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烟雨红颜 (小说连载)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5-04-27 07:34:09 点击:1378 回复:3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19 08:43:23
  剑雨忘情地和春芳拥抱在一起。甜蜜的爱情从此时开始升华。
举报 | 收藏 | 20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0:17
  邻村女工5)
  热 恋1

  剑雨和春芳自那次在小溪旁两人确定关系以后,两人的关系也在学习班中逐渐公开。特别是春芳在学习完毕后,几乎每天都不离开剑雨的宿舍,守候着剑雨,甚至于让李铁给他俩从食堂带饭回来和剑雨一起吃。别的女同志学习结束就回宿舍去了,可春芳拉着小丹妹妹仍然坐在那里看剑雨的学习整理资料。时不时的接住话题和剑雨闲聊。在别的男同志看来,这种无所顾忌的爱,也许只能是视而不见吧。每当春芳留在宿舍里时,朋友们都自觉的主动离开了,为她两个留下甜蜜的空间。

  一天,剑雨吃完晚饭,因天气不好,没有出去玩,坐在宿舍炉子旁,边烤火边看小说《青春之歌》,他被小说中的英雄事迹感动了,当看到林道静以满腔的热血投身革命时候,情不自禁的掉下了眼泪,激动的心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他再也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走出户外,乘着夜晚的凉风。这会儿,春芳不声不响的来到他的身旁,从背后一拍剑雨的肩头,喊了一声:“剑雨,你想什么呢?”剑雨正想着书中的情节,让春芳突如其来的喊声下了一跳。

  翻过身一看是春芳,便朝她一笑,问了一声:“你吃过饭了。”

  “吃过了,你咋一个人在外边站着呢,你不觉得冷吗?”

  “不冷,我看了一会儿书,被书中动人事迹所感动,出来透透气。”说着便伸手拉了一把春芳,“我们还是回屋吧,外面冷。”

  进屋后,春芳问剑雨“你看什么书,这样的痴情呀?你能讲给我听听吗?”

  剑雨望了春芳一眼,对春芳说道:“这本小说主要描写一个少女对待爱情和革命的故事,书中的林道静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春芳听他这麽一说,边好奇的恳求剑雨说:“你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吧,尤其是这个少女是怎样对待爱情和革命的这个环节。”

  于是,剑雨从林道静的出生到成长,从上学到投身革命为春芳讲了起来。春芳安静地听着剑雨讲给她的故事,她听得是那样的入神,一会儿好奇的望望剑雨,一会儿皱起眉头凝神聚精。当剑雨讲到林道静参加革命胜利的时候,她为林道静高兴、喜悦,当剑雨讲到林道静处身困难,甚至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置身于紧张、关切的闭住呼吸。为书中人物惋惜、悲悯。这个故事真把春芳完全的吸引了。

  春芳在剑雨的故事中陶醉、在为故事的主人公担忧。可也在想着她和剑雨的事情,这样机会很少,能和剑雨厮守在一起,能亲耳聆听剑雨的慷慨陈词和绘声绘色描诉,是机会太少了。自从与剑雨接触以来,像这种单处一室的时候很少,而且剑雨除工作外,还没有一次约过她,也没有一次两人再去那令人想念小溪旁。她想到这里,对剑雨说:“明天是星期天,我们去山下玩玩好吗?”说完,用乞求目光盯着剑雨的回答。

  剑雨被为春芳讲故事而忘情所以,春芳突然间的问话,使他木然而滞,傻傻的不知所措的回答春芳道:“好吧,明天我们吃过早饭见。”
举报 | 收藏 | 20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0:36
  邻村女工6)
  热 恋2

  第二天,太阳还没有露头,山上树林的各种鸟已经开始它们的早操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为人类吹响了清晨起床的冲锋号。早晨到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剑雨起床后,走出户外面对热闹的树林,呼吸着新鲜空气。虽然是春天,咋暖还寒,有几只小麻雀啼叫着略空飞过,为剑雨衔来和春芳下山去玩的信息。

  洗脸、刷牙后,到食堂去打早饭,刚走到门口,春芳早已在这里等着他,向剑雨说了句“一会儿,通勤车上见”,就走了。

  俩人半个小时后在通勤点会面乘车下山,一路上为避免其他人说闲话,一路无语。

  春芳在剑雨的陪伴下,每个商店都不放过,都逛了一通,可她光看不买,惹得剑雨急了,“你要买什么,怎么光看不买,”丢下春芳,径直走出了商店。春芳见剑雨生了气,赶忙追上去说,“那好,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并且顺手递给剑雨一个带塑料皮的笔记本。实际上春芳在剑雨不注意的时候,已经为剑雨买下一本新的笔记本。当剑雨接住笔记本时,春芳两眼望着剑雨说:“你要用这个笔记本,记下我们恋爱的每一时,每一天,这是我们美好爱情的开始,也是我们爱的见证。”剑雨对着她呵呵一笑,但内心却充满了喜悦。

  欢乐喜事嫌夜短,寂寞忧伤恨更长。两人相伴闲游闲逛,却忘了上山班车的时间,等他俩急匆匆赶往车队时,班车已经开走了。

  没有办法,只好徒步上山了,可12公里的山路,让春芳这样走下去,还有点强人所难了。可春芳却沾沾自喜的笑了起来,剑雨看着她说道:“还笑呢?这么远的山路,你能走下来吗?”

  春芳不以为然的说:“怕什么,我累了,有你背我,那岂不更好吗?”

  “让我背你,亏你能想得到。”话虽这样说,可手已经伸向春芳,拉着她,开始了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远征。”
举报 | 收藏 | 20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0:53
  邻村女工7)
  热 恋3

  时间已近中午,两人准备了几袋饼干就急匆匆的上路了,开始时两人的行军速度在打亲骂俏、谈笑风生中还不觉得艰难,说笑中已到大山的脚底。为了节约时间,剑雨提议绕近路上山。如果走原公路那12公里的路肯怕要走到深夜2点以后。春芳因为剑雨在身边,天大的困难有剑雨挡着,所以就愉快的答应了。可她那里知道走近道虽然时间段,但路难行,不但需要耐力,还得需要走路的技巧。走上几十米,就得停下来喘几口气,在这样的行进中,春芳开始有些走不动了,随便往地上一坐,望着剑雨苦笑着。剑雨见她这样,真是没有了办法,说她不能,怪她更不行,只好陪着她坐在那里休息。这样几次下来,连剑雨都快被拖跨了,几个小时过去了,可他们只走了几里路,后面的路好像没有了尽头,剑雨都发愁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走到呢?可春芳不这样想,虽然路难走,可有剑雨陪在身边,有许多甜蜜的话儿可以向剑雨诉说,这不正是良好时机吗?

  山里的小路非常难走,路只有一尺对宽,又都是上坡路,两人并行是不可能的,一开始春芳从后面抓着剑雨的衣服往前走,这样反而给剑雨增加了负担,走起路来一摇一晃,正像后背夹着锁扣,好不自在。顺手朝后抓着春芳的手,迈一步拉一下,春芳还真的省了点力。走路的速度快了,一股股暖流也温暖着春芳的心田。多少情话,多少甜言蜜语在这种史无前例的“长征”路上香心爱的人儿诉说着,一边走,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几组垂直的铁梯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怎么办?春芳那里知道,剑雨在学习时,师傅们领着他来过这里参观过设备,所以他才领着春芳从这近路上山。

  春芳一见这样铁梯子,霎时发愁起来,一屁股坐在哪里发愣,“这种路怎么走,你怎么领着我走这样的路啊”。“不怕有我呢,你走前面,我在后面顶着你上”剑雨说话间推着春芳的后背一步步向高处攀去。几组铁梯子爬上去,春芳手脚疲困,再也爬不动了。剑雨呢,因为从后面推春芳,一手扶梯,一手推着春芳向上爬去,几组梯子爬下来,已经是满头大汗淋漓,汗流浃背了。

  这时,春芳掏出手绢为剑雨擦着汗,埋怨的说,“谁让你领着我走这路呀,这不是在走路,是在爬路,你呀真是的,”话虽然这样说,可心里却美滋滋的。说话间从剑雨背上拿下小挎包,取出饼干递给剑雨,自己也吃了起来。

  一会儿小憩,又吃了饼干,身上的疲乏逐渐消失了。两人继续向高处攀去。

  几个小时过去了,艰难的路段在他们的艰苦跋涉中已经过去了,狭窄的小路已归大路,春芳和剑雨的脚步逐渐快了起来,一路说笑着向自己的住所走去,可这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一次远路艰难的跋涉“远征”,虽然两人身体都已疲惫,可比起两人的爱情和内心的甜蜜,那是幸福的多了,甜蜜的享受着这次“远征”的爱情。
举报 | 收藏 | 204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1:09
  邻村女工8)
  热 恋4

  时间过得真快,剑雨组织的学习班已有几个月了。车间的设备已经交接完毕,他们这批新工人马上下到班组和师傅们一起去操作设备了。他和春芳的恋爱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已发展到“一天不见如隔三秋”了,每天不是春芳来找他,就是他去女宿舍去找春芳。在朋友们的眼中,她俩就是一对甜蜜的爱侣。都盼望着能早一天吃到她俩的喜糖。

  分配的指标下来了,女工们都去看护润滑系统设备和供水系统设备。而春芳则去操作车间供水设备。剑雨因有管理经验,从事磁选机设备的操作工作,同时兼任工段团支部副书记(主持工作,因原书记已到北京上学)。

  工作分配的这个晚上,春芳约剑雨到第一次见面的小溪旁,亲热的话语已不是她俩所担心的语言。春芳向剑雨说:“你和我分配不在一个班组,以后我俩见面机会少了,也只有倒班的那天,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工作的时间长了,下班多休息,不要熬夜了……。”关心的话语说了一箩筐,剑雨只是望着她在点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他拉着春芳的手说:“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剩下的时间两人偎依在一起,亲亲热热的用爱方式互相安慰着对方,仿佛离别上战场一般。

  临别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春芳问剑雨“我父亲去上海出差,你要什么?”剑雨对春芳道:“我想要一双运动鞋,不知老岳丈可以给买一双吗?”

  “没羞,还没结婚,就攀岳丈了。好啊,我让父亲给你捎一双,你穿40号吧?”抬头问剑雨。剑雨点点头,看着他一阵傻笑。

  七八天后,剑雨上夜班后正在休息,春芳手捧一双漂亮带蓝边的运动鞋来找剑雨,“这下高兴了吧,你试试,看看合适不。”剑雨接住鞋往脚上一穿。“还挺合适的,谢谢老丈人。”春芳咯咯一笑,你还真逗,”那高兴劲有谁能比你乐呢。
  可就是这双漂亮的运动鞋,在剑雨和春芳恋爱的道路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举报 | 收藏 | 20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1:26
  邻村女工9)
  热 恋5

  车间的设备开始试运转一个多月了。剑雨和春芳的见面机会也(因倒班吧,两人碰面少)少了。

  一天晚上,灯光球场放电影,剑雨正好上夜班。宿舍同事们都在为晚上能看电影而欢呼雀跃。这时,小丹的身影出现在宿舍门前。

  她问剑雨“今天晚上去看电影吗”

  “是的”剑雨回答道。

  “春芳让我来捎个话,她晚上来找你,让你等她。”

  “啊?我听说今天放的是新片,不能明天见面吗?”

  “你们几天才能碰在一起呢?,今天也是个机会,你就别去了。”

  “好的,我知道了。”小丹说完话,消失在夜幕中。
  大山的夜,是非常寒冷的。剑雨等同事们离开后,静静地待在那里看书。突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扰了他。

  “请进”。剑雨朝问外说道,顺便打开宿舍门。

  “剑雨,你在吗?”

  “噢,是春芳呀,你近日上班习惯吗?”

  “你怎么没看电影去?”

  “明知故问,你不是让小丹告我等你吗”

  “是的,这些天,我很想你,你怎么样,工作累吗?”

  “还好,车间的设备师傅们不让我们乱动,我们现在是在熟悉设备。”

  “是的,我也一样,只能待在一旁看师傅们操作的。”

  “问题是,我还管团支部的工作,这几天利用业余时间召集支部委员开了个会,有些支部资料和团员的分布情况,我还不清楚,所以两头忙,连见你的机会都没有。”

  “是吗,你想我了吗?”

  “嗨嗨,哪能不想呢”

  “怎么想呢?”

  “想就是想,还怎么想哩。”

  “我们相处也有近半年了,我对你的关心和体贴你能感觉出来。”春芳说着,扯起剑雨的床单、枕巾往一起收拾。“你把脏工作衣一起收拾过来,明天我上夜班给你洗洗吧。”是的,自春芳和剑雨交往后,剑雨的衣服和床单,每次都是春芳从宿舍拿走,洗干净后又放回剑雨的床边。

  在剑雨看来,就好像有个管事的“妈妈”在为自己操心。每当春芳从宿舍拿走剑雨的脏衣服时,许多同事们嫉妒的说,“咱也交个女朋友,最起码,有人帮咱洗衣服啊”。这份甜蜜的爱,只有剑雨在内心感觉着温暖和幸福的喜悦。同事们的嫉妒和调侃,也只是一种幸福的祈祷吧。

  “你过来,转过身,让我量一下你的背宽和臂长。”春芳说着把剑雨拽过来,站在背后量了起来。

  “干什么”剑雨不解其意。

  “快夏天了,你的毛衣、毛裤也该换下来重织一下了”

  剑雨这才明白过来,春芳是要为他织毛衣。


  一阵甜言蜜语后,两人在恩恩爱爱的卿卿我我中相拥着幸福,这也是剑雨和春芳第一次有了肌肤的接触,在忐忑不安的温馨中,两人得到了爱情的升华。 

  在这个夜晚,剑雨和春芳在爱的幸福中度过。
举报 | 收藏 | 20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1:44
  邻村女工10)
  热 恋6

  春天来了,屋前杨树上的已发出了嫩芽,小鸟也像孩子一样在树上三一群五一伙的嬉戏着……。

  剑雨和春芳在车间的实习也基本结束,通过安全技术考核,都已经下到岗位独立操作了。在他们这批新工人下岗位前,车间给他们两天假,让他们下山购置生活用品和休整一下。

  这天早晨,春芳早早地来到剑雨住所,告诉他想回家看望父母亲去,问他去不去。

  “好,知道了,做几点的班车?”剑雨反问道。

  “就坐早车吧,我们今天还返回来,一会儿车场见。”春芳说着,一溜烟走了。

  两人乘车下山,去存车处取上自行车,愉快地上了路。

  一路上,边走边聊,笑声和责骂声混在一起,叽叽咯咯的好不亲热。路上的行人望着这对亲侣,羡慕的眼光倒让人有些嫉妒了。

  路程已过一半,剑雨见春芳气喘嘘嘘的,提议在路边的树下休息一下。春芳停住车,一边坐在路边石头上,一边掏出手绢擦着汗。

  “春芳,你知道我昨晚梦见谁了?”剑雨向春芳说到。

  “梦见谁了,是我吗?”春芳问到。

  “是的,我昨晚就是梦见你了,可把我吓坏了。”

  “怎么啦?”

  剑雨拉开话题,把昨晚的梦和春芳继续讲下去。春芳拉着剑雨的手说“你说吧我听着呢。”“一个星期天,我们两回家看望父母去,走到路旁一片玉米地时,突然从地里串出一个头戴黑皮帽、白口罩,手拿一把短刀的彪形大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指着我们俩说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要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当时,你往我身后一藏,吓得脸都白了,我向前一迈,顺手往怀里一带,擒住那大汉的手腕,往前一拉,就把那大汉顺势推了个嘴啃泥,那大汉见遇上高手,顿时恼羞成怒爬起来拿着刀向你冲去,你推起自行车就跑,你跑,那大汉就追,追啊,追啊,”

  “咯咯咯,算了吧,你别拿小说了里台词来糊弄我吧。”春芳笑着说道。

  “不是,是真的,我都吓坏了,你还笑呢”

  “那后来呢?,我们怎么摆脱那强盗的。”

  “后来,后来,我就吓的喊出声了,是李铁把我叫醒的,这梦还真准呀,梦见了,你早晨就叫我回家,春芳你说是不是这梦真灵验呢。”

  “是吗,你这麽说还挺有点意思了,可最后梦的结果呢,没有了吧。我听老人们常说,梦是反得,梦好不好,梦坏就不坏的,你梦见有强盗,我看今天根本没有强盗的,再说大白天的,哪来的强盗呢?”春芳望着剑雨说着又笑了起来。

  “好了,别说了,我们还要赶路呢,”说着推起自行车先上路了。

  剑雨赶紧推起车子追了上去。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在他俩的说笑声中一会儿就过去了。

  剑雨把春芳送到的村口,约定第二天返回单位的时间,急匆匆返回父母家,一路走,一路回味着和春芳愉快“旅行”的瞬间。
举报 | 收藏 | 20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2:33
  邻村女工11)
  热恋7

  第二天早晨,天刚朦朦亮。“嘎嘎嘎”一阵敲门声,把剑雨从睡梦中惊醒。“是谁这么早,就敲门呢?”剑雨的母亲打开门一看是春芳,一边为春芳开门,一边朝剑雨喊:“赶快起床了,春芳都来了。”

  剑雨在慌乱中起床,漱口、唰牙、洗脸,简单把自己的东西一收拾,把军用挎包一抵,推着自行车就随春芳上路了。

  两人前脚走,剑雨母亲“这孩子,饭都不吃了,”的说话声却远远地被他俩个抛在脑后。

  一路上,两人谈笑风生,你一句,她一句,都不觉得路长,被爱的精神所融化。不一会两人已骑车行进了30多里路,这时剑雨的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向他提出了抗议。他是饿了,春芳一边问他一边下了车子,向路旁的小商店走去。“现在知道饿了吧,吃饼子吗?”

  剑雨望着春芳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春芳的问话,连忙也下车跟着走进商店。

  几个“锅盔”充饥,算为剑雨解了饿肚饥荒,那迫不及待的吃相,几口饼子下肚,呛得连话都说不起来。春芳望着他咯、咯、咯直发笑。

  剑雨几个饼子下肚,有了精神劲,催逐着春芳赶紧上路。经过不到两个小时辛苦蹬车,两人到存车处放了车,朝乘车点走去……。

  时间已接近中午,春芳约剑雨去她父亲的住所哪里去吃饭,可剑雨说了声“你去吧,我在车队等你”就先走了。

  开车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春芳的身影还迟迟未见,剑雨有点急了。

  、车已经发出,还是不见春芳露面。剑雨心里犯着嘀咕,“为什么她还不来呢,是什么原因让春芳误车了呢。”剑雨哪里知道,就是这次春芳误车,使他和春芳的关系开始了裂变。
举报 | 收藏 | 20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7-02-25 07:43:04
  剑雨哪里知道,就是这次春芳误车,使他和春芳的关系开始了裂变。
举报 | 收藏 | 209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2:07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69)(邻村女工12)
  裂变1

  上了一天班,剑雨有点累了,一个人眊在宿舍,一边躺在床上休息,一边打开半导体听着音乐。

  开饭时间,李铁过来叫他去吃饭,他眯着眼对李铁说“给我带个馒头回来,等饿了吃吧”。

  李铁问他:“怎么啦。昨天回家回来,看见你脸色不好看,怎么饭也不吃了?”

  “没事,我不想吃”剑雨对李铁道。

  看着李铁离去的背影,剑雨脑海总是浮现着昨天的事情。

  是呀,为什么春芳至现在人也不见,什么消息也没有呢?可他那里知道,此时的春芳正在他父亲的住所一个人忍受着煎熬。

  昨天和剑雨分手后回到她父亲的住所,父亲让她下午不要上班,去另一个师傅家去见一个人。春芳问她父亲去见什么人,她父亲对她说“这个人后生是和一个班上的师傅的儿子,在县上一个水泥厂上班,后生现在是车间主任,家庭中就这一个儿子,想从矿上找个对象,今天正好回来了,让春芳去见见这人。”

  春芳一听父亲的话,说:“我的事,你不要管,我现在还不想找对象。”可她父亲执意要让她去见见,看对了谈,看不对就不谈。春芳也怕父亲生气,只好随父亲去见那人。

  第二天傍晚,春芳乘车上山,正赶上李铁去买饭,她问李铁:“剑雨怎么没来吃饭”,李铁对她说“剑雨一个人在宿舍听音乐,饭也不吃了,还让带个馒头回去呢”。春芳一听这话,赶紧从食堂买了个好菜和馒头,着急地向剑雨宿舍奔去。

  春芳来到剑雨宿舍,一边先让剑雨吃饭,一边把昨天未上班的事一口气和剑雨道了个清清楚楚。

  剑雨问她:“你觉得那人怎么样”?

  春芳道:“比你强多了,高高大大的,还是个车间主任呢”

  剑雨一听这话,没好气地说,“那你和他搞去吧,我不如他,也不用你在这里贬低我,你把我俩相处看成了儿戏吗?”说完,把门一摔,气呼呼地朝山上那条小溪走去。

  本来春芳是和他开玩笑,可没想到剑雨火气这么大,她追上去想给剑雨解释,可剑雨根本听不进去, 也不管春芳说得什么,头也不回,继续向山上攀去。

  春芳看到剑雨这样,也没办法,只好返身回到剑雨宿舍等剑雨。这是李铁吃完饭回来,看到春芳一个人,问她:“班长呢?”春芳苦苦一笑:“被我骂跑了。”并向李铁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个明明白白。

  李铁一听春芳这话,咯咯咯地想了起来。“这班长就这肚量,啥也不说,还气跑了”

  “你不要笑了,快给我想个办法替我去劝劝剑雨”春芳说。

  “没事,班长那人,脾气就是直,一会就没事了。”

  虽然李铁话,能让春芳暂时缓和着紧张,可春芳那忐忑不安的心仍旧在颤抖,她只好闷闷不乐的向李铁说声“明儿见”就走了。
  人虽回到宿舍,可心还在还在担心着剑雨,时不时地走出宿舍向山上那条小溪望去。好像真能扑捉到剑雨的身影。总还是让小丹去剑雨宿舍看看剑雨回来没有。

  可她那里知道,就是这一个玩笑话,让剑雨和她从此开始了感情上裂变……。

举报 | 收藏 | 210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4:37
  就是这一个玩笑话,让剑雨和她从此开始了感情上裂变……。
举报 | 收藏 | 21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4:59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0)(邻村女工13)

  裂变2

  初夏的大山,虽暖乍寒。沿着那条小溪,剑雨气呼呼的一支烟接一支烟径直朝那小溪的山梁走去。翻过一座又一座山梁,越过一道又又一道山沟,究竟是去哪里,这时的剑雨哪里清楚。是怨?是气?是忿恨?是懊恼?他的脑神经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了往日的睿智和思绪。

  猛抬头,茫茫漫漫的山腾条挡住他的去路,剑雨这才停下脚步,面对茂密的山林,独自悲叹着…..。他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石块坐了下来,从头至尾认真分析着春芳对他说得整个过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的真快,孤独他一边吸烟一边想,可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是春芳故意在玩弄他,只是春芳的父亲为她张罗与别人相亲的事情。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可这时,他哪里想到一条小蛇正向他窜了过来,苦思的剑雨根本未能发现,不一会,小蛇窜到他的脚旁,窜上他的左脚上面,剑雨猛然一惊,歇斯底里叫了几声,迅速站起来,向来路跑去。惊慌失措的剑雨被这小蛇吓坏了,头也不回边跑边叫,一步没踏稳,整个人向山坡下滚去。滚了几米远,正好有一小树,剑雨用手一抓,抓住小树,这才避免了一场摔死的灾难。

  他的胳膊和腿都被擦得流着血。他强忍着剧痛,蹒跚地一步步往回走去。可那双崭新的运动鞋被山坡的石头擦得支离破碎了。

  剑雨拖着带伤的腿,艰难的蹒跚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空旷的山野里星星点点的闪烁着灯火。李铁和同事们看到剑雨满身是血,都赶忙过来扶着他,问他怎么啦,

  剑雨一句话没有,说了句:“我的腿和胳膊摔伤了。”

  “怎么搞得,走,快去卫生所看看!”李铁边说边拖着剑雨往门外走。

  刚出门,正好和春芳碰个对面,是春芳不放心,过来看看剑雨回来没有,她一见剑雨这个样子,赶忙抽过来问他,“这是怎么弄的,在哪里碰成这样,哪里受伤了呀?”

  剑雨一句话没说,李铁看剑雨不说话,赶紧接着话头说,可能是在山上摔伤的。
  来到卫生所,大夫一检查,剑雨都是皮外伤,骨头都未骨折,上药包扎好,被李铁搀扶着回到宿舍。

  春芳跟着他们为剑雨看完医生,两眼的泪水不由得留了下来。就这一句玩笑话,让剑雨的心里和身体都受了伤害。她自责地站在剑雨的床前一句一句唠叨着。

  剑雨躺在床上,一眼也不看她,听到春芳一句一句的唠叨,他翻过头,对春芳说:“你回去吧,没事的,只是皮外伤,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其他同事还休息的。”

  春芳看到剑雨在对她下逐客令,也只好安顿李铁,晚上多照顾一下剑雨,依依不舍的走出剑雨宿舍。

  春芳走后,李铁为剑雨去食堂打了稀饭,安顿剑雨吃了点饭和身睡了。可剑雨那里睡得着,为了不影响其他同事休息,向他袭来伤口一阵阵疼痛,他只能咬牙忍着。回想着滚下山坡的可怕那一刻,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可剑雨哪里知道,明天还有更令他伤心的消息在等着他……。

举报 | 收藏 | 21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5:21
  可剑雨哪里知道,明天还有更令他伤心的消息在等着他……。
举报 | 收藏 | 21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5:40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1)(邻村女工14)
  裂变3

  李铁为剑雨请了几天病假,一边照顾着他的吃饭和到卫生所换药,没几天的功夫,剑雨的伤口渐渐结成干疖,逐步好了起来,也可以下地走动了。

  这几天,春芳过来照顾剑雨,可剑雨始终对她不理不睬,倒是春芳也只能在每日的尴尬中,小心翼翼地为剑雨端饭倒水,每当这时,剑雨总是在无奈中由春芳任意摆布,也只好惟命是从了。

  一周病假很快过去了,虽然剑雨的伤口未能痊愈,他也不愿在家休息,只好带着伤复岗上班。为照顾剑雨养伤,工段、班组让他在班上抄抄报表,统计统计生产数据,每日上白班,倒也让剑雨不费体力,安心地养着伤。

  一天傍晚,春芳来到我剑雨宿舍,问他拿换下来的毛衣,同事们看到春芳这样对剑雨好,可剑雨还是对春芳爱理不理样子,都有些异样。在春芳走后,劝剑雨不要太小气,玩笑总归玩笑,不要再无声地伤害春芳。同事们的劝解,剑雨本来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对那天被蛇上身,惊慌中滚下山坡还余惊未定,他对同事们的话虽内心佩服,可嘴上却还是说“我的事,你们不要瞎操心了”,再不和同事们再去理论。

  第二天,车间里举行诗歌朗诵比赛活动,剑雨因参加比赛,没去工段上班。朗诵会结束后和李铁往宿舍走,当走到篮球场附近时,隐隐约约看见春芳和一男子站在春芳的宿舍门前说话,交谈中话语不断,尤其是春芳的笑声,顿时把剑雨和李铁吸引过去。李铁拉着剑雨想往春芳哪个方向走,可剑雨看到春芳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所以他争脱李铁的拉扯,径直回宿舍去了。

  不一会儿,李铁回来告诉剑雨,那个陌生男人就是春芳那天见过的人,今天来是因为在山上施工,拉运材料,顺便过来看看春芳。剑雨听到李铁话,虽然心中有些气愤,但现在不清楚春芳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也只好默默无语,没对李铁说什么,独自坐在床前,整理开他的学习资料。

  晚饭后,剑雨叫上李铁,去春芳的宿舍去找春芳,可春芳不在,只有小丹一人在家织毛衣。

  剑雨问小丹:“春芳去哪儿了?”

  “她,上山了。”小丹回答道。

  “天都快黑了,她怎么还不回来。”

  “她是给今天来的那个人去送饭,从食堂端了一大盆菜,包了十几个馒头,和那个人刚走得”。

  剑雨听了小丹的话,一股无名火在胸中燃烧,可还是没啃声。让小丹告诉春芳,回来去找他,便和李铁返回了宿舍。

  天,渐渐黑了下来,已是晚上十点多,剑雨听到“嘎嘎嘎”的敲门声,边走到门口去开门,拉开门一看是小丹,便问她“有事吗?”小丹告诉他,春芳在小溪旁等他,让他去哪里见春芳。

  剑雨返回宿舍,拿了件衣服,急匆匆向那个充满爱情的小溪走去……。
举报 | 收藏 | 214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5:58
  剑雨返回宿舍,拿了件衣服,急匆匆向那个充满爱情的小溪走去……。
举报 | 收藏 | 21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6:18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1)(邻村女工15)

  裂变4

  静寂的夜空,蓝天上挂着一轮圆圆的月亮,布满了闪烁的星星。月光下,春芳站在那里,显得身影楚楚,皎白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犹如“西施浣月弄溪水,映照妩媚摇清风。”

  剑雨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向春芳问了一声:“你冷吗,走,我们到那间小庙里去坐会儿。”

  身子擦过春芳,头也不回,径直向小庙走去。春芳看到剑雨从自己身旁走过时,就感觉到剑雨今天不像以前那样的亲亲蜜蜜,甚至连手都不牵她的,无奈中跟着剑雨向那间小庙走去。

  这间小庙,坐落在小溪旁的一个山坡高处,在文革前有一个和尚住在这里,文革中受到造反派的洗礼,据说,那个和尚被造反派逼得在大殿前上吊自杀了,自那以后,从来没有人敢在晚上到过这里。

  春芳一边走,一边想,这么晚了,这里不能说会话,非要去那可怕的小庙干什么。心里虽这样想,可还是跟着剑雨进了小庙院子。

  两人各自找了个石阶坐下,都在沉默,谁也不啃声。

  还是剑雨打破沉默,对春芳说到:“春芳,你也不用和我解释什么,今天我找你,就是想问一下,我们的关系算什么,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合适,你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分手,但这样不明不白,甚至你连我都不告诉一声,就为那人送这,送那,不是我小气,没肚量,可我要得是你对我的态度。我知道,你那天和我说得都是玩笑话,可这个玩笑真让我一下接受不了。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其他的同事都挺羡慕我们,可你瞒着我去想对象,瞒着我为那人干这,干那,我不明白,你这些天到底怎么啦。是的,我受伤后不理你,是我的不对,可那有你那样和我开玩笑的吗。春芳,我们的感情相处这么久,都经受不住一次这样的考验,那些山盟海誓,对月诚语难道你都忘了吗,你这是对我们感情的践踏和懈怠。你说吧,我们怎么办?”

  剑雨的言语铿锵有力,一句接着一句,根本不容春芳插一句,把春芳说得一头雾水,猛得站了起来,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一哭,剑雨觉得说话有些重了,忙过来安慰春芳,“春芳,你别哭,我的话可能有些重,但你要好好想一想,我们错在哪里……。”

  这句话剑雨还未说完,一道手电光照在剑雨和春芳的脸上。

  “你在干什么,深更半夜,欺负这个女子。”

  一句严厉的问话,把剑雨下了一跳。“我们在搞对象。”剑雨回答那人。

  “胡说,搞对象???深更半夜的来这个人都不敢来的地方搞对象?你是哪个单位的?嗯。说着拿出一个小本急了起来。

  听到那人这一喊,剑雨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吞吞吐吐地回答那人,我叫剑雨,是二车间的。

  那人翻过身来问春芳“他没欺负你吧?”

  春芳这时被那人吓得全身在哆嗦,赶忙回答道“没有。”
  那人一听春芳说没有,说了声:“回去吧,再不能深更半夜来这里了。

  剑雨一听那人让走,赶紧拽着春芳的手,失魂落魄地逃离那个让他惊慌失措的小庙。

  第二天,车间开大会,剑雨和春芳都去车间大会,当车间主任说道:“我们现在的小年轻人,深更半夜地在山上的小庙搞对象,哭哭啼啼地,搅得不得安宁,以后,各工段要管好这些小青年,不要搞那些乌七八糟的损事”时,剑雨连头都不敢抬,如坐在针毡上,脸面尽失,还厚颜无耻地坐在哪里“洋洋自得”。

  车间大会后,剑雨的接到父亲给他打来电话,让剑雨去保卫科去找他父亲。

  他刚进保卫科的门,父亲扬起手,朝他后脑勺打了过来,并怒气冲冲地骂开了剑雨。

  “我的老脸让你丢尽了,深更半夜地去那里搞对象,我知道你俩在搞对象,可也不能不管不顾我的名声啊。以后不准你在厂子里搞对象,从明天起和春芳断了关系。”

  一阵怒声的训斥,让剑雨又受到车间和父亲的责骂,他无言以对,忍气吞声地全部接受着父亲的鞭笞。

  可春芳那里知道,她和剑雨感情正经历着由裂变到决裂的严峻转变。
举报 | 收藏 | 216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6:33
  春芳那里知道,她和剑雨感情正经历着由裂变到决裂的严峻转变。
举报 | 收藏 | 21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6:55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2)(邻村女工16)

  决裂
  “小庙事件”后,剑雨和春芳的见面也似乎少了,也只是在上下班时偶尔碰到,互相望着对方,会心的的一笑,有许多的时候,春芳为了避嫌,只好让小丹过去传个话,办个事。

  一个星期天,剑雨向回家看望母亲,他父亲不知从那里得到消息,硬是追到通勤车旁,手持木棍把剑雨撵了回来,这下剑雨掉了面子不说,在整个厂区不论剑雨在干什么,总是有人在一旁指指点点,许多闲言碎语被吵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好像剑雨成了偷鸡摸狗的罪人,在车间的声誉每况愈下,许多原来团组织活动和工作,都不再让他参与,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每日除上下班、吃饭时间能见到他身外,其它时间根本找不到他的踪迹。一门心思窝在宿舍里看书学习。

  那年,国家有几个伟人在一年里相继逝世,河北唐山又发生了灭绝人寰的大地震。剑雨这个从不认输的青年,顶着车间师傅们的冷眼和压力,迅速投入了抗震救灾的后方捐款、捐物收集整理、装车、发运及危房宿舍区人员撤离搬迁工作。忙碌的工作,他似乎忘记了别人的冷眼和春芳事情。每日辛苦劳累,晚上吃点饭,就昏昏悠悠地睡去了。

  这样不辞劳苦、夜以继日的工作,终于把他熬得倒下了,可这次除了上卫生所打点滴,朋友们帮助倒水吃药外,再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个女子来陪伴他。他拼命地去抗争来自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病痛和悲伤,以坚韧的毅力,经受着时代悲剧和感情挫折的重大考验。

  时间过的很快,几个月抗震救灾工作很快就要过去了。救灾工作结束后,剑雨又回到工段看岗位去了,在寂寞的岗位操作过后,总是想起他和春芳的事情,虽然他和春芳在上下班时总是碰面,可春芳和他那种恋人的关系,在潜移魔化中逐渐的消失。没有了情人般的问候,没有了问暖虚寒的关心,没有了生活中那样的体贴和照顾,没有了心与心之间的沟通,也没有了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热恋情景。每次见面视同路人,会心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与两旁外人一般。
  剑雨和春芳的相恋是在春芳相亲、误伤剑雨、内患外忧的情境中从冷漠走向分道扬镳的。

  那天,剑雨拿着春芳美丽照片,在岗位上找到春芳,对她说“不管我们是否真爱,不管我们是否憎恨,但我们曾经从相识到相恋,又从热恋到决裂,我祝福你找到比我更好的,祝你幸福一生,我们就此分手吧。”他说完,递给春芳照片,扭头朝门外走去。

  隐隐约约中从背后传来春芳的哭声,这哭声是春芳和剑雨相爱的见证,是春芳自己把爱的种子扼杀致死的悲痛,是春芳失去剑雨的爱和恨。

  剑雨一次鼓足勇气的决定,把他与春芳的爱都毫无保留地赠与春芳,也是把心放下,走出困境,挣脱束缚的果断决定。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迎接他的是灿烂的曙光和寻觅的真爱。
举报 | 收藏 | 218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7:22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迎接他的是灿烂的曙光和寻觅的真爱。
举报 | 收藏 | 219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7:46
  后记:现实生活中,剑雨和春芳自那次分手后,两人在80年前后都结了婚,也非常幸福。但巧的是,两人分房子都分在一栋楼,还时不时地经常碰面,见面后还和以前一样两人会心一笑,就此做罢。更巧的是,两人的孩子上学时在一个班,孩子们两小无猜,经常在一起问作业,相处的甚好。这几年,两人都也内退下来,有时在同楼玩扑克时,还站在背后指指点点,但两人始终保持那种会心的一笑,算是打招呼吧。
举报 | 收藏 | 220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8:08
  剑客的文笔笨笜,没有诗情画意,只是以记事的手法记录了那一年幸福的时光,从而把剑雨和春芳从相识到相恋点点滴滴的小事以每集一个故事的方式记录下来,惹总多文人墨客在笑谈。不过,笑谈中也算剑客为众朋友奉献些饭后茶语的笑话吧。请各位朋友多提宝贵意见。
举报 | 收藏 | 22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8:58:30
  感谢春芳赋予了剑雨一段纯真的爱,感谢春芳为剑雨所做的一切,感谢春芳一同伴剑雨走过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祝愿春芳青春永驻,永远年轻,家庭幸福美满,快乐一生。
举报 | 收藏 | 22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9:01:09
  一篇记叙小说终于完成了,于2017年2月18日整理完成,搁笔。
举报 | 收藏 | 223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剑客钦君 时间:2018-09-15 09:04:51
  再次谢谢各位老师的再次和厚爱,无关于发表与符,谢谢斑竹们的厚爱,剑客钦君诚挚的祝福你。
举报 | 收藏 | 224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