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创作我初试

楼主:鲁岱_ 时间:2018-03-31 20:03:15 点击:2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长篇小说〕〔共三部六曲〕
  〈1.1.1龙凤承枪〉
  * 战 * 争 * 下 * 的 * 和 * 平 *
  鲁岱 著

  〔题记〕
  硝烟里头,一片战火,和平能夹在中间吗? 战争与和平,一个人间永恒的话题,今天,又该有怎样的内涵呢?停战?灭他?天毁人亡?先裁灭人心!

  〔第一部 共谋国计〕
  一剪梅 • 烈阳雨
  烈日长天晒破湖,心血干涸,汗液成愁。江山万里火池干,水在何方,人序从头。
  夏海秋江醉上游,日烤琴歌,浪汰恩仇。有情人命共风云,不敬雷威,慢雨千洲。

  上曲: 共和
  〔1.1.1 龙凤承枪〕

  天下人,能有几个不哭骂战争?可是,战争千古不灭!有时,还烽烟叠起,战火绵延,殃及全世界。即便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侵略与战争也给人们造成重大灾难。所幸战后的许多年间,有不少仁人志士都在为这场持续了四十多年的鬼嚎烟火反思,并以生命的真谛去揭示和平的理念,去挑醒人性的弱点,去捕获一些挂在未来生活的美感,再加一点儿痴人滴下的泪水笔意,就凑成了这《战争下的和平》。
  这是一个不情愿的梦。
  从1840年第一鸦片战争开始,中国渐渐被世界列强瓜分,致使君慌臣乱,国力衰败,民不聊生。跨过十九世纪,满清政府名存实亡,只有一串类似于“不惜流血,争取共和”的口号席卷全国。这时段,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已在三年前相继去世,做皇帝的是六岁的溥仪,由他的父亲载沣做摄政王,掌管朝政。载沣见国库空虚,财源枯竭,听信大臣盛宣怀的建议,将铁路收为国有,直接损害了铁路公司股东的利益,从而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的保路运动,尤以四川为著。
  宣统三年,即1911年9月,为镇压四川保路运动,满清政府抽调一部分鄂兵入川,造成湖北统治的空虚,为武昌起义提供了有利条件。10月10日夜里7时许,驻守湖北的新军工程兵第八营后队二排排长,在查夜的过程中发现士兵程正瀛在擦枪,且枪内装有子弹,就大声训斥,并喝令左右捆绑。正在愤怒火头上的程正瀛毫不示弱,举起枪托朝排长的头上打去,继开一枪。
  武昌起义的这第一枪意外地打响后,在一片纷乱混战之中,新军工程兵第八营的革命党人总代表熊秉坤迅速鸣警笛集合,组织武装起义,在左队官吴兆麟的总指挥下,经过一夜继日的血战,至第二天中午,全部肃清了武汉三镇的反革命满清官兵,占领了所有的据点。
  武昌起义成功了。由于这一年是农历辛亥年,故史称辛亥革命。
  1911年10月10日,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改天换地的日子。
  再说这日清晨,和风拂煦,启明星高照,东方地平线上露出一丝儿灿彩红云。曚曚的晴空下,在一处农田小道上,有一个108岁的老太婆见到启明星方位,飘动有红火球,她还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将启明星看成了双子星。可是,当她掏出一块细绵布揩了揩眼睛而定眸细看时,发现这个火球是在启明星的下方。她来了精神,继续斜眼朝东方望去,一阵子之后,她觉得这个火球比启明星走得快,还低位的多,且只在半空中一闪一闪的往西移动。她又观察了许长时间,才最终明白,那是别人放飞的孔明灯。当老人知道是孔明灯之后,就不太注意了,因为对于孔明灯的放飞,是作为一个民间乐事没什么稀奇,司空见惯。可是,过了许久,这个孔明灯长了眼睛似的,居然降落到了老太婆的身边。她想:“这玩意儿是他们男人的事,女人没什么去凑热闹的。这回子孔明灯落在了身边,还四下里无人,我得好好儿的去看看。”于是,她走近孔明灯弯着腰一瞧,内面的火烛火棒什么的还没有熄灭,一点儿细细的火依然在燃。
  老太婆非常高兴。她围着灯火边走边看,可越看越觉得与平常的孔明灯大相径庭。很高大:纵有四米开外,横宽两米有余;很特别:不是普通的四方体,有五条长棱五个角;彩色的:一般的孔明灯用白纸制作成,这灯主色鲜红,嵌画有绿蓝黄紫各色;灯口也异样:有长丝带,配以图案,图案延伸到灯体外皮,图画中清晰可见青山绿水,弯镰直锤,猛虎飞龙,长枪短剑。整个孔明灯看上去甚是成诗:
  恰似金星天上来,飘飘闪闪落无歪。
  立于地面无人赏,惟有村嬷爱满怀。
  新国不知谁画定,星火一燃久不衰。
  孔明神降书头引,敲史鸣今戏已开。
  老太婆看了看孔明灯,心里兴奋不已。 她准备伸手到灯口处,观味下子灯芯灯油什么的。可是,当老人的一只手刚刚碰到灯口彩丝带,内面的灯火突然变亮了似的。老人感觉奇怪,顺眼朝火苗处一望,见玉米棒似的灯芯下面连带着一个小盒子。她估摸着盒内盛了煤油什么的,而且还没有吸烧完,不然,灯光不会突然地亮了起来。这时,天已大亮,东天红日在地平线的下缘蒙蒙舞动,仿佛还管不住手脚似的,偶尔让几束调皮的光线放射到地平线上空,将旁边的云儿雾儿什么的染成红色紫色。远处的高山,虽然还看不清模样,但能让人感觉到有一股蓬鲜的生气在涌动,逼真一点儿说,似乎还有几群水鸟山雀什么的,在山泉旁、在树梢上,跳呀蹦的,嬉嬉闹闹,它们之间好像在欢呼、在庆贺——太阳即将出来了,黑暗很快会逝去,整个世界将彻底改变,彻底改变!
  老人又将手缩了回来,用一种希冀的眼神望着孔明灯。片刻,老人转头调个面,准备回家了。可是,偏在这时,怪事发生了。在老人的眼里,孔明灯慢慢地升起来了,当升到老人的头顶,就改变了运动方向而朝着老人要去的村庄走路似地徐徐移动。老人也弄糊涂了,眨巴了几下子眼睛,可仍然改变不了这神奇的幻觉。这时,她干脆不再想三想四的了,只呆乎乎的跟在孔明灯的后头一步一步地趔趄趄着前行。
  不知在什么时候,从天空中吹来一阵轻风。路旁边都是些即将成熟的庄稼。老人太熟悉了。她侧过头来看看畈野,稻谷虽然不很茂盛,却已显露出了金黄色,都低头掉勾了,尤其是这一阵风吹来,满畈的稻杆稻穗像一队队人马,仿佛都在向老人点头致敬,还有一些不喜欢默守陈规的稻禾稻叶什么的正在向这位老妈妈招手微笑呢!老太婆反倒纳闷了起来,想着:“我这辈子算是活腻了,活残了。人家说,山中常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我这个108岁的人了,就怎么不死!我的儿媳早已归天了,孙儿孙媳相继过世,如今只有一根独苗子曾孙,已经30岁出头了,去年底,好歹总算圆了个房,接了个曾孙儿媳妇,这一两天就要生伢子了,可还不知道是生一个什么啊!如果是生一个玄孙儿还倒好的,若是一个玄孙女那就完了!我家已四代单传了,四代没有女儿,都只有一根独苗子香火,还不长寿,这次,这次都不知道是个男的还是女的?”
  老人又正面观望了这眼前的孔明灯,没什么变化,只是感觉到离自己两三米远,还能控制速度,老人走的慢,它便移动的慢,老人走的快,它便移动的快。一次,老人因想事情而停了一会儿,这灯也就不往前移动了,停顿在空中。老人又看了灯内的火,依然细细燃着,没有熄灭。有风来时,老人还能见到孔明灯转动方向呢!老人的心窟窿儿又被扇开:“今儿怪了,我一生还没见着这么稀奇的事——孔明灯能照亮人的心!”
  是的,现在这老太婆在想自己的村庄了。前面不远就是她住过整整九十年的村子——东门隆。东门隆全村三四百人口,在那横坚几十千米的域区内还算得上一个较大的庄湾。村前是一个长长的有点儿坡度的梯式大田畈,村后是一座小山丘,左右两边各有一线地埂什么的作为护臂——仿佛一把太师椅!真的,这村的风水似乎还灵验,出了好几个富裕户,据说其中的两家,还有人在外面做了一个大什么的官。“嗨!管他们富什么的官什么的,反正没有为村里做什么好事。”老人就这么想:“你瞧瞧咱村上的路,没有一条宽敞的不说,弯弯曲曲,高低不平,就连通往祠堂的村中主道,也有一条大沟,没人去铺一块板子!”老人想到这里,气愤了,啐了一口痰,骂上一句:“娘的,那天我去祠堂祭祀,碰了隔壁李媳儿说话,一脚虚踏,崴了左脚,幸好伤的不重。”
  老太婆骂完,反倒笑了,大概是一生中没骂过人,这回子老来出了口气,痛快!可是,她还没有笑够,就见着了那孔明灯骤然地神化了——分解出了好多好多的小孔明灯。这些小型孔明灯升腾到半空之后,互相对撞了起来。好大一阵子之后,有的灯被撞瘪了,有的灯被撞熄了里面的火,有的甚至显得一个被另一个吃掉了,二并一或三变一四变一,反正一呼啦的乱七八糟,不成体统。经过这一大阵子糊妈的杂乱火碰,最后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孔明灯还在半空中顶着。老太婆用手半掩着眼睛朝那高空中眺望,又见剩下的这两个孔明灯还在往上升,往上升。其间,似乎因为外来的强烈驻扰而让它们翻了几个歇斯底里的跟斗之后,两个孔明灯就越升越高,越飞越远,直指那金星,也就是启明星所在的位置,不停地升飞,还出现有平和一统的征像。最后,这一大一小的两个孔明灯随着东方日出而渐渐地被灿彩的光耀盖住了踪影。
  也是在此时,这老太婆又突然的感觉到脑子里没有了幻觉。一切恢复正常。于是,她这才回首看看脚下长有杂草的路,准备迈步回家。可是,从村中突然传来一阵爆竹声将她惊了个喜出望外,以致还来不及拍响几个巴掌,口里就连声累牍了:“生了,生了!肯定是我家添了玄孙儿,玄孙儿!是啊,真灵验,真灵验!才将从东王庙烧香回来,这么快就生下了玄孙儿。大喜,大喜!哈哈哈!”人还未笑完,上身还没有起动,腿脚就已经抬起来了,迈出步了。甭管天地日出,甭管孔明孔亮,老太婆只一个心眼儿的朝着自家方向跑呀冲的,一往无前。
  跑了一阵子,进了村东头,见爆竹声响才刚刚定尾,烟雾尚在屋顶盘旋,老人一下子停止了脚步。她已喘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干巴巴地望着烟团在半空中翻滚,无意中吐沫一言:“咳噫!我真老糊涂了,那是村祠堂里面人家敬香拜祖,哪是我家生了什么玄孙儿哟!”
  老人感觉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站在从村东头进村里去的一个三岔路口上凝神呆脑的已不能言语了。就在这时,有一个八九岁的小伢子正冲着这边走出村来,还一边走一边嘀咕着什么,瞧他那股子高兴劲儿,仿佛肚子里装着了点儿新奇事什么的,一路喜滋滋的来到三岔路口,见有一个老妇人低头不语,他便近前歪着身子探头,看着看着,突然一声高叫:“神愿太婆!您家西门嫂子生了一个女娃儿,还不快点儿回去!”
  “哎!什么?”老人顿然清醒过来,指着小孩子逼问:“你再说一遍。”
  “西门嫂子生了一个胖姑娘!”
  老人愣住了,闷了一会儿,接着又问:“你是听谁说的?”
  “我天亮起来路过您家,听到屋内好多人说话。我听清楚了一句,说是一个千金小姐,胖乎乎的,这是不是一个姑娘?还有好多人在说话,我听不清楚,也听不懂。我这就朝这边来了,我妈叫我到那山边去捡柴的,刚路过这儿,就碰着了……”
  孩子还没有说完,老人就心火加油了,心窝内在熬汤,还一统儿的沸腾到嘴里成了谶语自言:“完了!不灵,不灵!那东王庙的和尚说是一个男孩子的,怎么,怎么是一个玄孙女?完了,完了,全都完……”这最后几个字还没有吐出来,老人突然倒下了。
  那个小孩吓得撒腿就跑,转眼就不见了形影。
  “喂,喂。神愿太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一个年青姑娘急跑着出村子撕开喉咙对外喊话:“大喜呀,大喜呀!西门嫂子生下了龙凤胎,一女一男!”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8-05-22 19:48:45
  欣赏。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