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朕说赏菊的时候,你特么笑个毛线。变坏的不是朕,是世界!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00:33 点击:166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是一个带坏人的世界,比如它带坏了……我。

  十年前,我只知道黄瓜是用来吃的,但是如今大叫“我要吃黄瓜”就会被各种诡秘的微笑所覆盖;十年前,我还在乖乖地写着“菊花是秋天的风骨”这样的应试作文,去年我最喜欢唱的却是“I want 弄爆你~弄爆你的菊~”;十年前……算了,有句话叫做“当你开始回忆的时候,你就已经老了”,当我开始不由叹息沧海桑田的时候,才惊觉不知不觉间,这个世界在一开始所教授给我们的种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曾以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物件正大咧咧地做着敏感词们的代言。没错,正是这个不断推出奇怪名词的世界,毁了我们做好人的机会!
  
[$COMEFROM_TIANYA_APP$]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02:00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逐渐明白所谓爱情不是拉着手一直到老,就算是功德圆满?也许是你从爷爷那堆满了蛛网的藏书箱里翻出一册春宫图的时候;也许是那天父亲把你叫到厕所的时候;也许是你从门缝中看到父母在研究那盘偷偷借到的录像带的时候。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个启蒙老师也许与绝大多数人的都不同,它的名字叫“藏经阁”。
  如今的90后可能很难明白藏经阁是个什么玩意了,但是在那个正版游戏推出不到三天就能看到一堆盗版的时代,印有“藏经阁”三字的盗版光盘几乎可以看作是质量和数量的双重保证。作为国内最贴心也最具知名度的游戏破解小组,创造藏经阁这一盗版界龙头品牌的Gamez88总会很贴心地给你找到各种硬盘版游戏塞满那张小小的光盘,让你一次一次地感慨这五块钱没有白花——特别是当你在那张光盘中发现一款叫作《同级生2》的游戏时。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05:00
  是的,就在懵懵懂懂地点开某期藏经阁目录下《同级生2》的图标时,我变成了大人。
  还记得当时为了能够把到至少一个软妹,我兴冲冲地跑到各大游戏论坛去找攻略(那时候压根就不晓得全CG档是什么玩意,而现在朕以悄然无声中在天涯打滚许久,更是在乐园认识一群“坏人”)。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关于《同级生2》无数类似“名为十八禁,实际上却走纯爱路线”这样的评价。
  当然,这个评价对于目前口味愈来愈重的我来说是很恰如其分的,但是你一定能够明白当我最喜爱的可怜酱赤身裸体站在一个刚满十四周岁——要是再小一点完全能上春晚抱着怪叔叔大腿高唱“我可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的女孩面前时——那个女孩内心还未被开垦过的处女地会受到怎样的冲击。
  黑化开始了啊,混蛋!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08:00
  就好像地球用数亿年的时间把单细胞进化到了人类一样,虽然一个淑女的黑化是不可逆的,但是这个过程却是缓慢的,除非有人在后面推她一把。仔细想来,在这一漫长旅程中插上一腿的人或事还真不少,李凉(许多年以后才知道,所有打着“李凉”旗号的H武侠其实与他本人无关,这和什么“金庸新”、“金庸巨”是一个道理)、喜欢在书最后几页给人意外惊喜的村上春树、打着巴金旗号的双月刊《收获》、中毒电脑弹出的各种小广告、后缀为girl的奇怪网站以及各色HGAME等等等等。虽然它们的地位远没有藏经阁那样超然,但总会在无数个夜里为那个还不知道海绵体和海绵有什么区别的女孩灌输各种她的父母绝不想让她知道的知识。
  所谓的成长就是这样的:
  在邂逅《同级生2》的那一年,那个如今看来根正苗红得有点可怕的孩子,在翻攻略看到“主角在运动会时以什么物品代替接力棒”的答案是“电动按摩器”时,只轻轻地“哦”了一声,那时候按摩对她来说就是按摩而已。
  三年后表面上还维持着淑女模样的她,看着沙发上那个老妈刚买的海豚按摩器,嘴角划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那时候对她来说,“按摩”两字已经自动指向晚上会亮着红灯的按摩院和有着不纯洁形状的特殊时期情趣用品。
  十年后已经变成御姐的她可谓是硕果累累——先后成功黑化了三批同宿舍的女生,并且以“勇敢追求爱情去吧,少女”的名义,目送她们一个个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感激我吧,少年们!
  事到如今,谁还想又还能再回去做一个无辜纯洁的软妹啊!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10:00
  当时不时就要傲娇一下的小猫终于被相对稳定快速的ADSL给替代之后,网络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始改造我们的世界,纯与不纯的分界线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擦”得血肉模糊,再也分不出彼此。
  我一个人的成长故事,也由此开始变成普罗大众的成长故事。
  首先中枪的就是那些倒霉的柱状物们,虽然用它们来暗喻某器官并且加以调侃似乎是各地人民喜闻乐见的业余爱好,但是当09年有人跑到某大型社区上特地分门别类把润唇膏火腿肠等物依次编号,来和大家系统讨论该器官的大小问题时,还是有很多人一边叫着“楼主重口味”,一边点开浏览器右上角的选项果断收藏。
  接下来,从植物到数字,从服装装饰到写作圈伉俪,从抽象到具象,他们都能轻易突破地域的屏障,没有逃脱被赋予种种不纯洁含义的命运,甚至这一悲摧的含义在某个群体中已经超越了其第一属性。在这个过程中,网络就好像是狠命往你的灵魂中塞入属于它的DNA,不断改变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并且为此觉得理所当然。当我们追根溯源之时,甚至会惊异于这些词汇竟然能以这么多理由被联系在一起。
  首先,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联想能力,这几乎是一切名词拥有新内涵的基本条件。为什么去年PS Move推出之时,很多人对着它的主手柄投诸于奇怪的眼神?那正是联想力这一引擎在飞快旋转。
  据说PS Move的广告在英国因为不黄却很暴力而被不小心封杀,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索尼的员工想象力不够丰富的关系——如果它们能利用本身天赋,把它打造成一个很黄又不暴力的玩意,那么应该就没英国的“有关部门”什么事了。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10:00
  当时不时就要傲娇一下的小猫终于被相对稳定快速的ADSL给替代之后,网络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始改造我们的世界,纯与不纯的分界线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擦”得血肉模糊,再也分不出彼此。
  我一个人的成长故事,也由此开始变成普罗大众的成长故事。
  首先中枪的就是那些倒霉的柱状物们,虽然用它们来暗喻某器官并且加以调侃似乎是各地人民喜闻乐见的业余爱好,但是当09年有人跑到某大型社区上特地分门别类把润唇膏火腿肠等物依次编号,来和大家系统讨论该器官的大小问题时,还是有很多人一边叫着“楼主重口味”,一边点开浏览器右上角的选项果断收藏。
  接下来,从植物到数字,从服装装饰到写作圈伉俪,从抽象到具象,他们都能轻易突破地域的屏障,没有逃脱被赋予种种不纯洁含义的命运,甚至这一悲摧的含义在某个群体中已经超越了其第一属性。在这个过程中,网络就好像是狠命往你的灵魂中塞入属于它的DNA,不断改变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并且为此觉得理所当然。当我们追根溯源之时,甚至会惊异于这些词汇竟然能以这么多理由被联系在一起。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12:00
  涯叔,您老怎么了?干嘛不按时吃药了?

  其次,就是我们所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方言为我们创造了一大堆的名词,而你甚至不需要了解它代表的真正含义。就以粤语为例,《疯狂的石头》把“顶你个肺”从粤语地区的“区骂”几乎上升到了国骂的地步,而在这一过程中甚至没有多少人去深究这个词背后的纠结意义。而陈摄影师和他的女人们也身体力行为我们讲解了鲍鱼的另一层含义——长期居住在内陆城市的朋友们不妨回想一下,在此之前,你是否对这种据说很贵的海洋贝类有基本了解。在过去这些词汇的泛滥要经历一段漫长的时间,而网络将这个过程无限简化。
  最后,我们应该将荣耀归属于那至今不断填充自己的敏感词库,如果说想象力与方言都是各类不纯洁名词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诞生途径,那么敏感词库则是逼得那些本来不会让人怎么浮想联翩的名词们下水。
  因为“丝袜”、“空姐”、“护士”等词而被系统屏蔽发言并不奇怪,最让人汗颜的是某些网游和论坛甚至压根就不告诉你哪里出现了问题,要么你干脆把整段发言逐一排查,要么就带着这段话虚心地向其他朋友不耻下问……好了,在恭喜你的不纯洁词汇库又增加了一个成员同时,让我们再次感慨一下敏感词库创造者的G点之丰富。
  不管它们是从什么途径来到你的面前,你愿不愿意,最后你都会发现它们已经成为了你网络甚至现实生活的一部分。而此时,你们已经再也不能恬着一张老脸自傲自己是一个多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了。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2-08 12:14:00
  从前,许多人恐怕都不小心成为家长言谈中那个“邻居家的小孩”,每天早上都会主动地把被子叠好,从十岁开始就能够负担绝大多数的家务,有不错的学习成绩,最喜欢的就是蒙头看书,上了大学每个月也只用掉四百块钱的生活费,最重要的是他们听到男女之事会红着脸大叫“别带坏我”。
  然而曾几何时,你已经丢掉了别人口中赞美的那个“邻居家的小孩”的头衔,而成为了“不要和那个坏孩子一起玩”那句话中的主角?不必为此去纠结伤心一下,只要你扪心自问从好孩子蜕变成臭小子的角色究竟哪一个能让你笑得更开心,那么如果重来一次,你依旧不会拒绝那些毁了你做好人机会的事物们。
  是的,纠结个毛线啊!这不是人成长的必然过程么?
  至少在朕的世界,朕依旧清纯!虽然他们说我很流氓,但这只能说明他们在摸黑朕。
  
作者 :两个蛋太轻 时间:2014-02-08 22:22:00
  继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