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长篇小说《这是爱情不是》第四部第十卷第六章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5-05 19:55:05 点击:27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六章

  一

  王树芳的意外闯入,汤绿纹顿时慌了手脚,赶紧拖起地上的傅筱声往深井里丢。汤绿纹害怕王树芳钻进这洞中洞里来,害怕王树芳发现他杀人的秘密,待把傅筱声丢下深井才醒豁,“王树芳根本就不知道这洞中的洞,自己怎么还就慌张起来了呢。”
  傅筱声在汤绿纹往深井里丢他时便恢复了知觉,恢复知觉的傅筱声只觉得身子不停的往下翻滚,傅筱声赶紧伸出手去四处乱抓,他想抓住什么东西让身体停顿下来,可触手处光溜溜的什么东西也抓逮不住,傅筱声的身子翻滚了好一会儿才停顿下来。
  傅筱声的眼前突然闪出一个泛绿光的人影儿,傅筱声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问:“你是谁?还活着吗?”这熟悉的声音让傅筱声激动万分,她竟然是黄鹂媛!傅筱声不由得脱口惊呼:“你怎么在这儿呀?”黄鹂媛也脱口惊呼:“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一个柔软的身体扑进傅筱声怀里,同时响起黄鹂媛撕心裂肺的哭声……
  这梦境般的重逢,傅筱声不由得激情涌动,两个相恋的人,两颗思恋的心,终于贴在了一起,没有真心爱过,不知道思恋之苦,没有镂骨铭心的思恋,不知道什么是镂骨铭心的伤痛。
  久别重逢的恋人,说不尽的心酸苦涩,道不完的激情惊喜,冷静下来的黄鹂媛,说出自己的怀疑,黄鹂媛说自己在枸树林里等傅筱声,不知为啥汤绿纹突然冒出来,突然冒出来的汤绿纹鼓捣来脱她的衣服裤子,突然构树林外响起了林娴英的呼声,黄鹂媛还记得自己的嘴巴被汤绿纹死死的捂住……黄鹂媛说醒来后自己就被困在了这洞里了。
  傅筱声也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说起了黄鹂媛失踪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说起了夏玉华的遭遇,又说起了失踪的徐来阳,黄鹂媛说有人经常丢死人下来,丢下来的有男人也有女人,只是男人只丢下来了两个,女人却丢下来了很多个,徐来阳是谁?黄鹂媛不认识徐来阳……
  从黄鹂媛的描述中,傅筱声肯定了一个问题,丢下来的人绝对是汤绿纹整死了,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好人的汤绿纹,绝对是一个杀人恶魔!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听得一阵流水声,洞里霎时闪现出一片青绿色的光来,青绿色的光驱散了四周的黑暗,山洞里一下子清晰明亮起来。
  黄鹂媛说:“有一股水从洞底流过,那水不知道从哪儿流起来的,也不晓得流向哪儿去,水里有小鱼儿和小虾子,绿色的光就是那些小鱼儿和小虾子发出来的,我也是吃那些小鱼儿和小虾子才活下来的。”
  “洞底还有一条河吗?”黄鹂媛说:“也算不上是河流,只是一条流水的沟沟,那水几个小时流一次,水流过后,就有小鱼小虾留在坑坑洼洼的小水凼里。”“你不是说有人丢下来尸体吗?在哪儿?”黄鹂媛说:“就堆放在洞底流水沟的对面,哪儿有一个岩石缝隙。”“这个洞还有出口吗?”黄鹂媛说:“那冒鱼儿和小虾的地方,只是一个泉眼,水流起走的地方也只是一条缝隙,你跌下来的洞口,是一堵七八米高的石壁,石壁到这儿是一段不很陡的斜坡,我们脚下是一块平地,这平地到石壁那儿又七八十米远的距离,我曾经爬到石壁哪儿去过,我曾经想自己爬上去,可石壁光溜溜的,没有支撑也无法攀爬,没有想到你也到这儿来了,这一辈子,我和你难从这儿走出去了。”
  傅筱声:“我在监狱的时候,林银木教过我一种功夫,练好了那种功夫,可以增强一个人的攀爬能力,以前我也练过一段时间,因为你失踪了,景细美在枸树林里刨出来了你的衣服裤子,许多人怀疑是我杀死了你,我被抓进了公安局。那时候不知道你还活着,我觉得你死了我活着没有意思了,我也就没有心情练林银木教给我的功夫。后来林娴英主动投案自首,林娴英主动说你是她杀死了的。后来林娴英被判了死缓,我才从监狱里被放了出来。没有想到你被汤绿纹丢进了这个山洞里,没有想到你还活着,我相信按照林银木传授我的方法,我们一定可以活着出去。”
  傅筱声乘泉水流动绿光泛起的时候,仔细查看了地形,黄鹂媛落脚的地方,是一块三十平方米的平地,往上是一段不算很陡的斜坡,斜坡上的石壁刀切般的光滑,傅筱声左右摸索,找不到可以借力的地方。
  黄鹂媛落脚的地方往下,还有一段稍微平缓的坡地才到洞底,洞底与另一条小洞交叉,水从右面流向左面,泉水流动绿光泛起时,同时还能闻到一股不好闻的气味,细看泉水的颜色却是淡淡的黄颜色,堆放尸体的地方就在小洞的尽头,哪里有一个很大的缝隙,泉水就是在那儿又不见了踪影。
  察看了地形的傅筱声说:“没有一块石壁会是豆腐般的光滑,石壁都有凹凸不平和细微缝隙,只要我们能利用凹凸不平和细微缝隙,我们就完全可以自己爬出去。”
  傅筱声把林银木传授的练功方法传授给黄鹂媛,两人就不分白天黑夜的练起功来……

  二

  饿了就吃泉水里的小鱼小虾,渴了就喝洞底的山泉水,洞底的泉水流动时,泉水里的小鱼小虾萤火虫般闪烁出绿色的光,山洞里的光线月光般的明亮。泉水几十分钟后会逐渐消失,两个小时以后又会再度冒起来。
  傅筱声借着光亮去查看了斜缝里的尸体,也许是山洞底部富含硫磺的缘故,洞底的尸体没有腐烂也没有恶臭。
  男人的尸体果然是徐来阳,傅筱声如今可以确信,夏玉华说的话是真的,汤绿纹就是一个杀人恶魔。
  为了早日重见光明,为了早日让杀人恶魔受到惩罚,傅筱声和黄鹂媛瞌睡来了就休息一会儿,饿了就去沟底的水凼凼里找小鱼小虾吃,不分白天黑夜都运气练功。
  “修习林银木传授的攀爬技巧,就能够攀爬上那一段七八米高的石壁。”黄鹂媛有点不相信傅筱声说的话。见傅筱声一门心思勤学苦练,黄鹂媛也只好依照傅筱声传授的方式方法修习起来。
  从黄鹂媛落脚的地方到洞口,是一段不很陡的斜坡,“要想爬上那一堵七八米高的石壁,就要用这一段斜坡助跑,借助奔跑提升速度弹跳起来脚蹬手扒的就有可能攀爬上石壁。”听傅筱声如此说,黄鹂媛自然想试一试。
  可无论怎么使劲的跑,只要脚板和手掌挨上石壁就往下滑,哪里有可能往上移动身体。
  见傅筱声练的用心,黄鹂媛也不好说泄气的话,只依照傅筱声传授的方法闭目养神,依照傅筱声传授的方法握拳捏掌调息运气,依照傅筱声传授的方法匍匐在地面上,把手掌平放在光溜溜的岩石上,手掌和脚趾母脚蹬手抓的往前移动身体,攀爬的同时把力量往脚趾拇上汇集,让脚趾拇也支撑身体往前移动,黄鹂媛按照傅筱声的传授,脚蹬手扒的不停的修习……
  黄鹂媛的手表,曾经停止过走动,如今显示的时间并不准确,也只能把二十四小时当成一天,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黄鹂媛渐渐觉得自己的手指母和脚趾母有了着力之处,黄鹂媛觉得自己的手指母和脚趾母接触到的不再是光溜溜的地面,感觉手指母脚趾母触碰到的是凹凸的石头和细微的缝隙……手指母和脚趾母抓住和蹬住凹凸的石头和细微的缝隙,平生出一股支撑身体往前移动巧劲,这一意外的惊喜让黄鹂媛看到了希望……
  平地如此不知道攀爬石壁是不是也如此,黄鹂媛想去洞口的石壁试一试,傅筱声说现在想爬上去肯定不行,黄鹂媛固执的要去试一试,傅筱声只好随行。
  此时的黄鹂媛再摸石壁,石壁不再是光溜溜的一抹什么都没有了,黄鹂媛还发现石壁并非是斧砍刀切般的笔直,这石壁只是一堵微微倾斜的陡坡,只是陡坡倾斜的角度太陡,一般人才无法在上面立足。幸好这石壁是倾斜的陡坡,不然自己和傅筱声从上面掉下来,不跌死恐怕也会跌成重伤。
  黄鹂媛发现石壁上不但有凹凸不平的借力点,而且还有手指母能死死扣住的缝隙,黄鹂媛试着往上攀爬,手指母和脚趾母还是难以承受身体的重量,黄鹂媛由不得想:“要想徒手攀爬还是有点困难!”
  突然洞顶传来女人的声音:“你把我骗到这儿来干啥?”
  只听汤绿纹的声音说:“你不是想找傅筱声吗?今天就让你见到傅筱声。”女人的声音问:“他在哪儿的?”汤绿纹说:“他就在你身后的洞子里,你把衣服裤子脱了,然后跳下去,你就能看见傅筱声了。”女人说:“原来你真的不是好人!原来你真的就是一个杀人恶魔,原来夏玉华并没有冤枉你。”汤绿纹说:“现在你才晓得也晚了,你还是自己跳下去吧,看在你帮助我除掉傅筱声的情分上,我留你一个全尸。”女人说:“你要搞我格嘛,我脱了让你搞。”汤绿纹说:“那就快点脱。”女人说:“你搞了就不要杀我。”汤绿纹冷笑说:“你不是恨男人?你不是不愿意让男人搞么?现在愿意让我搞了?”女人说:“来吧,我让你搞,你搞了就不要杀我。”汤绿纹说:“我不搞你,我现在想搞女人容易得很,你还是各人跳下去吧,洞洞就在你的身后。”女人说:“你不搞我为啥要我把衣服裤子脱了?”汤绿纹说:“你忘了你的衣服裤子还是新的吗,你忘了你的衣服裤子还是可以卖钱的吗?”女人说:“没有想到你真的是一个大坏蛋。”汤绿纹说:“我是大坏蛋吗?老子是贫下中农呢!贫下中农就是天生的好人!”女人说:“你骗我找傅筱声要莴笋秧苗,让我把他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杀他,难道你就不怕遭枪毙?”汤绿纹说:“只要你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一个山洞的秘密了,只要你死了老子就放心了,只要你死了,就再也没得哪一个晓得老子干了些啥子了。”
  傅筱声这才知道王树芳为啥来找他要莴笋秧,这才知道王树芳也是上了汤绿纹的当。傅筱声拉开距离从斜坡下面往上面跑,想借助奔跑的力度脚蹬石壁往洞口爬,只可惜气力和功夫都不到家,爬了不到两公尺就动弹不得了,无奈何只好跳下来……
  只听汤绿纹恶狠狠的说:“再不跳下去老子就给你一刀儿!”
  只听女人的声音说,“老子下辈子再找你算账!”只见一个黑影从上面滚了下来……

  三

  汤绿纹的烦恼并没有完全消除,一个新的气恨又堵塞在了他是胸口,景细美居然怀孕了。
  “起码有七个月了,算起来应该是春节前后怀上的。”汤绿纹听人说。
  过了两个月舒心日子的汤绿纹,心情又郁闷起来了。汤绿纹不得不打听娃儿是谁的,这一打听更让汤绿纹的气不打一处来。“哪一个的?傅筱声的。”陈因芬说:“这傅筱声不晓得跑到哪儿去了,两个多月不见人影儿,有了娃儿就准备结婚晒,跑都跑得脱迈。”听了这话的汤绿纹,更是气愤填膺。
  景细美说:“傅筱声不是跑了,他是去找一个流淡黄色水的山洞。”汤绿纹说:“歌乐山上有流淡黄色水的山洞吗?”景细美说:“有没得流淡黄色水的山洞,莫必你还不晓得?”
  景细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汤绿纹莫必还不晓得?”
  这不得不令汤绿纹起鸡皮疙瘩。难道景细美与傅筱声怀有同样的心思?汤绿纹蓦然记起呆在磨坊楼上的人还有景细美,难道景细美也听说了那山洞的秘密?
  得想办法把景细美也骗到那山洞里去,不然危险也许还会降临。
  可怎么才能把景细美也骗到那山洞里去呢?苦思冥想的汤绿纹终于打起了鬼主意。
  汤绿纹对景细美说:“我晓得傅筱声到哪儿去了?”“你晓得跑到哪儿去了?”“你忘了那一年我们去马家小沟挑洋芋种吗,你忘了马家小沟的保管员说傅筱声长的好乖吗?你当时还对保管员说‘长的乖你想不想嫁给他嘛?’那女孩对你说的啥?难道你忘了吗?那女孩说‘如果他喜欢我我就嫁给他。’你当时还又说‘他不但是农呵皮还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呢,’那女孩说‘那有啥子嘛?只要他真心爱我,我就死心塌地的跟他。’”
  景细美哪能忘,这么多年来,景细美对傅筱声提不起又放不下,始终犹豫不决的不敢死心塌地的爱他,没有女孩的那句话,也许她景细美已经毅然决然的离傅筱声而去了,景细美怎么会忘。
  汤绿纹说:“如今傅筱声就在那女孩那里,那女孩长的乖晒,皮肤又白又嫩的,他们生产队还是全沙坪坝区生产搞的最好的生产队,不然我们也不会去她们那儿买洋芋种了。”
  景细美不相信,汤绿纹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那女孩叫什么名字,那女孩在马家小沟哪儿居住,傅筱声是什么时候和那女孩交往上的,甚至还找来两个杨家沟的小崽儿当证明人,两个小崽儿信誓旦旦的说:“真的看见傅筱声和歌乐山的一个女娃儿耍朋友!”
  “我是为你好,才跟你说,莫必我还会害你么,你不相信我们两个一路去看!”曾经的汤绿纹,经常对景细美说这一句“我是为你好!”的话。的确,曾经的汤绿纹对景细美硬还是好。
  汤绿纹一直对景细美献殷勤,汤绿纹一直对景细美特别的好,这让景细美丧失了警惕。
  当汤绿纹用刺刀把景细美逼进山洞里时,景细美这才明白汤绿纹真的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坏蛋,只可惜为时已晚。

  四

  “你不是说对我好么?你把我挵进这里面来你要干啥子?”“原来我是对你好,原来我还想娶你当老婆呢,可你自己却自甘堕落……”“我怎么就自甘堕落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傅筱声的?”“是傅筱声的又关你啥子事?”汤绿纹哼了几声说:“不关我的事?可关系到我们国家变不变颜色的事。”“你想干啥子?”“我想让你和你的孩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原来傅筱声分析的正确,你就是一个杀人恶魔。”“我杀人不杀好人只杀坏人。”“你是好人吗?”“我怎么不是好人?贫下中农怎么会不是好人?”汤绿纹有些气急败坏。“你杀人就不是好人。”汤绿纹说:“坏人杀好人,要对坏人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好人杀好人,那是人民内部矛盾,好人杀坏人,那是坏人该遭杀!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报纸广播不都宣传水泊梁山的好汉是英雄人物吗?水泊梁山的英雄好汉有几个没有杀过人?”景细美说:“我是贫下中农,我是好人,你怎么也想杀我?”汤绿纹说:“你原来是好人,可是你自甘堕落,你不但和傅筱声私通,而且还怀了他的孩子,所以你该死!”“黄鹂媛是不是你杀的?”“是我杀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傅筱声是不是也被你杀了?”“傅筱声就在你身后的洞子里,你自己跳下去吧,看在我曾经喜欢过你,我也不愿意亲手杀你。”景细美说:“求求你,别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为了孩子,你干什么都可以,你不是喜欢我吗?你放过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就嫁给你,明天我就和你去公社办结婚证,你现在要干什么也行,任随你怎么都可以,只求求你,放过我和我的孩子,你不是已经杀了傅筱声吗?傅筱声已经死了,你就当这个孩子是你的孩子吧,你不是还有小琳儿吗?小琳儿不是你老婆林娴英生的吗?”“莫说朗格多,各人把衣服裤子脱了跳下去。”“为啥子要我把衣服裤子脱了跳下去。”“你的衣服裤子我还可以拿去卖两个钱呢。”
  景细美想跑,可出口被汤绿纹堵住,还一步一步的逼过来,景细美转过身子,却看见黄鹂媛从身后的洞口爬上来,黄鹂媛的后面还跟着王树芳……
  看见从洞边爬上来的黄鹂媛和王树芳,汤绿纹战战兢兢的说了几声:“你……你们……”突然转身向外往洞外跑,洞口被赤身裸体的傅筱声堵住,汤绿纹突然一声大叫:“鬼来了呀!………”
  惊慌失措的汤绿纹,慌不择路的跳下了深井里……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7-05-09 06:13:24
  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