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湖北荆门市沙洋县职务侵占案 检察院不起诉引发申诉控告(转载)

楼主:范水平 时间:2017-06-15 08:30:43 点击:1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明镜清风讯 2017年3月至今,湖北省荆门沙洋县居民陈勇华和他的朋友奔走在北京的多个媒体及法学院之间反映其被沙洋人田耘、李俊等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害权益的遭遇。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教授及多家媒体记者曾接待并了解陈勇华的遭遇,文章作者亦对陈勇华的遭遇进行了深入了解。

  俩人合伙开公司久不分红 查流水发现猫腻

  陈勇华出生于1980年,其在做生意过程中认识1988年出生的田耘后,二人决定共同投资开办酒店, 双方遂于2011年开始投资数百万元注册了沙洋鑫宝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2012年8月28日,公司正式登记成立。

  陈勇华告诉文章作者,他和田耘约定由田耘做执行董事和法人,并管理酒店,陈勇华等分红即可。2013年5月,沙洋鑫宝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酒店开业,生意状态良好,由于信任田耘又搭上田耘声称自己就能打理酒店不需要陈勇华插手,陈勇华便没有过多过问酒店的经营情况。


  
  
  
  
  
  
  
  (有的是以公司的名义,有的是田耘取保候审期间所做所为)

  据陈勇华回忆,从2013年开业到2016年,拥有公司40%股权的陈勇华并没有分到半点红利。田耘也未曾向其汇报公司的业绩,更没有给陈勇华看财务报表等。由于长期没有分红又不能行使股东权利,陈勇华便找田耘要相关文件,但遭到拒绝,后者甚至支支吾吾予以拖延。

  陈勇华说:“由于田耘和出纳李俊等人的行为十分蹊跷,因此我预感到问题不对劲,便到银行查询公司的账号流水,随后却发现公司的对公账户资金流动异常。李俊和田耘的职务侵占案也由此案发。”

  职务侵占案发 法人和出纳被刑拘

  陈勇华发现,由田耘把控沙洋鑫宝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对公账户很多笔现金转账转到了出纳李俊的父亲的名下和田耘自己的名下,甚至还转到了多个与公司不相干的多个人的名下,并且没有任何资金用途说明。

  

  (漫画,图文无关)

  经过陈初步仔细核算,从2013年5月到2016年8月,沙洋鑫宝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账上应有结余款数百万元,可实际却不见了踪影。预感到事情大了的陈勇华第一时间报了案,后经沙洋县经侦部门核实,共计有400多万元现金被转到了田耘、李俊、李俊父亲、母亲等人的名下…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2016年10月9日,沙洋县公安局经过审查,认为陈勇华报案一事符合立案条件,遂将田耘 李俊等人职务侵占案刑事立案,并先后将二人刑事拘留。至此,李俊和田耘恶意侵害公司及股东陈勇华利益的行径才东窗事发。

  据了解,田耘和李俊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刑事拘留一事曾在当地坊间引起不小的轰动,许多人茶余饭后纷纷讨论此案。陈勇华的朋友告诉记者:“大家均认为是陈勇华太善良相信了田耘和李俊等人,并谴责李俊和田耘的行径,他们不但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还涉嫌犯罪!”

  沙洋县检察院不起诉引发申诉和控告

  陈勇华表示,2016年10月11日和17日,李俊和田耘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随着时间的推移让报案人陈勇华没想到的是,当月10月22日和31日,涉嫌巨额经济犯罪的李俊和田耘却被双双取保候审了,2017年4月,在事实都没有查清的情况下,被沙洋县检察院做出了不予起诉决定。

  陈勇华为此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就在李俊和田耘被刑事拘留期间,田耘的家人曾威胁陈勇华的家人,甚至扬言在沙洋没有摆不平的事情,田耘的家人甚至扬言用不了几天就能出来,让陈勇华一分钱都拿不到。“我后来通过他人了解到,当地坊间都传言沙洋县某局一位副局长是被抓者的干爹,我为了印证此事曾多方核实,后来证实了传言属实!"陈勇华气愤地说。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之后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不得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然而,陈勇华却认为田耘、李俊二人被取保候审后继续作案。“他们并没有认真反思自己的错误,反而表变本加厉进一步侵害公司及我的利益。”

  据陈勇华介绍,田耘被取保候审之后,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炮制了所谓的欠条谎称职务侵占的钱财系公司欠他的钱。“田耘还在陈勇华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武汉大学法学院讲师袁康签所谓课题委托研究费合同并付高额费用,田耘还给其同伙李俊发放巨额工资,还虚构其他各种费用数额多达数十万元。”

  陈勇华的朋友说,他们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企图将刑事案件民事化,提前炮制好所谓的股东会决议,意图诱骗强迫陈勇华在上面签字,因为没有上田耘的当,陈勇华在2017年1月1日下午的股东会过后被田耘的父亲田金益殴打,手机也摔丢。报警后不了了之。“尤其是控告田耘等人继续作案,也没人管。”

  另据陈勇华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透露,田耘案发后,由于四处找关系消灾却没有得逞,被取保候审后曾四处控告办案机关,并声称办案机关插手经济纠纷,可实际上这并不是经济纠纷而是赤裸裸的犯罪。

  2017年3月,北京多位法学人士经过审阅指出,田耘和李俊涉嫌职务侵占证据确凿。“这起巨额经济犯罪案件为何犯罪嫌疑人能被取保候审?是谁批准的,人保还是财保?取保候审后的疑犯又再次作案甚至伪造证据和串供为何不被采取强制措施?法律不是儿戏,呼吁上级检察机关重视。”

  目前,沙洋县检察院已对田耘等人做出不起诉决定书。陈勇华目前已向荆门市检察院提出申诉,并准备直接向最高检察院和湖北省检察院提出控告。

  陈勇华说:“毕竟是有理走遍天下!因为这个事情导致我无法还银行按揭贷款导致个人征信出现问题,信用卡授权也出现了问题,跟银行和亲友无法交代,毕竟当时和田耘合伙都是想银行及亲友借的钱。由于上述问题,导致大家对我的诚心及人品产生了疑问,以后我将很难做事。我父母为了支持我的事业倾其所有,可现在我母亲看病都需要借钱!”

  最后,陈勇华还表示将邀请荆门市检察院和沙洋县检察院的人共同到北京邀请专家召开法学专家论证研讨会。案件进展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