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地道公安之御龙小传5

楼主:雪大为 时间:2014-12-27 20:19:09 点击:1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长篇连载。

  在这个多雨的季节越靠近雷州地域雷鸣闪电的感觉就越强烈。刚才太阳还好端端地在头顶,一眨眼功夫乌云就不知道从哪里把它包围了起来,整个世界马上失去原先的色彩。接着阴风从四面八方渗了进来,而且越来越大。雷声隆隆的由远而近由小渐大,闪电调皮地在天的任意处跳动,大地换了一个狰狞的面孔吓得万物纷纷躲闪。空气里尽是雨水那哭泣后伤感的味道,眼看雨点就要奔腾而来。商队正好来到一个小村子前,马后炮带领队伍急忙找地方避雨。好不容易才让村长把祠堂腾个空地方,刚一进去大雨哗哗而至。豆大的雨点狂乱地拍打着屋面毫无音乐节奏感发出了巨大的凌乱的沙沙声响,不一会瓦面上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雾。雨滴打到地上,干旱龟裂土地冒出了大大小小的气泡。树木小草任雨洗刷随雨动向摇摆起舞,一副好不欢喜的样子。忽然一刺眼的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耳边 一声雷响震耳欲聋,由于来不及准备吓得心儿扑扑乱跳就要逃离身体的感觉。
  雨没心没肺地下,谁也猜不到它会在什么时候停。闪电断断续续划破苍穹,雷声很起劲地当伴奏,似乎在开一场很嗨的演唱会。这时候大地上所有的东西都沉默了,低下了头变得很深沉。雪之华擦着额上的点点滴滴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来的,时不时看着狼狈的大家。大家没有说话,也许是雨声雷声大了,也许是大家累了。大家渐渐进入了沉思也许是因为在聆听这场雨。雪之华很不喜欢下雨天,可是却喜欢听雨。他觉得听雨能听出这个世界对他在诉说,这诉说能说出他人生的一场场惊险和困扰并给与安慰。他曾经的恋人也跟他一个爱好,不喜欢下雨天但却喜欢听雨。在这场雨中他的思绪里漂浮过一丝丝当年和她的某些记忆的碎片,不过他克制自己该忘的就忘了吧,如果杯子不倒空怎么去装下一杯干净的水呢?
  晚饭的时间之后雨势才慢慢停下来。村长过来说:“你们今晚可以再祠堂里过一夜。因为大雨才刚刚停,夜路不好走。”马后炮脱口而出:“早等你开口说这句话了。顺便问一句我亲爱的村长大人,到雷州还有多远的路程?”村长说:“离开我们村后,你们向南方向走上一天就会到达一个叫雷宁的森林。雷宁森林里有一棵古老的大树,是个善良的树妖,能帮人占卜过去你想知道的任何事情,收费特别公道。”尼克说:“是真的吗?我读的书少不要骗我哦。”村长说:“骗你干嘛。不过平时不是很多人去他那里占卜。如果你们有谁想知道过去的事可以去他那里问一下。”尼克说:“能占卜未来的事吗?”村长说:“要是能占卜未来的事的话他的生意还得了。”马后炮说:“我对占卜这种迷信的东西不感冒。请说说还要多久才能到雷州半岛吧。”村长继续说:“过了雷宁森林之后,你们继续向南再走一天就到一个小镇。这个小镇现在叫做不夜城以前叫做冬馆,白天不怎么样,只要夜幕一降临立即就热闹起来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马后炮打了一个冷颤,说:“难道是鬼城?”村长带着猥琐的笑容说:“没有鬼。你们知道什么叫服务业吗?”大伙面面相觑,说:“不知道。”村长越说越带劲,“你们跑江湖的怎么比凹凸曼还凹?服务业的狭义就是夜店呀。夜店懂不懂?”尼克:“这个还真不懂。”马后炮骂道:“就是女人陪喝酒陪睡的地方,比如青楼。”尼克说:“原谅我才初涉江湖,这么深奥的词汇还是第一次接触。”马后炮激动起来了,怒道:“妓女你晓得了吧?嫖娼你懂得吗?要不不要我带你去试试?”旁边有几个家伙竟情不自禁地说:“带我去吧队长。”尼克一听羞愧地地头吐了吐舌头。村长假装正经的说:“这种服务儿童不宜,等你们长大点再说吧。不过那里的一条龙服务真的很过瘾啊!”马后炮说:“过不过瘾到时候我去试一试就知道了。请继续说还要多久才到雷州半岛?”村长说:“出了不夜城后往南再走一天就是雷州半岛了。出了我们村后如果快的话就三天路程就到雷州半岛了,慢的话一辈子都到不了,特别是到了不夜城之后。那可是一个叫人流连忘返无比销魂的地方哦!”
  半夜大伙大都随着呼噜声的节奏在祠堂里酣睡了,唯有尼克还在等着眼睛不知道在苦苦思索什么。雪之华起来撒夜尿无意中发现了他,然后轻轻走过去问:“怎么还不睡?想些什么呢?”尼克说:“我在想嫖娼的事。华哥你知道嫖娼是怎么回事吗?”雪之华脸上挂出了尴尬的表情,过了一会才慢慢说:“这个事情是想不明白的。等到你娶妻的时候就自然知道了。”尼克怀疑地说:“不可能吧。上学的时候老师不教,在家父母不谈,问你们这些有经验的又不讲,到结婚的时候我怕连房都不会洞。”雪之华迟疑了一下说:“这还不简单,见个洞就插吧,有什么好说的。”尼克说:“你的身上都不止一个洞吧,何况女的。插错了怎么办?”雪之华说:“有道理。要不这样,到了不夜之城后咱们一起去见习一下吧。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尼克说:“好。晚安!”不一会尼克就睡着了,可是后半夜到天亮却换成了雪之华睁着大眼睛失眠。
  商队离开村庄后赶了一天的路程到了村长口中的雷宁森林深处。这时夕阳在西山只剩一个小触角了。马后炮指着前方说:“兄弟们咱们就到前面那个小山丘的那棵大树下安营扎寨,在那里过一夜。哇,看那树多大。简直就是一天生的大斗笠,避雨遮阳的良好场所。”不一会大伙就赶到了大树底下了,大伙借着落红最后的一点余晖看到大树干上长着一人脸。马后炮说:“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会占卜过去大树先生吗?”大树开口说、:“是的。你们是想找我占卜吗?”马后炮说:“这个我没兴趣。我们只想在树下借宿一晚,不知道你是不是同意?”大树说:“今天我心情好,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坏蛋就收你们八折吧,八折后收四两银子就得了。”马后炮说:“我勒个去。你真会做生意。四两银子?贵了点吧,又没有热水又没有床铺说不好还有蚊子。”大树想了一下,说:“那就三两吧。”马后炮说:“三两还是多了一点点。你看,现在哪一家客栈没有烧火做饭的炉灶哪一家客栈没有店小二的热情服务啊?”大树似乎理亏了,结结巴巴地说:“那就……那就二两银子吧。不能……不能再少了。”马后炮说:“这就对了。”
  不用一会,大伙在树底下生了一堆篝火,接着做饭搭帐篷。
  饭饱酒后大伙围在了篝火边聊天。雪之华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然后转过身对大树说:“大树先生,听说你能卜算过去,是真的吗?”大树说:“我可是名声在外的,这是假不了。要是不准不要钱。”雪之华说:“你帮别人算一卦多少钱?能试着卜算一两卦吗?”大树说:“一卦十文钱。要是你能连续卜算五卦以上就免费送两卦你。如果你愿意花三十文钱办理VIP会员卡的话每次卜算住宿都八折。”雪之华说:“真是一棵会做生意的树啊。”大树说:“最近过来找我卜算的越来越少了,而来看热闹的却不少。我正打算跟我合照和说话的也要收费了。”雪之华说:“我给五卦的钱你。不过你的先帮我算两卦免费,准了再给钱。”大树说:“没问题。”雪之华说:“我是什么原因跟我的女朋友分手的。”大树闭上眼睛喃喃地念了一会的咒语后缓缓说:“你们聚少离多,最后你发现她只把你当备胎。”雪之华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说:“我跟我女朋友分手说的最后两句话是什么?”大树闭上眼睛又念了一段咒语,过了一会才说:“备胎,这个问题如此深奥,以我的资历这辈子肯定无法理解。要不这样子吧,如果有来世我们再研究研究。”雪之华大吃一惊,竖起拇指大大地佩服。
  雪之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准备好了吗大树先生?我正式向你问卜了?”大树说:“不要再问这么猥琐的问题了,我虽然是树但是也会肉麻的。”雪之华说:“放心,我很正经的。”大树闭上眼睛叽叽呱呱的念上一段长达二十分钟类似英文的咒语,念完后慢慢睁开眼睛说:“可以问了。”雪之华说:“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御龙族的宝物御龙鞭为什么会给如来佛祖借去还没还?”大树说:“御龙鞭乃是驾驭五色金龙的五大上古必备神器之一。如来佛祖正在收集这五大神器,准备号召和御驾这五色金龙。”雪之华说:“第二个问题是这五大神器分别是什么它们的作用有是怎么样的呢?”大树说:“五大神器分别是御龙鞭、神马鞍、净弈剑、无敌避雷针和上古贺兰经。它们的作用在上古贺兰经里有记载,我没有能力卜算出来,只知道上古贺兰经有召唤和御驾五色金龙的方法和咒语。”雪之华:“第三个问题,如来佛祖是不是得到并破解上古贺兰经的秘密了?”大树说:“大概在二十多年前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想偷渡去米国而挖地洞,在挖地洞的过程中挖到了上古贺兰经。并凭此宝物跑到太上老君那里换宝贝不幸激怒太上老君给干掉,太上老君解不开上古贺兰经的秘密并协同灵宝天尊和元始天尊去讨教如来佛祖。最后在如来佛祖带领的那群学霸团队下解开了上古贺兰经的秘密了。不过至今这事还处于保密状态,千万不能外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雪之华说:“一个无名之辈的小妖怎么见得着太上老君如此大的神仙?你是不是在编故事啊?”大树说:“这个问题问得好。你在天地人三界也不能算个人物吧。你用指甲想一下,要是你拿一个光芒四溢金光万丈的宝物去求见太上老君,就算老君老到老年痴呆了他也会待见你啦。这算是第四个问题,准备问最后一个问题吧。”雪之华哎了一口气,说:“第五个问题,请问雷州半岛那个地方是不是十分惊险的?”大树说:“据史书记载,一年当中春冬两季的雷击频率平均每二十天一次而夏秋这两季的雷击频率平均每三天就一次。给雷劈死的主要都不是本土的人、半神和其他物种,所以外地的进去那鸟地方的都比较危险。天庭的神仙到那里给雷劈死的也超过二十例了,连佛祖派过去的使者也给劈死过三个。那里夏秋两季还会刮台风,每年夏秋两季大大小小的台风少则三五次多则二十几次。台风小的时候只带来暴雨,大的时候像我这样的千年老树也会连根拔起。那里的人民风气很差给外界的口碑贼坏,半神的家庭都有自己小小的领地,各领地相互之间存在小偷小摸甚至斗殴抢地盘的习惯。虽然如此,但他们平时还是和很平的和很团结的特别是外来的进到他们的地界后他们一致对外,不管你是来做生意来旅游来救济他们或者去打压消灭他们,他们的习惯是不管你是谁你进到我的地方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抢光了你再说。雷州那个地方没有崇山峻岭也没有大川巨流,只是一些丘陵平原和几条小溪,那里的庄稼经常给雷劈所以很少虫害,台风多收成只能勉强填饱肚子。总之一句话,穷山恶水出刁民。现在是夏末秋初劝你们最好不要去那里。我所知道就这么多。五个问题答完了,给钱吧。”雪之华掏了五十文钱给它。
  听完大树说雷州的这番话后大伙的背脊骨居然幽幽发凉,心里十分后悔跑这趟该死的镖。大伙愕然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全都聚到了马后炮的身上。马后炮表情很无奈,做出了我也不想的的小动作。马后炮忽然啊了一声,转向大树对大树说:“大树先生,你强闻博记见多识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大树说:“可以。不过先给十文钱。”马后炮掏了十文钱,然后说:“不夜城里哪个客栈有一条龙服务?”大树说:“只要去到不夜城里每个客栈都有,没有这种服务的客栈是不存在的。”大伙和马后炮一听马上变得兴奋起来,连刚才的后怕都忘了。马后炮继续说:“我再给你十文钱,再问一个问题。那里面的价格和质量怎么样?”大树说:“质量一般的包钟五两银子包夜包日的十二两银子。上等货包钟十三两以上包夜包日的二十两以上。”大伙一听哇一声,议论纷纷。
  尼克上前几步说:“大树先生,我也想问两个问题。”大树说:“可以。必须给现金,我这里概不赊账。”尼克说:“没问题。我想问一下,我们这伙当中有多少个还是处男的?”大说:“容我卜算一下。”话毕,念咒语。念完咒语后大树笑眯眯地说:“就只有你一个是处男了。”大伙马上向尼克投来鄙夷的目光。尼克继续问:“像我这种货色的处男卖第一次大概值多少钱?”大树说:“就你这种货色按市场价的话大概在一百两左右。”大伙唏嘘声四起,不少摇头纷纷表示后悔的。尼克得意地说:“哈哈,这回发财啦。以后要不是穷饿到三天三夜没水没米进肚就不会卖了。”
  大树打了个哈欠,说:“还有谁要问卜的吗?没有的话我就睡了。”大伙一听争先报名。就在这个时候天上不知在哪个方向打下来一道闪电,闪电打到了大树身上并发出了一声巨响同时火花四射。大伙给这突如其来的闪电吓懵了,坐在地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连雪之华喊:“有没有受伤的”都没反应。雪之华和尼克查看了一下现场,没有发现战友受伤也没有发现货物丢失的才松了口气。可一回头看到大树给劈成两半,倒在了地上死了,一些树枝还把他们的帐篷压坏了。
  马后炮看到帐篷给压坏了心疼得骂道:“哪个王八羔子这么缺德?出来,赶快出来赔老子的帐篷。”接着便欢快地弯下腰去捡大树遗下的财物。大伙看到后纷纷加入马后炮的行列中,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惊险。
  当大伙捡完大树的遗物后发现多了一个陌生的。这陌生的家伙肥头大耳虎背熊腰,着装打扮似佛祖那派的,面带笑容也许在装作正派。大伙围着他端详了好一会。尼克说:“你是不是大树先生的化身?”那家伙答:“不是。”马后炮说:“那么大树先生可定是你杀的。”那家伙说:“那个孽畜是个千年树妖,在妖言惑众蛊惑你们碰巧我路过此地顺便把它收了。除暴安良斩妖除魔是本座的分内事。阿尼陀佛!”马后炮持着半神多势众说:“你杀了大树当了凶手我不管,难道你弄坏我们的帐篷就一句阿尼陀佛就算了?这和尚也太好装了吧。”那家伙说:“请问施主想怎么样?”马后炮张起牙舞起爪来,喊道:“就算是佛祖弄坏我们的东西也必须赔钱。怎么样,怎么样,我问你想怎么样?不要以为扮成和尚的样子什么事都一句阿尼陀佛就敷衍过去了,告诉你我们不是善男信女我们很残忍的。”那家伙很无奈地说:“我确实是和尚。你都知道我们出家人视钱财如粪土的。要不这样子,我动手帮你把帐篷修好好吗。”马后炮越说越拽了,吼到:“你说你是和尚人家就信的了,人家太监还有个验证身份的办法。难道我剃光头发也变成和尚了?别废话那么多,赶快赔钱!要不然有你好看的!”雪之华看不下去了,说:“算了吧队长,天色很晚了。咱们一起动手修一下就将就着用吧,明天还要赶路的。”马后炮凑到雪之华耳边悄悄说:“衰仔,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不趁机狠狠讹他一把怎么对得起我自己啊!”雪之华说:“果然是老江湖!”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