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惝恍一世虐情集 原创

楼主:love一辈子bee 时间:2015-01-12 11:13:26 点击:175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惝恍一世虐情集
  
作者:love一辈子bee

 
  第一文 清水流年不复秦
  “那好,就这么说定啦!”我愉快的咧着嘴笑,“合作愉快!”说着,向清楠手上重重的击了一掌。上马飞快的驾马跑走了,留下清楠无助的表情站在荒野上。“驾!吁——”秦府前我飞马而来。下了马,我对着面前守门的老大爷拱手道:“楚府楚言特来贵府求见秦潇,麻烦快些通报。”语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嘛,其实我是个女孩子,只不过不想让别人知道罢了,说回来,算算也就爹爹、娘亲、哥哥们,宁儿和清楠晓得了吧。“好好老身这就去。”那个慈祥的老大爷转身进府去通报了,才放松下来,思考着一会儿该怎么说。“楚公子找我何事?”一个爽朗的声音传入我耳畔。我抬头看见一袭青衫的秦潇,笑道:“秦兄终日呆在府中可是觉得闷么?不如,今日你我便出去散散心吧。”我说的很随意,好像就很不当回事儿一样,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比谁都当回事儿......“哈,那敢情好啊,我这就亲自牵匹马来跟你去野外散心去?”他倒是反问,我也只能无声笑笑,然后点头表示同意了。‘哒,哒哒——’马蹄声有节奏的响着,却没有人说话,气氛倒是十分尴尬。“呃,内个,你......”我开口,但话未说完,被秦潇打断“楚公子今番找我来真的无事?”倒是吓了我一跳,心里抱怨:这家怎么神神叨叨的?嘴上却只能说:“没有没有,只是好容易得以空闲时间,不出来溜达溜达岂不是枉费了这世间呢。”他听后邪邪一笑:“哦,是么?那样最好呢。”不知为什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总觉得语调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秦公子今年多大呢?”我无聊的找话题不自然地问。“差一便是二十了,呵呵,不知芳龄呢?”秦潇反问。我确实没看出来他话里的用意,脱口而出“17呢。”刚回答完才反应过来,芳龄不是问女子的?“哈哈,才17。嘛,无奈楚府大公子二公子都是热血男儿呢,真没想这第三个孩子便是个女子。”“啊,什,什么呀。二字如何辩我性别!”我有点紧张,却装出气愤的样子,以表示‘我是男子’的‘事实’。“哈哈,好好,楚小弟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就是了。”我没说话,只是想快些逃离这个人的视线。“啊,没,没事儿,我先回去了,还有点儿事要办呢。”勒马往回呆滞地走了一会儿,就听身后秦晓大喊“喂,楚小弟,我不晓得回家的路,你若是不带我回去的话我回不去的!”我微微侧脸白了他一眼,也不晓得他看到了没,就驾马头也不回以下的走了。
  晚间——
  “夫人,秦权白来了!”老门卫口中的秦权白就是秦潇的父亲。“嗯,他找来干嘛?这老家伙不是挺长时间都足不出户了。今天真是勤快啊,大老远的这么晚来咱们这里呢。”听着娘亲对我说的话,可以听出来语气里满是戏谑。我也一惊:秦潇真的没回去么?家里的门卫以是拦不住了,只见秦权白手提了一口大刀闯了进来,在场人都惊了,娘亲刚要站起来迎接的身子也将在了半空中,半响又噗通一声坐回了太师椅。“娘,娘您没事吧?”我急忙上前扶住。“今日难得来我楚府中,如何带刀呢秦叔?有何事不可好好说?”此人便是我的大哥——楚限。“哼,还知道叫我叔呢!秦潇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楚言呢,我儿就是跟楚言出去的!他还没回来呢!”“还没回来!?”我听后一惊,真的,真的没回来!我冲出大厅到马槽牵了匹马刚登上去就迅速拍马走人,听着身后一群人的呼喊——“公子!”“楚言,我也跟你来!”便也牵着马上马跟着我了。“你等着,我来接你!”我担心不已。“啊,我儿!”正想着,却停身后秦权白大喊找到。“哪儿!”我立刻勒马回转,并没有见到秦晓,身后秦权白却提刀砍向我。我一个侧身躲过攻击一记手刀将他打晕下马,随即看到不远处草坪上躺着的——尸体!“天啊,那是?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秦潇!”我声音颤抖着自问自答,然后下马牵着马走了过去,可以看清的是那人也穿了一件跟秦潇一样的青衣,布料也跟秦晓的差不多,“秦潇!?”我有点害怕。“叫我干什么?你怎么又折回来了,不过时间有点长哦,丢我在这儿可不行呢。”听到背后有人回答,猛地回头。只见秦潇安然无恙的站在不远处。“你,你还活着!太好了!”我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打量他,左看看,右瞧瞧,“嗯,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我们回去啦!”说着,扯着他的袖子就要走,却怎么也拉不动,身后的人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没有马呀,怎么回去?总不能共乘一骑。你可是会同意的?再说了,要好长时间才能回去呢。”秦潇说得理所当然,不过我倒是可以听明白他的意思,“你......不会是要住在这儿?”我有点担心的问。“嗯!”看他笑得那么灿烂,我也真是没办法,“那......我也要待在这儿了。我无力的扶额,却也是同意了。“哎我跟你说,听他们说这里晚上有野兽出没呢,你刚刚看到的那个人大概就是被野兽咬死的。”秦潇说的津津有味,我却想一觉不醒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猛然睁开眼,看见秦潇还在便放下了心。还没反应过来,却听见一声吼叫,站起来四处看了一下,刚想坐下,却见秦潇又‘噌’地站了起来把我护在身后,“什么人!?”但见一只老虎冲出来,紧接着听见“啊!”的一声,再反应过来时老虎以不晓得去向,面前,秦潇已是静静的躺在地上,显然是被咬了,血肉模糊啊!我弯下腰强忍住想要吐的心理手颤抖的探到他鼻前,没有气息了!‘扑通’一声我跪在地上,不知为什么,心里很酸,很想哭。“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啊!”我哭了,终是哭了。毫不顾忌已经血肉模糊便将他紧紧搂在怀里,“秦潇——!”空旷的原野上听得到我凄惨的哭鸣。“啊,秦潇!”我突地坐起来,“呵,什么么,原来是一场梦,是场梦......”我扶额,刚刚那些事情全部化为南柯一场梦,只是给人感觉太过真实,叫我无法接受,即便是梦。“哎呦疼死了。”手扶着的地方一阵剧痛传来。“楚言,楚言呢!?快带我进去看看她!”熟悉的心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嫌烦了,便问“宁儿,可是你惹来的人大吵大闹?成何体统。接着听见弱小还参杂着颤抖的声音”“仙,仙子,是......”声音只是越来越小,却不见个尽头,我性子急,便不耐烦道“谁啊?宁儿说话啊你倒是!”过了一会儿声音才响起来“是......”“是我!”那微弱如蚊的声音立马被一个硬朗的声音压过,心脏便是有一阵痛,参杂着头疼,我有点恶心了。“看来恢复的不错呀,楚言?”用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无力的回答“谢谢。”“哦,些什么?谢我从诛仙台上把你救下来?”似是听过这种口吻的话语,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惊住了——“秦潇!”我激动的喊了出来,他还没死呢!秦潇没死,没死,他还活着呢!“怎,怎么了,不就是救了你一命,何来这么激动呢?吃错药了?”他用看怪物的眼神鄙夷我,我才一下子反应过来,那是场梦。“谁,谁激动啦,再说你才吃错药了!”又当作了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跟他斗起了嘴。“噗!”斗着斗着,只见他一口鲜血吐出来,我脸上的表情顿时换了样,赶紧下床扶住他,“你,你没事儿吧?”并用袖子擦了擦他嘴角残留的血渍,这个动作我自己也为之惊讶,可能是因为梦里的缘故吧?或者是因为他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诛仙台上救下?他愣了一下,看了看我,随即抓住我还在擦血渍手的手腕,开心地笑了笑,“呵呵,不用担心啊我没事......咳咳。”虽是说没事,可最后还是假假的咳嗽了两下。“噗——”门外宁儿偷笑,我红了老脸假吼道“宁儿你院子扫了么!花浇了么!鱼不喂是要死的!”“噗呵呵,好好......仙子,我这就去了,哈哈。”最后留下的却是宁儿笑得不行的声音。我恼羞成怒。“哼!”便赌气似得回到了床上,裹好被子准备睡觉。秦潇微微叹了口气说“那你先休息吧,不打扰你了。”“哎呀你好烦!快走快走!”我面朝里背对着他打发他走。“好,那我走了。”我没理他,不过他虽是说走,却也还是在原地望了我一会儿,听到我睡着时匀称的呼吸声他才放了心似的走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听到关门声,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做起来下地穿好鞋子。刚一开门便觉得寒气袭人。“仙子,你怎么起来了呢,伤好些了么?”一出门就听见宁儿担心的慰问,然后连忙上来扶住我。我摆手不用扶,随意回了句“没事了。”。我问“秦潇呢?”宁儿笑开了花,“仙君他刚刚驾云往东面去了。”“哦......”我淡淡的应了一声。“仙子不去追么?”宁儿又说。不过是在问我了。“什么?”我笑笑,明知故问,却不再发怒。“噗,没,没什么呢。只是觉得仙子您比以前更好相处呢。”“呵呵。”一番无意义的对话,但却让我整个人都领悟了——我变了。“仙子,秦仙君知道你是女子了,仙子打算怎么办?”弱弱的,带有几分敬意的声音传来耳畔,“呵,还能怎么办呢?凉拌呢。”我无奈,呵,是啊,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呢?“呵呵,仙子,您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宁儿被我逗得发笑。我也笑笑说“宁儿,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不会觉得委屈呢?毕竟我之前......脾气不好得很。”“委屈会有啊,不过呢,宁儿永远忠于您仙子!仙子,你我本就是凡人,那是我不就是你府上的丫鬟了么,跟了您这么多年,不是怕死,而是怕离开您啊!”宁儿说着,脸上还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也挂上了温柔欣慰的笑,摸了摸她的头“委屈你了,宁儿。”“嗯,和仙子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番外开——
  香泽宫内,秦潇一身劲装买进门槛。“呀,秦兄如何有空来我这里?”楚限被一两个仙女奉候着,一脸的享受。“呵,怎么,不欢迎我么?”秦潇不屑。“怎么可能!你可是我的贵客呢。”说着,打发下人离开了,也叫着门卫不许放人进来,而后紧闭大门。“她没事了。”秦潇淡淡的说了一句,“她醒了,你不去看看她么?毕竟......”“够了!”楚限打断了秦潇的话,“我不是有意的!我现在还需要静一静,不能正常面对她,所以......”楚限的声音又放温和,“所以只要你在她身边,保护好她就够了。至于楚时......”他咬了咬唇,终是下了狠心说“随你怎么处置!”“那就这样了,不打扰了,告辞。”就这样,秦潇走出了香泽宫,驾云飞走,一时不知去向。“哈哈哈哈,大哥演得真像!”香泽宫内宝座旁边的屏障后传来大笑,接着一个样貌斯文的人捏了一把羽毛扇子走了出来。“嗯?楚时,你出来干什么?”楚限眉头一皱,楚时又道“被我们视为那么多年的珍宝,怎么可以被他人夺去?大哥,你说呢!”说这话时,楚时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杀气。“哼,秦潇那小子,我一定会让他为此偿命!”楚限怒气冲天,楚时也狡猾地笑笑。“哼,他那是什么态度?我迟早会让他后悔,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那混蛋弟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回故绫庄的路上,秦潇不满的咒骂着。
  番外结束——
  “仙子,秦仙君回来了!”宁儿在门外说着“好像是来找您的。”秦潇?他怎么又来了?我无语的想着。“楚言?”秦潇推门而进,“干,干啥?”我噌的站起来,秦潇见了我,松了口不知名的气,快步朝这边走来,我见他走近了,便向后退,一下子坐到了床上。他走到离我一米远的时候停住了,看着我,那温柔的能滴水的眼神看得我发毛,“说,说吧。有什么事儿?”我忍不住问道。“你......以后可以离你哥远点么?”他这么问,就在我刚想问为什么的时候,他眼里的忧伤让我欲言又止,最后无奈只是回了一句“嗯”目送他离开的时候我还在怀疑:这货今天是怎么了?神神叨叨的。想着想着也就忘记了他的话,换了一身公子装驾云直奔向大哥的香泽宫。“砰!”宫殿大门被我推开,宝座上并没见到大哥,便不理睬吓人的阻拦硬是闯进了内室,“我大哥呢?”内室房门被我一脚踹开。“二哥?”我惊讶地看着正在和楚限下棋的楚时,他见到我却没有半点惊讶,依旧笑眯眯的扇着羽毛扇子,对我说“等你很久了,三妹啊。”说的好像知道我会来似得。“二哥我想死你了!”我扑上去一把搂住楚时的脖子,可能是由于激动的原因吧,非常的用力。“三妹快住手!”楚限上来阻止。“三,三妹,勒死我了......快放手!”楚时也艰难地说着,“快......放手!”听到后,我不好意思的放了手,然后拍着楚时的后背说“二哥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哦......”边说还边红了脸。“咳咳,咳。你说呢?被你那么熊抱一下子,说没事谁信那?”楚时揉着嗓子损我,“真不知道你那么大力干嘛,真是......”越说我越惭愧,最后豆大的眼泪滚落下来,楚时和楚限见了都身子一抖,赶忙上前来安慰我“不哭了,都是二哥不好,二哥错了,不哭了好不好?”“三妹别哭了,一会儿我帮你打他好不好?”不知这样安慰了我多久,我终于止住了眼泪,抓起楚时的袖子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然后笑了。看见我笑了,楚限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只是楚时却在心疼他的袖子,然后我笑着过去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二哥你人长这么帅,也一定很大方咯!”“是是。”楚时又宠溺的说。见我把手拿开,他又揉了揉被我拍的生疼的肩膀,我白了他一眼“本仙子有那么用力么?”边说边拉着他俩的袖子往外走,“我们出去玩儿咯!”我们一行三个人乘着云,都听我指挥,我说去哪儿就去哪儿,玩儿的不亦乐乎。“呼,累死我了。要不我们去人间玩儿玩儿吧!好久都没回去了不是?”我撒娇,楚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难看死了。楚限听到后也一愣。“咦,怎么了,你们脸色好难看。”二人相对视了一下,随即楚时挂着苦笑说“言儿,我和你大哥都累了,咱们明天再去行不行呀?”我看了看他,最后极不情愿地同意了。故绫庄上,宁儿见我回来了,挂了一脸笑跑过来,“仙子仙子,你就要成亲了!”“啊?”听到消息后我没有向宁儿那样兴高采烈,而是疑惑: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对方是谁?男的女的?我终于一口气问完,宁儿听得头晕转向,最后是笑盈盈的说了一句“仙子,出嫁的时间是明天,这是嫁衣,给。”说完便跑了,我端着手中的托盘望着那件嫁衣呆了好一会儿,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手一抖,衣服便掉在了地上,慌忙拾起藏了住,转过身见识秦潇,“啊,哈哈哈,哈哈,有什么是么?”结结巴巴的问着,见他抿了抿嘴有点犹豫,“言儿......”我愣了愣,他从来没有这么叫过我,虽然惊讶,但心里涌起了一股不知名的暖意,就在他要说下一句的时候,宁儿突然蹦出来。我不仅在心里感叹:真不是个时候。只听宁儿说“秦仙君,告诉你个好消息!仙子她要嫁人了。”“什么!”相比惊讶,秦潇脸上更多地是愤怒“嫁给谁?”他问我,我吐了吐舌头道“我也不知道,也是今天宁儿告诉我的。”秦潇却好像知道了什么似得大骂“该死”然后转过身驾云向东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忽的一阵低落,随即是强烈的不安,便也驾云追了去。追着追着,突然间云朵不听使唤了,擅自降落到湖边,我愤恨的跳下了云,踢了它一下,它便飘飘的飞走了。我走到湖边,蹲下,双手抱膝静静的看着湖水。水中映出我的影子,一身男装的我,清秀的面庞,乌黑的秀发,虽不是双眼皮但眼睛也不算小,睫毛不算浓密也不算稀疏,整个人看起来虽不是绝世佳人倾国倾城,但倒也标致,只是穿了公子装的我倒有点痞气,像混混一样。“什么嘛,生个什么气!我家人又不干你事!”边说边向湖面抛石子,水面荡起了阵阵涟漪。“你当我想么,再说我是真的不知情冲我发火干嘛?”一开始坚韧的语气到了最后声音却越来越小,变成了呜咽声。湖边泣不成声的我浑然不知身后一个人已经站了很久,继续哭诉着“明明,明明就不想嫁的......也不想伤害你,为什么你不信?真是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在我心里了?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在意你了?呵呵,那些都不重要的,反正你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再回来,我也已经嫁人了......呜呜。”终于,脸埋进了胳膊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言儿......”身后一个温柔至极的声音传来,“别哭了。”我不敢回头,害怕他看见我在流泪,急忙马虎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才站起来回过身,看见的人却是楚时。本来刚刚欢喜一点的心情又一落千丈,不禁苦笑:呵呵,终是我自作多情了么?你没回来找我。“二哥,你怎么来了?”只见他苦笑着,说了句“没事”就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一时有些不解。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时,已经换上了火红的嫁衣了,躺在一个满是红色的房间里,饶是我再笨,也已经猜想到了。头还是有点疼,下了地,扶着墙,“宁儿,我出去走走。”出了院子,一阵微风拂过,有些暖意,可我的心已经凉了。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又到了湖边,依旧蹲下看湖水中我的倒影,化了妆,打扮了一番,甚是美丽。可从生下来第一次这么美丽的我,他却不在。我忧伤,起身回了故绫庄上,又问“宁儿,我要嫁的人是谁你可是晓得的?”宁儿挠了挠头“是元风王。”“哦?元风王,他是谁?说名字。”我又问。“是,是清楠......”我刚要坐下的身子一僵,脑海中反复的出现一句话——‘出嫁元风,秦清必战,战必残伤’这句话是我成仙时一个法老对我说的,我当时根本不能理解,现在终于领悟了,于是我飞快的冲出门去,向秦潇的圣珍殿飞去。到了那里根本就没有人,又向清楠的圣殿飞去,路上一直在担心。终于到了,刚推开殿门,面前一幕令我心慌,宫殿里乱糟糟的,并不见一人。“砰”的关上了门,又往回飞,终于在不远处听到了打斗的声音,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我提着碍事的裙摆,过去躲在一颗梨花树下。见一共有三个人,清楠,秦潇,还有......我二哥!只见清楠面带微笑的站在一片云朵上,看着楚时和秦潇打斗。二哥单一把扇子几片羽毛根本胜不了秦潇,待秦潇举剑砍向楚时时,我却大喊“小心!”秦潇听到后一愣,剑迟缓了几拍,却被楚时一根羽毛刺入心脏,又用扇子把他扇飞了好远,我担心的跑过去,托起秦潇,哭着说“秦潇,秦潇你别死啊......呜呜,你还没跟我说完被宁儿打断的话呢!不准死!”我晃他,他被我晃得伤口有些疼,但露出微笑,把手抚上我的脸颊说“言儿,你穿嫁衣真的很好看!不过,我说什么你都答应我么?”“嗯嗯嗯,我都同意,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同意!只求你不要死......”我忙点头,哭着回答。“呵呵,这样的话,我就死而无憾了......”随着声音的变小,手也垂下,紧锁的眉头断然松开,我一愣,随即放声大哭“不要啊,秦潇,我求求你!”脸上的妆都花了,红色的嫁衣染了血,越发的妖艳。“让开,言儿。”身后有声音传来,我立即站起来挡住“不,不可以!二哥已经把他杀了,那为什么还要做的那么绝!他元神已散了,不可能再复活了!就不要再伤害他的身体了可以么?”带着哭腔的语气又说“算楚言求你了......”“你!”楚时见我跪在了地上,一时气愤但也不好说什么,便飞回香泽宫了。“呵呵呵......好一出感人戏曲!”云朵上清楠拍手叫好“楚仙子还真是痴情!秦潇用性命帮你渡劫,这一世也是如此。”我一惊,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我回身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秦潇,抿了抿嘴问“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么?”语气中参杂着许多不舍,“有是有,不过有条件。”清楠不屑的说着,摊了摊手。“什么?”“需要一个花仙的所有神气,并且那花仙自愿。”清楠托住下巴,看着一愣的我,挑眉说“怎么,很难找到那样的人......”我不屑一笑“这有什么难的?”我说着,仙气外露,走到秦潇身体盘膝坐下,神气释放“我原身本为百合,怎么算不上花?”既然你之前救过我,那就这次,我来救你!我这样想,漠然合牟只听见清楠一声大喊“不要,言儿!”然后身体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没了力气,便无意识了。“言儿?”我是被唤醒的,太阳穴剧痛。“二哥?”他身上的伤还在,这可以证明刚才的事是真的。我急忙下地穿好鞋子,要去找秦潇,却被楚时拉住,我甩开他的手。“你们这些人......为什么处处与他作对?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卑鄙!”楚时一愣,随后忧伤的说“秦潇现在正在元风大殿上,元风王正问他得罪。”得知了地点,来不及换下嫁衣,急忙奔向元风大殿。站在殿外,看到正被束缚的秦潇,以及他正对着的元风王——清楠。我大叫着冲了进去“秦潇,秦潇你没事吧!”我上前扶住他,众人见了我都一脸诧异,纷纷说我无理,玷污圣殿。我却毫不在乎,清楠下来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手腕“你怎么在这儿?”我重重甩开了她的手,不屑的嘲讽“我怎么不能来了。我只是疑惑为什么我没有死。也是来看看我心上之人有没有事情的。”我特意加重了后几个字的读音,情难却毫不在意“因为......你大哥为了救你跳下了诛仙台让我把他的仙气传给了你。”我心头狠狠的颤了一下,止住了眼泪,确实无法掩盖哭腔的音调“我,要带他走。”说着解开了系在秦潇身上的绳子,拉起他的手边走。‘嚓’两个门卫把剑交错在一起阻拦,却听清楠无力的说“放她走。”我回头看了一眼清楠,终是拉着秦潇走了。清楠,对不起了吧......我内疚的想着。不远处,看见楚时慢慢飞来,驾着秦潇急忙飞去,秦潇让我松开他去扶着楚时,我看那也有这必要了。“二哥,你怎么了,怎么又受伤了!?”我焦急的问,心里顿时涌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快......快回去,你庄子上,有妖!言儿,你不管怎么恨二哥,在二哥眼里,你都是二哥的好妹妹,二哥永远爱你。二哥要走了哦,你这假小子不懂得照顾自己,以后自己要多保重了......”尾音未断,纤长眉头断然松开,化作星点散去。我瞳孔骤然收缩,眼泪含了满眼,终是忍着回头看秦潇,我向来坚强,不轻易哭。却熟不知再回头的一瞬间,我已满面的泪水。我们一起回到了庄子上,很乱。同样乱的我心慌,但并没有看见妖怪,听见身后一声大喊“小心!”我转过身见一具身体挡在面前,下意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便向后倒来,压在了我身上。“重死了。”我轻推开他,看见了一个树妖,那树妖却逃跑了。我正打算回头跟秦潇嘲讽一下那树妖,却发现他躺在地上。我腿一抖,终是没站住,跪在了秦潇旁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我沉默了。后因听说有妖而跟过来的清楠见这情景上前来扶住我,我颤抖着站了起来,抬起满是泪水的脸望着清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清楠你告诉我这是假的,这不是真的!这只是梦好不好!还有没有办法了......还有没有办法了!!?”“不......”他抿了嘴“不可能了,如果是死一次的话几率就很小了,他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哈哈哈哈哈哈......”我疯了似的大笑出声,听起来很干涩、难听,可到最后,我竟连这样的笑都笑不出来了,不得不承认,秦潇彻彻底底的死了!我说“清楠,我们成亲吧,就明天!”我的话很让清楠意外。
  第二天——
  我换上了新的嫁衣,比之前更好看,画上了新的妆,比之前更美丽,我却不为之动容,因为我的心已经死了。“仙子,该动身了。”外面换我的小丫鬟名为莹梦,我们的关系也挺好的。我该上了盖头,令莹梦扶着我,走着走着,我问“到哪儿了?”“回仙子,诛仙台。”“嗯,我累了,歇会儿再走好了。”没有人敢拦,我便掀开盖头,走到诛仙台旁边,向下望去。只见人间集市上热热闹闹,不禁也微微弯起了嘴角。随意间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哥!大哥没死!我欣喜,却见他衣着寒酸,卖着拨浪鼓和各种胭脂,我不忍看下去了,但眼中的泪水却再也止不住。“参见元风王。”我慌忙回头,见清楠正站在离我相聚近两米的地方望着我,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瞳孔里却是满满的忧伤。面对这样的他,我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清楠,我......”眉头紧皱,内心挣扎了几番最后纵身跃进了诛仙台,却笑着对清楠说“对不起。”看着清楠满眼泪水,我却笑得更会心了,蓦然和睦,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了。
  一百年后的人间,一个名为楚言的假小子被她的两个哥哥楚限和楚时视为珍宝的守护了十几年,却被一个叫做秦潇的人抢走,楚言也再次历劫成仙,最后都各葬一方。清楠安静的注视着这一切,也就只有他没入轮回,此次陪着他们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经过,承受着千篇一律的结果、痛苦,却不厌倦,因为他喜欢他,爱屋及乌,他爱他的所有。因为他想等,等她变了心,可以和她长相厮守。
  原来百年后什么都没变。
  只是心碎了好几次......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2 21:25:00
  @love一辈子bee 沙发欣赏!明早过来编辑。
  欢迎朋友!问好!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05:52:00
  @love一辈子bee 红脸支持!继续努力!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3 18:44:00
  @love一辈子bee
  

  
  
  亲爱的朋友:您好!
  您到小说家园投稿,是我们的荣幸!您的佳作,为版块增辉,为版块增色,活跃和繁荣了小说家园。在此,我们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为了更好地交流创作经验,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也为了您的作品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我们需要版友间的互动。
  广交朋友,您的路子会越走越宽;多看看别人的作品,也是自己学习的好机会。记得推荐小说家园给您的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16 05:34:00
  @love一辈子bee 问好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2-02 07:04:00
  @love一辈子bee 没有合适礼物,再加100分。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2-20 21:08:00
  @love一辈子bee 朋友,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过年发红包啦~
  祝您羊年行大运,发洋财!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