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游戏人间,总是牵挂那些没得到的梦!

楼主:金于蓝 时间:2017-01-09 10:52:52 点击:1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生命不过是自己将死于一场场虚构中的幻觉,当末日来临,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将悄无声息的死去。我一直想知道,那些年华里我们曾经眷慕过的人以及爱情又将如何?­

  -----------yulan


  

  壹­

  电话响了,那头传来一个声音:嘿,顾寒,记得今天咱们有一个饭局,记得带上你的妻子哦……突然信号从六格只剩一格,间歇性听到一股强烈的电流声,咔嚓咔嚓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直到电话完全盲音,我放下电话,扫了一眼日历上时间,一个数字变异着角度刺入瞳孔,2016年12月22日,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十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妻琳儿,悲伤顺流而下,这时候房间有点轻微摇晃。­


  手机频闪曲线出一抹淡淡的蓝光,房间悬浮着油漆挥发的甲醛味,夹杂着地板的木质味道,丝丝刺激着肺,却像一簇火焰在烧,有种阴森的感觉,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抽出盒子里的香烟,摸索着拿出打火机点燃,烟雾呈螺旋状上升,或明或暗,如同墓地里玲珑鬼火,氤氲缭绕,我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样子。­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是那个性感孤寂的女子。在未来某个时间,我想我一定会遗忘那些过往。而青春的故事,多是要用来老年回味。她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里烙下了一个坚实的印。也许回忆真的会被尘埃锁在一个盒子里,紧锁在曾经里。而有些感情还是会被流年钻上空子,拥挤在陌生的十字路口,然后失去。 ­



  【禾城大学2006-2010】在一次谈话中,她说喜欢我的人以及我所写的文字,在她脸上露出诡异的羞涩,理由是伤感与寂寥在任何人心底是相通的,不及多想,她继续说,期刊上只要有我的文章她都会去买,以及每次博客更新她都会去看,她会愿意以后选择继续深陷于醉意朦胧当中,并带着幻想,心甘情愿在一场场凄凉的爱情故事里败北。说完她抬头看着我,我就笑了下,那是一个满足的笑,对于这样集夸耀和恭维的语言,听到的次数太多,也就倦淡了,但是这样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多少出乎我的意料。她问我笑什么,我说我的笑和你的冷漠一样,是天生的。­


  她叫如烟,禾城大学的校花,一个冷若烟花的女子,却拥有格桑花精致面容,以及深蓝海底般的眸子。夏季的时候,她喜欢顶着这时候从新开始流行的BOBO头旁若无人的在校园里走着,颇具复古的意味又有招摇过市的嫌疑。随风翩舞的薄纱吊带裙衫配合高挑是身材以及修长的腿,妩媚中带着节制的高傲,对男生来说致命诱惑却愿意沉溺其中,如烟夏日六月出生,现在回想起来,她的身上仍然有种夏日明亮的光,搁置在记忆深处,烟尘无法企及,却会在某个落雨的黄昏淡进淡出。­


  那时候的我还是禾城大学生命科学系学生,大学四年几乎把所有的空余时间够贡献给了写作和博客事业上,课余的时候喜欢写点言情的小说,多是那种怀旧带点复古的青春故事,有许多共同的特征,大抵美丽的邂逅,致死的相爱,然后是颠沛流离的结局,自己感觉满意的就拿去杂志投稿或者网络发表,或者偶尔写点心情散文更新到博客里面。­


  秋年我的同班兼室友,平时活泼张扬,和他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这点他很好地继承了他那个经商老爸的优点,平时喜欢穿当时我所不知道的名牌服饰,有一天他找到我,说他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如烟,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因为平时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都是谈过多少次恋爱,上了多个女生之类的话题,看似荒唐却很实在,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后来看到他一次次买礼物送给如烟,从名媛服饰,高档化妆品,以及手机,却一次次被拒绝,我才知道他这次是真的。­


  自从知道秋年喜欢如烟,我开始有意识的疏远如烟,我写过很多情感小说,在很多情感中游刃有余,回归现实却在兄弟感情和爱情中有一种挫败的伤感。但对于如烟的邀请,我的心总是那么的柔软。­


  生命不过是自己将死于一场场虚构中的幻觉,当末日来临,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将悄无声息的死去。那些年华里我们曾经眷慕过的人以及爱情又将如何?­


  一路上我不停的思考如烟经常对我说的这句话,这可能和我从事的生命科学研究有关,所以如烟同我一起的时候话题总是离不开生与死的探究。但我始终不明白她在这里似锦的青春里为何带着与年华不相符合的沉重,我从不去追问她,但始终相信适当的时候,她会告诉我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百盛门口人潮汹涌,商家们各种推销活动吸引了很多路人围观,我这才意识到如烟踩着高跟鞋陪我走了很多条街道了,我拉她走了一间咖啡屋,下午时分人不是很多,轻柔的音乐漫过整间屋子,少了喧嚣添了几份静谧,透明口杯折射的光线暖暖地洒在如烟脸上,如烟涂着浅粉红的唇膏,草绿眼影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我轻轻地啄一小口咖啡让后轻声问她,假如世界末日来临,你最想要做什么事情?­


  她眼底竟然露出纯净的笑意,我想要和你去看一场电影或者音乐会,然后一晚上抱着你狠狠地zuo爱,目光扫了一下我然后投向窗外,广场上法国梧桐树叶挣脱光秃的树丫,泛着黄色的光速翩翩蝶舞坠入空中,那是一个秋季。­


  四年时间,说长不长,但也不短,一晃就过去了,临近毕业,大家开始忙碌起来,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秋年也决定接替他老爸开始经商,而我也如愿收到洛城大学生命科学系硕博连读的录取通知。­


  说不清从何时开始,流行很多遥不可及的词汇,诸如流浪、告别、贫穷、爱情。我们在学校周围的小饭店、在小酒馆、在小旅社、在KTV、车站月台……最后在汽笛的嘶鸣声中,带着悲凉情绪将这些词汇一一演绎诠释,并且以不具名的方式。­


  记忆里秋年和我在学校外面的酒吧最后一次喝酒,各自带着即将离开禾城的留恋心绪,如烟跑来坐在我们中间只顾喝酒,无语言,无欢笑,亦无泪水。那样的场面多少有点沉重,偏执的落寞,痴迷的轮回,以及青春笑靥,恍若天际流浪的云朵,也如满地残落的松针,没有定格,没有永远,如夏季明亮的光,全部来自记忆深处。­


  原来这四年我们都经历很多同样失去了很多,不止是时光,还有操场上飞奔的青春年少,现在分别都没过多言语。摊开回忆,当初我们在一起聊天讲段子何等惬意,却有又各自明白在那段蛊惑旧情的光阴里的我们都被时间碾压的粉身碎骨,无一生还,最后死的一个不剩。­


  最后秋年还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十年以后的2016年,不管我们最终陪在谁身旁,都要再次见面再聚首。­


  当晚在酒精的作用下,如烟和我在街上兜了很久,最后在一个倾城路的拐角的香都旅馆开了房间,卸了妆的如烟少了份蛊惑人心了靡丽,却依然楚楚怜人,她看着我,开始流泪,没有出声,眼睛不用眯起来却泪流满面。我给她递上纸巾,然后靠着阳台站定,看着雷雨下四散的路人,我在等她倾述,我知道她有许多话要多我说。几分钟后,她开始说话。­


  顾寒,我嫉妒你们从小有温暖的家庭,有宽敞的书房,放学有父母接送,父亲赌博酗酒,小时候的记忆力都是他酒后殴打母亲,母亲抱着我痛哭的场面,这么多年了,它像个噩梦一样缠着我。如烟越缩紧身子,她看上去很冷,我起身把房间的冷气关掉,她在不停地颤抖着。­


  如烟说你们在学校朗朗读书的时候,我在做沉重的家务,手上长出厚厚的茧子,她扬起手可以看到经年以后褪去的死皮。八岁的时候,高利贷晚上找上门讨债,砸家具还扬言不还钱就要一把火烧了房子,母亲带着我逃离了那个支离破碎的家,疯了一样一路狂奔,在十四岁母亲改嫁之前,我们在多个城市之间辗转流离。­


  如烟用她那纤弱的双手试图抱紧自已,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一些晶莹的光影钻进她的眼睛,是自洪荒的太古时代就埋在湖底的花瓣 ,荒凉而冰冷,她紧紧地抱着我,我不是冲动的人,但是我无法逃脱的,是她执意追求的光,那晚我们像连体婴儿又像热带雨林缠绕的藤蔓,如同末世流年提前到来,荒尽一生,极尽缠绵。­


  禾城在淅淅沥沥的雨中醒来,透过窗棂上挂着厚重的雨滴我看到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我转过身轻轻地在如烟额头上啄一下,这个轻微的动作惊扰到眠床的她,她背过身去,身子下面的床单上清晰印着一抹猩红的蔷薇,我在桌子留下下一张便条,烟,如果你愿意等我,等我毕业娶你,当我留下这句话便开始后悔,责怪自己的茹莽草率。言语是会欺人的,言语不能穿透时空距离,明年,后年将发生什么?甚至下一秒会是怎样,亦无法把握。­


  火车穿越隧道呼啸而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人群里检票,身后传来一个干净的声音。寒。我愿意等,如烟脸上绽出一朵烟花般的笑容。我回应她一个笑容,然后藏进铁皮车厢里,车厢玻璃反射如烟的身影,她被拥挤的人群撞了一下,我想回去扶她一把,等我转过身,月台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汽笛轰鸣声,在跌宕的心跳和铁轨有节奏的跳跃声中,我感觉离禾城,离如烟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了,直至完全不见。­


  贰­

  【洛城。2010-2015】日如光年,逝得飞快。毫无知觉,在洛城已经呆了五个年头,刚来的第一年,如烟二十岁的摸样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是那样平静的面容,不用眯着眼就掉下眼泪来,挂满她那性感的下巴让人心疼。她经常问我眼中的如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我极力压制对她的思念,想给她一个中肯的评价,但是还忍不住把赞美的词语都用到她身上,于是在信笺上写道:关于如烟,生于夏至,经常疼心。迟暮时光里,她是一个时光雕刻的美人。内心敏感,偶尔任性。往来尘世里,她是一个烟花修饰的女子.并且附上一枚尾戒。她很高兴,很快回复说一个礼拜后来洛城看我,于是我数着日子等她,很久很久,只是痴痴的等,却还是没用等到她,电话过去,提示为空号,邮寄过去的信件如同野鹤入云,身后云影杳杳,也无一回复。千种愁肠也只能暗自伤神。于是与寂寞成行也只能靠回忆去想象她的摸样。­


  琳儿,生命科研所同事也是我的助手,五年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生活起居无不照顾倍至,她知道我和如烟的过去,她说她不介意,周末的时候,她也会陪同我去郊外西凉山一起看黄昏落日,直到暮色凝重,晚风拂面,繁星漫天的夜幕坠下,看着路人行色匆匆,才思绪万千沉沉地回家,对于这样一个不计得失默默守候五年的女子,一纸婚书是最好的报答。­


  婚礼当天没有太多的人,清一色是研究所同事,帖子在一个月前已经发出,大学同学我们只邀请秋年,夏日静好,唢呐声、大红喜字、花篮、幸福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勉强自己看向对面琳儿完美的脸,头发遮住眼角,她的脸却让人感动伤怀。­


  琳儿拉着我去向父母致谢的时候,我转身看到如烟和秋年并排走到我们面前,她凄绝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看着我们,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口,我看到五年前我送她的尾戒,­


  顾寒,你的婚礼我怎么能不来呢,我祝福你们。如烟沙哑忧郁的声线,寥寥数语草草勾成对情爱的绝望。泪水在她脸上四分五裂,弄花了她的假睫毛,秋年看到如烟情绪失控,拽着她朝礼堂外面走去。­


  我看着如烟离去的寡淡身影心中有痛,丢开琳儿的手,我想追上去问她,十年前为何没有来洛城,琳儿从后面一把抱着我说,你看爸妈不高兴了,为你我愿意做一个被你忽视的妻子,胜过遇人万千。我僵硬在那里,被琳儿流露出的悲悯彻底击溃,让我更加深刻地看清我们在现实命运前的无能为力。­


  顾寒或许依然你会记得我的笑容,因为,你再也看不到,再也看不到我的哭泣,在我们擦肩走过的那一刹,你不可能会知道那个泪流满面的人是我。­


  我知道那是如烟最后的辞别,看完短息,闭上眼睛胸口一阵阵的疼,也只能麻木地认命。后来关于如烟的一切消息来自秋年,得知她开了公司,事业上畅通无阻,也为她高兴。 ­



  叁 ­

  【洛城。2016.12.22】 琳儿醒来时候,已经早上七点多,却还不见天光变亮迹象,今天是生命科学研究最后时机,我示意她不要出声,我们走到母亲他们房间,帮他们掖好被子,然后驱车以时速100迈朝研究所狂奔而下,街道上面站满了焦急的人群,由于地球磁暴,和太阳黑子活动,车上所有电磁感仪器一起都失去了作用,一路上小心翼翼走驾车,抵达研究所时候,市长和议员都已经聚集在门口,看到我们来了,他们都自动列队两排欢迎我们。他们都在期待见证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科研奇迹---世界末日来临地球生态环境毁灭以后如何将重现人类文明。­


  生命穿越时空计划,从2006--2016花了我们整整十年时间,前段时间有媒体铺天盖地传闻穿越计划理论导师顾寒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因为该计划违背生物进化规律而退出研究组。我们的出现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市长激动的拥抱了我们。­


  我们换上衣服和工作人员小跑进研究间,这时候仪器已经开始有点紊乱,我花了五分钟调试仪器,输入启动程序,看得出琳儿很紧张,额头上面渗出细细汗珠,我过去捂住她的手,感觉到手心一片潮湿,朝她点点头,捋了下她头发,她镇定的走进仪器舱,我也紧跟着走进另外一个仪器舱,智能装置会自动提取琳儿DNA样本和思想,当地球环境适合孕育生命的时候,它会组合DNA以及思想发育成新的人类。­


  整个过程大约花了三个小时,等我们走出仪器舱,时钟指针落在12点,天空还是黯淡的灰色,不顾人群的欢呼,我拉着琳儿跳上车,我想知道十年前如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谜团同样困惑了我十年。­


  那个饭局约在沧海饭店,洛城最高的建筑,此时的大厦已经空无一人,我们乘着电梯爬升到塔楼顶端,我们在秋年对面坐下,我们四目相对,我从他眼里看出了酸,秋年递给我一张如烟照片,照片上的如烟还是那样让人心疼,她手腕带绿色手镯,看到她胸前别了一枚带着血色的蔷薇,突然觉得内心很痛,她干净的面孔躲在一堆高档化妆品后面,看不出任何悲喜,她的眼里还有烟花般的落寞,有寂寞转瞬即逝,和我十年前离开禾城时一样,我能感觉到她的手指带着那枚尾戒一路从我的眉心滑过唇,滑向胸膛,她指尖微凉,一切如同大脑出现的幻觉。­


  顾寒你知道吗?十年了如烟还是她还是孤身一人,秋年淡淡地说,冷峻消瘦的脸突然变得沮丧痛苦。­


  秋年,我想知道十年了你为什么不能代替我去爱她,还有十年前她为何没有来到洛城?­


  秋年扬手一个耳光狠狠掴在我脸上,向我咆哮起来。­


  你以为她十年前没来洛城吗?当她站在研究所门口等你的时候,看到你和琳儿一起出来,她一个人跑回禾城,我推掉工作去陪她,在那一个礼拜里她每天以泪洗面,你以为我不想取代你去爱她吗?五年前如烟从你们婚礼回去,我就买了钻戒去,她看到我的戒指,把我轰出门去,戒指丢掉楼下。十年了顾寒我哪里不如你?她带你送的尾戒,她的书桌上始终放着杜拉斯精装全集和你写的手稿,我终究想不明白,她中了你的什么蛊毒。­


  说完他呜呜地哭了起来,他拿出戒指抛向空中落在烟灰缸里,溅起一堆的烟花。杜拉斯三个字像利剑一样刺破喉咙杀伤灵魂­,我知道那意味着绝望,深深的绝望。


  看到秋年孩子般的哭泣,胸口一阵阵痛,一股血腥从我的肺部升腾到嘴角,十年前我和琳儿什么都没有,倘若年华能在十年前停顿,我毫不惋惜。­


  琳儿拿出手绢,帮我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房间里开始剧烈的震荡,搀扶我走到阳台,看到龙卷风掠过海面形成海啸携带百米巨浪接二连三冲击着海岸,恐慌的人群四处乱窜,电视画面里银河系黑洞放射出能量相当于太阳伽玛射线700万倍的能量冲向太阳系。­


  陨石落入地球大气层拖着火光急速滑落。­

  接着非洲高原消失,太平海底岩石隆起,­

  海水灌向亚洲美洲大陆,日本消失了,新西兰群岛消失。­

  我闭上眼睛把手蒙在琳儿流泪的脸上。

  电视画面黑屏,白炽灯爆裂,漆黑一片……­

  大楼开始陷塌,下坠中嗅到蔷薇花香、水粉味道、

  风的声音,­烟花绽放的声音,时光碎裂的声音……


  依稀是如烟流泪潸然的模样…­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1-10 07:28:05
  早上好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1-10 07:53:45
  早上好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1-13 09:39:56
  @金于蓝 元旦至正月初五,凡是正常(不含广告、色情、人身攻击,300字以上)发在小说家园内的帖子均奖励天涯红包一枚!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7-01-24 07:58:11
  @金于蓝 看望朋友!祝鸡年大吉!
  
作者 :默然1962 时间:2017-01-25 06:34:35
  @金于蓝 帖子推荐

  部落名称:小说家园
  部落链接:http://groups.tianya.cn/list-128656-1.shtml
  帖子标题:游戏人间,总是牵挂那些没得到的梦!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post-128656-226b08c8957249779473474214326ed0-1.shtml
  帖子摘要:电话响了,那头传来一个声音:嘿,顾寒,记得今天咱们有一个饭局,记得带上你的妻子哦……突然信号从六格只剩一格,间歇性听到一股强烈的电流声,咔嚓咔嚓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直到电话完全盲音,我放下电话,扫了一眼日历上时间,一个数字变异着角度刺入瞳孔,2016年12月22日,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十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妻琳儿,悲伤顺流而下,这时候房间有点轻微摇晃。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