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记他

楼主:黄任童 时间:2017-03-25 16:33:27 点击:25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记他

 
  作者:黄任童
  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听说他在学校就很“威风”的样子,那才是国小六年级,我记住了那个不是很好听却还特别的名字。
  再次听说他的时候,是国中一年级期末终考的教室里,我们每学期都是将一个年级的几个班混合在一块考的。
  那个学期的考试我被分配到邻班教室,到这个教室的同班同学中没有我的好友,休息时间我也就只是安静的翻翻书,偶尔的还看到这个班的班导巡视了几次教室。
  或者我的那个同班同学因为无聊,或其它的什么也或者想放松的因素,他折了个纸飞机玩起来,不巧被那个班导看到了,他不可避免的被安上了“破坏教室清洁环境”的罪名。
  够倒霉!在我的印象中他并不是个调皮学生,我听到了周围同学的窃窃私语:“那个老师真偏心,他本班***玩飞机就不说了。”
  是这个有“一闻之缘”的名字,我有些气愤,气本班的同学被欺负,但谁叫别人是老师的爱将呢。
  后来又知道他的时候,是国中二年级分配新班级之后,我很幸运的还是在同一个班级的同一个班导的带领之下。
  新学期开始的前奏曲则是排位、选班干部。我的国中计划本是轻轻松松的做个“群众”,却不幸“中奖”了,被当选了组长,哀怨之余也只有无奈接受这个“七品芝麻官”了。看到组员名单时却再一次遇到了这个名字,他被分到这一组了吗?当时听到老师念的不是另一位吗?
  不知道老师认错了人,还是我听错了名,也就这样定下了,后来我听说了曾以为的另一位是他的死党,他们是全校的焦点。
  完全认识他,应该说他认识我的时候已是在第二学期。我意识到他的名字中的其中一字和我最喜欢的表姐的名字相同。
  这一学期我被加官进爵到“组长兼语文科代表”,真不知接受任务是该庆祝还是该哀叹。和组员接触更多了,总是无奈的要催讨作业本,特别是作文又难上加难,他也是被催的其中之一。
  他不是好学生也不是坏学生,不会安份守纪,也不会带头造谣生事,但他极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他从教室后的最后端移到了我的后桌。
  那一段时间似乎特别流行篮球,篮球赛我也有去看过一些。球场上有一个身影的窜动让我喜欢上了篮球,也让我有了写作的灵感,让我想出了一个关于篮球的故事,虽然这是到了两年后才开始动笔的。
  最深的接触是在初三的时候。又一次的重新分配班级,重新的分配座位,他坐在了我的左前方,我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偶尔有他的同桌——我前桌学习委员几个人一块商讨点什么。
  偶然的一晚,偶然的一眼,却让我想入非非了。那天,我穿了好友的黄棉袄,不是特别的介绍这件衣服有多特别,或是穿上它我能多好看,对于我的体形来说,是绝谈不上这些的。做作业的我突然像听到谁在叫我,我莫名其妙的抬头,对上一双正望向我的眼睛,一秒钟的愣然,然后慌忙的垂头。
  我记住了那件黄棉袄,那个眼神,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还有乱七八糟的幻想。——到现在想起来当时那不可理解的情景,还会觉得泪眼朦胧。
  再后来的分配座位让我现在有了“权力”去回忆那段短短的时间,以及更多的想入非非。
  或者当时是班导记错了,或者是那位同学听错了,当我们那一块儿分配的位置再次被调换过来的时候,我发现——他成为了我的同桌,而班导会不会以为是我别扭不愿和男生同桌呢?
  就这样,他霸占了我文具盒的一角,每堂课都会向我问问时间,学我每天早上用抹布擦桌椅(至少男生在以前是很少有这样做的,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视他为受了我的影响)。甚至我会等着他来拿抹布,他不在晚自习的时候总会觉得一丝丝的不快。我记得在那个有些敏感的年龄,我绝对的讨厌异性碰触,却和他因做作业时手肘皮肤的碰触不讨厌。或者我真的有些迷恋上他了,毕竟他是那样的优秀。
  他一直是学校的焦点人物,而更多的女生都愿意谈起他,他的“绯闻女主角”更是不断。当然我是永远也没有那种可能,我不曾和男生有过过深的交谈,而更多人不会以为肥胖的我会得到谁的青睐。
  三年级的我已不再是什么班干部,如果稍微值得骄傲的就是参加了国家奥林匹克竞赛和写出好的作文。其实我是那种因为胖而有点自卑的人。记得我们在校的最后一次演讲赛,我本没有参加的打算,也并没有去写演讲稿,我不认为新班导会注意到我,但在班级选拔的时候却被老师叫到,真是有些不知所措,我也只能人云亦云的念了所有人都有念的同一篇文章——班上唯一写了演讲稿的副班长的文章。想不到结果却是我被选上了,因为我的声音最响亮,而第一个举手赞同的就是他——我的同桌,我不知是该谢他还是责怪他,我从不喜欢承担这种集体责任,而最后我——输了。
  我的新班导总会出奇不意的用些招数提高我们的学习效果,作文她不再自己逐个批改,而是下发给每个同学交换的评阅,最后评阅的人还要念出那篇好文章或是奇差无比的异类。我不知道我天马行空的文章也被推荐,当时评阅的女同学只是小声的提议了一下,班导并没有听清楚,然而他却说话了,大声的说出我写的作文,老师竟然还是叫他念我的作文,而非那个评阅的女生。这样的不同对于我来说想永远记住。
  毕业流行合影留恋,我没有像同学那样疯狂去照相,只有几张好友的。我也想拿一些其他同学的照片,但那些总是刚刚出炉就被爆抢一空,特别是他的,即使我有鼓起勇气向他索要过,我敢打赌,那次说话的时候我发烧的脸已绯红,最后却还是没能拿到一张。
  还记得那么点乌龙事,有天我拿着毕业留言本去找他签名,当时本上的名字都是同学很有个性留下的,而他也没听清楚我小声说的话,只是摆着手说:“那不是我干的。”哦,天啊,他以为我找他算帐——是谁乱画了我的本子呢。优秀如他也有冒泡泡的时候,嘻……
  现在只能在几个老友相聚的时候才能偶尔的听说一下他的事了。据说在高中时他仍然很张扬,甚至还会很番的爬围墙出校外会国中同学,读大学的他变得更帅更出色了……
  过去、现在、将来我都不知去如何定位这些事,或者时间终会淡然一切,或者未来他会不如我心中想像的那么好,然而我还是想写出点句子来纪念曾经我认为的美好,也记得他甚至和我埋首在课桌底下同看一本小说,这时的班导正在我们的前桌位置讲课而不知。我可以把它们定义为不一样的缘分吗?对于那个有些狂傲的身影而又有些腼腆的笑的男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以前想这些的时候心会有点痛和失落,也许那时就明白我没有他的缘份。
  编辑:乐安君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3-26 11:02:17
  暗恋,既痛苦又甜蜜。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3-26 11:58:47
  @黄任童 看到后来才知是个女生。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3-26 16:16:43
  二位辛苦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