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小说【桂花】

楼主:红松看世界 时间:2014-12-13 11:29:50 点击:170 回复:2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短篇小说【桂花】

文/红松看世界



     

  桂花姑娘十九岁了,长得高挑的个子,小圆脸白里透红,细长的眉和眼睛格外受看,再配上那小巧的嘴,一笑,腮边就露出两个小酒窝和满嘴的白牙,真是很美的。

  然而,桂花姑娘不高兴,不愉快。这到不是繁重的农业劳动使她不顺心,生为农村人,当然要干活,要干很脏很累的活。

  早晨,她要去割一大背篼牛草,然后回家做饭,喂猪。因为母亲有病,桂花从很小就帮母亲干活了。

  吃过早饭后,待那出工的钟声一响,她又扛起锄头,和着村里的姐妹一道干活去了。栽菜子,点豆子,割麦子,挖红苕,有时,还挑粪上那高高的大足山。总之,这就是一年四季的工作,桂花一点也不嫌弃。

  在做工小憩的片刻,她又背上带来的竹篼,拿起镰刀沿田边地角去寻找野猪草,好填饱自己家中那只架子猪的空肚皮。

  闲时的晚上,就学做针线,扎扎花啦,做做鞋垫啦等等。她没有空去打扮自己,更没有空去拿起书本,虽然她也识些字。

  桂花上学只学到小学四年级,就没有机会读书了。一来是学校乱,老师也不负责任。二来呢,桂花爸说,花钱去学打闹,还不如在家干活。又是一个女娃儿,学来有啥用。

  桂花不懂读书的重要性,认为父亲喊不读就不读吧。她安心地学习针线活,学做农活。她的人品在村子里的姑娘们中是数一数二的,劳动也不例外。

  那么,什么事使桂花不高兴呢?

  桂花妈喘息着在清澈的水塘边提水浇洗那洁白的麻布,那长长的白麻布摆在草地上,据说在太阳下不时地浇水漂晒会使它更白,这是桂花的嫁妝。用它来逢制蚊帐和被子。

  然而,桂花看到母亲在做这个,就更不高兴。嘴嘟的高高地从母亲身边走过,一声也不吭。

  她的父母要她做新娘了,她就是为这个事生气。奇怪呀,这在一个青春期成熟的女子,在一个未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在一个殷勤周到的未来的丈夫的周旋中,该是一件多神秘而又多幸福向往的事情。

  桂花姑娘却不。她怨恨自己的父母给自己定下这不顺心的亲事。男家姓张,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张家村。那个未来的丈夫个子比她廋小,岁数却大了八岁。还在她不懂事的时候,那年她才十四岁,两家就定下了婚事。当然,最主要的是定下桂花的婚事后,张家送来的彩礼又变成了桂花哥哥桂树的聘礼。

  那能说会道的介绍人在桂花家又给桂树介绍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姑娘,其要求的彩礼和排场是桂花家根本无法支付的。当然,任务就落到了桂花的身上。

  这可笑的送女娶媳妇的做法在当时是非常流行的。假如有的人家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就非得从很早就把裤带勒紧,少吃一点,省吃俭用,慢慢地积累,到时候都不可能说到一门满意的婚事呢。

  桂花的介绍人肖二娘就这样两头跑着,并不是她格外热心地关心桂花兄妹,而是说成了一门亲事,那崭新的工农兵纸币就要得好几张。还有酒呀,肉呀,糖呀。平时跑腿还能吃到好东西。只凭一张嘴就能混到好的吃,新的穿,比生产队做工分强多了,傻子都会干。这样,在逢年过节时,她总是早两天到张家去,催促着张荣把礼物送到桂花家。又陪着桂树把这些礼物原封不动地送到桂花未来的嫂子家。这些,桂花不计较。因为她小,还不懂得这其中的含义。

  现在,她长大了,成熟了。甚至在无人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打量自己少女的身姿时,感到了一种渴望的情感,一种想得到异性的爱抚的本能欲望。

  有时,她会对着镜中那羞红了脸的俊俏模样嗔道,不害羞。可是,当她的未婚夫站在她的面前时,望着他那怯怯地带着孩子样小脸和那单薄的身体,桂花的这种情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甚至很可怜他。但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做她的丈夫,为他生儿育女,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凑合着过完这一生,她就心凉了。

  她明白自己从来不喜欢,并且也不爱这个人。但是几年了,男家送来的彩礼,钱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而且,都送到了未来的嫂子家中。

  哥哥的婚事是成功了,嫂子王华非常满意桂花家的大方慷慨。她不知道这里面有桂花的眼泪。也非常满意桂树的强壮,俊美的模样和孝顺自己父母的心。不是吗,有一次做工休息时,桂树拿起鸟枪打下了一只雁,有十几斤呢,就高兴地丢下枪,也不顾那在高空盘旋哀鸣的另一只雁,将那还在挣扎抽搐的大鸟抱到了丈人家。到王华家时,雁身上还有余温。

  王华一家别提有多高兴了。但桂花却看到了母亲在灶房里抹眼泪,说道:“儿子大了,就是人家屋里的人了。”父亲呢,蹲在门槛上把旱烟袋敲得啪啪响。

  王家催着桂家娶亲了。桂家又拿不出娶亲的钱做开销,自然是想到把女儿送到张家去,再换回钱来娶媳妇。这就是桂花不高兴的真正原因。



  她明白了,自己虽是父母的女儿,但却又是父母用以换娶媳妇的商品。是以自己这个女儿,一个美丽,勤劳的女儿去换回一个美丽聪明,能干的儿媳妇。

  她生父母的气,也生自己的气,当初,为啥要答应这门亲事。当初,当初能怪她吗。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呀!

  现在,桂花要反抗了。反抗这种不合理的交换。因为她不爱那个孩子一般的男人。她要爱一个俊美的,强壮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希望的幸福,是得到一个像他那样的男人。

  他是桂花只知道面容而不知姓名的一个石匠。是桂花在水库工地上义务劳动时认识的。

  爱美也许是人的共性。凡是人多的场合,那些生的漂亮的姑娘和小伙子们,就成了别人的眼睛寻找的目标。桂花就是在无意中,碰到了这样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的。她也就有意无意地去打量那双眼睛的主人,他长得很结实,比桂花高出一个头。红红的脸膛上除了大眼睛吸引人,还有两树漆黑的眉毛和满嘴的白牙。浓密的头发剪成平头式,火红的运动衫使他更显得有生气。

  他们的眼睛经常相遇,经常又在寻找,桂花只要瞄到那双大眼睛望着自己时心就咯噔地一跳。她明白,自己也喜欢上了他。

  但是,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家里情况,又不能冒冒失失地去打听,只凭着一个年轻姑娘的敏锐观察力,她看出这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小伙子。

  三天后,桂花完成了任务回到家。她不会费神地去打听那个小伙子的名字,住址,假如他真有心,是会找上门来的。要紧的是退掉自己这极不满意的婚事。

  晚上,桂花在自己的房中给母亲摊了牌,最后补上一句:“就是死,我也不愿嫁到张家去!”

  桂花的母亲惊呆了。她不明白女儿在短短的时间内为什么变得这么快。而张家都在张罗结婚的事了。她面带怒色地对桂花说:“怪事,欢喜了几年的婚事,要成亲了,又不愿意。你不怕别人笑。张家又有哪一点不好呢。而你哥哥……”

  哥哥,哥哥。母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桂花抢了过去:“我知道,哥哥娶嫂子,等着收到来接我的钱,再送出去。你们就只想到娶媳妇,想到拿我去换钱,换东西。这几年你当我不晓得。现在我就是不愿意这门亲事,你们娶不娶得到媳妇,你们自己去想办法。我再说一遍,如果要我嫁到张家去,我宁愿去死。”说到最后,桂花哭了。

  桂花妈看到女儿伤心的眼泪也十分心痛。桂花说的都是事实啊。哎,都怪生产队的分配不好,不然怎么会落到这样辛酸的地步。

  初次谈判,桂花取得了母亲的同情。但父亲和哥哥知道了就大发雷霆。父亲一气之下狠狠地搧了桂花一个耳光。“桂家的姑娘不能这样不要脸。你退了张家,要到谁家去。是这样的话,看我不打断你的脚杆。”

  哥哥桂树也气愤到了顶点,不容情地抓住了桂花的头发,狠劲地往门上撞了几下。“你咋这样不受抬举。人家张家哪一点不好,逢年过节少了哪一样礼节。张荣又老实,又勤快,配你不上。欢喜了几年,现在你又嫌了,嫌那样,总得要一个理由。你说呀。”他又扯着桂花的耳朵说,“我跟你说,你要去学下边的那个,我打死你。桂家没有你这种人。”

  下边那个是外地嫁来的,嫌自己的丈夫是秃子,就常和村里的光棍们鬼混,村里的人都在背后说她。

  “哼。我受抬举。欢喜张家几年了,谁人抬举过我。逢年过节收到的礼,哪一次是我的父母享受了。都拿去抬举你的丈母娘了。我呢,由你们一推就完。我就是不愿到张家去,死也不愿意。”

  桂花的话刚说完,桂树就冲上去又扯着桂花的头发,说:“死,死,你去死。我陪你去。看你怎么死。”

  桂花望着凶神一样的哥哥,哇哇地大哭起来。一时间,哭声,骂声和着桂花妈的劝架声传得很远,很远。

  第二天一早,桂树就出了门。桂花揉着红肿的眼睛,照常背着背篼去割牛草。当她把那沉沉的一背草送到牛棚时,队长的妻子艾三娘就笑她了:“桂花,要当新娘了。嫁妝准备好了吗?”

  桂花勉强笑笑,说:“三娘,没有的事,还早着呢。”

  “啊,桂花,你是怕三娘不送礼来吃你的喜酒,瞒着三娘吧。别的事能瞒,唯独这个事不能瞒呀。今天早上,你哥哥来给你开证明去公社扯结婚证呢。说是你不好意思。你……”

  快嘴的三娘话还没有说完,桂花已脸色煞白地背上空背篼,咚咚地跑回家了。

  当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时,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她恨恨地对母亲说:“怪不得昨夜你们商量,也太心狠了吧,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做吧,大家做吧。我不怕。我也没有想头啦!”她说完,抽泣着跑了出去。

  桂花妈惊了,害怕有一个三长两短。她也追着女儿跑了出去。“桂花,桂花你回来。你要到哪儿去?”

  桂花飞快地跑着,母亲赶不上。桂花的父亲桂学荣正放牛回来,听到喊叫声,也追了上去,如牛一样的大嗓门吼着:“桂花,回来,你给我回来。”

  桂花却更死命地跑,很快就跑到大路上去了。两个老人追不上女儿,又想到没有锁门,等来去一折腾,再去撵桂花时,早无踪影了。老两口只好朝公社赶去,公社里也没有人,桂花妈又累又急,气得流下了泪。



  这时,桂学荣却看到了桂花从街的那头跑了出来。边哭边跑。后面是桂树和张荣。

  张荣看到两个老人,闷闷地叫了声:“爸,妈。”

  桂学荣急忙问:“办好了没有?”张荣摇摇头。

  桂树忙说:“公社秘书说扯结婚证要男女双方都在场,再不好意思也要来。晓得你们是不是包办呢。哎。”他说着,跺了一下脚。

  张荣望望他们说:“刚才桂花看到我时说不欢喜这门亲事了,要退婚。咋个搞得,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对不起你们呀。”他露出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桂树急忙解释:“不是,不是。你误会了。这两天她在家耍脾气,爸爸骂她,嫁出去看你还有没有这样恶。她就赌气说不嫁了,不结婚。”

  “哦,是这样的原因。那我等赶过场再来喊她去办手续吧。”张荣说完,脸上又荡开了笑意。

  当桂学荣他们回到村里时,又被意想不到的情况搅懵了,桂花没有回家,也没有在村子里。

  他们挨门挨户地问,得到的答案都是,桂花没有回去,先前听说在鱼塘里洗澡呢。

  天,谁见过女人在塘里洗澡。这是村子里自古以来都没有的事呀。但这是真的,割牛草的小孩子们亲眼看见的。说桂花还叫她们下去洗呢。

  “那她起来了没有?”桂花妈急忙问。

  “起来了。穿的白短袖衣服,红短裤子。她把干衣服抱到竹林里去穿的。还望着我们光是笑,说水里好玩呢。”一个叫兰子的小姑娘说。

  “那她穿好衣服到哪里去了呢?”桂花妈又问,“你们看见她走的哪条路?”

  “前面的那条大路,我看见的。”秀秀说,“桂花姐摇着湿头发,唱着歌,那样子像一个疯子呢。”

  这个七岁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来的话,已经被全村人证实了,疯了,桂花是实实在在的疯了。

  桂花妈被这意外的事情气得发病了。心口痛得躺在床上直叫唤,但绝不要桂学荣和桂树照料她,非要他们去把桂花找回来。哪怕是死了,也要把尸体给我背回来。

  于是,父子俩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开去找。桂树走介绍人肖二娘家去,因为他猜想,桂花要退婚,是会去告诉介绍人的。桂学荣就到城里桂花的大姨妈家去,他想桂花一定会去请她的大姨妈帮忙,来劝解自己的。

  桂花的大姨妈在城里工作,大姨父又是一个小小的干部,这在乡下人的眼里,地位也不是一般。他们对于桂花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说一句算一句,像金科玉律似的。

  然而,当桂学荣汗腾腾地赶到那里时,桂花却根本没有去大姨妈家。

  大姨父听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后说:“桂花欢喜了几年的婚事要反悔,情理上说不走。不过,也总有原因,像她说的,欢喜时太小了。实际上也叫包办。要搞好这件事,得慢慢地做工作。不能急,更不能逼,逼出事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到那时,后悔就晚了。依我看,桂花实在是不愿意,就算了吧。”他说完,询问地望着连襟。

  桂学荣忙点点头,说:“嗯。要紧的是不知道这个鬼姑娘跑到哪儿去了呢。”他赶紧告辞了出来,急忙忙又朝家里赶去。

  桂学荣进门一看,桂树正在吞食一大碗稀饭,这是早上煮的。到现在他才觉得肚子饿得慌。真是,赶来赶去跑了一天,一口食也没有落进肚里呢。他盛了一碗饭吃着问:“桂花在哪?”

  桂树惊讶地抬头说:“我还以为她在大姨妈家呢。肖二娘家没有去过。”

  桂学荣端着碗的手抖了,“哪,该不会……”

  桂花妈在里屋听到没有找着桂花,就嗷嗷地哭了起来,“天啦,我的丫头啊,我的姑娘啊,你到哪儿去了,不要丢下妈啊……”

  桂花已经有三天没有消息了。

  桂花到哪儿去了呢。这已经成了全村人议论的话题。有的说她疯了,跑到县城的街上去捡破烂,唱歌,还做那丢人的动作。

  有的却说桂花自己去找了一个相好,这次生病都是为了那个男的,现在,她就住在男家了。

  一时间,说七说八的谣言,说得漫天飞。这就急坏了桂家,张家,大姨妈家。

  桂花呢,她真疯了吗,还是寻了短见。不,别看桂花姑娘识字不多,心可聪明了。她下决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怎么会疯,或者去寻短见呢。

  这会儿桂花姑娘正在知青红松的家里,她穿着红松那剪裁合体的衣服,头发挽成一个大髻,正在洗自己的衣服。桂花在心里盘算着父亲和哥哥会在哪些地方去找她,她明白,他们在那几处找不到,最后一定会寻找到这儿来的。得有一点思想准备。

  其实,她已经有了一个对付的方法--装疯。虽然说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也只有这么办了。

  那天,当她从公社跑回村子时,又急又饿,浑身汗湿。她感到口里实在是太渴了,就跑到塘边去捧水喝。扭头看看周围没有人,自己又热得难受,就决定到塘里泡泡,虽然不会游水,凉水浇浇也舒服。管他女人洗得洗不得,反正也没有人看见,怕啥。

  桂花几下就把外衣脱下来摔在地上,只穿着内衣裤扑在水塘边,惬意地用脚把水花打得啪啪响。她心里不着急,因为在公社她已经给登记结婚的秘书讲过了,自己不愿意和那个人结婚,是家里人偷偷开了证明的。谁知,塘边的竹林上头却传来了嘻嘻的笑声。桂花着实吓了一跳。

  “嘻嘻,你们看,桂花姐好像是疯了,敢下塘里去洗澡。”这是小秀秀的声音。

  “我妈说,只有男娃子才准下塘里洗澡,女娃子去洗,人家要笑的。”小玉子说。

  疯,疯。桂花听到这个字开了窍,对,干脆装疯。虽然她平时对街上那些到处流窜的疯子,那拖拉着肮脏的衣服的样子极端地嫌恶,但现在自己却要学一学了。为了不遭父亲和哥哥的毒打,更为了推掉那门可恶的亲事。

  于是,桂花在水里喊着,唱着,笑着,搅的水哗哗响。又疯疯癫癫地摇晃着把衣服抱到竹林里去穿好,就跑进城去,到知青红松的家里躲了起来。



  急坏了的桂学荣终于找到了红松的家。谢天谢地,他进院门就看见了桂花,在红松屋门前的长板凳上坐着。

  桂花一抬头看见父亲走来了,呼地一下站起身走进屋,赶紧把余平家的格子门一关,插上闩,任凭桂学荣在门外叫喊,就是不给他开门。

  桂学荣很是生气,他凶声凶气地吼着:“你打不打开,给我回家去。你倒会躲,躲到红姐姐家来了。打开门,让我进来。”看桂花不理他,又放低声音说,“桂花,你打的是啥主意,有话我们回家去商量嘛。在这个地方能躲脱。打开,爸就是到处找你,接你回去,慢慢商量一个办法。”

  桂花躲在门里,理也不理,就当没有听见。

  桂学荣又细声说:“桂花,你是爸的女儿,爸会不疼你。打开门吧,给红姐姐道过谢,我们回家去。你妈都快气死了,她又发病了。”

  桂学荣的话早就急坏了红松姑娘,她从厨房里出来,要打开门让桂学荣进来。

  桂花一掌推开她,恶声恶气地说:“走开,关你什么事。”然后在自己的头上狠抓了几下,那梳的光洁,清秀乌黑的头发就乱蓬蓬地了。她跳上板凳,从格子窗里望着门外的父亲说,“女儿,那个是你的女儿。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你跑到这个地方来干啥,喊我跟你回去。我要上天去。我的家是在天上的宫殿里。哪个跟着你回去。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赶走。走开。你个糟老头。哈哈哈。”

  桂花说这番话时,一会儿争眼,一会儿闭眼,摇头晃脑的动作把桂学荣和红松都吓坏了。

  首先,桂学荣认为女儿可能疯了,从前的桂花是多么柔顺,平时话不多,要说话时还细声细语的。瞧她现在咬牙切齿的样子,说的话又不着边际,不是疯了才怪。

  他觉得心有点慌了,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真疯了……就算张家不嫌她,可我们心里痛啊。那天,真不该打她,骂她。老汉抹起了眼泪。他央求着:“桂花,打开门,让爸看看你,要不跟爸回家吧。”

  “哈哈哈。”桂花却用更狂的声音和动作来回答父亲。她用手在门窗上用力地拍打着,笑得前仰后合,散乱的头发遮了半边脸去。

  红松看见她的样子也吓坏了,桂花来我家那天的情形是有点异样,但她的头脑是清醒的呀。现在这个样子,要是真疯了多可惜。她小声劝着桂花:“桂花,打开门吧,是你爸来了呀。总不能让到我家来的客人,老在外面站着吧。”红松说完,就试着去拉门。桂花狠狠地在她的手臂上扭了一把。

  “哎哟。”红松叫了一声,赶紧缩回了手。

  桂学荣忙喊:“红松,红姐姐,你没有事吧?桂花在这里,真麻烦你了。你站上来,我跟你说句话。”

  红松站上了板凳,桂花却跳下去,用背狠劲地抵住门,好像害怕红松会跑出去。

  桂学荣望着红松说:“红姐姐,我晓得桂花在你这里就放心了。请你再帮我好好地看护她两天,我回去给她妈和哥哥说,免得他们着急。然后才和桂树来接她回去,真得了病,还要及时医呢。”

  红松点点头说:“桂大伯,你就放心吧,我晓得。”

  桂花却又踩上板凳,嬉笑着:“鬼老汉,糟老汉,你走了啊,哈哈哈。”

  桂学荣望望桂花那显得可怕的笑,扭身走了。出大门前,又回头望望,桂花还在手舞足蹈的。

  桂学荣的身影刚一消失,桂花就呼地从凳上跳下,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眼泪一串串地涌出,她剧烈地抖动着身子,隐藏在心里的巨大的痛苦终于发泄出来了。

  红松抚摸着桂花的头发,劝慰着:“桂花,别哭,别哭啊。有啥难处说给我听,姐姐帮你解决。”

  桂花抬起泪眼说:“红姐姐,这个事情你帮不了忙,谁也帮不了忙啊。都怪我的命不好,怪我的爹妈心太狠了。”

  红松板直桂花的肩,说:“桂花,你不能再哭,气坏了身体,会生病的。再说,哭会把问题解决好吗?”

  桂花止住了哭声,擦着眼泪说:“我心里太苦,哭一哭要好受些。”她理着贴在脸上的乱发说,“麻烦你,红姐姐,把梳子递给我。”

  桂花很快地梳好头,洗了脸,就恢复了常态。除了那双哭红的眼睛显得异样外,那个温柔,美丽的少女又在红松的眼前了。她望望红松,说:“红姐姐,我要走了。”

  红松着急地问:“走了,你要到哪里去,回家吗?”

  桂花摇摇头,“不回家。现在是不能回去的。也不能在你这里呆着,他们会来把我捆回去。”她擦着又淌下来的眼泪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的。也不会到处闲逛,我要到另一处地方去。我爸爸来了你就对他说,我走了,到玉皇大帝那里去了,因为我是他的女儿。"

  "桂花,你。"红松急了,抓住桂花的手。

  桂花平静地撇开红松的手说:“好姐姐,求你了,你一定要这样说。至于其他,你放心吧。我还要想过几天幸福日子呢。不会那样轻易地就去死。你这样做是帮我的大忙。啊,记住啦。”

  红松看着桂花眼里闪射出坚定的光芒,她明白了桂花的心思。

  啊,桂花,好姑娘,愿你能得到你所希望的幸福。看着桂花离去的身影,红松在心里深深地为她祝福。

  当桂学荣父子赶到红松家时,红松告诉他们桂花已经走了一天了。你走了她就高低要走,留也留不住。还一个劲地念叨她是玉皇大帝的女儿,要回天上去了。红松说这几句话时,好不容易才忍住笑。

  哎。桂学荣长叹了一口气,又到哪儿去找呢。

  嗨。桂树却怀疑似的望了红松几眼,重重地跺了一下脚,他的腰间果真扎了一根新棕绳。

  这样做,也未免太心狠了。望着他们悻悻离去的背影,红松在心里说。



  第二天的下午,桂花的介绍人肖二娘哭嚎着跑到桂学荣家,往门槛上一坐就数落起来了:“哎呀,你们养的好女儿啊,好姑娘,好疯子,整得我们好苦啊……”她继续哭诉着,“今天上午,我出工去了,屋里有娃儿就没有锁门。你那疯子姑娘来了,我的二娃还喊她吃饭。谁想她等两个娃儿前脚出去,她就在屋里把泡菜坛抱来倒在柜子里,柜子里头有衣裳,还有一百多斤麦子,这是才分的口粮啊。她又把钵里的稀饭倒在干菜坛里,我煮在锅里的一大锅猪草她舀出来满屋甩。最后,又把我昨天才买的小猪崽打得嗷嗷叫,打了个半死呀。猪的叫声才把娃儿他爹惊动了,人家在犁田啊。等人家走拢,她已经跑了,披头散发,又唱又跳又骂,说是我害了她……哎呀,我真没有想到帮了这样大的忙,还自己遭殃啊。现在咋个办哟,我穷的没有办法,买猪仔的钱都是借的啊。”肖二娘伤心地哭诉着。

  “肖二娘,你不要哭,不要难受了,就是借,当,我也要陪你的损失。桂花一下得了这个病,她爸,她哥都急死了,到处找。我也气得不行,老病都翻了。好好的一个姑娘,盘了这么大,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桂花妈坐在旁边也抹起眼泪来。

  肖二娘停止了哭嚎,怂恿着桂花妈说:“去给她收杯米吧,看看是哪个鬼找到她。”

  桂花妈说:“我早就想去了,歇会儿,你陪我去吧。”

  土墙外又响起了脚步声,一大群人进了屋。原来是桂花的大姨父,大姨妈陪着桂学荣父子送桂花回来了。

  母亲看到了女儿,高兴了,她上去拉她的手,说:“桂花,你回来了,出去了几天,看,人都廋了。”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走开。桂花一甩手,冲到自己的小屋里去了。

  桂花妈转身招呼姐姐,姐夫坐下。桂学荣忙到灶下拨火烧开水。桂树闷闷地坐在一旁抽开了叶子烟,眉锁得紧紧的。

  大姨妈,姨父是难得到乡下来的。这次着重是帮助解决桂花的这个事情。大姨父说:“还是那句老话,桂花她不是憨,傻,不会眼见着张家的家境好都不愿嫁过去。实在是她心里不愿意。以前嘛,她人小,不懂这些道理。就依她,把张家退了。现在人病了张家恐怕也要嫌的。退掉这门亲,她心里要愉快些,把病将息好了再说。不能再逼了,孩子都廋多了。”说到最后,大姨父放低了声音。

  大姨妈说话了:“桂花这个女儿,我一直都爱她,嘴巴甜,人样儿乖,一点都不像乡下姑娘。当初给她定亲,我就说太早了,你们却高低要欢喜张家。照我们的意见,这个婚事一定不能再提谈了,不然会更麻烦的。至于退亲的钱,叫张家算来看嘛,几百元钱我到拿得出来的。”

  桂花妈忙说:“哎呀,大姐,你都是为了娶媳妇存的钱,咋个能花你的呢。”

  “亲戚处关啥事,哪个没有难处呢。先借给你们垫着还了张家,以后等你喂的肥猪卖了,凑齐了了再还。呵呵,本来都不该说这个话的。”大姨父打着哈哈说。

  桂学荣在灶前忙感激地说:“哪里,哪里。俗话说,人亲财不亲,财白要分明。外人谁肯借给你三元,五元。只有大姨妈你们肯帮这个忙,实在是太感谢了。”这两天,他想了很多,也觉得只有退亲这个办法是最好的了。好在姐姐,姐夫他们爽快,答应借钱。

  只有桂树听了没有答话,只抬头望望他们。

  这当儿,闷坐着听了半天的肖二娘说话了:“今天我来时,张家就谈了,假如桂花真不欢喜这门亲事,而且又病了,他们也不勉强,只是有一条,一切的开销费用都得女方负担,因为你们耽误了人家几年了。”

  大姨妈望望她说:“既然是女方提谈退婚,当然要负担损失费用。但一切都得讲实事求是,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哇。桂花一直躲在小屋里听着,这时她哇地一声,又大哭了起来。

  听到女儿的哭声,桂花妈急了。大姨父说:“管她呢,这是她高兴的哭啊。”



  桂花的脸上又有了笑容。依旧是那个能干而又文静的桂花。张家的婚事也退掉了,向大姨妈借了五百元,再加上自己家卖的架子猪八十多元。

  桂树的婚事,当然推迟了。桂花不记哥哥的怨,她尽量多做事,帮家里积钱,争取把嫂子接回来。

  一年后,嫂子王华笑嘻嘻地进了门。

  有一天,桂花家又来了一个媒人,她刚一开口介绍,他是个石匠,去年都在水库工地上劳动过,他说他认得你。时,桂花的心就开始跳了,脸通红。她接过介绍人递来的照片,那双熟悉的大眼睛正在深情地望着她。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4-12-13 12:20:00
  还真不错,争取到婚姻自主啦
  • 红松看世界

    举报  2014-12-13 15:39:20  评论

    是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发生在我当知青的那个生产队的事情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半觚浊酒 时间:2014-12-13 13:33:00
  桂花与命运抗争,有情人终成眷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3 13:55:00
  @红松看世界 为了给哥哥定亲结婚,当时年仅十四岁的桂花尚不谙世事,就与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订了亲。桂花长大后,一次在水库劳动时遇到了一个男子,一见钟情,因此坚决反对原来定的婚事。经过斗智斗勇的不懈努力,最终取得胜利。
  小说脉络清晰,人物形象鲜明。不错!
  个人感觉:对话不加引号有些乱;省略号都用逗号代替是否合适?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3 14:02:00
  @红松看世界 绿脸支持!再接再厉!
楼主红松看世界 时间:2014-12-13 14:06:00
  呵呵!让老师见笑了。这是早期的作品,写在新浪的博客空间里的,那时候刚刚学会了打字,还不会打标点符号,就这样打上去了。现在发表在舞文弄墨的版块,和今天发表在这里,标点符号都使用得不正确,确实是不应该的。我可以重新把它改一下吗?谢谢老师。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4-12-13 16:07:40  评论

    @红松看世界 如果同意,我可以帮你改标点符号。
  • 红松看世界

    举报  2014-12-13 16:14:12  评论

    好啊!那就太谢谢老师啦,可是要占据老师的宝贵时间,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向您问好!感谢!感谢! 我的键盘打标点符号老是出错,特别是冒号,惊叹号和问号,实在是不好打。得搞半天才行。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红松看世界 时间:2014-12-13 14:15:00
  感谢老师的推荐加精,谢谢您!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3 16:52:00
  @红松看世界 因为你同意改,所以改了标点符号。看看哪里不满意?告诉我。
  • 红松看世界

    举报  2014-12-13 16:57:26  评论

    已经很满意了,占据了老师这么多的时间,很过意不去,感谢您!周末快乐1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4-12-13 18:13:36  评论

    @红松看世界 姐姐不要客气,更不要称呼“老师”,不敢当啊!我叫@寒烟拢翠 @三叶草F1 @千颗珠 都是姐姐,感觉很亲切。也叫你姐姐好不好?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3 18:17:00
  @红松看世界 我原来那个旧电脑,也有个别毽子不好用,打字很费力。
  • 红松看世界

    举报  2014-12-13 19:30:14  评论

    是的,我的电脑都已经使用几年了,应该换换了。韵妹妹,晚上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5 20:46:00
  @红松看世界 顶起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7 06:24:00
  @红松看世界 桂花很有个性,我喜欢。问好红松姐姐!
  • 红松看世界

    举报  2014-12-18 14:11:18  评论

    是的,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那个小女孩就是在我当知青的那个队里,她装疯就是到我家来躲的,是真真实实的故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寒烟拢翠 时间:2014-12-18 20:48:00
  一口气看完,文笔流畅,思路清晰,情节感人,好文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4-12-24 09:26:00
  有情人终成眷属,阿弥陀佛!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4-12-26 06:21:00
  @红松看世界 问好红松姐姐!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02 16:22:00
  @红松看世界 松声竹韵BB赠送给您的道具 1 份“ 礼盒 ”您已被赠送 188 积分, 回赠
  祝福语:恭喜您的《短篇小说【桂花】》被选为小说家园精华帖,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笔健!
  提交者: 社区商店 来自:社区商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微风细雨O 时间:2015-03-17 14:31:00
  故事可以看,
作者 :盛世青荷 时间:2015-03-17 15:32:00
  皆大欢喜,花好月圆,看了心里也欢喜。
  我朋友都说我变态,专门写丑陋有缺陷的,呜呜……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17 21:06:00
  @红松看世界 姐姐,家里情况还好吧?很是挂念!
  姐姐保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