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梦幻花:冷

楼主:77斤 时间:2017-01-11 17:25:40 点击:62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郑灿宇回来了

  瑞园酒店,停了好多车,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今天是潘高峰、邢沁霏两人的女儿水水的满月宴,夫妻二人迎客送宾,着实忙了一阵。快结束时,潘高峰依照风俗,向每位前来祝贺的朋友赠送回礼,邢沁霏站在旁边,脸上挂着的笑有些机械。看来,刚刚好友佟智敏的劝告她并没有听进去。门口又进来一辆车,在保安的指引下,在停车场的一侧停稳了。现在已经结束了,谁还会来?也许是别的客人。邢沁霏这么想着,飘过去的眼神又收了回来。垂下眼的那一刻,却又像触电般的挺直。她又看了一眼,那个笑意盈盈的男人此刻正缓步往这边走来,她的呼吸有些困难,身体止不住的在抖,这是什么晴天霹雳啊,冤家果然路窄。她瞅了一眼旁边的潘高峰,他并未注意到。
  “哦?”男人定睛看了吹起的浮球上的贺语,自顾自地点了点头,抬脚走向邢沁霏那里,“真巧,就是有点晚。”他笑着,即便是邢沁霏那颗尘封很久的心,在他的笑容下,也逐渐温暖起来,更何况那种笑容,她曾经是那么熟悉。温暖?不对,她是想掐死他的,对他的感觉应该是掐死——淡忘——掐死——淡忘,是的,已经淡忘了。。“认识?”潘高峰看向妻子。“大学同学,”来人抢先说道。“这样啊,”潘高峰说道, “您这是?” 宴会已经结束了,总不至于还请人家进去吧。“约了人,一会儿就来。”说完,看向了一直垂着眼睛邢沁霏,眼睛中的欲望丝毫没有收敛。
  佟智敏正要出来,恰巧看到了这一幕。她没有上前说话,立在一旁。还好,来人说完话,就去了大厅。佟智敏来到沁霏旁边,看着她,又用嘴呶呶里面。“你还没走啊?”沁霏强压心中一股股往外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心绪,问道。“啊?”智敏瞪大的眼睛被她这一问瞬间压扁了。一串铃声打破了这瞬间的冷寂,佟智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沁霏,拿起手机去了大厅。

  回到家,沁霏把自己锁在了卫生间里,盯着镜子看,似要看透、看穿。今天女儿百岁宴,好久没有出过门的她,在潘高峰的威逼恐吓、死缠烂打下,上了妆、穿了新衣,他是极度要面子的。看上去……能看,但是跟光鲜亮丽的智敏比起来,就差了很多。她的身材并没有恢复,脸上还有些斑点。就这样个样子,这样的日子,那个人却好像从天而降,封死的记忆,扯开封条的刹那,那颗心生生的疼。她一直以为,那个人早就死了。
  看到这样的我,他心里会怎么想?她咬紧了唇,在乎,怎么能不在乎。

  “在里面干嘛呢?出来帮帮妈,”潘高峰的声音里充斥着不满与疲惫。
  “这样抱着先,我去换换衣服,”潘妈让她坐在沙发上,把孙女儿小心的放在她怀里。水水睡熟了,肉嘟嘟的脸上到处都是潘高峰的影子。想想当初结婚时提出的条件,真是又傻又天真,“白痴,”她暗暗骂了自己。坐在沙发上,水水横躺在她怀里,直到潘妈从卧室出来,她仍旧保持那个样子。“哎哟,不知道的人还以我把孙女儿放到木架子上了,”潘妈不高兴的嘟囔着。沁霏没有理会她,径直去了卧室。房子很大,四室两厅。潘高峰这些年赚了不少钱,事业有成,当初介绍来的媒人也是这么说的。
  沁霏想找大学时的相册,冷不丁的想起来,早在结婚前就让她全烧光了。想看,很想看,一千万只袋鼠呼啸而过,把雾霾都吸干了,也平静不下来。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有他。智敏那里肯定有,她这么想着,就拨通了智敏的电话。
  “回去了吗?”沁霏问道。“呃——”听起来有点犹豫,“怎么了?”“什么怎么了?”这可不是她一贯的语气,“有点小事,明天去找你。”智敏答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1-11 18:45:02
  @77斤 老朋友啦。欢迎!
作者 :天地蛟龙abc 时间:2017-01-11 20:20:34
  点赞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1-12 19:33:56
  想继续欣赏!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1-13 10:42:15
  @77斤 元旦至正月初五,凡是正常(不含广告、色情、人身攻击,300字以上)发在小说家园内的帖子均奖励天涯红包一枚!
  
楼主77斤 时间:2017-01-13 11:32:07
  墙上长相漂亮的挂钟准确的盯到了七点的位置,餐桌两边,佟智敏、邢沁霏相对而坐。一个眼神空洞似要神游,一个炯炯有神像一池春水。佟智敏心里窝火啊,大清早的被揪起来,换你你不急?!“昨天说过来,我还以为会是12点,至少10点以后,”她的上神经和下神经费劲的拉了拉,让嘴巴张开能说话的程度。本来她不打算开口的,她心里有事,又不知道沁霏找她要做什么,生怕一不留神说漏了什么。可是已经十分钟了,邢沁霏直勾勾的盯着她,盯得她心理发毛。“不去吗?”邢沁霏手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嘴巴一直温柔的上翘着。她这么一说,智敏还真有感觉了,正要起身,忽然觉得不对劲。“这么早过来,就看我去洗手间?”智敏哭丧着脸,“姐,不是吧。”“不洗澡吗?”邢沁霏对她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呵——”佟智敏提着的一口气一下子喷了出来,“你到底想干嘛?”“忙你的吧,我就在这坐会儿,”她微笑着看着佟智敏。那个表情……佟智敏放弃了,起身去了洗手间。“啪嗒”门刚锁上,沁霏马上就去翻了她的书架,那本相册,佟智敏从来就没有刻意隐瞒过,所以她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
  只不过是她不想让智敏知道心中的秘密……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我走了。”沁霏高喊了一嗓子,声音听起来也没什么异样。佟智敏更加纳闷了。刚洗完澡,电话就响了。“真是神算,”她嘟囔了一句,接了起来,“半仙儿啊你。”“我就在你家楼下。”“嘿——我说——”佟智敏的火一下子就烧起来了,“给我打电话干嘛,你追过去多好,话说明白了,你也死了那条心,省的瞎忙活。”“怎么就瞎忙活了?”不等智敏答话,灿宇又接着说道,“你没告诉她我会去找她?!”“……说了,”智敏有点心虚,“行了,你赶紧追上去吧,别跟我这磨叽了。”说完挂了电话。

  智敏靠在沙发上,想着一周前发生的事情。有点不安,但觉得那样做是对的。

  沁霏的婚姻在智敏看来,怎么说呢?从没听她抱怨过什么,当然也没听她说过什么好听的。好像一直都是平平淡淡,也是,时间长了不都这样吗。潘高峰这个人,怎么说呢?极守规矩的、忠诚、顾家,还能赚钱,按理说应该是模范丈夫的典范。虽说有了孩子,一直都是潘妈在带,沁霏就是一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操心。每天就去逛逛街、练练瑜伽什么的。在谁看来,都是一个幸福的已婚女人吧。只那一次,上周五。在智敏的住处,从不沾酒的沁霏喝的酩酊大醉。也就那个时刻,智敏“告诉”了她,灿宇回来的消息。

  看着她迷离的眼神,智敏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轻声的说出来了。“灿宇联系我了,”“额,”她皱了皱眉,显然在思考“灿宇”这个人是谁。“我跟他说你死了,”“死了?”灌进嘴里的酒溢了出来,“我死了?……这是——阴曹地府?你是——阎王爷——阎王爷什么时候变成女的了……”她还想说什么,强烈的醉意涌上来,她伏在桌上,昏睡了过去。“我告诉他,自从他人间蒸发后,他认识的那个你就死了,”她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他还喜欢你,他是这么说的,我不知道那是真还是假。我所知道的是,那个时候伤心欲绝、不知黑天还是白夜的你。”智敏起身,给她披上毯子。“他让我告诉你……他喜欢你,跟以前一样……我跟他说让他直接去找你,他只求我告诉你,他回来了。”“我不想告诉你,不是因为有私心……我不否认,我喜欢他,可是相对于好朋友的你,我从来没有流露出那种情感。可能我知道,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早就不喜欢了,”她揉了揉眼睛,“快四年了,这个人早就消失了,不是吗?既然消失了,那就让他继续消失好了。”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7-01-24 07:57:21
  @77斤 看望朋友!祝鸡年大吉!
  
楼主77斤 时间:2017-01-24 09:08:24
  毕业之际,大家都在忙着找工作、忙着告别。郑灿宇把所有的感情都留给了邢沁霏,他们大学最后的年尾遇见了彼此,走过了研究生的三年。虽有争吵,到如今却仍然宛如热恋一般。最后一桌了,大家都兴奋起来,佟智敏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云游了,灿宇更别说,歪在沁霏身上,好像婴孩般的缠着她,嘴里嘟囔着什么。
  周一到周五,公园总是很冷清。沁霏靠在长椅上,思绪的门坏了,怎么也堵不回去。隔了这么久,每一个人、每一句话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
  沁霏扶着灿宇,把他送到宿舍,交给了他的室友。沁霏是本市的,宿舍已经空了,她打车回家了。刚到家,灿宇的电话过来了。“我算的准不准?”他傻笑着,透过电话邢沁霏都能看见他笑没了的眼睛和舞动着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手臂。“准、准,别乱跑,赶紧睡,明天还要参加毕业典礼呢,”沁霏哄着他。“那是——必须了,那是——”他突然压低了声音,“我们第一场婚礼。”沁霏嘻嘻一笑,正要说什么,就被电话那头一阵狂笑给堵回来了,还有叫喊声,“还有我、还有我,我是伴郎,哈哈。”沁霏知道这话是被人听去了。“赶紧睡吧,”挂了电话,沁霏躺在床上。以后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生活,还挺让人期待的。正要睡着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是视频。
  对面黑漆漆的,偶有点点星光一闪而过。“你没在宿舍?”“我在外面,”他的声音已经稳定了很多,“荷塘月色。”他把手机对着湖面转了一下。“大半夜的去那干什么?”“你把灯开开,我看不见你。”沁霏有点奇怪,但还是起身开灯了。灿宇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她,看了好久。一时间,沁霏还以为网络信号不好,卡住了。“信号不好吗?”她晃了晃手机。“不是,”他坐在石阶上,“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的夜色很美。”沁霏心动,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就是这里。他强吻的,在这样的夜色下。
  毕业典礼,他没来。领毕业证书的时候,他也没来。宿舍的东西也没来收拾,电话、微信再没有任何回复。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沁霏茫然的看向远方,突然笑了,好久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去回忆了。原本以为会心痛的要死,竟然也这么轻描淡写的成为许多回忆中的一种了。时间真好,治好了一切不可能治好的病。
  灿宇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他来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能从这里看到她,就那么坐着。没有电话,没有信息,手机对她而言好像只是一块表,告诉她时间走到了哪里。他想走过去,虽然有过一次正面“交锋”,但是就这么过去,总让人觉得——那个形容词没有想起来,他已经走到了沁霏旁边。在一侧坐下,和她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厘米。她的头微转,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人。她没有动,安静的坐着,仍旧看向不知道是哪里的位置。
  良久,起身,走了……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2-02 21:52:43
  @77斤 不错。继续加油!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7-02-02 21:53:18
  @77斤 欣赏佳作!问好!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2-02 21:57:57
  @77斤 帖子推荐

  部落名称:小说家园
  部落链接:http://groups.tianya.cn/list-128656-1.shtml
  帖子标题:梦幻花:冷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post-128656-5abba0917eed4fdfbc3056a7f1557bfa-1.shtml
  帖子摘要:瑞园酒店,停了好多车,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今天是潘高峰、邢沁霏两人的女儿水水的满月宴,夫妻二人迎客送宾,着实忙了一阵。快结束时,潘高峰依照风俗,向每位前来祝贺的朋友赠送回礼,邢沁霏站在旁边,脸上挂着的笑有些机械。看来,刚刚好友佟智敏的劝告她并没有听进去。
楼主77斤 时间:2017-02-06 10:18:21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郑灿宇晃晃悠悠的走到电梯间,靠在一边正打算闭目养会儿神,一只脚pia的一声卡住了电梯门,正处在灿宇眼皮子地下。“嘛呢?”郑灿宇皱了皱眉头。“郑大设计,还不知道吧,我们投给摩纳的设计稿十张中了八张,你的就占了五张,真够行的,牛!”杨卫清喘着气,还不忘搭上郑灿宇的肩。郑灿宇不屑的干笑了两声,依旧斜靠着身子,闭着眼睛。“总经理要开庆功宴了,你可一定得来。”说话间,已经到了公司所在的楼层。麒麟总部位于上海,当初灿宇看到A城外派的通知后,就主动申请了。麒麟,本是家族企业,董事长是他亲伯父。他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来这个城市唯一的目的,就是邢沁霏。至于这间宽敞的办公室完全是靠他个人能力赚回来的。有颜、有才就有了说走就走的资本。唯一让郑灿宇冒火的就是这间办公室是用玻璃隔起来的,透明的。这不,刚坐下,就有一个、两个女孩偷偷瞟过来的眼神。最近韩剧《孤单有灿烂的神:鬼怪》大热,让长相酷似男主角孔侑的灿宇也跟着火了。他倒是挺享受这种赤裸裸的热情的,只不过有时候他也需要点个人空间不是。
  “总经理,是,刚回来,对,听说了,好的,我一定会到的。”放下电话,灿宇打开电脑。这次摩纳公司征收礼服类设计稿,灿宇总共设计了五款。他一改往日针对高挑身材的设计,而是倾向于娇小身材的打造。其中一款是按照邢沁霏的身材、气质打造的,选用了旗袍元素,江苏云锦的缎料。A城是典型的江南水乡,邢沁霏身上就有那种江南女子固有的轻灵、柔美。这种因人而异的独特性,才让摩纳选中了这些设计吧。他又仔细的审视了一遍,想着晚上的宴会。
  这种宴会、场合,灿宇不知道参加过多少回了。他不排斥,也不是很喜欢。只能说逢场作戏、你好我好大家好。“灿宇来了,”总经理老远的就招呼他。灿宇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不好意思,有点堵车。”“没事没事,不晚不晚,”总经理拍着他的肩膀,眯成缝的眼睛快成酒缸了,分分钟都能溢出来。他拉过灿宇,灿宇注意到总经理身边那个身着高雅的女士。“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摩纳的设计总监梅柚,这是我们设计师郑灿宇。”两人互相打了招呼。梅柚的妆容很精致,这是灿宇最直观的感受。气质不俗,眉眼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慵懒和妖娆。像谁呢?武则天——三个字马上就跳出来了。“我去那边看看,你们聊着。”
  “我没见过你,”梅柚一手托着酒杯、一手靠着桌架,被红酒浸润过的红唇,像樱桃上那滴将掉未掉的晨露,谜一般的诱惑。这种女人创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灿宇取过红酒放在唇边,眼睛从她身上扫过。“刚从总公司调过来。”梅柚站直了身子,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为什么那么看我?刚刚?”“欸?”他不由得一惊,对方的观察能力好强,正考虑怎么说呢,旁边两个小姑娘推推搡搡的挪到他身边,其中一个正欲说话,被另一个拨开了,“你好,我是新来公司的小何,是您的助理了。”见状,梅柚浅浅的笑了一下就去了别处。 “欸——”灿宇本想拦着梅柚,那小何径直就跳到他面前,“您有什么需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配的助理,我不需要助理,回头我跟总经理说一声,你就甭跟着我了。”说罢,也不管小何怎么着,就去追梅柚了。
  灿宇四下看了看,发现总经理正冲他招手,他快步过去。“聊什么了?”“以后跟摩纳会多合作的。”总经理满意的点点头。一会儿又把他拉到一边,悄声问道,“那个,问你事。”总经理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灿宇不禁想到,该不会让我问人家是不是单身吧。想想总经理也50多岁了……“你是单身吗?”“啊?”“有女朋友吗?”“有,”虽然不知道总经理的重点是什么,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说了。“啊——”看得出,总经理挺失望的。“怎么了?您还兼职月老啊?”“啊,我女儿,快大学毕业了,本来想着让你给她辅导辅导设计,顺便培养培养感情呢。她说,你像那个谁,那个谁呀?那个谁——就那个谁——”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2-06 17:01:06
  @77斤 推荐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2-06 22:00:44
  @77斤 恭喜朋友聚焦·部落精华!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2-06 22:01:57
  @77斤 祝贺朋友再上首页!
  
楼主77斤 时间:2017-02-08 13:53:40
  刚刚站起来,就刚刚,邢沁霏肠子都悔青了。更让她后悔和啪啪打脸的应该是一分钟后。起来了总不能再坐回去吧,再说了人家也没拦着你啊,关键就是这个“没拦着”。按照邢沁霏的剧本走,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酱婶儿的:不等沁霏抬脚,他就应该一把拉住她,十分霸气加帅气的拽到自己怀里,任凭她挣扎、捶打而不放手。最后,女主角感动的哭了起来,男主角在温柔的抚摸其秀发,最好在来一句磁性十足的男低音:再敢消失你就死定了——
  直到上了电梯也没见半个场景,哈——心底的那口气好像全吐出来了。“想什么呢!”电梯里映出的那张脸怎么看都不像——自己的,看来心还在,面目已全非了呀!“真是秀逗了”。
  潘妈在客厅看电视,水水在摇篮上蹬着腿儿,看起来还挺开心。母性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感受呢?沁霏不止一次的听别人这么说,即便是蛇蝎心肠的人对自己的孩子也会爱不释手的。可是,她怎么就没这个感觉呢?反而——水水的出生像个累赘似的牵扯着她,一步不能动弹。心爱的工作辞了,以前的生活——最起码那种心境没有了。佟智敏很忙,她活的很精彩,那远本是沁霏期盼的生活。“我都快饿死了,没事别在外面瞎晃悠?”语气不好,似要发作。潘妈以前不这样,刚结婚那会儿对她可好了,现在跟白雪公主的后妈越来越像了。“这就做饭,”做饭,能让她刷一刷存在感。潘妈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本不会做饭,在潘妈的各种“培训”下,终于能做几样像样的菜了。沁霏放下勺子,仔细想了一会儿,潘妈从什么时候对自己转了态度?难道是生下水水后?一个激灵,她拿起勺子。
  潘妈现在跟老佛爷似的,除了照顾水水外,吃的穿的玩的都不用操心,还有人使唤。潘妈是北京人,那口京片子在远离北京城的江南小城也没改喽。那口京片子哼、哼,用佟智敏的话来说跟大爷似的。北京人都大爷——
  等着潘妈吃完了,沁霏赶紧把桌子收拾,去厨房洗碗了。
  她在等电话响,她竟然在等电话。她不停地对自己说,佟智敏一定会忍不住好奇打过来,一定会的。其实,她知道佟智敏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直到潘高峰回来,电话也没响。丢死个人,丢死个人,都什么时候了?还做这样的白日梦?
  “沁霏呢?”客厅里响起了潘高峰的声音,没有听到回答,潘高峰已经进来了。沁霏斜靠在床上,见他来也没有起身的意思。“不舒服?”他坐在旁边,伸手摸她的额头。潘高峰是个务实的人,也是一个浪漫不起来的人,务实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没有,就是有点累。”“你累什么呀,也不看孩子,也不用工作,”原本是能让人感动的频道,突然换了台,沁霏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了,赌气的去了卫生间。
楼主77斤 时间:2017-02-13 13:21:09
  两个指尖轻轻的戳开门,踮着脚尖的挪过去,看清了被电脑屏幕遮挡的那个男人。双眉已下调到八点二十的位置,嘴巴耷拉着,两眼下垂,空洞无神,全身任凭重力挂在椅子上,似乎还有叹气声。呵~典型的想女人症状。来的人嫌弃的撇撇嘴,白他几眼,“嘿——”猛地一喊,让瘫在椅子上那哥们儿瞬间恢复到了十点二十。等看清来人,灿宇揍人的心都有了。“邵小琳,你——”食指在空气中抖得厉害,想必是吓死了,至少也是吓得半死。“想——女人啦?”邵琳可没有理会他,这个时候还不得赶紧让自己乐呵乐呵。“能不这么直接吗?”“你——想女人啦?”邵琳这一脸的坏笑,简直了。郑灿宇想要杀人的眼神分分钟被撇到南太平洋下。 “我说你这地方还真不错,怪不得不想回去呢。”“你来这干嘛呀?”“下班没事吧?请我吃饭吧?”邵琳笑嘻嘻的,回头看了看透明玻璃外面的那些眼冒金星的小姑娘们,“你还挺受欢迎的?也难怪,我还挺喜欢孔侑的,够男人!你吧,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嘿嘿嘿,”灿宇干笑了三声。“算了,我请你吃饭吧,毕竟——我也是有求于你啊。”
  他还真没什么事,除了去某栋楼底下蹲点外。看着发小儿大老远的来的份上,灿宇就把那项行程取消了。
  “还不错吧,意式餐厅,挺地道的,”灿宇笑着说道,他对自己的品味一向有自信。可邵琳就没接他的茬,随便点了几样,就盯着灿宇了,欲言又止,看得他心里发毛。“有事说事啊,别浪费这么好的情调,”说完又觉得不妥,“你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跟我表白吧?”灿宇愣了一下,看着对方没什么反应,又接着贫,“有病吧,打个电话不就得了,我马上飞奔到您身边,鞍前马后准备婚礼各项事宜,您啥事不用管,就等着良辰吉日,八抬大轿——”邵琳靠在椅背上,端起酒杯放在唇边,眼睛眨了又眨。“不是看上阿玛尼新出的那款手包吧?那也不至于跑过来啊,打个电话,哥哥分分钟给你寄过去啊。”“——”“怎么了这是?该不会——”他凑上前,一脸的严肃,“谁欺负你了?”邵琳看向他,期待着他下面的话。“那就不是一个电话能解决的了您的功夫我还是见识过的,那会儿给你起外号的小子出院了没?外号叫什么来着?”邵琳一脚踩了上去,一分贝一分贝的往上加,直到对方“嗷”一嗓子叫了出来,“小心,这酒杯也跑你脸上去。”“自己不说还不让人猜了_”灿宇小声嘀咕。“你们那个、那个总监单身吗?”灿宇锁紧了眉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他和邵琳一个小区里长大,她是那种敢作敢为的性格。以前也交过男朋友,都是直接甩给对方一句话,“我喜欢你了。”这会儿是怎么了?总监——好像不是单身,灿宇不太清楚,只在上次的庆功宴上,见到他是带着女伴来的。他把仅知道的这些告诉了邵琳。“那种场合好像是女朋友吧,”邵琳看起来很是失望。一会儿又精神了,“他们关系不好吧,快分手了不是?”灿宇一副关怀傻子的眼神,摇头叹息。“这种事猜来猜去的,自己个窝着难受,不如直接问个清楚。”“你帮我问?”“我一个大男人问人家这个?”“你帮不帮我?”“不帮!”“我可知道你为什么来这,我找邢沁霏去。”邵琳假装要走,灿宇靠着椅背,敲着桌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帮我啦——”邵琳吼道。
作者 :陶然徐安然 时间:2017-02-17 17:56:20
  @77斤 朋友,置顶帖子过多影响新帖,为了给后来者留有一席之地,先上首页的要依次取消置顶。谢谢理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