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瀚海北风录·寂

楼主:一个orange_ 时间:2017-04-25 18:57:56 点击:1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他好像只有杀人才能解决这一切,他活着,好像也只为了杀人。
  两种痛苦折磨着他,一种仇恨未绝的痛苦,另一种却是杀人的痛苦。
  他痛苦,每日痛苦,却无从解决那痛苦。
  于是他喝酒,拼命地喝酒,只求醉过去,好似只有酒才能解救他,好似只有醉才不会使他痛苦。
  他在一家荒废的酒窖里找到酒,为人遗弃的酒苦得瘆人,他却喝得很畅快。
  他泡在酒缸里,时而大笑,时而哭泣,活脱脱像一个手舞足蹈的疯子。
  疯子很逍遥,可他并不逍遥,因为他心里藏了太多痛苦。
  他不只在酒窖里喝酒,他还踉跄到荒野大饮,他一时躺在树下,一时倒在草堀里,于是他醉了。
  空野寂。
  荒野,这真是荒野,江东的荒野,却比北莽的戈壁还要荒凉。
  他歪在一棵孤零零的树下,木讷地看着荒野。
  他醉了,脑子却清醒得很。
  他想醉,可他偏偏醉不了,哪怕他现在假装大醉,也骗不了他的心。
  他心里有太多痛,若有些痛能被掩埋,被杀死,被弥补,被遗忘,那么有种痛就只剩无情,无力,无助,还有无尽的绝望。
  回忆实在是件可怕的事情,若不是刻骨铭心,让怎会让人念念不忘?
  有人常说,人一旦快活起来,便总想延续这种快乐,惟恐失去这种快乐,抑或贪恋这种快乐,以至于迷上它,穷极一生活在“快乐”的患得患失里。
  而痛苦呢,痛苦如瘾,染上就使人无法忘记,真正的痛苦刻在心上,无论何时都不会长出新的血肉,因为它太痛了,太过深刻,此时的痛苦也是一世的痛苦,永远都是你痊愈不了的伤疤。
  人不会追求痛苦,但会创造痛苦,若快乐是人膜拜的神,那么痛苦就是令人畏惧的魔。
  有趣的是,在某些时候,神与魔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它们同样拥有支配人的权力,同样可以决定人的情绪,同样缥缈而又实质化,影响一个“人”的日常作为,然后因之去超脱、去毁灭。
  若真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一瞬的不同:快乐往往只有一瞬,而痛苦却是永恒。
  象征快乐的神高高在上,只等你拜在裙下,为你垂眸一笑,再挥袂飞走,它像个海市蜃楼,你只能一睹它的芳采,永不能得到彻底的满足;魔邪恶无比,法力无边,主动侵袭你的脆弱,你摆脱不及就被攫进深渊里,永恒地哀嚎。
  一个万仞巉岩,一个深暗无底,这就是快乐和痛苦。
  人对快乐不满足,对痛苦也不满足,就如呶呶不休告讼不幸的人一样,往事重提,便有说不尽的难堪与悲伤。
  正因为无法忘记,所以痛上加痛。
  他瘫在树下,好像已经站不起来,就像七年前他站不起来那样。
  他痛苦,于是又想起另一个痛苦。
  他闭上眼,脑海里想起那个时候。
  那是一个破庙,他躺在里面,身边同样躺着一个人。
  那是个女人,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人,他们并躺在一起,看着对方的眼睛。
  外头正下着雨。
  他们沉默,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
  他的脸苍白,她的脸一样苍白,苍白得仿佛死人。
  但她不是个死人,她紧紧攥着他的手,那点微薄的力道和温暖传到他心里,告诉他,他们还活着。
  战争,大顼和千鸟的战争,雨中的战争。
  战火烧到她的部落,大雨下了三天,战争死了三万人。
  三万人的尸体堆在泥里,任雨冲刷,腐烂,最后只剩下沾满血的骸骨。
  挥舞狼牙棒的人闯进村子,大加杀戮,他站起来阻止他们,狼牙棒于是击碎了他的腿,他倒在雨中,就像脆弱的秸秆一样不堪一击。
  但他没有死,她把他救了出来,背着他逃,逃过了千鸟人的追杀,逃离了那个血流遍地的地方。
  他们逃到这座庙里,同样被大雨困在这里。
  大雨愈大,愈急,人死得愈多,血流得愈快活。
  他们逃了三天,没有吃一点东西,她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干瘪的胸部,努力往外挤着奶水,滴进他嘴里。
  于是他活下来。
  他的腿骨断了,断骨茬进肉里,她为他包扎,痛得他几次昏过去,于是她又脱下自己的裤子,坐在他身上给他快感,他才忍住痛,保住了那只腿。
  有时候,他真的感觉自己快死了,每当他就要睡过去的时候,她就会用力攥攥他的手,那点力道和温暖传进他心里,他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他不想死,死了就再见不到她了。
  他想着如果能捱过这个时候,他就拉着她的手回北莽,告诉父亲,他要娶她。
  那时候,父亲一定会给他们办个隆重热闹的婚礼,满屋子奶茶和烤肉,她一定会吃得很开心……
  风吹雨,有一滴被挟进庙里,打在他的脸上。
  这点冰凉使他瞬间惊醒。
  冰凉的不只有雨,还有他手里的东西。
  她的手。
  她看着他,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他的嘴唇颤抖,颤抖着轻呼她的名字。
  没有回答。
  她死了。
  醉在树下的男人,疲惫地睁开了眼睛。
  他抚着他脸上的刺青。
  他看着灰色刚下完暴雨的大地。
  他沉默,沉默地近乎静止。
  他不愿想下去,不愿再想那个人,却想到另一个人,那个小小的孩子。
  他想到那个不会说话的、可怜的孩子,想到她,不由握紧了手里的刀。
  世上最痛苦的事只有一种:你无能为力的看着一个人死去。
  你最爱的人。
  灰色尽头,大地湮灭在雾蒙蒙的天空里。
  他起身,打了个呼哨,一匹马自远处跑过来。
  黑色的马,那是他的马。
  他跨上去,往那灰蒙蒙的地方驰去。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4-30 21:04:43
  思索痛苦和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