爱与怜惜。
  在她的周围有几个男女警察在那里候着。
  女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有人说话。
  “听见没?把你们的名字报一下!”站在一旁的一个男公安说道。
  女孩们并不在乎,依旧闭着嘴不搭理。
  男警察还要说话,边红玉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叫温柔,牛栏铺市一中的,对吗?”
  那个叫温柔的女孩看着边红玉,片刻有些迟疑地点点头。这是一个长相清秀个子高挑的女孩子,她的一双眼睛特别好看,圆溜溜的眼形,于眉角处往上翘着,两颗眸子非常的亮。
  “多大?”边红玉用一种很是温和的微笑看着温柔。
  “十五。”温柔轻轻地说道。
  “个子真高,人也长得很靓……你呢?”边红玉对着另一个女孩说道。
  “我叫刘艳丽……”
  有了一个开口说话,于是其他的也就开始说话了。
  “今年多大?”
  “十六岁……”
  这是一个长得有点像运动员的女孩子,个子不是很高,但很墩实。
  “身体很棒。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很喜欢运动的女孩对吗?”边红玉笑着说道。
  “是。我在练武术。”
  “哦?那敢情好。能不能告诉我,你练什么武术?”边红玉很感兴趣地问道。
  “散打,擒拿。”
  “很好。嗯……能不能做几个动作给我们看看?”
  刘艳丽有些犹豫。
  边红玉微笑着鼓励她。
  刘艳丽就真的在办公室里来了几下散打动作。
  “不错,是有几下。搞不好,将来还有可能把你招进到我们公安的队伍里来!”边红玉赞许地看着刘艳丽。然后又把目光移向另一个女孩:“你呢?”
  这时,一个女警察进来,在边红玉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些话。边红玉一边听一边点头,但眉毛是紧皱着。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2:47
  正文三

  女警察说完,边红玉对刘艳丽说道:“刘艳丽,你父亲生病了是吗?”
  刘艳丽点点头,说道:“是。我每天都要去给他做饭的……”
  刘艳丽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于是脸上满是担心与忧虑。
  “那你回去吧。”边红玉轻轻一笑说道:“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去吧,回去给你父亲做完饭然后再回来。”
  一个女警察就领着刘艳丽出去了。
  边红玉重新将目光落在刚才要问的那个女孩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这是一个个子不高并且显得有些瘦缩的女孩,但她眉心里的那颗黑痣以及她一副忧愁的样子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不太敢说话,“我”了一句后就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在场的人,好像有些犹豫地看着边局长。边局长给她一个很轻微的笑容,意思是对她的鼓励。于是她又轻如蚊吟地说道:“我叫黄小惠。”
  边局长听了后又轻轻地笑了一下,然后对另一个说道:“你呢?”
  那个姑娘低着头一言不发。
  “问你话哩!”一旁的干警说道。
  那姑娘还是不说话,但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你怎么啦?”边红玉问道。
  就听一声很响的声音,接着就有一股很臭的味道弥漫开来。
  “我肚子疼!”姑娘歪着身子痛苦地呻吟着。
  “赶紧去厕所……”一个女警员将这个姑娘领了出去。
  边红玉一直看着这个姑娘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又去将办公室的窗户打开透透风。
  “你呢?”边红玉重新坐倒办公桌前,将目光转向最后一个小姑娘。
  这是一个长得很壮实,脸盘子很白的姑娘。一双不太大但很亮的眼睛里含着一种蔑视一切的光芒。她只是很不经意地看了一下边局长,然后就将眼睛投向了另外的地方。
  “问你话哩!”站在一旁的女公安说道。边局长对女公安使了一下眼色。
  这姑娘并不在乎地将头扭过去看着窗子外面。
  “我说,小姑娘,瞧你的模样好像还蛮有一点刚烈样的,并且你都敢做那么多的事,难道连你是什么名字都不敢说么?”边局长突然说道。一边说一边用一种带着些嘲讽的面容看着这个小姑娘。“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姓肖红琳……”
  边局长的话与脸色对她产生了很明显的影响。她转过头来看了一下边局长,然后展颜一笑说道:“没错,我是叫肖红琳,江南石油化工总厂厂长肖向东就是我的老爸!哼……”
  她的回答令在场之人都有几分惊奇。事实上,边红玉与肖向东夫妇是熟识的。
  肖红琳拿眼睛看着边局长,嘴角浮起一个带着点嘲弄的微笑。“怎么,不相信?那你们可以打电话去问。我家的电话是8776828。”
  边局长见她这样也不生气,只是点点头笑着说道:“好,果然很有个性。好,愿意跟我谈谈吗?”
  “谈什么?”肖红琳依旧是一副执拗的样子。
  “随意谈,你想谈什么我就陪你谈什么可以吗?”边局长一脸温和地说道。那样子看过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公安局长,而像是一个慈祥的妈妈在跟女儿说话。
  肖红琳没有说话,但她的目光里流露出同意的神色。
  边局长示意干警将其他的人带走。
  审讯室里,就剩下了肖红琳一个人。她苍白的脸一直埋在双手里。由于她的激烈反抗,公安不得不把她的双手铐起来,并且把她固定在审讯椅子里坐着。这也是她们几个女孩子里唯一一个享受这种待遇的。
  “肖红琳,你先回答我一句话,你有一个好好的家,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边局长很温和地说道。“你也许明白,你们所做的事,如果经过调查属实的话,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知道么?”
  肖红琳眼睛看着外面,对边局长的话好像充耳不闻。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3:13
  正文四

  “在我的印象中,你这是第三次到我们这里来吧?”
  边红玉清楚地记得,这个小姑娘第一次进来,是因为与他人一起偷石化总厂的油料卖钱。
  “是又怎么样?”肖红琳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怎么样。我只想问问你,江南石油化工总厂是我们牛栏铺市的明星企业,而你的父母都是受人尊敬的企业领导,你总该为他们想想吧。”边局长又说道。
  边局长的话还没落下,肖红琳猛地抬头,亮亮的眼睛里喷出一股火一样的光,语调凶狠地说:“别提他们!就因为他们我才会做坏事。只要这一次还能出去,哼哼,出去以后我还会去继续乱来,我要让他们没有脸见人!”
  “那是为什么?”边红玉有些惊讶地看着肖红琳。
  “问他们自己去。”肖红琳狂躁不安地在椅子上蹦着,把个木头椅子弄的呀呀直响。
  这样看来,审讯是很难进行下去了。还好,刚才没有把她的手铐松开。当时出于一种安抚心理,边红玉本来想去掉她的手铐的,那样的话她们的谈话就可能会显得轻松而又有人情味。现在看来,没松开是对的。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边红玉伸手按了一下桌上的按扭。随着铃声响,刚才退出去的几个公安又一下子进来了。其中两个女公安快速地来到肖红琳面前,将还在晃动不已的肖红琳稳住。
  “为什么会这样呢?看来,这里面还有更深的问题……”边红玉心里想着。
  边局长看着肖红琳,半天才说道:“这样吧,你先下去好好想一下,想好之后再说也可以。”
  然后她就示意干警将她带下去。于是两位女公安人员过来,松开铐子,然后重新铐好准备将她带离审讯室。
  在带离审讯室的时候,肖红琳突然回头对边局长说:“不用那么费事,我这就对你们说吧。这事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我是她们的头。你们要算账就找我一个人就是,要杀要剐随便的!”
  肖红琳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
  边局长见了展颜一笑说道:“好呀,那就坐下来听你说吧。”
  肖红琳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不停地在发生着变化,一下子是愤慨,一下子是平静,一下子又是激动。
  “不急,先喝口水。”
  “我不想让其他的人在场!”肖红琳说道,她一边说一边看了一下那些站在一旁的警察。
  边红玉轻笑了一下,挥挥手,于是,那些警察就出去了。
  这时,一个女警进来,轻轻地对边红玉说道:“刘艳丽回来了。”
  “她爸的病情怎么样?”边红玉说道。
  “还好,就是没有人给做饭,给饿的。”女警说道:“刘艳丽不错,我们一去,她立马就动手给她父亲做饭,不到三十分钟饭就做好了。”
  “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边红玉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肖红琳的。
  “我尝了一下,她做的菜味道还不错的。”
  “好!很好。先带她们到会议室里休息一下。”
  女警察答应着出去了。
  “可以把我的手铐去掉吗?”等女警出去后,肖红琳说道:“我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
  边红玉注视着肖红琳有好一会,然后站起身来将她手上的铐子松开了。
  肖红琳双手交握在一起活动着,然后端起水来喝着。
  边红玉一直就那样看着她,并且也在警惕着,如果肖红琳要动作的话,她应该是能对付得了的!
  “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可以吗?”肖红琳说道。
  “可以。”
  “您有孩子吗?”
  “有,和你一样,是个女孩。”
  “您爱您的女儿吗?”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3 18:17:10
  @ 蓝瞳孩子@憨憨w @三叶草F1 @乐安君 @千颗珠 @风荷举2025 @半觚浊酒

  各位领导,你们好!秀才很久没有来了,这要是在写作,加上还要去干关乎饭碗的事情,所以久别。现新的长篇写就了,感觉还可以,小说家园是我曾经眷恋的地方,所以就发过来,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 千颗珠

    举报  2017-07-05 05:48:03  评论

    @宜丰人2012 秀才一声呼唤,俺抖搂精神跑来支持佳作!
  • 宜丰人2012

    举报  2017-07-05 07:36:00  评论

    @千颗珠 谢谢千颗珠老师的大力支持!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7-03 19:54:32
  @宜丰人2012 秀才大哥久违了!拜读佳作,一定很吸引人的眼球。待续!
  • 葡萄牙月桂

    举报  2017-07-04 17:42:53  评论

    乐大姐棒棒哒,编辑回复辛苦了。为小说家园还有一位您这样的酋长庆幸!点儿赞!
  • 千颗珠

    举报  2017-07-05 05:51:29  评论

    @乐安君 问好辛苦的大姐!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7-07-04 17:48:36
  小说家园不只是秀才哥的眷恋地方,相信也是很多网友眷恋的地方!可是看看现在,冷清萧条让人心寒!
  • 宜丰人2012

    举报  2017-07-04 20:32:40  评论

    @葡萄牙月桂 很怀念那个时候的情景!
  • 千颗珠

    举报  2017-07-05 05:51:03  评论

    @葡萄牙月桂 谁不是啊,曾经的家园是何等的热闹,令人振奋,多么希望还会有那么一天啊!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4 20:33:32
  正文五

  “爱啊!当然,肯定是爱的……怎么啦?你问这个问题是……”边红玉显得有些诧异地看着肖红琳。
  “你会骂她或者你会抱她或者你会宠她吗?你会同她在一个床上睡觉吗,你会帮她洗澡洗衣服吗,总之,你会喜欢她并且关注她吗?”肖红琳说出了一连串的问话,而且由于说话时透着一种激动,以至于她的整个脸部都是红通通的,像喝了酒一样。
  边红玉很惊讶地看着肖红琳。为什么会问这么一连串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对于一个正常家庭出来孩子根本就不是问题。嗯,看来,眼前这个女孩子心里一定藏着一个不小的问题。
  “当然会的,包括爱她疼她,当然也会骂她甚至打她……”边红玉笑笑说道:“我是我女儿的母亲,当然会满足她所提及的属于正当的要求的。怎么,你干吗要问这样的问题?”
  肖红琳看着边红玉,目光里先是一种很柔和的光,慢慢地这种柔和的光一下子就变得愤怒异常!
  “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关爱!”肖红琳声音不高但很有力地说道。
  “为什么?”
  “你去问他们!”
  “你说的他们是谁?”
  “你去问肖向东,你去问柳荫!”肖红琳一边说一边在房间里愤慨地转着。
  一直站在门外的警察从格栅门里朝里望着,用目光请示边局长要不要进来帮忙。边红玉几乎不易察觉地摇摇头。
  “我从来都没有尝过这样的关爱。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一条从别处捡来的狗,没有人会想到我,甚至没有人会理我!”肖红琳以非常快的语速说道:“我就像是一团空气或者一团风,来去都没有人理我。就是迎面碰上,他们都会躲着我!哼,我恨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肖红琳很夸张地挥着手,过了一会,就又坐到椅子上,双手交枕着,伏在桌子上痛哭。
  看着肖红琳突然变得狂燥不已的样子,边红玉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的心里肯定藏着一些令人惊讶的东西。边红玉伸过手去在肖红琳的肩头轻轻的抚摸着,一边柔声说道:“看得出,你的心里深藏着一种委屈与伤害,而且可以肯定,这种委屈与伤害像刀一样地划着你的心对吧?嗯……不要不好意思,就把我当成是你的亲人或者你的好朋友,想哭就哭吧,痛痛快快地哭吧!”
  来自于边红玉的关心与怜爱令肖红琳浑身一颤。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承受除了外婆以外的关照与爱抚,她突然一扭身紧紧地抱住边红玉,浑身颤抖着哭出声来……
  门外的警察见了赶紧冲进来。边红玉用目光制止了警察接下来的行为。不光是如此,边红玉还伸手将肖红琳搂住,像是一个母亲搂着女儿一样的搂着,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慢慢地,边红玉将肖红琳整个的抱在怀里,并且把自己的脸贴过去,与肖红琳的脸贴在一起。
  肖红琳一直呜呜的哭着,抱着边红玉的手一下子很紧一下子很松。
  良久,在边红玉温和的抚慰下,肖红琳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
  “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与你的父母之间存在着比较大的隔阂或者叫矛盾!”边红玉说道:“是这样吗?”
  肖红琳点点头。
  “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回了江苏老家交给外婆带。”肖红琳终于轻轻地述说着自己的心中的悲苦经历……

  一辆豪华大巴车快速地行进在公路上。
  车里坐着红粉兵团的成员——被边红玉抓起来的这些女孩子。看过去,她们一个个精神不错,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在关押的犯罪嫌疑人,而是到远处去旅行的学生。
  边红玉与几个公安干警也坐在车上。这就是边红玉想出来的对这些姑娘们的审讯方式,她决定将这些姑娘们领到一个靠近大青湖边的灵姑山去,以旅游的方式来交流,通过交流来了解她们。公安对于犯罪嫌疑人采取这样的方式进行审讯,这在牛栏铺市应该说还是第一次。
  不过,边红玉并没有跟姑娘们说明她的意图,所以当姑娘们被干警带上这辆豪华大巴时,大家都感到有些突然与不解;更让姑娘们感到奇怪的是,这几天一直戴在手腕上的手铐也被干警们下掉了!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4 20:33:57
  正文六

  “咱们……这是……他们要干吗?不会是送进去吧?”胆小而又少言寡语的黄小惠显得有些恐惧地问同伴。
  “怕什么你?真是,无非是坐牢!”肖红琳一甩头发说道。
  大家都没有说话。其实,黄小惠的话边红玉听到了,但她没有做解释,只是对着黄小惠笑了一笑。
  这里需要交代一下的是,刘艳丽的父亲刘缪因为卧病在床,需要有人照顾,但作为一个正在接受审讯的犯罪嫌疑人肯定是不可以随意回家的,所以,边红玉就请了一个诚实可靠的民工到他家里专门给刘缪做饭并照顾他的起居。原先一直沉着脸不言不语的刘艳丽也渐渐地有了笑容。
  经过审讯,这些女孩子的身世与案情基本上都搞清楚了。从严格意义上说,整个案情并不复杂,而且从案情的严重性来说,也没有到要进行审判的程度,经过一番教育之后还是要让她们回到社会中去的。问题就在于,这些受到过伤害的孩子们,她们回到社会后将会是个什么样?再说,透过案情本身去进一步的探询,这些女孩的身上隐含着一种另外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正是当今大家都在关心的问题,那就是,她们为什么会这样?
  边红玉在与她们的接触中发现,这些孩子年纪不大但所受到的伤害却是令人惊讶的!她们有一个几乎是共同的遭遇,那就是孤独。这种孤独的情感长期以来给她们的人生观以及思想世界观都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
  此外,从审讯的角度来看,这些女孩子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说出来,尤其是深藏在她们心里的东西没有说出来。作为一个有着作家身份的公安局副局长,边红玉敏感地意识到,单单地把她们的案情弄清楚远远不够,还需要对她们作进一步的探询,尤其是心灵上的,所以,经过与公安局局长陈再敏商量,决定把这些女孩子带到牛栏铺市的最佳风景区灵姑山去。
  随着大巴车的前行,姑娘们惶恐的心慢慢地开始安稳平静下来。不过,总体上说来还是很安静,基本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沿途的美景深深地打动着这些从来没有认真到外面去旅游过的女孩,她们一个个深情地望着外面不断后移的山水,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赞叹。
  边红玉就坐在刘艳丽的身旁。这个姑娘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话,很显然,她的心里还是装着父亲的病情放不下。
  “不用担心,派去的民工会很好的照顾你爸爸的。”边红玉说道:“到了灵姑山,我想请你当厨师炒几个菜给我们尝尝可以吗?”
  刘艳丽的眼睛一亮,说道:“我……恐怕不行哩!我炒的菜,哈哈,我只会炒素菜……应该说,我炒的素菜味道还行,就怕你们吃不惯的。”
  “很不错!”那个陪她去她家的女警察笑着说道:“那个用青菜梗配红辣椒炒的肉片味道好极了!不客气的说,小刘炒的菜一点都不比我们食堂的大厨炒的差!”
  “那就好。有信心吗?”边红玉笑着问道。
  “我试试吧。”刘艳丽低着头说道。
  “没事,我来帮你!”肖红琳大声说道:“我在江苏老家,从很小就会做饭。我做的苏北菜可是地道!像冬菇烧鸡,砂锅狮子头……”
  “好!”边红玉听肖红琳自告奋勇地提出来要与刘艳丽一道做菜,心里颇觉欣慰。说心里话,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状态!
  “来,咱们唱个歌吧……”边红玉提议道。
  姑娘们不说话,看着边红玉,一个个的眼睛里都闪着一种热烈的光彩!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起!”边红玉起了一个头。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也许是心里还存着一种顾虑吧,姑娘们的歌声并不是那么响亮与有力。
  “姑娘们,你们应该放开心思来唱!啊,唱歌跟咱们学习与干活一样,也要拿出一点精神来的!来来,咱们再来一遍……团结就是力量!”边红玉鼓动道。
  “团结就是力量……”
  (未完待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4 20:34:18
  正文七

  欢快有力的歌声在大巴里响起,飘荡在山谷里……

  灵姑山之行非常成功。经过几天的游玩,在边红玉和她的那一帮子战友的细心开导下,姑娘们原本紧绷的心理彻底地放开了,于是,一个个都在看似无意实是有意的交谈中说出了心中的苦楚与担心。
  下山之后,边红玉就要求干警们将材料整理出来,然后全部交给她。不久,牛栏铺市公安局会同市法院与检察院对这六个红粉兵团的姑娘们按照所犯罪行的轻重进行了研判,除刘艳丽免受劳教之外,其他的都被送往劳教三个月。刘艳丽之所以可以免受劳教,是因为她的父亲一直在生病,需要有人照顾,所以,边红玉建议让她在免于劳教的。不过,每个星期都要到劳教所去接受一次有关法律知识的教育。
  送去劳教的当天,边红玉专程去送行。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边红玉对这些姑娘产生了一种很特别的感情。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竟然与被抓起来的犯罪嫌疑人建立了一种非常融洽而又温暖的友谊,这确实有些令人不可思议,但这又是真实地发生与存在的!
  把她们送到了劳教所,边红玉与姑娘分别,大家都泪流满面不舍离去。特别是那个肖红琳,紧紧地抱住边红玉哭得很伤心。征得肖红琳父母的同意,边红玉认肖红琳为干女儿,当然这是私下进行的。有了这一份不同于别人的情感,边红玉与肖红琳两个人的心里都涌动着一种特别的情潮!
  “好好在这里呆着,三个月以后我来接你好吗?”边红玉轻轻地对肖红琳说道。
  “妈,您放心,我会的。”肖红琳紧抱着边红玉不放。
  其实,她的亲生父母就在一旁。通过这件事情,她与亲生父母的感情当然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从她的心理上,她觉得边红玉更亲近更有信赖感!
  边红玉与每一个姑娘都深情拥抱,都赠以最深情的嘱咐。
  此刻,边红玉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办公桌上垒得高高的材料,边红玉的心里卷过一阵难以言说的情感。她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难过,也许两种感觉都有。高兴的是,一直困扰着牛栏铺市的所谓“红粉兵团”终于被搞定了,并且赢得了市里的称道。难过的是,虽然这些孩子们的问题解决了,但保不定后面还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正如一位资深的少管所所长说的,抓他们很容易,送进去劳教也不难,难的是他们回去之后,还会不会回到老路,并且谁来管他们?
  “你们,谁来管我?”
  边红玉的耳畔一下子就响起了肖红琳在审讯时质问她的父母亲的话语。
  是啊,谁来管我?边红玉下意识地用笔再本子上写下了“谁来管我”几个字。
  是的,这是最难的!并且,从现有的状况来看,社会上还会不断地有类似的情况或者案子重现。这样的问题如果不能引起社会的注意,那就有可能给整个社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
  边红玉随手取过一本材料来翻着。

  标题是:没有亲情造成的
  显然这里记录的事件是肖红琳的。这个姑娘的性格是非常刚烈的。上灵姑山前,边红玉有些担心她会出状况,没想到这个姑娘的转变竟是那么的大!感觉起来,她就像是一个刚刚才离开父母一样的小女孩,时刻地粘着边红玉,甚至有一个晚上,肖红琳竟然跟她说,想跟她在一起睡!当时边红玉没有马上答应,注视了她好一会,然后才问她:“为什么要这样?”
  “我……我……”肖红琳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不知道。我……我就是想体会一下跟妈妈在一起睡觉的感觉……”
  “行,今晚上妈妈带你睡……”
  这个晚上,肖红琳一直轻轻地抽泣着紧挨着边红玉躺着。边红玉将肖红琳搂在怀里,一只手轻轻地在她的手臂上摸着……说心里话,当时边红玉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种特别想女儿莎莎的感觉!她甚至想立刻起来,然后就开车下山回家去看望女儿……
  天很快就亮了。边红玉看了一下,这个干女儿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依偎在她的怀里,甜甜地睡着……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4 20:34:52
  正文八

  ……
  边红玉起身倒了一杯水,然后坐下来,看着眼前的材料。老实说,眼前这些材料基本上是一种原始谈话记录,与公安审讯差不多,所不同的是,上面写下了很多在山下审讯当中不可能有的东西。比如,关于肖红琳的情况是这样写的:大家正在登山,肖红琳却不肯去,她非要一个人到一旁的湖里去游泳等等。这些文字都很生硬,毫无文采可言。但透过这些文字却可以看到或感觉到这些走上过歧途的姑娘们内心是非常丰富的!如果把这些材料好好整理出来甚至写成文学作品那一定是会有读者的。
  边红玉一边喝茶一边随意地翻着材料。
  看了好一会,边红玉觉得有些累,于是打开抽屉来,在里面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放在鼻子上闻着。她不抽烟,但她有一个习惯,每当在想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或者构思一篇文章时,她就会取一支香烟,然后闻着。她并不抽烟,但喜欢闻香烟的味道,她觉得香烟的味道很好闻,浓浓的香味从鼻子透入,很快就能到达肺腑,顷刻间就可以直达头部,继而产生很明显的醒脑作用。当然,这烟一定得要好烟,一般她是会买中华牌的或者牡丹牌的。
  她一边闻着烟一边来到窗边,将本来拉上的窗帘拉开了。窗外是公安局的球场,可以打篮球,也可以干别的。在牛栏铺市这样的城市,能够在机关里有这么一块足够大的球场是很不错的!
  此刻,吃过晚饭的干警们有的在球场上打球,有的在球场边上的树林子里散步或看书。看着同事们如此放松的状况,边红玉的心里很开心。
  这个球场以前曾经是一个农贸市场,后来农贸市场搬迁,市里就把这块地给了公安局。一开始,从上至下的意见是盖房子,事实上,市局的干警们住房还是蛮紧张的。但边红玉与另外两个副手坚决不同意盖房,而应该把来建成球场,理由就是,经常熬夜的干警需要有一个健身锻炼的地方!就这样,包括球场在内的健身中心建成了。现在,包括当初坚持要把球场做房子的都认为,这个球场的建成是非常正确的!
  这时,窗户底下走过的一对小年青的对话引起了边红玉的注意。
  男的说道:“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啦!”
  女的说道:“你先去,我再等十分钟,如果没有来电话我立马赶过去!”
  “我就不明白,都下班啦还管许多闲事!”男的很不高兴地看着女友。“再说,她跟你非亲非故的,你犯得着管这个闲事吗?”
  “好啦,别生气。这是我的事,我不管谁管?”女的非常温柔地说道。“就因为她没儿没女的,所以我就应该管的……”
  边红玉认识,这个女的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一个片警。她所说的是一个孤寡老人……
  “那好吧,那就我一个人去吧……”男的说道:“一会我给你把书带来就是。”
  “谢谢,辛苦你啦!”女的说道:“对啦,你还帮我借一套《玉观音》吧。”
  “你还有时间读小说?”
  “晚上值班可以看的。”女警察说道:“我同学说,海晏写的《玉观音》是所有写警察的小说里写得最好的!”
  突然,一个想法闪电一样地在心头划过:对呀,我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材料写成纪实小说?如果这样做的话,就有可能引起社会的重视……这个想法像火一样在心里燃烧着,以至于整个人都有些冲动而轻微地颤抖着!
  此刻,因为这个想法,边红玉整个人都被如浪潮翻滚的创作欲望所推动而激动不已!
  她起身来到桌子边坐下,将电脑的“我得”文档点开……
  是啊,谁来管他们?少管所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边红玉在键盘上快速的地敲着,文档的第一行移动着出现“谁来管我”几个字。此刻,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像电流一样的在她的身上闪动着,以至于她全身都在战栗……
  说干就干,边红玉拿起电话来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想告诉女儿局里有事,要晚点回去。但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边红玉只好有些无奈地将电话扣了,然后就开始写起来。
  (未完待续)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7-05 13:46:27
  @宜丰人2012 精彩!正能量小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5 20:46:25
  正文九

  边红玉是牛栏铺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是一个有二十年警龄的干警,但她又是一个有相当写作水平的作家!她的散文集《桃花初绽的时刻》和中篇小说集《凶手是谁》好评如潮!
  此刻,她正受到“谁来管我”这么几个字的闪电一般的震撼,心里所闪现的火花一片。
  然而刚刚才写了不到两页稿纸,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边红玉一看是女儿打来的。
  “喂,莎莎……”边红玉连忙将电话免提按下去,笑着说道:“有什么事吗?”
  “妈,您不是说好了同我去逛超市吗?”电话里女儿很不高兴地说道:“怎么又忘啦?”
  “哦,对对对,好好好,我这就回来。”
  边红玉这才想起,早上上班时答应过女儿,晚上下班后同她去逛超市,给她买一双鞋。现在的孩子个头长得太快,买的鞋不几天就不能穿了,要么就被磨破了。她本想说,能不能改一下时间再去,但一想,女儿的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如果自己爽约的话,女儿肯定会生气的。尽管创作的欲望依然很旺盛地在心头涌着,但她还是将东西收拾好,然后走出办公室来。再说,自从认了肖红琳为干女儿,心里对这个亲生的女儿似乎有一点点不对劲的感觉,这感觉很难描述清楚,说有点像男女恋人的背叛又不全对。就因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她赶紧答应下来,立马就回到女儿身边。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这个时候,很多家庭应该是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吃饭的,可是边红玉却还在这里。她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打开自己的车门坐了上去。
  边红玉开着车在街上行进着。还没有转过一个街口,整个路面就堵得不行了。此刻的街道上人流车流显得很有些拥挤。牛栏铺市不过是一个中等城市,但由于汽车的快速发展,牛栏铺市也动不动就发生堵车现象了,有时甚至还很严重。
  “宝贝,别急,妈在路上……”边红玉给女儿拨了一个电话,告诉她现在在哪里,免得女儿着急。现在的孩子很难弄,稍有不对就跟你生气跟你急。
  “知道啦,你快点!”女儿的口气已经不是很好。
  “好的,妈一会就到。”边红玉有些无耐地一笑将手机关了。
  本来她打算弯一下,到前面一个专门做鲜肉煎包的铺子去买几个包子带回去,女儿很喜欢吃这一家的包子。但现在显然是不行了,买包子要弯路,而且还要排队,女儿肯定是不愿意等这么长时间的。
  这时,手机又响了。
  边红玉把手机接上,是女儿来的:“妈,给我买几个生煎包子回来好吗?”
  “啊啊,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弯过去给你买煎包……”边红玉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这就去买!”
  边红玉从本来已经快要过去的车道上出来,慢慢地蹭到右拐的方位。然而,刚刚才拐过弯道,前面又是一样地堵得水泄不通。人们的心情很焦急,因此喇叭声此起彼伏。
  有人在骂,怎么没有交警?是啊,从车里往外看,好像是没有看见有交警在现场的身影。
  应该说,她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这也是干公安所练就的,就是刀架在脖子上她也能非常镇定的看看持刀者是谁。可是,面对这种堵车的状况,她的心里就会忍不住的要冒火!
  边红玉将手机拿出来,想给交管大队打一个电话……但很快她又将手机放下了,因为她已经看见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穿警察制服的身影在晃动着。
  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车流终于动了。边红玉长出了一口气。
  不一会,她就来到了卖煎包的地方,远远望去,买煎包的人不是很多,因为排的队并不是很长。这家店的生煎包子质量非常好,肉质鲜美,外焦里嫩,很受食客的欢迎。这里要是在平时,买的人多,要排好一会的队才可以买到。今天还好,人不是太多。
  边红玉将车停下,然后准备下车去买煎包。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骑着一辆摩托车发疯一样的冲了过来,一下子就将正在排队买煎包的人撞了个七零八落!
  场面一下子变得很乱,受伤的人们在哭喊着呻吟着。边红玉坐在车里打手机请求增援。
  “喂,我是边红玉,你们快紧到小西门卖生煎包子的地方来,这里发生了严重车祸!”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05 20:47:00
  正文十

  打完电话,边红玉很自然地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但她突然改变主意,重新将车门关上,因为她很快想起,前不久,市里的一位领导在下班的路上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并且也下车来进行处理和疏导,结果被围观的群众围住,差一点出状况。所以,她也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在车里看着车外的情形,思考应该怎么来稳住局面。
  现场很乱,受伤的在喊着叫着,那个开摩托车的人看过去伤得很重,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这时,有几个人过去对着骑摩托的动起手来。
  “打死他!打死他!”不少的人围观过来。“好好的往人群里冲,这不是找死吗?!”
  边红玉见了,不得不打开车门下来。
  “大家注意啦,不要慌!”边红玉一下就跳到自己的小车引擎盖上,大声喊道:“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边红玉,现在大家听我的!”
  边红玉的喊话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几个想乘机找事的家伙立马就住了手,并且很快就溜走了。由于打人的事情停下来了,于是原本很乱的现场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
  “大家不要慌,我已经通知交警部门来人处理了!”边红玉的声音非常清晰有力。
  这时,已经可以听见警车的鸣叫声了。
  “大家动动手,把受伤的人扶起来好吗?”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好!”
  好多人都鼓起掌来。
  看着大家这个样子,边红玉的心里很感动。这样的举动说明她这个公安局长老百姓还能接受。开始时的担忧没有了。一开始她在犹豫,要不要站出来说话。她担心如果那样做的话有可能会得力不讨好,因为现在的老百姓根本就不买当官的账,不管是好官还是坏官一概抵制!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不一会,就来了好些公安,场面一下子被控制了。与此同时,120急救中心的车也来了。在干警与急救中心的支持下,撞车事件很快就处理好了。边红玉一直在旁边守候着。
  “边局,您走吧,这里有我们哩!”处理事故的交管股长说道。
  “好,那就你们辛苦一下。”边红玉说道:“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边红玉将车开动。到这时才想起给女儿买生煎包子的事情。
  不用说,生煎包子是买不成了,因为包子铺都差一点被撞倒了。边红玉把手机拿出来一看,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全部是女儿打来的。
  边红玉一边开车一边拨一下女儿的电话:“喂,莎莎……”
  “你干吗去啦?都什么时候啦?”女儿非常不满地在电话里喊道!
  “好女儿,听妈妈说……刚才在卖生煎包子的地方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而且现场情况很乱……包子铺也被撞翻了!”
  “你没事吗?”女儿一听连忙问道。
  “我没事,但我不能走!”
  “是啊,谁叫你是公安局副局长哩!”女儿在电话里半发牢骚半取笑地说道:“鞋没买成,包子也没有吃,我怎么这么倒霉?”
  “好啦好啦,妈这就回来给你做饭好吗?”
  “不用啦,我在医院里。”莎莎说道。
  “你去医院干嘛?”边红玉心头一震,问道:“是怎么回事?你……病了吗?”
  “我没事,我爸住院啦!”
  “啊,怎么回事?”边红玉脸色一怔说道:“你晚上不去学校啦?”
  “我跟老师请假了。”莎莎继续说道:“妈,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啦……”
  “哦……”边红玉还想说点什么,但女儿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边红玉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车窗外的远处。
  她和丈夫宋一波分居已经快一年了,但还没有离婚。丈夫没有在家里住,而是住在学校给他的一个单身宿舍里。丈夫是牛栏铺市育英中学的数学老师。从实际情况看,他们迟早是要离婚的,但现在还没有离,之所以这样吊着,一是女儿莎莎反对,再一个就是,作为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离婚,似乎影响不好。所以,他们采取的是先分居,然后再择机离婚,但这么一分居就快一年了!
  (未完待续)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7-06 11:10:45
  @宜丰人2012 欣赏!继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17 18:12:22
  正文一十一

  她恨透了宋一波,因为他背叛了她!如果单单是背叛还没什么,问题是他的背叛还连带着她这个公安局副局长丢大了人!
  一年前的那个晚上,边红玉正在处理一件比较棘手的案子,一直搞到差不多凌晨两点。这时,刑警大队陈大队长来电话,说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向她报告。
  “你说……”边红玉拿着手机到一旁的房间里听。
  “边局,是这样的……”陈大队长的语气似乎有些迟疑。
  “老同学,你怎么啦?期期艾艾的干啥呢?”
  “是这样子的,今儿晚上我们去沿江路巡查,在兰香居酒店里逮了几个嫖娼的……你家宋老师也那个啥?”
  “你说什么?宋一波,嫖娼?”边红玉的脸一下就绿了,说道:“告诉我,怎么回事?”
  “边局,您别急。人已经放回去了,也没有太多的人知道,严格意义上说,只有我知道,因为只有我认识宋老师……其他的人不认识他。”
  “是现场抓的么?”边红玉尽量把声音放平问道。
  “是的。男女都在,而且……”
  “不用说了。哼,简直是乱弹琴!”边红玉声音不高,但语气非常凶狠地说道:“我要毙了他!”
  边红玉接完电话,到专案组打了一个招呼就开车回去了。
  她没有像以往那样自己用钥匙开门,而是用力在门上捶着。
  门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陈大队长。原本她要开口大骂的,见是陈大队长,于是生生地把骂人的话咽了下去。
  “您回来啦……”陈大队长说道。
  边红玉打起眼看了一下,宋一波低着个头坐在沙发上。
  边红玉两眼冒火地盯着宋一波,右手一下就伸进包包里。没有人知道,包包里面有一把小手枪,她真想掏出枪来把眼前这个男人毙了!她紧紧地握着那把手枪,连她自己都感觉得到,握枪的手是在颤动着的……
  陈大队长是明白人,他从边局的眼神与动作上感觉到了一种潜在的可怕的危险,于是,赶紧迎面站在边红玉的面前,目光坚定地看着她,轻轻地摇摇头。
  边红玉当然明白陈大队长的意思,于是,已经握住枪把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边红玉一直紧盯着宋一波。
  “边局,别这样。”陈大队长轻轻地说道:“你们应该好好谈一下……”
  “我们离婚吧。”宋一波突然说道:“你工作忙,女儿就由我来管吧。”
  “就你这样的德性,想都不要想!”边红玉的声音非常大,连她自己都感觉到炸耳朵。“你赶紧给我滚蛋,我不想看见你!”
  宋一波抬起头来看着边红玉,嘴唇嗡动着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来。
  宋一波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转身到房间里拎出一个旅行包包来。原来,他早就有要离开这个家的意思,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就将东西收拾好了。
  “你给我站住!”边红玉突然喊道。
  已经将门都打开了的宋一波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内地站着。
  “你个王八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边红玉异常愤怒地说道“你自己不要脸没关系,你为什么不为女儿想想?!你说,你还是不是人?”
  “我……你……”宋一波有些语无伦次地摇了一下头,然后将门带上走了。
  边红玉浑身发抖地看着砰一声关上的门,大大的眼里涌出一连串的泪水……
  从这一天开始,宋一波就再没有进过这个家门。
  第二天的晚上,女儿将一个信封交给了边红玉。
  “这是什么?”边红玉向往常一样的看着女儿,她的脸上很平静。她已经想好了,绝对不可以让女儿知道这些,尽管她恨透了宋一波,但他毕竟是女儿的父亲,而且,他们父女俩的感情很好,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说,女儿甚至有些话可能不会跟边红玉说,但一定会跟宋一波说的。
  “我爸要我交给你的。”莎莎说道,然后就背上书包去上晚自习了。
  (未完待续)
楼主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17 18:13:04
  正文一十二

  女儿的表情好像也很平静,看起来似乎并不知道父母之间出了问题。
  就因为女儿的反应,使得边红玉心里稍稍的平静了一些,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女儿知道她的父亲会是一个去“休闲屋”那样的肮脏场所玩“鸡”的下流之徒!可是,她也明白,这件事,不,准确点说是她与宋一波的事迟早女儿是会知道的,可是,什么时候告诉女儿?或者像不少的家庭那样,一直瞒着女儿,等女儿考上大学甚至参加工作再告诉她?这样做,行么?这样的做法,形象地说,真的有点像是革命战争时期的潜伏!
  边红玉从沙发边的地上将那封女儿带回来的信捡起来。刚才女儿给她信时,不知道是没有接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信竟从手里飘落了。
  边红玉将信封拆开,从里面抽出几张纸来。
  亲爱的红玉:你好!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事实上,我们曾经爱过,
  不然我们就不会结婚,就不会有我们的女儿。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一个有思想有
  担当并且温柔贤淑的好女人。那个时候,我们的日子虽然平淡,但却是幸福的。
  你那个时候在郊区派出所工作,每天回来都是很晚的,我把饭做好,然后就骑上
  摩托去接你,每当你坐在我的后面,双手环抱着我,并且把你的脸紧紧地贴在我
  的后背上,我的心里就会涌起一种温暖一种快乐!后来,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
  你就不让我骑车去接你,于是我就会抱着女儿到离家最近的公交车站等你……真
  的,那个时候,我们是非常幸福的!可是,自从你调到了市里,并且当上了领导
  后,你就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温柔为贤淑,而动不动就会发火,甚至骂人!这
  是为什么?
  还记得吗?我们俩把做爱称为“吃肉”,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心情愉快地在
  一起完成我们“吃肉”的游戏……可是,你还记得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肉”
  了?在这里,我不妨告诉你,我们已经有两年零四个月没有吃肉,也就是没有夫
  妻生活了!这样的状况,正常吗?你四十一岁,我四十五岁,这应该还不是很老
  的年龄,可是,我们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好多次,我向你提出要求,可是你却非常冷漠地给予了拒绝;为了这个事,
  我们吵过,然而,你却不为所动,甚至你还嘲笑我,说,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就想
  着这个事,你还有没有一点出息?!没办法,我只能隐忍。实在忍不住了,就只
  能自己来解决。你知道吗,一个有妻子的男人,却要用手淫的办法解决性的问题,
  这是多么残酷与可笑的事情?!可是我已经进行了将近五年手淫如此艰难而又可
  笑的历程!当然,我也可以不用这样的解决问题,因为现如今的世界,要找女人
  还是很容易的。漫说是遍地都有的休闲屋按摩院,可以很方便地找女人来解决问
  题,即便是找一个情人也是不难的。事实上,在我的工作与生活环境里就有女人
  对我很感兴趣,并且她们当中的确有长得比你好看比你年轻的!可是,我不愿意
  这样做,因为我很怕也很难保证,一旦与她们有了肌肤之亲会不会使我们的家庭
  破裂,如果一旦破裂的话,受伤害最重的一定是我们的女儿!当然,我也曾经想
  去休闲屋找女人,但一想到你是公安局的干部,领导,我就没有了这个勇气与胆
  量;可是,作为一个身体正常的男人,想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孔子说:食、色,
  性也……这是人性!
  我一直没有搞清楚弄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我
  很清楚地记得,以前你也一样地对夫妻生活充满着期待与激情!还记得吗?那个
  时候的我们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甚至只是一声咳嗽就会明白这是爱的激情
  信号!就会点燃起我们爱的导火索从而引起火山喷发!你应该还会记得或者想起
  那个最难忘的仲夏夜的上海,我们连续“吃肉”四次,你瘫软如泥,于是我抱着
  你在浴池里清洗身体……
  (未完待续)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7-17 19:34:40
  @蓝瞳孩子 @半觚浊酒 @戆戆W @风荷举2025 @千颗珠 @三叶草FI
  天气炎热,秀才大哥辛苦了,祝夏安!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8-09 11:01:52
  问好秀才大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