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连载】鬼魂摄影师

楼主:扼sha唯美来了 时间:2014-12-11 13:06:50 点击:98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鬼魂摄影师
 

作者:扼sha唯美来了


  第一章  

  我叫林小美,中国传媒大学摄影专业09届毕业生。
  又一次应聘失败,照着镜子,脸上竟然又长了一个小黑头,真是烦人,什么男性拍摄思路和角度更专业更新颖,摆明就是在歧视女性。
  “现在女摄影师的确不太好找到工作的。不过林小姐是美女就另当别论了。但是,行有行规,林小姐应该也十分清楚我们这一行的行业规则是不是?呵呵呵…….” 一想到那肥猪一副色迷迷的恶心神态,我就浑身的不舒服。
  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快要7点了,沈斌应该快要回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听到钥匙的开门声。要是平时,我早就去给他开门然后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和甜甜的吻了,可是今天,心情真的是糟透了。于是我蜷在沙发上自顾看着电视节目发呆。
  门被打开,沈斌手里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笑盈盈的进来。“宝贝儿,我回来了。”
  他很聪明,立刻就看出了我今天有些不对劲,他把鲜花放在桌子上,然后坐过来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亲爱的?哦----我明白了,是应聘没成功对吧?别难过了,不是还有我吗?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生活得比别的女人差的。唔唔唔…好啦,你看那束玫瑰多漂亮?为了它我可是跑了五公里的路才弄来的。”
  看他一副献殷勤的样子我禁不住扑哧一笑:“傻啊你?一束花犯得着跑那么远的路啊?”
  他立刻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犯得着啦,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啦?”
  我一愣:“哦?我还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他笑着用食指用力戳了一下我的脑门:“你呀,外人眼中精得不得了,怎么到了我这儿就犯傻呀?你没看那电视上,遇到特殊日子,都是女的提醒男的,你什么时候也让我享受一下那主角该有的权利啊?今天是我们牵手两周年,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都不记得啦?”
  我一看万年历上的日期:农历7月14日。是啊,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了?从前我还一直抱怨说我们俩牵手的日子不好。还开玩笑的吵着闹着要选个吉日重新来过。
  现在想想,我和沈斌的相识还真是有些诡异。那天暴雨,我在系图书馆看一本名叫《雪花夜飞舞》的灵异小说入了迷。
  书中有一个叫小雪的女孩,喜欢在雪花纷飞的夜里看雪景,然后在一个雪夜里她认识了一个和他一样喜欢看雪的叫峰的男孩,后来上演了一场非常凄美而缠绵的人鬼爱情。
  看完那本书之后我一直在替小雪难过,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是鬼呢?如果今生我能够遇到一个象峰一样的好男人,哪怕他是鬼,我也一定会奋不顾身的爱上他的。
  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把我从小说的情境中惊醒。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的图书馆,我赶忙把书还给管理员,匆匆的朝寝室赶。
  可是刚走到图书馆门前,看到雨下的很大,好像断了线的珠子,远处的操场在雨帘中一片朦胧,其实我很喜欢看雨,就像小雪喜欢看雪一样。
  不过一想到那个男人的离去和小雪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的心也一阵难过。
  突然身后一个男人柔声问道:“这位同学,是因为没带伞吗?要不我送你回寝室吧?你看我的这把伞他足够大。呵呵”
  我循声回头,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孩手里拿着一把很大的黑雨伞看着我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那么答应了他的护送请求,现在想想也很奇怪,是因为他足够帅吗?不是,是因为我从这个男孩的眼中看到一种非常亲切的眼神,就好像书中峰的眼神。
  “你在想什么?愣了这么久”一旁的沈斌又一次把我从幻境中叫醒。
  看他十分关切的眼神,我只好和他开玩笑说:“我在想,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嘻嘻…”
  他一愣,接着揽我入怀:“你呀,你这个小脑袋瓜里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不过这正是我爱你的地方,像迷一样让人捉磨不透。”
  我笑了笑:“哼!那你就用一辈子来琢磨吧。嘻……”
  他突然痴痴傻傻的看着我,呼吸都变得不均匀了。我也感觉道他的心在砰砰直跳,气氛突然变得很暧昧。
  我正在思索该怎样应对,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赶忙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打开手提袋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号码的尾数是一堆4.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一个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男人的声音,就好像卡式录影带搅带的声音。“喂~~~~~?是~林~小~姐~吗?”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沈斌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便回答道:“我是,请问你是?”
  “我~看~了~你~的~简~历,所~以~我~们~公~司~决~定~聘~用~你。林~小~姐~现~在~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面~谈~一~下~合~同~事~宜。”电话里那人慢吞吞的说道。
  虽然有些害怕,但是终于有工作了。我还是禁不住有点小兴奋。于是我十分爽快的应承道:“好啊。请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去。”
  “地~址~在:长~寿~大~街~14~号,我~等~着~你。”
  “好的我知道了。”说完我迫不及待的挂掉电话,一来是那人的声音实在是让人听了不舒服。二来是急着去应聘。所以我把手机塞进包里,对着镜子把头发拢了拢,然后挎着包打算出门。
  沈斌有点失望的说:“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哎,你就打算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我把烛光晚餐都预定好了啊。要不这次应聘我陪你一起去吧,正好完事一块吃饭?”
  虽然很想带着他一起壮胆,但是应聘带个拖油瓶成什么样子?所以我还是拒绝道:“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那好吧“沈斌勉强算是答应了,不过脸上还是有一丝失望的神情被我捕捉到了。
  我只好鼓励他道:“放心吧,在家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烛光晚餐。听话。拜拜”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又变得阴了,黑压压的云彩都快要压到楼顶。我出门拦住一辆出租车,“师傅,去长寿大街14号。”
  那位师傅坐在车前表情怪怪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嘴巴张了一下,却没说话。
  我刚关上车门,雨就下来了。好像瓢泼一样。
  天已经擦黑了,出租车一路上很安静,除了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发出的声音之外,就是外面的雨声了。车灯在雨幕中照不了多远,前方的街景根本就看不到。
  那位出租车师傅似乎在原地打转。东拐西弯的。终于到了一个很大很肃穆的大厅前厅,他把车停稳,说道:“一共56元。真邪门,转了这么久才找到。”
  我付完钱拎着包走下车,雨还是很大,我出了车门就赶忙跑到那个大厅的门下,用力推开门,那门吱呀一声,大厅里的景象让我差点魂飞天籁!
  首先看到的是正对面摆放着十几口黑的红的大棺材,侧面的墙群上摆着整面墙的花圈和挽幛,表情怪异的纸金童、纸玉女。
  我壮着胆子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这时,我看到一个人从墙边上的花圈后面钻出来。吓了我一跳。这人面色惨白,颧骨很高,眼窝深陷,眼圈发黑,看得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那人从棺材旁边边走边绕的说道:“是林小姐吧。里边请,真不好意思,这么晚叫你来。”
  我很奇怪的问道:“刚才给我打电话的认识你吗?”那人说:“对呀。”我忍不住问道:“那你在电话里说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那人回头一笑“哦,那是因为电话的缘故,我那电话出毛病了,老有回音。修了几次也没见好。”看到他笑,我感觉浑身一冷,一定是起鸡皮疙瘩了。于是我故作轻松的说:“我说听起来不像,原来是这样。”
  跟着他钻过花圈,我看到其实花圈的后面藏着一扇小门,那人指着小门边的一只沙发自我介绍道:“我姓赵叫赵秋平。坐吧。”
  其实一直有个疑惑没有解开,所以我一坐下就问道:“哦,赵老板,我有个疑问,你是怎么得到我的简历的?我记得我没有往这里投啊?”
  那人笑了笑说:“哦,是这样的,你往春雷影视公司投的简历,他们老总宋春雷是我的朋友,他听说我在找一名职业摄影师,就把你的简历给我了。呵呵…给你打电话实在是有点冒昧了。”我矜持的笑了笑:“没什么,赵老板客气了。”
  赵秋平说:“那好,我们谈正事,不知道林小姐愿不愿意来我们公司上班。至于我们是什么公司,你也看到了,我就不多说了。只要林小姐同意,薪酬都不是问题。”
  我觉得这个人虽然长相诡异了一点,但是,人倒是蛮爽快的。于是我也跟着客套道:“赵老板,太客气了,我想知道,如果我答应做这份工作的话,我具体都需要做些什么?”
  赵秋平说道:“别再叫我老板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其实这份工作你胜任起来会很轻松的。就是按照死者哦不,我们这里叫顾客。就是按照顾客的要求,把丧礼的全程用镜头记录下来。
  然后后期制作成光盘交给顾客。就这么简单。不过需要胆量大的,我本来一直想找个男的,可是男的一听是干这个也吓跑了。不知道林小姐有没有这个胆量。如果林小姐答应,我每个月付给你这个数。”
  说完他竖起三个手指。我问道:“3000?是不是少了点?”他摇摇头说:“不不不..是3万。”我一惊:“3万?!”“如果林小姐嫌少的话还可以再商量。”
  说实话,我有点被吓到了,没想到第一份工作会有这样的薪酬。我心想,拍葬礼就拍葬礼吧。于是我应承道:“好,这份工作我干了。”
  赵秋平很高兴的把合同递给我好像怕夜长梦多一样:“那就请林小姐把合同签了吧。签完合同,林小姐就是我们的员工了。”
  适应了一会,现在看他没有第一眼看的时候那么恐怖了。
  我接过合同找到签名的位置签上了林小美的名字。然后把合同交还给他。
  他突然有些尴尬的说:“既然已经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那就麻烦林小姐准备工作吧。”说着他把一台索尼摄像机放到我面前,然后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说:“这是地址,和电话。今晚人家就要。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请李小姐原谅啊。”
  我没有想到,刚签完合同就会有拍摄任务,我可怜的沈斌,还有那诱人的烛光晚餐……呃呃呃…真是郁闷。但是,我终于有工作啦!


  
  
  亲爱的朋友:您好!
  您到小说家园投稿,是我们的荣幸!您的佳作,为版块增辉,为版块增色,活跃和繁荣了小说家园。在此,我们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为了更好地交流创作经验,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也为了您的作品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我们需要版友间的互动。
广交朋友,您的路子会越走越宽;多看看别人的作品,也是自己学习的好机会。记得推荐小说家园给您的朋友!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1 17:28:00
  @扼sha唯美来了 沙发欣赏!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1 17:30:00
  @扼sha唯美来了 朋友真棒!太给力了!谢谢对小说家园的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1 17:44:00
  @扼sha唯美来了 一看就知道是长篇小说连载。“第一章”字样不用加在标题上,以后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就在这个帖子的回复框框里贴。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1 21:59:00
  @扼sha唯美来了 真棒!欣赏!
  林小姐找到这样一份恐怖的工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4-12-11 22:03:00
  支持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2 20:28:00
  @扼sha唯美来了 更新啊!带人催更来了!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3 20:12:00
  @扼sha唯美来了 怎么还不更新哪?急死了!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5 20:38:00
  @扼sha唯美来了 挖坑哪?哈哈哈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4-12-18 07:49:00
  @扼sha唯美来了 顶起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1-02 16:07:00
  @扼sha唯美来了 松声竹韵BB赠送给您的道具 1 份“ 礼盒 ”您已被赠送 188 积分, 回赠
  祝福语:恭喜您的《【小说连载】鬼魂摄影师》被选为小说家园精华帖,感谢你对小说家园的支持与厚爱!祝笔健!
  提交者: 社区商店 来自:社区商店

楼主扼sha唯美来了 时间:2015-05-01 11:27:00
  摄影师第二章:土财主丧礼的离奇事件1
  我看了看那上面的地址:繁花新村殡仪馆,雇主叫李万财。
  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
  看到地址我有些发愁的问:一定要今晚就去吗?不是出殡都在黎明的时候,我早一点去就好了嘛。
  赵秋平解释道:“没办法,这个雇主说了,如果能在盖棺之前把死者的遗容好好的记录下来的话,所有的殡葬物品包括司仪和墓地都使用我们公司的,而且会给我们加成20%,大主顾啊,林小姐就辛苦一下吧。”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去了。
  繁花新村距离市区有差不多20公里。是我们市新农村经济腾飞的标杆村,村里这两天才通的公交车,现在天已经黑了,公交车肯定是停运了,我要怎么去啊。
  赵秋平也看出了我的心事,说道:“忘了跟你说,你每个月有一千元的交通费,这笔费用你先垫付,到发薪水的时候一并给你,哎,如果你有驾照的话就好了…”
  “驾照?等会儿!…..等我找找看,不知道在没在包里。哈哈!..还真在。谁说我没驾照啊。这不是吗?”赵秋平笑了一下说:“那正好,公司车库里有一辆奥拓,是我妹妹的,很久都没人开了,从今天起就算是你的代步工具了。加油的费用到时凭票报销吧。这是车钥匙。车库在大厅旁边。你自己去吧,我怕见到雨。”
  真是过分啊,找了这么可笑的借口,好吧,我壮着胆子一个人穿过那十几口棺材形成的通道。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只能听到哗哗的雨声,雨大到看不到路的对面。
  我借着大厅漏出来的余光往左面的走去,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哪里能看到什么车库门啊。赵秋平!算你狠。忽然想起来手里的摄像机,急忙打开屏幕,哔一声,屏幕发出蓝色的光芒。
  在这漆黑的夜里幽幽的一片,我把屏幕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让这束蓝光开始对着前面,这样就可以看到了,向前走了大约二十米的距离。
  我看到了蓝光光线在发生变化,看来摄像机正在播放录影带中的内容,我刚想调转过来看看摄像机里播放的是什么内容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接着闪电一闪即逝的光亮。
  我看到了车库的门就在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卷帘大门是红色的,血红血红的,门前竟然站着的一个白色的人影,一个女人?!
  人影的脸色惨白分明也在看着我!我惊得尖叫一声差点把摄影机丢在地上。然而,等闪电过后,摄影机的光芒再次照到门前的时候,那里空空如也。
  我急忙捋了捋快要跳出来的心口:看来我真的太紧张和害怕了,都出现幻觉了。用钥匙打开车库的门,伸手摸到墙壁上的电灯开关,咔哒一声,灯泡闪了一下,随即又灭了。
  我重又试了一次,没想到这次连灯泡也不闪了,我只好继续借着摄影机的的蓝光走到车子的跟前,打开车门坐定。
  把车钥匙插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要打开车灯,这黑暗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就在我要打开灯光的时候,突然听到驾驶室的后座竟然依稀有人在对话!我立刻机警的猛一回头:原来是摄影机还在运转,画面还在播放。
  于是我把它提过来打算关掉,就在我把屏幕重新旋转回来的时候,我突然被摄影机上屏幕上的画面吸引住了:画面里,是一个大眼睛女孩,她对着摄相机镜头在自说自话,摄影机的扬声器可能出了毛病,总是断断续续的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我没有多想,关掉摄影机。然后发动着汽车引擎,打开车灯。有一年没有摸过车了,手很生。慢吞吞的把车子开出了车库。正打算下车去锁车库的门,一回头却见车库的门自行落下,然后上锁了。我暗暗的笑了笑,有钱的人真是好,车库的门都是感应式的。
  找了一会儿,才找到雨刮器的开关,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一摸着方向盘就会立刻手忙脚乱,如果对面出现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就更糟了。还好,大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我稍稍放宽了心。
  20公里,还下着雨,以我水准,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我忽然看到仪表台旁边放着几张碟片,于是我拿起其中的一张放进车载CD里面。一阵沙沙的电流声过后,扬声器里想起一首悠扬凄美的小提琴乐,这个旋律我从未听过,却莫名其妙的感觉很熟悉,是哪里熟悉呢?我想了一会,实在想不起来。也就没再往深了去想。
  突然想起来沈斌还在眼巴巴的等我一起共进晚餐,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我把车子停到路边,从包里拿出电话拨打沈斌的号码,听筒里响起了阿杜的那首《离别》。
  寂静的雨夜,静静的听着听筒里沧桑和绝望的歌声:
  “深情吻住了你的嘴
  却不能停止你的流泪
  只因我的心和你一起碎
  大雨下疯了的长夜
  沉睡的人们毫无知觉
  突然恨透这个世界
  因为要离别
  就走破这双鞋
  我陪你走一夜
  直到心不再滴血
  而你流尽泪水
  天空不停地闪着雷
  照不亮我心中黑黑黑黑黑的一切
  希望他早已经破灭,
  我和你
  要离别 离别
  ……………..”
  然而,直到阿杜把歌曲唱完,沈斌也没有接听电话。
  算了,等拍完了回去再跟他解释吧。
  重新上路……….
  到了繁花新村的时候,大概是夜晚的十一点多了,我按照纸条上的提示,找到坐落在繁花山西侧山坡上的繁花新村殡仪馆。殡仪馆的门前亮着灯,里面明光光的一片,我把车子停稳。然后提着摄影机进门。
  虽说是个小村级别的殡仪馆,但是规模和装饰尽然不比城市里的逊色。
  大厅的正中央是一张安放死者的平台,平台的四周花团景簇,几个男人正在停尸床的西北角一边抽烟一边打牌。
  这个场景到时我没有预想到的,在我的意识中,农村葬礼一般都是死者的直系亲属为死者彻夜守灵三天五天或是七天,期间,晚辈必须跪灵,且不说今天的这位死者没有亲属跪灵,就连守灵人也自顾玩乐,这对于死者为大的常理来说,几乎是大不敬。
  眼下的情形有些违背常理。几个人看到我进来,都愣了一下,一个光头小青年一见我立刻放下牌满是挑衅的说:“哟,没想到这地方半夜也会有美女光顾,还掂着照相机……….”
  另一个青年讽刺他道:“笨蛋,你这混蛋除了会勾引别人的老婆其余就是个土老帽…人家那个是摄影机好吧啦……”我并不在意他们的挑衅,很和气的问道:您好,我是长寿殡葬公司的专业摄影师,请问李万才先生在吗?”
  那个光头小青年走过来围着我转了一圈一半正经一半开玩笑地说:“给万财拍录像啊?这王八蛋把大老婆丢给我们,和他小老婆亲热去了。你现在要赶去拍他,那拍出来的肯定是A带。干脆拍我们哥几个算求了。”
  另外几个听了更是哈哈大笑连声叫好。好像这里不是在办葬礼而是在办什么喜事一样。
  我没有再搭理这几个无聊的人。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在盖棺之前拍摄死者的遗容以证明我来过。于是我打开摄影机,扛着它向那具被花团簇拥着的尸体走过去。
  死者的脸上被一块布蒙着,这让我有些犯难,这样是拍摄不到死者的遗容的。我几次想要尝试着伸手打算揭下蒙在那尸体脸上的布。
  可手到跟前的时候去因为害怕,没敢真的去揭。那个光头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他笑着说:“是不是有些害怕啊美女?要不我来帮你揭了?”
  我有点感激的冲他点点头,谁知他却说:“要我帮你揭也可以,但我有个条件。你答应了我就帮你这个忙。嘿嘿..”
  我试着问道:“什么条件?”光头嬉皮笑脸的说:“我的条件就是你得给我们哥几个也拍一段,再送张碟儿,我就帮你,哥几个说是不是?”我一听也不是什么特别非分的条件就回答说:“这个当然不是问题。我答应你们的条件。快来帮忙。
  于是光头走到那个尸体的跟前对我说:“瞧好吧!你就。”说完唰的一下就把那层布給揭了。
  我注视着取景窗中的景象立刻进入到一个职业摄影师的拍摄境界。
  每当扛起摄影机的时候,我的眼中就只有镜头,只有角度和美感:这是一个很年轻也很恬静的死者,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白皙的脸,双目轻合,睫毛很长,看外表,生前一定是个美人,她躺在平台上好像睡着了一样。她的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吧?
  这么美好的年华,就早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禁不住心里一阵惋惜。于是把镜头拉近,走到近前对着这个好像安睡了的人仔细的拍了一个长镜头特写。
  然后把镜头转向整张平台。最后把镜头定格在大厅中央的那张遗像上。遗像中的她果然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子,只是在她的眉宇之间,我却觉察到些许的失意。
  记录完这一切,我今夜此行的任务就算是告一段落,出殡时再来拍摄葬礼的全程就算完美交差了。剩下的就是后期制作和编辑,不用跑路在家就可以完成。
  拍摄完死者的遗容,我刚要盖上镜头盖,光头忙说:“嗨嗨…嗨美女,咱做事儿可不能过河拆桥不是?”由于过于集中精力我竟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于是我忙对他说:“好,我没忘,不过麻烦你再给她盖上。”。
  光头和他的哥们就在死者的头前站成一排甚至还每个人对着尸体摆了个pose。这让我不得不有些乍舌,这些农村的人神经不是一般的粗大。
  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再给他们制作好的光盘的时候,他们几个也会变成僵硬的尸体。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1 13:08:00
  @扼sha唯美来了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5-05-01 13:10:00
  @扼sha唯美来了 朋友,终于来更新啦!O(∩_∩)O~
  问好朋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