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城市聊斋之三:新鬼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34:57 点击:216 回复:6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城市聊斋之三:新鬼

  文:俺是王月


  和胡晴晴的两年恋爱终于修成正果了,忙忙碌碌的筹备着婚事,细心地晴晴乐在其中,总是嫌我碍手,硬是自己一个人担起了大部分。我便抽身去忙工作,有时忙里抽空去帮帮手,远远的就可看见晴晴忙碌而快乐的身影。于是停了车,点上一颗烟,静静的欣赏着,享受着幸福的休憩。



  中午接到晴晴的电话,又一批建材到了,她不懂验货,我抽了个时间便溜了出来。



  工厂大门口闹哄哄的,我放缓车速看了一下,一个背着行李农村打扮的老年男子和保安激烈的争吵着什么,保安很凶,老年男子被推搡的踉踉跄跄,我摇下车窗指了指那保安,小保安认得我,便收敛了些。我驶出门正要提速时听到了那老人凄惨的哭喊声:“俺的儿啊,才十七八啊,两年见不到人啊,俺和你娘想你啊……”我想起了自己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心里刀扎的一般。顺着倒后镜看去,那老人坐在马路牙子上哭天抢地的,周围人逐渐围上去,我停好车向他们走了过去。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36:00
  老人断断续续的哭诉着,他是淮北农村的,唯一的儿子18岁,两年前瞒着父母出来打工,一年前失去了联系,老伴思念儿子卧床了,老人家带着儿子一年前最后一次写给家里的一封信找到了这里,那信的地址就是我们的工厂,可保安不让他进门。围观的人都埋怨保安,于是大家张罗着给人事部打电话,少顷反馈的消息是此人一年前就离开了,没有下落。老人又哭了起来,大家也只能同情的看着他,我想了会儿对老人说:“我先安排你住下吧,然后去工业区派出所请警察帮忙,我估计你儿子应该在这附近打工,如果在的话,警察会找到的。”大家纷纷称是,又凑了些钱给老人。

  老人家感激得要给我们跪下被我拦住了,我因为有事叫了另一个人帮忙,带着老人上了车,然后找了个小旅馆安排老人住下,叫那个帮忙的带着老人去开发区派出所,我急急忙忙赶回住处,晴晴等我怕是等急了。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38:00
  之后忙的昏天黑地的忘了此事,下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开车出来,走到一个路口时路灯见了鬼似突然熄了,我咒骂了一句扭亮大灯。这时马路中心突然一个小年轻站在那儿拼命挥着手拦我的车,我猝不及防猛踩两脚刹车,车才怪叫了一声停下,闪得我整个贴到方向盘上,咯的前胸生疼。我大骂一声跳下车准备揍这不要命的,看见他的脸后却顿时消了气。

  这是个脸色极其苍白的瘦小男孩,应该不超过18岁,肩膀单薄的看上去微微颤栗的样子,细长的脖子似是无力的耷拉着,腰也有些佝偻,使人看上去极其不忍。我吐出口闷气,尽量和缓的问他:“你不要命了,到底什么事?”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2:00
  他竟然笑了一下,牙床红红的:“我来谢谢你,你今天帮了我爸。刚看到你的车牌,怕赶不上才拦你的车的。”我这才想了起来,这孩子跟父亲极其相似。我点点头,招呼着他上了车,这孩子穿的少,秋凉了竟然还穿着衬衫,一上车我就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不用谢我”我对他说,“你不该这么久不跟家里联系,家里会担心的,你的老父亲很可怜知道吗。”我转头看他时看见他嘴角抖动着,凄惨、狰狞、悲哀交织在一起令人心悸,我便住了口。于是一路无话,我把他带到了他父亲住的小旅馆门口示意他下车。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3:00
  他下车后停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来对我一笑,露出红红的牙床:“明天我想找你有点事可以吗?”我点点头。

  “那好,” 他说,“明晚我还在那个路口等你。” 说完下车向旅馆走去,我也没放在心上,急急忙忙回家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在食堂碰到了那个一起帮忙安排老人去派出所的那个人,刚一聊起,我便霎时间冷汗如柱。

  “那老人真惨,儿子一年前就车祸死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6:00
  整个下午我忧心忡忡,对晚上的约会心存恐惧,但我想到了小狐仙,在她的世界里,当她孤立无援时有人帮她吗,我决定还是去赴约。

  快接近那路口时我把车开得很慢,他真的站在那儿,还穿着那件衬衫,我注意观察了一下,灯光下他真的没有影子。我的喉咙一阵阵的发干,但还是停下了车,他上来了,还是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

  我斟酌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先哭了起来,他俯下身子,肩膀剧烈的抖动着,泣不成声。我不知怎么安慰,只能默不作声,他的抽泣声惨不忍闻。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7:00
  “你能送我父亲回家吗?”他终于安静下来了,“他没有钱了,我会报答你的。”

  我心里觉得凄凉:“我不要你报答,我会送他回去的。”

  他又抽咽了一会儿,:“你知道了吧,我是个野鬼,我每天呆在这路口,我能看到你们,你们谁也看不到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天我买了本书想回宿舍看,天还没黑呢,这儿的车速真快,我过马路时明明看见那车离我很远,然后不知怎么我突然就到了半空,我看见我的书滚到了对面马路,我落下来时身上也不痛,我拍拍灰去捡那本书,可怎么也拣不起来,我也说不上来,好像我的手好空,我回过头看见自己躺在那儿,嘴里全是血…”他越说越激动,嘴里有鲜红的血沫不断涌出,我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8:00
  “那车跑了,我看着他跑的,当时我还在发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害怕了,想回宿舍,我使劲的跑啊,跑得真快,恩,不能叫跑,因为我是飘起来的,好舒服啊---”他突然笑了起来,嘴角笑得很凄凉,“你没有飘过吧,自由自在的,呵呵。”

  “可是我到了宿舍,看见他们都在,但是没一个人理我,我飘到每个人跟前,他们都象看不见我,我去拉他们,踢他们,我把嗓子都叫哑了,可还是没人理我。”他又低下头去抽泣,他的肩膀抖动的很厉害,我下意识的去拍拍却拍了个空,我头皮又一阵发麻。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49:00
  “我只好又回到路口,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儿有好多人了,还有警察,我看见自己被他们抬上了一辆白色的车,刚才躺着的地方好多血哦,我知道了,我被车撞死了。”他捂住脸,放声大哭。

  他这次哭了很久,原来鬼魂也有悲伤,也会哭泣,我静静的等着他,等他收声后问了一句:“明天送你父亲回去好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我也会跟你一起回去。”然后又哭了起来。
  “你父亲能看见你吗?”我问他。

  他边哭边摇摇头,我又静静的等着他哭。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0:00
  “这事过去一年了,你父母都还不知道。他们比你还难过”我见他哭个不停,便安慰他,“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帮他们---”说到这里我自己住嘴了,我想到他连送父亲回家都做不到,还要请我帮忙。

  又静了一会儿,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的世界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

  他转过头奇怪的望着我:“什么我的世界?”

  我踌躇了一会儿说道:“出事这一年来你一直呆在哪儿,你应该有一个你和你的同类构成的世界吧,你们也应该有些能力、次序什么的吧?”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2:00
  他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啊,这一年来我一直呆在这儿,没见过什么同类,你说的同类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又恍然大悟的:“哦,我知道了,我是鬼。”他很黯然的样子,“但我没见过我的世界。哦,对了--”他直起身向我脑袋后边指了指,“那边马路上有个老女人,三个月前被撞的,每天坐在那儿哭,我叫她她也不理我。”

  他说的我毛发直竖,我发动了汽车“咱换个地方聊吧。”

  他木然的看看我:“随您便,,我哪儿都去不了的,不知怎么地跟你一起时就可以哪儿都能去了。”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3:00
  我再次被吓住,猛地踩住刹车,车怪叫一声停下:“对哦,为什么你父亲都看不见你,我却能看见?”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爸来我感觉到了,我见到你帮他,我好感激”他再次哽咽了,“我一直跟着你,快跟不上了,我就拦住了你,我也没想到你会看见我”他的眼泪涌了出来,“一年了,终于有人看见我跟我说话了。”他俯下身子,泣不成声。

  我心里也觉得凄然,想象他一年的时间孤独的在这凄冷的马路上徘徊,不知到哪儿去,不知身在什么世界。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4:00
  “唉--”我长叹一声,“那你怎么办?回家后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我想回家,这里好冷。”

  “你叫什么?”

  “王晓东”

  第二天我请了假送他父亲回家,我怕吓着晴晴也没告诉她,跟她说我出差一天。

  王晓东的父亲整个是瘫软的,嗓子已经哭得发不出声音,我几乎是把他抱进了车里,他抱着儿子的骨灰盒,头深深的埋下去,帽子滑落了他也不理,满头的白发散乱着。我隔着倒后镜看见王晓东泪流满面拼命的想去抱他的父亲,可他的身体是虚幻的,他接触不到任何东西,他徒劳的一次又一次去触摸,清秀的脸哭得已经扭曲,那一刻我的泪水也夺眶而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6:00
  他家是淮北的一个小村子,进村后狗吠声惊醒了他的父亲,沙哑的哭声再次响起:“儿啊,俺们回家了,你不会再受苦了,俺的儿啊---”这一声发出后立即背过气去,我急忙停车冲到后边去掐他的人中,全村的人都涌了过来,眼泪的海洋,大家七手八脚把老人家架了出来。

  晓东的母亲是被人背出来的,同样的白发苍苍,她见到儿子的骨灰,挣扎着滑到地上,几乎是爬到了丈夫身边,抱到骨灰后长嚎了一声就晕了过去,晓东跪伏在母亲跟前,他无能为力,只有无助的哭泣,原来鬼也这么无助……我实在忍不住,和一批淮北的汉子婆娘们一起坐在地上大哭。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13:58:00
  晚上我被安排在一户人家休息,晓东来看我。我觉得奇怪:“怎么不陪你的父母?”

  他哭着说:“他们看不见我,我看着他们心都快碎了。”

  这晚我无眠,自打狐仙走后,我就没这么痛哭过了。

  我不忍在这悲伤的小村再住下去,第二天一早我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交给了村长让他转交给晓东的父母,就急急忙忙开车出村了。拐过一道弯后,我看见晓东的父母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从一条小路追出来,我怕听他们的感激话,也怕再流泪,就加速前进,倒后镜里一瞥,看见两个老人颓然跪倒,我边开车边放声大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6 16:47:00
  @俺是王月 哈哈,王月终于贴出来了!这下子,把鬼狐故事看个尽兴!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6 19:07:00
  @俺是王月 又读完了。还有没有之四、之五?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0:12:00
  进市区后,我到一个银行取钱好交高速过路费,回到车上时赫然又看见晓东茫然的坐在车里。

  “怎么回事?你--”我大惊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眼神迷茫地说,“我正看着他们埋我的骨灰,不知怎么突然就到这里了。”

  我傻掉了,我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子已经流了这么多眼泪了,可毕竟人鬼殊途,我总不能被一个鬼一直缠着吧,再把他送回他出事的马路上让他永远做一个孤魂野鬼我又实在不忍。我踌躇了好一会儿,突然想了起来,转头对他说:“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0:24:00
  于是车疾驶上了高速,到埠后天快黑了,我没有回家,带着王晓东直奔清水镇去,那个瞎眼老太太的房子就在眼前了。

  天已经全黑了,死老太太还是不点灯,我直接推开门,带着晓东往里走,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正努力的适应黑暗,突然一道奇光闪起,形状象一条狐尾,然后我听见晓东的一声惊呼,接着我的肩膀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敲中,痛彻心扉,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灯亮了,死老太太左手抱着一个花瓶似的东西,右手牢牢的握着她的拐杖,气哼哼的样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0:32:00
  “你这混蛋,敢把孤魂野鬼带到我这儿来。”她尤愤愤不平的用拐杖来扫我,这次我没让她得逞,乘势抓住她的拐杖站了起来。

  “他呢?”我发现王晓东不在屋内。

  “在这儿呢。”老太太得意的摇摇左手抱着的花瓶似的东西。

  “你把他怎么样了?”我吃了一惊。

  “没事的,我会把他送回他来的地方。”

  “可他在那儿呆了一年了,还要呆一辈子吗?”

  “关我什么事,他本来就是野鬼啊,”老太太举起她的拐杖,作势又要打我,“你还敢把他带到我这儿来。”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0:49:00
  “唉,这孩子似乎跟我有些缘分”

  老太太侧头想了想,然后示意我坐下,自己从兜里掏出根皱巴巴的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恩,你能看见他是因为你的天眼还在,平时不会有什么,这孩子确实跟你有缘,所以你能看见他。”

  “怎样的缘分?”

  “这孩子几世的命都不好,前三世是你家的仆人,你家满门抄斩,他也没跑掉,唉,这孩子没有一世是长命的。”

  怪不得,我心里释然:“怎样才能帮到这孩子?”

  老太太龇牙一笑:“让无常来收了他,等个十年八年又可以投胎了,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0:54:00
  我呵呵一笑,“我供你烟供你酒这么久,这点小忙还要讲条件?”

  老太太一撇嘴:“你和狐仙的事不是我帮忙嘛。”

  我挠挠头:“再帮我一次吧,最后一次,以后不麻烦你了”

  老太太叹口气:“唉,真这样就谢天谢地了,你有的给我惹麻烦呢。”少顷,老太太说:“行了,你回去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在跟他说几句话吧。”我如释重负,但心里又有些不忍,便想看看晓东还有什么心愿。老太太晃了晃手里的花瓶,把瓶口对着桌子使劲的磕了磕,晓东象一缕烟从瓶口飘出,逐渐分散而后凝聚,然后茫然的站在我的面前。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1:14:00
  “我帮你找到地方了”我对他说,“你以后不会在呆在那个马路上了,你父母那儿我会经常去看看,你还有其它什么要我帮忙吗?”

  晓东半天才明白自己所在的环境 ,低头想了想,然后抽抽噎噎的又开始哭泣,我想拍拍他的肩膀,结果拍了个空,我对他说:“不管你是人是鬼,你都是男孩子,不要老是哭好吗。”

  他抬起头来,仍是满眼的泪:“我以后回不来了是吗?”

  老太太插口:“你还想回到马路上去吗?”

  晓东飞快的摇头:“不是,我不想呆在马路上,可我还想见一个人再走,我在那条马路上等了一年,她却从没从这儿走过。”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4-12-06 21:36:42  评论

    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他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要见谁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2:24:00
  老太太道:“哟,屁大点还是个多情的种子,死了这条心吧,也别让人家姑娘伤心了。”

  晓东继续抽噎,我不知怎么安慰他,想了会说:“她也见不到你啊,好象只有我能看到你吧。”

  “我知道,我只想请你去告诉她我不在了,叫她别等了。”

  “她还在等你吗,她不知道你出事了?”我看着晓东悲痛欲绝的样子没忍再说下去,“好的,她在哪儿?”

  “我出事的时候她还在B城,现在不知道。”

  “那你说详细点,她叫什么?”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30:00
  “她叫海丽,我离开你们厂后在A城的一家卷钢厂打工,在那儿认识的她,她是我的淮北老乡,我们厂长家的保姆,被厂长欺负了要寻死被我拦了回来,我砸破厂长的脑袋后带着她跑到了B城,她找了一家当保姆,我三个月没找到工作,就又回了A城找了一份工作,我们约好了过年一起回家,还有两个月了,我给她打完电话买了本书回宿舍,没想到……”他抽噎了一会,“还没有人告诉她,不知她现在怎样了?”

  晓东展开他的手腕,我看见歪歪扭扭刻了海丽两个字,“你很爱她?”我问他。

  晓东再次泪如泉涌:“我是她唯一的亲人,她连朋友也没有,只有我。”晓东放声大哭,然后瞎眼老太也跟着大放悲声:“作孽哦,什么世道哦……”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30:00
  我通过B城的一家保姆中介很顺利的找到了海丽,我把车停在她做保姆那家小区的停车场里,坐在车里抽烟,我不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海丽,她最亲的人失踪了一年,也许让她心里愤恨会比失去的悲伤痛苦要轻些,可这如此年轻的女孩还在苦苦等待啊。

  我足足抽了半包烟才鼓足勇气给海丽打了电话,尽量用和缓的口气跟她说我来是告诉她关于王晓东的事,那个女孩惊呼了一声:“他在哪儿”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35:00
  我踌躇了一下跟她说我在楼下小区的凉亭里等她,会当面告诉她,砰的一声电话被挂上了。三分钟之后我看见一个清秀的女孩泪流满面的飞奔着过来,刹那间我心如刀割,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单薄、憔悴却不掩清秀,她飞奔到我跟前时收不住几乎栽倒,我急忙扶住她,她顺势捏着我的双臂站稳了,然后直视着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他在那儿?”

  这女孩极大的眼里蓄满了泪、焦急、企盼、痛苦、绝望等交织的神色瞬间击倒了我,我决定不顾一切要让她再见晓东一面,于是我一字一句的对她说:“不要问,跟我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38:00
  “多大了?”
  “19”
  “和晓东是同乡?”
  “是”
  ……
  在往清水赶的半个小时车程里,我和海丽这样一问一答着,渐渐的,他们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海丽是典型的皖北女孩的长相,大眼睛深陷,眼角略微上调,鼻梁挺直,颇有些异国特色,只是过于苍白,加上眼底有些发黑,嘴唇薄、嘴角下撇,看起来有凄苦的神色。

  她和晓东是在A城的一家私人工厂认识的,海丽给老板当保姆,也管做十几个工人的饭,晓东管机器。老板有一台开卷机和一台切割机,还有地磅什么的,成卷的钢材运来在这儿开卷然后切割成厂家要求的形状,生意不错,晓东和海丽终日忙碌着。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41:00
  老板很苛刻,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工资也不过几百,平日也没什么娱乐,歇夜都是快十一点了。晓东爱看书,宿舍强制十一点关灯,还好天热,晓东便拿个小板凳到路灯下去看,另一只手会不断噼里啪啦的打着蚊子。

  海丽跟晓东是老乡,俊秀的晓东干活时爱笑,海丽爱看他的笑容,睡在床上听见劈哩啪啦打蚊子的声音就知道是晓东又看书了,便起身点一支蚊香给晓东送去,有时也会拿一个小板凳也陪着坐下,两个淮北口音便会响起,聊得欢了,老板娘便大骂:还不睡觉,作死啊,两人伸伸舌头,一笑而归……工友们开两人的玩笑,海丽嘴里呸呸的,心里很甜蜜,晓东更是乐的见牙不见眼的。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43:00
  后来晓东管拉货送货,整天开辆东风大卡到处跑,海丽总是给晓东留饭,晓东坐在驾驶室里吃,海丽便故意在院子里忙忙碌碌绕来绕去。两人不断的对视偷笑,老板是个凶恶的人,到哪儿先咳嗽一声,两人吓得战战兢兢的赶紧收敛。

  老板酗酒,整日跟一些镇子上的显贵或地痞在一起暴喝,醉了会在院子里耍酒疯,有时还打老婆打孩子,没人敢劝阻,大家都心惊胆颤的听着老板喔嚅不清的喝骂叫嚷。那日天下着大雨,天黑了,海丽吃完饭拎着一桶热水去冲凉房洗澡,老板又喝醉了,淋着雨在院子里不知道骂谁,突然,老板一脚踹开了冲凉房的门,海丽尖叫一声急护着身体蹲下,可是护不住洁白瘦弱的身体。雨下的铺天盖地,老板布满血丝的眼睛有如野兽般死死盯住海丽,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后喉结上下活动着,空气凝固了,海丽在瑟瑟发抖。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46:00
  老板忽然呻吟了一声,身体似乎要往前扑,海丽再次惊得大叫,突然,一个瘦弱的身影窜了过来,手里一块石头迅即的划出一道弧线落在老板头上,一声炸雷,老板应声而倒。工友们各自从屋里跑出,急急抬起老板往屋里送,有人回头冲着晓东和海丽低声说了句:还不快跑。

  晓东和海丽这才醒悟过来,晓东急脱了衬衣给海丽披上,二人没敢收拾东西,冒着雨迅速沿着江边的堤坝逃离。雨越来越大,天黑能见度极低,两人越跑越觉得害怕,在一处废弃倒扣的船舶处,二人不约而同的飞奔进去。海丽还裸着身体,套着晓东的衬衣已完全湿透,冻的瑟瑟发抖,晓东裸着上身,见海丽发抖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将其紧紧抱在怀里,茫茫黑夜,惊雷阵阵,倾盆大雨把整个世纪击打的飘摇,两个可怜的生命紧紧地相拥哭泣,年轻的生命抖动的似被狂风蹂躏的两片落叶……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6 23:48:00
  一个月后海丽在B城市区找了个钟点工的差事,两人租了间8平米的平房暂时栖身,晓东找工作不顺利,来自农村的孩子又没有学历,除了体力活又能干什么呢,工地的老板看见晓东瘦弱的身体都摇摇头。两人过着最艰难的生活,海丽甚至从菜场捡回些蔬菜的外皮,用盐水煮一煮两人下饭,海丽的气色越来越差,活又重,晓东整天心如刀割。

  那日海丽终于熬不住病了,可连去医院的钱也没有,海丽躺在床上烧得昏昏沉沉,晓东却只能坐在床前落泪,有几次海丽甚至听不见晓东的呼唤了,晓东吓得哇哇大哭,这时晓东心里动了犯罪的想法,哪怕是坐牢也要把海丽送到医院去。他想起离家不远的一个工地上的建材,似乎无人看管,咬咬牙便奔了那儿。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00:00:00
  就在把一捆铜线捆好准备翻墙出来时还是被捉住了,那人得意的摁倒了晓东,然后叫晓东背上铜线跟着走,晓东想着海丽还在病床上挣扎,悲伤和恐惧一起袭来,急急跪在地上冲那人把头几乎磕出血来:大叔你饶了我吧,我妹子快要病死了,我实在没办法了,你抓我还不如杀了我啊。说着说着哭瘫倒在地上。

  那人仔细看了看,突然说:这不是晓东吗?

  晓东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认得是曾经一起打工的一位大叔。大叔借了晓东三百元,救了海丽的命,同时介绍晓东回到A城的一个工地去打工,于是晓东和海丽洒泪而别。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00:10:00
  晓东去了半年,不断的变换工地,时不时给海丽寄些钱让存上,“攒够了回家过年”晓东在电话里得意的说,海丽心里美滋滋的,自己也精心攒着这些钱,快过年时接到晓东的电话说又换了个工地,是急活,工资高,两人又商量了回家过年的日期才挂了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晓东的消息了,海丽发了疯似的找,可哪有影子,整整一年了,无半点音信。

  我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从到后镜了看着海丽消瘦的身体苍白的脸色,十分担心海丽承受不住现实的打击,那最后一面还有意义吗?
  海丽很乖巧,我不说她也绝不问,可能我凝重的脸色让她已经预感到了,一路她的泪水不曾干过,但一年来的折磨已经使她坚强,所以她的哭泣一直没发出声音,很快车到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7 05:21:00
  @俺是王月 继续等更新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16:19:00
  屋里亮着灯,老太太在门口依着拐杖等着,见我们到了先是咧开没牙的嘴笑了一下,很快笑声变成了呜咽声,她看见清秀瘦弱的海丽下车了。

  进屋后海丽奇怪的审视了一下屋里,然后静静等着我们开口,我和老太太都没勇气吱声,三个人沉默了很久很久,海丽终于开腔了:“说吧,没有什么我不能承受的,我是苦命的人,但我能承受。他是不是另外找了女人,还是他病了?残废了?我都能承受。”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流下。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16:20:00
  老太太呜呜咽咽的哭起来,我嗫嚅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对着海丽一字一句的说:“一年前他出了车祸,人已经不在了,我知道这听起来让人害怕,可这是真的:他阴魂不散,只想再见你一面,你愿意见他吗?”

  海丽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我急忙过去扶起,掐了半天人中也没见起色,老太太悉悉索索的焚起一张草纸,一股异香飘起,老太太在海丽鼻下熏了会儿,海丽呻吟一声悠悠醒转。突然明白过来,一把抓住我:我要见他,要见!!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4-12-07 19:23:57  评论

    尽管女孩做了自认为是最坏的打算,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的是不曾料到的噩耗,她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16:20:00
  这一声是喊出来的,震得我耳膜嗡嗡作响,我默不作声,向老太太看去,老太太沉吟半晌,坐到椅子上对着海丽说:姑娘,到我这儿来。

  海丽挣扎着爬到老太太跟前跪坐着,老太太缓缓说道:让你们见面会折我的寿,但我愿意帮你们,姑娘你要记住,人鬼殊途,不能跟他说话,也不能碰他,只能看着,你答应吗?

  海丽点头哭泣,老太太白色的眼窝里也不断的涌出泪来,少顷,老太太熄了灯。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16:22:00
  屋子顿时黑了,顶窗有惨白的月光落下,似乎是一道光柱,那光柱慢慢浓了起来,越来越多白色的尘埃,尘埃密度越来越大并逐渐旋转,旋转地速度越来越快,慢慢的形成人形。

  一团浓雾深处晓东茫然的出现了,海丽惊呼一声奋身便要扑上,我一把抱住,海丽急急挣扎着,我死死的抱住,晓东的形象越来越清晰,光柱突然大亮,尘埃形成的晓东完整了,他也看见了海丽,惊异的也要扑过来,可光柱似乎有壁,死死拦住了他,晓东徒劳的奋力撞击,可出不来,晓东泪流满面的,焦急,痛苦,悲哀,无助的,又张大了嘴巴呼喊,可发不出一点声音。

  海丽也张开了嘴,我急忙捂住,海丽一口咬住了我的手,一阵剧痛,但我死死不放。
作者 :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4-12-07 16:23:00
  老太太长叹一声说道:孩子,忘了我说的话了吗?你们时间不多,好好看看心上人吧。最后这句话老太太已是泣不成声。

  海丽安静了下来,我松开了她,她走近几步,隔着光柱与晓东对视,两个人目光交流着。凝视着,静静的,不断的用手擦干遮挡视线的泪水,晓东亦然,两个还不到二十岁的人阴阳相隔,却互相凝视,我实在不忍看下去走到屋外,月光如水,天地间一片寂静,我点燃一根烟,任泪水汩汩而下。突然屋里传来老太太一声尖叫,我急忙奔进,光柱已不在,海丽晕倒在地……

  三天后我带着晴晴立在晓东坟前不远处,墓碑前晓东的父母在烧纸,海丽一身缟素,头扎白布,静静跪着,晴晴依着我低声哭泣,我紧紧的搂着她。
  (完)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7 19:34:00
  @俺是王月 好一个多情的“新鬼”!读王月的鬼狐故事,不会让人害怕,更多的是令人感到,给人启迪......
  谢谢王月!送一个花篮给你!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7 19:36:00
  @俺是王月 弱弱地问一下:还有没有之四、之五呀?糟了,看上瘾了!
  • 俺是王月

    举报  2014-12-07 20:30:04  评论

    @松声竹韵BB 麻烦姐姐一件事,小路的红叶征文我写了,第十九,但是每每大乡土网站注册不了,刷新也不行,麻烦姐姐帮我发到该网站吧,多谢。 今晚送部长篇小说《秋风里》。九点半发帖,绝不食言。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4-12-07 21:06:45  评论

    @俺是王月 王月全才啊!诗歌、散文、故事、小说样样全能。了不起!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7 21:08:00
  @俺是王月 期待长篇小说《秋风里》!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8 06:10:00
  @俺是王月 问好王月!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08 07:05:00
  @俺是王月 顶起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0 21:38:00
  @俺是王月 晚上好!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1 22:22:00
  @俺是王月 再来欣赏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5 20:52:00
  @俺是王月 问好王月!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02 15:45:00
  @俺是王月 松声竹韵BB赠送给您的道具 1 份“ 礼盒 ”您已被赠送 188 积分, 回赠
  祝福语:恭喜您的《城市聊斋之三:新鬼》被选为小说家园精华帖,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笔健!
  提交者: 社区商店 来自:社区商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