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连载】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0 04:45:00 点击:565 回复:1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松声竹韵BB
  

 


  什么?您问我有没有穿过校服?开玩笑!别说穿,见都没见过;别说见,听都没听过!
  在那个动荡年代,能有课本读,有时候都是奢望;还、还、还校服?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别提我的学生时代,提起来,眼泪哗哗的!一个字:惨!两个字:可怜!四个字:不堪回首!
  “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
  而对于我,以及我们那一代人,却是毁灭性的灾难!心中留下永远的伤痕,永远的痛楚!
  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的最初,我只有三、四岁。那时候多小哇!没有分别能力,不能明辨是非;又是最容易受外界影响的年龄,最喜欢模仿的时候。耳濡目染的热闹场景,给我打下深深烙印!
  记得那时,人们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和活跃!我也受到影响,变得异常兴奋起来。哥哥姐姐们教给我的口号,我一字不差地全背了下来。一天,大概是家里抹平房吧?找了几个人帮忙,来来往往的提水从窗前经过;我在炕上,挨着窗台向外看。有一位高个子的,每经过一次,我都会喊一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批判,胁从不问;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我当然不理解这些话的意思,不知道应该如何运用。大人们的笑声,我只当是肯定、夸奖和赞赏,很自豪!所以,口号喊得愈加起劲儿……
  ——不要笑。笑落牙齿,笑掉下巴,笑破肚皮……一切可能出现的后果自行承担,本人概不负责!O(∩_∩)O~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0 05:31:00
  小说家园的朋友们,真的好想你!好爱你!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5-03-20 09:37:00
  谐皆文章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3-20 10:41:00
  反修防修 坚决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银深邃 时间:2015-03-20 12:23:00
  我也没穿过校服。一看到现在的中小学生那难看的校服我就庆幸自己没穿过校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春江沐雨 时间:2015-03-20 13:16:00
  咱都一样。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5-03-20 19:21:00
  五零后,经历过此事!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zzdw0419 时间:2015-03-20 21:08:00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0 21:19:00
  四五岁学语言最好的时光吧,我妹和你差不多大,五岁时,老三篇背得滚瓜烂熟。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0 23:18:22  评论

    @三叶草F1 是的。那时候学什么都快,而且很会唱歌。O(∩_∩)O~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叶仲录 时间:2015-03-20 23:22:00
  祝福朋友@松声竹韵BB:快乐幸福每一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1 06:40: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一

  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有一天,姐姐下午上学的时候,我手里握着个语录本,死命纠缠着,非要跟她一起上学去。姐姐已经上中学了,带上我算是怎么回事呢?她看我还知道拿个小红本本,又好笑;忙着走,摆脱不掉我这个“跟脚星”,又好气。她极力耐着性子,假意跟我玩“捉迷藏”;找到一次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了。我明白了,姐姐一定是偷着跑去上学了。
  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回家向妈妈哭诉。
  那时候,上学不需要花什么钱,似乎也不需要办理入学手续。第二天,我就上学了。
  我被送去村上的一所……那算不算学校呢?只有一个班级,一个老师;大大小小的孩子,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跟着老师读“老三篇”。何为“老三篇”?现在的年轻人肯定不知道。就是毛泽东最经典的三篇短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
  教我们的所谓老师,其实是一个纯粹的、不折不扣的、如假包换的农民,是班上一位女同学的父亲。可能是贫下中农走上讲台吧?记得几年前从电视剧里看过,一个农民在黑板上写了“棉花”两个字,领学生读:“棉(niao),棉(niao)花的棉(niao)。”当时把我笑得不行。现在想想,人家不管怎么说还有课本;我们呢,没有课本,不分年级,整天唱唱咧咧跟着念:“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
  “老三篇不但战士要学,干部也要学……”全国人民都在学,何况是我们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呢!这关乎到红色江山能不能牢、能不能变色的问题,当然要从娃娃抓起。可是,我们懂什么呀?就连最起码的上课有事举手都不知道。那个女同学,会大声喊叫:“爹呀,爹,你瞅瞅小狗剩子喽。”
  就这样,在贫下中农手底下混了大概两个多月。一天放学,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几个大孩子从后面跑上来,说是到中心小学去看运动会。他们手拉着手,一下子把我兜倒在地,之后,扬长而去,没有人理会我。我本身体弱多病,气性又大。趴在路上,抬头看一眼他们的背影,想说,没说出一句;想哭,没哭出一声,昏厥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马挂銮铃声响,我被惊醒了。回头一看,一辆四挂马车“叮铃”“叮铃”驶过来;我赶忙爬起身,发现自己成了“诗人”。一口气没上来,憋得浑身大汗淋漓,裤子也尿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哓风 时间:2015-03-21 10:56:00
  @松声竹韵BB 童年的记忆,酸甜甜。
  顶!!1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1 11:59:00
  @松声竹韵BB:小时候到底是啥病呢,动辄要晕倒,太让人担心了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1 12:35:59  评论

    @三叶草F1 发动机不好——心脏有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玩儿完了!O(∩_∩)O~谢谢叶儿姐姐关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痕烟花易冷 时间:2015-03-21 12:45:00
  @原色的童年,可喜也中悲,生活,物质,知识,就连梦想都匮乏,却纯粹的年代,走过的人都伟在都丰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1 14:14:00
  @松声竹韵BB 小时候有病,大起来就会好的,你的心脏会很坚强的。祝愿健健康康的,知天命之年,路还很长呢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1 16:26:06  评论

    @三叶草F1 O(∩_∩)O~姐姐不必安慰我!其实我很想得开。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盛世青荷 时间:2015-03-21 17:29:00
  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而我们只有从你们的文字中才能感受那种翻天覆地惊鬼神的历史气息。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幽兰清弦 时间:2015-03-21 19:13:00
  呵呵,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文字中领略。拜读了,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痕烟花易冷 时间:2015-03-22 00:08:00
  @松声竹韵BB;抱歉,我的本意是想说;无论是什么样的过去,迈过了,都是一笔财富,人,在许些时候,还会感谢自己的曾经以往,不同年代的经历,成就人不同的观点,不同角度去看待人生百态。
  抱歉,昨天,我走开一下,女儿在乱搞发错了给你,对不起!祝愿安康!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2 06:17:43  评论

    @风痕烟花易冷 没有什么的!谢谢朋友顶贴!希望朋友常来小说家园玩,并且不吝赐稿!O(∩_∩)O~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2 08:31: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二

  这件事以后,妈妈就不让我继续上学了;转年3月1日(那时候,升学、入学都在春天),我正式成为中心小学一名学生。
  中心学校虽然离家较远,可是有哥哥姐姐在:我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性格软弱,需要人保护。大人们也许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吧。
  那年,好像有课本了。我语文最基础的知识——拼音,就是那时候学的。一年级上学期结束,我被评为“五好学生”;下学期结束的时候,我被评为“三好学生”。怎么回事呢?
  那是1971年,9月的一天,林彪坐着“三叉戟”飞机,叛国投敌;飞机失事,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他这一摔不要紧,我们的“五好”,就摔碎了两好!据说,“五好战士”,“五好学生”,都是林彪提出来的,不知有几分真实性。
  温都尔汗,多么拗口的地名;有的同学叫不上来,就说“温嘟嘟的”“不出汗”。管他出汗不出汗,与我们什么相干!
  我们依然什么都不懂,却要时时处处受到时事的影响和羁绊!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2 15:51:00
  @松声竹韵BB :跟随时代变迁和成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2 18:33:00
  @松声竹韵BB 请继续你的回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3 06:40: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三

  说到谁的文学水平差,有人会调侃地说:你那基础知识,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吧?
  我可以悄悄告诉你:我的语文基础知识,不是跟体育老师学的,而是音乐老师教的。哈哈……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在中心小学读书,离家远了些。单程二里多路,一天往返两次,就是八里多。我还小,身体又不是太强壮,每天到家,累得一滩泥似的,躺倒了,就不想动。这样坚持了一年时间;父母研究来研究去,还是决定让我回村里小学。
  说起来,好像儿戏一样。我不知道那年月学生有没有档案,反正,我当时没办理任何手续,也没跟什么人打过招呼,更没有家长陪同。只是按照妈妈教的,背上书包,直接到学校去找二年级的老师。
  噢,还要补充说明一下。那个领我们读“老三篇”的农民,没多久,便回到队里安心种他的地去了;上面另派了两名正式的女老师,到这里任教。一个年轻的,她父亲是公社(乡)主要领导;她又胖又丑,脸上堆积着横肉,显得木讷;最要命的是她那理不直的舌头,在嘴里似乎有些多余,鞋垫儿一般,一点儿不灵活!她能把“傍晚”读成baiwai……幸运的是,这个老师不教我们课;而不幸的是,担任我们班主任的是一个音乐老师!
  这个音乐老师,与另一位形成鲜明对比,反差太大,仿佛,就为了让前者无地自容,才一同派来的。她挺拔的大个儿,亭亭玉立,颇有毛阿敏的风采,其漂亮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找到她,说:“我妈说你长得好看;教学好!”就这么胡乱一说,我就留在这所学校了。
  其实,她教学好不好,我当时并不懂;妈妈一个大字不识的普通家庭妇女,更不可能明白。只是,全校只有两个老师,是不是正、副校长,我不知道;反正,一个教一年级,一个教二年级,没得选择!
  我所在的小学二年级,是全校最高年级班;第二年招新生,我们升入三年级,仍然是最高年级班。那时候,两个老师教三个班,语文、算术一肩挑,都摊不过来。好在,当年的小学课本简单,照本宣科就行了,无所谓教好教不好。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3-23 12:04:00
  看望支持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3 16:14:32  评论

    @风荷举2025 欢迎朋友光临小说家园!谢谢支持!还请不吝赐稿!
  • 风荷举2025

    举报  2015-03-23 18:48:12  评论

    原来是版主啊,失敬。原来小小说在这里啊,你让我找到好地方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荒野寒烟 时间:2015-03-23 12:47:00
  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叶仲录 时间:2015-03-23 14:46:00
  祝福朋友@松声竹韵BB:快乐每一天!
  
作者 :叶仲录 时间:2015-03-23 14:46:00
  祝福朋友@松声竹韵BB:快乐每一天!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半觚浊酒 时间:2015-03-23 15:08:00
  支持竹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3 18:59:00
  @松声竹韵BB 踩着你的脚印,去看你小时候的调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幽兰清弦 时间:2015-03-23 19:52:00
  继续拜读老师佳作,问好了:0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憨憨w 时间:2015-03-23 20:13:00
  这是财富啊!问好竹韵首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4 06:32: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四

  从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飞机失事,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九·一三”事件),至1973年上半年,在全国范围内为揭发、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开展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被称为“批林整风运动”。恰好,我从一年级到三年级,掐头去尾,两端沾边,中间全包了!
  1973年12月12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并加长篇编者按语。“小学生”是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学生黄帅,一个敢于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开火”的革命小闯将!
  不久,又翻出一个“白卷英雄”的事迹。
  “在批林整风运动中,我们要注意抓现实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斗争”。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迅速掀起了向黄帅学习,“破师道尊严”,“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浪潮。很多地方树立了黄帅式的反潮流人物。
  老师主动发给学生旧报纸,让我们用毛笔在旧报纸上写大字报。谁学过毛笔字呀?甚至连握笔都不会,那拿笔的姿势,不亚于鸡爪子!写出的大字报,挂在墙上,自然东倒西歪,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不比晾小孩子的尿片好看到哪里去!
  当时,女同学中流行一种发式,就是在头顶两角各束一缕头发,弯弯的下垂,美其名曰“造反辫儿”。现在想想都可笑!
  老师不再用心教,学生不再用心学,整天热热闹闹的,倒也好玩!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4 06:37:00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4 06:39:00

  
作者 :半觚浊酒 时间:2015-03-24 07:34:00
  1973年12月12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并加长篇编者按语。“小学生”是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学生黄帅,一个敢于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开火”的革命小闯将!

  ---黄帅

  不久,又翻出一个“白卷英雄”的事迹。
  ----张铁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微风细雨O 时间:2015-03-24 09:24:00
  故事让人同情,看起来有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叶仲录 时间:2015-03-24 19:05:00
  祝福朋友@松声竹韵BB:快乐幸福每一天!
  
  
作者 :叶仲录 时间:2015-03-24 19:05:00
  祝福朋友@松声竹韵BB:快乐幸福每一天!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4 20:30:00
  @松声竹韵BB 造反辫儿还真有创造性。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3-25 05:41:11  评论

    @三叶草F1 姐姐那时候多大?没有梳过“造反辫儿”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5 05:43: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五

  我们大队(村)与公社(乡)毗邻。以前,学生念书随便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你愿意;到我升入四年级的时候,情况有了些许改变:社直(乡直)的,留在中心小学;农村的,不管老师还是学生,一律被遣返回了户口所在地的大队小学。一下子,学生增加了好多;老师也够用了;只差教室,成了当务之急。旧房扒倒,扩大面积重建。
  为了建校舍,老师学生被“瓜分”得七零八落,东一个班,西一个班。就像小门小户盖房子,家庭成员都各自出去借宿一样。我们四年级,栖息在大队院里,碾米厂旁边一座废弃的空房子里。碾米厂是二十四小时轮流作业的,所以,我们从上学到放学,一整天,满耳充斥着隆隆的机声。
  疏散以后,管理不严格,纪律涣散,一盘散沙似的,接近于“放羊”的状态。我当时真的很不懂事,身为主要班干部,不能替老师分忧,反倒添乱。我小时候怎就那么顽皮呢!没有淘不到的地方。光滑滑的杨树干,只要脱掉鞋子,就能爬上去。因为学习成绩一直突出,有点小问题,也常常被包容了,深得老师的偏袒。然而,事情也有例外。有一次,玩得过火了,差点儿把命玩丢喽,班主任老师大发雷霆之怒!
  我们教室旁边,有一口古老的水井。井台由四段圆不圆、方不方的粗木头搭就,形成一个大大的“井”字;井口呈正方形,边长约有一米吧。那井口恰似一个“口”字,“血盆大口”的“口”啊!
  那天中午来得早,闲得无聊,我和另外一名女同学去鼓捣井。其实,用不着我们打水,就为了好玩,逞能。井台旁,我俩一边站一个,四手抓牢辘轳把,用尽全力,把满满一罐水绞上来,再更加费力地一点点放下去。这样往复几次,地上已经洒了不少水,原本的土地和成了泥;我穿着凉鞋,脚下一滑,摔倒了——头枕着井台一侧木头,脚搭着正方形的对边,身体悬空在井口上。往下一看,是深不见底的井水,我吓得哇哇怪叫。
  当时,装满水的柳罐刚刚绕上来一半,我的一只手还握着辘轳把呢。那个同学无论向上绕,还是往下放,我都可能掉到井里去。她用一只手扶住辘轳把,腾出另一只手来拽我。可是,辘轳年久失修,前面没有挡头;在她用力拉我的时候,辘轳被拔出了一部分,如果全部拔出来,随着一罐水向下落的重力,我俩肯定都下去了;我的头已经被她拉得离开了井台木。假设她只顾拔出的辘轳,而放松了我的手,结果应该是:我掉下去了,她安然无恙!
  她力气很大。一只手往里推着辘轳,握住辘轳把不动,下面还固定一罐水;另一只手死命抓住我的手不放,硬是把我拉了起来。旁边还有几个同学,都吓傻了,愣怔在那里,不会动。
  老师来了以后,不知哪个嘴大舌长的就告诉了老师。上课时候,他黑着一张脸走进教室,把我和那个同学叫起来,狠狠批评了一顿,之后,是我终生难忘的惩罚:“你们俩出去,拣满一筐粪再回来!”
  我俩只好出去。农村,马牛羊猪多的是,一筐粪倒是不成问题;可是,一没筐,二没锹,怎么拣?何况,人家上课,我们被罚拣粪,丢死人了!
  那个同学比我强多了。她从附近农户借了个筐,找一块纸壳,撮路上的干马粪蛋……
  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第二天开始,一连两个多月没给他上学。那时候,只是认为老师太过严厉,并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现在想想,也就释怀了。一旦出事,老师要担多大的责任啊!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老师带着全班同学,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开进我家。老师苦口婆心,说:“……上学去吧。班委会还在墙上贴着呢,没动,班长还给你留着呢……”同学们七嘴八舌:“就是抬,也把你抬去!”
  我当然不能等他们抬。这样,我又乖乖地回了学校。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3-25 09:18:00
  @松声竹韵BB :知道你调皮,怎么会玩出这么个大花样来,掉井里就没命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佐王 时间:2015-03-25 09:35:00
  DDDDDD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哓风 时间:2015-03-25 17:04:00
  欣赏,顶一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6 05:25: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六

  校舍建成了,我们坐在崭新的教室里“批林批孔”。
  直至今日,我也没有搞清楚,林彪和孔老二究竟有多大的联系。当年把相隔两千多年的两个人捏在一起批的理由是:一个要复礼,一个要复辟。可是,复礼和复辟又有多大联系呢?
  林彪的事情倒是了解一些;孔老二,两千多年前的人物,别人认不认识,我不敢说;反正,我是没见过!谁也不知道孔二扁头,何许人也。有同学就问了:村上有一户姓孔的,他家二小子也是扁头。批他行不行?老师都快要笑抽了,说:绝对不行!
  既然不行,一定要批那个两千多年前的,那就批吧。找找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看看人家是怎么批的。照抄照搬下来的大段句子,个别的字都叫不准。有个同学,在读批判稿的时候,竟然闹出了笑话,错把“谆谆”读作“哼哼”:“伟大领袖毛主席哼哼教导我们……”毛主席他老人家年岁大了,难免有个不舒服,一边哼哼,一边教导,也是有可能的。别说,还真挺生动、挺形象的!
  这是74年,也是我在四年级的那年。好在,我们遇到一位极其负责任的班主任老师。四年级多重要哇,那么多的数学公式,珠算,学得非常扎实,后来的计算经常运用到……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7 09:39: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七

  小学五年级,又来一个运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大字报,小字报,口诛笔伐……
  还让我们学文化吗?还好,我们的老师都很好。这年,教我们的换成了我本家的一个哥哥。他讲课表情丰富,为了强调,加重语气,拉着长声:“把整体一,平均分成若干份,表示这样的一份或几份的数,叫做分数。”
  我当时是特别讨厌他的这种腔调的,磨叽,烦!
  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有用的。那举动,那神情,那语音,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3-27 10:32:00
  问好。我们的学生时代有点相似。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8 06:40: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八

  那个年代,除了一个接一个的运动而外,还有“半工半读”,“走出去,请进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瞒你说,我最受不了的也是成绩最差的就是劳动课!
  我自幼体弱多病,坐时间长了都会累,何况干活呢!而且,我有一种疾病,这种病,连万分之一都占不上,当然,这属于我个人的秘密,轻易不告诉外人。我是过敏体质,抹的护肤品,穿的衣服,用的药物等等,都要斟酌、慎用。这还不是要紧的。最主要的是:植物接触性过敏。阔叶的可以;长叶的,诸如玉米、高粱、小麦、谷子、碱草、稗草等等,碰上就好使,皮肤哪里挨上哪里有反应。先是奇痒无比,起疙瘩,继而发炎、化脓,一茬接一茬,像割韭菜一样。这样反反复复,直到草植物彻底没了的冬天,才会逐渐好转。
  有谁见过这样的呢?看过医生,医生也说闻所未闻,无计可施。因为蹊跷,跟别人讲,怕人不会相信;跟老师、同学讲,那就更有拈轻怕重、逃避劳动之嫌了。挨着吧,受着吧,其中的苦痛只有自己知道!
  基于以上种种,每次支农下田地,我都是被落在最后的一个;庄稼高的时候,前后见不到人。好在,老师、同学比较照顾我,到地头儿了,都会回来接接我。有一次迁高粱(高粱头割下来),太晚了,老师转到我身边,回头向大家喊:“快过来呀,这块儿老鼻子(当地土话:很多)啦!”
  我已经尽力了,要说奄奄一息实属夸张,疲惫不堪倒是一点不过分。我听出了老师话里的不满和无奈,于是,自我解嘲似的,低声嘟囔道:“小鼻子它爹,老鼻子了!”老师同学笑成一片。
  说什么“脏活累活抢着干”,我做不到。累,我能坚持;脏,那可真叫受不了!
  有时候,会让我们去掏生产队的公共厕所,以显示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这种活,女同学一般都躲得远远的,站着看。一次,男生们干了一会儿,就有人鸣不平了:“老师,她们女生怎么不干呢?一个个膀大腰圆的;班长也不起个带头作用?”其他男生跟着起哄。
  我无话可说,只好憋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进厕所里;刚一进去,返身往外便跑……茅坑里的粪便,已经被男生们这些“搅屎棍”搅得奇臭无比!
  我一边跑,一边呕;蹲在地上,狂吐不止。最后,连绿色的胆汁都吐出来了。苦哇!
  我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班级、学校无论评什么样的好学生,都不用担心评不上;只有一次例外。本来是评选“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到县里“调讲”;可是,却以劳动好坏为标准。论劳动,我承认是倒数第一的,自然选不上,搞得我相当郁闷。对老师界定的评选标准,至今仍然不服气!


  

作者 :石榴郎 时间:2015-03-28 12:27:00
  青春记忆,美好的感情倾诉在以往的岁月里,生活变得更有活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9 08:49: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九

  当年,几乎没有正规的教科书:今年学黑龙江课本,明年就可能是吉林课本。即便这样,有属于自己的书,也是令人欣慰,感觉幸福的!发新书时,老师、同学那股兴奋劲儿,足能说明一切;很多时候,我们是没有课本的。老师不知从哪里淘弄来一本旧书,让同学们往下传看,说:“瞅好了啊,就这本。回家看看哥哥姐姐有没有,找找街坊邻居有往届的学生,借一借……”
  直到上初中三年级,才有了全日制十年制统一课本。赶上改制,说不清是幸与不幸!那时候,中学新增加了一个学科——英语。学校临时选派一名老师,到不知哪里去临时学习一段时间,回来临时教学生。因为英语老师只有一个,忙不过来吧?初一、初二开了英语;高一、高二也开了英语;只有我们初三这个私生子一样的年级,怎么那么不受人待见!
  据说,我们这一届只允许考中专,不用上高中,不可以考大学,不需要英语;结果不是这样的。
  中考的时候,我们不但可以考中专,还可以考高中;因为课本是统一的,各地都开了英语课,英语也就成了必考之一。
  在正式考试之前,我们这些准备考中专的学生,跟准备转正的老师一同考了一次,算是初考。我很骄傲,我很自豪!那次,只考了数学和语文,包括参加考试老师在内,我考了全乡第一名,而且,分数拉开很大距离。统考就完了!英语……
  谁知道英语是什么面做的(没见过面)!英语是什么东西呀?它属不属于普通话呢?有个同学说:“这嘎达他们学的是黑龙江英语;赶明个我上北京我大姨家那儿念去,人家那嘎达学的是北京英语!”
  我明白了。黑龙江话+北京话=普通话,同理可得:黑龙江英语+北京英语=普通话英语!哈哈……
  考试的结果,可想而知,我被落到了二类高中里。当时,高中划分为一、二、三类。一类高中是实验中学,也就是重点高中;二类是片上高中,全县按居住,分割为三四个片;三类高中,就是本乡本土的高中。无论是报考实验中学,还是报考中专,没有考取的,会被下落到二类高中;分数更低的,下滑到三类高中。
  片上高中,条件要差一些。睡的是通铺,上面铺着一个个用蒲棒草编制的草垫子。天暖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冬天,没有暖气,只有屋中央一座用砖砌成的大火炉,有个老头儿专门负责烧炉子。
  我因为身体不好,在外读书,总是牵着家人的心。天冷了,打发哥哥送来厚棉被和毛褥子;妹妹从县城买的热水袋,也给我拿了来。我的条件跟其他同学比,强得多了;尽管这样,我仍然感觉床铺太凉,睡觉不敢脱棉衣;尽管这样,我还是着了凉,脸以及全身浮肿,没了人形儿!
  放假回家,父母一见我的样子,心痛不已。说:“别念了。命都快没了,还念书有什么用?!”
  就这样,我结束了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楼主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3-29 08:50:00
  
 
 
  

我那悲惨的学生时代
  

文/默然
  

 


  十

  离开学校以后,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几乎每晚都会在梦中重返校园!看见背着书包上学大大小小的孩子,我都会驻足,注视,遐想,目送他们远去……尤其是几年后,学生有了校服,看着人家的统一着装,极度羡慕!
  到我儿子上学时,我的心愿似乎得到了稍微的满足,我的内心也似乎得到了些许的慰藉。
  儿子第一次穿上校服的情景,我记得真真切切。那天放学,儿子身穿崭新的校服,而把换掉的平时穿的衣服揉作一团,抱在怀里,乐颠颠地跑回来,展示道:
  “妈,看!”我一下子把他抱起来。
  儿子说:“老师还让交冬季校服的钱呢。妈,你说买不买?”
  “不用问,当然要买呀!”

  儿子替我穿了几年校服……


  (完)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5-04-09 19:59:00
  @松声竹韵BB :虽说那是个知识荒芜的时代,但你的学校生活还是多姿多彩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玉兰清青 时间:2015-04-10 10:29:00
  问候松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jk99998888 时间:2015-04-10 10:57:00
  没有课业负担瞎折腾的读书时代!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15 12:02:00
  百感交集。问好姐姐,顶一个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4-15 17:53:25  评论

    @风荷举2025 现在的孩子有书读,尽管累一些,可我羡慕他们!
  • 松声竹韵BB

    举报  2015-04-15 17:53:52  评论

    @风荷举2025 现在的孩子有书读,尽管累一些,可我羡慕他们!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烧越 时间:2015-04-15 18:25:00
  与我们差别好大,写得好,支持(*^__^*) 嘻嘻
作者 :幽兰清弦 时间:2015-04-15 18:53:00
  拜读,问好老师,呵呵。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18 07:02:00
  问好。顶起
作者 :jk99998888 时间:2015-04-20 10:02:00
  好帖,顶起!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04-22 08:35:00
  拜读。问好姐姐
作者 :烧越 时间:2015-04-22 10:53:00
  朋友真勤奋,更新这么快,继续支持
作者 :烧越 时间:2015-04-22 10:54:00
  还是喜欢一次性读完,大赞哇
作者 :jk99998888 时间:2015-04-27 10:40:00
  星期一问好!
作者 :哓风 时间:2015-04-28 18:22:00
  再读再顶!
作者 :剑客钦君 时间:2015-05-05 06:45:00
  @松声竹韵BB 来家园学习来了,《烟雨红颜》作者/剑客钦君带着清晨的祝福前来拜访挚友,并祝福您工作愉快,写作辛苦了。求支持,求顶贴。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12-09 13:08:54
  读之难舍的杰作。小说家园今非昔比。真是成也一人、衰也一人。感叹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2-10 13:38:41
  @松声竹韵BB 欣赏韵妹佳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