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个键盘的故事。。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3-15 02:16:16 点击:10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随着一声巨响,天灾军团的主基地轰然 倒塌,急促的鼠标声戛然而止。

  当我沾满汗水的手从键盘上滑落,身子 就好像灵魂被抽离一般摊在椅背上,眼睛只 是木然看着最后列满屏幕的数据统计,刺眼 的"MVP+1"再一次闪耀在面前,只是我已不再 激动。

  就这么静静的,在那里坐着,直到新买的 小闹钟嘀嗒敲响了三点整的报时,我才发觉 这声音如此震耳,就好像来自广岛的小男 孩。

  叹了口气,我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夜空 清朗,繁星棋布,那深不见底的墨蓝将玻璃涂 抹得像一面镜子,楼下厂房内有几盏路灯睡 眼惺忪地懒懒吐出光丝,打碎了我影子的完 整,将空气中的雾霭和半透明的映像揉在一 起,蜿蜒在时空混沌里。

  夜,总是这么沉默,沉默得让人爱慕,又让 人退缩;总是这么高贵,高贵得让人羡慕,又让 人孤独。

  从王者到loser,其实我只是个宅男罢了

  Dota的胜利对我来说早就不稀罕了,虽 然隔着重重高塔,可是几乎每次在我的带领 下,我方都能以摧枯拉朽之势直捣敌营。凭 借华丽的技能和傲视群雄的装备,在我指尖 的英雄好像被赋予了无敌光环一般,在敌阵 之间左突右杀,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无论眩 晕还是变羊,最后总会是我手起刀落,伴 随"double kill"或是"triple kill"的惊呼,又一排红色 的读秒就像宝石般镶嵌在我的王冠。

  在我强大的攻击力面前,敌人固若金汤 的基地就好像贴了made in China标签一样被轻 易碾成碎片。而MVP的耀眼勋章则在每局 结束之后挂在我的面前作为回报,证明着我 王者的荣耀!
[$COMEFROM_TIANYA_APP$]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3-15 21:40:00
  枫子是我在大学期间认识的玩游戏最好的人,不论什么游戏。在我眼里,一个最普通的大学生离不开三样东西:妹子,游戏,AV,当然,排名是不分先后的。其实这种最普通的大学生还有一个名字:屌丝。枫子属于那种有些高富帅习惯的屌丝,但很不幸,依然是屌丝。之所以这样给他定义,是因为在我们相 识时,他便给我种下了个人主义色彩的种子。

  画面切到大一刚入学时的寝室内: "哥们,抽烟不?"我手里拿着利群。 "来,来,抽我的。"他从兜里掏出一包软中华。

  "我还以为你们湖南人都喜欢抽白沙呢。" "那味儿我闻着恶心,不是人抽的。"他一脸厌恶,仿佛是在夏天的旱厕内看到了胯下的风光。

  虽然那时还没诞生高富帅这个词,但枫子在我内心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许多,正当我考虑晚上他会带我去哪家酒吧逍遥的时候, 他对我说:"晚上咱们包夜去?" 我心想,不会吧,刚认识没多久就要带我去大保健?还要包夜? "去哪?"我问。

  "新约吧,就在校门口,挺大一牌子呢。" "网吧?"我将脑袋中还是新鲜的记忆扫描了一下,隐隐记得校门口确实有一个大牌子,但那不是酒吧,更不是洗浴中心,而是网吧。

  "废话,还能是哪儿?对了,你会玩Dota吗? 咱们开黑去呀!" "会一点......"我看他一脸兴奋,实在不忍心打消他的积极性,只好勉强答应。

  "哎我说你丫倒是上啊,甩技能啊!"枫子吵我嘶吼一声,下一秒,他屏幕左上角的头像便灰了。 "都说了,我只会一点,你还偏要跟我一起玩。"我很无辜。

  "你丫这叫会一点?这叫一点不会。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明天早饭你包了。" 第二天清晨,我挣扎着从键盘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看到枫子还在奋战。 "走了,早饭我包了你还不走?"我拉了拉他。

  "啊?等我打完这局。"他目不斜视那叫一个专注。 吃早饭的时候我问他:"要是你玩的时候地震了怎么办?"

  "唔,废话,当然跑了。"他塞了口包子。 "那游戏不玩了?"

  "操,就不能晚点地震吗?偏偏我玩游戏时候震。"他一脸不快,没想到他居然真将自己 代入了我那句话中。

  那天佛山的天特别蓝,我俩顶着蓝天,踩着朝阳,流里流气的聊着,踏入了学校。
  
楼主昨夜血花开 时间:2014-03-17 22:46:00
  在学校的寝室中,枫子有一个非常爱惜的键盘。

  用枫子的话说,这个键盘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这是他在大二时参加的 一个solo比赛的奖品,当时一起去看的除了我们寝室的几个兄弟外,还有枫子的女友,凉凉。很难想象这货成天除了逃课打游戏外, 还要花钱花时间花精力去追妹子,真是难为 他了。

  但我知道,其实solo比赛的冠军和追妹子 之间并不是毫无关系,枫子还真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人。这要从凉凉的生日说起。

  枫子自从在佛山的同乡会上认识凉凉之后,便一直想方设法的追她,为了帮枫子,我还数次扮演狗头军师的角色,什么看吃饭,电影,钓鱼之类的招数用尽,可凉凉依旧不冷不热。有次我无意间瞅了一眼枫子的QQ,发现凉凉的昵称叫"纸鸢飞呀飞",我赶紧拉来枫子,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枫子,你知道这个'纸鸢'是什么意思吗?" "原来那个字是这么念的。"枫子点了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傻逼,我问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哪知道?" "是风筝的意思,她QQ名的白话版就是'风筝飞呀飞',这说明什么?她喜欢风筝,这可是机会啊,你得抓住了。" 枫子听后激动的抓 住我的手,说:"你简直就是刘伯温,诸葛亮!我听你。

  还真不是吹,对于这种小细节,我的嗅觉一向如狗一般敏锐,我觉得枫子对我作的这个比喻十分恰当。于是在作为回报的那顿饭上,枫子终于将凉凉带了出来,饭局上枫子体贴入微,又是挡酒又是夹菜,一副汉奸走狗嘴脸,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对凉凉说:"要不你就从了,不对,你就收了这货吧,还算不错的一人,游戏还打的那么好,我打心底觉得你俩在一起挺合适的。"

  "嗯,他游戏打的那么好。"凉凉笑着说, 枫子却在那边朝我挤眉弄眼。

  也就是玩玩而..."枫子还没说完,凉凉就接过 了话:"那你就玩呗,又没人非要把你从游戏 身边抢走。" "来,为了即将到来的五一劳动 节咱们干一杯。"我一看不妙,赶紧打圆场。

  令我没想到的是,真正让枫子追到凉凉的并不是那次放风筝,而是这顿看似不成功的饭局。原来那天回去之后,枫子痛定思痛, 暗下决心,在贴吧里发了一个群嘲贴,大体意思就是solo求虐,输给他的,要个他回5贴;赢了他的,他会直接支付宝把钱打过去。偌大的一个dota吧瞬间来了一群高手,排着队要虐 他。没想到的是他一连挺了三天,每天醒了 就坐在电脑前,门都不出,好在每天有我给他 带饭,避免了"大学生因沉迷游戏忘记吃饭而 饿死于寝室"这种事的发生。

  终于在第四天傍晚,他大喊一声"哦了!", 然后如释重负的掏出了电话。

  电脑旁吗?"此时寝室内瞬间静了下来,电话 那头传来的女声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怎么了?" "你能看一下我刚才发给你的那个 帖子的链接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但枫 子依旧举着电话,如果放在平时我一定骂他 傻逼,不会挂了等会儿再打过去吗?浪费电话 费不说,还有辐射呢。又静默了几分钟,那头 传来了声音。 "你下来。"声音颤抖却透露 出无比的坚定。 "啊?"

  "下楼!" "好,好!"枫子把电话一甩,穿着背 心拖鞋就要下去,"哎呦,我草!" "怎么了?"枫子 一脸痛苦的表情差点把我逗乐了。

  久了,腿麻了。"说着,他一瘸一拐的出了寝 室,不知道我骂他的那句"傻逼"他听到没

  我趁机看了一下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 那个帖子,在第3065楼写着"我会让你知道,即使我在玩游戏,心里想的也是你...."

  后面更肉麻的文字我没敢看,这时寝室老四说:"快来看,那个是枫子不?"我探出脑袋一看,迷彩大裤衩,黑色背心,凌乱的头发,不是那傻逼是谁。再一看,枫子已经和凉凉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好样的!"我在窗户边大喊, 为了壮士气,老四将刚吃完的西瓜皮甩了出 去,在我的余音中又喊了一声"走你!"

  得力于那几天没日没夜的练习,枫子轻 松的赢得了一次比赛,得到了那个当时卖八百多块的机械键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觉得这个键盘没有物尽其用,枫子追到了凉凉之后游戏时间锐减,不是陪着凉凉打网球, 就是一起去看电影,逛街,最丧心病狂的是居 然会在图书馆泡上大半天。眼看他就要脱离了屌丝队伍,远离我们这些普通的群众们, 我决定拉他一把。

  "枫子同志呀,二人生活还算滋润的吧, 那个,你这键盘反正也不经常用,要不你便宜 点卖给我吧。"我尽量装出一脸关切的样子。

  "血花同志,首先我要肯定你为我追凉凉所立下的汗马功劳,但是吧,老子这键盘绝对不卖!"枫子一脸坏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