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刨根问底追神灵

楼主:寸土恰似虚弥2015 时间:2017-04-18 14:47:10 点击: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序言
  九烛立鼎通天照 尊敬之意心可表
  点燃烛火拜九星 求取普照世间明
  虚空如明镜 万物在其中 清泉穿石过 万物依她生
  轻风伴明月 走遍各时空 看尽世间事 迷离在其中
  我愿做一丝清风,通看宇宙与真空,小时候听老人常说: “人在做,天在看”很不解其意。时常抬头望望天空,天是那样的蓝,轻风吹着扬起的脸,觉得很愉悦,从内心觉得很喜悦。看着白云飘动着,目光依然相随,只有到了静静的夜晚,躺在炕上望着天上的星月,觉得有种很神秘感,这时想起老人曾讲过的怪事是那样离奇,那时才感到有些恐惧感。虽然怕意浓浓,但心想又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带着这样的心情很快进入梦乡。早起后这怕意早已消失,依然快乐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但很多曾经发生的事是不会忘记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想悟透一些东西,也很用心的去追寻一些事情,但仍然迷在其中。
  童年的我是在一个很悠静的山村中成长的,我的大伯、二伯都不曾结婚,兄弟两人生活在一起。那时一个村子就是一个生产队,生产队种了很多香瓜,等到香瓜要成熟时,自然得有人看管照看。因此也很自然由我两位伯父到瓜园临时搭起的瓜棚去照看。每到这时期,我是特别的兴奋,不是说能吃到香瓜而兴奋,而是那瓜园的所在地让我兴奋。瓜园是在村子东头的山边,山名叫“狐洞坟”,那地方是村里人最不愿去的地方,一个人也从来不敢去。有关那里的传奇很多,有人说:“曾经在山里遇到了鬼,回家后大病不起”。最主要是那里坟地多,而且有位很聪明,人又长得很英俊的男子,二十岁那年正是青春好时光,什么原因都没有,却带着笑容到了那沟的对面一棵树上吊死了,由此人们惧怕那地方,因为那里太邪了。
  正因如此,我的两位伯父同时住在那看管瓜园,我兴奋的原因是想看看怎么个邪法。因为是两位伯父看瓜园,我的理由非常充分,理所当然的可以常去那里。那里的夏季是非常美丽的季节,同时也是蝴蝶、蚊虫等最多的时候。吸引我的是蝴蝶、五颜六色,抬眼望去就见大小不一、种类不一、有特别好看的,我是一定要捕到。因为有两位大伯帮我,还有山坡上的各种野花,这些我总是不离手。时间一长,只有无忧无虑的欢笑,竟然忘了恐惧,天真的我竟然敢到坟前去采花。
  突然有一天,一件怪事传遍了整个村。我的两位伯父不敢去瓜园看管了,原因是一天夜晚从山沟里出来一个火球,这火球似乎在追着什么东西,从沟里一直追到了瓜棚前,二位伯父因此害怕。他们目睹了这真实的景象,所以决定不干此活,但因村中无人敢接此活,没办法,在领导的相劝下,他们仍然还继续干此活。这下我很是高兴,我依然到瓜园中去,我的目的是想亲眼见见这火球,可惜晚上我得回家住,只有白天可以去瓜园,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有一天,我竟然跑到坟地中去观察着每座坟头,有的坟头有自然出的洞,我扒着坟头仔细的观察着坟洞里是否有火球。这一举动可吓坏了二位伯父,只见他门大惊小怪的跑到我的身边,一把把我拉起来,急眼的吼着:“一个小丫头,比个男孩子都胆大,赶跑这里来玩”。从那天后,二位大伯告诉了我的父母,再也不让我去瓜园了。
  一年年一岁岁,我早已成为了大姑娘,在村里干了几年农活,我很荣幸被选送到工厂去当工人,那是农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可别人怎能理解我的难处,工厂离家六里路,而且有一段路是靠山边走的。山边不远处就有坟堆,走在山边路时,再不想看也不行,因为就在你的视线内。出了山边路就是村与村之间的庄稼小路,无论严寒酷暑都必须按时按点上班,少一人机器转不了。这都是小事,因为是三班倒,一个星期是白班,这倒是很好。最可怕的是夜班,半夜十二点下班,下班后只有我一人是这个方向,硬着头皮往家赶。静静的夜,只有风吹树的声音伴我而行,开始时很怕,渐渐也就不太害怕了。后来一件事出现了,至今仍然是个谜。
  那是一个冬季的夜晚,又是十二点下夜班,我依然在被雪埋没的道路上匆匆行走。夜太静了,前后无人只能听到自己走在雪道上那沙沙的脚步声,由于雪光与月光的照射能看出很远。这条早已走熟的小道,对我来说六里之遥很快就到家了。因那时连自行车都很少见,一个农村轻易见不到一辆汽车,我正努力的加快脚步,突然听到一个带着轻音吱吱的响声。我顺着声音望去,我立刻惊出一身冷汗,在道西边的山连山中,一南一北两山相距很远的不同山中,同时升起两个鸡蛋大小的球。一个是粉红色,一个是碧绿色,两球都是透明体,而且非常的鲜明。随着两球上升时都有放射的金光,同时金光中也是与球体的颜色相同,两球一直带着响声慢慢上升,升到半空两球相遇交叉后各自返回起发点。
  我一边急切的赶路,一边擦着脸上留下的汗水,当时是怕极了,到家后棉衣差不多都湿透了。试想正是半夜子时,空旷的野外独我一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这件事一直埋藏在心里。无论怎样去苦思苦想也不解其意,后来一到夜班,就内心恐惧之极。这件事过后,再下夜班时,手中都拿着一根铁棒,可还是有事发生了。又是出了厂门不到半里路时,觉得后边有东西跟着我,猛地回头一看,又惊出了一身冷汗。当时以为是狼在后边跟着,我立刻拿着铁棒连连敲打着雪地,可跟随我之物蹲在地上,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默默的望着我。我用手电照它,人家根本无动于衷,在看我尽情的表演。说心里话,当时我已六神无主,只好转身往家中跑。跑出一里多路,可算离开山边了,当时也是实在跑不动了。回头一看,我的妈呀!它依然在我身后跟随,依然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这时已经是心跳加速,望着眼前的村子,是我要路过的村子,在工厂与我村中间,心里有了主张。
  道边不远处就是生产队喂马的地方,我紧赶几步一下就闯进了喂马的人屋里。当时把喂马的老汉吓了一大跳,急忙点上灯问我怎么了。我吓得说话都不利落了,指着外边说:“有狼跟着我”,这位老汉认出了我,连忙说:“你不是前边那个村的嘛!天天从这路过上班”。我点点头,老汉拿着手电顺手拿起了一把铁锹,推门出屋上了道上,我紧紧的跟在后边,我俩同时用手电朝道上照去。老汉笑了笑说:“这哪是狼呀!这是只狐狸”。因那狐狸依然站在道边,老汉说:“你放心走吧!我站在这送你,不用怕,狐狸不伤人”。我走出十几步回头望去,老人依然站在道上用手电为我照亮,而且不断的慢摇手电,他是在告诉我,他在目送我。我仔细想看清狐狸还在不在,但已走远了。我心中在想,这狐狸是没跟我来,不然老人家是不会站着不动的。可这狐狸为何要送我,这是不解之谜。
  更有让人不解之事,那是一个秋末的季节,那年我也就十四五岁,一天夜里睡到半夜时,突然感觉身边有东西,主要是太凉了才把我一下惊醒。忙叫着母亲,母亲忙把油灯点着,我一掀开被子,把全家人都惊醒了。原来是一条二尺多长的蛇,正在我身边盘着,母亲急忙拿扫把扫这条蛇,父亲急忙打开两道门,弟弟妹妹都躲在炕上墙角。这条蛇不慌不忙的爬出屋中,虽说是山区,但这蛇是从何处进的屋,又怎么钻到我的被窝里边,父母也很奇怪。就连在院中都很少见,可事已发生,也算不上什么奇事,但在我的印象中,这些事都让我遇上了。
  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可让我一直解不开的是,那时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秋后都到地里捡秋后剩下的粮食,我领着两个孩子也去捡地,在地与地中间有一条宽一米多的沟坎,是种地引水用的,用水时引水,不用时沟里无水,但在沟的低洼处也有一定的存水。我本意想过沟到那边去捡地,所以让两个孩子在坎下等。我先到坎上看看,是否好过这沟坝。当我上坝上时顺沟一看,远处一位老婆婆正在沟里行走,当时心中想:“放着坝上干净的道不走,走沟里泥泞的道,是否上不来了?”。我很想帮帮她,等她走到跟前帮她上坝上来走,我站在坝上望着她越来越近了。老太太走的快,仰着脸笑着望着我,这一仰脸可把我吓坏了,那笑脸上竟然带着毛,我本能的跳下坝,拉着两个孩子就走。可走出不到二十步,我却不甘心就这样离去,就让孩子在原地等我,我又返回坝上。这回更让我心惊肉跳,望着沟里空无一人,哪里还有何物。按速度站在坝上,两头望去能看到很远处。就是以汽车的速度,在这么短时间内也跑不出我的视线。由于这种神秘感的怕,我下坝领俩孩子就往家走,地下就是有再多的粮食也顾不上了。直接往家赶,弄得两个孩子莫名其妙,一直在问我:“怎么了?妈妈!”。那时两孩子才七八岁,我怎敢说出实情怕吓着他们。
  总的来说,我的奇遇不只是这些。等到佛教兴起时,我就信佛学佛了,这才知道因果及六道轮回,所以我把看到的写出来。另外从虚空中又感应到很多很多,我不想把这些埋没,所以写了小说-“洪荒之路”,以及一些别的小说。现在又写了:“刨根问底追神灵,有缘人能看到我的小说,无缘人看到,就与小说结缘吧,也算是缘中缘”。
  风雨雷电雪,皆为润万物。
  世间缘中缘,皆以慈为先。
  参悟正念理,共同来解谜。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7-04-18 17:18:40
  @寸土恰似虚弥2015 比较神奇,楼主算是胆大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