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单二爷

楼主:张筱2016 时间:2017-04-24 14:04:03 点击:1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单二爷
  张筱
  单二爷是老一辈的退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据说颇有军功,退伍之时组织上曾经对他做了安排,到一个大城市里一个公安系统工作,但是单二爷推辞掉了,后来人们说单二爷推辞的原因是贫农出身的他舍不得分到手的几亩土地。几世佃农出身,刚刚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再让他脱离土地单二爷着实舍不得。单二爷最终是解甲归田,回到家乡。
  毕竟是有过军功,单二爷回到家乡之后还是没有做成农民,公社化土地归公,村里把单二爷安排到村里的小学校,让他打铃报时和为学校里的教员烧水做饭。公社里发工资,还象城里人一样有带薪的假期。也算是脱离土地吃国家供应粮的一族了,在村里是颇羡慕的,但是那时单二爷开始在言谈中露出后悔自己当初选择的意思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后悔不能让时光倒流,况时代有变,自然也没有了让单二爷重新选择的机会了。
  单二爷终身未娶,倒不是没有人愿意嫁给他,实际上,那个年代军人大受推崇。军功归来根红苗正的单二爷也算得上是英姿飒爽,公家人的身份也是颇受许多人的垂青。媒人纷纷登门,但均被单二爷的母亲推脱,原来单二爷有一位双目失明的哥哥,还没有成家。乡下风俗,哥哥未娶而弟弟先娶的话,哥哥十有八九再难以成家。单二爷的母亲的本意是让单二爷的哥哥借一点单二爷优越条件的光,先为单二爷的哥哥找个对象,然后再让单二爷成家。
  然而在农村,盲人找对象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单二爷的哥哥终于没有找到对象。当单二爷的母亲终于决定为单二爷成家的时候,却已经是时过境迁,单二爷早过了农村中成家的年龄。单二爷的同龄人早已是子女成群。不再有合适的女子。而比单二爷小许多的姑娘也不愿意嫁给有家庭拖累的单二爷。再者单二爷当年推辞的都是姣绞者,现在单二爷也不愿降格以求,结果是单二爷只能是独身。
  单二爷的母亲有些悔恨,郁郁而终。弟兄两个料理后事,送葬时单二爷悲愤交加:“娘啊,你死了有我们弟兄两个来埋葬,到我们死了不知道是谁来埋啊。”
  单二爷在部队做过炊事员,颇能做得一手好菜,在村里也算是拿得到场面上的人,村里每逢有婚丧嫁娶,总爱请单二爷去主厨,单二爷也乐得去帮忙。每次帮忙之后,总要为他的哥哥带回一些饭菜。久而久之,这似乎成了一个惯例,每次人们不用说,都会主动地准备好单二爷要的东西。他的哥哥也有些神奇之处,虽然足不出户,却能对村中的事情了如指掌,谁家亲戚是什么地方,谁家孩子多大,哪一天的生日,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在那个物质相当匮乏的年代,厨师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极好的职业,吃得百家饭,省得自家粮。隔三差五总见得些油水,在那个人们每天都为衣食奔泊的年代,这是极为难得的。因而单二爷为许多人羡慕,总想跟他学习厨艺。但总是学不到真谛:明明材料相同,过程相同,但是菜做出来,味道却是相去甚远。人们百思不得其解请教单二爷,只说是做菜不只是刀工和火候,还得需要悟性,单靠学是学不来得。
  单二爷终究没有孝出一个徒弟。
  单二爷喜欢孩子,学校里他的宿舍几乎是孩子的第二个家,农村学校不为学生供应热水,都是学生自己从家里带,夏季天气炎热的时候,学生自己带的水往往就不够喝,单二爷每天都装满七八个水瓶,为孩子们供水。有的学生家里穷,书费交不及时,跟单二爷说一声,单二爷会先给垫上。他特别喜欢孩子们叫他爷爷,有是会强要孩子叫他“亲爷爷”。这时单二爷会极为得意。遇到孩子的父母家人,他都会炫耀地说:“你家孩子喊我亲爷爷了。”得到的往往是一阵笑骂:“你这老不死的东西,没有正形。”
  单二爷也种一点自留地,可算做是亦工亦农。又没有其他的花销,相比于那时家家手头拮据来说,算是宽裕的。不免会遇到告借的晚辈,每有晚辈来借钱,单二爷常说:“喊一声爹,我就借给你。”自然是没有人喊的,但钱还是能借到的。遇到借钱者的女人,单二爷远远的就会说:“你男人都叫我爹了,还不快来叫公公。”不知什么原因,虽然单二爷出手也算是慷慨,但这方面口碑似乎并不是太好。
  单二爷最怕过春节,传统上每到春节,农家都要摆祖先的灵位,单二爷开始也摆,只是不摆他母亲的灵位。再到后来连祖先的灵位也不摆了。每到春节便闭门谢客,一整天不起床。有时还会痛哭上一场,及到后来,每年春节单二爷都要病上一场,每年春节都是他卧床输液的时候。
  单二爷渐渐显出了老态,不再有人请他主厨,也不再为学校做工,算是退休了。但是单二爷每天都会在村子中往返好几次,到人多的地方凑凑热闹,即使风雨天气,也要到同龄的老人家里去串串门。仿佛是怕人们把他忘记似的。村里曾想把单二爷弟兄两个送到乡敬老院,但是单二爷坚持不去。
  后来单二爷的哮喘病日益严重,但是他依然每天都要拖着拐棍在村里走上一两次,只是不再串门,每次都要在学校门前站立很久。最后身体已是极为孱弱,每走几步都要喘上许久。
  终于有一天单二爷没有出来,他死在了自己的床上,是单二爷的哥哥首先发现的。单二爷的哥哥清晨醒来,没有象往常一样听到单二爷的喘息声,摸索之下,发觉单二爷已经肢体僵硬,大声叫嚷,邻居听到喊声赶到。单二爷浑身早已冰凉。
  单二爷死时身上只有内衣,可以说是赤条条地来,又赤条条地去。这在农村算是大忌。村邻本家来后才匆匆为他穿上衣裳。
  单二爷的葬礼出现了一点小波折,我们这里的习俗。人死要入殓之时,要由他的儿子将一瓦盆摔碎,俗称“摔老盆”,以示后继有人,盆不碎,则送殓的人不能走。然而单二爷却无后人为其“摔老盆”,送殓的人迟迟不能出发。无奈,单二爷的哥哥只好自己将盆摔碎,送殓的人才算顺利离开。
  单二爷由于晚年长期得病,到死时已是身无余财,连买棺材的钱都没有。村里只得将属于单二爷的三间草房折价卖掉,火化和棺材的钱才算有了着工落。但火化归来,却再没有地方停放骨灰盒,只能在院子里停放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匆匆埋葬。
  单二爷的哥哥在单二爷死后不久也死去,丧礼更加落寞。并排葬在单二爷的旁边。上首是单二爷的母亲,坟头很快被荒草淹没。
  单二爷弟兄两个的境遇还是对村子有影响的,本来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村中已经被接受,但单二爷去世后的几年里,村子里计划外生育的多了起来。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4-26 14:41:57
  @张筱2016 这故事内核还可以,建议仔细挖掘和修改。
楼主张筱2016 时间:2017-04-26 20:19:36
  这是基于一个真实的人而写的,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的传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