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借种生子记(原创)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1 08:30:31 点击:4591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借种生子记(原创)


  
  (一)
  夜,已经很深了。赵家河村的一所农家小院里的三间新瓦房中,灯光依然亮着。显然,这家的主人尚未入睡。
  灯光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床沿上抽烟,屋里已经烟雾囔囔,劣质香烟刺鼻的烟草味,把侧身向里熟睡的女人,熏得咳嗽了几声,随后,翻翻身又睡着了。
  这男人名叫韩德福,32岁,熟睡在床上的,当然是他的妻子。妻子名叫王淑华,今年27岁。
  韩德福是村里公认的帅小伙,四年前,与邻村的美女王淑华恋爱成功,结成夫妻。结婚后,夫妻俩互敬互谅,十分恩爱。由于两个人的勤劳节俭,真的是年年有余,日子过得很舒心。
  这样的日子,按说是无忧无愁的了,可是,韩德福却经常为着妻子总是不见身孕的事,在心中暗暗发愁。前几天,他担心刺伤妻子的自尊心,独自悄悄地跑到县城医院,对自己的生育能力进行了检查,以确定不怀孕到底怨谁。当他拿到诊疗报告单一看,不由地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原来,报告单上,嘿然写着“活跃精子比例小于百分之一。结论:能够完成受孕的几率小于千分之一。”说白了,就是无生育能力。
  这检验结果,彻底把他击溃了。他跑到无人处,嚎啕大哭了好一阵子,胸口里的疙瘩,才勉强觉得有些疏散开了。可是,心中的那个死结,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解开。他在心中问着自己:难道我就是无儿无女的命?我成了双料绝户?如果是这样,我拼命干活挣钱,还有什么意义?再说,我若是真的没有孩子,村里的左邻右舍会拿什么眼光看我?一定会说我是上辈子干了缺德事,才让我韩家断了后。
  韩德福是个性格倔强的人,他不会向命运屈服,他不甘心残酷的现实,他要与命运抗争。他思来想去,想出了一条条补救措施,却又一条条否掉,就这样,他一直委决不下。数日来,他都是睡得很晚,床前地上的烟头,证明了他昨夜又没睡好。今晚,他照例又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之中。最后,他的拳头狠狠地在右腿上砸了一下,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
  “借种!”
  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不容易的,要借种,那就意味着,必须让自己的漂亮媳妇跟别人睡觉,世上有哪个男人愿意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睡?可是,为了能够传宗接代,也就只好就顾不了这许多了。好在,孩子出生之后,自己是当然的爸爸,至于其中的奥妙,只要我们三人守口如瓶,别人又能够知晓呢?
  “借种”的决心虽然下定了,可是,借谁的种,这个问题又难住了韩德福,他冥思苦想,把村里的小伙,在脑子里一个个地过了一遍,为了孩子的未来,他要挑选形象好、性格好,还要容易做通工作的男孩子作为借种对象。他比较来比较去,终于,优中选优地选定了他的堂弟韩德旺。她微笑着一拍大腿,就是他了。
  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当他把手伸向口袋,想再抽一支香烟时,口袋里就只剩下一个烟盒了。他伸了个懒腰,便倒身睡下,不大会儿,便发出了均匀的轻鼾声。
  (待续)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1 09:01:09

借种生子记(原创)


  
  借种生子记

  (二)

  韩德福清楚地知道,要实现借种生孩的梦想,做通妻子的思想工作,是至关重要的。他经过认真的准备,把“谈心活动”选定在临睡觉前进行。
  细心的王淑华,发现丈夫近日来的笑容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即便是对自己笑,也像是装出来的,脸颊也明显地有些消瘦了。今晚,她看着丈夫又在发呆,便靠在丈夫肩膀上,柔声细语地问道:
  “德福,我看着你近来咋像是有心事似的?遇到什么难心的事了?说给我听听。”
  韩德福轻轻叹了口气,侧转身来,把王淑华揽在怀里,幽幽地说道:
  “淑华,我娶了你这么个好媳妇,家里生活虽称不上富裕,可也不愁吃,不愁喝,按说,日子够舒心的了,可是,有件事,却一直让我高兴不起来。”
  他说完就伸手去摸香烟,却被妻子阻止了:
  “少吸点儿烟吧,对身体不好。什么事让你开不起心来?”
  韩德福苦笑了一下,欲言又止地:
  “我不好意思说。”
  王淑华从他怀里直起身来,有些诧异地看着丈夫,问道:
  “啥事?这么严重?”
  韩德福像是仍在踌躇,经不住媳妇的催促,像是下了狠心似的说道:
  “你看,咱俩成亲都已经好几年了,可还没个孩子。我都三十多了,眼看着要奔四了,家中要是没个孩子,咱老了靠谁?再说,咱挣下的家业,传给谁?咱俩不是白忙乎了一辈子吗?我每想到这个事儿,就觉得心里发愁。”
  妻子听丈夫这么一说,也严肃起来,觉得果然是个大问题。她沉吟了一会,向丈夫道:
  “倒是咋回事呢?实在话,我也常为这事犯愁。”
  韩德福听妻子说,她也犯愁,觉得是个有利条件。便道:
  “告诉你一件事,前几天,我去医院检查了,你没怀孕的原因不在你,在我,是我不能生育。”
  妻子直瞪瞪地看着韩德福,心存疑问地说道:
  “你每次跟我干那个事的时候,不是挺强壮的吗,咋会是你的问题呢?”
  德福的脸皮有些发烧,说道:
  “光那个强壮有啥用?医生说,我的精子不活跃,不能受孕。”
  妻子淑华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一些,她突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有些绝望地问道:
  “那咋办呢?老爷们不行,不就是死门儿了吗?”
  德福看到妻子如此着急,心中觉得又增加了几分成功的可能,说道:
  “淑华,咱不能坐以待毙,咱不能让绝户的恶名罩在咱俩的头上,所以,我决定,咱必须生个孩子,哪怕是女孩也行。”
  “可是,你不行,咱咋生?”
  “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借种。”
  妻子的脑子一下子没有转过来,问道:
  “借种?什么叫借种?”
  韩德福一本正经地说:
  “就是向一个有生育能力的男人借精子,好让你怀孕。”
  王淑华虽然具有中学的文化水平,可面对此类问题,却是不甚了了,听到丈夫如是说,便迟疑着道:
  “怎么借?”
  韩德福看着像是有些“憨”的妻子,有些狡黠却又有些苦涩地说:
  “就是寻找一个男人,来跟你睡觉,那不就给咱种上孩子啦吗?”
  王淑华终于明白了,立刻脸红得像一块红布,转过身来,两个拳头像雨点一般地,轻轻打在丈夫身上,嘴里不停地嚷着:
  “你这油嘴滑舌不正经的家伙,看我不打死你!”
  韩德福挨了一阵捶打之后,两眼直视着妻子,加重了语气:
  “我说的是真的。”
  淑华看着丈夫说得认真,便不再嬉闹,道:
  “你是说让我跟别的野男人睡觉?亏你想得出!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啦?我不同意!”
  韩德福早有思想准备,便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开始,滔滔不绝地从古到今,从外国到中国,从城市到乡村地举例子说道理,一直说到有了自己的孩子,家庭是何等的欢乐幸福,直到老年有所依,等等等等,说得两嘴白沫。他转头看看妻子,似乎也产生了一定的共鸣。这时,只听淑华幽幽地说:
  “这么丢人现眼的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还有脸做人吗?”
  韩德福立马接口:
  “这一点,你完全没必要操心,你想啊,你我不说,那个男人不说,谁能知道?这才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哪。”
  “可是,让我跟野男人睡觉,我觉得太丢人,再说,在心里我也觉着对不住你哪。”
  “不对!你跟那男人睡觉,完全是为了延续韩家的香火,是最大的对得起我,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为了生出咱们的孩子,你作出的个人牺牲,我会用一辈子对你好,作为对你的补偿。”
  “那,。。。。。。”
  韩德福见妻子已经应允,一把将低头含羞的妻子抱在怀里,嘴里一边说着“什么那这的”一边“啪嗒”一声,拉灭了床头的电灯,不一会儿,屋内传出妻子的娇喘呻吟声。。。。。。

  (待续)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1 09:12:41

借种生子记(原创)


  借种生子记

  (三)

  韩德福心里明白,自己下一步要做的工作,就是要说通自己的堂弟韩德旺了。
  说起韩德旺这小伙子,还真的称得上优秀,模样俊朗,身条挺拔,高中毕业,在家务农,他种植的大棚蔬菜,年收益很不错;他为人温和,心地善良,现年24岁,虽然有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可他一直没有看着顺眼的,所以,至今仍然单身,其父早年故去,他一心孝奉着老母过日子。
  这天,大约上午十点钟光景,韩德福来大棚找到堂弟韩德旺,笑嘻嘻地随便问了一些大棚蔬菜的闲话,便说:
  “兄弟,哥昨天上山打了一只兔子,你嫂子不爱吃,我一个人又吃不了,我就想到兄弟你说过你最爱吃野兔子肉,要不,这样吧,你跟我过去,咱兄弟俩喝两盅,咱们庄稼人,整天穷忙活,咱弟俩,虽然这么近,可也很少聚聚。走吧走吧!”
  韩德福不由分说,拉着堂弟韩德旺就走。
  两人到家,见到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样凉菜,虽然平常,却也干净。二人坐下,斟酒喝了起来。
  一来二去,一斤老白干下去了七八两,这时,王淑华腰系围裙,端着盛满烧好的野兔,送到桌子上。野兔的香味,随着热气直钻鼻孔。韩德旺招呼嫂子坐下一起吃,王淑华笑着直摆手:
  “你们吃吧,我可没这口福。”
  边说,边笑眯眯地走了。
  韩德福招呼堂弟吃兔子,又碰了一杯,问道:
  “兄弟,哥问你,你看你嫂子怎么样?”
  韩德旺对于这突然的问话,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便嗫嚅着:
  “嫂子.....当然好,那是百里挑一的。”
  “如果给兄弟你找一个跟你嫂子一样的女人,你会喜欢不?”
  韩德福想通过这话,来引起堂弟对王淑华的注意。就听德望一拍大腿,笑着说道:
  “要是哪个女人长得跟嫂子似的漂亮,我肯定愿意娶她。”
  韩德福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泛着苦涩,说道:
  “兄弟,哥要是把你嫂子让给你过夜,你愿意要吗?”
  韩德旺一愣,马上大笑起来:
  “哥,你喝多了吧?怎么能拿嫂子开这种不靠谱的玩笑?”
  这时,只见韩德福忽然站起身来,绕过桌子,来在堂弟韩德旺身边,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眼中含泪道:
  “兄弟,哥求你帮我一个大忙,请兄弟应允。”
  韩德旺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要拉哥哥站起身来,说道:
  “哥,咱弟兄俩,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只管说,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你兄弟我也绝不会皱一皱眉头。哥你起来!”
  韩德福依然双膝跪地,两行泪水流到下巴,说:
  “兄弟你不答应,哥不起来。”
  韩德旺无奈,说道:
  “哥你起来,兄弟答应你就是。”
  韩德福说:
  “你真的答应了?”
  “真的答应了。”
  “不管哥有什么困难,你都愿意帮忙?”
  “愿意,不管哥你有什么困难,兄弟都当做自己的困难去办,哥你放心吧。”
  “兄弟不会反悔?”
  “兄弟的为人,哥你还不清楚?从来就是吐口唾沫是个丁。哥你起来吧。”
  韩德福慢慢站起身来,又慢慢斟满了两杯酒,将一杯举过头,送到堂弟德望面前:
  “请兄弟满饮此杯。”
  韩德旺心中泛着嘀咕:“堂哥这是怎么啦,神神叨叨的?”也就接过酒来,一饮而尽。韩德福神情严峻地说道:
  “兄弟,我想求你帮哥哥我留下一条根。”
  韩德旺一时没有弄懂是什么意思,问道:
  “哥你说什么?”
  韩德福便将自己无力生育,可又不甘绝户,想请他帮忙给自己生个孩子的想法,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两直瞪瞪地看着堂弟德旺,像是一个囚徒等待法官的判决。
  韩德旺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忽地一声站起身来,手指着堂哥吼道:
  “哥,你这是人话吗?你把兄弟我和嫂子看成什么啦?”
  韩德福普通一声,又一次双膝跪倒在地,把给妻子做思想工作时说过的道理,重新说了一遍。最后,两眼泪水长流着问道:
  “兄弟,你难道忍心看着哥我断了韩家的香火,成了绝户头吗?兄弟若是成全了哥哥,哥这一辈在绝不敢忘了兄弟的大恩大德。过路神灵为证,我韩德福决不食言。”
  说完之后,竟然哭泣不止。
  韩德旺看着堂哥的痛苦劲儿,心道:一个大男人,如果不是为难到了绝望的地步,如何能够这般地哭法?不觉心生怜悯,可又想,哥的妻子,毕竟是我的嫂子,如果真的干了那事,以后怎么见面?再说,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我以后怎么做人?嫂子和哥哥以后怎么做人?
  他心中反反复复地过滤,脸上则是阴阴晴晴变幻不定。韩德福知道堂弟正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便道:
  “兄弟,为了哥有个后代,你就不要考虑个人太多了,这事是哥亏待了你,哥会找机会回报你的。再说,这事只要咱仨不说,谁会知道?”
  堂弟德旺见哥哥这样,也就只好答应了,便嗫嚅着问道:
  “哥,嫂子那边?.....”
  “这个,兄弟请放心,哥负责,你给我们帮忙,我们还能不做好准备吗?”
  事情就这样搞定,又一个棘手的事,就这样解决了。
  (待续)


作者 :枫叶Fs 时间:2014-03-01 12:51:04
  @高山对虾 枫叶拜读好帖来!问好高老师!
作者 :枫叶Fs 时间:2014-03-01 12:53:00
  借种生子真的好为难,但是为了香火后续选择了这样的事,到底最后会怎样?枫叶待续好文!
作者 :人间惆怅客SD 时间:2014-03-01 22:06:27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几千年的枷锁,制造了多少人间杯具。由此不难看出,观念的转变之对于国人,是如何的艰难。
作者 :无与伦比18 时间:2014-03-02 06:22:46
  @高山对虾 借种的问题很大,大多都会发生情感危机,从伦理道德上讲,也是说不过去的。
作者 :魅力222 时间:2014-03-02 09:57:03
  中国人娶妻生子是头等大事!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2 18:43:16

借种生子记(原创)


  借种生子记

  (四)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春天,萌动着动物们繁衍生育的冲动。

  晚饭之后,韩德福对妻子王淑华说:
  “淑华,跟德旺已经说好了,他今天来给咱们播种。”
  淑华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低下头不敢再看自己的男人。韩德福接着说:
  “德旺没接触过女人,一会儿他来了,你要主动些,要调理调理他,别让他感觉没啥意思。为了咱们的孩子,你千万要十分用心。做成了这件事,你就是为韩家积下了大德,你就是为咱韩家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淑华低着头,声音低低地说:
  “知道了。”
  韩德福又说道:
  “今晚我出去躲一躲,不在家。”
  “你在哪里睡觉?别冻着。”妻子心疼自己的丈夫。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不知道冷热?”
  说完,披上大衣,出去了。

  丈夫出门之后,王淑华独自一人坐在屋内,也不知是一种什么心情,心里总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她隐约觉得,这种感觉像是在新婚之夜时出现过。此刻,她分不清是紧张害羞,还是兴奋中带着期盼。就这样,时间滴滴答答艰难而快步地向前走着。

  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淑华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她的心狂跳不止,急忙前去开门。门前站着的,果然是堂弟韩德旺。既没有平日见面时的招呼礼节,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她一把将德旺拉进院内,反手关上了大门。没有语言,只有心跳。她拉着怯生生的德旺,进了自己的卧室。
  灯光下,她看到德旺白皙的面皮,此刻涨得红彤彤的,眼睛不敢跟她正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淑华记着丈夫“要主动”的叮嘱,便上前拉住德旺的手,说:
  “旺弟,你来啦?”淑华说了一句废话。
  “来啦。”德旺同样回了一句废话。
  淑华两手轻轻地环抱着德旺的脖颈,将粉脸慢慢地贴到德旺的脸上。她感到,德旺的脸颊滚烫,她听到德旺呼吸在逐渐变得急促,突然,她感到,德旺一下子把她抱得很紧,让她几乎有些透不过起来,淑华明显感到自己浑身发热,欲望也在狂潮般地一浪接着一浪在心中横冲直闯。她将自己滚烫的嘴唇送到德旺的嘴边,德旺一下子跟她狂吻在一起,淑华顺手拉灭了电灯......

  韩德福出门后不久,担心妻子不认真配合把事情弄砸,便又悄悄回到家中,他躲到院子东边储藏粮食的库房里偷听。
  德旺敲门进门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后来,就没了声音。他的心里,说不清是苦涩还是高兴。他担心淑华办不好这大事,便蹑手蹑脚地来在卧室的窗户下,见到屋里已经没有了灯光,他俯下身来偷听。他听到屋里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和淑华的喃喃腻语,不一会,又传出淑华一声高一声低的呻吟声。韩德福的心,在一阵阵地绞痛,可是,当他想到自己就会当爸爸时,心中又泛起一股股的甜蜜,犹如喝过中药后,舌根泛起的一股的回甘。
  韩德福一酸一甜地离开了窗户,回到粮食储藏库房。它躺在那块木板上,却是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他幻想着妻子跟堂弟亲热时的情景,他的心,在一阵阵地紧缩。他突然伸出巴掌,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心中暗暗地骂道:
  “自己无能,还他妈的嫉妒,真不是个东西!睡觉,睡觉!”
  他给自己下达着快点入睡的命令,然而,这命令一点儿也不起作用。他就这样,翻翻滚滚地,一夜也没能合眼。

  耳边传来轻轻的开门声,他知道,是堂弟离去了。他看看腕上的手表,知道天快要亮了。他起身来到卧室,拉开电灯,见妻子犹自平躺在床上,他俯到妻子脸蛋近处,看到妻子双颊酡红,好似喝醉了酒。便悄声问道:
  “效果如何?”
  “去!什么效果?”妻子没好气地轻斥道。
  “德旺这小子还行吧?”德福心里有些酸酸的。
  淑华一下子显得有些羞怯,用被子蒙上了头,不作回答。德福拉开盖住淑华脸蛋儿的被子,继续追问:
  “我问你德旺性能力怎样,是在关心他能不能给咱种上孩子。”
  淑华羞哒哒的表情中,隐含着压抑不住的兴奋,说道:
  “你这个堂弟实在厉害得要命,他在这大半夜的时间,居然上了六次,简直没让我睡觉,快把我折腾死了。”
  说完,又用被子蒙上了脸。德福呆呆地愣在那里,心里翻江倒海着酸甜苦辣辛。

  东天的曙光从玻璃窗上透进来。淑华要起床,德福急忙按住了她,说道:
  “别乱动,要好好保护这来之不易的宝贝,别让它流出来浪费了。”
  王淑华复又躺下。德福说道:
  “淑华,为了稳妥起见,你还要继续跟德旺睡一段时间,直到确定怀孕为止。以后约他,我就不好再出面了,你们自己约吧。为了安全起见,你们也可以安排在白天进行。”
  妻子顺从地点了点头。
  (待续)


作者 :枫叶Fs 时间:2014-03-02 19:04:09
  枫叶再来品读!

  异性相吸谁不会心动?好替这位丈夫感到心情沉重,为什么要给自己这样的痛?唉!
作者 :枫叶Fs 时间:2014-03-02 19:05:49
  但是好像他并不怎么心痛,晕。。。好奇怪哦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2 19:06:54

借种生子记(原创)


  借种生子记

  (五)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功夫不负有心人。这话的确不假,王淑华跟韩德旺如胶似漆地缠绵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对韩德福来说,绝对的日日如坐针毡,心里分不清孰喜孰忧;王淑华心中却是另有一番暗叹:
  “原来做女人还能够这么美好!要是不跟德旺办那个事,可真是白当了回女人。”
  一天,晚饭过后,她喜滋滋地给丈夫说:
  “德福,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怀孕了。”
  韩德福两眼睁得大大的,好半天才问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月的例假已经过去十几天了,不是怀孕是什么?”
  韩德福一下子把妻子抱起来转了个圈,嘴里不停地说着:
  “谢谢你!谢谢你!”
  王淑华一边挣脱,一边说:
  “别乱动,小心点。”
  韩德福立刻轻轻地把妻子放下,好像生怕放得重了,会弄到孩子似的。

  淑华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德福的笑容也绽放得越发灿烂。十个月之后,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子,称一称重量,好家伙,九斤。
  韩德福高兴得手脚不分,亲邻们也纷纷向他祝贺,问他给孩子起了个什么名字?德福响亮地回道:九斤!德福的心里甜得像喝了蜜。
  俗话说,有小不愁大,孩子是见风就长。转眼之间,九斤能够咿呀学语了,孩子发出的第一个有意识的语言,竟然是清晰的“爸爸”两个字。韩德福竟然高兴得哭出了声。是啊,为了这一声珍贵的“爸爸”,他付出了多少啊!而今看来,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了。
  韩德福的家中,随着新生命的诞生而充满了欢乐与生气。可是,随着孩子的渐渐长大,一件事又重重地压在了德福的心头:他渐渐发现,妻子王淑华跟自己的感情似乎有些貌合神离,偶尔在一起过夫妻生活时,她也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激情,好像是在应付。韩德福是个细心的人,他想,难道她跟德旺动了真情?于是,他决定试她一试。
  一天,晚饭过后,韩德福对妻子说:
  “淑华,东李庄的赵大吉喊我去玩牌,会晚一些回来,如果玩得太晚,今晚就不回来了。你们娘俩先睡吧,别等我啦。”
  妻子点头答应。韩德福抱过孩子亲了亲,便把孩子交到妻子怀里,披上一件衣服,出门去了。
  韩德福在朋友家玩了一会,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便起身回家。他悄悄来在卧室的后窗户下,听到屋内传来妻子的呻吟声。他的头“嗡”地一声,他知道,妻子真的跟堂弟好上了。他的心在流血,可又无可奈何。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他知道,堂弟离去了。又等了几分钟,德福才往家门口走去。
  德福进门之后,见妻子已经睡熟,他明白,那是假装睡熟。他对妻子跟人偷情的事并不点破,他明白,这杯苦酒,是自己酿的,必须自己喝。他看看熟睡中的九斤,小脸红扑扑的,小嘴儿一动一动地,像是在做梦吃奶。他原本酸痛的心中,泛起了一层甜甜的波纹。
  德福的笑容越来越少了,话也越来越少了,妻子淑华似乎也察觉到丈夫不高兴的原因,可她并不理会。
  俗话说,气为百病之源。韩德旺眼看着妻子跟德旺关系不断,而且他俩的感情日渐加深,对自己则是应付了事,心中的窝囊气也就日积月累,越积越多,近几个月来,他感到右腹部经常阵阵疼痛,食量也在逐渐减少,他以为是受凉所致,也就没当回事。在九斤过六岁生日时,德福喝下一杯酒后,觉得右腹部疼得厉害,他吞下几片黄连素片,也不见效果。次日,他去县医院看病,检查结果,让他感到天旋地转,他已经是肝癌晚期了。
  回来后,他把检查结果告诉了妻子,两人抱头痛哭了好一阵子。淑华坚持要给丈夫治病,德福却说:
  “淑华,我这病是治不好的,白花钱,如其弄得人财两空,还不如留两个钱给你娘俩以后过生活。”
  韩德福强撑着又拖了半年多,真的病卧在床了。淑华尽力伺候着丈夫,对德福照顾得无微不至,不知是唤醒了她起初的爱情之心,还是良知发现,借此弥补自己的对丈夫的愧疚?
  一天,躺在病床上的德福拉着妻子的手,说道:
  “淑华,看起来,我是没办法陪伴你到老了,有句话,我想认真跟你说:我死之后,你们孤儿寡母的,无依无靠不行,那会受人欺负的。我堂弟是个靠得住的人,好在你们俩已经不再生疏,我死之后,你就跟堂弟成亲吧。他年龄比你小,你要处处让着他。”
  淑华只是流泪。德福接着说:
  “有一点,你要给我牢牢记住:九斤是我的亲生儿子,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把事情的真像告诉我的儿子!”
  妻子重重地点点头,说:
  “德福,你好好养病,我以往做了不少对不起你的事,你给足了我面子,我感谢你!如果你万一走了,我会按照你的要求,把咱儿子养大成人,我一定让他记住,他的亲爹是韩德福,你放心吧!”
  德福仍然有些放心不下,说道:
  “我要你对天发誓。”
  妻子淑华立刻双膝跪倒在地,发誓道:
  “各路神仙在上,我王淑华如不能按照我男人的话去做,让我不得好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德福心疼地连忙制止。
  数天之后,德福的病情急剧恶化,在最后回光返照的短促时间里,他十分严肃地对淑华叮嘱道:
  “记住我说过的话,一定要那样办!否则,我在阴间也不会放过你!”

  韩德福的屋内传出淑华的嚎啕痛哭声,窗外已是夜幕低垂,满天星斗时分了。
  韩德福费尽心机、憋屈一生的一道阴魂,随着阵阵寒风,消失于无边无际的夜幕之中。
  (待续))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4-03-02 19:18:32

借种生子记(原创)


  借种生子记

  (六)

  德福的坟头上,已经长满了各种野花小草,屈指算来,德福已经逝去八个多月了。
  时间是感情的稀释剂。随着时间的加长,王淑华对失去丈夫的悲哀,也在一点点地淡化。在第九个月上,她跟德旺结婚了。
  结婚后,夫妻二人如胶似漆,自不必说。王淑华遵照前夫韩德福的遗嘱,让九斤管韩德旺叫叔叔。
  韩德旺心里明白,九斤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对九斤疼爱有加,极尽全力地爱护着他。九斤去上学,德旺骑上单车去送,放学,他接,不管刮风下雨,从未中断过。放学归来,德旺出于父爱的本能,关心着孩子的学习,有好吃的,一定留给九斤,家庭虽然不算富裕,九斤穿的衣服,却是全学校数得着的光鲜。
  “叔叔”对于九斤的关爱,的确给九斤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在他的心中,已经逐渐接受了这位“叔叔”。可是,一次无意间的“窃听”,彻底改变了他对这位“叔叔”的看法。
  那是一个礼拜天的上午,九斤跟几个小同学一起玩,行经打麦场的一角时,有几个大人在扯闲篇。九斤的鞋带正好开了,便弯腰系鞋带。只听有个人说:
  “王淑华这个女人太浪,她男人活着的时候,就跟韩德旺睡觉,被德福逮住了,为了面子,把德旺放了,不想,他俩还是继续瞎搞,直把个韩德福气得得了癌症,死了。这可好,才死了几个月,他俩就弄到一起去了。你说,这韩德福死得冤不冤哪?”
  小九斤听到这里,头嗡嗡直响。在以后,他又断断续续地听人议论过妈妈和叔叔的事。这就更加让小九斤确信是这个“叔叔”与妈妈偷情,而害死了自己的爸爸。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要为爸爸报仇的种子。
  每当他看到叔叔跟妈妈亲亲热热、说说笑笑的时候,他的心中就会升腾起一股难以按捺得住的怒火。他在心中暗暗说道:
  “等着吧,早晚我会收拾你这个害死我爸爸、又霸占了我妈妈的臭流氓!”

  光阴似箭,数度寒暑更迭,小九斤已经十七岁了。他长得身高马大,膀宽臂粗,俨然一个大小伙子了。
  妈妈看着儿子这么魁梧,心中说不出的欣慰,叔叔看着九斤长得如此壮实,更是由衷地高兴。他夫妻二人背地里曾悄悄说起九斤的事:
  德旺:咱儿子能长得这么好,多亏我这当爹的种子好,对吧?
  淑华:去去!少贫嘴!

  当他俩在为自己的儿子自豪的时候,九斤却正在筹划着如何给死去的爸爸报仇。

  七月的天,桑拿天,人热得难以忍受。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没有哪个家庭有电风扇,更不知空调为何物,人们只能挥动蒲扇乘凉。
  当时的农村人睡觉,大都是裸睡,这样,既可以凉快些,又可以节省衣服。劳累了一天的韩德旺,吃过晚饭之后,用凉水冲了下凉,便睡觉去了。王淑华则继续忙这忙那,收拾着家务。
  九斤听了听卧室里传出了德旺的鼾声,便进了卧室,他看到韩德旺赤裸裸地睡在妈妈的床上,一股怒火熊熊燃烧。他想到,这床,原本是爸爸妈妈睡觉的地方,你这禽兽害死了我的爸爸,如今又睡在我爸爸的床上,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既然奸污了我的妈妈,我就要让你变成太监。
  他一咬牙,左腿前跨,左手一把握住了德旺的生殖器,右手探出早就莫得锋利无比的小短刀,“刷”的一抹,只听韩德旺杀猪般地嚎叫着在床上翻滚。鲜血洒满了床单。
  正在收拾家务的王淑华听得德旺的嚎叫声,急忙跑进屋来,看到儿子手持尖刀,站在床前,冷冷地看着在床上翻滚嚎叫的德旺。她爬上床去,见德旺两手捂住阴部,便问倒是出了什么事?九斤冷冷地说:
  “我把他的骚根割掉了。”
  淑华掰开德旺的手,一看,果然德旺的小鸡鸡只剩下了血肉模糊的半截。王淑华痛哭失声,边哭边说道:
  “九斤啊,九斤,你这是干了什么呀?他可是你的亲爹呀,你竟然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
  九斤大声说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去投案自首。”
  说着转身向外就走。只听韩德旺大喊一声:
  “站住!”
  九斤站住,转身看着德旺。德旺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孩子,你不能去自首,那会毁了你的。你去卫生所,请李医生来给我包包,就说是我干活不小心砸的。”
  九斤看看妈妈,妈妈喝令道:
  “还不快去?”
  九斤快步如飞地向卫生所跑去。

  经过包扎止血消毒处理后,伤口的疼痛,德旺已经可以忍受。王淑华把九斤叫道床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给他说了一遍,接着,把德福临终前的遗言,也一并说给了九斤听。最后,王淑华说:
  “孩子,这个一直被你喊叔叔的,正是你的亲爹。”
  九斤听到这里,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声泪俱下、声嘶力竭地叫道:
  “爸爸——!”
  —————全文完—————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4-03-03 02:04:40
  @高山对虾
  欣赏对虾美文。
作者 :枫叶Fs 时间:2014-03-03 19:52:43
  好伤感!真是悲剧,早就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没想到这么残酷
作者 :人间惆怅客SD 时间:2014-03-03 21:37:48
  冤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